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00:01

“什么!”马桥猛的一拍桌子,直接伸手将那张纸给抢了过来。

他盯着那张纸上的字仔细看了一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王忠义也赶紧凑过去,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立马消失了。

“这不可能!这小子只看了玉瓶一眼,怎么可能看得出来这它到底是什么来历?”王忠义大声喊了一句。

马桥眯着眼睛看向楚风,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高中生了。

“竟然真的写对了,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他明明就只看了一眼啊。”

“难不成他真的是鉴宝天才?是那种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来一件古董出土于什么年代的超级天才?”

“假的吧,这小子该不会是和孙崇南串通好的吧?”

“这你就想多了,孙大师在鉴宝界的地位谁不知道,一个珍翠楼还没有这个本事,去买通孙大师。”

“这小子写的是宋代末年,没准孙大师只说了这玉瓶出土于宋代,他肯定错了。”这时候有一个人站出来,质问了一句。

所有人都看向孙崇南,等待着他给大家一个答复。

孙崇南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竟然真的只用一眼,就将他这个玉瓶的来历给看了出来。

这玉瓶是他的私藏,平时根本没有给别人看过,至于说他和楚风传统,更是无稽之谈。

不过就算他再怎么看楚风不顺眼,在这个比试当中也得做到足够公正。

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这莲子瓶确实制作于宋代末年,这个小兄弟的鉴定,更加准确一些。”

众人都是一阵吃惊,没想到楚风只用了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瓶子的来历,而且要比观察了瓶子半天的马桥还要精确。

原本笑话楚风的那些人立马都改变了自己对楚风的态度,他们心里边都清楚,这个小子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董梦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咦,没想到她眼中的这个屌丝,竟然还真有点本事。

“哼,算你走运,没给我珍翠楼丢人,不过后边还有九件古董呢,你可别得意。”董梦瑶开口说了一句。

楚风扭头看了董梦瑶一眼,笑着说:“大小姐,你怎么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董梦瑶顿时语塞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之前在楚风面前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竟然一下子被击垮了。

“瑶瑶,楚老弟说的对,你可不能灭了咱们自己的威风。”董文志满脸笑意地说了一句,然后给楚风递过去一杯茶。

“楚老弟,来喝茶,刚才也真是吓了我一跳,没想到你竟然真能一眼看出来这古董的来历啊,真是让人佩服啊。”

楚风笑了起来,得意地说:“既然我答应了你,自然是得帮你赢了这场比试,我可是还惦记着那块玉呢。”

“楚老弟,瞧你这话说的,只要你能帮我赢了这次的比试,我店里的东西,你随便挑。”董文志大方地说道。

看到珍翠楼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笑脸,王忠义和马桥两个人的脸色都是有些阴沉。

马桥看向王忠义,开口说:“这不过是第一件古董而已,后边的那些他不见得能一眼看出来,这次的比试,最终还是我们能赢。”

王忠义对着马桥点了点头,现在他也只能相信马桥了。

“第一件古董,两边的鉴定结果都正确,各记一分。”孙崇南开口。

虽然楚风的年代更准确一些,不过二者都算鉴定对了,所以也没人去计较这一点。

“继续吧。”孙崇南开口。

一个人将第二件古董给端了上来,是一个相当有历史感的香炉。

楚风盯着那个香炉看了一眼,眼底出现了一大段信息:错银云龙纹香炉,制作于明代宣德皇帝年间……

马桥再次戴上眼镜,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起那个香炉。

众人都是盯着楚风,发现他又只看了那件古董一眼,心中都是啧啧称奇。

这次没有人再敢小瞧楚风,这个小子,真的有一眼看穿古董来历的本事。

过了许久,马桥鉴定完毕,在纸上写下鉴定结果。

楚风也跟着拿起笔,写下了自己看到的信息。

这次的结果和上次一样,马桥的鉴定结果正确,却比楚风少了点信息,他只写了明代制作,而楚风还加上了宣德皇帝年间。

看楚风再次鉴定正确,马桥立马咬了咬牙,心中一阵不爽,尤其是楚风的鉴定比他还要精确,这让他脸上相当无光。

王忠义见楚风再次鉴定正确,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他手里拿着两个文玩核桃,搓地咔嚓咔嚓直响。

董文志则是笑开了花,心里边觉得自己请楚风来,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孙崇南也对楚风另眼相看起来,虽说楚风那会儿的话让他心里不舒服,但这个小子确实有着说那种话的资本。

加上楚风还年轻,狂一些正常,孙崇南对楚风也就没了什么偏见,甚至还有些想要跟他交个朋友。

毕竟高手都喜欢和高手做朋友,他有这种想法,也是从心底认可了楚风。

之后的几件古董一件一件被拿上来,楚风每次都只是看一眼,就能确定其来历。

而马桥则是需要观察上半天,最后做出的鉴定虽然正确,但是总要比楚风的鉴定结果差点。

楚风每次都可以精确到具体年份,甚至是出自什么地区,而马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只能确定名称以及大致的年份。

二者之间的谁高谁低,众人心里边也早已经有了数,就算这次二人打平手,众人今后再买古董,肯定也会偏向于珍翠楼。

很快,两个人的比试便到了第九件古董,二人再次平手,尽管马桥的鉴定没有楚风精确,但孙崇南也不能说他错,所以二人到目前依旧算是平手。

“最后一件了,若是还分不出胜负,就该进行附加的比试了。”有人议论道。

马桥的额头之上已经布满了冷汗,他没想到楚风竟然这么难缠,心里边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该死的小子,这最后一件古董,你绝对鉴定不出来,今天获胜的,绝对是我!”马桥心中暗道。

孙崇南让人将最后一件古董拿了上来,那是一幅画,两个人将花卷展开,在众人面前展现。

不过那两个人故意将画的落款给遮了起来,只让大家看画的主体部分。

马桥立马拿起放大镜,站在画前边观察了起来。

楚风朝着那副画看过去,眼中立马出现了关于那副画的信息:仿山樵山水图,清代王时敏画作……

这次马桥只在那幅画前边观察了一小会,就又坐回了座位上,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个自信的笑容。

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幅画是王时敏的仿山樵山水图,他当初专门读过这幅画的资料,对这幅画是相当熟悉。

就算楚风也看出来这幅画的来历,他们两个也只能算平手,到时候二人需要对这十件古董中的一件进行详细鉴定,他完全可以靠王时敏的这幅画获得胜利。

马桥将自己的鉴定结果写了下来,然后看向楚风,开口说:“你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么,怎么这次比我慢了,我已经将鉴定结果写出来了,你呢?”

楚风笑了笑,拿起笔去写鉴定结果。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注意到那副画有些不对劲。

他又扭头盯着那副画看了一眼,透视的能力开启,他惊讶发现,这幅画竟然有着一个夹层,而夹层当中,竟然是另一幅画。

“山水图,明代大家唐伯虎所作……”

第六章 画中画

“什么!”马桥猛的一拍桌子,直接伸手将那张纸给抢了过来。 他盯着那张纸上的字仔细看了一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王忠义也赶紧凑过去,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立马消失了。 “这不可能!这小子只看了玉瓶一眼,怎么可能看得出来这它到底是什么来历?&rdq...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