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0:07:47

这个问题这两天江灵儿已经仔细思考过很多次了,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奇遇,“尬遇”倒是有一次,排除掉所有可能之后江灵儿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她咬了咬牙,那个混蛋让自己真气紊乱在大街上跟个木雕一样站了一个多小时,尴尬死了都快,这算哪门子奇遇?

但现在似乎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了,涉及到家族功法秘密江灵儿不敢瞒着,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胡闹!”江枫来听后气的不行,“大半夜去找人比武,成何体统!幸亏对方手下留情,不然的话你要出个什么意外让我江家老脸往哪搁。”

江灵儿气哼哼的点了点头,算是勉强认了错。

“枫来啊,”李老供奉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我虽然不是江家之人,但有的话我不能瞒着,此人能在三两招之内看清江家功法的运行缺陷,并顺手提出解决方法,当真不可小觑,若灵儿所说是真,不管他年纪多大地位多低,万万不可错过。”

江枫来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功法是一个家族代代传承下去的,这里面不仅蕴含着武道,还有一个家族的精神,哪怕一代只有一丝丝的改进,只要每一代都能做到传下去迟早变成世界绝学,这个少年很明显对之前传承了数百年的功法进行了大幅度的优化,这个忙帮的当真不小。

“灵儿,你要把他再请过来,这次让江门二老跟着。”江枫来开口道。

“我不!”江灵儿银牙紧咬。

“不要胡闹。”江枫来语气中没有一丝质疑。

江灵儿内心中快把孙凯给骂死了。

柳依依家里。

“慈来寺?”孙凯念叨了一声。

“是的,”王梅这时候已经习惯开口说话了,“我就是在那里受的伤。”

仅仅一天的时间王梅就可以被柳依依搀扶着下地走路了,为了恭贺王梅苏醒柳依依和孙凯做了一大桌子菜,三人坐在桌旁像吃年夜饭一样。

孙凯对于王梅的昏迷其实挺在意的,要知道医院里救治不了这就意味着王梅是被修真者打伤的,这可能是个很重要的线索。

他开口询问以后,王梅就说出了慈来寺三个字。

原来,早在王梅怀有柳依依的时候,她就已经受伤了,那日王梅与丈夫柳贺群去慈来寺拜佛,王梅就明显的感觉到一阵眩晕,只不过当时寺里人多王梅又没有明显大碍所以并不在意。

可糟糕的是自那天以后王梅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生完柳依依以后更是如此,柳贺群在当地颇有威望,一直遍寻名医,用灵丹妙药不停的滋补王梅的身子,但王梅始终不起,就这么一病就是八年。

柳依依八岁那年,王梅终于彻底病倒,从此以后成为了躺在床上的废人。

“喂喂,孙凯,你在想什么呀?”柳依依看着孙凯问道。

孙凯若有所思:“我想去那个慈来寺看看。”

他总感觉这个慈来寺有什么猫腻,王梅受的伤连孙凯都没有第一时间治好,那就说明下手的人修为很高,可孙凯这段时间仔细看了王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会单单对她下手?

“所以你想过去看看是吧?”柳依依眨了眨眼,“我陪你一起去呀。”

这周周末,孙凯便带着柳依依来到了三泉山,三泉山顶就是慈来寺,柳依依一身轻装欢快无比,身上自有青春活泼的气息,引来爬山拜佛的人频频侧目。

“孙凯孙凯,你快看,这里有泉眼!”

“孙凯你看那是什么果子呀,我们要不要买点?”

柳依依显然就是来这游玩的,孙凯颇为无奈:“我说,你把这当成旅游项目了吧?”

柳依依嘻嘻一笑:“本来嘛,这段时间就够累的了,看,上面就是慈来寺了。”

孙凯迎着柳依依指的方向看去,在漫长的红色台阶之后就是一座红色的寺庙,隐隐有钟声传来,寺庙的影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孙凯眼睛微微眯起,这个庙里肯定有点东西。

长长的阶梯对于不经常登山的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对于孙凯柳依依就是轻而易举了,柳依依现在已经有了后天一重天的实力,一般人根本追不上她,蹭蹭蹭的就来到了楼梯顶上。

“真好,我现在厉害死了!”柳依依不忘了这么夸自己。

她刚刚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慈来寺在下面看着不大,但上来以后才发现空间不小,寺庙前的广场上跪满了人,一个个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在念叨些什么东西。

广场最中间,一个中年和尚长须飘飘,口中念念有词,旁边几个小沙弥有节奏的敲着木鱼,那和尚隐隐之间似乎有金光闪出,在人群中来回缓慢移动,有时候会弯下腰来给个别拜佛的人说几句话,被他点化后的人往往伏地大哭痛哭流涕。

“孙凯,大和尚这是在以无边佛法普度众生啊。”柳依依说道。

孙凯却不这么认为,他发现这个和尚虽然看起来大得佛道,但俯身度化众生之时往往会有流光输出,悔过之人多数会有一瞬间的失神,显然大和尚对其想法进行了特意引导。孙凯虽然不懂佛法,但这肯定不是得道高僧所为。

就在这个时候后排出现了几个小沙弥在地上不停的铺设蒲团,很多刚上来的看到后也虔诚的跪了下来。

“孙凯咱们也跪下来吧。”柳依依拉着孙凯道。

孙凯一把把她扶起来:“跪什么跪,你又不是来拜佛求经的。”

柳依依想了想也对,冲着孙凯笑了笑:“你说不跪就不跪。”

然而他们的行为引来了周围人的不屑,一个分发蒲团的小沙弥恶狠狠的看了他们一眼,好像发了蒲团他们跪下就是天经地义的行为一样。

大和尚的目光显然也向他们扫了过来,但他没有什么反应,晃晃悠悠的在众多信徒中间大谈佛法。

“阿弥陀佛,众生皆苦,世人皆有罪孽……”

一边说着他一边弯腰在一个信徒耳边说了几句,那男人原本还是跪着听后脸色大变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我有罪!都怪我!家父的病其实还能治的,是我为了遗产才在医院里签了放弃治疗……”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大和尚喊了声阿弥陀佛,又去了下一个人那边。

“这个大和尚好厉害呀。”柳依依小声说道。

孙凯冷哼了一声:“虚伪至极!”

柳依依一愣:“什么意思?”

孙凯道:“刚刚那和尚扫了我们一眼,其实当时就想过来,我估计是我们不肯跪下他心有不满,但偏偏不表现出来,特意绕了几个圈看起来好像在度化众人一样,你看吧他马上就要绕过来找茬了。”

柳依依看了看前面:“不会吧他离我们还老远呢……”

没想到孙凯才刚刚说了没多久,那和尚就不知怎么的接近了,在外人看来好像是高僧点化众人恰好走在他们面前一样,但柳依依得到了孙凯的提醒,发现这个和尚果然是故意接近的。

“阿弥陀佛,施主业障未清……”大和尚走到柳依依旁边的时候,伸出手来极其自然的往柳依依肩膀上一拍,柳依依双腿一软意识瞬间有点模糊,立刻就要跪了下去。

孙凯一个侧身轻轻一扶:“敢问法师上下,在哪受戒?”

和尚发现柳依依没有跪下去明显一个愣神,但他心神不乱:“贫僧法号慈来,受戒于本寺天藏鹏佛上师。”

天藏鹏佛?

孙凯记忆中华夏的高僧里没有这个法号,之后微微一笑:“法师既说众生皆苦,敢问法师身上可有罪孽?”

这话一说旁边的人目光都被引了过来。

“放肆,大师何等修为,你怎能如此对大师讲……”旁边的一个小沙弥看不下去了。

第六章 寺庙

这个问题这两天江灵儿已经仔细思考过很多次了,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奇遇,“尬遇”倒是有一次,排除掉所有可能之后江灵儿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她咬了咬牙,那个混蛋让自己真气紊乱在大街上跟个木雕一样站了一个多小时,尴尬死了都快,这算哪门子奇遇?

但现在似乎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了,涉及到家族功法秘密江灵儿不敢瞒着,还是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胡闹!”江枫来听后气的不行,“大半夜去找人比武,成何体统!幸亏对方手下留情,不然的话你要出个什么意外让我江家老脸往哪搁。”

江灵儿气哼哼的点了点头,算是勉强认了错。

“枫来啊,”李老供奉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我虽然不是江家之人,但有的话我不能瞒着,此人能在三两招之内看清江家功法的运行缺陷,并顺手提出解决方法,当真不可小觑,若灵儿所说是真,不管他年纪多大地位多低,万万不可错过。”

江枫来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功法是一个家族代代传承下去的,这里面不仅蕴含着武道,还有一个家族的精神,哪怕一代只有一丝丝的改进,只要每一代都能做到传下去迟早变成世界绝学,这个少年很明显对之前传承了数百年的功法进行了大幅度的优化,这个忙帮的当真不小。

“灵儿,你要把他再请过来,这次让江门二老跟着。”江枫来开口道。

“我不!”江灵儿银牙紧咬。

“不要胡闹。”江枫来语气中没有一丝质疑。

江灵儿内心中快把孙凯给骂死了。

柳依依家里。

“慈来寺?”孙凯念叨了一声。

“是的,”王梅这时候已经习惯开口说话了,“我就是在那里受的伤。”

仅仅一天的时间王梅就可以被柳依依搀扶着下地走路了,为了恭贺王梅苏醒柳依依和孙凯做了一大桌子菜,三人坐在桌旁像吃年夜饭一样。

孙凯对于王梅的昏迷其实挺在意的,要知道医院里救治不了这就意味着王梅是被修真者打伤的,这可能是个很重要的线索。

他开口询问以后,王梅就说出了慈来寺三个字。

原来,早在王梅怀有柳依依的时候,她就已经受伤了,那日王梅与丈夫柳贺群去慈来寺拜佛,王梅就明显的感觉到一阵眩晕,只不过当时寺里人多王梅又没有明显大碍所以并不在意。

可糟糕的是自那天以后王梅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生完柳依依以后更是如此,柳贺群在当地颇有威望,一直遍寻名医,用灵丹妙药不停的滋补王梅的身子,但王梅始终不起,就这么一病就是八年。

柳依依八岁那年,王梅终于彻底病倒,从此以后成为了躺在床上的废人。

“喂喂,孙凯,你在想什么呀?”柳依依看着孙凯问道。

孙凯若有所思:“我想去那个慈来寺看看。”

他总感觉这个慈来寺有什么猫腻,王梅受的伤连孙凯都没有第一时间治好,那就说明下手的人修为很高,可孙凯这段时间仔细看了王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什么会单单对她下手?

“所以你想过去看看是吧?”柳依依眨了眨眼,“我陪你一起去呀。”

这周周末,孙凯便带着柳依依来到了三泉山,三泉山顶就是慈来寺,柳依依一身轻装欢快无比,身上自有青春活泼的气息,引来爬山拜佛的人频频侧目。

“孙凯孙凯,你快看,这里有泉眼!”

“孙凯你看那是什么果子呀,我们要不要买点?”

柳依依显然就是来这游玩的,孙凯颇为无奈:“我说,你把这当成旅游项目了吧?”

柳依依嘻嘻一笑:“本来嘛,这段时间就够累的了,看,上面就是慈来寺了。”

孙凯迎着柳依依指的方向看去,在漫长的红色台阶之后就是一座红色的寺庙,隐隐有钟声传来,寺庙的影子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孙凯眼睛微微眯起,这个庙里肯定有点东西。

长长的阶梯对于不经常登山的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对于孙凯柳依依就是轻而易举了,柳依依现在已经有了后天一重天的实力,一般人根本追不上她,蹭蹭蹭的就来到了楼梯顶上。

“真好,我现在厉害死了!”柳依依不忘了这么夸自己。

她刚刚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慈来寺在下面看着不大,但上来以后才发现空间不小,寺庙前的广场上跪满了人,一个个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在念叨些什么东西。

广场最中间,一个中年和尚长须飘飘,口中念念有词,旁边几个小沙弥有节奏的敲着木鱼,那和尚隐隐之间似乎有金光闪出,在人群中来回缓慢移动,有时候会弯下腰来给个别拜佛的人说几句话,被他点化后的人往往伏地大哭痛哭流涕。

“孙凯,大和尚这是在以无边佛法普度众生啊。”柳依依说道。

孙凯却不这么认为,他发现这个和尚虽然看起来大得佛道,但俯身度化众生之时往往会有流光输出,悔过之人多数会有一瞬间的失神,显然大和尚对其想法进行了特意引导。孙凯虽然不懂佛法,但这肯定不是得道高僧所为。

就在这个时候后排出现了几个小沙弥在地上不停的铺设蒲团,很多刚上来的看到后也虔诚的跪了下来。

“孙凯咱们也跪下来吧。”柳依依拉着孙凯道。

孙凯一把把她扶起来:“跪什么跪,你又不是来拜佛求经的。”

柳依依想了想也对,冲着孙凯笑了笑:“你说不跪就不跪。”

然而他们的行为引来了周围人的不屑,一个分发蒲团的小沙弥恶狠狠的看了他们一眼,好像发了蒲团他们跪下就是天经地义的行为一样。

大和尚的目光显然也向他们扫了过来,但他没有什么反应,晃晃悠悠的在众多信徒中间大谈佛法。

“阿弥陀佛,众生皆苦,世人皆有罪孽……”

一边说着他一边弯腰在一个信徒耳边说了几句,那男人原本还是跪着听后脸色大变扑通一声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我有罪!都怪我!家父的病其实还能治的,是我为了遗产才在医院里签了放弃治疗……”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大和尚喊了声阿弥陀佛,又去了下一个人那边。

“这个大和尚好厉害呀。”柳依依小声说道。

孙凯冷哼了一声:“虚伪至极!”

柳依依一愣:“什么意思?”

孙凯道:“刚刚那和尚扫了我们一眼,其实当时就想过来,我估计是我们不肯跪下他心有不满,但偏偏不表现出来,特意绕了几个圈看起来好像在度化众人一样,你看吧他马上就要绕过来找茬了。”

柳依依看了看前面:“不会吧他离我们还老远呢……”

没想到孙凯才刚刚说了没多久,那和尚就不知怎么的接近了,在外人看来好像是高僧点化众人恰好走在他们面前一样,但柳依依得到了孙凯的提醒,发现这个和尚果然是故意接近的。

“阿弥陀佛,施主业障未清……”大和尚走到柳依依旁边的时候,伸出手来极其自然的往柳依依肩膀上一拍,柳依依双腿一软意识瞬间有点模糊,立刻就要跪了下去。

孙凯一个侧身轻轻一扶:“敢问法师上下,在哪受戒?”

和尚发现柳依依没有跪下去明显一个愣神,但他心神不乱:“贫僧法号慈来,受戒于本寺天藏鹏佛上师。”

天藏鹏佛?

孙凯记忆中华夏的高僧里没有这个法号,之后微微一笑:“法师既说众生皆苦,敢问法师身上可有罪孽?”

这话一说旁边的人目光都被引了过来。

“放肆,大师何等修为,你怎能如此对大师讲……”旁边的一个小沙弥看不下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