2019-04-16 10:10:00

张琼睁眼一看,这位身穿唐装的老人他见过的,好像是去年这个时候吧,也是在小镜湖旁边,当时张琼巡逻撞见他正在练一套古武术,名为“霹雳掌”。

霹雳掌也算是名门绝学,百年前由“小金门”发扬光大,后来逐渐衰落,到今天会这套拳法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张琼没有回答,赶紧松腿站起来,免得被看出什么端倪。

不过老人却是脸颊颤动,神情激奋。

“年轻人,你刚才是在练气吗?”

张琼微微动容,还是被识破了。这老头有些眼力。

也罢,自己不承认,他又能如何?有谁规定练气是犯法的吗?

其实但凡有一些底蕴的门派弟子,多少都知道练气的重要性,可真正能参悟如何修炼气息的,却是凤毛麟角。

这老人沉浸在“霹雳掌”已经三十年之久,至今也已经将这套掌法融会贯通,参悟得七七八八,可最近几年,却发现再难寸进。他以为,这就是“霹雳掌”的极限了。

如果想要达到“霹雳掌”更高的境界,除非是能够借助天地之力。

不过这些都是耳闻而已,普通人想要寻天问道,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不到今天会在一个年轻人身上见到了传闻当中的练气法门,刚才如同风暴一样吸纳气息的办法,简直是为之惊骇。

张琼没有回应老人的问题,绕过老人之后,出了小洞穴径直离开后花园。

老人注视着张琼的背影,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却是露出欣赏的笑容,这年轻人不骄不躁,有这种惊为天人的本领,却行事低调。

难得,实在难得!

老人忽然一醒悟,这年轻人穿的服装,好像是东泰集团的保安制服啊!很快心头有了打算。

……

人事部办公室。

林建强在洗手间特地抹上发胶,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再喷点香水,整理一番西装领带,这才满意地出来。

走到大美女程锦秀的面前,摆出一个很有型的姿势,靠在她的办公桌旁。

“秀秀,前两天我出差了,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发短信也不回。”

这点林建强其实是有些来气的,本来已经约定好一起出差的,最后程锦秀放了他鸽子,还直接把他微信给删除了。

可又不能在这心心念念的美少妇面前动气吧。

程锦秀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着,美眸直视电脑,压根没抬头看他一眼。

“你那天不是也没接我电话吗?”

她还对那晚鄂祥辉上门讨债,林建强答应帮忙却出尔反尔的事耿耿于怀。

女人总是记仇的。

“我……我那天是被窝囊废张琼给推到湖里了,手机都泡废了,你看……”

林建强一脸委屈地从口袋里掏出新手机,苹果XR顶配版,正好借机在程锦秀面前炫耀一下。

一万多的昂贵手机,抵得上张琼小半年的工资了。

“呵呵,那我这窝囊废老公还真有本事。”

程锦秀继续做着文档,心里却对林建强十分鄙夷,没想到他连这种谎话都能编得出。张琼胆子再大,还能无缘无故把你一个部门经理给推到湖里?

她是越来越觉得这个林建强不是好人了。幸好没跟他去港区出差,否则指不定出什么事。

林建强突然发觉程锦秀对他冷淡了许多,本想着请她吃顿西餐,为那晚失信于人赔礼道歉,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有进一步发展。

不过看这美少妇的态度,悬了。

林建强回到办公室,心情郁闷到极点,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程锦秀越来越难搞了。

思前想后,罪魁祸首就是张琼那个看门狗。

得想办法让他滚蛋才行。

不过这事儿得做得毫无痕迹才行。

林建强坐在办公椅上转了两圈,眼中寒光一闪而过,随即打电话给保安部的李队长。

老李头正在保安部打着牌,接到林建强的电话,赶紧把旁边的张琼叫过来顶一阵。

“小张,你手气贼顺,帮我打几轮,我上楼一趟。”

“好嘞!”

张琼刚接过牌局,就抓到一副绝佳好牌。

三带二!

王炸!

顺子!

保安部里响起一阵嘘声。

这边老李头来到林建强的办公室,见那个靠在办公椅上的纨绔子弟就有些气不顺,走上前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林总,你找我?”

什么事不能电话里直接说,非得让人爬到二十多层楼来。不就是显摆自己的权威么。

老李头对这位新上任半年的人事部经理颇有不满,只因外界传闻林建强是老董事长唐振鹰的外甥,所以半年前顶替了前任经理的位置,私底下没少人对他指指点点的。

林建强站起来,两手插在兜里,帅气的脸上露出难以猜测的笑容。

“老李,你们那儿有一个叫张琼的,可以让他滚了,明天不用来了。”

说话很直接,没有留一点余地的意思。

老李头脸色一沉,对林建强做出的决定相当意外。

“谁?小张,张琼?”

“没错,张琼。”

林建强咬牙切齿地叫出这个名字,要不是他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好,估计整个部门都能听见。

老李头相当不理解,这张琼干得好好的,怎么叫人家走啊?

“林总,小张他做错啥事儿?好端端的怎么就给撵了?”

林建强靠近老李头,特意把声音压低。

“这小子手脚不干净,我这里接到匿名举报,说他在值夜班期间偷盗公司财物。”边说着,转到老李头身后,拍着老李头的肩膀,“毕竟你们保安部也是下属我们人事部的附属部门,我不想这个事情捅到上边去,免得大家脸面都挂不住。你干脆点,让他直接滚,悄摸着也没人知道。”

林建强眨眼使了个眼色。

三板斧下来,俨然是不给老李头翻盘的机会。

林建强其实如果想动张琼,大可以直接动手,但是这样一来,程锦秀就会对他怀恨在心了。

所以为了不让程锦秀知道,只能让老李头来把张琼踢走。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老李头才不愿意把张琼赶走,他觉得这小子人品不错,能吃苦,做事又勤快,晚上值夜班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这保安部十几个都是中老年人,现在有哪个年轻人愿意当保安的?

眼看着仅剩这么一根独苗了,你还要赶走?你想搞什么鬼?

老李头用力耸动肩膀,把林建强的脏手给弹开。

“林总,你说他偷盗公司财物,这个罪名可不小,有啥证据没?”

林建强啧了一声,见老李头揣着明白装糊涂,顿时脸色一变。

“证据我当然有,但是这个事情抖出去,丢的是我们人事部的脸。不就一个臭保安吗?你先踢走,我回头给你招三个进来,五个也行。”

威逼利诱之下,林建强直视老李头,容不得他不答应。

谁知道老李头根本不吃这一套。

他虽然只是个保安队长,却是东泰历史最悠久的史前人物。他是当初唐振鹰创立东泰集团,入职的前十号员工,号称东泰的“十大金刚”之一。

那时候在东江边上的一栋小居民楼,他见证了唐振鹰从无到有,一步步将东泰做到今天东海市的龙头企业。

老董事长对他可是十分器重的。

所以老李头跟唐振鹰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事儿谁都知道。任你在东泰的职位再高,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林总,我也是一个臭保安,你要不试试把我也踢走?”

毫不回避的眼神,和林建强四目相对,小样,你还太嫩了。

林建强毫无办法,东泰的十大开创者,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转而对老李头笑脸相迎。

“呵呵……老李,别动气,我没说你呀!不过这个张琼,确实不能留啊!”

“好啊,我们保安的脸面也不是屁股,你要是有张琼偷盗的证据,你直接报警抓他。要是没有,少给我闲扯淡,我没那功夫。哼!”

丢下这番话,老李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老李头霸气的一顿操作,直接把林建强给噎住了。

“老东西,迟早灭了你。”林建强一脸怒容,要不是担心他把这事儿告到老董事长那里,还真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今天吃了瘪,林建强暂时缓一缓对张琼下手,但这事儿不可能就此罢休的。

歪脑子一动,计上心头,林建强嘴角露出一个坏笑。

老李头前脚刚到一楼的保安部,正想当面问一下张琼,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林建强那个纨绔子弟的。

这时候老李头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林建强打来的。

“老李,召集你们保安部的全体成员,到人事部来,有重要事情商谈。”

林建强语气很急促,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李头脑子活泛,而且在东泰几十年,能没有一点阅历和经验吗?

他感觉得出来,这个林总要对张琼下死手了。

“小张,你就别上去了,留在这儿守着吧!其他人跟我走。”

老李头把张琼叫过来,特地把他支开,免得给林建强可趁之机。

“李队,这不合适吧?林总不是说全体成员吗?”张琼何等智慧,这次前所未有的召集,而老李头又对他特别关照,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你听我的准没错,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说完老李头带着十几个保安,装备齐全,往人事部而去。

张琼心里有些不淡定,看老李头这架势,恐怕得出事儿。

电梯里,老李头对手下人提前打个预防针。

“等会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两条腿给我死死打上钉子,听见了吗?”

“听见了!”

第十二章:保安的脸不是屁股

张琼睁眼一看,这位身穿唐装的老人他见过的,好像是去年这个时候吧,也是在小镜湖旁边,当时张琼巡逻撞见他正在练一套古武术,名为“霹雳掌”。

霹雳掌也算是名门绝学,百年前由“小金门”发扬光大,后来逐渐衰落,到今天会这套拳法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他究竟是谁。

张琼没有回答,赶紧松腿站起来,免得被看出什么端倪。

不过老人却是脸颊颤动,神情激奋。

“年轻人,你刚才是在练气吗?”

张琼微微动容,还是被识破了。这老头有些眼力。

也罢,自己不承认,他又能如何?有谁规定练气是犯法的吗?

其实但凡有一些底蕴的门派弟子,多少都知道练气的重要性,可真正能参悟如何修炼气息的,却是凤毛麟角。

这老人沉浸在“霹雳掌”已经三十年之久,至今也已经将这套掌法融会贯通,参悟得七七八八,可最近几年,却发现再难寸进。他以为,这就是“霹雳掌”的极限了。

如果想要达到“霹雳掌”更高的境界,除非是能够借助天地之力。

不过这些都是耳闻而已,普通人想要寻天问道,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不到今天会在一个年轻人身上见到了传闻当中的练气法门,刚才如同风暴一样吸纳气息的办法,简直是为之惊骇。

张琼没有回应老人的问题,绕过老人之后,出了小洞穴径直离开后花园。

老人注视着张琼的背影,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却是露出欣赏的笑容,这年轻人不骄不躁,有这种惊为天人的本领,却行事低调。

难得,实在难得!

老人忽然一醒悟,这年轻人穿的服装,好像是东泰集团的保安制服啊!很快心头有了打算。

……

人事部办公室。

林建强在洗手间特地抹上发胶,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再喷点香水,整理一番西装领带,这才满意地出来。

走到大美女程锦秀的面前,摆出一个很有型的姿势,靠在她的办公桌旁。

“秀秀,前两天我出差了,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发短信也不回。”

这点林建强其实是有些来气的,本来已经约定好一起出差的,最后程锦秀放了他鸽子,还直接把他微信给删除了。

可又不能在这心心念念的美少妇面前动气吧。

程锦秀双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着,美眸直视电脑,压根没抬头看他一眼。

“你那天不是也没接我电话吗?”

她还对那晚鄂祥辉上门讨债,林建强答应帮忙却出尔反尔的事耿耿于怀。

女人总是记仇的。

“我……我那天是被窝囊废张琼给推到湖里了,手机都泡废了,你看……”

林建强一脸委屈地从口袋里掏出新手机,苹果XR顶配版,正好借机在程锦秀面前炫耀一下。

一万多的昂贵手机,抵得上张琼小半年的工资了。

“呵呵,那我这窝囊废老公还真有本事。”

程锦秀继续做着文档,心里却对林建强十分鄙夷,没想到他连这种谎话都能编得出。张琼胆子再大,还能无缘无故把你一个部门经理给推到湖里?

她是越来越觉得这个林建强不是好人了。幸好没跟他去港区出差,否则指不定出什么事。

林建强突然发觉程锦秀对他冷淡了许多,本想着请她吃顿西餐,为那晚失信于人赔礼道歉,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有进一步发展。

不过看这美少妇的态度,悬了。

林建强回到办公室,心情郁闷到极点,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程锦秀越来越难搞了。

思前想后,罪魁祸首就是张琼那个看门狗。

得想办法让他滚蛋才行。

不过这事儿得做得毫无痕迹才行。

林建强坐在办公椅上转了两圈,眼中寒光一闪而过,随即打电话给保安部的李队长。

老李头正在保安部打着牌,接到林建强的电话,赶紧把旁边的张琼叫过来顶一阵。

“小张,你手气贼顺,帮我打几轮,我上楼一趟。”

“好嘞!”

张琼刚接过牌局,就抓到一副绝佳好牌。

三带二!

王炸!

顺子!

保安部里响起一阵嘘声。

这边老李头来到林建强的办公室,见那个靠在办公椅上的纨绔子弟就有些气不顺,走上前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林总,你找我?”

什么事不能电话里直接说,非得让人爬到二十多层楼来。不就是显摆自己的权威么。

老李头对这位新上任半年的人事部经理颇有不满,只因外界传闻林建强是老董事长唐振鹰的外甥,所以半年前顶替了前任经理的位置,私底下没少人对他指指点点的。

林建强站起来,两手插在兜里,帅气的脸上露出难以猜测的笑容。

“老李,你们那儿有一个叫张琼的,可以让他滚了,明天不用来了。”

说话很直接,没有留一点余地的意思。

老李头脸色一沉,对林建强做出的决定相当意外。

“谁?小张,张琼?”

“没错,张琼。”

林建强咬牙切齿地叫出这个名字,要不是他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好,估计整个部门都能听见。

老李头相当不理解,这张琼干得好好的,怎么叫人家走啊?

“林总,小张他做错啥事儿?好端端的怎么就给撵了?”

林建强靠近老李头,特意把声音压低。

“这小子手脚不干净,我这里接到匿名举报,说他在值夜班期间偷盗公司财物。”边说着,转到老李头身后,拍着老李头的肩膀,“毕竟你们保安部也是下属我们人事部的附属部门,我不想这个事情捅到上边去,免得大家脸面都挂不住。你干脆点,让他直接滚,悄摸着也没人知道。”

林建强眨眼使了个眼色。

三板斧下来,俨然是不给老李头翻盘的机会。

林建强其实如果想动张琼,大可以直接动手,但是这样一来,程锦秀就会对他怀恨在心了。

所以为了不让程锦秀知道,只能让老李头来把张琼踢走。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老李头才不愿意把张琼赶走,他觉得这小子人品不错,能吃苦,做事又勤快,晚上值夜班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这保安部十几个都是中老年人,现在有哪个年轻人愿意当保安的?

眼看着仅剩这么一根独苗了,你还要赶走?你想搞什么鬼?

老李头用力耸动肩膀,把林建强的脏手给弹开。

“林总,你说他偷盗公司财物,这个罪名可不小,有啥证据没?”

林建强啧了一声,见老李头揣着明白装糊涂,顿时脸色一变。

“证据我当然有,但是这个事情抖出去,丢的是我们人事部的脸。不就一个臭保安吗?你先踢走,我回头给你招三个进来,五个也行。”

威逼利诱之下,林建强直视老李头,容不得他不答应。

谁知道老李头根本不吃这一套。

他虽然只是个保安队长,却是东泰历史最悠久的史前人物。他是当初唐振鹰创立东泰集团,入职的前十号员工,号称东泰的“十大金刚”之一。

那时候在东江边上的一栋小居民楼,他见证了唐振鹰从无到有,一步步将东泰做到今天东海市的龙头企业。

老董事长对他可是十分器重的。

所以老李头跟唐振鹰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事儿谁都知道。任你在东泰的职位再高,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林总,我也是一个臭保安,你要不试试把我也踢走?”

毫不回避的眼神,和林建强四目相对,小样,你还太嫩了。

林建强毫无办法,东泰的十大开创者,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转而对老李头笑脸相迎。

“呵呵……老李,别动气,我没说你呀!不过这个张琼,确实不能留啊!”

“好啊,我们保安的脸面也不是屁股,你要是有张琼偷盗的证据,你直接报警抓他。要是没有,少给我闲扯淡,我没那功夫。哼!”

丢下这番话,老李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老李头霸气的一顿操作,直接把林建强给噎住了。

“老东西,迟早灭了你。”林建强一脸怒容,要不是担心他把这事儿告到老董事长那里,还真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今天吃了瘪,林建强暂时缓一缓对张琼下手,但这事儿不可能就此罢休的。

歪脑子一动,计上心头,林建强嘴角露出一个坏笑。

老李头前脚刚到一楼的保安部,正想当面问一下张琼,到底是怎么得罪了林建强那个纨绔子弟的。

这时候老李头的手机又响了,还是林建强打来的。

“老李,召集你们保安部的全体成员,到人事部来,有重要事情商谈。”

林建强语气很急促,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老李头脑子活泛,而且在东泰几十年,能没有一点阅历和经验吗?

他感觉得出来,这个林总要对张琼下死手了。

“小张,你就别上去了,留在这儿守着吧!其他人跟我走。”

老李头把张琼叫过来,特地把他支开,免得给林建强可趁之机。

“李队,这不合适吧?林总不是说全体成员吗?”张琼何等智慧,这次前所未有的召集,而老李头又对他特别关照,明显是冲着他来的。

“你听我的准没错,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说完老李头带着十几个保安,装备齐全,往人事部而去。

张琼心里有些不淡定,看老李头这架势,恐怕得出事儿。

电梯里,老李头对手下人提前打个预防针。

“等会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两条腿给我死死打上钉子,听见了吗?”

“听见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