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9 14:35:13

“爷爷被人害了!”

想到这一点,林烨眼中闪过一道凶芒,额头上青筋鼓起!

那惊人的杀机,宛若一股股狂风乍起!

“不管是谁,我要他的命!”

在他心中,父母死后,爷爷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倘若生老病死,属于自然轮回,他无话可说,但要是被人算计,他便要血债血偿!

……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林烨走出了病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你找的大夫呢?”钟婉居然还没走,冷笑连连地看着林烨,不屑道:“我告诉你,你也别吹牛逼,这医院的重症监护,一天是八千块,我不会给你这个钱的。”

林烨淡淡乜了她一眼,道:“我堂哥和大伯呢?”

“现在公司一团乱,他们当然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了。”钟婉脸上的讥笑更为浓厚,道:“怎么,想用他们俩来压我?告诉你,就算他们给我打电话,也没用!老爷子的事情已经交给我全权管理,人都要死了,这个钱,我一分不会出!”

“爷爷在医院生死未卜,他们居然还待在公司里,很好!”

林烨点了点头,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你这个废物,当初爹死了就跑了,现在有什么资格插手林家的事情!”

钟婉恼怒之极,再怎么说她也是钟家小姐,林烨居然敢三番五次的无视她:“老爷子病入膏盲,我让你看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别TM得寸进尺……”

话刚说完,啪!

反手一个耳光,林烨重重地扇在了钟婉的脸上!

钟婉被打翻在地,捂着脸,惊愕地看着林烨,“你敢打我?!”

“如果不安静,就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了。”林烨冷冷道。

“好,好!你这个小杂种!”钟婉咬牙切齿,随即摸出电话准备打出去。

老李看到林烨动手,心中也是咯噔一跳,慌忙道:“少夫人,二少爷不是这个意思……”

“让她打。”林烨冷冷道:“不用管她,大夫到了。”

听到这话,老李顺着林烨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空中。

顿时,惊容遍布!

只见一辆军用雷鸟直升飞机在远处盘旋而来,伴随着狂风,很快就飞到了医院上空。不到一分钟,他们选到了合适的位置,于医院空旷的停机坪飞下。

紧接着,从飞机上就下来了五个人,都提着医药箱背着背包,为首的一个人身穿白大褂,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当看到他的时候,老李失声道:“那是陈明荣!”

不仅是他,刚刚摸出手机,还处于愤怒之中的钟婉,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去接人吧。”林烨脸色平淡,对错愕万分的老李道。

老李激动无比,慌忙道:“是,是!”

五分钟后,老李从下面将陈明荣的团队迎接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医院的院长专家之流,不过这群人抵达病房门口,就被陈明荣赶走了。

“林先生!”

陈明荣风尘仆仆,看到林烨的时候却表情变得肃然,行了一个军礼,道:“抱歉,得到命令我就过来了,迟到了几分钟!”

“没事。”林烨道:“病人在里面,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刻不容缓,陈大夫请进去吧。”

陈明荣眼神一凝,重重点头,道:“我一定尽力而为!”

等陈明荣带着专家团队走进去之后,钟婉还呆呆地站在原地,拿着电话拨也不是,不拨也不是。

但此刻在她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烨一个电话,不仅将陈明荣找来了,而且还是用直升机直接送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走廊外安静一片,钟婉尴尬无比,但却又不想就这样离开,只站在一侧,冷眼旁观。

半个小时后,陈明荣出来了,对林烨道:“林先生,你爷爷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我们需要进行一次搭桥手术,由于老爷子身体太弱,需要调养观察一天才能进行。”

听到这话,老李喜极而泣,而林烨也松了口气,感激道:“有劳陈大夫了。”

“客气。”陈明荣谦虚且恭敬道:“能帮上陈先生的忙,那是我天大的荣幸!您放心,我一定将手术做好,保证老爷子起来之后能生龙活虎!我们现在去做手术分析,林先生有什么需要叫我们。”

林烨点了点头,送走了陈明荣之后,又回到了病房门口。

“老李,我有些话问你。”林烨脸色冰冷,道:“爷爷发病之前,是和谁出去吃饭的?”

“是和祥瑞集团的董老板,他生日请了不少人,不过我一个下人不便去,是老爷陪同的。”老李道:“回来之后,太老爷睡了一会儿,就病发了。”

“又是林成栋。”林烨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看了钟婉一眼,道:“她刚才说公司一团糟,是怎么回事?”

“其实在太老爷发病之前,林氏集团就遇到了很大的危机了,好像是和一个商圈规划有关,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老李摇了摇头。

“对了,我妹妹呢?”林烨忽然道。

十年前离开,但林烨还有一个妹妹,叫林梦鸽。

她是林烨父亲当年收养的一个小女孩,比他小了五岁,离开前,两人感情也不错。而如今爷爷重病,按道理来说,她也应该在的。

“小姐,小姐她……”老管家有些结巴。

林烨脸色一沉,道:“说!”

这个时候,钟婉冷笑一声,道:“林梦鸽,马上要嫁给我大哥钟明了!”

“钟明?”林烨身体一震,寒声道:“钟明?他不是三十多岁了,还死过老婆,是个瘸子吗?林梦鸽豆蔻年华,这件事,爷爷能同意?”

老李不敢去触碰林烨的眼神,低着头道:“这是老爷和大少爷前几天做的决定,太老爷还在病危中,根本没法阻止!”

“天杀的!”林烨双拳紧握,一腔怒火,熊熊燃烧!

他这个大伯,林成栋,真是好大的胆子!

林烨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道:“老李,还要劳烦你在这里守着爷爷了。”

“二少爷,你要干什么去?”老李一呆。

林烨冷冷道:“去公司,看看那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

“瘸了一条腿又怎么了?她一个养女,吃我们林家的,用我们林家的,做出点贡献,又有什么干系!”钟婉还在冷嘲热讽,道:“嫁进我们钟家,那是她的福气!”

“闭嘴!”林烨转过头,凶戾之极:“你最好祈祷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否则准备让钟家人给你收尸!现在,带我去公司!””

钟婉起初还不愿意,但注意到林烨冷厉的眼神,还是忍不住乖乖听话,但嘴上还是咬牙道:“林烨,你去公司没你好果子吃!你一个臭当兵的敢打我,我可是钟家小姐,你会后悔的!”

林烨脸色冷漠,无动于衷。

来到医院之外,钟婉还一幅冷笑连连,丝毫不担心的样子。

“教官。”邱映雪还在门口,不过就剩下一辆车,接机时的庞大车队已经让她驱离了。

“你还没走?”林烨点了点头,道:“正好需要你,上车,去林氏集团!”

当看到邱映雪的那一刻,一直保持着钟婉的脸色,终于大变!

哪怕是陈明荣,都没有带给她如此大的震撼!

因为她认识这个女人!

几年时间,于江城地下名声鹊起的新秀,以女儿之身一手缔造了黑龙会,江湖人称“夜枭”的邱雪莹!

她是江城道上新传奇,地下女王者!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就连他们钟家都得罪不起!

而她,居然对林烨这么恭敬!

“林氏集团?”邱映雪一愣,随即道:“教官,莫非林氏集团是您的……”

“不该问的,别问。”

十年戎马,林烨在军队从未提过自己的过去!

“是!”邱映雪低着头,亲自拉开了车门,将林烨迎了进去。

直到上了车,钟婉脑袋还一阵浑浑噩噩,她看向旁边的林烨,又看着开车的邱映雪,脸色胸口起伏不定,眼中也漫漶上了惊骇。

这个人,不只是个当兵的吗?

第二章 狼心狗肺

“爷爷被人害了!”

想到这一点,林烨眼中闪过一道凶芒,额头上青筋鼓起!

那惊人的杀机,宛若一股股狂风乍起!

“不管是谁,我要他的命!”

在他心中,父母死后,爷爷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倘若生老病死,属于自然轮回,他无话可说,但要是被人算计,他便要血债血偿!

……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林烨走出了病房,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你找的大夫呢?”钟婉居然还没走,冷笑连连地看着林烨,不屑道:“我告诉你,你也别吹牛逼,这医院的重症监护,一天是八千块,我不会给你这个钱的。”

林烨淡淡乜了她一眼,道:“我堂哥和大伯呢?”

“现在公司一团乱,他们当然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了。”钟婉脸上的讥笑更为浓厚,道:“怎么,想用他们俩来压我?告诉你,就算他们给我打电话,也没用!老爷子的事情已经交给我全权管理,人都要死了,这个钱,我一分不会出!”

“爷爷在医院生死未卜,他们居然还待在公司里,很好!”

林烨点了点头,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你这个废物,当初爹死了就跑了,现在有什么资格插手林家的事情!”

钟婉恼怒之极,再怎么说她也是钟家小姐,林烨居然敢三番五次的无视她:“老爷子病入膏盲,我让你看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别TM得寸进尺……”

话刚说完,啪!

反手一个耳光,林烨重重地扇在了钟婉的脸上!

钟婉被打翻在地,捂着脸,惊愕地看着林烨,“你敢打我?!”

“如果不安静,就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了。”林烨冷冷道。

“好,好!你这个小杂种!”钟婉咬牙切齿,随即摸出电话准备打出去。

老李看到林烨动手,心中也是咯噔一跳,慌忙道:“少夫人,二少爷不是这个意思……”

“让她打。”林烨冷冷道:“不用管她,大夫到了。”

听到这话,老李顺着林烨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空中。

顿时,惊容遍布!

只见一辆军用雷鸟直升飞机在远处盘旋而来,伴随着狂风,很快就飞到了医院上空。不到一分钟,他们选到了合适的位置,于医院空旷的停机坪飞下。

紧接着,从飞机上就下来了五个人,都提着医药箱背着背包,为首的一个人身穿白大褂,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当看到他的时候,老李失声道:“那是陈明荣!”

不仅是他,刚刚摸出手机,还处于愤怒之中的钟婉,也被这一幕惊呆了。

“去接人吧。”林烨脸色平淡,对错愕万分的老李道。

老李激动无比,慌忙道:“是,是!”

五分钟后,老李从下面将陈明荣的团队迎接了上来,后面还跟着医院的院长专家之流,不过这群人抵达病房门口,就被陈明荣赶走了。

“林先生!”

陈明荣风尘仆仆,看到林烨的时候却表情变得肃然,行了一个军礼,道:“抱歉,得到命令我就过来了,迟到了几分钟!”

“没事。”林烨道:“病人在里面,是我最重要的亲人,刻不容缓,陈大夫请进去吧。”

陈明荣眼神一凝,重重点头,道:“我一定尽力而为!”

等陈明荣带着专家团队走进去之后,钟婉还呆呆地站在原地,拿着电话拨也不是,不拨也不是。

但此刻在她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烨一个电话,不仅将陈明荣找来了,而且还是用直升机直接送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走廊外安静一片,钟婉尴尬无比,但却又不想就这样离开,只站在一侧,冷眼旁观。

半个小时后,陈明荣出来了,对林烨道:“林先生,你爷爷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我们需要进行一次搭桥手术,由于老爷子身体太弱,需要调养观察一天才能进行。”

听到这话,老李喜极而泣,而林烨也松了口气,感激道:“有劳陈大夫了。”

“客气。”陈明荣谦虚且恭敬道:“能帮上陈先生的忙,那是我天大的荣幸!您放心,我一定将手术做好,保证老爷子起来之后能生龙活虎!我们现在去做手术分析,林先生有什么需要叫我们。”

林烨点了点头,送走了陈明荣之后,又回到了病房门口。

“老李,我有些话问你。”林烨脸色冰冷,道:“爷爷发病之前,是和谁出去吃饭的?”

“是和祥瑞集团的董老板,他生日请了不少人,不过我一个下人不便去,是老爷陪同的。”老李道:“回来之后,太老爷睡了一会儿,就病发了。”

“又是林成栋。”林烨眼中闪过一道精芒,看了钟婉一眼,道:“她刚才说公司一团糟,是怎么回事?”

“其实在太老爷发病之前,林氏集团就遇到了很大的危机了,好像是和一个商圈规划有关,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老李摇了摇头。

“对了,我妹妹呢?”林烨忽然道。

十年前离开,但林烨还有一个妹妹,叫林梦鸽。

她是林烨父亲当年收养的一个小女孩,比他小了五岁,离开前,两人感情也不错。而如今爷爷重病,按道理来说,她也应该在的。

“小姐,小姐她……”老管家有些结巴。

林烨脸色一沉,道:“说!”

这个时候,钟婉冷笑一声,道:“林梦鸽,马上要嫁给我大哥钟明了!”

“钟明?”林烨身体一震,寒声道:“钟明?他不是三十多岁了,还死过老婆,是个瘸子吗?林梦鸽豆蔻年华,这件事,爷爷能同意?”

老李不敢去触碰林烨的眼神,低着头道:“这是老爷和大少爷前几天做的决定,太老爷还在病危中,根本没法阻止!”

“天杀的!”林烨双拳紧握,一腔怒火,熊熊燃烧!

他这个大伯,林成栋,真是好大的胆子!

林烨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道:“老李,还要劳烦你在这里守着爷爷了。”

“二少爷,你要干什么去?”老李一呆。

林烨冷冷道:“去公司,看看那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

“瘸了一条腿又怎么了?她一个养女,吃我们林家的,用我们林家的,做出点贡献,又有什么干系!”钟婉还在冷嘲热讽,道:“嫁进我们钟家,那是她的福气!”

“闭嘴!”林烨转过头,凶戾之极:“你最好祈祷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否则准备让钟家人给你收尸!现在,带我去公司!””

钟婉起初还不愿意,但注意到林烨冷厉的眼神,还是忍不住乖乖听话,但嘴上还是咬牙道:“林烨,你去公司没你好果子吃!你一个臭当兵的敢打我,我可是钟家小姐,你会后悔的!”

林烨脸色冷漠,无动于衷。

来到医院之外,钟婉还一幅冷笑连连,丝毫不担心的样子。

“教官。”邱映雪还在门口,不过就剩下一辆车,接机时的庞大车队已经让她驱离了。

“你还没走?”林烨点了点头,道:“正好需要你,上车,去林氏集团!”

当看到邱映雪的那一刻,一直保持着钟婉的脸色,终于大变!

哪怕是陈明荣,都没有带给她如此大的震撼!

因为她认识这个女人!

几年时间,于江城地下名声鹊起的新秀,以女儿之身一手缔造了黑龙会,江湖人称“夜枭”的邱雪莹!

她是江城道上新传奇,地下女王者!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就连他们钟家都得罪不起!

而她,居然对林烨这么恭敬!

“林氏集团?”邱映雪一愣,随即道:“教官,莫非林氏集团是您的……”

“不该问的,别问。”

十年戎马,林烨在军队从未提过自己的过去!

“是!”邱映雪低着头,亲自拉开了车门,将林烨迎了进去。

直到上了车,钟婉脑袋还一阵浑浑噩噩,她看向旁边的林烨,又看着开车的邱映雪,脸色胸口起伏不定,眼中也漫漶上了惊骇。

这个人,不只是个当兵的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