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1:31:24

广场的另一边,正停着一辆奥迪s8,车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一件风衣,戴着一副眼镜,看样子就好像是教书的老师一样,女的年龄看起来没有多大,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衣,眼眸中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主人,这个人是易昊吗?”女人向那男人问道。

“没错,龙珠的主人再改变都掩饰不了他体内的王者之气。”

“可是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女人似乎仍有疑惑。

“或许是时候该苏醒了……”男人盯着易昊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

“主人,您说什么?”

“没什么,跟上他,我要再好好看看他。”

“是!”女人启动了车子,悄悄跟在了易昊的身后……

——

易昊颓废的走在这条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眼睛空洞无神的盯着前方。似乎心里满满的心事。

走到一处烧烤摊前,他慢悠悠的坐了下来,然后点了很多吃的。当然还有酒。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他必须好好捋一捋。

从女朋友葛蓉儿和他提出分手到遇到陆凝眉和宁雪莹,再到后来见过的静静和李月琴。仿佛每一件事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无意中他的手伸向了脖子,那里挂着一件玉佩,据孤儿院收养他的阿姨说,这块玉佩一直都挂在他的脖子上。那上面刻着两个字——易昊。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叫了这个名字。但是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几杯酒下肚,他的头已经有些晕了。看世界摇摇晃晃,似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世界了。

对面坐着一男一女,那女人正盯着他看。眼神像看怪物一样。

易昊余光扫过,发现了他们。

“你们认识我……”他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然后脚步跄踉的向他们走近。

易昊已经观察了半天了,这对男女一直都在盯着他,而且他们的眼神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所以这才过来询问。

那戴眼镜的男人四平八稳的坐着,好像并没有看到易昊。而那女人也是一言不发,只是低头吃着东西。

“喂……这位美女,你是不是也认识我,要不然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那女人身形一震,放下了手中的烤串,但是看了旁边那男人一眼,就又继续吃东西去了……

易昊抓了抓脑袋,借着醉意,坐在了那女人的旁边,然后手臂搭在了那女人的肩头:“你是不是也要说喜欢我……爱我……要和我生孩子……”

可谁知他话刚说一半,那女人肩膀一动。“啪!”地一声,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易昊眨了眨眼睛,竟然没有看清那女人是怎么出的手。再看那女人仍旧拿着手中的烤串,就好像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要不是脸颊火辣辣的疼,易昊还真不敢相信自己挨了一巴掌。

“是……你打我?”易昊身体一晃,整个人都快要靠在那女人的身上了。

那女人眉头一皱,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向旁边移动了三尺,这样一来,易昊的身体就趴在了桌子上。而且那些烤串整的脸上全部都是……

他摇了摇脑袋,似乎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

这女人动作怎么会如此之快?难道他真的醉了,动作都要慢好几拍吗?

“这位先生,我们不认识你,请便吧。”那像老师一样的男人终于说话了,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就好像没有一丝情感……

易昊尴尬地看了看她们,酒也醒了七八分:“对不起呀……”

他冲着那两人道歉,接着就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脸上还在发烧,那女人的手指印似乎还在,他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睛忍不住再次看向了那个女人:她究竟是用什么妖法打了他,为什么他会丝毫察觉不出来……

遇到这样的怪事,易昊提高了警惕,总觉得这对男女不是一般人,特别是那个男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竟感到了一丝恐惧。

又想到在郊区碰到那件怪事,他总感觉这些事都是有关联的。

想到这里,他不敢再逗留,正准备起身离开,这时只见当地的几个地痞流氓走到了那对男女面前,而且当先一人还对那女人动手动脚的。口中更是污言秽语的说道:“美女,长的不赖呀,陪哥哥乐呵乐呵怎么样?”

看到这一幕,易昊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想要看看那对男女该要如何应对。

“滚开!”

那黑衣女人,将手中的筷子放到了桌子上,冷冷的说了一声。

“吆喝,看不出来小姐姐还挺泼辣的吗,哥哥喜欢……”那为首的地痞听到她的话并没有生气,脸上也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整个人已经飞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两只脚不停的挣扎着。

易昊瞪大了眼睛,表情就好像生吞了一个鸡蛋一样。

从始至终他都在观察着那女人的一举一动,可是他愣是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出的手。

旁边的另外几个泼皮看到老大无缘无故的飞到了垃圾桶里,也都是一脸懵逼,很显然和易昊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大哥……你怎么了……”身后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小混混把他老大从垃圾桶里扶了起来。

“特么的,谁踹老子!”那人一从垃圾桶里出来,就破口大骂……

“没人踹……你呀……老大,你是自己飞到垃圾桶里的。”那红毛战战兢兢的说,看样子很怕那个老大。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好生生的怎么会把自己塞到垃圾桶里,刚刚明明有人踹我……你特么眼瞎了呀……”说着话,他甩手就是一巴掌。

红毛一脸委屈,但是面对着他的淫威又敢怒不敢言,只好捂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老大,真的是你自己跑到垃圾桶里的……”

那老大听到他这么说,眼睛看向了那黑衣女人,然后轻轻推开了红毛,又走了过来。

“喂!臭三八……是不是……你……踹……的我……”

“啊……”

“噗通……”

那老大话刚出口身体又飞了起来,等他话说完,人又被塞进了垃圾桶里。

这一次,易昊看出了一点端倪。他好像看到那女人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但是怎么出的手,仍旧是没有看清。

卧槽?难道这女人是妖怪……

易昊下了一个结论,因为人是不可能有这种本事的。

那些泼皮也都被惊呆了,他们吃惊的看着那女人,三分之一秒后拔腿就跑,就连老大也不管了,口中还大喊大叫着有妖怪什么的。

此时那垃圾桶里的老大已经爬了出来,只见他整个身体都在哆嗦,当场就被吓尿了,一时间竟忘了逃跑。

“老板,算账!”女人和那眼睛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烧烤摊的老板和周围的食客自然都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

那老板听到黑衣女人说话,竟不敢走过去,双腿哆嗦的站都站不稳了。

其他食客也都坐在座位上看傻了,一时间整个空间安静极了,甚至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那女人微微一笑,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百块钱,然后放下,就和那眼睛男走开了。

他们一走,整个烧烤摊前一片混乱,那些食客钱都忘了付就快步逃之夭夭了,这样一来烧烤摊老板可算是白忙活了……

易昊看着那二人的背影,身体忍不住一哆嗦,这才反应过来,当下付了钱也匆匆离开了。

第十章 这个女人是妖怪

广场的另一边,正停着一辆奥迪s8,车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穿着一件风衣,戴着一副眼镜,看样子就好像是教书的老师一样,女的年龄看起来没有多大,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衣,眼眸中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主人,这个人是易昊吗?”女人向那男人问道。

“没错,龙珠的主人再改变都掩饰不了他体内的王者之气。”

“可是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女人似乎仍有疑惑。

“或许是时候该苏醒了……”男人盯着易昊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道。

“主人,您说什么?”

“没什么,跟上他,我要再好好看看他。”

“是!”女人启动了车子,悄悄跟在了易昊的身后……

——

易昊颓废的走在这条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眼睛空洞无神的盯着前方。似乎心里满满的心事。

走到一处烧烤摊前,他慢悠悠的坐了下来,然后点了很多吃的。当然还有酒。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他必须好好捋一捋。

从女朋友葛蓉儿和他提出分手到遇到陆凝眉和宁雪莹,再到后来见过的静静和李月琴。仿佛每一件事都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无意中他的手伸向了脖子,那里挂着一件玉佩,据孤儿院收养他的阿姨说,这块玉佩一直都挂在他的脖子上。那上面刻着两个字——易昊。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叫了这个名字。但是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就无从得知了。

几杯酒下肚,他的头已经有些晕了。看世界摇摇晃晃,似乎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世界了。

对面坐着一男一女,那女人正盯着他看。眼神像看怪物一样。

易昊余光扫过,发现了他们。

“你们认识我……”他扶着桌子站了起来,然后脚步跄踉的向他们走近。

易昊已经观察了半天了,这对男女一直都在盯着他,而且他们的眼神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所以这才过来询问。

那戴眼镜的男人四平八稳的坐着,好像并没有看到易昊。而那女人也是一言不发,只是低头吃着东西。

“喂……这位美女,你是不是也认识我,要不然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那女人身形一震,放下了手中的烤串,但是看了旁边那男人一眼,就又继续吃东西去了……

易昊抓了抓脑袋,借着醉意,坐在了那女人的旁边,然后手臂搭在了那女人的肩头:“你是不是也要说喜欢我……爱我……要和我生孩子……”

可谁知他话刚说一半,那女人肩膀一动。“啪!”地一声,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易昊眨了眨眼睛,竟然没有看清那女人是怎么出的手。再看那女人仍旧拿着手中的烤串,就好像从来没有动过一样……

要不是脸颊火辣辣的疼,易昊还真不敢相信自己挨了一巴掌。

“是……你打我?”易昊身体一晃,整个人都快要靠在那女人的身上了。

那女人眉头一皱,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向旁边移动了三尺,这样一来,易昊的身体就趴在了桌子上。而且那些烤串整的脸上全部都是……

他摇了摇脑袋,似乎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

这女人动作怎么会如此之快?难道他真的醉了,动作都要慢好几拍吗?

“这位先生,我们不认识你,请便吧。”那像老师一样的男人终于说话了,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就好像没有一丝情感……

易昊尴尬地看了看她们,酒也醒了七八分:“对不起呀……”

他冲着那两人道歉,接着就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脸上还在发烧,那女人的手指印似乎还在,他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眼睛忍不住再次看向了那个女人:她究竟是用什么妖法打了他,为什么他会丝毫察觉不出来……

遇到这样的怪事,易昊提高了警惕,总觉得这对男女不是一般人,特别是那个男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竟感到了一丝恐惧。

又想到在郊区碰到那件怪事,他总感觉这些事都是有关联的。

想到这里,他不敢再逗留,正准备起身离开,这时只见当地的几个地痞流氓走到了那对男女面前,而且当先一人还对那女人动手动脚的。口中更是污言秽语的说道:“美女,长的不赖呀,陪哥哥乐呵乐呵怎么样?”

看到这一幕,易昊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想要看看那对男女该要如何应对。

“滚开!”

那黑衣女人,将手中的筷子放到了桌子上,冷冷的说了一声。

“吆喝,看不出来小姐姐还挺泼辣的吗,哥哥喜欢……”那为首的地痞听到她的话并没有生气,脸上也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整个人已经飞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两只脚不停的挣扎着。

易昊瞪大了眼睛,表情就好像生吞了一个鸡蛋一样。

从始至终他都在观察着那女人的一举一动,可是他愣是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出的手。

旁边的另外几个泼皮看到老大无缘无故的飞到了垃圾桶里,也都是一脸懵逼,很显然和易昊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大哥……你怎么了……”身后一个染着红头发的小混混把他老大从垃圾桶里扶了起来。

“特么的,谁踹老子!”那人一从垃圾桶里出来,就破口大骂……

“没人踹……你呀……老大,你是自己飞到垃圾桶里的。”那红毛战战兢兢的说,看样子很怕那个老大。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好生生的怎么会把自己塞到垃圾桶里,刚刚明明有人踹我……你特么眼瞎了呀……”说着话,他甩手就是一巴掌。

红毛一脸委屈,但是面对着他的淫威又敢怒不敢言,只好捂着脸可怜巴巴的说道:“老大,真的是你自己跑到垃圾桶里的……”

那老大听到他这么说,眼睛看向了那黑衣女人,然后轻轻推开了红毛,又走了过来。

“喂!臭三八……是不是……你……踹……的我……”

“啊……”

“噗通……”

那老大话刚出口身体又飞了起来,等他话说完,人又被塞进了垃圾桶里。

这一次,易昊看出了一点端倪。他好像看到那女人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但是怎么出的手,仍旧是没有看清。

卧槽?难道这女人是妖怪……

易昊下了一个结论,因为人是不可能有这种本事的。

那些泼皮也都被惊呆了,他们吃惊的看着那女人,三分之一秒后拔腿就跑,就连老大也不管了,口中还大喊大叫着有妖怪什么的。

此时那垃圾桶里的老大已经爬了出来,只见他整个身体都在哆嗦,当场就被吓尿了,一时间竟忘了逃跑。

“老板,算账!”女人和那眼睛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烧烤摊的老板和周围的食客自然都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

那老板听到黑衣女人说话,竟不敢走过去,双腿哆嗦的站都站不稳了。

其他食客也都坐在座位上看傻了,一时间整个空间安静极了,甚至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那女人微微一笑,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百块钱,然后放下,就和那眼睛男走开了。

他们一走,整个烧烤摊前一片混乱,那些食客钱都忘了付就快步逃之夭夭了,这样一来烧烤摊老板可算是白忙活了……

易昊看着那二人的背影,身体忍不住一哆嗦,这才反应过来,当下付了钱也匆匆离开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