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18:00:00

“你……”荷香气急,伸手就要向后摸,却摸了个空。

常百岁从身上掏出个香囊,“姑娘是找这个么?”

她见到香囊,伸手就要夺。常百岁赶紧将东西攥紧,手举得高高地就是不让她碰着。

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清脆地“咔嚓”声。常百岁寻声看向陆通,眼见着他突地从怀中掏出把手枪,趁常百岁还未反应,直向他连开两枪。

子弹的速度飞快,常百岁根本来不及躲闪。正在这紧急关头,从一侧突地飞出两个圆球正好打在子弹上。子弹路径被改变,转头射进旁边的树上。

“嗖——”两个圆球原路飞回,村长边揉眼睛边指着陆通鼻子骂,“不要脸的东西,竟敢偷袭!”

常百岁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全村的人都围过来了。

陆通这回是正大光明地举起枪,阴仄仄地笑了两声,“你们人再多,法术再厉害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只要有这宝贝,你们统统都给我去死!”

啊蹦——

只听一声脆响,陆通手里的枪断成碎片。站在村长后面的磨牙揉揉腮帮子,“他娘的,铁家伙就是硌牙!”说完,磨牙挽着火腿向前迈两大步,转头看向后面所有村民,“乡亲们!这混蛋先炸毁学堂,欲抓我儿,后又在我儿比武时偷袭。对付他,我们没必要讲仁义!是时候祭出全村最大的杀器了!”

全村最大的杀器……那是什么?常百岁迅速搜索脑子里的知识。

与此同时,全村人突然改变队形,手挽手肩并肩,随着磨牙大喊一声“冲啊。”全村人以光的速度里三层外三层就将陆通围住,然后每人伸出脚向陆通踹去。

全村最大杀器:圈踢杀伤力1000000

常百岁吸了口气,暗自给这倒霉蛋鞠把泪。他为避免误伤向后退一步,偏头却见荷香还在那里站着。

常百岁挠挠头,脸上有些发烧,口不择言地来了句,“还在呐!”说完,他又觉得现在所有人都在,荷香对自己够不上什么威胁,双手将她的香囊奉上,“喏。东西还给你。”

女孩儿根本不接,瞪了他一眼,恨恨地说道,“你给的我不要!臭小子你记住了,我下次一定要从你手里把它赢回来!”

说完,她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常百岁手上攥紧香囊,眼巴巴地看向荷香的背影,心里竟然涌出了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怅惘情绪。

这小姑娘,怎么就这么漂亮呢!

过了半晌,村民们终于踢完了,陆陆续续四下散开,只剩下陆通趴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呻吟。

磨牙还不解气,上前又踹了一脚,“竟敢动老娘下半辈子的摇钱树,老娘踢不死你!”

夫子也不解气,同样补了一脚,“我正值壮年,四十一枝花,你竟敢说我老!”

这时,火腿也上前补踹,“日均千订的大佬还天天哭穷,老子揍得就是你!”

所有人齐刷刷看向火腿,片刻后,村长尴尬地笑了笑,“哥们,走错片场了吧!”

“不说不行啊!”火腿双手环胸打了个冷颤,“作者说了,不说就让我下章死去。”

陆通趴在地上,仰起头环顾四周。他长了这么大,从来没吃过如此的亏。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仇人。他咬牙切齿,瞪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你们等着!老子会回来的!”

村长听到这话,似乎想到什么,伸手将人拉起,“你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

“说就说!”陆通啐了口血沫,“老子会……”

村长直接一脚将人踹飞。

常百岁仰起脑袋,只见陆通越飞越高,逐渐变成个小黑点。天空上遥遥传来空荡的回响,“回来的。”

村长拍拍手,悠悠来了句,“这样才有仪式感。”说完,他转头看向常百岁。村民们也同时转头看了过来。

卧槽……常百岁心里直发毛,这些人的眼睛怎么都泛着绿光。

火腿嘿嘿一笑,从衣服里掏出个饭盒,“儿砸!该吃饭啦!”

常百岁立刻就想到秃二驴之前说的话,连忙向大家摆摆手,“我好了!不用你们喂!我自己能吃饭!”

“真好啦?”出乎常百岁意料,村长露出失望的神情。常百岁顾不上疑惑,立马点点头表示自己正常。

“唉——”村长长长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们都散了吧。真可惜,少了好多乐趣。”

额……所以你们把给老子喂饭当成娱乐活动么!

不过还好,老爹和老娘还是高兴的。磨牙一把抱住常百岁,“儿砸!你终于好啦!老娘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认得我,不给我买金牙呐!”

火腿也同样激动万分,“儿砸!你能恢复简直是太好啦!老子还指望你买矿呢!”

汗!自己摊上的是什么爹妈!

常百岁动了动嘴没说话,他实在不想破坏气氛,只好闷声应了几声,接过饭盒呼噜噜吃了起来。

吃完饭,夫子就将他们招呼过去。他正蹲下身,拨弄地上的碎片,向一家三口问道,“你们知道刚才陆通使得是什么武器吗?”

磨牙和火腿都摇头表示不知。常百岁心中一凛,“难道夫子您也不知这是什么?”

夫子摇摇头,“老夫行走多年,从未见如此奇特之物。估计是外面刚时兴的东西。”

常百岁望向碎片,心情凝重起来。

直到夜深人静,常百岁见爹妈都已经睡着,跑出屋,站在空地上大喊,“小九!九雨!快出来!”

“来啦来啦。”空气中出了声轻响,小九穿着睡衣,冒了出来,大声哈欠揉揉眼睛说道,“你叫我啥事?”

常百岁急切地将白天举起的碎片递给小九看,“你说我的对手是个武器改造发烧友,这是不是他做出来的?”

“哦,当然不是。”小九看都没看,张口便说,“那小子现在弄了好几个武器制造厂,这些早就批量生产了。”

“怎么会……”常百岁震惊,“明明我们刚进书里……”

“可不是刚进入哦!”小九眨了眨眼睛,“你用道具快进了十五年。可你的对手却是稳扎稳打,利用这十五年做了很多事。”

如此,自己在无意当中落后了整整十五年!

常百岁连忙抬头问小九,“可以不可重新回到我两岁的时候!”

“那不行!”小九立即摇头,“你的积分已经用完了,再说没有时间回溯的道具。”

所以,自己又被小九给坑了!

“啊!我要杀了你!”常百岁举起拳头就向小九锤去。

噗——小九见势不妙,直接玩消失。

常百岁气得胸口快炸,无处发泄,只能在院子里跳脚。可没过一个会儿,他忽然感觉有人在偷窥。

是谁?

常百岁正好想找人撒气,脚下使劲,就将一块石头猛地踢飞过去。

“啊——”意外的,草丛中传来一女声,紧接着那声音大骂,“小混蛋,我弄死你!”

话音未落,一把三米长的大刀向他砍了过来。

常百岁赶紧向旁边一躲,转瞬间脚边出现了将近十米深的大坑。

此时月亮正好从云层里探出头来。眼见着,从阴影里走出一女孩来。

“荷香姑娘。”他咽口吐沫,不好意思地摸了下脑袋,“原来是你啊!”

荷香捂着脑袋,面色不善地看了常百岁一眼,转身就走。

“啊,你别走啊。”常百岁赶紧去追,嘴里连忙道歉,“我错了,我真错了。刚才我以为是小贼呢!”

“你竟敢说我是贼!”荷香倒是停住了,一跺脚掏出把长枪就往他身上刺。

第七章 主角要打怪了

“你……”荷香气急,伸手就要向后摸,却摸了个空。 常百岁从身上掏出个香囊,“姑娘是找这个么?” 她见到香囊,伸手就要夺。常百岁赶紧将东西攥紧,手举得高高地就是不让她碰着。 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一声清脆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