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5 09:32:45

未至三竿,洋洋洒洒的阳光就已有向火辣的程度靠近。

当然,此时夏新车内的氛围也是如此,其中夹杂了十分浓烈的‘尴尬’,让人十分的不自在。

夏新到现在才知道带着三个不同风格的女生出去玩不一定是‘人生巅峰’,退半步还有可能就是‘无尽深渊’......

鳞次栉比的高楼,纵横交错的街道,铸成南方典型的城市,小小的Polo车像一只不知劳累的甲壳虫缓缓行驶着。

毕竟还是在八月,暑假期间的车还是有点多的,这样不得不导致速度得降下来。

“晓萱啊,你觉得热吗?”

听着后座舒月舞小狐狸般挑起的话题和冷雪瞳时不时的有的没的答应声,夏新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的车,然后又莫名觉得车内有点热。

明明开了冷气啊,为什么这么热呢......

“啊?湿...师傅,不是开了冷气吗?”祝晓萱疑惑的撇过头瞥了一眼,“啊?师傅,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啊,很热吗?”

见夏新满头都是细细的汗水,不禁有些担心的下意识从随身包包里拿出纸巾,贴心的擦了擦,还不忘叮嘱道,“师傅,你这怎么.....”

祝晓萱说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了,原本车内若有若无的交谈声被死一般的寂静代替,只感觉一道特别刺眼和一道不怎么刺眼的视线打在自己身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夏新最先反应过来,从祝晓萱的手中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笑,“谢谢乖徒弟,怎么又感觉...好像有点冷了,哈哈,这天气真的好奇怪啊,一会冷一会热的。”

“不说了,车开始动了,坐稳了!”

到这,祝晓萱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不由得问了一句,“师傅,你不会生病了吧?”

“不会不会,我好得很。”

“是吗...忽冷忽热又感觉不到哪里出问题的话,是属于亚健康呢,我妈妈以前得过一段时间,要及时就医的。”祝晓萱难得很认真的提醒,大大的眼睛里装着满满关心。

夏新面无表情道,“晓萱,我真没事,到时候没事都能被你说出事来。”

“......”

祝晓萱一听,想笑出声又硬生生止住了。

接下来,车内的气氛也是回归如初,祝晓萱一副蠢蠢欲动但又不敢的样子,俗话说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舒月舞则是见冷雪瞳真失忆的模样,心里莫名的觉得那里有些不对,但又像是找到什么好玩的样子。

不过兴致最终战胜了疑虑,侃侃而谈着他前男友‘小新’以前的各种趣事,黑历史,还差点顺口把夏新帮冷雪瞳藏小裤子的事情说出来。

不过,还好止住了...不然...那后果不堪设想,舒月舞不禁暗自摸了摸,光想起来还是有点痛。

夏新则是由于冷雪瞳的缘故,背后的冷汗也是没有停下过,生怕舒月舞说出什么一鸣惊人的事情来。

夏新嗅着这小小的车内,夹杂着三种不同的少女芬芳,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么开车带妹出去玩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其次,他觉得舒月舞说些关于他以前的囧事倒无所谓,只要别牵扯出其他关于...感情的事情就好,其他的反而有助于冷雪瞳恢复记忆呢。

冷雪瞳则是一贯惜字如金,淡漠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感情色彩,不过夏新还是通过后视镜能发现那一张薄情似雪的小嘴有着细微的上扬。

可以看出冷雪瞳还是挺在意自己的过去的。

说了一会后,舒月舞正寻思着新的话题,让车内有了短暂的安静,这也让一旁的冷雪瞳想起了某件事。

“对了。”冷雪瞳若有所思的瞥了舒月舞一眼,指着主驾驶座上的夏新问道,“你上车之前叫这个家伙什么?”

“嗯?”舒月舞从思绪中回过神,不解的眨了眨眼,“小新啊,怎么了?”

“他?”冷雪瞳略显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你刚刚口中的前男友是他?”

“是啊。”舒月舞理所应当的回了一句。

其实,这里舒月舞是故意露出一副很随便的表情,再配上淡淡的笑容,就是想看一出好戏。

失忆又怎样?

舒月舞跟普通的女生没什么不一样,没事也喜欢看看韩剧,失忆都是里面的老套路了,女生的直觉告诉她,冷雪瞳就算失忆,然后又跟夏新呆上几天,没有一点感情?

她不相信的,当然也有赌的成分。

此刻,车内的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冷雪瞳没说话,半垂着视线,好似在努力想起什么。

祝晓萱则是咽了咽口水,正襟危坐的,有些紧张的看着夏新。

舒月舞则是一手靠着车窗,似笑非笑的看着冷雪瞳,暗道,赌对了!

心情最复杂的当属夏新了,嘴角不禁抽搐暗几下,暗自忐忑道;

我是不是来之前忘记了什么事情......

好像挺重要的事情......

夏新可清楚舒月舞的那些小把戏,所以也不怕冷雪瞳问‘你怎么带前女友’,‘怎么还有联系’之类的。

因为......

冷雪瞳还不知道她和自己的关系,所以夏新确信冷雪瞳不会那样问,就算问了也有合适的理由敷衍过去。

但是...为什么还是有一股危机感呢?是不是忘了什么......

夏新总感觉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直到冷雪瞳说了句——

“夏宣,你......”

“啊?!不是夏......”

这个时候,夏新才想起这件十分重要的事,但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夏新内心绝望而无力的撕喊,

“不!!!”

......

第六十六章 重要的事

未至三竿,洋洋洒洒的阳光就已有向火辣的程度靠近。

当然,此时夏新车内的氛围也是如此,其中夹杂了十分浓烈的‘尴尬’,让人十分的不自在。

夏新到现在才知道带着三个不同风格的女生出去玩不一定是‘人生巅峰’,退半步还有可能就是‘无尽深渊’......

鳞次栉比的高楼,纵横交错的街道,铸成南方典型的城市,小小的Polo车像一只不知劳累的甲壳虫缓缓行驶着。

毕竟还是在八月,暑假期间的车还是有点多的,这样不得不导致速度得降下来。

“晓萱啊,你觉得热吗?”

听着后座舒月舞小狐狸般挑起的话题和冷雪瞳时不时的有的没的答应声,夏新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又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的车,然后又莫名觉得车内有点热。

明明开了冷气啊,为什么这么热呢......

“啊?湿...师傅,不是开了冷气吗?”祝晓萱疑惑的撇过头瞥了一眼,“啊?师傅,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啊,很热吗?”

见夏新满头都是细细的汗水,不禁有些担心的下意识从随身包包里拿出纸巾,贴心的擦了擦,还不忘叮嘱道,“师傅,你这怎么.....”

祝晓萱说到一半就发现不对劲了,原本车内若有若无的交谈声被死一般的寂静代替,只感觉一道特别刺眼和一道不怎么刺眼的视线打在自己身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夏新最先反应过来,从祝晓萱的手中接过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笑,“谢谢乖徒弟,怎么又感觉...好像有点冷了,哈哈,这天气真的好奇怪啊,一会冷一会热的。”

“不说了,车开始动了,坐稳了!”

到这,祝晓萱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不由得问了一句,“师傅,你不会生病了吧?”

“不会不会,我好得很。”

“是吗...忽冷忽热又感觉不到哪里出问题的话,是属于亚健康呢,我妈妈以前得过一段时间,要及时就医的。”祝晓萱难得很认真的提醒,大大的眼睛里装着满满关心。

夏新面无表情道,“晓萱,我真没事,到时候没事都能被你说出事来。”

“......”

祝晓萱一听,想笑出声又硬生生止住了。

接下来,车内的气氛也是回归如初,祝晓萱一副蠢蠢欲动但又不敢的样子,俗话说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舒月舞则是见冷雪瞳真失忆的模样,心里莫名的觉得那里有些不对,但又像是找到什么好玩的样子。

不过兴致最终战胜了疑虑,侃侃而谈着他前男友‘小新’以前的各种趣事,黑历史,还差点顺口把夏新帮冷雪瞳藏小裤子的事情说出来。

不过,还好止住了...不然...那后果不堪设想,舒月舞不禁暗自摸了摸,光想起来还是有点痛。

夏新则是由于冷雪瞳的缘故,背后的冷汗也是没有停下过,生怕舒月舞说出什么一鸣惊人的事情来。

夏新嗅着这小小的车内,夹杂着三种不同的少女芬芳,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么开车带妹出去玩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其次,他觉得舒月舞说些关于他以前的囧事倒无所谓,只要别牵扯出其他关于...感情的事情就好,其他的反而有助于冷雪瞳恢复记忆呢。

冷雪瞳则是一贯惜字如金,淡漠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感情色彩,不过夏新还是通过后视镜能发现那一张薄情似雪的小嘴有着细微的上扬。

可以看出冷雪瞳还是挺在意自己的过去的。

说了一会后,舒月舞正寻思着新的话题,让车内有了短暂的安静,这也让一旁的冷雪瞳想起了某件事。

“对了。”冷雪瞳若有所思的瞥了舒月舞一眼,指着主驾驶座上的夏新问道,“你上车之前叫这个家伙什么?”

“嗯?”舒月舞从思绪中回过神,不解的眨了眨眼,“小新啊,怎么了?”

“他?”冷雪瞳略显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你刚刚口中的前男友是他?”

“是啊。”舒月舞理所应当的回了一句。

其实,这里舒月舞是故意露出一副很随便的表情,再配上淡淡的笑容,就是想看一出好戏。

失忆又怎样?

舒月舞跟普通的女生没什么不一样,没事也喜欢看看韩剧,失忆都是里面的老套路了,女生的直觉告诉她,冷雪瞳就算失忆,然后又跟夏新呆上几天,没有一点感情?

她不相信的,当然也有赌的成分。

此刻,车内的气氛开始微妙起来。

“......”冷雪瞳没说话,半垂着视线,好似在努力想起什么。

祝晓萱则是咽了咽口水,正襟危坐的,有些紧张的看着夏新。

舒月舞则是一手靠着车窗,似笑非笑的看着冷雪瞳,暗道,赌对了!

心情最复杂的当属夏新了,嘴角不禁抽搐暗几下,暗自忐忑道;

我是不是来之前忘记了什么事情......

好像挺重要的事情......

夏新可清楚舒月舞的那些小把戏,所以也不怕冷雪瞳问‘你怎么带前女友’,‘怎么还有联系’之类的。

因为......

冷雪瞳还不知道她和自己的关系,所以夏新确信冷雪瞳不会那样问,就算问了也有合适的理由敷衍过去。

但是...为什么还是有一股危机感呢?是不是忘了什么......

夏新总感觉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直到冷雪瞳说了句——

“夏宣,你......”

“啊?!不是夏......”

这个时候,夏新才想起这件十分重要的事,但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仿佛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夏新内心绝望而无力的撕喊,

“不!!!”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