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30 10:18:32

台上的李欣被孤立了出来,这回她真的很无助,她都不知所措了,给人倒酒这跟陪酒女有什么的区别?

她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最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这种事她做不来。

张志恒见李欣扭扭捏捏,不为所动,他特意把酒杯往前伸了伸,爆喝一声:“倒酒!”

李欣被张志恒吼了一声,身子都颤了一下,她深知眼前的男人不是她能得罪的。

就了许久,李欣终于妥协了,准备走上前去给张志恒倒酒。

这个时候,焦杨不是什么时候走上前来,拦住了李欣,轻声对她说:“我来吧,你先回去坐。”

说完,焦杨便拿起了红酒瓶,慢慢给张志恒倒上。

“张少,请慢用!”焦杨说道。

张志恒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缓缓说:“我让你倒酒了么?”

说着,便将红酒整个泼到了焦杨脸上,厉声说:“你一个穷光蛋有什么资格给我倒酒!你触碰过的酒简直比我家马桶里的水还脏。”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张志恒发怒没人敢说话。

过了一会,钱宇走到张志恒旁边说:“张少,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免得扫了您的兴。”

张志恒还是给钱宇一点面子的,说:“穷光蛋你也请,不嫌恶心么!”

钱宇苦笑说:“这哪是我请的。”

言下之意就是焦杨自己舔着脸来的。

这里的人最拿手的便是见风使舵,张志恒和钱宇不待见焦杨,所有的矛头便都指向了焦杨。

一时间议论声纷纷响起。

“这种人真不要脸,别人没请就敢来蹭吃蹭喝,恐怕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吧。”

“是啊,记得当初他还在上大学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啊。”

“对啊,你看他和李欣还走这么近,估计是想吃软饭吧,真丢人。”

这些人越说越来劲,似乎只要贬低焦杨就会受到张志恒的青睐一样。

焦杨没有去看这些人,他不在意这些人的言语。

但是李欣不同,她看到焦杨受了这么多侮辱心里很难受,说:“我们走吧。”

台下的张旭突然幽幽的说:“焦杨很有钱啊,这衣服还是他给李欣买的呢,身上的首饰也是,还有庞敏的生日礼物也是焦杨买的,一万块呢!”

“额...”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嘴都能塞下一个灯泡!

“张旭,你在开玩笑吧,就他?”张旭身旁的女子不可思议的说。

“没有,当时他在买东西的时候我就在场。”张旭说道。

庞敏听了张旭的话连忙打开手中的礼物盒,一条闪闪发光的项链正安静的躺在盒子中。

“哇!好漂亮的首饰啊!”

有女生惊呼道。

这个时候最难看的就要数张志恒了,一直踩在脚底的蝼蚁竟然还有翻身的能力,这让他很不爽。

但出于谨慎他默默给家里的手下发里一条短信,让他们查一下焦杨的身份。

此时,已经没有人再嘲笑焦杨了,都在夸赞焦杨出手如何如何阔绰等等。

对于这些墙头草的吹捧焦杨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轻声对李欣说:“我们走吧。”

李欣点点头,可是庞敏怎们会让他们离开,拉着李欣,劝说她不要走。

可是李欣怎么都不肯留下。

就在这时,张志恒的手机发了短信,焦杨的身世已经调查清楚,就连几天前的酒吧事件都被调查了出来。

当然,亚洲金融街主人的身份是调查不出来的。

张志恒看到手机中的消息之后冷笑一声,还以为是哪位尊神降临呢,原来就是一个被绿了的臭屌丝!

心中又充满底气的张志恒把目光对准李欣,冷声道:“我不是说过么!谁允许你走了?”

一句话就把李欣吓呆了,看着阴冷的张志恒心脏怦怦直跳。

张志恒看向焦杨继续说道:“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原来就是一个屌丝!卖房子的三十万现在花了快一半了吧?”

卖房子?卖什么房子?

台下的人一脸懵逼,不知道张志恒在说什么。

张志恒抬手招呼过一个服务员,让服务员将手机里的内容投射到大屏幕中。

很快,大屏幕中就显示了那天酒吧的事情。

“卖房子讨好自己的女人,最后还是被绿了,没想到他竟然报警把自己的女人给举报了,最后这女人在警方的压力下还了钱,出轨的对象也破了产。真狠啊!”

张志恒在旁边解说着,生怕有人不了解事情的经过。

而焦杨还愣了一下,王莹莹还钱了?

他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账户里钱,果然多了三十万,可为什么没有提示呢?

其实,当焦杨接受金融街的一刻,他的银行卡就已经变成最高等级的卡,三十万这种小钱是不用刻意发短信提醒的。

焦杨也没想到张志恒把自己的事情给调查出来了。

这无疑是在焦杨的心上插了一刀,原本一脸平静的焦杨眼神也慢慢冷了下来。

刚才还吹嘘焦杨的几个人纷纷在心里咒骂焦杨。

“靠!还真以为你是个大佬,没想到只是一个舔狗!”

“妈的,害老子费了那么多口水!”

这群人已经是第几次见风使舵了?没人记得。

李欣有些心疼焦杨,她知道焦杨很爱王莹莹,所以她一直将自己的感情深埋在心里。

没想到焦杨会被这种女人伤的那么彻底。

李欣走上前去,拉着焦杨手安慰他。

这一幕刚好被张志恒看到,他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纵横情场多年还没有像今天一样狼狈,自己的魅力还不如一个被绿了的屌丝!

他猛地拍桌子对李欣怒斥道:“妈的,老子说了多少遍了,你过来陪我喝杯酒!本少爷让你伺候我是你的福气!别以为你穿上了帝奥就是名媛了,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只要给钱什么都干!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不会亏待你!”

那些一心想巴结张志恒的人也在煽风点火,说:“快去啊,张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啊。”

“是啊,你难道真想和这种绿毛龟生活?”

“别再端着架子了,赶紧去配张少吧。”

李欣现在整个人都是混乱的,她只是想给舍友过一个生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真的搞不懂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大家都是同学啊!

见李欣还不过来,张志恒更气了,妈的,老子就不信今天还治不了你个贱人!

他眼中的寒芒宛若利剑,刺向李欣,凶狠的说:“贱人!你在不过来,我一定会把你卖到非洲当妓女!”

一听到这,李欣吓得脸色发白,惊恐的看着张志恒,她不敢再不听话了,真的惹恼了张志恒被卖到非洲,那比死还要可怕。

李欣流着泪准备过去陪酒。

见到李欣终于顺从了,张志恒露出了笑容,庞敏和钱宇也是翘起了嘴角。

今天他们终于看到学校里的清纯校花要给富少陪酒了,不少人已经拿出手机准备拍照了。

突然,李欣看到一个黑影从身边闪过,紧接着一脸笑容的张志恒便飞了出去。

所有人的瞳孔都聚焦在了焦杨身上。

没错!就在刚才焦杨踹飞了张志恒!

焦杨像一杆标枪一样屹立在台上,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看着台下的众人说:“李欣当你们是朋友,是同学才高高兴兴的来参加派对,可是你们怎么对待她的?嘲讽、侮辱、谩骂!我告诉你们,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资格做李欣的朋友!因为你们,都!不!配!”

陷入绝望的李欣,看着站在身前的焦杨,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太阳!

而张志恒,他现在的表情已经扭曲了,干净的礼服上一个黑漆漆的脚印,他震怒说:“好!有胆!今天你们别想活着走出去了,你不是在乎这个女人么?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玩死她!”

砰!

张志恒话音刚落,焦杨便再一次来到他身边又是一脚!

这一脚,震慑全场,所有人冷汗直流,停止了呼吸。

钱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喊:“保安!快来人!快来人啊!”

不一会,呼呼啦啦涌进一群人,将焦杨围在中间。

焦杨已经决定要收拾张志恒和他家的企业,正准备给庄九打电话。

叮铃铃~

还没等掏出手机,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喂,哪位?”

“喂,焦哥,焦哥,是我啊,我是小旭子啊。”电话另一头的人舔着笑脸讨好似的说到。

小旭子?不记得有这人啊。

“对不起,你打错了。”说完就要挂电话。

电话另一头连忙焦急的说:“别别别,是我啊,冯昌旭,被焦哥教训了一顿之后我决定痛改前非,跟着您混了。您在哪,我去给您和嫂子赔礼道歉。”

是他啊,焦杨想了想说:“我在凯悦酒店,和一个叫张志恒的起了冲突。”

“什么?!这小子敢得罪您?!您别急!我马上到!”

说完,冯昌旭就挂断了电话。

第九章欺辱

台上的李欣被孤立了出来,这回她真的很无助,她都不知所措了,给人倒酒这跟陪酒女有什么的区别?

她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最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这种事她做不来。

张志恒见李欣扭扭捏捏,不为所动,他特意把酒杯往前伸了伸,爆喝一声:“倒酒!”

李欣被张志恒吼了一声,身子都颤了一下,她深知眼前的男人不是她能得罪的。

就了许久,李欣终于妥协了,准备走上前去给张志恒倒酒。

这个时候,焦杨不是什么时候走上前来,拦住了李欣,轻声对她说:“我来吧,你先回去坐。”

说完,焦杨便拿起了红酒瓶,慢慢给张志恒倒上。

“张少,请慢用!”焦杨说道。

张志恒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缓缓说:“我让你倒酒了么?”

说着,便将红酒整个泼到了焦杨脸上,厉声说:“你一个穷光蛋有什么资格给我倒酒!你触碰过的酒简直比我家马桶里的水还脏。”

大厅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张志恒发怒没人敢说话。

过了一会,钱宇走到张志恒旁边说:“张少,消消气,别跟他一般见识,免得扫了您的兴。”

张志恒还是给钱宇一点面子的,说:“穷光蛋你也请,不嫌恶心么!”

钱宇苦笑说:“这哪是我请的。”

言下之意就是焦杨自己舔着脸来的。

这里的人最拿手的便是见风使舵,张志恒和钱宇不待见焦杨,所有的矛头便都指向了焦杨。

一时间议论声纷纷响起。

“这种人真不要脸,别人没请就敢来蹭吃蹭喝,恐怕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吧。”

“是啊,记得当初他还在上大学的时候连饭都吃不起啊。”

“对啊,你看他和李欣还走这么近,估计是想吃软饭吧,真丢人。”

这些人越说越来劲,似乎只要贬低焦杨就会受到张志恒的青睐一样。

焦杨没有去看这些人,他不在意这些人的言语。

但是李欣不同,她看到焦杨受了这么多侮辱心里很难受,说:“我们走吧。”

台下的张旭突然幽幽的说:“焦杨很有钱啊,这衣服还是他给李欣买的呢,身上的首饰也是,还有庞敏的生日礼物也是焦杨买的,一万块呢!”

“额...”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所有人的嘴都能塞下一个灯泡!

“张旭,你在开玩笑吧,就他?”张旭身旁的女子不可思议的说。

“没有,当时他在买东西的时候我就在场。”张旭说道。

庞敏听了张旭的话连忙打开手中的礼物盒,一条闪闪发光的项链正安静的躺在盒子中。

“哇!好漂亮的首饰啊!”

有女生惊呼道。

这个时候最难看的就要数张志恒了,一直踩在脚底的蝼蚁竟然还有翻身的能力,这让他很不爽。

但出于谨慎他默默给家里的手下发里一条短信,让他们查一下焦杨的身份。

此时,已经没有人再嘲笑焦杨了,都在夸赞焦杨出手如何如何阔绰等等。

对于这些墙头草的吹捧焦杨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轻声对李欣说:“我们走吧。”

李欣点点头,可是庞敏怎们会让他们离开,拉着李欣,劝说她不要走。

可是李欣怎么都不肯留下。

就在这时,张志恒的手机发了短信,焦杨的身世已经调查清楚,就连几天前的酒吧事件都被调查了出来。

当然,亚洲金融街主人的身份是调查不出来的。

张志恒看到手机中的消息之后冷笑一声,还以为是哪位尊神降临呢,原来就是一个被绿了的臭屌丝!

心中又充满底气的张志恒把目光对准李欣,冷声道:“我不是说过么!谁允许你走了?”

一句话就把李欣吓呆了,看着阴冷的张志恒心脏怦怦直跳。

张志恒看向焦杨继续说道:“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原来就是一个屌丝!卖房子的三十万现在花了快一半了吧?”

卖房子?卖什么房子?

台下的人一脸懵逼,不知道张志恒在说什么。

张志恒抬手招呼过一个服务员,让服务员将手机里的内容投射到大屏幕中。

很快,大屏幕中就显示了那天酒吧的事情。

“卖房子讨好自己的女人,最后还是被绿了,没想到他竟然报警把自己的女人给举报了,最后这女人在警方的压力下还了钱,出轨的对象也破了产。真狠啊!”

张志恒在旁边解说着,生怕有人不了解事情的经过。

而焦杨还愣了一下,王莹莹还钱了?

他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账户里钱,果然多了三十万,可为什么没有提示呢?

其实,当焦杨接受金融街的一刻,他的银行卡就已经变成最高等级的卡,三十万这种小钱是不用刻意发短信提醒的。

焦杨也没想到张志恒把自己的事情给调查出来了。

这无疑是在焦杨的心上插了一刀,原本一脸平静的焦杨眼神也慢慢冷了下来。

刚才还吹嘘焦杨的几个人纷纷在心里咒骂焦杨。

“靠!还真以为你是个大佬,没想到只是一个舔狗!”

“妈的,害老子费了那么多口水!”

这群人已经是第几次见风使舵了?没人记得。

李欣有些心疼焦杨,她知道焦杨很爱王莹莹,所以她一直将自己的感情深埋在心里。

没想到焦杨会被这种女人伤的那么彻底。

李欣走上前去,拉着焦杨手安慰他。

这一幕刚好被张志恒看到,他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纵横情场多年还没有像今天一样狼狈,自己的魅力还不如一个被绿了的屌丝!

他猛地拍桌子对李欣怒斥道:“妈的,老子说了多少遍了,你过来陪我喝杯酒!本少爷让你伺候我是你的福气!别以为你穿上了帝奥就是名媛了,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只要给钱什么都干!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不会亏待你!”

那些一心想巴结张志恒的人也在煽风点火,说:“快去啊,张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啊。”

“是啊,你难道真想和这种绿毛龟生活?”

“别再端着架子了,赶紧去配张少吧。”

李欣现在整个人都是混乱的,她只是想给舍友过一个生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真的搞不懂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大家都是同学啊!

见李欣还不过来,张志恒更气了,妈的,老子就不信今天还治不了你个贱人!

他眼中的寒芒宛若利剑,刺向李欣,凶狠的说:“贱人!你在不过来,我一定会把你卖到非洲当妓女!”

一听到这,李欣吓得脸色发白,惊恐的看着张志恒,她不敢再不听话了,真的惹恼了张志恒被卖到非洲,那比死还要可怕。

李欣流着泪准备过去陪酒。

见到李欣终于顺从了,张志恒露出了笑容,庞敏和钱宇也是翘起了嘴角。

今天他们终于看到学校里的清纯校花要给富少陪酒了,不少人已经拿出手机准备拍照了。

突然,李欣看到一个黑影从身边闪过,紧接着一脸笑容的张志恒便飞了出去。

所有人的瞳孔都聚焦在了焦杨身上。

没错!就在刚才焦杨踹飞了张志恒!

焦杨像一杆标枪一样屹立在台上,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看着台下的众人说:“李欣当你们是朋友,是同学才高高兴兴的来参加派对,可是你们怎么对待她的?嘲讽、侮辱、谩骂!我告诉你们,你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资格做李欣的朋友!因为你们,都!不!配!”

陷入绝望的李欣,看着站在身前的焦杨,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太阳!

而张志恒,他现在的表情已经扭曲了,干净的礼服上一个黑漆漆的脚印,他震怒说:“好!有胆!今天你们别想活着走出去了,你不是在乎这个女人么?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玩死她!”

砰!

张志恒话音刚落,焦杨便再一次来到他身边又是一脚!

这一脚,震慑全场,所有人冷汗直流,停止了呼吸。

钱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大喊:“保安!快来人!快来人啊!”

不一会,呼呼啦啦涌进一群人,将焦杨围在中间。

焦杨已经决定要收拾张志恒和他家的企业,正准备给庄九打电话。

叮铃铃~

还没等掏出手机,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喂,哪位?”

“喂,焦哥,焦哥,是我啊,我是小旭子啊。”电话另一头的人舔着笑脸讨好似的说到。

小旭子?不记得有这人啊。

“对不起,你打错了。”说完就要挂电话。

电话另一头连忙焦急的说:“别别别,是我啊,冯昌旭,被焦哥教训了一顿之后我决定痛改前非,跟着您混了。您在哪,我去给您和嫂子赔礼道歉。”

是他啊,焦杨想了想说:“我在凯悦酒店,和一个叫张志恒的起了冲突。”

“什么?!这小子敢得罪您?!您别急!我马上到!”

说完,冯昌旭就挂断了电话。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