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3 14:33:33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江城平静一片。

但在这平静的湖面之下,却是夹杂着无数的暗涌流动。

而且,一个消息,也在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江城的商界企业,无数家族,都为这个消息而震颤——

林氏集团的小少爷,林烨回来了!

离家出走十年,回到了江城!

而回来的第一天,就和大伯林成栋闹翻,然后将林霄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不仅如此,还大闹钟家府邸,以无比强势之态将妹妹林梦鸽带走。

其后,钟家报警,但林烨进去不到一个小时就成功出来,局长吴亮讳莫如深,只字不提。

就连钟家,在这件事之后,也选择了沉默!

一时间,关于林烨的传闻,他的神秘,喧嚣尘上……

新桥医院。

早上九点过,林烨和林梦鸽从病房中出来,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刚才主治医生已经说了,老爷子的恢复状况良好,估计用不了两天,就能够成功出院了。

回到江城已经五天时间了,这是唯一能让林烨欣慰的好消息。

不过,当他看到妹妹身上的衣服时,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不换衣服?”林烨奇道。

那天从钟家将林梦鸽接回来之后,林梦鸽就只是换了一套长裙,加上一件牛仔外套,这都已经四五天了,上面都一些有些发脏。

女孩子爱美,这是天性。

林梦鸽不过才二十一岁,像她这样正值青春期的姑娘,几天不换衣服,着实很奇怪。

只是听到林烨这句话,林梦鸽的脸上首先闪过一道郝然,随即扭捏道:“哥,我没衣服了……这衣服是雪姐的。”

“什么?!”林烨脸色一沉,道:“你的衣服呢?”

“被林子昂他们丢了。”林梦鸽脸色一黯,道:“而且我都没什么衣服的,我平时都住在学校里,有校服可以将就着穿……”

“这个王八蛋。”林烨死死咬牙,心中对林子昂父子真是恨透了。就算林梦鸽是养女,但也是林北的女儿,以林家的财力,哪怕不能锦衣玉食,至少也应该衣食无忧才对。

但他们,居然这样苛刻林梦鸽!

就因为他是自己的妹妹,林北的养女!

之前他听老李说起过,林梦鸽虽然在读大学,但几乎很少回家里来,想必也是有林成栋父子的身影在其中。

林烨压下怒气,问:“你也休假了好几天了,要回去上学了吗?”

“是的,下去应该就要去学校报道了。”想到之前被送到钟家去,险些嫁给钟明那个瘸子,林梦鸽就一阵后怕。那两天宛若噩梦一样,如果林烨不回来,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爷爷这里也没什么事,你是该回学校了。”林烨点了点头,略带亏欠地说道:“不过哥这十年来,都没有好好尽到当哥的义务和责任。这样吧,爷爷这里有老李守着,哥陪你去玩半天,买点衣服,吃个午饭,再送你去学校。”

“这……”林梦鸽有点受宠若惊。

“不许拒绝,就这么决定了。”林烨板着脸说道。

林梦鸽点了点头,道:“好,我听哥的。”

林烨脸上浮现起了一个笑容,随即拉起了林梦鸽的手,走出了医院。

时代广场。

这是江城最大的购物中心,充斥着各种大型商场,以及奢侈品店铺。

打车来到这里之后,林烨领着林梦鸽就进了各个商圈进行挑选,不过半个小时之后,林梦鸽一件衣服都没有买,要不是拉着他说“太贵了”,就是说“不好看”。

其实从她的眼神中,林烨能看到渴望,譬如说纪梵希的长款连衣裙,荷叶边饰,层叠设计。当换上之后,乌黑的秀发衬托着她的长裙,林梦鸽的脸旁微微泛起红晕,一丝纤柔的微笑,美丽得不可方物。而明明所有人都觉得穿在她身上像是公主一样好看,但她却还是摆了摆手表示不买,说不喜欢。

她恋恋不舍的目光,从她看向吊牌价上那九千多开始收回,林烨心中一痛。

这些年,她寄养给大伯林成栋,肯定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

否则以林家的财力,怎么可能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给她!

“包起来。”林烨对销售员说道。

“哥!”林梦鸽换好衣服之后,从试衣间里出来,听到这话顿时一慌。

“放心,哥有钱。”林烨不容置疑,把衣服递给了销售员,道:“你不用为我节约。”

就在林梦鸽感动不已的时候,一个声音不恰适宜的响了起来。

“这件衣服我要了。”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穿着艳丽的女人从店外走了进来。

女子身材高挑,长着一张整容过度的网红脸,挽着一个身穿西装,体态肥硕的中年男子,踩着高跟鞋,态度极为高傲地指着连衣裙,道:“这件衣服,我看上了。”

“抱歉。”

销售员已经开始包起来了,充满歉意地说道:“这件裙子已经被先生定下了,而且同样款式只有一件,如果小姐您需要,可以看看其他的。”

“我就要这一件!”女子冷笑一声,道。

销售员道:“那我从其他店给您调一件过来吧。”

“不行。”女子道:“我现在就要!”

林烨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手上还有结婚戒指,顿时知道两人什么关系。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当今社会也相当的普遍了,他也懒得去说。

“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子忽然转过头,道:“这件衣服,我要了,你让给我。”

“买东西,总要有个先来后到。”林烨道。

“看你这穷酸样,你买得起吗?”女子轻蔑地看着林烨以及林梦鸽,瞧着他们的装扮,宛若地摊货,顿时不屑之意更浓,道:“我这是给你台阶下,别不知道珍惜。”

林烨笑了,他还没见过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的女人,而且还是个势力女。

林烨没搭理她,而是拿出了银行卡,准备刷卡。

不过女子眼疾手快,将连衣裙给夺了过去,随即耀武扬威地说道:“我不想说第三遍,这衣服我要了,你们要看上了其他的,随便挑一件,我给你们买单。”

“拿过来。”林烨脸色一沉。

“达令,他欺负我!”女子立即靠在了中年男子身上,开始腻声腻气地发嗲。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才对林烨居高临下地说道:“朋友,给个面子,衣服让我们要了,你们哪来的,走哪去,我不计较你刚才的无礼了。”

纪梵希毕竟是大品牌,店内外都还有不少人,看到这边争吵,不少人都驻足了起来。

“那不是东华集团的云方剑吗?”

“是啊,云方剑年轻的时候就好吃懒做,仗着家族胡作非为,现在年纪大了也不消停。。”

“那个女人是他情人吧,啧啧,小这么多,还这么大张旗鼓的,不怕他老婆知道啊。”

“嘘,小声点,云方剑可不好惹。”

……

“哥,要不算了吧……”林梦鸽看着四周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眼神里都透露着同情,宛若他们是砧板上的鱼肉,待人宰割,她不禁担心起来。

毕竟云家的大名,她也听说过,那可是江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家大业大,不仅有地产生意,甚至还是汽车大亨,掌控者过半的江城汽车销售店铺。

哪怕是爷爷林霄在,恐怕也要避其锋芒。

但林烨,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还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

至于那些议论声,此刻都钻进了云方剑的耳里,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还倨傲一笑,对林烨说道:“看样子,你们是想要讹钱啊?这样吧,这点钱,拿着滚,老子有的是钱!”

说话间,拿出一沓现金,丢在了地上。一捆一捆,一共三捆,三万块的样子。

云方剑道:“拿了钱,赶紧滚蛋。否则我让人修理你!”

面对这样的羞辱,哪怕是林梦鸽俏脸都涨红了起来,更不用说林烨了。

只见他的嘴角漫漶起一丝冰冷的笑容,淡淡道:“十秒钟,衣服不拿过来,后果自负。”

“十秒钟,我好怕呀~”女子一脸不屑,道:“还后果自负?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臭小子,以你这模样,估计你都没听说过云家吧!要不要我给你科普一下?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给你补偿的机会都没有了,你们这种货色,就应该穿地摊货!”

说话间,她一脚踩在了地上的几叠钱上,眼神高傲轻蔑。

第十六章 云家人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江城平静一片。

但在这平静的湖面之下,却是夹杂着无数的暗涌流动。

而且,一个消息,也在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江城的商界企业,无数家族,都为这个消息而震颤——

林氏集团的小少爷,林烨回来了!

离家出走十年,回到了江城!

而回来的第一天,就和大伯林成栋闹翻,然后将林霄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不仅如此,还大闹钟家府邸,以无比强势之态将妹妹林梦鸽带走。

其后,钟家报警,但林烨进去不到一个小时就成功出来,局长吴亮讳莫如深,只字不提。

就连钟家,在这件事之后,也选择了沉默!

一时间,关于林烨的传闻,他的神秘,喧嚣尘上……

新桥医院。

早上九点过,林烨和林梦鸽从病房中出来,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

刚才主治医生已经说了,老爷子的恢复状况良好,估计用不了两天,就能够成功出院了。

回到江城已经五天时间了,这是唯一能让林烨欣慰的好消息。

不过,当他看到妹妹身上的衣服时,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不换衣服?”林烨奇道。

那天从钟家将林梦鸽接回来之后,林梦鸽就只是换了一套长裙,加上一件牛仔外套,这都已经四五天了,上面都一些有些发脏。

女孩子爱美,这是天性。

林梦鸽不过才二十一岁,像她这样正值青春期的姑娘,几天不换衣服,着实很奇怪。

只是听到林烨这句话,林梦鸽的脸上首先闪过一道郝然,随即扭捏道:“哥,我没衣服了……这衣服是雪姐的。”

“什么?!”林烨脸色一沉,道:“你的衣服呢?”

“被林子昂他们丢了。”林梦鸽脸色一黯,道:“而且我都没什么衣服的,我平时都住在学校里,有校服可以将就着穿……”

“这个王八蛋。”林烨死死咬牙,心中对林子昂父子真是恨透了。就算林梦鸽是养女,但也是林北的女儿,以林家的财力,哪怕不能锦衣玉食,至少也应该衣食无忧才对。

但他们,居然这样苛刻林梦鸽!

就因为他是自己的妹妹,林北的养女!

之前他听老李说起过,林梦鸽虽然在读大学,但几乎很少回家里来,想必也是有林成栋父子的身影在其中。

林烨压下怒气,问:“你也休假了好几天了,要回去上学了吗?”

“是的,下去应该就要去学校报道了。”想到之前被送到钟家去,险些嫁给钟明那个瘸子,林梦鸽就一阵后怕。那两天宛若噩梦一样,如果林烨不回来,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爷爷这里也没什么事,你是该回学校了。”林烨点了点头,略带亏欠地说道:“不过哥这十年来,都没有好好尽到当哥的义务和责任。这样吧,爷爷这里有老李守着,哥陪你去玩半天,买点衣服,吃个午饭,再送你去学校。”

“这……”林梦鸽有点受宠若惊。

“不许拒绝,就这么决定了。”林烨板着脸说道。

林梦鸽点了点头,道:“好,我听哥的。”

林烨脸上浮现起了一个笑容,随即拉起了林梦鸽的手,走出了医院。

时代广场。

这是江城最大的购物中心,充斥着各种大型商场,以及奢侈品店铺。

打车来到这里之后,林烨领着林梦鸽就进了各个商圈进行挑选,不过半个小时之后,林梦鸽一件衣服都没有买,要不是拉着他说“太贵了”,就是说“不好看”。

其实从她的眼神中,林烨能看到渴望,譬如说纪梵希的长款连衣裙,荷叶边饰,层叠设计。当换上之后,乌黑的秀发衬托着她的长裙,林梦鸽的脸旁微微泛起红晕,一丝纤柔的微笑,美丽得不可方物。而明明所有人都觉得穿在她身上像是公主一样好看,但她却还是摆了摆手表示不买,说不喜欢。

她恋恋不舍的目光,从她看向吊牌价上那九千多开始收回,林烨心中一痛。

这些年,她寄养给大伯林成栋,肯定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

否则以林家的财力,怎么可能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给她!

“包起来。”林烨对销售员说道。

“哥!”林梦鸽换好衣服之后,从试衣间里出来,听到这话顿时一慌。

“放心,哥有钱。”林烨不容置疑,把衣服递给了销售员,道:“你不用为我节约。”

就在林梦鸽感动不已的时候,一个声音不恰适宜的响了起来。

“这件衣服我要了。”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穿着艳丽的女人从店外走了进来。

女子身材高挑,长着一张整容过度的网红脸,挽着一个身穿西装,体态肥硕的中年男子,踩着高跟鞋,态度极为高傲地指着连衣裙,道:“这件衣服,我看上了。”

“抱歉。”

销售员已经开始包起来了,充满歉意地说道:“这件裙子已经被先生定下了,而且同样款式只有一件,如果小姐您需要,可以看看其他的。”

“我就要这一件!”女子冷笑一声,道。

销售员道:“那我从其他店给您调一件过来吧。”

“不行。”女子道:“我现在就要!”

林烨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手上还有结婚戒指,顿时知道两人什么关系。不过对于这种情况,当今社会也相当的普遍了,他也懒得去说。

“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子忽然转过头,道:“这件衣服,我要了,你让给我。”

“买东西,总要有个先来后到。”林烨道。

“看你这穷酸样,你买得起吗?”女子轻蔑地看着林烨以及林梦鸽,瞧着他们的装扮,宛若地摊货,顿时不屑之意更浓,道:“我这是给你台阶下,别不知道珍惜。”

林烨笑了,他还没见过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的女人,而且还是个势力女。

林烨没搭理她,而是拿出了银行卡,准备刷卡。

不过女子眼疾手快,将连衣裙给夺了过去,随即耀武扬威地说道:“我不想说第三遍,这衣服我要了,你们要看上了其他的,随便挑一件,我给你们买单。”

“拿过来。”林烨脸色一沉。

“达令,他欺负我!”女子立即靠在了中年男子身上,开始腻声腻气地发嗲。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才对林烨居高临下地说道:“朋友,给个面子,衣服让我们要了,你们哪来的,走哪去,我不计较你刚才的无礼了。”

纪梵希毕竟是大品牌,店内外都还有不少人,看到这边争吵,不少人都驻足了起来。

“那不是东华集团的云方剑吗?”

“是啊,云方剑年轻的时候就好吃懒做,仗着家族胡作非为,现在年纪大了也不消停。。”

“那个女人是他情人吧,啧啧,小这么多,还这么大张旗鼓的,不怕他老婆知道啊。”

“嘘,小声点,云方剑可不好惹。”

……

“哥,要不算了吧……”林梦鸽看着四周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眼神里都透露着同情,宛若他们是砧板上的鱼肉,待人宰割,她不禁担心起来。

毕竟云家的大名,她也听说过,那可是江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家大业大,不仅有地产生意,甚至还是汽车大亨,掌控者过半的江城汽车销售店铺。

哪怕是爷爷林霄在,恐怕也要避其锋芒。

但林烨,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还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

至于那些议论声,此刻都钻进了云方剑的耳里,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还倨傲一笑,对林烨说道:“看样子,你们是想要讹钱啊?这样吧,这点钱,拿着滚,老子有的是钱!”

说话间,拿出一沓现金,丢在了地上。一捆一捆,一共三捆,三万块的样子。

云方剑道:“拿了钱,赶紧滚蛋。否则我让人修理你!”

面对这样的羞辱,哪怕是林梦鸽俏脸都涨红了起来,更不用说林烨了。

只见他的嘴角漫漶起一丝冰冷的笑容,淡淡道:“十秒钟,衣服不拿过来,后果自负。”

“十秒钟,我好怕呀~”女子一脸不屑,道:“还后果自负?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臭小子,以你这模样,估计你都没听说过云家吧!要不要我给你科普一下?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给你补偿的机会都没有了,你们这种货色,就应该穿地摊货!”

说话间,她一脚踩在了地上的几叠钱上,眼神高傲轻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