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15:34

如果把宋辉勾搭陪酒女的事告诉冯晓宇,冯晓宇铁定会闹出点动静来,到时候自己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了!

想到这,许凯毫不犹豫地拨通了表弟姜仁伟的电话,添油加醋地把宋辉大半夜跟着陪酒女回家的事告诉了姜仁伟。

姜仁伟仿佛得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那晚借钱的事冯晓宇正对他非常不满,现在许凯提供的消息足以让他在冯晓宇面前抬起头来了!

姜仁伟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冯晓宇的电话。

“有事?”冯晓宇没好气地问道。

妈的,打扰老子睡觉,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冯少,我刚刚收到一条惊天大秘密!我说那晚你泼了一杯酒在那个陪酒的贱货身上,宋辉怎么跟得了狂犬病似的!原来他俩也有一腿!你说这个臭屌丝谁给他的胆儿,睡了老板睡员工。。。”

“打住!你说宋辉那逼跟陪酒的贱货也有一腿?!”冯晓宇被这个消息惊到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对对对,听说刚才趁周慧美走了之后,俩人就找地方啪啪啪去了!”

“卧槽,这逼最近脑子被门挤了嚣张成这样?”

“冯少,你说周慧美如果知道自己花钱养的小狼狗上了自己手底下的员工,她会做何感想?”

冯少一想,对啊,本来是想闹得宋辉跟周慧美的关系人尽皆知,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雷妍,搞得自己的计划全都乱套了,最终才导致了失败。

现在,上天又给了我冯晓宇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周慧美知道自己养的男人还在外面偷吃,按照那娘们的手段,绝对会把宋辉整得很惨!到那个时候,老子要让宋辉像只狗一样趴在自己的脚下跪求原谅!

冯晓宇当即又给周亮打电话,不过周亮关机了,这货肯定又损耗过度,昏死在哪个嫩模的床上了。

算了,他妈的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第二天一早,宋辉就被张曼温柔地叫醒,她煮好了粥,该去医院了。

宋辉简单地喝了两口粥,容不得他多想就跟着张曼急匆匆地赶往医院。

从昨晚开始,张曼就觉得走在路上的宋辉有些古怪,一个劲地东张西望。

“你怎么了?”坐上出租车的张曼小声问道。

“没,觉得好奇,到处看看。”宋辉敷衍道,他可不想吓到张曼。

刚才宋辉仔细观察了好几遍,周围没有可疑人员。不知道那个长发男人就此罢手了还是短暂的跟丢了。

不管怎么说,目前是安全的!

宋辉胸中提着的一口气缓缓地呼了出来,张曼见他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也就不好再追问。

到了医院宋辉见到了张曼的孩子,一个才一岁多的女孩,他的心又沉重起来,她还那么小,一出生就要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算了,还是去给张曼缴费吧。

宋辉拿着银行卡来到了医院缴费处。

“您好,预存一下治疗费用。”宋辉对着窗口里的女人说道。

窗口里是个黑胖的中年女人,头都不抬不耐烦地说:“哪床?”

“1506室03床!”宋辉一边耐着性子回答一边递上自己的银行卡。

“只收现金!”中年女人瞥了一眼宋辉递过来的卡说道。

“什么时候开始不能刷卡了?”宋辉很意外。

“刷卡机坏了!听不懂人话吗?我说只收现金就只收现金!没有现金就给我滚蛋!”中年女人突然烦躁地大吼起来。

宋辉也生气了,妈的,你来大姨妈没带卫生巾啊!老子哪里惹到你了!

“我要预存一百万,你也只收现金?”宋辉板着脸一字一字地问。

“一百万?!你看你身上穿的衣服有一百块吗?也不怕大风闪着你的舌头!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跑到医院来吹牛来了,我看你的家人病得还不够狠!”中年女人尖利地讽刺道。

“我就问你,我要预存一百万,你是不是也只收现金!”宋辉强压住内心的怒火,这个女人的心肠太狠毒了,竟然诅咒病人!

而且他明明看到刷卡机好好的放在桌子上。

“别说一百万了,就算是一千万,老娘说只收现金就只收现金!”中年女人因为昨天一笔刷卡的金额输入有误被扣了全月奖金,正好把气都撒在了宋辉身上。

一看宋辉就是个没权没势的穷屌丝,她觉得好欺负,没想到这个穷屌丝还跟她较起劲来了。

“行,等会儿数钱的时候可别哭!”这是宋辉最后的忠告。

中年女人冷哼了一声,别说你这个穷屌丝在吹牛了,就算十万分之一的几率你真拿出了一百万,老娘也能在三个小时之内给你数完!

宋辉当即拨通了自己银行卡所在银行的行长电话。

“喂,孙行长,我是宋辉!”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您的电话!”接到宋辉的电话孙行长有些受宠若惊,他早就想约这个神秘的豪门少爷吃饭了。毕竟光宋辉存在行里的活期账户就有一亿之多,银行现在也是靠业绩生存的,这种超级大客户一定不能在他手上流失。

“我想麻烦你点事!”宋辉直奔主题。

“您尽管吩咐!”孙行长高兴极了,辉少爷有要求就好!

“你现在立即派人给我送一百万到仁协医院,记住,一定要每张都是十块的面值!”

“好,没问题!”挂了电话的孙行长心想,那得用押钞机运过去了!

孙行长不敢怠慢,立即调配人手装钱上车,自己亲自带头押车,不消十五分钟就到了仁协医院的大门口。

押钞机的后车厢门大开,负责运钞的人员把一摞摞十块面值的人民币整齐地码在手推车上,足足装了有十车。

一群人推着手推车轰隆隆地往医院收费处走,惊动了来医院看病的病人,也惊动了医院所有的领导。

走在最前面的孙行长看到宋辉立即小跑两步上前。

“辉少爷,您要的一百万到了!”

宋辉没想到自己花一百万的现金能整成这么大的场面,对孙行长表示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医院财务部负责人莫东旭看到二人的交流方式大吃一惊。

莫东旭经常跟孙行长打交道,彼此还挺熟悉,平时孙行长是个很傲气的人,没想到此刻对着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普通的年轻人毕恭毕敬。

眼前这个年轻人绝非常人!

眼看这一车一车的钞票拉进来,医院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莫东旭忍不住上前问道:“先生,您这是?”

“缴费啊,你的下属不给我刷卡,我只能麻烦孙行长帮我跑一趟了!”宋辉一边说一边看向柜台内的中年女人。

莫东旭也顺着他的目光朝里面看去。

而柜台里的中年女人,早已吓得神情呆滞。

莫东旭敲了敲柜台上的玻璃,中年女人这才回过神来。

“莫主任!”

“赵月云,为什么不给病人家属刷卡?”莫东旭质问道。

“我,我怕自己又出错!”赵月云小声地解释道。

“刷个卡都出错,我看你根本不适合我们缴费处的工作!”

“主任,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赵月云开始惊慌失措,黑胖的大脸上淌出两行热泪,她是医院的合同工,有工作上的失误院方完全有权利开除她。这个年纪如果下岗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给你机会?你得问问这位先生给不给你机会!”莫东旭看着宋辉说道。

赵月云唰地一下站起身,哭着从缴费室冲了出来,双手在前作势要拉宋辉的手臂,宋辉一个闪身,她便扑了个空。

宋辉最讨厌这种陌生还充满了目的性的肢体接触了,还没把她怎么着就开始呼天抢地了。

“小兄弟,是我狗眼看人低,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您就饶了我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没有这份工作!”中年女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哀求道。

“停,别说了,早干嘛去了!你亲手把这些钱数完入账吧!数完这些钱,我相信你的业务水平大幅提升,你们的莫主任也就不会开除你了!”宋辉受不了中年女人跟个机关枪似的,赶紧打断她。

“真的吗??”赵月云停止了哀求,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转向了莫东旭。

莫东旭看到孙行长一直在偷偷向他示意让他同意,咳嗽了一声,继而表示同意宋辉的话。

赵月云顿时像获得重生了一般,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我一定从头数到尾,认真数,仔细数,保证不会出现任何偏差!”

宋辉忽然想起,赵月云是知道他要存整一百万的,这女人不诚实,可别让她钻了空子,那就真的便宜她了!

于是他又对赵月云补充道:“我让孙行长运过来的可不是整数,孙行长有可能多放了几张也有可能少放了几张,答案你慢慢找吧,千万别数错,数错工作可就没了!”

赵月云一听心都凉了,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被识破了!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年纪轻轻却如此精明细致,只能认栽靠自己慢慢数了!

第十七章 数钱数到手抽筋

如果把宋辉勾搭陪酒女的事告诉冯晓宇,冯晓宇铁定会闹出点动静来,到时候自己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了!

想到这,许凯毫不犹豫地拨通了表弟姜仁伟的电话,添油加醋地把宋辉大半夜跟着陪酒女回家的事告诉了姜仁伟。

姜仁伟仿佛得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抑制不住的兴奋,因为那晚借钱的事冯晓宇正对他非常不满,现在许凯提供的消息足以让他在冯晓宇面前抬起头来了!

姜仁伟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冯晓宇的电话。

“有事?”冯晓宇没好气地问道。

妈的,打扰老子睡觉,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冯少,我刚刚收到一条惊天大秘密!我说那晚你泼了一杯酒在那个陪酒的贱货身上,宋辉怎么跟得了狂犬病似的!原来他俩也有一腿!你说这个臭屌丝谁给他的胆儿,睡了老板睡员工。。。”

“打住!你说宋辉那逼跟陪酒的贱货也有一腿?!”冯晓宇被这个消息惊到了,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对对对,听说刚才趁周慧美走了之后,俩人就找地方啪啪啪去了!”

“卧槽,这逼最近脑子被门挤了嚣张成这样?”

“冯少,你说周慧美如果知道自己花钱养的小狼狗上了自己手底下的员工,她会做何感想?”

冯少一想,对啊,本来是想闹得宋辉跟周慧美的关系人尽皆知,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雷妍,搞得自己的计划全都乱套了,最终才导致了失败。

现在,上天又给了我冯晓宇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周慧美知道自己养的男人还在外面偷吃,按照那娘们的手段,绝对会把宋辉整得很惨!到那个时候,老子要让宋辉像只狗一样趴在自己的脚下跪求原谅!

冯晓宇当即又给周亮打电话,不过周亮关机了,这货肯定又损耗过度,昏死在哪个嫩模的床上了。

算了,他妈的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第二天一早,宋辉就被张曼温柔地叫醒,她煮好了粥,该去医院了。

宋辉简单地喝了两口粥,容不得他多想就跟着张曼急匆匆地赶往医院。

从昨晚开始,张曼就觉得走在路上的宋辉有些古怪,一个劲地东张西望。

“你怎么了?”坐上出租车的张曼小声问道。

“没,觉得好奇,到处看看。”宋辉敷衍道,他可不想吓到张曼。

刚才宋辉仔细观察了好几遍,周围没有可疑人员。不知道那个长发男人就此罢手了还是短暂的跟丢了。

不管怎么说,目前是安全的!

宋辉胸中提着的一口气缓缓地呼了出来,张曼见他明显不想多说的样子,也就不好再追问。

到了医院宋辉见到了张曼的孩子,一个才一岁多的女孩,他的心又沉重起来,她还那么小,一出生就要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算了,还是去给张曼缴费吧。

宋辉拿着银行卡来到了医院缴费处。

“您好,预存一下治疗费用。”宋辉对着窗口里的女人说道。

窗口里是个黑胖的中年女人,头都不抬不耐烦地说:“哪床?”

“1506室03床!”宋辉一边耐着性子回答一边递上自己的银行卡。

“只收现金!”中年女人瞥了一眼宋辉递过来的卡说道。

“什么时候开始不能刷卡了?”宋辉很意外。

“刷卡机坏了!听不懂人话吗?我说只收现金就只收现金!没有现金就给我滚蛋!”中年女人突然烦躁地大吼起来。

宋辉也生气了,妈的,你来大姨妈没带卫生巾啊!老子哪里惹到你了!

“我要预存一百万,你也只收现金?”宋辉板着脸一字一字地问。

“一百万?!你看你身上穿的衣服有一百块吗?也不怕大风闪着你的舌头!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跑到医院来吹牛来了,我看你的家人病得还不够狠!”中年女人尖利地讽刺道。

“我就问你,我要预存一百万,你是不是也只收现金!”宋辉强压住内心的怒火,这个女人的心肠太狠毒了,竟然诅咒病人!

而且他明明看到刷卡机好好的放在桌子上。

“别说一百万了,就算是一千万,老娘说只收现金就只收现金!”中年女人因为昨天一笔刷卡的金额输入有误被扣了全月奖金,正好把气都撒在了宋辉身上。

一看宋辉就是个没权没势的穷屌丝,她觉得好欺负,没想到这个穷屌丝还跟她较起劲来了。

“行,等会儿数钱的时候可别哭!”这是宋辉最后的忠告。

中年女人冷哼了一声,别说你这个穷屌丝在吹牛了,就算十万分之一的几率你真拿出了一百万,老娘也能在三个小时之内给你数完!

宋辉当即拨通了自己银行卡所在银行的行长电话。

“喂,孙行长,我是宋辉!”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您的电话!”接到宋辉的电话孙行长有些受宠若惊,他早就想约这个神秘的豪门少爷吃饭了。毕竟光宋辉存在行里的活期账户就有一亿之多,银行现在也是靠业绩生存的,这种超级大客户一定不能在他手上流失。

“我想麻烦你点事!”宋辉直奔主题。

“您尽管吩咐!”孙行长高兴极了,辉少爷有要求就好!

“你现在立即派人给我送一百万到仁协医院,记住,一定要每张都是十块的面值!”

“好,没问题!”挂了电话的孙行长心想,那得用押钞机运过去了!

孙行长不敢怠慢,立即调配人手装钱上车,自己亲自带头押车,不消十五分钟就到了仁协医院的大门口。

押钞机的后车厢门大开,负责运钞的人员把一摞摞十块面值的人民币整齐地码在手推车上,足足装了有十车。

一群人推着手推车轰隆隆地往医院收费处走,惊动了来医院看病的病人,也惊动了医院所有的领导。

走在最前面的孙行长看到宋辉立即小跑两步上前。

“辉少爷,您要的一百万到了!”

宋辉没想到自己花一百万的现金能整成这么大的场面,对孙行长表示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医院财务部负责人莫东旭看到二人的交流方式大吃一惊。

莫东旭经常跟孙行长打交道,彼此还挺熟悉,平时孙行长是个很傲气的人,没想到此刻对着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普通的年轻人毕恭毕敬。

眼前这个年轻人绝非常人!

眼看这一车一车的钞票拉进来,医院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莫东旭忍不住上前问道:“先生,您这是?”

“缴费啊,你的下属不给我刷卡,我只能麻烦孙行长帮我跑一趟了!”宋辉一边说一边看向柜台内的中年女人。

莫东旭也顺着他的目光朝里面看去。

而柜台里的中年女人,早已吓得神情呆滞。

莫东旭敲了敲柜台上的玻璃,中年女人这才回过神来。

“莫主任!”

“赵月云,为什么不给病人家属刷卡?”莫东旭质问道。

“我,我怕自己又出错!”赵月云小声地解释道。

“刷个卡都出错,我看你根本不适合我们缴费处的工作!”

“主任,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赵月云开始惊慌失措,黑胖的大脸上淌出两行热泪,她是医院的合同工,有工作上的失误院方完全有权利开除她。这个年纪如果下岗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给你机会?你得问问这位先生给不给你机会!”莫东旭看着宋辉说道。

赵月云唰地一下站起身,哭着从缴费室冲了出来,双手在前作势要拉宋辉的手臂,宋辉一个闪身,她便扑了个空。

宋辉最讨厌这种陌生还充满了目的性的肢体接触了,还没把她怎么着就开始呼天抢地了。

“小兄弟,是我狗眼看人低,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您就饶了我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没有这份工作!”中年女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哀求道。

“停,别说了,早干嘛去了!你亲手把这些钱数完入账吧!数完这些钱,我相信你的业务水平大幅提升,你们的莫主任也就不会开除你了!”宋辉受不了中年女人跟个机关枪似的,赶紧打断她。

“真的吗??”赵月云停止了哀求,一双泪汪汪的眼睛转向了莫东旭。

莫东旭看到孙行长一直在偷偷向他示意让他同意,咳嗽了一声,继而表示同意宋辉的话。

赵月云顿时像获得重生了一般,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我一定从头数到尾,认真数,仔细数,保证不会出现任何偏差!”

宋辉忽然想起,赵月云是知道他要存整一百万的,这女人不诚实,可别让她钻了空子,那就真的便宜她了!

于是他又对赵月云补充道:“我让孙行长运过来的可不是整数,孙行长有可能多放了几张也有可能少放了几张,答案你慢慢找吧,千万别数错,数错工作可就没了!”

赵月云一听心都凉了,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被识破了!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年纪轻轻却如此精明细致,只能认栽靠自己慢慢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