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25:00

“呵呵,挺巧的啊。”

董轩往后站了两步,有些无语看着对峙的一人一鬼。

这下倒是省事,也不用再特意花时间再去找白澍,一下子全凑到一起了。

只不过...

白澍这次和那只邪鬼站到了一个阵营了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尹泽有些不敢相信看着那个漂浮在半空中的青衣女子,大声的喊道。

“不是说好了我帮你报仇吗!不是说好了带你把没体验过的东西全部都体验一次吗?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了?为什么!”

尹泽大吼着,可白澍苍白的脸蛋上却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别费劲了,这家伙已经被邪气污染了,根本不可能听见你在说什么的。”

董轩叹了口气,回答道。

尹泽一愣,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白澍一番,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早已经不复当初的那种清明。

“董轩,有办法让她摆脱邪气的污染吗?

尹泽咬了咬牙,开口问道。

“很难,除非杀了她...或者杀了污染她的那只邪鬼。”

董轩回答道。

已经邪化的白澍可没有时间等他们商量好对策,那双的漆黑的眼眸锁定了躲在董轩身后的警察妹子,直接怪叫一声扑了过来。

尹泽脚掌猛踏地面,整个人高高跃起,半空中猛的挥出了一拳,打在了白澍身体之上。

现在尹泽已经变成了阴灵体,虽然他并不会什么阴术,肉体能给阴鬼造成的伤害也微乎其微,但好歹还能和鬼魂缠斗一番。

“尹泽,你放心拖住她,你是阴灵体,寻常鬼魂对付普通人的招数对你已经没什么用了!”

“只要拖住她,别让她收了这个警察的命,那咱们就算成功了!”

董轩在后面高声的喊着,同时将那个警察妹子和寸头一起推进了警车里,让他们两躲好。

“你特么怎么不来帮我?”

尹泽转头吼道。

“我特么的除了会做纸扎人会设阵法,其他的也不会啥啊!”

董轩吼的比他还大声。

尹泽惊了,特么的第一次见到什么都不会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但他说的好有道理啊,自己根本找不到什么理由能反驳...

尹泽只得苦逼的叹了一口气,努力阻挡着白澍。

白澍不过是个低级的阴鬼,虽然被邪气污染了,但是仍然没有什么过强的力量。

那些低级的鬼术根本影响不了尹泽,白澍一急,干脆亮出爪子和尹泽肉搏起来。

“那个...抓鬼降妖不都是符咒术法满天飞的么?怎么他们...”

警察妹子好不容易接受了世界上有鬼怪的事实,见到尹泽和白澍如同泼妇干架一样互撕,再次被雷的外焦里嫩。

“你不懂,抓鬼么...就是这样的,和你们抓坏人差不多...”

寸头故作懂行的说道,顿时惹来了董轩一个大大的白眼。

要不是自己和尹泽都是菜鸟修士,非得给你弄一个群魔狂舞道法乱飞的大场面!

“我没时间和你们闹了,我得走了。”

警察妹子低声说道。

“大姐,这还叫闹呢?你出去瞎跑的话,外面那个女鬼肯定就把你抓走了啊!”

寸头嘴角一抽,忍不住开口劝道。

“呵呵,是‘我’,不陪你们闹了!”

妹子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起来,仿佛突然间换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汹涌的黑气毫无预兆的奔腾而出,她身上的制服立刻化成了黑灰。

黑气势头很强,瞬间撑爆了整辆警车的玻璃,寸头宛如被巨锤砸中了胸口似的,喷着鲜血撞开了车门飞了出去。

董轩心里猛然一紧,这才发现众人都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自己和尹泽一直担心着不让白澍抢走女警,但是却忘了,那只邪鬼还一直附在女警察的身上!

董轩反应很快,只见他身子一矮,俯在车边躲过了黑气的冲击,同时从怀里摸出了两个袖珍的纸扎人,紧握在手里。

“扎纸为身,点睛通灵,纸扎术!阴人!”

董轩左手握着两个纸扎人,当即咬破了自己左右的中指,迅速将血液点在了两个纸扎人空洞的眼眶中。

两个袖珍纸扎人仿佛活了一般,立刻从董轩的手中跳了出来。

那纸人的身子迎风就涨,等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成了两个两米多高的大汉。

两个纸扎大汉浑身的金色扎纸已经变成了铠甲和战裙,走起路来叮当作响,威风凛凛。

眼眶里点上去的精血已经演化成了一双朱红的眼瞳,散发着威严的光芒,如同两个怒目金刚。

两个纸扎大汉迅速站到警车两旁,一左一右。

趁着那邪鬼还没来得及出来的时候,两个纸人高举拳头,狠狠的往车顶砸去。

哐当一声巨响,警车仿佛被打桩机狠狠锤了一下似的,整个车顶顿时塌陷了下去,只有邪鬼坐着的地方还凸起着。

董轩迅速后退两步,蹲下身子从那已经变形扭曲的车窗看了进去。

车后座上,

被邪鬼附身的妹子双手顶着头顶的天花板,任凭两个纸扎阴人如何用力,也根本无法落下去分毫。

“呵呵,纸扎术?这倒是有些意思啊,不过这种程度的威力还是不够看的!”

邪鬼说着,双手猛地往头顶一推,两个纸扎巨汉竟然挡不那巨大的力量,身形一个趔趄,被推倒在地。

阴鬼顺势撕开头顶的铁皮,窜到了塌陷的车顶上。

“尹泽!小心啊!”

董轩见自己拦不住那只邪鬼,顿时紧张的大叫了起来。

尹泽早就听到了身后有动静,现在又听见董轩喊自己,心里知道不妙。

双手扯住白澍细嫩的手腕,尹泽一个用力,将她拉进了怀里,双臂紧紧的将她锁住,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不放手。

邪鬼已经得到了那个女警妹子,如果再把白澍给放回去,那可就彻底的前功尽弃了。

尹泽转过身和邪鬼对视着,丝毫没有任何畏惧。

“我要是你,我会选择放开那只女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呢?”

邪鬼慢慢的移动着脚步,嘴角勾起了一丝邪笑。

“我要是你,我就散尽所有的修为去投胎,每一次轮回都是一个新的机会,你说呢?”

尹泽笑了笑,反问道。

“呵,伶牙俐齿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既然你不愿意放开她,那就别怪我动手抢了!”

“你敢!”

见邪鬼真的跃跃欲试,尹泽猛的大喝了一声,瞳孔瞬间变得湛蓝,长长的犬牙伸了出来,抵在了白澍的脖颈上。

“僵尸!”

邪鬼大吃了一惊,立刻停下了动作。

“不对,你身上还有阳气,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邪鬼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警惕之色,它有些烦躁的来回踱着脚步,开口问道。

“你管我是什么东西?赶快从那个女人身上滚出来!不然老子弄死这个女鬼,你还是白忙活一场!”

尹泽吼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不论是那个警察妹子还是白澍,只要缺了一个,这只邪鬼的目的就没法完成。

邪鬼最大的失误就是在高估了白澍的能力,它压根没想到一个杀过两个人并吸收过怨气的厉鬼,竟然会被尹泽轻轻松松的给控制住了。

方才还在奋力保护女警妹子不被抓走的尹泽,瞬间就变换了身份。

现在他是绑匪,而邪鬼才是求着他不要撕票的那个人。

尹泽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今天他都不可能放走白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白澍距离太近的缘故,胸前的无字黑书震动的越来越剧烈,简直要从怀里跳出来了。

尹泽赶忙用胳膊紧紧箍住白澍,腾出一只手来艰难的取出了无字黑书。

书页中白澍的形象再次出现,而且还散发着强烈的光芒,尹泽正在愣神的时候,那一面纸张忽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吸力,将白澍整个吸了进去!

尹泽愣住了。

董轩愣住了。

邪鬼愣了几秒后,都快委屈的哭了。

做鬼真难!

之前想收个警官妹子,你们一直追到这里,现在倒好,警官妹子不要了,直接特么的当自己的面给把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女鬼给封了!

谁是鬼?

你们特么的才是鬼吧!

16 封印!

“呵呵,挺巧的啊。” 董轩往后站了两步,有些无语看着对峙的一人一鬼。 这下倒是省事,也不用再特意花时间再去找白澍,一下子全凑到一起了。 只不过... 白澍这次和那只邪鬼站到了一个阵营了而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尹泽有些不敢相信...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