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8:28:00

晚上十一点,陆天辰还在厨房里忙碌。

因为住在何欣然这里,陆天辰没有合适的熬制丹药的器具,只能用她家里现有的紫砂锅凑合。

所幸薛震天第二阶段所需要的丹药并不复杂,陆天辰花费几个晚上,就可以顺利完工。

何欣然和楚灵儿准备睡觉,但见厨房里依然灯火通明,好奇心重的楚灵儿穿着一身粉红色丝绸睡衣的楚灵儿,丘壑分明,曲线曼妙,浑身香喷喷的晃悠进厨房,问陆天辰:“小哥哥,你一晚上都在这里捣鼓什么呢?欣然姐说你在给我们做宵夜?”

陆天辰道:“都几点了,还吃宵夜,你看看你某些部位胖的……”

陆天辰瞄了一眼楚灵儿的胸部。

楚灵儿故意将傲峰挺了挺:“人家这叫丰满好不啦?”

“为了让你继续保持,我就牺牲睡觉的时间给你们两位大美妞准备营养早餐吧。”

“切,还早餐呢,刚刚还骗欣然姐给我们夜宵,一直到现在还没做好,谁知道明天早上有得吃没得吃。对了,小哥哥,你为什么要用紫砂锅啊?”

陆天辰笑了笑:“营养呗,这样你就能更加白嫩动人咯。”

楚灵儿充满期待的望着冒着热气的紫砂锅:“真的吗?那太好了!明天早上我一定要多吃一碗哦。”

“没问题。”陆天辰笑了笑,然后催促楚灵儿:“不早了,你快回去睡觉吧,穿这么性感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今晚估计是得失眠了,哎!”

“小哥哥,失眠了就记得来找我呢,我等你哦。”

都市的夜晚渐渐深了。

同睡一床的何欣然和楚灵儿,现在俨然已经成为闺蜜,此刻,两人正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每句话陆天辰都听得一清二楚。

“欣然姐,我觉得陆大哥真的好有男人味哦,你帮我撮合撮合呗,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

“你家有矿啊?动不动就提钱!还有,我可没有那个能力撮合你和陆大哥哦,要不,我改天帮你介绍介绍别的优质青年?”

“为什么呀?欣然姐,哦,我知道了,你不会也喜欢陆大哥吧?”

“我才没有呢!”

“切,你应该学学哦,喜欢就大胆地承认,别藏在心里啊,多难受啊……”

“你这个死丫头,瞎说什么呢……”

“哈哈哈,欣然姐,你别挠我啊,我最怕痒了,欣然姐你就放过我吧……”

陆天辰微笑着摇摇头。

夜晚渐渐安静下来。

卧室里清晰地传来两位大美妞轻匀的鼻息声。

厨房里的灯关掉了,燃气灶上的火苗闪烁着蓝色的火焰,紫砂锅里冒着热气,发出轻轻的“次次次”的声音。

陆天辰席地而坐,盘起双腿,双手合于脐下,双眼微闭,待到入定之后,他以意念导引体内真气,推动百脉千经,上乾清明,下坤培藏,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黎明到来,陆天辰缓缓睁开双眼。

虽然经过几个小时的禅修,他神清气爽,体力充沛,但他还是略略有些失望,现代都市虽然物质丰裕,应有尽有,但灵气却大为稀疏,修炼的效果也是事倍功半。

揭开紫砂锅的盖子,查看一番,丹药进展顺利。

陆天辰又从冰箱礼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食材。

为了不让何欣然和楚灵儿过于意外,陆天辰决定抽空为她们做几样菜肴,这是他当年好友丐帮帮主黄蓉交给他的几道拿手菜,分别是【玉笛谁家听落梅】、【二十四桥明月夜】、以及【好逑汤】。

“这两个大美妞算是有口福咯。”

做好美味佳肴之后,陆天辰拿出手机,给薛震天发了一条消息。

昨天金悦酒店的电梯事件,想必又是他们薛家人捣的鬼,看来是时候要给他这个一家之主上上紧箍咒了。

凯豪酒店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薛凯武再一次跪在薛震天的面前。

“你这个不孝子!为父说的话为什么你总当成耳旁风?”

薛凯武一头雾水地望着一大早就勃然大怒的薛震天:“爸,我又怎么了啊?”

“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薛凯武委屈道:“我真不知道啊。”

“你说你为什么派人到金悦闹事?我不是早告诉你了,要好好对待何欣然和金悦吗?你怎么就不听呢?”

薛凯武仔细回忆,心想,自己这两天除了去会所找新来的嫩模,真的没有做别的事啊,自从上次薛震天扬言要收回他的股份之后,他就再也不敢再打何欣然和金悦的主意了。

“爸,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真的没做什么对不起何欣然的事情。”

“哼!”

薛震天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败家子说的话。

两个小时之前,陆天辰给他发来信息,告知昨天金悦酒店电梯事件,让他务必要好好反思,并告诉他,如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他的老命也将不保。

看到这条信息之后,薛震天再也睡不着了,早饭也没顾得上吃,匆匆赶来集团,第一时间将仍然沉浸在温柔乡的薛凯武叫到跟前。

谢彪已经被他开除,这次事件除了薛凯武,还会有谁呢?

但这个逆子,不仅不知悔改,还矢口抵赖,真是让薛震天火冒三丈。

但,他又无可奈何,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薛震天几经犹豫,心想,硬的不行,干脆就来软的试试吧。

薛震天用颤抖的手,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几张报告单,扔在薛凯武的面前:“你自己好好看吧。”

薛凯武捡起报告单,慢慢看着,脸上弥漫惊恐之色:“爸,您得了癌症?”

薛震天轻轻闭上眼,点点头。

“怎么会呢?您身体这么好,怎么会得这种病呢?您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会拿自己的生命跟你开玩笑?”

薛凯武像蔫了的茄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他心里,父亲薛震天一直都是他心目之中超级无敌大英雄,上中学的时候跟同学打架,就会一句话:我爸是谁你知道吗?我爸是薛震天!

这样无所不能的爸爸现在居然也被死神加入关注名单,真的让这个纨绔子弟一下子不知所措,又惊又怕。

如果没有薛震天,他薛凯武又算的了什么呢?在金海,谁又愿意给他面子拍他马屁呢?

薛凯武紧紧抱住薛震天的腿:“爸……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您……我要带你去美国,我要给你找最好的医生……”

薛震天冷哼一声,道:“这倒用不着你费心!如果你还有点良心,你以后就好好对待何欣然。”

“这跟何欣然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不惹何欣然,陆神医自然会治好我的病。”

“真的吗?爸,陆神医真的能够治好你的病?”

薛震天点点头。

薛凯武喜出望外:“那太好了,那我以后一定将何欣然当姑奶奶供着,我以我的人格发誓,再也不会惹她生气……”

“知道就好,滚下去吧,现在一看见你我就心烦!”

凯豪酒店集团,总裁办公室。

薛凯武表情夸张地对薛凯文宣布自己刚刚得知的惊天消息。

“哥,你知道吗?爸居然身患绝症,淋巴癌晚期!”

薛凯文掩饰着内心的激动与狂喜,故作惊讶地问道:“真的假的?父亲身体一向健朗,怎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呢?”

“我哪知道啊,真是造化弄人啊。”

“那父亲现在有没有请什么专家,做什么治疗?对了,父亲一定找过市一院的姜益民院长吧,他怎么说?”

“这病太严重了,别说是金海的姜院长了,就连美国最好的肿瘤科医生都束手无策。”

正值当打之年的薛震天居然身患重病,这个消息实本来就已经出乎薛凯文的意料,没想到还是不治之症,更是让他心中无比狂喜。

这个一直觊觎凯豪酒店集团大权的富少,终于等到了自己一生之中最佳机会。

正沉浸在白日梦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薛凯武却笑道:“还好……”

薛凯文惊道:“还好什么?”

“还好父亲遇到了陆神医,这个陆神医能治好他的病。”

“陆神医?哪个陆神医。”

“哥,你不记得了啊,就是何欣然身边的那个保镖,好像叫什么陆天辰。”

“一个小小的保镖还会医术?还能治癌症晚期?我的好弟弟,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不骗你,哥,真的,这个保镖的医术真的出神入化,父亲亲口告诉我的,我一开始也不相信,但后来想想,或许这小子有什么祖传秘方吧,我问过父亲,他治病的那一套,确实都是中医的路数。”

薛凯文点点头:“这样一说,倒是有点可能。”

薛凯武又提醒道:“爸现在很在意那个何欣然和陆天辰,发了疯一样袒护他们,我看,收购金悦的事情,暂时只能先缓缓了,再惹爸生气,我们俩都没好果子吃了。”

薛凯文点点头:“那是自然。”

薛凯武离开之后,薛凯文拨通谢彪的号码:“谢彪,你二弟谢豹现在在哪?速速通知他今晚之前来金海见我!”

第014章 你家有矿吗?

晚上十一点,陆天辰还在厨房里忙碌。

因为住在何欣然这里,陆天辰没有合适的熬制丹药的器具,只能用她家里现有的紫砂锅凑合。

所幸薛震天第二阶段所需要的丹药并不复杂,陆天辰花费几个晚上,就可以顺利完工。

何欣然和楚灵儿准备睡觉,但见厨房里依然灯火通明,好奇心重的楚灵儿穿着一身粉红色丝绸睡衣的楚灵儿,丘壑分明,曲线曼妙,浑身香喷喷的晃悠进厨房,问陆天辰:“小哥哥,你一晚上都在这里捣鼓什么呢?欣然姐说你在给我们做宵夜?”

陆天辰道:“都几点了,还吃宵夜,你看看你某些部位胖的……”

陆天辰瞄了一眼楚灵儿的胸部。

楚灵儿故意将傲峰挺了挺:“人家这叫丰满好不啦?”

“为了让你继续保持,我就牺牲睡觉的时间给你们两位大美妞准备营养早餐吧。”

“切,还早餐呢,刚刚还骗欣然姐给我们夜宵,一直到现在还没做好,谁知道明天早上有得吃没得吃。对了,小哥哥,你为什么要用紫砂锅啊?”

陆天辰笑了笑:“营养呗,这样你就能更加白嫩动人咯。”

楚灵儿充满期待的望着冒着热气的紫砂锅:“真的吗?那太好了!明天早上我一定要多吃一碗哦。”

“没问题。”陆天辰笑了笑,然后催促楚灵儿:“不早了,你快回去睡觉吧,穿这么性感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今晚估计是得失眠了,哎!”

“小哥哥,失眠了就记得来找我呢,我等你哦。”

都市的夜晚渐渐深了。

同睡一床的何欣然和楚灵儿,现在俨然已经成为闺蜜,此刻,两人正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每句话陆天辰都听得一清二楚。

“欣然姐,我觉得陆大哥真的好有男人味哦,你帮我撮合撮合呗,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

“你家有矿啊?动不动就提钱!还有,我可没有那个能力撮合你和陆大哥哦,要不,我改天帮你介绍介绍别的优质青年?”

“为什么呀?欣然姐,哦,我知道了,你不会也喜欢陆大哥吧?”

“我才没有呢!”

“切,你应该学学哦,喜欢就大胆地承认,别藏在心里啊,多难受啊……”

“你这个死丫头,瞎说什么呢……”

“哈哈哈,欣然姐,你别挠我啊,我最怕痒了,欣然姐你就放过我吧……”

陆天辰微笑着摇摇头。

夜晚渐渐安静下来。

卧室里清晰地传来两位大美妞轻匀的鼻息声。

厨房里的灯关掉了,燃气灶上的火苗闪烁着蓝色的火焰,紫砂锅里冒着热气,发出轻轻的“次次次”的声音。

陆天辰席地而坐,盘起双腿,双手合于脐下,双眼微闭,待到入定之后,他以意念导引体内真气,推动百脉千经,上乾清明,下坤培藏,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黎明到来,陆天辰缓缓睁开双眼。

虽然经过几个小时的禅修,他神清气爽,体力充沛,但他还是略略有些失望,现代都市虽然物质丰裕,应有尽有,但灵气却大为稀疏,修炼的效果也是事倍功半。

揭开紫砂锅的盖子,查看一番,丹药进展顺利。

陆天辰又从冰箱礼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食材。

为了不让何欣然和楚灵儿过于意外,陆天辰决定抽空为她们做几样菜肴,这是他当年好友丐帮帮主黄蓉交给他的几道拿手菜,分别是【玉笛谁家听落梅】、【二十四桥明月夜】、以及【好逑汤】。

“这两个大美妞算是有口福咯。”

做好美味佳肴之后,陆天辰拿出手机,给薛震天发了一条消息。

昨天金悦酒店的电梯事件,想必又是他们薛家人捣的鬼,看来是时候要给他这个一家之主上上紧箍咒了。

凯豪酒店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薛凯武再一次跪在薛震天的面前。

“你这个不孝子!为父说的话为什么你总当成耳旁风?”

薛凯武一头雾水地望着一大早就勃然大怒的薛震天:“爸,我又怎么了啊?”

“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薛凯武委屈道:“我真不知道啊。”

“你说你为什么派人到金悦闹事?我不是早告诉你了,要好好对待何欣然和金悦吗?你怎么就不听呢?”

薛凯武仔细回忆,心想,自己这两天除了去会所找新来的嫩模,真的没有做别的事啊,自从上次薛震天扬言要收回他的股份之后,他就再也不敢再打何欣然和金悦的主意了。

“爸,我以我的人格发誓,我真的没做什么对不起何欣然的事情。”

“哼!”

薛震天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败家子说的话。

两个小时之前,陆天辰给他发来信息,告知昨天金悦酒店电梯事件,让他务必要好好反思,并告诉他,如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他的老命也将不保。

看到这条信息之后,薛震天再也睡不着了,早饭也没顾得上吃,匆匆赶来集团,第一时间将仍然沉浸在温柔乡的薛凯武叫到跟前。

谢彪已经被他开除,这次事件除了薛凯武,还会有谁呢?

但这个逆子,不仅不知悔改,还矢口抵赖,真是让薛震天火冒三丈。

但,他又无可奈何,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薛震天几经犹豫,心想,硬的不行,干脆就来软的试试吧。

薛震天用颤抖的手,从一个上锁的抽屉里,拿出几张报告单,扔在薛凯武的面前:“你自己好好看吧。”

薛凯武捡起报告单,慢慢看着,脸上弥漫惊恐之色:“爸,您得了癌症?”

薛震天轻轻闭上眼,点点头。

“怎么会呢?您身体这么好,怎么会得这种病呢?您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我会拿自己的生命跟你开玩笑?”

薛凯武像蔫了的茄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他心里,父亲薛震天一直都是他心目之中超级无敌大英雄,上中学的时候跟同学打架,就会一句话:我爸是谁你知道吗?我爸是薛震天!

这样无所不能的爸爸现在居然也被死神加入关注名单,真的让这个纨绔子弟一下子不知所措,又惊又怕。

如果没有薛震天,他薛凯武又算的了什么呢?在金海,谁又愿意给他面子拍他马屁呢?

薛凯武紧紧抱住薛震天的腿:“爸……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您……我要带你去美国,我要给你找最好的医生……”

薛震天冷哼一声,道:“这倒用不着你费心!如果你还有点良心,你以后就好好对待何欣然。”

“这跟何欣然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不惹何欣然,陆神医自然会治好我的病。”

“真的吗?爸,陆神医真的能够治好你的病?”

薛震天点点头。

薛凯武喜出望外:“那太好了,那我以后一定将何欣然当姑奶奶供着,我以我的人格发誓,再也不会惹她生气……”

“知道就好,滚下去吧,现在一看见你我就心烦!”

凯豪酒店集团,总裁办公室。

薛凯武表情夸张地对薛凯文宣布自己刚刚得知的惊天消息。

“哥,你知道吗?爸居然身患绝症,淋巴癌晚期!”

薛凯文掩饰着内心的激动与狂喜,故作惊讶地问道:“真的假的?父亲身体一向健朗,怎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呢?”

“我哪知道啊,真是造化弄人啊。”

“那父亲现在有没有请什么专家,做什么治疗?对了,父亲一定找过市一院的姜益民院长吧,他怎么说?”

“这病太严重了,别说是金海的姜院长了,就连美国最好的肿瘤科医生都束手无策。”

正值当打之年的薛震天居然身患重病,这个消息实本来就已经出乎薛凯文的意料,没想到还是不治之症,更是让他心中无比狂喜。

这个一直觊觎凯豪酒店集团大权的富少,终于等到了自己一生之中最佳机会。

正沉浸在白日梦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薛凯武却笑道:“还好……”

薛凯文惊道:“还好什么?”

“还好父亲遇到了陆神医,这个陆神医能治好他的病。”

“陆神医?哪个陆神医。”

“哥,你不记得了啊,就是何欣然身边的那个保镖,好像叫什么陆天辰。”

“一个小小的保镖还会医术?还能治癌症晚期?我的好弟弟,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我不骗你,哥,真的,这个保镖的医术真的出神入化,父亲亲口告诉我的,我一开始也不相信,但后来想想,或许这小子有什么祖传秘方吧,我问过父亲,他治病的那一套,确实都是中医的路数。”

薛凯文点点头:“这样一说,倒是有点可能。”

薛凯武又提醒道:“爸现在很在意那个何欣然和陆天辰,发了疯一样袒护他们,我看,收购金悦的事情,暂时只能先缓缓了,再惹爸生气,我们俩都没好果子吃了。”

薛凯文点点头:“那是自然。”

薛凯武离开之后,薛凯文拨通谢彪的号码:“谢彪,你二弟谢豹现在在哪?速速通知他今晚之前来金海见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