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09:23:12

“供仙”合作,是仙盟许可的。

前提是建立在你情我愿,和相对平等的前提下。

但陆建国遭遇的情况,明显不符合仙盟规定,属于修者强行胁迫世俗企业家合作。

就像买卖一样,你情我愿交易没问题,强买强卖就不行了。

“不错,上有对策,下有对策,所以他们找上了陆瑶。你毕竟老了,他们想要长期利益,必须找个年轻人接替你的位置,陆千城最淡泊钱权,于是他们成功地让陆千城上位。”林河豁然开明。

“陆瑶那孩子是识大体的,可他们会邪法啊,不知怎么控制了陆瑶。要不是千城和陆瑶还不知情,我这条老命早就不保了。”陆建国叹道。

“确实,您老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

那些人并非完全控制了陆瑶,而是利用陆瑶精神分裂的特点,控制了其中一个陆瑶,可能这样做也是忌惮仙盟的相关条例。

这也是陆瑶想借迈克的手来杀陆千城的原因。

陆千城死后,迈克背锅,陆瑶名正言顺继承股权,再与赶尸族建立合作关系,一切变得合情合理,仙盟若不细查,真相永远石沉大海。

而有了修者支持的陆瑶,很快便能稳固权位。

到那时,整个陆家都由赶尸族掌控。

如果没有林河这个变故,一切将会水到渠成,表面上只是世俗豪门家族中的一场烂大街的内斗,谁也不会联想到幕后黑手是修真者。

可惜,林河出现了。

那些人不得不加快速度完成这个计划。

“小弟,经历这八年磨难,我看开了,高处不胜寒,钱财均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比平安健康更重要,可要让我把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送人,老头子我不甘心呐!”

陆建国一脸凄苦之色:“我宁愿公司让儿女败了、财产全送给慈善机构、或者一夜之间破产,这些我甚至都能接受,可让人抢了,还要给人当狗!我实在不能容忍!”

林河很同情陆建国。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插手。

“陆老,你高看我了,我就一圈子里的小人物,就算想帮忙也爱莫能助啊。”

林河倒是有个“南宫家赘婿”的身份,可他隐隐有种预感,这个身份,即将化为泡影。

“10%股份!五年!”陆建国重重道。

“陆老,你可能对我们这个圈子有所误解,以你开的价格,足够供两家小型修真家族。”

林河解释道:“你之前是被人抢劫了,按仙盟条例正规合作的话,不得高于8%,仙盟是提倡细水长流的。”

陆建国意外道:“当真?”

“看来你并不了解‘供仙’行情呐。”林河了解的也并不多,这还是听南宫月偶然提到过。

“供仙?哦!难怪!”陆建国恍然大悟:“其实以前有些奇人异士找过我,他们提到过这个词,原来他们不是江湖骗子。”

“那就没错了,以你们陆家的财力,肯定会有修真家族主动拉业务的,你所指的那些才是正规修者,你看你把他们打发了,他们不也没找你麻烦吗?生意不成仁义在嘛,修真者也是人,分善恶的。”林河道。

“早知道我当初就随便答应一个了。”陆建国后悔道。

“倒也不能随意,我再给你科普一点知识,在选择供奉对象时,尽量选择对你行业有利的修者,比如政客选择会读心术修者的供奉,可保证仕途书风顺水。比如农业方面的企业家,选择会呼风唤雨仙术的供奉。再比如搞金融的……”

陆建国茅塞顿开,接话道:“选点石成金的!”

林河摇摇头苦笑:“只是个比喻哈,严格来说以上所说的仙术均是大能者才拥有的,况且点石成金其实只能算作一种障眼法。”

他心说,智障吗!真能点石成金还会缺钱?还需要做供奉?

陆建国算是上到一课,改变了先前对修真界的看法,觉得自己像井底之蛙,还得再请教林河:“小弟,那你给我支个招儿总行吧?”

林河仔细考虑了许久,说道:“陆老要是能接受8%股份价格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个比较靠谱的家族。”

“烦请小弟介绍!”陆建国毫不犹豫道。

林河想起南宫月,以南宫世家的影响力,那帮赶尸的绝不敢招惹!

“我试试看吧,至于能不能说上话……”

话没说完,外面诊所里响起一阵骚动。

“哎呀呀,开车展呢这是?”

“那辆车我认识,是杀马拉蒂,好几百万呢!”

“四个六的车牌号,起码得值几十万吧?”

“这辆我熟,前段时间城北新开的楼盘就是他家的!”

一辆豪车或许算不上什么,可三十几豪辆停在了外面就蔚为壮观了。

玉马路这条小街道,登时蓬荜生辉。

无论路边行人还是店里员工,纷纷惊讶望来,议论的议论,拍照的照片,好不热闹。

只见五六十名气度不凡的大人物守在华医诊所门口,礼数十足,分成两边,留下中间一条道路。

如果再配条红毯,谁走在上面绝壁众星捧月般耀眼。

这些人,均是鼎华集团的核心高层、陆家手握重权的人物。

围观者纷纷猜测,是谁竟能整出这么大排场。

身为当事人的陆建国紧皱眉头,很不耐烦的模样,朝外面看了眼便缩回病房里,骂咧咧道:“真是没长进的东西,回头我就把他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给卸了!”

林河知道他们是来恭迎陆建国的。

可消息也散的太快了吧。

“就我刚打的那个,那我二儿子陆千福,估计被我扇得不痛快,也给其他人找不痛快呢!”

陆建国倒也没把林河当外人,这种家庭关系也愿意解释,接着道:“他们爱等等吧,小弟你赶紧帮我联络联络那位仙家。”

林河点点头,掏出手机给南宫月打电话。

忙音!

忙音!

连拨五次,均是忙音。

十分钟后,依旧是忙音。

南宫月不会把我拉黑了吧?

看着陆建国满脸希冀,林河为难着,不知该怎么跟他说,刚给人家希望,难道又让人家绝望?

陆建国会错意,还以为林河为难的模样是在暗示他回避。

“哦哦,我先去打发外面那帮小子,小弟你慢慢打,不急。”

陆建国起身来到诊所大堂。

一干人急忙笑着恭迎。

“爸,我们来接您回家……”

“二舅,这两年你受苦了……”

“二叔,你身体没事吧,我认识很多专医……”

“二伯,我们担心死你了……”

陆建国板着脸,挥挥手道:“吵死了,这里是诊所!你们回车里去,全回去!”

前几年就有传闻说陆建国性情有变,后来陆建国深居浅出,谣言无从证实。

再后来陆建国失踪,又有了陆千城弑父夺权的传言。

如今陆建国回来的消息,自然粉碎了第二个谣言,却也证实了第一个谣言。

经历这些事情后,陆建国的确性情大变,比从前少了几分慈矮与温和,多了几分果断与犀利。

一时间,亲戚们无所适从。

他们毕竟是鼎华集团高层,高高在上惯了,除了陆建国,平时谁敢这样命令他们。

即便陆建国乃家族领袖,也从未在公共场合发过脾气。

眼下陆建国的强硬态度,让他们脸色发干,下不来台。

“爸,先回家吧。”

三女儿陆千娇走上前来,婉言劝道。

陆建国急忙抬手,命令道:“别过来,我有要事在身,你们速度离开!”

陆千娇嗔了父亲一眼,压低声量道:“爸,你老糊涂了?”

其实她心里想说:你疯了!

因为陆建国的模样真像个疯癫老头,表现也十分反常,郑重的姿态就更加证明他有病了,以他们家的势力,“重要事情”怎会和这家破烂小诊所联系在一起?

“哼!我才离开两年,你们就想造反了是吗!连我的话都敢不听,口口声声说来接我,我不想走是不是还得把我绑回去?”

陆建国生怕他们打扰到林河,故意放重话。

尽管有些蛮横不讲理,却极有效果。

一干人连忙表示没有这意思,有人带头离开,三三两两都回到车里。

“还站着干嘛,滚!”

陆建国冲那些没走的喝道。

“爸,有些事你不知道,先回去我细说给你听。”陆千娇担心父亲的态度会引起一些反弹效果。

毕竟陆建国消失两年,家族内部明争暗斗了两年,发生了很多改变。

“你也滚!”陆建国现在只在意一件事。

“你疯了爸!”陆千娇一气之下说出这句户憋在心里的话。

陆建国正欲开口,这时林河走了出来,笑道:“联系好了,跟我去个地方。”

陆建国立马露出喜色,对林河客客气气道:“好,好好!”

第15章 迎接董事长

“供仙”合作,是仙盟许可的。

前提是建立在你情我愿,和相对平等的前提下。

但陆建国遭遇的情况,明显不符合仙盟规定,属于修者强行胁迫世俗企业家合作。

就像买卖一样,你情我愿交易没问题,强买强卖就不行了。

“不错,上有对策,下有对策,所以他们找上了陆瑶。你毕竟老了,他们想要长期利益,必须找个年轻人接替你的位置,陆千城最淡泊钱权,于是他们成功地让陆千城上位。”林河豁然开明。

“陆瑶那孩子是识大体的,可他们会邪法啊,不知怎么控制了陆瑶。要不是千城和陆瑶还不知情,我这条老命早就不保了。”陆建国叹道。

“确实,您老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

那些人并非完全控制了陆瑶,而是利用陆瑶精神分裂的特点,控制了其中一个陆瑶,可能这样做也是忌惮仙盟的相关条例。

这也是陆瑶想借迈克的手来杀陆千城的原因。

陆千城死后,迈克背锅,陆瑶名正言顺继承股权,再与赶尸族建立合作关系,一切变得合情合理,仙盟若不细查,真相永远石沉大海。

而有了修者支持的陆瑶,很快便能稳固权位。

到那时,整个陆家都由赶尸族掌控。

如果没有林河这个变故,一切将会水到渠成,表面上只是世俗豪门家族中的一场烂大街的内斗,谁也不会联想到幕后黑手是修真者。

可惜,林河出现了。

那些人不得不加快速度完成这个计划。

“小弟,经历这八年磨难,我看开了,高处不胜寒,钱财均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比平安健康更重要,可要让我把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送人,老头子我不甘心呐!”

陆建国一脸凄苦之色:“我宁愿公司让儿女败了、财产全送给慈善机构、或者一夜之间破产,这些我甚至都能接受,可让人抢了,还要给人当狗!我实在不能容忍!”

林河很同情陆建国。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插手。

“陆老,你高看我了,我就一圈子里的小人物,就算想帮忙也爱莫能助啊。”

林河倒是有个“南宫家赘婿”的身份,可他隐隐有种预感,这个身份,即将化为泡影。

“10%股份!五年!”陆建国重重道。

“陆老,你可能对我们这个圈子有所误解,以你开的价格,足够供两家小型修真家族。”

林河解释道:“你之前是被人抢劫了,按仙盟条例正规合作的话,不得高于8%,仙盟是提倡细水长流的。”

陆建国意外道:“当真?”

“看来你并不了解‘供仙’行情呐。”林河了解的也并不多,这还是听南宫月偶然提到过。

“供仙?哦!难怪!”陆建国恍然大悟:“其实以前有些奇人异士找过我,他们提到过这个词,原来他们不是江湖骗子。”

“那就没错了,以你们陆家的财力,肯定会有修真家族主动拉业务的,你所指的那些才是正规修者,你看你把他们打发了,他们不也没找你麻烦吗?生意不成仁义在嘛,修真者也是人,分善恶的。”林河道。

“早知道我当初就随便答应一个了。”陆建国后悔道。

“倒也不能随意,我再给你科普一点知识,在选择供奉对象时,尽量选择对你行业有利的修者,比如政客选择会读心术修者的供奉,可保证仕途书风顺水。比如农业方面的企业家,选择会呼风唤雨仙术的供奉。再比如搞金融的……”

陆建国茅塞顿开,接话道:“选点石成金的!”

林河摇摇头苦笑:“只是个比喻哈,严格来说以上所说的仙术均是大能者才拥有的,况且点石成金其实只能算作一种障眼法。”

他心说,智障吗!真能点石成金还会缺钱?还需要做供奉?

陆建国算是上到一课,改变了先前对修真界的看法,觉得自己像井底之蛙,还得再请教林河:“小弟,那你给我支个招儿总行吧?”

林河仔细考虑了许久,说道:“陆老要是能接受8%股份价格的话,我倒是知道一个比较靠谱的家族。”

“烦请小弟介绍!”陆建国毫不犹豫道。

林河想起南宫月,以南宫世家的影响力,那帮赶尸的绝不敢招惹!

“我试试看吧,至于能不能说上话……”

话没说完,外面诊所里响起一阵骚动。

“哎呀呀,开车展呢这是?”

“那辆车我认识,是杀马拉蒂,好几百万呢!”

“四个六的车牌号,起码得值几十万吧?”

“这辆我熟,前段时间城北新开的楼盘就是他家的!”

一辆豪车或许算不上什么,可三十几豪辆停在了外面就蔚为壮观了。

玉马路这条小街道,登时蓬荜生辉。

无论路边行人还是店里员工,纷纷惊讶望来,议论的议论,拍照的照片,好不热闹。

只见五六十名气度不凡的大人物守在华医诊所门口,礼数十足,分成两边,留下中间一条道路。

如果再配条红毯,谁走在上面绝壁众星捧月般耀眼。

这些人,均是鼎华集团的核心高层、陆家手握重权的人物。

围观者纷纷猜测,是谁竟能整出这么大排场。

身为当事人的陆建国紧皱眉头,很不耐烦的模样,朝外面看了眼便缩回病房里,骂咧咧道:“真是没长进的东西,回头我就把他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给卸了!”

林河知道他们是来恭迎陆建国的。

可消息也散的太快了吧。

“就我刚打的那个,那我二儿子陆千福,估计被我扇得不痛快,也给其他人找不痛快呢!”

陆建国倒也没把林河当外人,这种家庭关系也愿意解释,接着道:“他们爱等等吧,小弟你赶紧帮我联络联络那位仙家。”

林河点点头,掏出手机给南宫月打电话。

忙音!

忙音!

连拨五次,均是忙音。

十分钟后,依旧是忙音。

南宫月不会把我拉黑了吧?

看着陆建国满脸希冀,林河为难着,不知该怎么跟他说,刚给人家希望,难道又让人家绝望?

陆建国会错意,还以为林河为难的模样是在暗示他回避。

“哦哦,我先去打发外面那帮小子,小弟你慢慢打,不急。”

陆建国起身来到诊所大堂。

一干人急忙笑着恭迎。

“爸,我们来接您回家……”

“二舅,这两年你受苦了……”

“二叔,你身体没事吧,我认识很多专医……”

“二伯,我们担心死你了……”

陆建国板着脸,挥挥手道:“吵死了,这里是诊所!你们回车里去,全回去!”

前几年就有传闻说陆建国性情有变,后来陆建国深居浅出,谣言无从证实。

再后来陆建国失踪,又有了陆千城弑父夺权的传言。

如今陆建国回来的消息,自然粉碎了第二个谣言,却也证实了第一个谣言。

经历这些事情后,陆建国的确性情大变,比从前少了几分慈矮与温和,多了几分果断与犀利。

一时间,亲戚们无所适从。

他们毕竟是鼎华集团高层,高高在上惯了,除了陆建国,平时谁敢这样命令他们。

即便陆建国乃家族领袖,也从未在公共场合发过脾气。

眼下陆建国的强硬态度,让他们脸色发干,下不来台。

“爸,先回家吧。”

三女儿陆千娇走上前来,婉言劝道。

陆建国急忙抬手,命令道:“别过来,我有要事在身,你们速度离开!”

陆千娇嗔了父亲一眼,压低声量道:“爸,你老糊涂了?”

其实她心里想说:你疯了!

因为陆建国的模样真像个疯癫老头,表现也十分反常,郑重的姿态就更加证明他有病了,以他们家的势力,“重要事情”怎会和这家破烂小诊所联系在一起?

“哼!我才离开两年,你们就想造反了是吗!连我的话都敢不听,口口声声说来接我,我不想走是不是还得把我绑回去?”

陆建国生怕他们打扰到林河,故意放重话。

尽管有些蛮横不讲理,却极有效果。

一干人连忙表示没有这意思,有人带头离开,三三两两都回到车里。

“还站着干嘛,滚!”

陆建国冲那些没走的喝道。

“爸,有些事你不知道,先回去我细说给你听。”陆千娇担心父亲的态度会引起一些反弹效果。

毕竟陆建国消失两年,家族内部明争暗斗了两年,发生了很多改变。

“你也滚!”陆建国现在只在意一件事。

“你疯了爸!”陆千娇一气之下说出这句户憋在心里的话。

陆建国正欲开口,这时林河走了出来,笑道:“联系好了,跟我去个地方。”

陆建国立马露出喜色,对林河客客气气道:“好,好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