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8 20:09:50

“叶尘这个废物究竟想干什么?!”

看到王浩居然和吴世杰起了冲突,江家年轻一辈,纷纷胆战心惊,叫苦不堪。

吴世杰是什么身份?

他的亲爹吴秘书可是秦家面前的红人,江家巴结讨好都还来不及呢,叶尘却胆大包天,敢和他叫板,简直是疯了!

“疯了,这小子肯定是疯了,他这是想让咱们江家灭亡吗?”

以江兆为首的江家年轻一辈,纷纷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叶尘得罪了吴世杰,到时候吴家怪罪下来,遭殃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江家!

谁都没有料到,原本好好的生日宴会,结果却演变成现在这种局面。

江子沁脸色冷峻,轻咬红唇,眼下这种局面,她不知道该帮谁。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江丰年夫妇,以及江家的几位长辈,急匆匆地赶来。

在来的路上,江丰年已经基本了解了一些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棘手得多。

“叶尘,你想干什么?还不赶紧向吴大少赔礼道歉!”

江丰年一来便怒斥道,转而满脸赔着笑脸,对吴世杰讨好道,“吴大少,您消消气,我这就让这个废物向您道歉!”

“让我道歉?”王浩淡淡道,“就算你亲爹在这儿,也不敢让我道歉,你又算什么东西?”

吴秘书不过是秦家的一条狗,王浩还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见王浩这番态度,江丰年顿时被噎得满面铁青,闻讯赶来的其他江家人,同样暗暗叫苦,心里将王浩咒骂了几百遍。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说着,江丰年对着吴世杰道,“吴大少,不瞒您说,我们江家早就准备将这个废物女婿扫地出门了!是他自己不知死活冲撞了您,和我们江家可没有任何关系啊,只要您一句话,我们马上可以让子沁和他离婚!”

“就是就是,从现在开始,我们江家和这个废物再没有任何关系,吴大少想怎么处理他都可以。”又有江家的高层附和道,急着和王浩撇清关系。

“二叔,三叔,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终于,江子秋实在看不下去了,试图争辩道,“姐夫他也是为了帮我的朋友,你们怎么能落井下石呢!”

江子秋还想争辩,却被江丰年一言喝止,“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是叶尘自己不知死活,和咱们江家有什么关系?”

“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江子秋急得直跺脚,虽说她对自己的这个姐夫印象并不是很好,但他这次是为了帮助自己的闺蜜才和吴世杰起的冲突,现在却要一个人面对,江子秋有些于心不忍。

江子沁站在一旁,脸上尽是为难之色,她毕竟是江家的大小姐,凡事都得优先顾及江家的利益。

一时间,她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这时,站在王浩身后的沈静雯,似乎暗暗下定了某种决心,咬了咬牙,站了出来,眼眶微红,“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嘛!”

说罢,沈静雯从一旁的餐桌上抓起一瓶红酒,一通猛灌,呛得她一阵剧烈咳嗽,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只是这一幕落入吴世杰眼中,后者根本没有丝毫动容,反而露出充满玩味的笑容。

“就算你现在答应也无济于事,敢和我作对的人,一个也跑不掉!”吴世杰咧嘴一笑。

沈静雯顿时心中一寒,绝望到极点。

这时,一直在旁边观望的楚明远,突然站了出来,满脸得意道,“叶尘,只要你跪下求我,我倒也可以帮你向吴大少求情。”

楚明远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几次被人坏了好事,他早已心生怨恨。

他实在想不出,这一次,叶尘还能如何化解危机,得罪了吴大少,别说是他一个叶家废少,就算是叶家家主出面都没有用。

“叶尘,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当众出丑,颜面扫地!你输定了!”

楚明远心中暗道。

却不知,王浩已经对他心生杀意。

“前两次是略施小惩,我以为你会长记性,没想到还是这么冥顽不灵,你让我很失望。”王浩摇头,双目中一片冷冽。

楚明远脸皮抽了抽,这都什么时候来,装你妈呢!

这时,江守业夫妇闻讯,特意从公司马不停蹄地赶到。

听说吴秘书的独子驾临江子沁的生日晚宴,江守业自然是激动万分,但当他得知叶尘居然把吴大少给得罪了之后,顿时脸黑下来,暗道不妙。

“叶尘,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你是想让江家跟着你陪葬!”江守业气得浑身颤抖。

“还不给我滚过来,向吴大少赔礼道歉!”

“凭什么?”王浩冷冷看着他,丝毫不为之所动。

在他眼中,吴世杰就如蝼蚁一般,他凭什么要给对方赔礼道歉?

“好啊,叶尘,我看你就是成心想拖我们江家下水!”刘霞近乎尖叫。

上一次是吴秘书,这次是吴秘书的独子,王浩算是把吴家得罪得彻彻底底。

“你滚!现在马上给我滚出江家,从现在开始,你的生死,与江家再没有任何关系!”刘霞咆哮道。

见此,无论是吴世杰还是楚明远,皆暗自冷笑。

“叶尘啊叶尘,这下连江家都要和你划清界限,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刘霞竟要将王浩赶出江家!

江子沁姐妹俩神色各异,复杂无比,而沈静雯更是面露担忧,只觉自己愧对叶尘,如果不是不是因为帮自己,他也不用被所有人针对。

“呵呵。”

突然,王浩竟冷笑起来,脸色尽是疯狂。

“江家,早晚有一天,你们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愚蠢决定感到后悔!”

说完,王浩便转身离开。

“等等。”

吴世杰一步上前,冷冷道,“我让你走了吗?”

“今天你要是不给本少跪地认错,就别想离开!”

“我看今天谁敢动他!”

这时,一个突兀地声音远远传来。

吴世杰脸色一沉,“你他妈谁啊!”

可下一刻,看到来人的脸时,吴世杰顿时脸色剧变,吓得双腿直发抖,低下头,“爸,您怎么来了?”

来人竟是吴秘书!

江家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顿时战战兢兢地上前,“吴、吴秘书!”

然而,吴秘书根本没有理会江家众人,而是率先看向王浩,内心苦涩至极。

江丰年误以为吴秘书是来兴师问罪的,当即道,“吴秘书,是叶尘那个不长眼地废物冲撞了吴大少,和我们江家可没有任何关系啊!”

“就是,就是,我刚才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个废物逐出江家了。”刘霞上前邀功,想借机表现一番。

“什么?!”吴秘书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帮蠢货居然将叶尘给逐出江家了!

他原以为江守业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居然这么愚蠢!

吴秘书来不及解释,他现在忙着请王浩回去,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其他人。

“逆子,还不给我滚过来,向叶先生跪下认错!”

只见吴秘书板着一张脸,怒斥道。

这下,不仅是吴世杰,就连其他人都懵了!

叶先生?

吴秘书居然称叶尘为先生!!

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吴秘书居然让吴世杰给叶尘跪下认错!

这也太疯狂了!

“爸,你说什么?让我给这个废物跪下认错?”吴世杰严重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自己的亲爹居然要让他给江家的废物女婿下跪?

不止是吴世杰,江家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吴秘书,您是不是弄错了?是叶尘那小子冲撞吴大少在前,应该是他给吴大少赔罪才对。”江丰年脸上陪着笑,小心翼翼道。

“啪!!”

吴秘书根本不为所动,而是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吴世杰脸上。

“你知不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吴秘书额头上青筋暴起,心想这个逆子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叶尘。

吴世杰被打懵了,捂着脸,吞吞吐吐道,“他不就是一个落魄子弟,江家的废物女婿嘛!”

啪!吴秘书又是抬手一巴掌。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回去之后我再跟你算账。现在,马上给叶先生跪下道歉!”

周围的人也是看得莫名其妙,同时暗自震惊不已,不约而同地看向王浩。

包括江守业夫妇在内,江家的一众老小,此刻都一言不发,吴秘书竟是专门为叶尘而来的,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吴世杰从未见自己的父亲这么生气过,这让他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同时心底也疑惑起来,这个叶尘究竟做了什么,居然会让自己的亲爹有这么大的反应。

无奈之下,吴世杰只好不情愿地向王浩跪下,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对不起。”

吴世杰居然在给叶尘下跪道歉,在场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隐隐觉得不妙。

众所周知,吴秘书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可如今居然帮着一个外人说话,还让亲儿子当众给对方下跪,这说明了什么?

“叶先生,犬子多有得罪之处,吴某给您赔个不是,还望您高抬贵手,放过犬子。”吴秘书对着王浩躬身道。

看到这一幕,江家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这还是不是最让人感到震惊的,王浩接下来的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掀起滔天巨浪!

“想让我放他一马也并非不可以,但代价是,自断手臂!”

第019章 跪地认错!

“叶尘这个废物究竟想干什么?!”

看到王浩居然和吴世杰起了冲突,江家年轻一辈,纷纷胆战心惊,叫苦不堪。

吴世杰是什么身份?

他的亲爹吴秘书可是秦家面前的红人,江家巴结讨好都还来不及呢,叶尘却胆大包天,敢和他叫板,简直是疯了!

“疯了,这小子肯定是疯了,他这是想让咱们江家灭亡吗?”

以江兆为首的江家年轻一辈,纷纷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叶尘得罪了吴世杰,到时候吴家怪罪下来,遭殃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江家!

谁都没有料到,原本好好的生日宴会,结果却演变成现在这种局面。

江子沁脸色冷峻,轻咬红唇,眼下这种局面,她不知道该帮谁。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江丰年夫妇,以及江家的几位长辈,急匆匆地赶来。

在来的路上,江丰年已经基本了解了一些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棘手得多。

“叶尘,你想干什么?还不赶紧向吴大少赔礼道歉!”

江丰年一来便怒斥道,转而满脸赔着笑脸,对吴世杰讨好道,“吴大少,您消消气,我这就让这个废物向您道歉!”

“让我道歉?”王浩淡淡道,“就算你亲爹在这儿,也不敢让我道歉,你又算什么东西?”

吴秘书不过是秦家的一条狗,王浩还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见王浩这番态度,江丰年顿时被噎得满面铁青,闻讯赶来的其他江家人,同样暗暗叫苦,心里将王浩咒骂了几百遍。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说着,江丰年对着吴世杰道,“吴大少,不瞒您说,我们江家早就准备将这个废物女婿扫地出门了!是他自己不知死活冲撞了您,和我们江家可没有任何关系啊,只要您一句话,我们马上可以让子沁和他离婚!”

“就是就是,从现在开始,我们江家和这个废物再没有任何关系,吴大少想怎么处理他都可以。”又有江家的高层附和道,急着和王浩撇清关系。

“二叔,三叔,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终于,江子秋实在看不下去了,试图争辩道,“姐夫他也是为了帮我的朋友,你们怎么能落井下石呢!”

江子秋还想争辩,却被江丰年一言喝止,“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是叶尘自己不知死活,和咱们江家有什么关系?”

“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江子秋急得直跺脚,虽说她对自己的这个姐夫印象并不是很好,但他这次是为了帮助自己的闺蜜才和吴世杰起的冲突,现在却要一个人面对,江子秋有些于心不忍。

江子沁站在一旁,脸上尽是为难之色,她毕竟是江家的大小姐,凡事都得优先顾及江家的利益。

一时间,她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这时,站在王浩身后的沈静雯,似乎暗暗下定了某种决心,咬了咬牙,站了出来,眼眶微红,“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嘛!”

说罢,沈静雯从一旁的餐桌上抓起一瓶红酒,一通猛灌,呛得她一阵剧烈咳嗽,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只是这一幕落入吴世杰眼中,后者根本没有丝毫动容,反而露出充满玩味的笑容。

“就算你现在答应也无济于事,敢和我作对的人,一个也跑不掉!”吴世杰咧嘴一笑。

沈静雯顿时心中一寒,绝望到极点。

这时,一直在旁边观望的楚明远,突然站了出来,满脸得意道,“叶尘,只要你跪下求我,我倒也可以帮你向吴大少求情。”

楚明远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几次被人坏了好事,他早已心生怨恨。

他实在想不出,这一次,叶尘还能如何化解危机,得罪了吴大少,别说是他一个叶家废少,就算是叶家家主出面都没有用。

“叶尘,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当众出丑,颜面扫地!你输定了!”

楚明远心中暗道。

却不知,王浩已经对他心生杀意。

“前两次是略施小惩,我以为你会长记性,没想到还是这么冥顽不灵,你让我很失望。”王浩摇头,双目中一片冷冽。

楚明远脸皮抽了抽,这都什么时候来,装你妈呢!

这时,江守业夫妇闻讯,特意从公司马不停蹄地赶到。

听说吴秘书的独子驾临江子沁的生日晚宴,江守业自然是激动万分,但当他得知叶尘居然把吴大少给得罪了之后,顿时脸黑下来,暗道不妙。

“叶尘,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你是想让江家跟着你陪葬!”江守业气得浑身颤抖。

“还不给我滚过来,向吴大少赔礼道歉!”

“凭什么?”王浩冷冷看着他,丝毫不为之所动。

在他眼中,吴世杰就如蝼蚁一般,他凭什么要给对方赔礼道歉?

“好啊,叶尘,我看你就是成心想拖我们江家下水!”刘霞近乎尖叫。

上一次是吴秘书,这次是吴秘书的独子,王浩算是把吴家得罪得彻彻底底。

“你滚!现在马上给我滚出江家,从现在开始,你的生死,与江家再没有任何关系!”刘霞咆哮道。

见此,无论是吴世杰还是楚明远,皆暗自冷笑。

“叶尘啊叶尘,这下连江家都要和你划清界限,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刘霞竟要将王浩赶出江家!

江子沁姐妹俩神色各异,复杂无比,而沈静雯更是面露担忧,只觉自己愧对叶尘,如果不是不是因为帮自己,他也不用被所有人针对。

“呵呵。”

突然,王浩竟冷笑起来,脸色尽是疯狂。

“江家,早晚有一天,你们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愚蠢决定感到后悔!”

说完,王浩便转身离开。

“等等。”

吴世杰一步上前,冷冷道,“我让你走了吗?”

“今天你要是不给本少跪地认错,就别想离开!”

“我看今天谁敢动他!”

这时,一个突兀地声音远远传来。

吴世杰脸色一沉,“你他妈谁啊!”

可下一刻,看到来人的脸时,吴世杰顿时脸色剧变,吓得双腿直发抖,低下头,“爸,您怎么来了?”

来人竟是吴秘书!

江家众人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顿时战战兢兢地上前,“吴、吴秘书!”

然而,吴秘书根本没有理会江家众人,而是率先看向王浩,内心苦涩至极。

江丰年误以为吴秘书是来兴师问罪的,当即道,“吴秘书,是叶尘那个不长眼地废物冲撞了吴大少,和我们江家可没有任何关系啊!”

“就是,就是,我刚才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个废物逐出江家了。”刘霞上前邀功,想借机表现一番。

“什么?!”吴秘书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帮蠢货居然将叶尘给逐出江家了!

他原以为江守业是个聪明人,没想到居然这么愚蠢!

吴秘书来不及解释,他现在忙着请王浩回去,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其他人。

“逆子,还不给我滚过来,向叶先生跪下认错!”

只见吴秘书板着一张脸,怒斥道。

这下,不仅是吴世杰,就连其他人都懵了!

叶先生?

吴秘书居然称叶尘为先生!!

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吴秘书居然让吴世杰给叶尘跪下认错!

这也太疯狂了!

“爸,你说什么?让我给这个废物跪下认错?”吴世杰严重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自己的亲爹居然要让他给江家的废物女婿下跪?

不止是吴世杰,江家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吴秘书,您是不是弄错了?是叶尘那小子冲撞吴大少在前,应该是他给吴大少赔罪才对。”江丰年脸上陪着笑,小心翼翼道。

“啪!!”

吴秘书根本不为所动,而是抬手狠狠一巴掌打在吴世杰脸上。

“你知不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吴秘书额头上青筋暴起,心想这个逆子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叶尘。

吴世杰被打懵了,捂着脸,吞吞吐吐道,“他不就是一个落魄子弟,江家的废物女婿嘛!”

啪!吴秘书又是抬手一巴掌。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回去之后我再跟你算账。现在,马上给叶先生跪下道歉!”

周围的人也是看得莫名其妙,同时暗自震惊不已,不约而同地看向王浩。

包括江守业夫妇在内,江家的一众老小,此刻都一言不发,吴秘书竟是专门为叶尘而来的,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吴世杰从未见自己的父亲这么生气过,这让他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同时心底也疑惑起来,这个叶尘究竟做了什么,居然会让自己的亲爹有这么大的反应。

无奈之下,吴世杰只好不情愿地向王浩跪下,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对不起。”

吴世杰居然在给叶尘下跪道歉,在场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隐隐觉得不妙。

众所周知,吴秘书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可如今居然帮着一个外人说话,还让亲儿子当众给对方下跪,这说明了什么?

“叶先生,犬子多有得罪之处,吴某给您赔个不是,还望您高抬贵手,放过犬子。”吴秘书对着王浩躬身道。

看到这一幕,江家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而,这还是不是最让人感到震惊的,王浩接下来的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掀起滔天巨浪!

“想让我放他一马也并非不可以,但代价是,自断手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