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3 14:35:40

“什么?真的有这种事情?太离谱了吧。”

祝晓萱惊讶的,小嘴变成了一个‘O’型。

是的,祝启山第二天就搭飞机走了,临走前还问祝晓萱还要不要去玩几天。

“不了,爸...感觉没什么好玩的,还特别冷,真的,要冷死我了。”

“嗯...也行,正好省了两张飞机票。”

“爸!”

因此祝晓萱就留了下来。

“......”

“不然嘞,他就是这么说的,骗人也不会拿一个正常一点的理由吗?”

舒月舞窈窕的身段在沙发上陷下一道美妙的弧度,一手撑着半边脸颊,嘟着小嘴不忿道,“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以命换命?又复活?难道我很好骗吗?”

说着,还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质问般看着祝晓萱。

祝晓萱愣了愣,嘀咕着,“还真是,他还真把你的心给偷了。”

“什么?”舒月舞眉头一挑。

“没没没,没什么,我觉得湿乎真的太可恶了,怎么会想到这么奇葩的理由,傻子才会相信呢。”

舒月舞隐隐感觉这话说的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头。

“轰隆——”

思绪间,别墅外的刹车声吸引了屋内两人的注意。

舒月舞顿时眼前一亮,仿佛来了兴致一般,拉起祝晓萱往外走去。

“诶,月舞,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

“诶,等等。”

副驾驶上的冷雪瞳刚想下车,就被阻止了。

夏新从主驾驶座位上下来,绕了一圈,很是绅士的弯腰打开了车门。

“花里胡哨。”

冷雪瞳弯腰下车,白了一眼,淡淡说了一句,不过听得出来还是有点小高兴的。

刚好,此时舒月舞也拉着祝晓萱赶到门口,恰好不好的看到了这一幕,顿时醋意大发,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湿乎......”祝晓萱实在没想到舒月舞会把夏新叫过来,毕竟两人明面上承认了关系,但还是会很尴尬的,更何况还来一个冷雪瞳...太可怕了。

夏新闻言,有些忐忑的看向舒月舞那一边。

当然,冷雪瞳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两边的人隔空对视了一眼。

夏新只觉得这空气中莫名的摩擦出了一丝很浓厚的火药味。

夏新挂着一滴冷汗,又感觉这么一直不说话好像又有一些不对,于是对着冷雪瞳介绍到,“这位就是我要带你见的人,你瞅瞅还有没有印象?”

说完就被左边的舒月舞给踹了,不过很轻的那种。

“旁边的是...我的徒弟,祝晓萱,你们也认识的。”

“女徒弟?”

夏新心中一跳,表面确实尴尬的笑了笑,“不是,是学校的电竞社社长要求我教一下他妹妹的...她哥能作证!”

祝晓萱心里不禁暗道,“湿乎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冷雪瞳则是没说话,看了一眼祝晓萱之后,其余时间全是盯着舒月舞在看。

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感和熟悉感充斥着内心,想知道又不想知道,这么一进一退的感觉是相当的折磨人的。

舒月舞捏着下巴,仿佛是想把人看穿一般,绕着冷雪瞳转了一圈。

不过令她失望了,并没有看出来什么。

反而,还看得出是有那么一点失忆样子。

要是放在以前,冷雪瞳一般都是很厌恶的表情,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看自己,一副高高在上,自视清高的样子(至少在舒月舞眼里是这样的)。

眼前这个冷雪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光气质上还胜之前三分。

现在却很是疑惑的对视,一副努力的想去回忆起来的样子。

看起来倒不像是装的,因为舒月舞知道冷雪瞳可没这么无聊,明明没事怎会去装失忆呢?

那这么说,夏新完全没有骗她了?

......

一阵无言之后,反倒是夏新先说话了,“雪瞳,你真不记得她是谁了?”

冷雪瞳摇了摇头,视线一直停在舒月舞身上,一副要被好奇心杀死的表情。

“行了,先上车吧。”

舒月舞盈盈一笑,仿佛想起什么好玩的一般,看的夏新有些瘆得慌,“晓萱,也一起吧。”

“啊?我?这不好吧......”祝晓萱嘴上说着不想,其实心里挺像一起去的,主要是想跟着夏新,其他倒无所谓了。

毕竟留在江南的目的只有一个......

“这有什么不好的,来都来了,车又够坐,你说是吧,小新?”

最后两个字,舒月舞几乎是下意识顺口就说出来了。

夏新这又急又尴尬,看了一眼冷雪瞳,连忙说道,“是啊,晓萱,既然来了就一起吧。”

冷雪瞳还想问‘小新’是谁呢,夏新就拉开后车门拉着祝晓萱上车。

不过被舒月舞一手制止,给推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祝晓萱一下子慌了,“啊...不好吧,我不要......”

舒月舞笑了笑,“不要紧,我跟雪瞳妹妹坐后面就好,正好促进促进感情呢。”

说完下意识去挽冷雪瞳的手臂,不过刚挽上就被冷雪瞳有些僵硬的扯掉了。

舒月舞也不毫不在意,绕道另一边坐上了车。

夏新回到了驾驶座,心里莫名有些害怕,总觉得今天不会只是‘促进感情’那么简单。

“轰隆——”

引擎声响,Polo车缓缓开出。

......

......

第六十五章 见面

“什么?真的有这种事情?太离谱了吧。”

祝晓萱惊讶的,小嘴变成了一个‘O’型。

是的,祝启山第二天就搭飞机走了,临走前还问祝晓萱还要不要去玩几天。

“不了,爸...感觉没什么好玩的,还特别冷,真的,要冷死我了。”

“嗯...也行,正好省了两张飞机票。”

“爸!”

因此祝晓萱就留了下来。

“......”

“不然嘞,他就是这么说的,骗人也不会拿一个正常一点的理由吗?”

舒月舞窈窕的身段在沙发上陷下一道美妙的弧度,一手撑着半边脸颊,嘟着小嘴不忿道,“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以命换命?又复活?难道我很好骗吗?”

说着,还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自己,质问般看着祝晓萱。

祝晓萱愣了愣,嘀咕着,“还真是,他还真把你的心给偷了。”

“什么?”舒月舞眉头一挑。

“没没没,没什么,我觉得湿乎真的太可恶了,怎么会想到这么奇葩的理由,傻子才会相信呢。”

舒月舞隐隐感觉这话说的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头。

“轰隆——”

思绪间,别墅外的刹车声吸引了屋内两人的注意。

舒月舞顿时眼前一亮,仿佛来了兴致一般,拉起祝晓萱往外走去。

“诶,月舞,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

“诶,等等。”

副驾驶上的冷雪瞳刚想下车,就被阻止了。

夏新从主驾驶座位上下来,绕了一圈,很是绅士的弯腰打开了车门。

“花里胡哨。”

冷雪瞳弯腰下车,白了一眼,淡淡说了一句,不过听得出来还是有点小高兴的。

刚好,此时舒月舞也拉着祝晓萱赶到门口,恰好不好的看到了这一幕,顿时醋意大发,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湿乎......”祝晓萱实在没想到舒月舞会把夏新叫过来,毕竟两人明面上承认了关系,但还是会很尴尬的,更何况还来一个冷雪瞳...太可怕了。

夏新闻言,有些忐忑的看向舒月舞那一边。

当然,冷雪瞳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两边的人隔空对视了一眼。

夏新只觉得这空气中莫名的摩擦出了一丝很浓厚的火药味。

夏新挂着一滴冷汗,又感觉这么一直不说话好像又有一些不对,于是对着冷雪瞳介绍到,“这位就是我要带你见的人,你瞅瞅还有没有印象?”

说完就被左边的舒月舞给踹了,不过很轻的那种。

“旁边的是...我的徒弟,祝晓萱,你们也认识的。”

“女徒弟?”

夏新心中一跳,表面确实尴尬的笑了笑,“不是,是学校的电竞社社长要求我教一下他妹妹的...她哥能作证!”

祝晓萱心里不禁暗道,“湿乎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冷雪瞳则是没说话,看了一眼祝晓萱之后,其余时间全是盯着舒月舞在看。

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感和熟悉感充斥着内心,想知道又不想知道,这么一进一退的感觉是相当的折磨人的。

舒月舞捏着下巴,仿佛是想把人看穿一般,绕着冷雪瞳转了一圈。

不过令她失望了,并没有看出来什么。

反而,还看得出是有那么一点失忆样子。

要是放在以前,冷雪瞳一般都是很厌恶的表情,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就不再看自己,一副高高在上,自视清高的样子(至少在舒月舞眼里是这样的)。

眼前这个冷雪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光气质上还胜之前三分。

现在却很是疑惑的对视,一副努力的想去回忆起来的样子。

看起来倒不像是装的,因为舒月舞知道冷雪瞳可没这么无聊,明明没事怎会去装失忆呢?

那这么说,夏新完全没有骗她了?

......

一阵无言之后,反倒是夏新先说话了,“雪瞳,你真不记得她是谁了?”

冷雪瞳摇了摇头,视线一直停在舒月舞身上,一副要被好奇心杀死的表情。

“行了,先上车吧。”

舒月舞盈盈一笑,仿佛想起什么好玩的一般,看的夏新有些瘆得慌,“晓萱,也一起吧。”

“啊?我?这不好吧......”祝晓萱嘴上说着不想,其实心里挺像一起去的,主要是想跟着夏新,其他倒无所谓了。

毕竟留在江南的目的只有一个......

“这有什么不好的,来都来了,车又够坐,你说是吧,小新?”

最后两个字,舒月舞几乎是下意识顺口就说出来了。

夏新这又急又尴尬,看了一眼冷雪瞳,连忙说道,“是啊,晓萱,既然来了就一起吧。”

冷雪瞳还想问‘小新’是谁呢,夏新就拉开后车门拉着祝晓萱上车。

不过被舒月舞一手制止,给推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祝晓萱一下子慌了,“啊...不好吧,我不要......”

舒月舞笑了笑,“不要紧,我跟雪瞳妹妹坐后面就好,正好促进促进感情呢。”

说完下意识去挽冷雪瞳的手臂,不过刚挽上就被冷雪瞳有些僵硬的扯掉了。

舒月舞也不毫不在意,绕道另一边坐上了车。

夏新回到了驾驶座,心里莫名有些害怕,总觉得今天不会只是‘促进感情’那么简单。

“轰隆——”

引擎声响,Polo车缓缓开出。

......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