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36:32

陈玥儿一句话,震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我更是彻底傻眼了。

陈玥儿说,她怀了我的孩子?

这是成心想要我的命啊!

“你是谁?”陈先生逼近我一步,眼神冷的像是要杀人,“你跟玥儿什么时候认识的?”

一股低气压,瞬间在别墅内弥漫。

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二叔的气场强大,会给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可这个陈先生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却尖锐冰冷,挟裹着一种骇人的杀意。仅仅一个眼神,就让我后背觉得发凉、全身打颤。

实在太可怕了!

“陈先生,我真的不认识玥儿小姐……”我吓的赶紧拉着陈玥儿从地上站起身来,急急解释。

我还没说完,陈玥儿就扁着小嘴眼泪汪汪问我,“老公,我都坏了你的孩子了,你怎么可以说不认识我?”

陈先生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

我,“……”

真是要疯了!

“先生,他就是咱们请来给小姐驱邪的周大师!”见陈先生脸色不虞,黑西装快步走上前,恭敬对他介绍道。

陈先生面色更冷,眼神质疑,“他是周大师?”

黑西装点头,“是!”

陈先生又打量了我一番,依旧满眼怀疑,“周大师道法高深,名动安城,居然这么年轻?”

道法高深,名动安城?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二叔即便是吹牛,也不会吹这么不靠谱吧?

更何况,刚才那黑西装说的很清楚,他们说的周大师是请来给玥儿小姐驱邪的。

难道……

“陈先生,那小子是个骗子!”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道傲慢的声音,“我周正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敢冒充我骗人的,这小子还是第一个!这小子骗别人就算了,居然敢来骗陈先生,真是活腻歪了!”

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一身唐装,留着长发,蓄着胡须,长相还算英俊。只是男人眉宇间有一股阴狠,让人看着极其不舒服!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身上背着法袋、八卦之类的东西,看样子像是他的徒弟。

陈先生则上前一步,客气说,“周大师,我恭候多时了!”

男人立刻恭敬还礼。

两人寒暄了一番,陈先生扭头训斥接我来的黑西装,“蠢货,连周大师真容都辩不出来!快向周大师赔罪!”

黑西装一脸惶恐,赶紧向男人道歉赔罪。

男人瞥了我一眼,眼神傲慢。

我愣了。

这男人也叫周正?

陈家人要接的周大师,其实是这个男人,不是我?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大乌龙?

“我不是骗子!”明白怎么回事后,我红着脸解释,“这件事是个误会……我也叫周正,我以为他们是接我的,就跟着来陈家了。陈先生、周大师,实在对不起了,我这就走!”

道歉之后,我抬脚就要走。

“老公,你要去哪儿?”谁料,陈玥儿紧紧抱住了我的手臂不让我动,撅着小嘴冲陈先生抗议,“你干嘛要撵我老公走?”

陈先生:“……”

周大师眼中,闪过了一抹嫉恨。

他其实早早就到车站了,也看到黑西装他们在等着接他,但他带着两个徒弟径直去了车站咖啡店,慢悠悠喝咖啡去了。

他是大师,这个架子自然要端的。

架子越是端的高,那帮上流富豪就越重视。

所以,他要故意拖延时间。

一个小时之后。

他觉得架子端的足够了,这才起身往接他的那群黑西装跟前走。

眼看就要走到了,一个小屁孩出现了,也不知道小屁孩跟那群黑西装说了什么,他们居然簇拥着他离开了。

无奈,他只得亲自打车来陈家!

堂堂的周大师,居然得亲自打车去陈家。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成了安城一大笑话?

更让他意外的是,美貌如花的陈小姐,居然口口声声叫这个小屁孩老公?还跟他那么亲热?

他的风头,岂容别人盖过?

……

我自然不知道周大师的心思,只想赶紧脱身。

可是,我越着急,陈玥儿越不肯让我走,哭的小脸梨花带雨的,说让我给她和孩子负责。

“小子,你到底对玥儿小姐做了什么?”周大师眼神阴冷,“冒充我来陈家,到底是何居心!”

我有口难辩。

现在这种情况,等于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事(屎)也是事(屎)了。

“小子,谁派你来的?”听了周大师的话,陈先生面色越发阴沉,目光冷峻,“你实话实说,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周大师煽风点火,陈先生果然怀疑我了!

“陈先生,这是我第一次到安城,也是第一次见玥儿小姐……”我急的差点哭了,“我不知道玥儿小姐为什么会……”

“第一次到安城,玥儿小姐会对你这样?”周大师继续煽风点火。

“……”

我无力辩解。

陈先生眼里寒意更重,“既然不肯说实话,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来人,把他拖到后花园!”

哗啦。

一群黑西装围了上来。

我大骇。

陈先生居然要想要我的命?

我该怎么办?

“你们要干什么!”就在我不知所措时,陈玥儿刷一下把我拉到了她身后,瞪着那帮黑西装厉声呵斥,“谁敢动我老公?都给我滚!”

她声音尖细,颇有几分气势。

那帮黑西装像是十分惧怕她一样,竟然齐刷刷朝后退去。

“你们几个,先把你们小姐给拦住!”陈先生再好的涵养,此刻也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消磨的差不多了,他狠了狠心,指挥几个黑西装上前,试图将陈玥儿跟我分开。

“放开我!”

“你们给我滚开!”

陈玥儿尖叫着,拳打脚踢嘴咬,美目里全是疯狂,跟刚才的娇憨可爱截然不同!

让我惊疑的是,在陈玥儿近乎疯狂时,她身上渐渐散发出来一股淡淡的黑烟,缓缓凝聚在了她脖子四周,像是条黑色的“绳索”一样,一点一点收紧。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砰!

这个念头刚从我脑海中闪过,正在哭闹的陈玥儿身子一晃,直直栽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挣扎喊救命。

情景骇人!

“你们把玥儿怎么了?玥儿,你醒醒!”

陈夫人哭喊着奔了过来,手忙假乱,却不知道该怎么救自己的宝贝女儿。

陈先生面色骤然一变,急急看向周大师,“周大师,请您赶紧出手,快救救玥儿!”

之前,陈玥儿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陈先生也沉不住气了。

“陈先生,玥儿小姐她是因为……”陈玥儿虽然给我带来一堆麻烦,但我也不忍看着她送了命,赶紧提醒陈先生。

“你懂还是我师父懂?”

“快让开,陈小姐出了事,你小子有十个脑袋都担待不起!”

我还没说完,周大师的两个徒弟就一把把我推开了。

周大师则傲慢瞥了我一眼,吩咐他的徒弟拿出了一面八卦镜,然后咬破了食指,将食指血滴在了八卦镜上。

“先生,夫人,那妖孽霍害小姐多日,我今日就替你们好好教训教训它!”周大师将八卦镜对准了陈玥儿,一脸傲慢自信。

“好好好,有劳周大师了。”

陈先生和陈夫人连连点头。

这个时候,能依靠的也只有周大师了。

这时,那“绳索”已经渐渐收紧,陈玥儿雪白纤细的脖子已经被勒下去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要是再这么下去,陈玥儿很快就没命了!

此刻,周大师手中的八卦镜金光四射,刷的一下照向了陈玥儿。

那黑色的“绳索”见到金光,收紧的速度稍稍减少,黑烟也在一点一点消散……

只是,黑烟消散的速度远比不上“绳索”收紧的速度。

“啊!”

陈玥儿死命挣扎,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照着这个速度,等那八卦镜把黑烟照的完全消散,陈玥儿肯定也被活生生勒死了!

我瞅了个机会,快速朝陈玥儿奔去!

身后,立刻响起了惊呼声:

“快拦住他!”

“别让他接近玥儿小姐!”

周大师更是大怒,“小子,你三番两次捣乱,要是玥儿小姐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要你的命!”

而此刻,我已经冲到了陈玥儿跟前。

然后,我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快速去借她的衣领——那“绳索”套在衣领之内,我必须解开衣领才能救她!

“混账!”

“快住手!”

周大师大怒,一脚踹在了我肚子上!

剧痛,陡然传来。

我咬紧牙关,快速解开了陈玥儿的衣领,一把抓住了她脖子上套着的“绳索”,用力一扯……

第9章 少女的暴脾气

陈玥儿一句话,震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我更是彻底傻眼了。

陈玥儿说,她怀了我的孩子?

这是成心想要我的命啊!

“你是谁?”陈先生逼近我一步,眼神冷的像是要杀人,“你跟玥儿什么时候认识的?”

一股低气压,瞬间在别墅内弥漫。

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二叔的气场强大,会给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可这个陈先生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却尖锐冰冷,挟裹着一种骇人的杀意。仅仅一个眼神,就让我后背觉得发凉、全身打颤。

实在太可怕了!

“陈先生,我真的不认识玥儿小姐……”我吓的赶紧拉着陈玥儿从地上站起身来,急急解释。

我还没说完,陈玥儿就扁着小嘴眼泪汪汪问我,“老公,我都坏了你的孩子了,你怎么可以说不认识我?”

陈先生的脸,黑的不能再黑了。

我,“……”

真是要疯了!

“先生,他就是咱们请来给小姐驱邪的周大师!”见陈先生脸色不虞,黑西装快步走上前,恭敬对他介绍道。

陈先生面色更冷,眼神质疑,“他是周大师?”

黑西装点头,“是!”

陈先生又打量了我一番,依旧满眼怀疑,“周大师道法高深,名动安城,居然这么年轻?”

道法高深,名动安城?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二叔即便是吹牛,也不会吹这么不靠谱吧?

更何况,刚才那黑西装说的很清楚,他们说的周大师是请来给玥儿小姐驱邪的。

难道……

“陈先生,那小子是个骗子!”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道傲慢的声音,“我周正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敢冒充我骗人的,这小子还是第一个!这小子骗别人就算了,居然敢来骗陈先生,真是活腻歪了!”

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一身唐装,留着长发,蓄着胡须,长相还算英俊。只是男人眉宇间有一股阴狠,让人看着极其不舒服!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身上背着法袋、八卦之类的东西,看样子像是他的徒弟。

陈先生则上前一步,客气说,“周大师,我恭候多时了!”

男人立刻恭敬还礼。

两人寒暄了一番,陈先生扭头训斥接我来的黑西装,“蠢货,连周大师真容都辩不出来!快向周大师赔罪!”

黑西装一脸惶恐,赶紧向男人道歉赔罪。

男人瞥了我一眼,眼神傲慢。

我愣了。

这男人也叫周正?

陈家人要接的周大师,其实是这个男人,不是我?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大乌龙?

“我不是骗子!”明白怎么回事后,我红着脸解释,“这件事是个误会……我也叫周正,我以为他们是接我的,就跟着来陈家了。陈先生、周大师,实在对不起了,我这就走!”

道歉之后,我抬脚就要走。

“老公,你要去哪儿?”谁料,陈玥儿紧紧抱住了我的手臂不让我动,撅着小嘴冲陈先生抗议,“你干嘛要撵我老公走?”

陈先生:“……”

周大师眼中,闪过了一抹嫉恨。

他其实早早就到车站了,也看到黑西装他们在等着接他,但他带着两个徒弟径直去了车站咖啡店,慢悠悠喝咖啡去了。

他是大师,这个架子自然要端的。

架子越是端的高,那帮上流富豪就越重视。

所以,他要故意拖延时间。

一个小时之后。

他觉得架子端的足够了,这才起身往接他的那群黑西装跟前走。

眼看就要走到了,一个小屁孩出现了,也不知道小屁孩跟那群黑西装说了什么,他们居然簇拥着他离开了。

无奈,他只得亲自打车来陈家!

堂堂的周大师,居然得亲自打车去陈家。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成了安城一大笑话?

更让他意外的是,美貌如花的陈小姐,居然口口声声叫这个小屁孩老公?还跟他那么亲热?

他的风头,岂容别人盖过?

……

我自然不知道周大师的心思,只想赶紧脱身。

可是,我越着急,陈玥儿越不肯让我走,哭的小脸梨花带雨的,说让我给她和孩子负责。

“小子,你到底对玥儿小姐做了什么?”周大师眼神阴冷,“冒充我来陈家,到底是何居心!”

我有口难辩。

现在这种情况,等于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事(屎)也是事(屎)了。

“小子,谁派你来的?”听了周大师的话,陈先生面色越发阴沉,目光冷峻,“你实话实说,我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周大师煽风点火,陈先生果然怀疑我了!

“陈先生,这是我第一次到安城,也是第一次见玥儿小姐……”我急的差点哭了,“我不知道玥儿小姐为什么会……”

“第一次到安城,玥儿小姐会对你这样?”周大师继续煽风点火。

“……”

我无力辩解。

陈先生眼里寒意更重,“既然不肯说实话,那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来人,把他拖到后花园!”

哗啦。

一群黑西装围了上来。

我大骇。

陈先生居然要想要我的命?

我该怎么办?

“你们要干什么!”就在我不知所措时,陈玥儿刷一下把我拉到了她身后,瞪着那帮黑西装厉声呵斥,“谁敢动我老公?都给我滚!”

她声音尖细,颇有几分气势。

那帮黑西装像是十分惧怕她一样,竟然齐刷刷朝后退去。

“你们几个,先把你们小姐给拦住!”陈先生再好的涵养,此刻也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消磨的差不多了,他狠了狠心,指挥几个黑西装上前,试图将陈玥儿跟我分开。

“放开我!”

“你们给我滚开!”

陈玥儿尖叫着,拳打脚踢嘴咬,美目里全是疯狂,跟刚才的娇憨可爱截然不同!

让我惊疑的是,在陈玥儿近乎疯狂时,她身上渐渐散发出来一股淡淡的黑烟,缓缓凝聚在了她脖子四周,像是条黑色的“绳索”一样,一点一点收紧。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砰!

这个念头刚从我脑海中闪过,正在哭闹的陈玥儿身子一晃,直直栽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挣扎喊救命。

情景骇人!

“你们把玥儿怎么了?玥儿,你醒醒!”

陈夫人哭喊着奔了过来,手忙假乱,却不知道该怎么救自己的宝贝女儿。

陈先生面色骤然一变,急急看向周大师,“周大师,请您赶紧出手,快救救玥儿!”

之前,陈玥儿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陈先生也沉不住气了。

“陈先生,玥儿小姐她是因为……”陈玥儿虽然给我带来一堆麻烦,但我也不忍看着她送了命,赶紧提醒陈先生。

“你懂还是我师父懂?”

“快让开,陈小姐出了事,你小子有十个脑袋都担待不起!”

我还没说完,周大师的两个徒弟就一把把我推开了。

周大师则傲慢瞥了我一眼,吩咐他的徒弟拿出了一面八卦镜,然后咬破了食指,将食指血滴在了八卦镜上。

“先生,夫人,那妖孽霍害小姐多日,我今日就替你们好好教训教训它!”周大师将八卦镜对准了陈玥儿,一脸傲慢自信。

“好好好,有劳周大师了。”

陈先生和陈夫人连连点头。

这个时候,能依靠的也只有周大师了。

这时,那“绳索”已经渐渐收紧,陈玥儿雪白纤细的脖子已经被勒下去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要是再这么下去,陈玥儿很快就没命了!

此刻,周大师手中的八卦镜金光四射,刷的一下照向了陈玥儿。

那黑色的“绳索”见到金光,收紧的速度稍稍减少,黑烟也在一点一点消散……

只是,黑烟消散的速度远比不上“绳索”收紧的速度。

“啊!”

陈玥儿死命挣扎,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照着这个速度,等那八卦镜把黑烟照的完全消散,陈玥儿肯定也被活生生勒死了!

我瞅了个机会,快速朝陈玥儿奔去!

身后,立刻响起了惊呼声:

“快拦住他!”

“别让他接近玥儿小姐!”

周大师更是大怒,“小子,你三番两次捣乱,要是玥儿小姐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要你的命!”

而此刻,我已经冲到了陈玥儿跟前。

然后,我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快速去借她的衣领——那“绳索”套在衣领之内,我必须解开衣领才能救她!

“混账!”

“快住手!”

周大师大怒,一脚踹在了我肚子上!

剧痛,陡然传来。

我咬紧牙关,快速解开了陈玥儿的衣领,一把抓住了她脖子上套着的“绳索”,用力一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