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5 09:02:10

“来吧!全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尽情责罚我吧!”

夏新可没受虐倾向,而是为了展现自己的诚意,尽可能的讨好舒月舞。

说完,便感觉身体一重,一团美好压在了身上,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混杂着沐浴露的美好少女芬芳,尽数充斥着夏新的鼻翼。

一睁眼,就发现一双小手撑着自己的胸膛上,那一双灵动的双眼正一动不动的,带着几分疑惑,看着自己道,“嗯?今天怎么就这么乖了呢?”

舒月舞当然知道的,夏新就属于那种心里越心虚,越做错了什么事,就会对别人越怎么好的人。

“不会,真的因为某个女人吧?”

“我......”不待夏新回答,舒月舞便伏下身子,小巧的鼻子凑到夏新的脖子出嗅了嗅。

“不是,月舞......”夏新刚想说什么,就发现舒月舞就穿了一件白色体恤,不禁咽了口水

但,随之紧紧跟来的是;

“啊!唔!”夏新顿时觉得脖子一痛,刚叫出半点声响,就被舒月舞用小手盖住。

舒月舞眉头一挑,冷不丁说道,“叫什么?不是说任我处置吗?等等把我爸妈引上来怎么办?”

“哼,果然是去找冷雪瞳那个搓衣板了,你想死是不是?”

夏新心里一惊,这女人是狗鼻子吗?

不对,这比狗鼻子还要灵啊,自己昨天根本没跟冷雪瞳接触过,还何况是洗了澡的,这都能闻出来?

“不......是。”夏新还想反驳来着,却被舒月舞眼神一瞪,才发觉自己还没有被原谅来着,就乖乖答应了,“月舞,我真可以解释......”

“你最好拿出一点新颖的解释,不然我是不会接受的。”换做以前,舒月舞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可见,她自己也没认识到......

夏新就把情况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从基地拿资料出来后感觉到生命流逝,再到冷家庄周还玉佩,冷雪瞳给自己续命,最后到自己在沧州老家找冷雪瞳......

夏新也不管舒月舞会不会相信,反正把大致的经过都给一一描述了一遍。

舒月舞就这么趴在夏新身上,埋首于脖间,安静着听着。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夏新说完,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舒月舞就没了动静。

于是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摇醒舒月舞。

可这一动,便导致了身体的一系列反应,那水蛇般灵动的身子,很是让人清楚的感受到那似棉花糖般的温柔触感,顿时就让夏新身体莫名的躁动了起来......

好在,这么一晃动,舒月舞自己也感受到了,随即也是清醒过来,当即又在夏新脖子上咬了一口。

“疼,疼疼!出血了,出血了。”夏新是真的感觉出血了,疼的泪星子直冒。

然后,又感觉到一股温热的触感,在舔舐着伤口,很是酥麻难耐,却让人上瘾。

舒月舞抬起头,舔了舔诱人的嘴唇。

“月舞,你相信我吗?”夏新见状,忐忑的问了一句。

舒月舞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随即又笑眯眯道,“相信,我家小新说的我当然相信了。”

夏新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作为说实话的奖励,就这样吧......”舒月舞点了点下巴,随即就缓缓俯下身。

夏新当即就那个紧张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各种想法不约而同的冒出脑海里。

这是什么?又是什么计谋?

她不会要咬我舌吧?那太残忍了吧......

思索间,舒月舞已经低头俯下身,那的、香滑小公主伸出手,轻佻着。

夏新还在考虑着是不是有什么阴谋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下意识也伸出迎了上去着。

不过,舒月舞很是调皮的,只是刚一接触到,就往后拉开一点距离。

于是,夏新就跟那寻找蜂蜜的小蜜蜂一般,疯狂的,一点一点的,被牵引着。

不过,终于到了一个高度,便停了下来,因为桎梏住夏新的双手的锁扣不允许他再往前一步了。

“嘭——”

夏新这才从刚刚的余韵中清醒过来,一下的被惯性按倒在床。

“好了哦,奖励已经给完了,接下来......”舒月舞推开夏新衣服,指尖在夏新的胸膛的肌肤上轻划着。

“嗯,瞧瞧这瘦瘦的身体,也不知道那来的自信到处勾引野兔子。”

“......”

舒月舞突然间,又抱住夏新的脑袋,看着他的眼睛道,“说吧,是不是已经跟冷雪瞳完事了?舒服吧?”

“别胡说!没有。”夏新有些心虚的左右转移着视线。

“嗯?人家又比我漂亮,又高冷的,不应该是你们这些男人的标准梦中情人?也最容易满足你们这些野男人的虚荣心了。”

“......”

“小新子你这能忍得住?何况人家都以命相救,这都不动心?”

“月舞,我这个真能保证,我没有!”

夏新这么一说,舒月舞就来气,晃着夏新的脑袋,“朝三暮四!”

“......”

“三心二意!”

“......”

“花心大萝卜!”

“......”

直到晃到夏新翻白眼,吐舌头才堪堪停下,“别装死!拙劣的演技。”

“月舞,那你能......”

夏新这才收回模样,笑嘻嘻说到一半,发现舒月舞抱着双手,冷冷的看着自己,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一般。

“你说呢?”

“......”

“小新呀,我最近呢,好像又发现了一个鉴别渣男的方法哦。”

舒月舞说着,凑下身子,一手撑着夏新的胸膛,一手抚摸着夏新的脸庞,神秘兮兮的笑道。

“什,什么方法?”夏新暗自咽了一口水问道?

“那就是......”

......

第六十章 真相

“来吧!全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所有后果,尽情责罚我吧!”

夏新可没受虐倾向,而是为了展现自己的诚意,尽可能的讨好舒月舞。

说完,便感觉身体一重,一团美好压在了身上,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混杂着沐浴露的美好少女芬芳,尽数充斥着夏新的鼻翼。

一睁眼,就发现一双小手撑着自己的胸膛上,那一双灵动的双眼正一动不动的,带着几分疑惑,看着自己道,“嗯?今天怎么就这么乖了呢?”

舒月舞当然知道的,夏新就属于那种心里越心虚,越做错了什么事,就会对别人越怎么好的人。

“不会,真的因为某个女人吧?”

“我......”不待夏新回答,舒月舞便伏下身子,小巧的鼻子凑到夏新的脖子出嗅了嗅。

“不是,月舞......”夏新刚想说什么,就发现舒月舞就穿了一件白色体恤,不禁咽了口水

但,随之紧紧跟来的是;

“啊!唔!”夏新顿时觉得脖子一痛,刚叫出半点声响,就被舒月舞用小手盖住。

舒月舞眉头一挑,冷不丁说道,“叫什么?不是说任我处置吗?等等把我爸妈引上来怎么办?”

“哼,果然是去找冷雪瞳那个搓衣板了,你想死是不是?”

夏新心里一惊,这女人是狗鼻子吗?

不对,这比狗鼻子还要灵啊,自己昨天根本没跟冷雪瞳接触过,还何况是洗了澡的,这都能闻出来?

“不......是。”夏新还想反驳来着,却被舒月舞眼神一瞪,才发觉自己还没有被原谅来着,就乖乖答应了,“月舞,我真可以解释......”

“你最好拿出一点新颖的解释,不然我是不会接受的。”换做以前,舒月舞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可见,她自己也没认识到......

夏新就把情况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从基地拿资料出来后感觉到生命流逝,再到冷家庄周还玉佩,冷雪瞳给自己续命,最后到自己在沧州老家找冷雪瞳......

夏新也不管舒月舞会不会相信,反正把大致的经过都给一一描述了一遍。

舒月舞就这么趴在夏新身上,埋首于脖间,安静着听着。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夏新说完,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舒月舞就没了动静。

于是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摇醒舒月舞。

可这一动,便导致了身体的一系列反应,那水蛇般灵动的身子,很是让人清楚的感受到那似棉花糖般的温柔触感,顿时就让夏新身体莫名的躁动了起来......

好在,这么一晃动,舒月舞自己也感受到了,随即也是清醒过来,当即又在夏新脖子上咬了一口。

“疼,疼疼!出血了,出血了。”夏新是真的感觉出血了,疼的泪星子直冒。

然后,又感觉到一股温热的触感,在舔舐着伤口,很是酥麻难耐,却让人上瘾。

舒月舞抬起头,舔了舔诱人的嘴唇。

“月舞,你相信我吗?”夏新见状,忐忑的问了一句。

舒月舞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随即又笑眯眯道,“相信,我家小新说的我当然相信了。”

夏新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作为说实话的奖励,就这样吧......”舒月舞点了点下巴,随即就缓缓俯下身。

夏新当即就那个紧张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各种想法不约而同的冒出脑海里。

这是什么?又是什么计谋?

她不会要咬我舌吧?那太残忍了吧......

思索间,舒月舞已经低头俯下身,那的、香滑小公主伸出手,轻佻着。

夏新还在考虑着是不是有什么阴谋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下意识也伸出迎了上去着。

不过,舒月舞很是调皮的,只是刚一接触到,就往后拉开一点距离。

于是,夏新就跟那寻找蜂蜜的小蜜蜂一般,疯狂的,一点一点的,被牵引着。

不过,终于到了一个高度,便停了下来,因为桎梏住夏新的双手的锁扣不允许他再往前一步了。

“嘭——”

夏新这才从刚刚的余韵中清醒过来,一下的被惯性按倒在床。

“好了哦,奖励已经给完了,接下来......”舒月舞推开夏新衣服,指尖在夏新的胸膛的肌肤上轻划着。

“嗯,瞧瞧这瘦瘦的身体,也不知道那来的自信到处勾引野兔子。”

“......”

舒月舞突然间,又抱住夏新的脑袋,看着他的眼睛道,“说吧,是不是已经跟冷雪瞳完事了?舒服吧?”

“别胡说!没有。”夏新有些心虚的左右转移着视线。

“嗯?人家又比我漂亮,又高冷的,不应该是你们这些男人的标准梦中情人?也最容易满足你们这些野男人的虚荣心了。”

“......”

“小新子你这能忍得住?何况人家都以命相救,这都不动心?”

“月舞,我这个真能保证,我没有!”

夏新这么一说,舒月舞就来气,晃着夏新的脑袋,“朝三暮四!”

“......”

“三心二意!”

“......”

“花心大萝卜!”

“......”

直到晃到夏新翻白眼,吐舌头才堪堪停下,“别装死!拙劣的演技。”

“月舞,那你能......”

夏新这才收回模样,笑嘻嘻说到一半,发现舒月舞抱着双手,冷冷的看着自己,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一般。

“你说呢?”

“......”

“小新呀,我最近呢,好像又发现了一个鉴别渣男的方法哦。”

舒月舞说着,凑下身子,一手撑着夏新的胸膛,一手抚摸着夏新的脸庞,神秘兮兮的笑道。

“什,什么方法?”夏新暗自咽了一口水问道?

“那就是......”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