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5 17:55:48

何金银和岳母楚云秀二人,刚刚从医院回来。

回来以后,楚云秀便道:“何金银,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准备做晚饭吧。”

何金银以前在她们江家,做的就是这些事情。

他也习惯了,便点了点头,然后去菜市场买菜。

他前脚刚走不久,突然,江紫便开着车回到了家里。

“妈,何金银呢?”江紫急忙问道。

“他啊,我让她去菜市场买菜做晚饭去了,对了,阿紫,你晚上可要回来吃饭啊。”楚云秀忙说道。

江紫此时,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一听到何金银去菜市场了,赶紧又开着她的奥迪a6,前往菜市场。

此时,何金银正在菜市场买大葱。

“大姐,这大葱怎么卖啊?”

“3块钱一斤。”

“这么贵?去年还是2块钱一斤的呀。”

何金银心说物价涨得真快,去年他来这买大葱还是2块钱一斤呢。

“唉,你一个大男人,买个大葱还这么斤斤计较,真是的…”那大姐一脸不爽的看着何金银,心说这货,估计是个穷逼家庭主男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菜市场的街头,突然传出一阵喧闹声。

“靠,他么是谁啊,买个菜,居然开奥迪a6来?”

“这是故意来炫富的吗?”

“哇,下来了,居然是个美女。”

“那胸,好狠呐,少说也有36d吧。”

“……”

此刻,奥迪a6上下来的‘胸狠’女人,正是来菜市场找何金银的江紫。

江紫此刻,有些焦急,下了车以后,连忙在菜市场扫视着众人。

终于,她的目光,在一个卖大葱的摊子面前,停了下来。

然后,她赶紧朝那边走来。

“何金银,何金银!!”江紫朝着何金银大喊了两声。

何金银正在和那大姐讲价还价,听到了江紫的呼喊,便扭过了头。

此时,江紫已经来到了何金银的面前,接着,开口说道:“何金银,赶紧和我去医院救人。那个刘会长夫人的病,又发作了。我们都没办法唤醒他。”

江紫本以为,何金银会马上跟着她走。

可不料,何金银仿佛没听到一半,又重新扭过了头,挑拣着大葱。

“大姐,我多买一点,可以便宜点不?”何金银问道。

那卖大葱的大姐,嘴角一抽,心里嘀咕道:“他么的,这货是专门来这装逼的吧?开奥迪a6的人,专门来请他。他买个三块钱大葱,还要讲价?靠,有钱人,现在都喜欢这么玩吗?”

“何金银,我知道在医院是我们不好…算我求你了,好吗?”江紫苦着脸,这还是她平生第一次求何金银呢。

何金银摇头,“不好意思,你们主任说了,中医治不了病。”

“这…”江紫知道,何金银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贺主任。

“怎么样,找到何金银了吗?”电话刚接通,贺主任的声音,连忙传了出来。

“找到了,可是…可是他不愿来。”江紫无奈。

“这…”贺主任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旋即,她说道:“我也过来亲自请他!”

何金银之后,去买别的菜。

江紫就跟在他身后。

“何金银,我们主任等下也过来。”江紫说道。

何金银此刻就好像把她当做透明人一样,他问卖鱼的,“这鱼怎么卖呀?”

“10元一斤。”

“去年才7块的。”

物价涨的真快。

“滴滴~~~”就在这个时候,那菜市场的街头,又传来一阵汽鸣声,同时,又引起了一阵轰动。

“额,又有人开了一辆宝马x7过来。”

“今天什么日子?一群富豪开豪车过来买菜?”

“她下来了,又是一个女人。”

“哇,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宁海市人民医院心内科的主人贺珍。以前,还给我看过病呢。”

“她来菜市场干嘛?买菜吗?”

“……”

在喧闹声中,贺主任扫视着菜市场。

那边,江紫朝她大喊道:“贺主任,何金银在这边买鱼呢。”

贺主任听到这话,连忙踏着高跟鞋,朝那个鱼摊过来。

众人才知道,原来,她和之前那个开奥迪a6的女人一样,都是来找那个买菜的男人的。

那个男人,到底什么身份呀?

来菜市场买个菜,居然都有两个女人,开着豪车来找。

“嘟嘟嘟~~~”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突然间,那街头,居然又来了一辆‘劳斯莱斯’。

这辆车,比之前奥迪和宝马,价格又高了一个等级。

“今天他么到底是什么日子?小小的菜市场,豪车不断。”

“不会又是来找那个买菜的男人吧?”

“我去,还真是啊。”

“……”

此刻,众人发现,从那劳斯莱斯上面,下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那人下了车以后,也连忙朝那鱼摊走来。

“那个人…好眼熟。我去,我认识他,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他是我们宁海商会的副会长。”

“对对对,我也认出了他。之前,他经常上‘宁海经济频道’做嘉宾。”

“靠,他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也来菜市场,找那个买菜的男人!”

那个买菜的男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贺主任和那刘建军二人,相互到来。

来了以后,二人站在何金银的身后。

可何金银,却一直在那挑鱼,仿佛没看到他们一样。

贺主任实在忍不住了,连忙开口:“何先生,请你务必出手,刘夫人的病情又变严重了。”

何金银捞了一条鱼,然后递给江紫。

江紫尴尬的提着那条鱼,那鱼还在蹦蹦跳跳。

何金银扭头,看向了贺主任,“贺主任,你之前不是说,中医治不了病吗?怎么现在,又跑过来求我去看病呢?”

“这…”贺主任脸上尴尬,她低头道:“对不起,何先生。我错了,请你出手,救救刘夫人。”

何金银冷冷的说道:“你需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而是中医!贺主任,要我救刘夫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要你在这件事完了以后,在公开场所,向中医道歉,像以前发表过的言论道歉。告诉所有人,中医也可以治病,中医也是一门科学!!”

贺主任脸上一变。如果她真这样做了,那么,她的名誉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不过现在,她还有选择吗?

“好!我答应你。”贺主任点头。

此时,那刘建军也朝何金银说道:“何先生,你若救了我妻子,我给你一千万!”

不愧是宁海商会的副会长啊,随口一千万,就是‘大气’。

不过何金银根本不在意他这些钱,他现在银行卡里,零花钱就有10个亿。他还在意他那区区一千万吗?

何金银对这刘建军也不爽,之前,救了他老婆,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刘会长,我不需要你的钱。”何金银摇头。

“什么,拒绝一千万!”江紫一愣,这何金银是不是脑残了。

那卖鱼的嘴角一抽,“这他么…这啥人啊,10块钱的鱼,都要讲价到7块,现在一千万,说不要?靠,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这么装逼吗?就不怕遭雷劈吗?”

何金银点头,“能用钱解决的事,在我这里,都不叫事。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件事,一件不能用钱解决的事。至于具体什么事,等以后再告诉你!”

“这…”那刘建军刚开始还有些犹豫,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还在医院里的光头男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姐夫,姐夫,姐的生命体征,又下降了。这边的医生说,再不回来,姐熬不过5个小时了。”

听到这话,刘建军再没任何犹豫,连忙点头,“好好,何先生,我答应。”

何金银摇了摇头,接着,把手里的大葱、鱼、鸡肉,猪肉等一股脑全部扔给了江紫。

接着,朝她说道:“这些菜,你带回家吧。医院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说完这话,便和贺主任、刘建军离开菜市场。

之后,上了刘建军的劳斯莱斯,朝医院那边赶去。

至于江紫,手里捧着那些菜,脸色复杂、尴尬。

“美女,这鱼卖10块钱啊,不能便宜了。靠,这么有钱,还那么小气,讲了半天,非要纠结那3块钱。”鱼摊老板抽着嘴说道。

听到鱼摊老板这话,江紫脸红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006 他是谁啊?

何金银和岳母楚云秀二人,刚刚从医院回来。 回来以后,楚云秀便道:“何金银,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准备做晚饭吧。” 何金银以前在她们江家,做的就是这些事情。 他也习惯了,便点了点头,然后去菜市场买菜。 他前脚刚走不久,突然,江紫便开着车回到了家里。 &ldquo...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