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18:58

事发突然,以至于李萱等人除了懵逼,还是懵逼。

发生了什么?

就一晃神的功夫,怎么全趴地上了?

他们根本没看清张凡给李菲儿吃了什么,整个人就失去了力气,甚至都无法扶住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摔倒在地。

运气好的还没那么疼,运气差的直接脸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李萱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的她,走出去说自己是美女,只怕都没人信,搞不好还要一脸嫌恶的拉开距离,毕竟她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好看。

脸上的巴掌印不说,刚才脸着地的那一下,差点没把她牙给崩掉!

“你做了什么!别以为你使了什么手段,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要是对我不利的话,李菲儿也别想安稳得到股权!”

李萱又惊又怒,挣扎着想起来,结果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仿佛身体不属于自己,可偏偏还能说话。

“怎么和白天那人说的话差不多啊!”张凡没理她,转向李菲儿问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股权交接会有麻烦?”

李菲儿叹了口气,“她是二叔的女儿,比我大几岁,所以能更早的进入集团,看今天这个情况,可能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吧。”

“难怪!”张凡恍然大悟。

不过随后他就不爽了起来,喜欢靠拳头说话的他,很讨厌这种受束缚的感觉。

就在张凡想着如何解决麻烦的时候,一个老者急忙走了进来。

是陈景光。

不过他显然不是为李萱等人来的,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一群人后,也没有太过惊讶。

他自然能判断出这是张凡的手笔,毕竟医圣后人,有些奇怪的手段也很正常。

“张先生,大小姐醒了!”

“醒了?”

张凡浑身一震,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事情,反正有的是机会。

但老婆长大的事,耽误不得!

想到这里,张凡转身准备离开。,

不过在快要出门的时候,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头说道,“虽然我有事,不想再找你们麻烦,但你们也要留下点什么吧?”

说着,还对着地上的人做了个“你懂的”动作。

这什么意思,要钱吗?

“大哥,我兜里有张卡,里面有五十万,您……”

“五十万!”张凡眼睛一直,当时就想答应下来,不过在看了眼黑漆漆的窗外后,话头一转,“老子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不要钱?

那要什么?

发现张凡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之前说话的那人顿时有些惊恐。

该不会是那个吧?

“现金,你们有现金吗?有的话,都交出来!”

张凡说了句让所有人意外的话。

现金就不肤浅啦?李菲儿也有些哭笑不得。

就算把现场所有人加起来,现金也不可能超过五十万啊!更别说又不是只有一张卡。

“快点!我还等着看媳妇呢!”张凡催促道。

张凡本来就没下什么猛药,所以这么一小会,他们已经恢复了一些,有了取钱的力气。

“诶诶诶,那还有一块呢!别以为我没看见!”

一块也要?

本就没人敢藏私,这下更是将口袋搜了个遍,把所有现金都交了出来。

稍一清点,合计三千六百五十一块。

“二十多号人,结果就这么点?你们该不会还藏钱了吧?”张凡一脸不善的说道。

要知道他自己都有两三百呢!

“大哥啊,我们平时都是用手机支付的,实在没有带现金的习惯……要不,我们这卡您还是拿着吧?”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捆银行卡,哆哆嗦嗦的说道。

张凡眼睛一瞪,“都说了,老子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不肤浅,那收现金的速度就别那么快啊!

张凡很想问“手机支付”是什么,又感觉问了很没有大佬气质,他还想保持这种感觉呢,于是带着兜里的三千多块钱,转身离开。

怨毒的看了眼张凡的背影,李萱正在消化陈景光带来的消息。

那个植物人醒了?

这怎么可能!

如果只有李菲儿一个,她使些手段,说不定真能把股份弄到自己手上,但再加上个李灵儿的话,她就不可能有机会了。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陈景光?

“也只有他了!今天出师不利,全员扑街,搞不好也和这老家伙有关!”她不信张凡有治病的本事,甚至都没往上面联想。

“这样都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换个计划了!”李萱一脸不甘的想到。

……

将钱收好后,张凡心情舒畅,快步来到病房。

“大哥哥!”

张凡才出现在门口,李灵儿就脆生生的喊了出来。

听的张凡既觉得舒服的同时,又有些蛋疼。

“不要叫我大哥哥,叫我老公!”张凡板着脸纠正道。

“好的大哥哥!”

李灵儿话才说完,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连忙将小嘴捂住,一脸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她又有些不解,“老公是什么呢?”

“是……”

正欲解释的张凡,一看到李灵儿纯净无暇的眸子,就停住了。

这该怎么解释呢?总觉得有种罪恶感啊!

可问题在于,李灵儿就是他老婆,虽然是合法萝莉来着。

“你就当它是大哥哥的另一种称呼!”

“是这样吗?”李灵儿眨巴着眼睛,试探的喊了一句,“老公?”

“诶!”张凡立刻做出回应,“乖老婆,再叫一声试试?”

“老公!”

舒服啊,老婆!

十八岁的年龄,十二三岁的外表,真是让人想想就兴奋。如果不是张凡定力非凡,就李灵儿现在这个清纯可人的样子,他指不定已经化身饿狼了。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时候,张凡干咳一声,开始检查李灵儿的身体状况。

这事关自己的婚姻大事,马虎不得。

张凡还没检查完,病房里又进来个人。

李菲儿看了看张凡,又看了看实为自己妹妹的“姐姐”,一脸复杂。

在将李萱的事情收拾好之后,她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病房,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看着张凡的背影,才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如果灵儿没出事的话,那他口里的老婆,就应该是我了!

可惜没有如果,李菲儿摇了摇头。

“以后再说吧,反正灵儿也还要上学,真要结婚,至少也是四五年之后的事了。”

想到这里,李菲儿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张凡吃瘪的表情,她就很开心。

这时,张凡已经将手从李灵儿手腕上收了回来。

“怎么样?不会有问题吧?”李菲儿连忙问道。

“还可以,比我预计的要好一点,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能下床走路了。”

张凡沉思了一下,仍旧没有将李菲儿中毒的事说出来。刚才他之所以检查那么久,也不全是在检查恢复情况,也在检查中毒的事。

现在他对于毒素的事,已经了解了一些。

不管是谁,既然敢下毒害我老婆,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就好,那就好!”李菲儿拍了拍胸口,长出口气。

这动作,这起伏,看的张凡眼睛发直,还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随后他又看了看李灵儿的一对A,不禁叹了口气。

哎,任重道远啊!

张凡的动作被李菲儿看在眼里,让她不免有些羞怒,看哪里呢!

李灵儿倒是一脸懵懂,“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叹气啊?”

“老公?”

李菲儿愣了愣,一双美目瞪的老大,注视张凡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垃圾。

就这一小会的事,就让灵儿改了称呼?

你是变态吗!

张凡老脸一红,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别乱喊啊,我是灵儿老公,可不是你老公!”

“呸呸呸!谁喊你老公了!不要脸!”

李菲儿风情万种的白了张凡一眼,羞恼的不行。

第六章 老公?

事发突然,以至于李萱等人除了懵逼,还是懵逼。

发生了什么?

就一晃神的功夫,怎么全趴地上了?

他们根本没看清张凡给李菲儿吃了什么,整个人就失去了力气,甚至都无法扶住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摔倒在地。

运气好的还没那么疼,运气差的直接脸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李萱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的她,走出去说自己是美女,只怕都没人信,搞不好还要一脸嫌恶的拉开距离,毕竟她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好看。

脸上的巴掌印不说,刚才脸着地的那一下,差点没把她牙给崩掉!

“你做了什么!别以为你使了什么手段,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要是对我不利的话,李菲儿也别想安稳得到股权!”

李萱又惊又怒,挣扎着想起来,结果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仿佛身体不属于自己,可偏偏还能说话。

“怎么和白天那人说的话差不多啊!”张凡没理她,转向李菲儿问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股权交接会有麻烦?”

李菲儿叹了口气,“她是二叔的女儿,比我大几岁,所以能更早的进入集团,看今天这个情况,可能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吧。”

“难怪!”张凡恍然大悟。

不过随后他就不爽了起来,喜欢靠拳头说话的他,很讨厌这种受束缚的感觉。

就在张凡想着如何解决麻烦的时候,一个老者急忙走了进来。

是陈景光。

不过他显然不是为李萱等人来的,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一群人后,也没有太过惊讶。

他自然能判断出这是张凡的手笔,毕竟医圣后人,有些奇怪的手段也很正常。

“张先生,大小姐醒了!”

“醒了?”

张凡浑身一震,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事情,反正有的是机会。

但老婆长大的事,耽误不得!

想到这里,张凡转身准备离开。,

不过在快要出门的时候,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头说道,“虽然我有事,不想再找你们麻烦,但你们也要留下点什么吧?”

说着,还对着地上的人做了个“你懂的”动作。

这什么意思,要钱吗?

“大哥,我兜里有张卡,里面有五十万,您……”

“五十万!”张凡眼睛一直,当时就想答应下来,不过在看了眼黑漆漆的窗外后,话头一转,“老子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不要钱?

那要什么?

发现张凡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之前说话的那人顿时有些惊恐。

该不会是那个吧?

“现金,你们有现金吗?有的话,都交出来!”

张凡说了句让所有人意外的话。

现金就不肤浅啦?李菲儿也有些哭笑不得。

就算把现场所有人加起来,现金也不可能超过五十万啊!更别说又不是只有一张卡。

“快点!我还等着看媳妇呢!”张凡催促道。

张凡本来就没下什么猛药,所以这么一小会,他们已经恢复了一些,有了取钱的力气。

“诶诶诶,那还有一块呢!别以为我没看见!”

一块也要?

本就没人敢藏私,这下更是将口袋搜了个遍,把所有现金都交了出来。

稍一清点,合计三千六百五十一块。

“二十多号人,结果就这么点?你们该不会还藏钱了吧?”张凡一脸不善的说道。

要知道他自己都有两三百呢!

“大哥啊,我们平时都是用手机支付的,实在没有带现金的习惯……要不,我们这卡您还是拿着吧?”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捆银行卡,哆哆嗦嗦的说道。

张凡眼睛一瞪,“都说了,老子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不肤浅,那收现金的速度就别那么快啊!

张凡很想问“手机支付”是什么,又感觉问了很没有大佬气质,他还想保持这种感觉呢,于是带着兜里的三千多块钱,转身离开。

怨毒的看了眼张凡的背影,李萱正在消化陈景光带来的消息。

那个植物人醒了?

这怎么可能!

如果只有李菲儿一个,她使些手段,说不定真能把股份弄到自己手上,但再加上个李灵儿的话,她就不可能有机会了。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陈景光?

“也只有他了!今天出师不利,全员扑街,搞不好也和这老家伙有关!”她不信张凡有治病的本事,甚至都没往上面联想。

“这样都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换个计划了!”李萱一脸不甘的想到。

……

将钱收好后,张凡心情舒畅,快步来到病房。

“大哥哥!”

张凡才出现在门口,李灵儿就脆生生的喊了出来。

听的张凡既觉得舒服的同时,又有些蛋疼。

“不要叫我大哥哥,叫我老公!”张凡板着脸纠正道。

“好的大哥哥!”

李灵儿话才说完,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连忙将小嘴捂住,一脸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她又有些不解,“老公是什么呢?”

“是……”

正欲解释的张凡,一看到李灵儿纯净无暇的眸子,就停住了。

这该怎么解释呢?总觉得有种罪恶感啊!

可问题在于,李灵儿就是他老婆,虽然是合法萝莉来着。

“你就当它是大哥哥的另一种称呼!”

“是这样吗?”李灵儿眨巴着眼睛,试探的喊了一句,“老公?”

“诶!”张凡立刻做出回应,“乖老婆,再叫一声试试?”

“老公!”

舒服啊,老婆!

十八岁的年龄,十二三岁的外表,真是让人想想就兴奋。如果不是张凡定力非凡,就李灵儿现在这个清纯可人的样子,他指不定已经化身饿狼了。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时候,张凡干咳一声,开始检查李灵儿的身体状况。

这事关自己的婚姻大事,马虎不得。

张凡还没检查完,病房里又进来个人。

李菲儿看了看张凡,又看了看实为自己妹妹的“姐姐”,一脸复杂。

在将李萱的事情收拾好之后,她就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病房,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看着张凡的背影,才感觉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如果灵儿没出事的话,那他口里的老婆,就应该是我了!

可惜没有如果,李菲儿摇了摇头。

“以后再说吧,反正灵儿也还要上学,真要结婚,至少也是四五年之后的事了。”

想到这里,李菲儿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张凡吃瘪的表情,她就很开心。

这时,张凡已经将手从李灵儿手腕上收了回来。

“怎么样?不会有问题吧?”李菲儿连忙问道。

“还可以,比我预计的要好一点,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能下床走路了。”

张凡沉思了一下,仍旧没有将李菲儿中毒的事说出来。刚才他之所以检查那么久,也不全是在检查恢复情况,也在检查中毒的事。

现在他对于毒素的事,已经了解了一些。

不管是谁,既然敢下毒害我老婆,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那就好,那就好!”李菲儿拍了拍胸口,长出口气。

这动作,这起伏,看的张凡眼睛发直,还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随后他又看了看李灵儿的一对A,不禁叹了口气。

哎,任重道远啊!

张凡的动作被李菲儿看在眼里,让她不免有些羞怒,看哪里呢!

李灵儿倒是一脸懵懂,“老公,你怎么了,为什么叹气啊?”

“老公?”

李菲儿愣了愣,一双美目瞪的老大,注视张凡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垃圾。

就这一小会的事,就让灵儿改了称呼?

你是变态吗!

张凡老脸一红,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别乱喊啊,我是灵儿老公,可不是你老公!”

“呸呸呸!谁喊你老公了!不要脸!”

李菲儿风情万种的白了张凡一眼,羞恼的不行。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