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09:16

秦小天永远也忘不了他和赵楠楠带着东西离开时,张全和夏倩那幽怨的表情。

一天接连在一个人身上亏了将近三十万,这个亏有点大啊。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全都是他们自己的错,怨不得任何人。

“哈哈,运气真的好呢,大哥,多谢你劝我再买一次了!”临走之前,秦小天热情的挥手告别。

这句话差点没让张全和夏倩吐血。

好气啊。。。

如果不是他们想着要坑秦小天一次,今天或许就不会出这事了。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老哥,下次再摆摊叫我啊,我一定会再来照顾生意的!”秦小天今天心情格外不错,忍不住又调侃了一句。

张全眼睛一翻,差点没晕过去。

“我滴个祖宗哎,再来,老子底儿都要赔掉了,下次还不躲得你远远的!”

。。。

秦小天雇了个汽车,帮忙将东西都拉到了赵楠楠家。

赵楠楠家住在城中村,独门独户,房子看起来有些破旧,可是,刚到了门口,却看到他家门口停了一辆宝马汽车。

赵楠楠一脸纳闷。

“奇怪,谁的车啊,怎么停到我家门口了?”

“可能是你家亲戚的吧。”秦小天说道。

“不可能!”赵楠楠直接摇了摇头,自嘲道:“我家就没有有钱的亲戚。”

秦小天。。。(有些心酸!)

“我去看看,你先等我一下!”赵楠楠说着就下了车。

她的心情很好,中了这么多东西,一想到回家看到老爸和奶奶激动的样子,脸上乐开了花。

“好!”

赵楠楠兴高采烈的跑了进去,刚一进门,就喊道:“爸,奶奶,快来看啊,我有惊喜要给你们!”

可是,刚一进屋,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房间里不仅有她奶奶和爸爸,还有一对陌生的男女。

看起来,都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女人打扮的很是漂亮,化了妆,看起来就三十多岁。

那个男人大腹便便,满脸油腻,西装革履,还夹着一个皮包,看起来像是个暴发户。

“奶奶,爸,他们是谁啊?”

见到自己的奶奶和老爸脸色都很难看,赵楠楠也有些好奇了。

赵父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深深吸了一口烟,对中年女人说道:“楠楠大了,她的事情她自己拿主意,我和她奶奶,都尊重她的意见!”

一句话说完,赵父脸上写满了无奈。

“爸,什么我自己拿主意啊?”赵楠楠直接懵了。

“奶奶,我爸在说什么啊?”

就在这时,那个女人看向了她,脸色复杂,轻轻咬了咬嘴唇。

“楠楠,我,我是你妈,我来看你了!”

“我妈?”一句话,赵楠楠直接懵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如同当头棒喝一样,瞬间让她心中潜藏多年的怨气全都爆发了。

“是你,你还回来干什么,从你抛弃我们的那天,你就不是我妈了!”赵楠楠几乎咆哮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感受到母爱,因为自己的母亲,嫌弃他爸爸没钱,抛弃了他们。

一走就是十几年,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她几乎已经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日子。

“楠楠,是妈对不起你,妈现在不是来接你了吗,跟妈走,妈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周兰眼睛也有些模糊。

对这个女儿,心中充满了愧疚。

旁边的中年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赵楠楠几眼,哪里都觉得很是满意,而当他看到赵楠楠长满脓包的脸,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没人知道这丝得意的笑容意味着什么,当然,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赵楠楠脸上的脓包,就是他的杰作。

一个谋划了十几年的养成计划!

“你走吧,我不会和你离开的,我不会离开爸爸,也不会离开奶奶,这里才是我的家,我哪里也不去!”

赵楠楠扑到了奶奶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赵奶奶心疼的摸着赵楠楠的脑袋,“哎,我苦命的喃喃啊!”

“别磨蹭了,抓紧点时间!”中年男人李大彪催促道。

周兰脸色有些难看,看着李大彪的眼中充满了敬畏。

她咬了咬牙,眼中有一丝狠辣闪过。

“楠楠,你听话,当年都是妈妈的不对,现在,你必须跟妈妈走,妈妈求你了,跟我走吧!”

说着,上去就去拉赵楠楠。

“我不走,我不走,放开我!”赵楠楠极力挣扎。

旁边的赵父眼泪也落了下来,却并没有阻拦。

他也看见了,如今周兰似乎过的很不错,也许让赵楠楠跟着周兰,才是最好的选择。

“去吧,楠楠,都是爸不好,是爸没本事,爸没能力给你好的生活,去吧,她怎么说也是你妈,她会照顾好你的!”

“爸,我不走,我不走,放开我!”赵楠楠不停挣扎。

可是,在路过李大彪身边的时候,李大彪轻轻在赵楠楠的脑袋上摸了一下,赵楠楠竟然不哭了,脸上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周兰的眼中再次闪过了一丝惧怕。

“磨磨唧唧的,走吧,还要赶飞机呢!”李大彪不满说道。

周兰点了点头,拉着赵楠楠就走。

“等一下!”

就在这时,秦小天挡在了门口。

刚刚他和工人一起把东西都搬到了院子里,可是,却听到了赵楠娜的哭声,这才找了过来。

赵父和赵奶奶看到院子里摆放的各种家用电器,都是有些意外。

“赵叔,这是楠楠今天中奖中的,都给搬进来了!”

一听这话,赵父和赵奶奶全都愣住了,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而秦小天很快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赵楠楠,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赵叔,这是在干什么?”

看到赵楠楠脸上竟然一点表情也没有,脸上虽然挂着泪痕,可是眼睛没有一丝光彩的样子。

“哎,她是楠楠的母亲,来接楠楠的!”赵父也不隐瞒,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秦小天自然听说过赵楠楠的事情,一时间也有些意外。

“小子,别挡道,让开!”李大彪很是不满,上前推开了秦小天,带着周兰就快步走了出去。

秦小天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但和李大彪接触的一刹那,却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感觉,浑身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奇怪,就是受了刺激,也不应该这个样子啊!不对,一定不对劲!”

秦小天越琢磨越觉得不对,赶忙追了出去。

“等一下,楠楠,楠楠!”

他心里忽然觉得很是不安,因为那个中年男人也让他感觉很不好,似乎并不是个普通人。

可是,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周兰已经快速的拉着赵楠楠上车了。

李大彪更是没有停留,直接开车离开了这里!

“该死,肯定有问题!”

秦小天直接追了上去,来不及多想,直接一张霉运符先加到李大彪身上再说。

汽车很快就消失在了街头。

秦小天又跑了回去。

院子里,赵奶奶一把一把的抹着泪水,赵父也是不停的抽烟,眼睛红彤彤的。

“赵叔,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要去哪里?”秦小天进去就迫不及待的追问。

赵父摇了摇头。

“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从京城来的,现在,应该是要去机场吧?”

秦小天点了点头,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

“大叔,小倩姐,大事不好了,快和我去救人!”

刚一进门,就看到聂小倩,秦始皇还有黑猫三个正围坐在电视前面一脸津津有味的看着。

里面放的竟然是来自醒醒的你。

“小天啊,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寡人拿刀去剁了他!”秦始皇直接气势汹汹站了起来。

聂小倩的眼神也变得犀利无比。

“打架带上我,我会喊666.”黑猫不忘了凑热闹。

秦小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来不及解释,先跟我走再说!”

带着一人,一鬼,一猫匆匆下了楼,打车直奔机场。

路上,秦小天将当时赵楠楠的古怪简单说了一下。

秦始皇和聂小倩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黑猫则鄙视的看着秦小天。

“流氓,你身边到底有多少女人啊?”

秦小天忍不住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这只猫竟然还关注这个。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朋友很可能中了邪术了,当年,寡人寻遍天下炼气士,对此也有一些了解!”秦始皇说道。

聂小倩也跟着点了点头,怯怯说道:“我也这么觉得!”

“啊,那可怎么办啊?”一听这话,秦小天顿时急了。

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会用邪术,简直像是活在梦里一样。

不过想想自己遇到的怪事,还真的没什么不能相信的。

“如果问题不大,我,我或许可以解决!”聂小倩不确定说道。

听到这话,秦小天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这里急匆匆的赶往机场,李大彪那里可就悲惨了。

一张霉运符的威力,着实是厉害的很。

19 养成计划

秦小天永远也忘不了他和赵楠楠带着东西离开时,张全和夏倩那幽怨的表情。

一天接连在一个人身上亏了将近三十万,这个亏有点大啊。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全都是他们自己的错,怨不得任何人。

“哈哈,运气真的好呢,大哥,多谢你劝我再买一次了!”临走之前,秦小天热情的挥手告别。

这句话差点没让张全和夏倩吐血。

好气啊。。。

如果不是他们想着要坑秦小天一次,今天或许就不会出这事了。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老哥,下次再摆摊叫我啊,我一定会再来照顾生意的!”秦小天今天心情格外不错,忍不住又调侃了一句。

张全眼睛一翻,差点没晕过去。

“我滴个祖宗哎,再来,老子底儿都要赔掉了,下次还不躲得你远远的!”

。。。

秦小天雇了个汽车,帮忙将东西都拉到了赵楠楠家。

赵楠楠家住在城中村,独门独户,房子看起来有些破旧,可是,刚到了门口,却看到他家门口停了一辆宝马汽车。

赵楠楠一脸纳闷。

“奇怪,谁的车啊,怎么停到我家门口了?”

“可能是你家亲戚的吧。”秦小天说道。

“不可能!”赵楠楠直接摇了摇头,自嘲道:“我家就没有有钱的亲戚。”

秦小天。。。(有些心酸!)

“我去看看,你先等我一下!”赵楠楠说着就下了车。

她的心情很好,中了这么多东西,一想到回家看到老爸和奶奶激动的样子,脸上乐开了花。

“好!”

赵楠楠兴高采烈的跑了进去,刚一进门,就喊道:“爸,奶奶,快来看啊,我有惊喜要给你们!”

可是,刚一进屋,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房间里不仅有她奶奶和爸爸,还有一对陌生的男女。

看起来,都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女人打扮的很是漂亮,化了妆,看起来就三十多岁。

那个男人大腹便便,满脸油腻,西装革履,还夹着一个皮包,看起来像是个暴发户。

“奶奶,爸,他们是谁啊?”

见到自己的奶奶和老爸脸色都很难看,赵楠楠也有些好奇了。

赵父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深深吸了一口烟,对中年女人说道:“楠楠大了,她的事情她自己拿主意,我和她奶奶,都尊重她的意见!”

一句话说完,赵父脸上写满了无奈。

“爸,什么我自己拿主意啊?”赵楠楠直接懵了。

“奶奶,我爸在说什么啊?”

就在这时,那个女人看向了她,脸色复杂,轻轻咬了咬嘴唇。

“楠楠,我,我是你妈,我来看你了!”

“我妈?”一句话,赵楠楠直接懵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如同当头棒喝一样,瞬间让她心中潜藏多年的怨气全都爆发了。

“是你,你还回来干什么,从你抛弃我们的那天,你就不是我妈了!”赵楠楠几乎咆哮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感受到母爱,因为自己的母亲,嫌弃他爸爸没钱,抛弃了他们。

一走就是十几年,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她几乎已经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日子。

“楠楠,是妈对不起你,妈现在不是来接你了吗,跟妈走,妈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周兰眼睛也有些模糊。

对这个女儿,心中充满了愧疚。

旁边的中年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赵楠楠几眼,哪里都觉得很是满意,而当他看到赵楠楠长满脓包的脸,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没人知道这丝得意的笑容意味着什么,当然,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赵楠楠脸上的脓包,就是他的杰作。

一个谋划了十几年的养成计划!

“你走吧,我不会和你离开的,我不会离开爸爸,也不会离开奶奶,这里才是我的家,我哪里也不去!”

赵楠楠扑到了奶奶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赵奶奶心疼的摸着赵楠楠的脑袋,“哎,我苦命的喃喃啊!”

“别磨蹭了,抓紧点时间!”中年男人李大彪催促道。

周兰脸色有些难看,看着李大彪的眼中充满了敬畏。

她咬了咬牙,眼中有一丝狠辣闪过。

“楠楠,你听话,当年都是妈妈的不对,现在,你必须跟妈妈走,妈妈求你了,跟我走吧!”

说着,上去就去拉赵楠楠。

“我不走,我不走,放开我!”赵楠楠极力挣扎。

旁边的赵父眼泪也落了下来,却并没有阻拦。

他也看见了,如今周兰似乎过的很不错,也许让赵楠楠跟着周兰,才是最好的选择。

“去吧,楠楠,都是爸不好,是爸没本事,爸没能力给你好的生活,去吧,她怎么说也是你妈,她会照顾好你的!”

“爸,我不走,我不走,放开我!”赵楠楠不停挣扎。

可是,在路过李大彪身边的时候,李大彪轻轻在赵楠楠的脑袋上摸了一下,赵楠楠竟然不哭了,脸上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周兰的眼中再次闪过了一丝惧怕。

“磨磨唧唧的,走吧,还要赶飞机呢!”李大彪不满说道。

周兰点了点头,拉着赵楠楠就走。

“等一下!”

就在这时,秦小天挡在了门口。

刚刚他和工人一起把东西都搬到了院子里,可是,却听到了赵楠娜的哭声,这才找了过来。

赵父和赵奶奶看到院子里摆放的各种家用电器,都是有些意外。

“赵叔,这是楠楠今天中奖中的,都给搬进来了!”

一听这话,赵父和赵奶奶全都愣住了,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而秦小天很快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赵楠楠,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赵叔,这是在干什么?”

看到赵楠楠脸上竟然一点表情也没有,脸上虽然挂着泪痕,可是眼睛没有一丝光彩的样子。

“哎,她是楠楠的母亲,来接楠楠的!”赵父也不隐瞒,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秦小天自然听说过赵楠楠的事情,一时间也有些意外。

“小子,别挡道,让开!”李大彪很是不满,上前推开了秦小天,带着周兰就快步走了出去。

秦小天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但和李大彪接触的一刹那,却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感觉,浑身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奇怪,就是受了刺激,也不应该这个样子啊!不对,一定不对劲!”

秦小天越琢磨越觉得不对,赶忙追了出去。

“等一下,楠楠,楠楠!”

他心里忽然觉得很是不安,因为那个中年男人也让他感觉很不好,似乎并不是个普通人。

可是,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周兰已经快速的拉着赵楠楠上车了。

李大彪更是没有停留,直接开车离开了这里!

“该死,肯定有问题!”

秦小天直接追了上去,来不及多想,直接一张霉运符先加到李大彪身上再说。

汽车很快就消失在了街头。

秦小天又跑了回去。

院子里,赵奶奶一把一把的抹着泪水,赵父也是不停的抽烟,眼睛红彤彤的。

“赵叔,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要去哪里?”秦小天进去就迫不及待的追问。

赵父摇了摇头。

“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从京城来的,现在,应该是要去机场吧?”

秦小天点了点头,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

“大叔,小倩姐,大事不好了,快和我去救人!”

刚一进门,就看到聂小倩,秦始皇还有黑猫三个正围坐在电视前面一脸津津有味的看着。

里面放的竟然是来自醒醒的你。

“小天啊,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寡人拿刀去剁了他!”秦始皇直接气势汹汹站了起来。

聂小倩的眼神也变得犀利无比。

“打架带上我,我会喊666.”黑猫不忘了凑热闹。

秦小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来不及解释,先跟我走再说!”

带着一人,一鬼,一猫匆匆下了楼,打车直奔机场。

路上,秦小天将当时赵楠楠的古怪简单说了一下。

秦始皇和聂小倩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黑猫则鄙视的看着秦小天。

“流氓,你身边到底有多少女人啊?”

秦小天忍不住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这只猫竟然还关注这个。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的朋友很可能中了邪术了,当年,寡人寻遍天下炼气士,对此也有一些了解!”秦始皇说道。

聂小倩也跟着点了点头,怯怯说道:“我也这么觉得!”

“啊,那可怎么办啊?”一听这话,秦小天顿时急了。

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会用邪术,简直像是活在梦里一样。

不过想想自己遇到的怪事,还真的没什么不能相信的。

“如果问题不大,我,我或许可以解决!”聂小倩不确定说道。

听到这话,秦小天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这里急匆匆的赶往机场,李大彪那里可就悲惨了。

一张霉运符的威力,着实是厉害的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