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09:23:14

“别怕,一条老狗而已,不足为惧。”

见夏晴小脸煞白,吓得不轻,陈锋急忙伸手握住她的柔荑,低声安慰。

“放肆!你竟敢辱骂我们董事长,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

也许是为了在严世海面前有所表现。

刚才还闷声不吭的集团保安队长突然变得悍勇无比。陈锋话音刚落,他就挥舞着防暴电棍冲了上来。

其他保安也是一哄而上。

反正他们人多势众,还有董事长在后面压阵,这家伙再强,也不可能将他们全部打趴。

结果。

最不可能的事转眼就变成了现实。

二十多个集团保安,不到两分钟,全都哼哼唧唧地被陈锋揍趴在地上。

旁边。

夏晴杏眼圆瞪,满脸的不可思议。

愣木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刚才的动作好快呀。

简直就是拳打脚踢,以一敌百,像极了功夫片里的绝顶高手。

不过夏晴心中的惊喜连半秒钟都没有持续下去,就转为满满的惊骇和绝望。

嗖嗖破空声响。

无数流弹,突然从四面八方,毫无预兆地向她和陈锋激射而来。

不好!

这些保安不过是吸引愣木头注意力的诱饵,真正的杀招是埋伏在暗处的枪手。

怪不得严世海躲在大楼里始终没有露面。

原来。

他是要在一旁亲眼看着他们两个被乱枪射死。

好歹毒。

好猖狂。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明目张胆地雇佣杀手草菅人命,简直就是目无法纪,肆无忌惮。

只可惜了愣木头,刚刚才恢复神智,就要因为她而命丧黄泉。

夏晴心中不禁涌起深深的愧疚,觉得是自己拖累了陈锋。

要不是为了她,陈锋也不会得罪严家,惹来这番杀身之祸。

“对不起!”

她嘴角漾起一抹凄美的笑容,脚尖踮起,玉臂一伸,勾住陈锋的脖子,嘟起娇艳红唇,主动吻去。

子弹瞬息即至。

眼看就要将他们射成筛子,却突然一下全都诡异地停在了他们身前不到半米的地方。

那里仿佛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将她和陈锋护住,连子弹都无法穿透。

不仅如此。

随着陈锋两手往外一挥。

那些停滞在半空中的子弹,竟纷纷倒射回去。藏在暗处的枪手们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夏晴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竟会突然演变成这个样子。

她忍不住伸出玉手,想要一探究竟,摸一摸那看不见的屏障。

结果。

胳膊还没伸直,就被陈锋霸道地拽了回来。

“专心。”

他声音低哑,充满磁性。

只说了两个字,就又低下头,朝着夏晴娇嫩可口的樱唇继续吻去。

“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这小子当我是空气吗?竟在我面前秀起恩爱,简直是目中无人。挑衅,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不杀此子,我严世海誓不为人!”

大楼内。

严世海气得浑身发抖,暴跳如雷,一双铁拳攥得咯咯乱响。

本以为布下天罗地网,必将这小子和夏晴乱枪射死。

哪知道。

陈锋的武道修为,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高阶巅峰。

不是半步强者。

而是衍生了无形磁场,站到了武道之巅的宗师级人物。

而他。

年近六旬,苦修四十多年,也才不过堪堪迈入半步之境。

两人交手,他肯定会必败无疑,有死无生。

好恨啊!

杀子仇人明明就在眼前,他却无能无力,他严世海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严世海心中的憋屈怨恨,一时间翻江倒海,几乎快要爆炸。

但又偏偏无处宣泄,胸口剧烈地起伏几下,竟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老爷,您,您一定要保重啊。”

旁边。

严世海的贴身仆从见状,不由脸色大变,急忙上前扶住严世海。

“走!”

严世海也是个人物。

认清现实后。

目中厉色一闪,抹去嘴角的血迹,竟是当机立断,不等陈锋反击,带着随扈转身就走,通过地下车库,逃之夭夭。

他现在杀不了陈锋!

留下。

只会白白送死。

且让这小子再猖狂一段时日,等他从缅国请来得力帮手,必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你,你疯了!”

夏晴都快要窒息了,才被陈锋恋恋不舍地放开。

她又气又恼。

晶亮星眸恶狠狠地剜一眼陈锋,攥起拳头,就朝陈锋的胸口捶去。

结果。

没锤两下,陈锋就身子一歪,摇摇欲坠,仿佛要马上昏过去一般。

“你,你没事吧?”

夏晴顿时手足无措,连忙扶住陈锋,关切地问道。

“怎么可能没事,我刚才为了挡住子弹,已经耗尽了体内的真气,油尽灯枯。你这一拳看似轻飘飘的没什么力道,但对我来说,就好像千斤巨锤一般。我,我受重伤了。”

说完。

陈锋那挺拔修长的身子,竟又赖皮地往夏晴身上贴紧几分。

“那,那该怎么办呀?”

夏晴担心自责地都要哭了。

愣木头不会没被敌人乱枪打死,反而被她给捶死了吧?她越想越怕,越想越自责,眼泪忍不住就刷刷地落了下来。

“唉,老婆你别哭呀,我,我逗你玩呢!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陈锋一看夏晴哭了,顿时手忙脚乱,再也不敢装虚弱了。

他赶忙伸手去擦拭夏晴脸上的泪珠,结果被夏晴狠狠地给推到了一边。

可恶的大猪蹄子,竟然敢骗她,以后她要是再关心他一下,她就不姓夏。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夏家简陋狭小的屋子内。

陈锋一脸苦色,围着始终不搭理他的夏晴又是端茶又是递水果。

唐开山那小子的恋爱秘笈不好使啊。

他明明说过,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要时不时地抖点小机灵,耍耍赖皮,最好再趁机吃吃豆腐。

女人嘴上说讨厌,其实心里开心着呢。

可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嘛。

夏晴好像真的不打算理他了。这都离枪击事件过去快一个小时了,夏晴都还没正眼看他一下呢。

“安静!”

夏晴实在是被陈锋绕得眼晕,烦得不行,最后忍不住娇喝一声,让他闭嘴。

“你别围着我转了,先想想眼前的困难怎么解决吧?”

夏晴恨铁不成钢地瞪陈锋一眼,觉得愣木头虽然不像以前那么呆呆傻傻了,但好像也没有变得很聪明。

“什么困难?你是说严家的事吗?”

见夏晴娥眉轻颦,满腹愁肠,陈锋觉得她把事情想得有点太严重了。

“严世海已经被我给吓跑了,严家现在虽然还不至于树倒猢狲散,但也是一盘散沙,怎么可能还会有心思来对付我?你看着吧,用不了几天,严森之事,就会彻底平息。”

“真的?”

夏晴虽然很想大声地反驳陈锋,取笑他这是在自欺欺人。严家那么跋扈的家族,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但看着神色淡定从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陈锋,她这话又怎么也说不出口。

最后。

只能化作一声弱弱的反问。

“当然是真的。我问你,从昨晚到现在,有媒体报道万豪发生的事情吗?”

“好像没有。”

“这正常吗?”

“是有点反常。”

严森身为云海市四大公子之一,富二代的头面人物,一向是云海当地媒体的重点关注对象。

各种花边小道消息更是层出不穷,屡屡占据媒体头条。

他在万豪酒店门前被一个傻子吓死。

这么劲爆的新闻,本地媒体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感兴趣。

现在如此反常,一点新闻也没有,只能说明是有人已经提前向媒体施压,不准他们报道此事。

“肯定是严世海和旭日商会的人干的,他们是想绕过官府和警察,直接动用私刑。结果没想到反而帮了咱们。”

夏晴冰雪聪明,想明白这其中的玄机后,顿时如释重负。

要知道。

陈锋可是见不得光的黑户。

他的身份证还是她老爸花一百块钱找办假证的小贩给伪造出来的。

要是去了警局。

不说昨天的案子,光是陈锋的身份问题,就是一个大麻烦。

想到这儿。

夏晴不由看向陈锋,想问清楚陈锋到底是哪里人,有没有合法的身份。

只是还没开口,就听外面敲门声响。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紧接着高声喊道:“开门,我们是警察!你们被包围了!”

第六章 再生波澜

“别怕,一条老狗而已,不足为惧。”见夏晴小脸煞白,吓得不轻,陈锋急忙伸手握住她的柔荑,低声安慰。“放肆!你竟敢辱骂我们董事长,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也许是为了在严世海面前有所表现。刚才还闷声不吭的集团保安队长突然变得悍勇...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