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0:15:32

赵致远三人都点了点头,认同了张一渤的提议。随后的几天,几人就住在了李老家,孙鑫还是在院子里面教孩子们读书,俨然一个乡村教师,其他人就都跟着村民们下地干活。地里基本都种植着水稻,一年三熟,也不太用精耕细作,插到田里就能活,村民们听说赵致远几人要在这里定居,还帮着开垦了几亩荒地。

过了这几日的农忙时节,几个人开始打理房子。房子是村里过世的人留下的,都是一个村里多年生活的,也没什么忌讳,稍微修缮了一下,打了几样家具,村里一家出点东西,东拼西凑的,收拾完的房子竟也有模有样。

村里有超过半数以上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最大的特点是什么,那就是能歌善舞。平时晚上没事就燃起一堆篝火,大家围坐在一起,载歌载舞。一年三熟的稻子村里根本就吃不完,所以每家都自酿了很多的米酒,跳累了,唱渴了,就开始喝酒,喝完继续。而这段时间张一渤和小秋马上就要结婚了,这可是村里的大事,更是夜夜笙歌。

人生四大喜,今日小登科。今天是张一渤和小秋大婚的日子,村里的婚俗挺特殊,晚上结婚,这是为了能唱歌跳舞喝酒到第二天早上。

一大早上,赵致远三人就到张一渤家里帮着忙乎,小秋已经回到娘家,等着张一渤晚上去娶她。张一渤从三人进来后嘴就没合上过,大嘴咧的都能看见后槽牙了,给赵致远恨的,后悔怎么没把昊爷带来,这都能给郑昊撑死。

赵致远实在不愿意看张一渤那损色,再说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自己就出去上村里的猎户家里借了张弓,准备到林子里打点野物,晚上好给张一渤的婚宴上填俩菜。

赵致远刚踏进林子,不禁回头看了一眼村庄,竟然有一种难舍难离的感觉,许是待出感情了。赵致远摒下心头的杂念,钻进林子。

赵致远在林子里转悠了半天,也没打着几只猎物,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百发百中的射箭技术,现在只有一半的命中率,可能是太近没有摸弓箭了,手都生了,赵致远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赵致远已经走到了林子的深处,走的越远,在村子里心中的那份安静祥和就越弱,也就更想回到村里。抬头看了看天,已经过了中午,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就要到了,赵致远转身准备返回村子,这时,一阵难听的鸟鸣声在他的头上响起。

赵致远抬头看去,一只貌似鸽子的鸟正在他头上的树枝站着,他也没多想,随手一箭射出,也没奔着射中,就是想吓唬吓唬它。射出的箭擦身而过,将鸟惊飞,只留下几根羽毛缓缓飘落,粘在赵致远的身上。

顿时,赵致远感觉自己的脑袋如遭雷击,巨大的眩晕感让他承受不住,昏倒在地。天色将暗,赵致远才缓缓的醒转过来,猛地站起身子,却又感觉头脑一阵眩晕,不得不坐在地上,摇晃了一下脑袋,凝神思考着。

现在的他已经反应过来,不禁感到一阵后怕,是什么东西蒙蔽了他们,连来这里的目的都忘记了,而且阻断了钱守望的联系,自己的能力也用不出,直到现在才恢复。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又瞅了瞅自己的身上,将刚才那只鸟散落的羽毛一根根捻起,收集起来。

收集完毕,贴身放好,赵致远也顾不上弓箭和猎物,赶紧大步的向村子跑去。

返回村子,在村中央的空地上树立这一堆巨大的篝火,村民们围着篝火,中间站着张一渤和小秋,两人露出幸福的笑容,李老一脸欣慰的正为他们举行着婚礼仪式,孙鑫和风华也在人群中乐呵呵的看着热闹,谁也没有为出门未归的赵致远担忧。

赵致远拨开人群,从怀里掏出根羽毛向孙鑫身上放去,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想要拍掉他手上的羽毛,可是已经恢复能力的赵致远早就注意到,轻巧的避过,把羽毛顺着孙鑫的衣领放了进去,孙鑫立马就捂着脑袋蹲坐在地上,还好他强大的恢复能力没有让他晕倒,可风华和张一渤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被赵致远迅速的放入羽毛后,双双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围观的村民都因为突然的变故愣在当场,赵致远死盯着刚才那道白色的身影,正是那只经常趴在李老家窗台上的白猫,赵致远这时候才发现那哪是什么猫啊,只是一只像猫的生物,耳朵比一般的猫长,白的近乎发亮,拖着比身体还要长的尾巴,蹲坐在那,看向他的眼神竟然还带着些许委屈。估计它应该就是这次孙鑫和张一渤任务的目标。

赵致远刚要上前去抓住这只妖精,却被李老给拦住了,看着赵致远,李老思考了一下,慢慢的向他解释着。

“孩子,你这羽毛是从那只像鸽子一样的鸟那里得到的吧,呵呵,你觉得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能碰不到么,其实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是自愿待在这里的,也有的人出去过,受不了外面的诱惑,留下了,可更多的人选择了回来,因为这里的生活是任何地方都给不了的。”

说着,李老过去轻轻抱起那只像猫一样的妖精,妖精依偎在李老怀里,用头轻轻的蹭着。

“它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们,反而让我们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小秋这两个孩子,我没打算长留你们,我知道你们不属于这里,可小秋是我的心尖肉啊,我也想让她找个好归宿,等一会小渤醒过来,问问他俩的意见,是走是留我都同意,但是还请看在我这老头子的面子上,放过它。”

赵致远有些犹豫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没经过这事啊,看着那只妖精也没有逃跑的意思,就安安静静的在李老的怀里窝着,他也不管了,大不了自己就当回老四,一会几人恢复过来,由哥哥们决定。

不一会儿,孙鑫站了起来,略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赵致远过去把前因后果和他说了一下,孙鑫微愣,低头思考了一会,也没说什么,先是过去喂昏迷的二人服下自己的血液,将他们弄醒,几个人聚在一起研究,赵致远没有参加,反正没自己啥事,让他们几个头疼去吧,他还过去逗弄了那只妖精一会,这小东西确实可爱,赵致远看得出来,它确实和以前遇到的妖精不一样,没有什么杀伤力,相对于人类来说更像个吉祥物。

三人还在那讨论着,张一渤明显的心不在焉,不时的看向小秋,小秋没有一点担忧,只是用充满信任的目光回应着。终于研究完了,张一渤也像是下定了决心,来到小秋面前。

“你愿意跟我走吗?”

小秋看向自己的爷爷和父母,李老点了点头,她的父母也是同样的动作,篝火突然向上窜起,照亮着她的脸庞,小秋笑了。

“我愿意。”

众人发出一阵欢呼声,婚礼继续进行,所有人都默契的遗忘了妖精的事,他们唱着、跳着,最后全都酩酊大醉,直接就倒在地上睡去。

几个人又在村子里待了两天,就算是小秋回门了,最后在李老家人的依依不舍中,小秋随着自己的丈夫张一渤和赵致远几人返回了京城。赵致远他们也信守了承诺,没有带走妖精,至于那只像鸽子一样的鸟嘛,人家也算帮了你,这几个人可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来。

回到京城局里,钱守望看着这几个人都要气乐了,出去执行任务,什么都没干成,还带了个女人回来,你们可真行啊。这时候就看出李红这位副手的调和作用了,一边假模假样的训斥赵致远几人,一边在钱守望那说着好话,把钱守望的怒火压下去大半,她才带着小秋出去说话。

其实钱守望也不是真的生气,虽然和上边不太好交待,但是再怎么样他也得护犊子,关键是有点丢人,手底下四个精兵强将居然被一只小妖精给困在山里二十多天,这说出去他的老脸往哪放。

“渤子,让你李姐找人把结婚证领了,顺便把小秋安排好,晚上让厨房好好做几个菜,聚一下,算上咱们这婆家给你补办的婚宴了。你们几个赶紧滚蛋,别在我面前晃悠,一帮混蛋加三级的玩意儿。”

四人讪讪的出了房间,张一渤临出门的时候感激的看了钱守望一眼,想要说些什么,钱守望挥了挥手撵他走,张一渤揉了揉眼睛,轻轻的把房门关好,退了出去。

张一渤的父亲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他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的,而就在他加入十一局不久,母亲还没好好的享享福,就因为积劳成疾过世了。现在就剩他老哥儿一个,已经把这里当家了,而从小缺少父爱关怀的他也把年长的钱守望当成了父辈一样的存在。

第十四章 回婆家

赵致远三人都点了点头,认同了张一渤的提议。随后的几天,几人就住在了李老家,孙鑫还是在院子里面教孩子们读书,俨然一个乡村教师,其他人就都跟着村民们下地干活。地里基本都种植着水稻,一年三熟,也不太用精耕细作,插到田里就能活,村民们听说赵致远几人要在这里定居,还帮着开垦了几亩荒地。

过了这几日的农忙时节,几个人开始打理房子。房子是村里过世的人留下的,都是一个村里多年生活的,也没什么忌讳,稍微修缮了一下,打了几样家具,村里一家出点东西,东拼西凑的,收拾完的房子竟也有模有样。

村里有超过半数以上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最大的特点是什么,那就是能歌善舞。平时晚上没事就燃起一堆篝火,大家围坐在一起,载歌载舞。一年三熟的稻子村里根本就吃不完,所以每家都自酿了很多的米酒,跳累了,唱渴了,就开始喝酒,喝完继续。而这段时间张一渤和小秋马上就要结婚了,这可是村里的大事,更是夜夜笙歌。

人生四大喜,今日小登科。今天是张一渤和小秋大婚的日子,村里的婚俗挺特殊,晚上结婚,这是为了能唱歌跳舞喝酒到第二天早上。

一大早上,赵致远三人就到张一渤家里帮着忙乎,小秋已经回到娘家,等着张一渤晚上去娶她。张一渤从三人进来后嘴就没合上过,大嘴咧的都能看见后槽牙了,给赵致远恨的,后悔怎么没把昊爷带来,这都能给郑昊撑死。

赵致远实在不愿意看张一渤那损色,再说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自己就出去上村里的猎户家里借了张弓,准备到林子里打点野物,晚上好给张一渤的婚宴上填俩菜。

赵致远刚踏进林子,不禁回头看了一眼村庄,竟然有一种难舍难离的感觉,许是待出感情了。赵致远摒下心头的杂念,钻进林子。

赵致远在林子里转悠了半天,也没打着几只猎物,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百发百中的射箭技术,现在只有一半的命中率,可能是太近没有摸弓箭了,手都生了,赵致远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赵致远已经走到了林子的深处,走的越远,在村子里心中的那份安静祥和就越弱,也就更想回到村里。抬头看了看天,已经过了中午,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就要到了,赵致远转身准备返回村子,这时,一阵难听的鸟鸣声在他的头上响起。

赵致远抬头看去,一只貌似鸽子的鸟正在他头上的树枝站着,他也没多想,随手一箭射出,也没奔着射中,就是想吓唬吓唬它。射出的箭擦身而过,将鸟惊飞,只留下几根羽毛缓缓飘落,粘在赵致远的身上。

顿时,赵致远感觉自己的脑袋如遭雷击,巨大的眩晕感让他承受不住,昏倒在地。天色将暗,赵致远才缓缓的醒转过来,猛地站起身子,却又感觉头脑一阵眩晕,不得不坐在地上,摇晃了一下脑袋,凝神思考着。

现在的他已经反应过来,不禁感到一阵后怕,是什么东西蒙蔽了他们,连来这里的目的都忘记了,而且阻断了钱守望的联系,自己的能力也用不出,直到现在才恢复。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又瞅了瞅自己的身上,将刚才那只鸟散落的羽毛一根根捻起,收集起来。

收集完毕,贴身放好,赵致远也顾不上弓箭和猎物,赶紧大步的向村子跑去。

返回村子,在村中央的空地上树立这一堆巨大的篝火,村民们围着篝火,中间站着张一渤和小秋,两人露出幸福的笑容,李老一脸欣慰的正为他们举行着婚礼仪式,孙鑫和风华也在人群中乐呵呵的看着热闹,谁也没有为出门未归的赵致远担忧。

赵致远拨开人群,从怀里掏出根羽毛向孙鑫身上放去,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闪过,想要拍掉他手上的羽毛,可是已经恢复能力的赵致远早就注意到,轻巧的避过,把羽毛顺着孙鑫的衣领放了进去,孙鑫立马就捂着脑袋蹲坐在地上,还好他强大的恢复能力没有让他晕倒,可风华和张一渤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被赵致远迅速的放入羽毛后,双双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围观的村民都因为突然的变故愣在当场,赵致远死盯着刚才那道白色的身影,正是那只经常趴在李老家窗台上的白猫,赵致远这时候才发现那哪是什么猫啊,只是一只像猫的生物,耳朵比一般的猫长,白的近乎发亮,拖着比身体还要长的尾巴,蹲坐在那,看向他的眼神竟然还带着些许委屈。估计它应该就是这次孙鑫和张一渤任务的目标。

赵致远刚要上前去抓住这只妖精,却被李老给拦住了,看着赵致远,李老思考了一下,慢慢的向他解释着。

“孩子,你这羽毛是从那只像鸽子一样的鸟那里得到的吧,呵呵,你觉得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能碰不到么,其实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是自愿待在这里的,也有的人出去过,受不了外面的诱惑,留下了,可更多的人选择了回来,因为这里的生活是任何地方都给不了的。”

说着,李老过去轻轻抱起那只像猫一样的妖精,妖精依偎在李老怀里,用头轻轻的蹭着。

“它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们,反而让我们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小秋这两个孩子,我没打算长留你们,我知道你们不属于这里,可小秋是我的心尖肉啊,我也想让她找个好归宿,等一会小渤醒过来,问问他俩的意见,是走是留我都同意,但是还请看在我这老头子的面子上,放过它。”

赵致远有些犹豫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没经过这事啊,看着那只妖精也没有逃跑的意思,就安安静静的在李老的怀里窝着,他也不管了,大不了自己就当回老四,一会几人恢复过来,由哥哥们决定。

不一会儿,孙鑫站了起来,略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赵致远过去把前因后果和他说了一下,孙鑫微愣,低头思考了一会,也没说什么,先是过去喂昏迷的二人服下自己的血液,将他们弄醒,几个人聚在一起研究,赵致远没有参加,反正没自己啥事,让他们几个头疼去吧,他还过去逗弄了那只妖精一会,这小东西确实可爱,赵致远看得出来,它确实和以前遇到的妖精不一样,没有什么杀伤力,相对于人类来说更像个吉祥物。

三人还在那讨论着,张一渤明显的心不在焉,不时的看向小秋,小秋没有一点担忧,只是用充满信任的目光回应着。终于研究完了,张一渤也像是下定了决心,来到小秋面前。

“你愿意跟我走吗?”

小秋看向自己的爷爷和父母,李老点了点头,她的父母也是同样的动作,篝火突然向上窜起,照亮着她的脸庞,小秋笑了。

“我愿意。”

众人发出一阵欢呼声,婚礼继续进行,所有人都默契的遗忘了妖精的事,他们唱着、跳着,最后全都酩酊大醉,直接就倒在地上睡去。

几个人又在村子里待了两天,就算是小秋回门了,最后在李老家人的依依不舍中,小秋随着自己的丈夫张一渤和赵致远几人返回了京城。赵致远他们也信守了承诺,没有带走妖精,至于那只像鸽子一样的鸟嘛,人家也算帮了你,这几个人可做不出恩将仇报的事来。

回到京城局里,钱守望看着这几个人都要气乐了,出去执行任务,什么都没干成,还带了个女人回来,你们可真行啊。这时候就看出李红这位副手的调和作用了,一边假模假样的训斥赵致远几人,一边在钱守望那说着好话,把钱守望的怒火压下去大半,她才带着小秋出去说话。

其实钱守望也不是真的生气,虽然和上边不太好交待,但是再怎么样他也得护犊子,关键是有点丢人,手底下四个精兵强将居然被一只小妖精给困在山里二十多天,这说出去他的老脸往哪放。

“渤子,让你李姐找人把结婚证领了,顺便把小秋安排好,晚上让厨房好好做几个菜,聚一下,算上咱们这婆家给你补办的婚宴了。你们几个赶紧滚蛋,别在我面前晃悠,一帮混蛋加三级的玩意儿。”

四人讪讪的出了房间,张一渤临出门的时候感激的看了钱守望一眼,想要说些什么,钱守望挥了挥手撵他走,张一渤揉了揉眼睛,轻轻的把房门关好,退了出去。

张一渤的父亲在他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他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的,而就在他加入十一局不久,母亲还没好好的享享福,就因为积劳成疾过世了。现在就剩他老哥儿一个,已经把这里当家了,而从小缺少父爱关怀的他也把年长的钱守望当成了父辈一样的存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