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33:06

孙立森此刻心中郁闷无比,对不远处的那个说错话的小护士恼怒到了极点。

他堂堂人民医院的院长,此刻,真是敢怒不敢言。

只能像孙子一样乖乖听着眼前这个小辈胡言乱语。

而这一切根由都是因为那个喋喋不休的小护士。

“陈少,我们是正规医院,您说的那种潜规则不可能存在的。”孙立森硬着头皮答道。

俊秀青年走近孙立森,像一个长辈一般轻拍孙立森的肩膀,同时压低声音道:

“老家伙,你特么最好识相点,不然本少把你撸下去。

你给本少听好了,若是那个女医生姿色还不错的话。

今晚把她送到我房间去,否则,嘿嘿,你知道结果的。”

“陈少,这...”孙立森抬起头颅惊愕看向对方。

“怎么?

若是我爷爷有个闪失你就完蛋了。

若是按我说的去做,说不定我还能保住你的位置。”俊秀青年阴笑着说道。

“好!我尽力!”孙立森思索片刻,语气铿锵有力的点头道。

孙立森在医院干了一辈子才干到院长这个位置,他的巅峰人生才刚刚开始,岂会轻易放弃?

俊秀青年看到孙立森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后,不由的得意大笑。

“天宇,你在笑什么?

你爷爷现在生死一线,正与死神赛跑,你竟然还有心情笑?”陈刚冷喝道。

陈刚作为军中少将,以他的身份,无论到什么地方,几乎都是让人膜拜的存在。

然而,这一生,他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教育好这个儿子——陈天宇。

陈天宇从小就不学无术,在燕京与一些二代搞风搞雨。

欺男霸女这样为非作歹的事情没有少干。

这两年,因为被老爷子严加看管,算是踏实下来了。

看着这逆子又有仗势欺人、飞扬跋扈的苗头,陈刚真是气打不出一处来。

就当陈刚眉头紧皱思索着该如何给陈天宇安排一个工作栓住这小子的时候。

急救室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我父亲怎么样了?”陈刚立马冲上前紧张的问道。

“家属准备一下,病人的情况不太乐观,现在脑出血比较严重,恐怕已经回天无力了。”脑科主任姜泽无奈的叹道。

“你说什么?你这个庸医!

我父亲还没发病,就送进了你们医院。

你现在就是告诉我这个?”陈刚听到噩耗后,猛然爆发,直接将姜泽提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我们已经尽力了。”姜泽被提在半空,双眼外凸,作为脑科主任,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

但他却没有勇气发怒,因为这个男人散发的气势太强了。

这种无形的压迫力几乎压的他透不过气。

“谁是李若曦?”陈刚双手猛然一松,他手中的姜泽顿时掉在地上,身体踉跄后退,直接撞上了后面的副主任姚远。

“她是!”副主任姚远立刻指着正在手术床边还在不断做着各种尝试的一个美丽女医生。

陈刚虎目一转,目光落在一个穿着臃肿白大褂的秃子身上。

他的目光不停,顺着胖秃子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医生正在父亲身旁不断的坐着各种尝试。

他的目光下落,下一刻,不知多久没有落泪的他。

泪水狂涌而出,瞬间打湿了脸颊。

他最敬爱的父亲,也是他最崇拜的上将,此刻,脑袋上被这群庸医破开了一个拇指大的洞。

他突然想起来,父亲曾告诉过他,若是有一天他得了不治之症,希望可以平静的死去,不希望在临死时还要被折腾。

“你们...该死!”陈刚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姜泽和姚远二人。

他迅速跑到父亲身旁,一把将正在努力尝试救人的李若曦和韩野推开。

“爸!爸!”陈刚使劲摇晃着父亲的身躯,此刻,他的泪水已奔涌成河。

自己从小和父亲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不断放映。

“不要摇晃病人!

你这样做只能使他的情况更槽!”韩野忍不住提醒道。

“去尼玛的!

都是你们这群杂碎,不然我父亲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陈刚愤怒咆哮。

“病人家属,请你不要激动!

我能理解你的此刻的心情。

病人现在只是脑死亡,并未真正死亡。

我们正在尝试国外的先进技术,说不定还能将你父亲救回来呢。”韩野急忙劝解道。

“畜生!

你们这群畜生!

你们把我父亲当什么了?

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他是开国元勋!他是上将。

你们把他当小白鼠一样做试验!

你们这群没有下限的庸医还有底线吗?”陈刚听到面前的年轻医生想用不成熟的技术去救自己的父亲,立刻再次发飙。

“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

可若是不做这样的尝试,那就只能等死了!”韩野不放弃的说道。

“韩野,你说的这种国外最新技术现在临床还未展开,成功率不到5%。

即使将患者救回来,患者也是一个植物人了。

这次病人突然发病,我觉得李若曦医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在值班巡诊过程中,竟然没有发现陈老的异常,这是说不过去的。

更重要的是,当陈老发病后,她作为值班医生竟然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我觉得这次医疗事故李若曦医生要付全部责任!”姚远突然站出来指着李若曦义愤填膺的说道。

他这一席话说的恰到好处,并且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姚秃子,你说什么了?

你我都清楚,这种脑出血突然爆发,与病人的情绪有很大的关系。

这种病并不是提前巡诊就能预测出来的。

再说了,若曦巡诊完之后,是我找她去会议室谈事情的。”韩野震怒道。

“呦!呦!呦!

还没怎么着呢,若曦若曦都叫上了啊!

你可别忘记了人家是有未婚夫的!

虽然人家的未婚夫是个窝囊废,但也是正式的。

你们两个整天在医院里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不觉得害臊吗?”姚远也是怒了,一蹦三尺高的吼道。

姚远作为医院的老人,在他看来这两年的际遇真是差到了极点。

其实,他在医院里是有名的老色鬼,以前总是倚老卖老,趁机占一些新来女医生或实习女医生的便宜。

在他从医的这二三十年里,光将女医生肚子搞大的就有十几人之多,更不用说睡过的人数了。

当李若曦初次来到他们科室时,姚远就惊为天人。

他曾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冰清玉洁的女医生搞到手。

然而,这一次他险些栽了。

他有一次会议期间,趁机摸了一把李若曦的翘臀。

没想到这下子直接捅了马蜂窝,这个平时冷若冰霜的女人竟然将事情捅到了院长哪儿。

当时他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他跟院长是表姐夫的关系。

但没想到,他还是受到了处罚。

本来应该两年前就应该由副主任转为主任医生的,但到今天,他依然还是副主任医生。

这一切的根由都是眼前这个可恨的女人。

这女人的背景竟然极为强大。她父亲好像是江城市有名的富豪,更是能跟卫生局扯上关系。

这个可恨的闷骚狐狸不仅让自己职称晋升化为泡影,竟然还要求自己写一份保证书,而且还要当着院长的面读出来。

想起这段耻辱的过往,他对这个女人真是恨意滔天。

然而,姚远觉得自己霉运还没有完。

一年前,医院又从国外了引进了这个叫韩野的家伙。

自从这个家伙进入医院后,他的地位就日渐下降。而且在他跟前看病的人数也在日益递减。

更让他嫉妒的是这个韩野竟然和李若曦走的非常近,每当看到二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后,他就一种想要摔板凳的冲动。

然而,这一刻,他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刚才在门口看到院长孙立森的躬身的样子后,就知道面前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不简单。

“够了!都给我闭嘴!”陈刚一声怒喝,直接打断了正欲争辩的姚远和韩野。

“你来说说!

刚才他说的那种国外技术到底有多大概率能救活我父亲?”陈刚一脸严肃的看向姚远。

“是!陈将军!”姚远挺着大肚子一声厉喝给陈刚敬了个军礼。

“陈将军,刚才有些情不自禁,让你见笑了。

其实,我年轻时曾当过一段时间军医。”姚远微笑着说道。

其实他说这些都是胡扯,他如此做不过是想更进一步拉近二人之间的关系罢了。

看到陈刚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后,姚远清了清嗓子后,这才继续道:

“韩野刚才说的那个国外技术,简单来说是要把病人的整个颅骨先取下来。

把病人脑中的血管的溢血一点点抽离,然而再将颅骨缝合回去。

目前这种手术的成功率不到5%,而且那些手术成功的案例要么是半瘫,要么是植物人。”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陈刚眉头紧锁的问道。

“没有了,病人现在颅内出血点比较多,已经全面压迫神经了,几乎已经回天无力了。

据我所知,陈老在没有病发前就住到了医院。

之所以造成如今这个结果,全都是因为李若曦医生的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导致的。

我觉得应该追究她的法律刑事责任,这已经不单单是一起简单的医疗事故了。

这种没有职业操守的医生,我觉得应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姚远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再一次将矛头指向了李若曦。

第十六章 回天无力(求收藏!)

孙立森此刻心中郁闷无比,对不远处的那个说错话的小护士恼怒到了极点。

他堂堂人民医院的院长,此刻,真是敢怒不敢言。

只能像孙子一样乖乖听着眼前这个小辈胡言乱语。

而这一切根由都是因为那个喋喋不休的小护士。

“陈少,我们是正规医院,您说的那种潜规则不可能存在的。”孙立森硬着头皮答道。

俊秀青年走近孙立森,像一个长辈一般轻拍孙立森的肩膀,同时压低声音道:

“老家伙,你特么最好识相点,不然本少把你撸下去。

你给本少听好了,若是那个女医生姿色还不错的话。

今晚把她送到我房间去,否则,嘿嘿,你知道结果的。”

“陈少,这...”孙立森抬起头颅惊愕看向对方。

“怎么?

若是我爷爷有个闪失你就完蛋了。

若是按我说的去做,说不定我还能保住你的位置。”俊秀青年阴笑着说道。

“好!我尽力!”孙立森思索片刻,语气铿锵有力的点头道。

孙立森在医院干了一辈子才干到院长这个位置,他的巅峰人生才刚刚开始,岂会轻易放弃?

俊秀青年看到孙立森一副豁出去的神情后,不由的得意大笑。

“天宇,你在笑什么?

你爷爷现在生死一线,正与死神赛跑,你竟然还有心情笑?”陈刚冷喝道。

陈刚作为军中少将,以他的身份,无论到什么地方,几乎都是让人膜拜的存在。

然而,这一生,他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教育好这个儿子——陈天宇。

陈天宇从小就不学无术,在燕京与一些二代搞风搞雨。

欺男霸女这样为非作歹的事情没有少干。

这两年,因为被老爷子严加看管,算是踏实下来了。

看着这逆子又有仗势欺人、飞扬跋扈的苗头,陈刚真是气打不出一处来。

就当陈刚眉头紧皱思索着该如何给陈天宇安排一个工作栓住这小子的时候。

急救室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我父亲怎么样了?”陈刚立马冲上前紧张的问道。

“家属准备一下,病人的情况不太乐观,现在脑出血比较严重,恐怕已经回天无力了。”脑科主任姜泽无奈的叹道。

“你说什么?你这个庸医!

我父亲还没发病,就送进了你们医院。

你现在就是告诉我这个?”陈刚听到噩耗后,猛然爆发,直接将姜泽提着衣领提了起来。

“我...我们已经尽力了。”姜泽被提在半空,双眼外凸,作为脑科主任,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

但他却没有勇气发怒,因为这个男人散发的气势太强了。

这种无形的压迫力几乎压的他透不过气。

“谁是李若曦?”陈刚双手猛然一松,他手中的姜泽顿时掉在地上,身体踉跄后退,直接撞上了后面的副主任姚远。

“她是!”副主任姚远立刻指着正在手术床边还在不断做着各种尝试的一个美丽女医生。

陈刚虎目一转,目光落在一个穿着臃肿白大褂的秃子身上。

他的目光不停,顺着胖秃子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医生正在父亲身旁不断的坐着各种尝试。

他的目光下落,下一刻,不知多久没有落泪的他。

泪水狂涌而出,瞬间打湿了脸颊。

他最敬爱的父亲,也是他最崇拜的上将,此刻,脑袋上被这群庸医破开了一个拇指大的洞。

他突然想起来,父亲曾告诉过他,若是有一天他得了不治之症,希望可以平静的死去,不希望在临死时还要被折腾。

“你们...该死!”陈刚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姜泽和姚远二人。

他迅速跑到父亲身旁,一把将正在努力尝试救人的李若曦和韩野推开。

“爸!爸!”陈刚使劲摇晃着父亲的身躯,此刻,他的泪水已奔涌成河。

自己从小和父亲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不断放映。

“不要摇晃病人!

你这样做只能使他的情况更槽!”韩野忍不住提醒道。

“去尼玛的!

都是你们这群杂碎,不然我父亲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陈刚愤怒咆哮。

“病人家属,请你不要激动!

我能理解你的此刻的心情。

病人现在只是脑死亡,并未真正死亡。

我们正在尝试国外的先进技术,说不定还能将你父亲救回来呢。”韩野急忙劝解道。

“畜生!

你们这群畜生!

你们把我父亲当什么了?

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他是开国元勋!他是上将。

你们把他当小白鼠一样做试验!

你们这群没有下限的庸医还有底线吗?”陈刚听到面前的年轻医生想用不成熟的技术去救自己的父亲,立刻再次发飙。

“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

可若是不做这样的尝试,那就只能等死了!”韩野不放弃的说道。

“韩野,你说的这种国外最新技术现在临床还未展开,成功率不到5%。

即使将患者救回来,患者也是一个植物人了。

这次病人突然发病,我觉得李若曦医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在值班巡诊过程中,竟然没有发现陈老的异常,这是说不过去的。

更重要的是,当陈老发病后,她作为值班医生竟然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我觉得这次医疗事故李若曦医生要付全部责任!”姚远突然站出来指着李若曦义愤填膺的说道。

他这一席话说的恰到好处,并且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姚秃子,你说什么了?

你我都清楚,这种脑出血突然爆发,与病人的情绪有很大的关系。

这种病并不是提前巡诊就能预测出来的。

再说了,若曦巡诊完之后,是我找她去会议室谈事情的。”韩野震怒道。

“呦!呦!呦!

还没怎么着呢,若曦若曦都叫上了啊!

你可别忘记了人家是有未婚夫的!

虽然人家的未婚夫是个窝囊废,但也是正式的。

你们两个整天在医院里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不觉得害臊吗?”姚远也是怒了,一蹦三尺高的吼道。

姚远作为医院的老人,在他看来这两年的际遇真是差到了极点。

其实,他在医院里是有名的老色鬼,以前总是倚老卖老,趁机占一些新来女医生或实习女医生的便宜。

在他从医的这二三十年里,光将女医生肚子搞大的就有十几人之多,更不用说睡过的人数了。

当李若曦初次来到他们科室时,姚远就惊为天人。

他曾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冰清玉洁的女医生搞到手。

然而,这一次他险些栽了。

他有一次会议期间,趁机摸了一把李若曦的翘臀。

没想到这下子直接捅了马蜂窝,这个平时冷若冰霜的女人竟然将事情捅到了院长哪儿。

当时他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他跟院长是表姐夫的关系。

但没想到,他还是受到了处罚。

本来应该两年前就应该由副主任转为主任医生的,但到今天,他依然还是副主任医生。

这一切的根由都是眼前这个可恨的女人。

这女人的背景竟然极为强大。她父亲好像是江城市有名的富豪,更是能跟卫生局扯上关系。

这个可恨的闷骚狐狸不仅让自己职称晋升化为泡影,竟然还要求自己写一份保证书,而且还要当着院长的面读出来。

想起这段耻辱的过往,他对这个女人真是恨意滔天。

然而,姚远觉得自己霉运还没有完。

一年前,医院又从国外了引进了这个叫韩野的家伙。

自从这个家伙进入医院后,他的地位就日渐下降。而且在他跟前看病的人数也在日益递减。

更让他嫉妒的是这个韩野竟然和李若曦走的非常近,每当看到二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后,他就一种想要摔板凳的冲动。

然而,这一刻,他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他刚才在门口看到院长孙立森的躬身的样子后,就知道面前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不简单。

“够了!都给我闭嘴!”陈刚一声怒喝,直接打断了正欲争辩的姚远和韩野。

“你来说说!

刚才他说的那种国外技术到底有多大概率能救活我父亲?”陈刚一脸严肃的看向姚远。

“是!陈将军!”姚远挺着大肚子一声厉喝给陈刚敬了个军礼。

“陈将军,刚才有些情不自禁,让你见笑了。

其实,我年轻时曾当过一段时间军医。”姚远微笑着说道。

其实他说这些都是胡扯,他如此做不过是想更进一步拉近二人之间的关系罢了。

看到陈刚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后,姚远清了清嗓子后,这才继续道:

“韩野刚才说的那个国外技术,简单来说是要把病人的整个颅骨先取下来。

把病人脑中的血管的溢血一点点抽离,然而再将颅骨缝合回去。

目前这种手术的成功率不到5%,而且那些手术成功的案例要么是半瘫,要么是植物人。”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陈刚眉头紧锁的问道。

“没有了,病人现在颅内出血点比较多,已经全面压迫神经了,几乎已经回天无力了。

据我所知,陈老在没有病发前就住到了医院。

之所以造成如今这个结果,全都是因为李若曦医生的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导致的。

我觉得应该追究她的法律刑事责任,这已经不单单是一起简单的医疗事故了。

这种没有职业操守的医生,我觉得应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姚远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再一次将矛头指向了李若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