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 22:19:05

“枫哥,郑岩大哥说没有问题,”方程的话语打断了陈枫的思绪。

“好,我知道了,”陈枫淡淡的答道。

“那我现在干什么啊?”

“当然是给我上分去啊,”陈枫说道。

“好嘞,”方程连声答应着,连忙回到办公室里,给陈枫上分去了。

方程因为一下子完成了一千万的订单,所以哪怕这几个月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现在的他就只跟着陈枫在一起,俨然成了陈枫的私人秘书。

下班之后,陈枫便是跟着苏亦菲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苏小妞,今天我开车吧,”陈枫看着苏亦菲说道。

“你的车技我能相信你吗?上次都把夏青的衬衣给晃开了,”苏亦菲十分不信任陈枫。

“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有问题,”陈枫说着便是提前去了地下停车场。

苏亦菲见陈枫先走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提前来到了大厦门口等着陈枫开车出来了。

“菲儿。”

苏亦菲刚刚到门口,就听到了一声肉麻的声音传了过来,转过头便是看到了周鹏在不远处,面前铺满了用玫瑰花摆成的心形图案。

“周鹏?”

苏亦菲没想到这个周鹏竟然又来找自己来了,心中一阵无奈。

“菲儿,我是真心对你的,”周鹏说着还对着一边单膝跪地,说道:“我可以请你跟我去共进晚餐吗?”

“没时间!”

苏亦菲根本不想理会周鹏的追求。

周鹏神色一滞,心中一阵不爽,如果不是有人点名要你,老子才不会这么卑微的对你呢。

“菲菲,你给我一个机会吧,也许现在你还感觉不到我的好,可是以后……”

“哎,对不起,让一让啊!”

不待周鹏的话说完,陈枫此时直接开着车疾驰了过来,将周鹏摆的心形图案的玫瑰花直接碾压了过去。

“又是你?”

周鹏指着陈枫怒声骂道。

“你跪我面前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爸爸,”陈枫淡淡的扫了一眼周鹏,冷声说道。

“你——!”

周鹏的肺都要被陈枫给气炸了。

苏亦菲此时也直接上了陈枫的车子,随后陈枫直接开车离开了这里。

“王八蛋,两次坏了老子的好事,”周鹏气愤的站起身子,手中的玫瑰花也扔在了地上。

“陈枫,老子总有一天要弄死你!”周鹏气愤的吼道。

苏亦菲家中。

“老苏,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咱们两家是世交,你家亦菲也到了婚嫁的年纪,我孙子胡世然刚好跟亦菲年龄相仿,所以想今天让他们见上一面,培养培养感情,”胡长风笑着对苏擎苍说道。

“苏爷爷,晚辈胡图,前段时间在古玩市场,偶然得到了吴道子的一副真迹,今日特来献给苏爷爷,”胡世然拿出了一副古画,恭敬的说道。

吴道子的真迹,苏擎苍也吃了一惊,要知道吴道子存世真迹不多,随便一个就是无价之宝啊。

“老胡啊,这你就见外了,”苏擎苍笑着对胡长风说道:“咱们之间不用如此客气,再说了,孩子们的婚事,哪能咱们长辈做主啊,主要看孩子们自己的意愿。”

苏擎苍了解过胡世然这个小子,名义上是自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实际上是个骄横跋扈的富二代,所以他也不想把苏亦菲许配给这样的人。

“哎,老苏,你这个话可就不对了,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要是把亦菲许配给我家世然,相信亦菲也不会反对的,”胡长风说话间,胡世然已经将吴道子的真迹在苏擎苍的面前完全展开了。

“这……这是吴道子的莲塘贺寿图?”

苏擎苍虽然已经知道吴道子的真迹是无价之宝了,可是莲塘贺寿图更是无价中的无价,因为此图是吴道子晚年所作,画作造诣更是达到了巅峰时期。

“不错,我已经亲自查验过了,也找了数位古玩专家验证了,绝对是吴道子本人真迹无遗,”胡长风颇为得意的说道。

“苏爷爷,知道您喜欢古画,所以我这才特意送来给您,也算是当做我跟亦菲下的聘礼了,”胡世然也颇为得意的说着。

苏擎苍听闻此言,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虽然喜欢古画,却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一幅古画,就让孙女嫁给不喜欢的人。

可是当初苏家困难,胡家确实没少帮助苏擎苍,这种情况他也不好拒绝。

“老胡啊,不是我不想答应这门亲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亦菲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苏擎苍忽然想到了陈枫,只好拿陈枫当起了挡箭牌。

“你说什么?”胡长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爷爷,我回来了,”苏亦菲进屋便是说道。

“亦菲,”胡世然见到了苏亦菲,连忙起身站了起来,看到她的一瞬间,胡世然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不住的打量着苏亦菲的好身材。

“胡世然?”

苏亦菲也认识他,不过她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

“我是来专程给你提亲的,”胡世然急切的对着苏亦菲说道。

苏亦菲一阵无语。

“亦菲,你的追求者还真多啊?”

陈枫此时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先……哦不,小枫来了,”苏擎苍看着胡长风说道:“老胡,你看,他就是我说的亦菲喜欢的人,叫陈枫,我没有说谎吧?”

“爷爷,什么我喜欢……”

苏亦菲听到了苏擎苍的话,刚要反驳,就看到了苏擎苍在对她使眼色,瞬间便明白了自己爷爷的用意。

“对,他就是我男朋友,”苏亦菲说着还抱住了陈枫的胳膊,显得亲昵一些。

陈枫见状,愣了一下,直接伸手搂住了苏亦菲的小蛮腰,笑着说道:“是啊,我是亦菲的男朋友。”

“你——”苏亦菲明显感觉到陈枫的手是占自己便宜,立刻皱着眉头扭动了几下身子。

“你在挣扎就露馅了啊,”陈枫凑到了苏亦菲耳边轻声说道。

苏亦菲没办法,只好放弃了挣扎,这样一番在别人眼里,好像是在缠绵似的。

“这……”胡长风见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陈枫对吧?我是盛华地产的总经理,胡世然,你是什么工作?”胡世然看陈枫的穿着打扮很普通,立刻问道。

“我啊,我就是亦菲公司的保安,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吧,”陈枫说道。

胡世然听到这个话,立刻就怒了:“亦菲,你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天下没有好男人了吗?你竟然找自己公司的保安当男朋友?”

“保安怎么了?保安每天都站着,锻炼腰,下盘稳,我家亦菲就喜欢我这样的,”陈枫颇为得意的说着。

“亦菲,你是不是被他威胁了?他这样的收入怎么养得起你?我下聘礼的这幅画,他工作一辈子都买不起,”胡世然气愤的说道。

“什么画?”

陈枫松开了苏亦菲,走到了苏擎苍面前,看到了那幅吴道子的真迹。

“你这样的人,看得懂这个画吗?”胡世然嘲讽着说道。

“当然看得懂,一幅假画,还当成宝贝了,”陈枫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到了陈枫的话,胡长风和胡世然立刻就愣住了。

“你说什么?这是假画?”胡长风说道。

“当然!”

“你瞎说什么,这是我花五百万从市面上买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画?”胡世然瞪着眼睛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全都是哗众取宠之辈!”

胡长风颇为愤怒的看着苏擎苍说道:“你就给亦菲找了个这样的男朋友?真假画都分不出来。”

“小枫啊,你是不是说错了,这幅画应该是真迹,”苏擎苍也对着陈枫说道。

苏擎苍很懂画作,这幅画在他看来确实是真迹。

“错不了,绝对的赝品,”陈枫认真的说道。

“荒唐,老苏会看错,我也会看错,难道我之前找了很多的专家,都会看错吗?”胡长风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不懂装懂!”

苏亦菲也看不下去了,白了陈枫一眼说道。

“好,如果我证明了这幅画是赝品,怎么说?”陈枫说道。

“我是带着这幅画来提亲了,怎么可能带着赝品来,你要是证明了这幅画是赝品,那这门亲事作废,”胡长风说道。

“就是,如果这个画是赝品的话,我大头朝下走出这个房门,”胡世然说完话锋一转:“但是如果这是真品,我要你永远离开亦菲,再也不得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问题。”陈枫丝毫没有畏惧的说道。

“小枫,你要怎么证明它是赝品啊?”苏擎苍问道。

“简单!”

陈枫拿起桌上的茶杯,直接将茶水倒在了这幅画上。

“你——混账,你这是要毁了我的画,”胡长风见状,急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慌什么?你仔细看!”陈枫指着被他泼湿的地方说道。

第二十章 男女朋友

“枫哥,郑岩大哥说没有问题,”方程的话语打断了陈枫的思绪。

“好,我知道了,”陈枫淡淡的答道。

“那我现在干什么啊?”

“当然是给我上分去啊,”陈枫说道。

“好嘞,”方程连声答应着,连忙回到办公室里,给陈枫上分去了。

方程因为一下子完成了一千万的订单,所以哪怕这几个月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现在的他就只跟着陈枫在一起,俨然成了陈枫的私人秘书。

下班之后,陈枫便是跟着苏亦菲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苏小妞,今天我开车吧,”陈枫看着苏亦菲说道。

“你的车技我能相信你吗?上次都把夏青的衬衣给晃开了,”苏亦菲十分不信任陈枫。

“放心好了,绝对不会有问题,”陈枫说着便是提前去了地下停车场。

苏亦菲见陈枫先走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提前来到了大厦门口等着陈枫开车出来了。

“菲儿。”

苏亦菲刚刚到门口,就听到了一声肉麻的声音传了过来,转过头便是看到了周鹏在不远处,面前铺满了用玫瑰花摆成的心形图案。

“周鹏?”

苏亦菲没想到这个周鹏竟然又来找自己来了,心中一阵无奈。

“菲儿,我是真心对你的,”周鹏说着还对着一边单膝跪地,说道:“我可以请你跟我去共进晚餐吗?”

“没时间!”

苏亦菲根本不想理会周鹏的追求。

周鹏神色一滞,心中一阵不爽,如果不是有人点名要你,老子才不会这么卑微的对你呢。

“菲菲,你给我一个机会吧,也许现在你还感觉不到我的好,可是以后……”

“哎,对不起,让一让啊!”

不待周鹏的话说完,陈枫此时直接开着车疾驰了过来,将周鹏摆的心形图案的玫瑰花直接碾压了过去。

“又是你?”

周鹏指着陈枫怒声骂道。

“你跪我面前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爸爸,”陈枫淡淡的扫了一眼周鹏,冷声说道。

“你——!”

周鹏的肺都要被陈枫给气炸了。

苏亦菲此时也直接上了陈枫的车子,随后陈枫直接开车离开了这里。

“王八蛋,两次坏了老子的好事,”周鹏气愤的站起身子,手中的玫瑰花也扔在了地上。

“陈枫,老子总有一天要弄死你!”周鹏气愤的吼道。

苏亦菲家中。

“老苏,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咱们两家是世交,你家亦菲也到了婚嫁的年纪,我孙子胡世然刚好跟亦菲年龄相仿,所以想今天让他们见上一面,培养培养感情,”胡长风笑着对苏擎苍说道。

“苏爷爷,晚辈胡图,前段时间在古玩市场,偶然得到了吴道子的一副真迹,今日特来献给苏爷爷,”胡世然拿出了一副古画,恭敬的说道。

吴道子的真迹,苏擎苍也吃了一惊,要知道吴道子存世真迹不多,随便一个就是无价之宝啊。

“老胡啊,这你就见外了,”苏擎苍笑着对胡长风说道:“咱们之间不用如此客气,再说了,孩子们的婚事,哪能咱们长辈做主啊,主要看孩子们自己的意愿。”

苏擎苍了解过胡世然这个小子,名义上是自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实际上是个骄横跋扈的富二代,所以他也不想把苏亦菲许配给这样的人。

“哎,老苏,你这个话可就不对了,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要是把亦菲许配给我家世然,相信亦菲也不会反对的,”胡长风说话间,胡世然已经将吴道子的真迹在苏擎苍的面前完全展开了。

“这……这是吴道子的莲塘贺寿图?”

苏擎苍虽然已经知道吴道子的真迹是无价之宝了,可是莲塘贺寿图更是无价中的无价,因为此图是吴道子晚年所作,画作造诣更是达到了巅峰时期。

“不错,我已经亲自查验过了,也找了数位古玩专家验证了,绝对是吴道子本人真迹无遗,”胡长风颇为得意的说道。

“苏爷爷,知道您喜欢古画,所以我这才特意送来给您,也算是当做我跟亦菲下的聘礼了,”胡世然也颇为得意的说着。

苏擎苍听闻此言,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虽然喜欢古画,却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一幅古画,就让孙女嫁给不喜欢的人。

可是当初苏家困难,胡家确实没少帮助苏擎苍,这种情况他也不好拒绝。

“老胡啊,不是我不想答应这门亲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亦菲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苏擎苍忽然想到了陈枫,只好拿陈枫当起了挡箭牌。

“你说什么?”胡长风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爷爷,我回来了,”苏亦菲进屋便是说道。

“亦菲,”胡世然见到了苏亦菲,连忙起身站了起来,看到她的一瞬间,胡世然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不住的打量着苏亦菲的好身材。

“胡世然?”

苏亦菲也认识他,不过她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

“我是来专程给你提亲的,”胡世然急切的对着苏亦菲说道。

苏亦菲一阵无语。

“亦菲,你的追求者还真多啊?”

陈枫此时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先……哦不,小枫来了,”苏擎苍看着胡长风说道:“老胡,你看,他就是我说的亦菲喜欢的人,叫陈枫,我没有说谎吧?”

“爷爷,什么我喜欢……”

苏亦菲听到了苏擎苍的话,刚要反驳,就看到了苏擎苍在对她使眼色,瞬间便明白了自己爷爷的用意。

“对,他就是我男朋友,”苏亦菲说着还抱住了陈枫的胳膊,显得亲昵一些。

陈枫见状,愣了一下,直接伸手搂住了苏亦菲的小蛮腰,笑着说道:“是啊,我是亦菲的男朋友。”

“你——”苏亦菲明显感觉到陈枫的手是占自己便宜,立刻皱着眉头扭动了几下身子。

“你在挣扎就露馅了啊,”陈枫凑到了苏亦菲耳边轻声说道。

苏亦菲没办法,只好放弃了挣扎,这样一番在别人眼里,好像是在缠绵似的。

“这……”胡长风见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陈枫对吧?我是盛华地产的总经理,胡世然,你是什么工作?”胡世然看陈枫的穿着打扮很普通,立刻问道。

“我啊,我就是亦菲公司的保安,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吧,”陈枫说道。

胡世然听到这个话,立刻就怒了:“亦菲,你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天下没有好男人了吗?你竟然找自己公司的保安当男朋友?”

“保安怎么了?保安每天都站着,锻炼腰,下盘稳,我家亦菲就喜欢我这样的,”陈枫颇为得意的说着。

“亦菲,你是不是被他威胁了?他这样的收入怎么养得起你?我下聘礼的这幅画,他工作一辈子都买不起,”胡世然气愤的说道。

“什么画?”

陈枫松开了苏亦菲,走到了苏擎苍面前,看到了那幅吴道子的真迹。

“你这样的人,看得懂这个画吗?”胡世然嘲讽着说道。

“当然看得懂,一幅假画,还当成宝贝了,”陈枫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到了陈枫的话,胡长风和胡世然立刻就愣住了。

“你说什么?这是假画?”胡长风说道。

“当然!”

“你瞎说什么,这是我花五百万从市面上买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画?”胡世然瞪着眼睛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全都是哗众取宠之辈!”

胡长风颇为愤怒的看着苏擎苍说道:“你就给亦菲找了个这样的男朋友?真假画都分不出来。”

“小枫啊,你是不是说错了,这幅画应该是真迹,”苏擎苍也对着陈枫说道。

苏擎苍很懂画作,这幅画在他看来确实是真迹。

“错不了,绝对的赝品,”陈枫认真的说道。

“荒唐,老苏会看错,我也会看错,难道我之前找了很多的专家,都会看错吗?”胡长风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不懂装懂!”

苏亦菲也看不下去了,白了陈枫一眼说道。

“好,如果我证明了这幅画是赝品,怎么说?”陈枫说道。

“我是带着这幅画来提亲了,怎么可能带着赝品来,你要是证明了这幅画是赝品,那这门亲事作废,”胡长风说道。

“就是,如果这个画是赝品的话,我大头朝下走出这个房门,”胡世然说完话锋一转:“但是如果这是真品,我要你永远离开亦菲,再也不得出现在她的面前。”

“没问题。”陈枫丝毫没有畏惧的说道。

“小枫,你要怎么证明它是赝品啊?”苏擎苍问道。

“简单!”

陈枫拿起桌上的茶杯,直接将茶水倒在了这幅画上。

“你——混账,你这是要毁了我的画,”胡长风见状,急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慌什么?你仔细看!”陈枫指着被他泼湿的地方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