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2 14:29:42

河东弥漫着硝烟,许多人都在这一场中下了重注。

江浩亦是知道,这次的胜利与否,关系到自己的未来。

沈家三杰亦是如此,他们知道,如果这次自己失败的话,将来整个河东又会变成以前的样子。

之前他们所付出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一炬不说,或许还会变的更会混乱。

时间缓缓过去,大战结束以后,江浩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栋富丽堂皇的府邸中。

从他能坐在这里就可知道,他们到底还是赢下了这次的赌局。

清河会覆灭了,紧接着江浩的身份也被暴露了出来,所幸河东沈家在知道了江浩的真实身份之后,还愿意效忠。

有着河东沈家的势力,再加上十三科的宁坤还有莎莉等人的证词,沈天阳面对这种结果也只能说一声无奈。

连带着之前还站在沈天阳身旁的人也再也不敢帮他了,因为在沈氏三十六家中,所有人都得知了。

沈天阳联合之前覆灭的北府沈家,为了得到沈氏宗门的尚典,所以做下了以下犯上的蠢事。

就在江浩领着沈氏三杰还有宁坤等人返回楚江的时候,莎莉那边也带领着十三科加入进了横扫沈天阳的阵容中。

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沈天阳的势力就被覆灭得只剩下楚江的一点。

甚至他在海外的实力都在河东沈氏的领导下,逐渐被吞噬。

记得那天江浩重新回到楚江的时候,看着熟悉的街道,心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三年之期已到,他终究还是杀了回来。

等江浩跟莎莉双方会和之后,看着眼前那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对方,两人相视一笑终究摇了摇头化作一声叹息。

两人都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待最后的尘埃落定了。

莎莉看着远处的大门,沈天阳已经失去了威胁,后面的事情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以后我会继续领导十三科走下去,希望将来,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说完这话,莎莉便潇洒离去,以前所有的感情虽然不能抹去,但也只能珍藏在心底。

宁坤看着江浩笑了笑后摇头跟在莎莉的身后,只知道很久以后莎莉手下传出了一个让人闻风变色的宁魔头。

沈氏三杰跟在江浩的身后看了看莎莉消失的方向,然后对江浩笑着开口道:“以后宗主有什么需要的地方,随时联系。”

话音刚落,他们也带着人离开了。

最后就在江浩要走进那座大楼的时候,薛雨凝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江浩笑了笑望着她开口道:“或许这件事情应该你陪我一块儿去结束。”

不知道什么时候薛雨凝恢复了记忆,想到自己哪怕去了北府依旧被江浩所找到。

她笑了笑后走上前牵起江浩的手,然后点了点头道:“嗯,不管什么事情,终究还是要一起去面对的。”

两人推开大门以后,沈天阳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江浩。

“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你们以为自己赢了吗?”

看着江浩与薛雨凝牵着的手,他惨淡的笑了笑后忍不住摇头继续道:“我承认,你们赢了,可是我沈天阳也没输!”

曾经所有的仇恨,在江浩见到了眼前这人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在一瞬间化为了乌有。

或许是因为他已经跟对方不在一个层次了吧,江浩带着薛雨凝坐在了沈天阳的身旁。

“你知道吗,以前我一直都很恨你,可是就在我走进这里的那一刻,我才醒悟过来,你不过就是条可怜虫罢了。”

说完这话,江浩把尚典显现到自己的手上,然后同情的看向沈天阳。

“你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它对吧?很可惜,非沈氏宗家血脉是无法开启尚典的,你可能一直都不知道这一点。”

仅仅因为沈天阳对尚典的贪婪,便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江浩想到这里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薛雨凝静静的看了看沈天阳后,终究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摇了摇头靠在江浩的身上。

“你的生死,其实已经不应该由我来决定了,接下来你的路还是让你自己去走吧。”

话音刚落,江浩起身丢下了一个小球,随即他走出了沈天阳的办公楼。

在远处,一位老者正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辆车旁,丝毫没有将他们身后的爆炸放在心上。

眼看着江浩带薛雨凝走了过来后,他微微行了一礼,然后将车门打开。

“宗主,新的家族正等待着您去建立,请上车吧。”

江浩看向老者笑了笑,然后带着薛雨凝坐上了汽车缓缓离开。

莎莉站在不远处的楼顶上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沉默不语,宁坤并肩站在她的身旁开口道:“就这样放他走合适吗?”

莎莉嗤笑一声后转身摇了摇头:“就算是不放他走又怎么样,难道还能将他留下来吗?”

江浩的身份已经大白了,沈氏三十六家虽然覆灭了两家,但是仍然有三十四家存在。

她领导的十三科虽然强悍,但也不能与之抗衡,所以只能眼睁睁的放着江浩离开。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目光,江浩揽着怀里的薛雨凝笑了笑,然后放下车窗将手伸出窗外挥了挥手。

宁坤跟莎莉看到这样一幕后,纷纷忍不住低头笑了笑。

时间转眼过去一年,沈天阳自从跟江浩见过一面之后就死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没有任何传闻。

如此耀眼的一个人死的这么突然,却在一些人刻意的压制下,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而江浩则接手重建了沈氏宗门,三十四家仍旧遵循着自己的信仰,将手持尚典的江浩推为家主。

许多年过去以后,在没有谁能够重演沈氏宗门的辉煌,也再没有人记得,当初有一个沈天阳。

江浩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一张照片,里面是自己还有薛雨凝,还有莎莉,老黑,莎莉,薛崇礼等人的合照。

大家似乎都还好,只是随着时间的淡去,除他之外,都老了,也都看开了。

写在后面:抱歉了各位,只能写到这里了,一来是在坚持不下去了,收入太低了,每天更这么多,但是连烟钱都不够,二来最近事情太多需要处理,实在有些分身乏术。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朋友,感谢你们的厚爱,我能说的,却只是一声抱歉。如果有缘分,下本书我一定会加倍补偿大家的,就只到这里了。

大结局

河东弥漫着硝烟,许多人都在这一场中下了重注。

江浩亦是知道,这次的胜利与否,关系到自己的未来。

沈家三杰亦是如此,他们知道,如果这次自己失败的话,将来整个河东又会变成以前的样子。

之前他们所付出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一炬不说,或许还会变的更会混乱。

时间缓缓过去,大战结束以后,江浩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栋富丽堂皇的府邸中。

从他能坐在这里就可知道,他们到底还是赢下了这次的赌局。

清河会覆灭了,紧接着江浩的身份也被暴露了出来,所幸河东沈家在知道了江浩的真实身份之后,还愿意效忠。

有着河东沈家的势力,再加上十三科的宁坤还有莎莉等人的证词,沈天阳面对这种结果也只能说一声无奈。

连带着之前还站在沈天阳身旁的人也再也不敢帮他了,因为在沈氏三十六家中,所有人都得知了。

沈天阳联合之前覆灭的北府沈家,为了得到沈氏宗门的尚典,所以做下了以下犯上的蠢事。

就在江浩领着沈氏三杰还有宁坤等人返回楚江的时候,莎莉那边也带领着十三科加入进了横扫沈天阳的阵容中。

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沈天阳的势力就被覆灭得只剩下楚江的一点。

甚至他在海外的实力都在河东沈氏的领导下,逐渐被吞噬。

记得那天江浩重新回到楚江的时候,看着熟悉的街道,心情一瞬间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

三年之期已到,他终究还是杀了回来。

等江浩跟莎莉双方会和之后,看着眼前那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对方,两人相视一笑终究摇了摇头化作一声叹息。

两人都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等待最后的尘埃落定了。

莎莉看着远处的大门,沈天阳已经失去了威胁,后面的事情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以后我会继续领导十三科走下去,希望将来,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说完这话,莎莉便潇洒离去,以前所有的感情虽然不能抹去,但也只能珍藏在心底。

宁坤看着江浩笑了笑后摇头跟在莎莉的身后,只知道很久以后莎莉手下传出了一个让人闻风变色的宁魔头。

沈氏三杰跟在江浩的身后看了看莎莉消失的方向,然后对江浩笑着开口道:“以后宗主有什么需要的地方,随时联系。”

话音刚落,他们也带着人离开了。

最后就在江浩要走进那座大楼的时候,薛雨凝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江浩笑了笑望着她开口道:“或许这件事情应该你陪我一块儿去结束。”

不知道什么时候薛雨凝恢复了记忆,想到自己哪怕去了北府依旧被江浩所找到。

她笑了笑后走上前牵起江浩的手,然后点了点头道:“嗯,不管什么事情,终究还是要一起去面对的。”

两人推开大门以后,沈天阳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江浩。

“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你们以为自己赢了吗?”

看着江浩与薛雨凝牵着的手,他惨淡的笑了笑后忍不住摇头继续道:“我承认,你们赢了,可是我沈天阳也没输!”

曾经所有的仇恨,在江浩见到了眼前这人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在一瞬间化为了乌有。

或许是因为他已经跟对方不在一个层次了吧,江浩带着薛雨凝坐在了沈天阳的身旁。

“你知道吗,以前我一直都很恨你,可是就在我走进这里的那一刻,我才醒悟过来,你不过就是条可怜虫罢了。”

说完这话,江浩把尚典显现到自己的手上,然后同情的看向沈天阳。

“你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它对吧?很可惜,非沈氏宗家血脉是无法开启尚典的,你可能一直都不知道这一点。”

仅仅因为沈天阳对尚典的贪婪,便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江浩想到这里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薛雨凝静静的看了看沈天阳后,终究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摇了摇头靠在江浩的身上。

“你的生死,其实已经不应该由我来决定了,接下来你的路还是让你自己去走吧。”

话音刚落,江浩起身丢下了一个小球,随即他走出了沈天阳的办公楼。

在远处,一位老者正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辆车旁,丝毫没有将他们身后的爆炸放在心上。

眼看着江浩带薛雨凝走了过来后,他微微行了一礼,然后将车门打开。

“宗主,新的家族正等待着您去建立,请上车吧。”

江浩看向老者笑了笑,然后带着薛雨凝坐上了汽车缓缓离开。

莎莉站在不远处的楼顶上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沉默不语,宁坤并肩站在她的身旁开口道:“就这样放他走合适吗?”

莎莉嗤笑一声后转身摇了摇头:“就算是不放他走又怎么样,难道还能将他留下来吗?”

江浩的身份已经大白了,沈氏三十六家虽然覆灭了两家,但是仍然有三十四家存在。

她领导的十三科虽然强悍,但也不能与之抗衡,所以只能眼睁睁的放着江浩离开。

似乎是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目光,江浩揽着怀里的薛雨凝笑了笑,然后放下车窗将手伸出窗外挥了挥手。

宁坤跟莎莉看到这样一幕后,纷纷忍不住低头笑了笑。

时间转眼过去一年,沈天阳自从跟江浩见过一面之后就死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没有任何传闻。

如此耀眼的一个人死的这么突然,却在一些人刻意的压制下,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而江浩则接手重建了沈氏宗门,三十四家仍旧遵循着自己的信仰,将手持尚典的江浩推为家主。

许多年过去以后,在没有谁能够重演沈氏宗门的辉煌,也再没有人记得,当初有一个沈天阳。

江浩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一张照片,里面是自己还有薛雨凝,还有莎莉,老黑,莎莉,薛崇礼等人的合照。

大家似乎都还好,只是随着时间的淡去,除他之外,都老了,也都看开了。

写在后面:抱歉了各位,只能写到这里了,一来是在坚持不下去了,收入太低了,每天更这么多,但是连烟钱都不够,二来最近事情太多需要处理,实在有些分身乏术。感谢每一位支持我的朋友,感谢你们的厚爱,我能说的,却只是一声抱歉。如果有缘分,下本书我一定会加倍补偿大家的,就只到这里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