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00:01

收拾了几个混混之后,陈凡没多久便走到了家附近的路口。

路口处,一辆红色奥迪,外加一辆黑色商务车正停在路边,红色奥迪在前,黑色商务车在后。

红色奥迪旁边,站着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依旧是西服套裙加高跟鞋!

正是昨天来找过陈凡的何语冰!

陈凡停下了脚步。

“陈凡先生,我们家小姐想请你去做客,跟我上车吧。”何语冰的语气优雅,但却带着一丝居高临下。

若是平时,她是不会这么没有礼貌的,但昨天的时候,她已经看清了陈凡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一个混迹于老头老太太之中,靠着年轻人相对灵活的头脑,去赢取几毛钱的麻将钱的,没有半点自尊的男人!

对于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什么礼貌?

“不好意思,你挡着我的路了。”陈凡对何语冰摇了摇头。

“陈凡先生,虽然我不愿意这么做,但若是你执意拒绝的话,那我就只好不客气了。”何语冰眉头一皱,一只玉手抬了抬。

红色奥迪后面那辆黑色商务车顿时打开车门,几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下了车,将陈凡围了起来。

昨天何语冰没能把陈凡带回去,这让柳若烟有些不高兴,所以,何语冰也管不得什么手段不手段的,先把人带回去,让柳若烟消消气再说!

“你想让这些人把我绑回去?”

陈凡觉得有些好笑,一巴掌轻轻拍在红色奥迪车身上。

“其实说是‘请’更合适!当然,你也可以自己上车,那就不用他们来‘请’了。”何语冰优雅的一笑,双手抱胸,这个动作让她上半身的白衬衫崩得有些紧。

“是吗?那你可以让他们来‘请一请’试试。”陈凡收回手,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道。

“‘请’陈凡先生上车!”

何语冰脸色变冷,轻轻一声,然后转过了头去。

只是,半晌,身后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从黑色商务车走出来的那几个黑衣男子,竟是一动不动!

“怎么?你们敢违背我的命令?”

何语冰顿时一怒,虽说这几个黑衣男子是柳家的保镖,但她身为柳若烟的贴身助理,平时可没人敢违背她的话!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为柳若烟办事,又不是她假公济私!

“何助理,不能动手。”

几个黑衣男子中,领头的一个寸头男子,快步走到何语冰面前,小声道。

他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忌惮。

“为什么?”何语冰眉头一皱,看了寸头男子一眼。

寸头男子是军人退役,在几个保镖中,是身手最厉害的一个,为什么她竟然在寸头男子脸上看到一丝凝重?甚至是忌惮?

“何助理,你看那里。”

寸头男子示意何语冰朝那奥迪车的车身看去。

何语冰疑惑的转过头,顺着寸头男子的目光看去,却是瞬间脸色大变!

只见那红色奥迪车身上,刚刚被陈凡轻轻拍了一巴掌的地方,一个深达一寸的手掌印,清晰可见!

正是陈凡刚刚一巴掌拍出来的!

刚刚陈凡一巴掌拍在奥迪车身上,车身并没有明显的震动,却是拍出一个一寸深的手掌印!

这说明什么?

“何助理,这人,最少是个内劲武者!真要打起来,我们这些人一起上,都绝对不是对手!”寸头男子凑到何语冰耳边小声道。

“内劲武者?”何语冰顿时一惊。

虽然她并不是很懂这些,但却也知道一点皮毛。

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武者的!

按照实力,大致分为外劲武者,内劲武者,武师,武宗这几个等级!

而自己带来这几个黑衣人,就算是最厉害的那个寸头男子,也不过是摸到了外劲武者的边而已!

“看来你不打算‘请’我上车了,这样的话,我就走了。”

陈凡双手插在裤兜里,径直从何语冰几人中间穿过,走进了路口。

何语冰、寸头男子和那几个黑衣人,一动不敢动!

“小陈放学了?太好了,快点,三缺一,等你很久了!”

路口里,很快响起了张大爷的声音。

“今天咱们打大一点,两毛钱一炮!”

李大妈豪爽的道。

“看来昨天你们没输够啊?口袋里的钱又忍不住在往外蹦了?来来来,今天不打满20圈,谁都不许走!”

紧接着,是陈凡的声音。

寸头男子和那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一个内劲武者,竟然跟几个老头老太太,打两毛钱一炮的麻将?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内劲武者,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哪怕是在那些豪门世家之中,那也是必须好好款待的供奉!

怎么可能混迹于市井,跟人打两毛钱一炮的麻将?

而且,刚刚好像还听到那个老头说什么‘放学了’之类的话,难道说,这个高高在上的内劲武者,竟然是一个学生?

寸头男子等人顿时只觉得无比的荒谬!

“走……回去……”

半晌,何语冰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钻进红色奥迪车中。

……

“你说他一巴掌打在车上,拍出一个一寸深的掌印?”

明珠大厦八十八层之上,顶楼天台,柳若烟从天台游泳池中探出头来,惊讶的道。

“是的,小黑说至少是内劲武者,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何语冰道。

小黑就是那几个黑衣人中,领头的寸头男子。

“内劲武者?有意思!”

柳若烟眼前一亮,似乎找到什么好玩之极的玩具一般。

哗啦!

柳若烟整个身体从游泳池中钻出,走上岸来。

“二小姐!快披上浴巾!”

何语冰连忙抓起一条浴巾,飞快的批到柳若烟湿漉漉的身上!

柳若烟身上,可是不着寸.缕,她这是在泳池中裸.泳!

“怕什么,这附近没有比这里更高的楼,没人能看见!”

柳若烟毫不介意的将浴巾拿开,让夕阳洒在自己傲人的身体上。

“二小姐,还是小心一些好……”何语冰又捡起浴巾,披在柳若烟身上,正要说无人机偷拍的事情。

“请又请不动,打又打不过,你想好办法了没?怎么把人给我带过来?”柳若烟打断道。

“这……”何语冰并没有想好怎么办。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柳若烟突然上下打量了何语冰一番,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什么?”何语冰突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柳若烟抬起一只玉手,轻轻伸到何语冰下巴底下,然后将何语冰的下巴微微一抬。

“啧啧!不错不错!我都有点动心呢!”柳若烟一边赞叹,手指一边顺着何语冰的下巴、脖颈、锁骨……一直往下!

“二小姐,你这是……”何语冰顿时一慌。

“美人计!”柳若烟收回手,微微一笑,朱唇轻启,“用美人计,把那个陈凡带过来!”

“啊?美人计?可是……”何语冰慌忙道。

“又没让你真的给他占便宜!只需要诱惑就好!其中分寸,你自己拿捏吧!”柳若烟得意的一笑,浴巾一裹,朝着楼下走去。

只留下何语冰一个人站在这八十八层的天台上,泳池边,愁眉苦脸!

……

晚上九点,石桌上的麻将大战在昏黄的路灯中拉下帷幕,陈凡照例是高开低走,上半场哗哗哗赢了十几块,下半场又全都输出去了。

回到家,陈凡又将那青铜长匣抓在手里,一边温养着青铜长匣,一边修炼。

笃笃笃!

十二点,敲门声准时响起。

这一次,门外却是没有魏长天的身影,只剩下了魏欣雅和魏浩。

魏欣雅的手里,还拿着一个不小的食盒。

“陈先生!”

魏欣雅和魏浩恭敬的打了招呼,进了屋。

对于陈凡让他们可以不称呼主人,而称呼陈先生这一点,两人还是心存感激的。

毕竟是新时代的年轻人,即便确实是主仆关系,称呼‘主人’,总是有些心理障碍。

“陈先生,按照您的习惯,我做了这五道菜,请您尝尝味道。”魏欣雅将食盒打开,取出五道菜,摆在了餐桌上。

依旧是鱼香肉丝、水煮肉片、宫保鸡丁、清炒白菜、麻婆豆腐这五道,只不过,这五道菜却不再是魏长天所做了,而是由魏欣雅做的!

“陈先生,爷爷说以后就由我们两来向您汇报。爷爷和我,还有魏浩我们三人现在的分工是这样的:爷爷负责收集那十二家的情报,我和魏浩将开始逐步整合瑜城的势力。具体的话,我将负责明面上瑜城的公司、企业的收购或入股、控制,而魏浩将从瑜城地下势力开始,逐步收编!”

陈凡品尝着魏欣雅带来的菜,魏欣雅则是在一旁恭敬的道。

“陈先生,因为之前魏家一直保持低调,所以不管是姐姐收购、控制瑜城那些公司和企业,或者是我收编瑜城的地下势力,一开始的进展都不会太快!希望陈先生您能谅解!”

魏浩也是恭敬的道。

“行,这些事情,你们看着办就可以,不需要事事都向我汇报。”陈凡点点头,放下了筷子,“这菜嘛,下次一道一道来,先做好一道再说,你要知道,贪多嚼不烂,多向你爷爷学学。”

“是,陈先生!”魏欣雅低头。

她知道,一定是自己这五道菜的味道做得不如爷爷,让陈凡不太满意。

……

魏欣雅和魏浩走后,陈凡温养着青铜长匣修炼,然后入睡。

清晨,陈凡再次被熊萝莉徐苗苗的踢门声和哭喊声吵醒。

“呜哇哇!陈凡哥哥你昨天说陪我玩泥巴的!你说话不算话!呜哇哇!”徐苗苗今天的哭喊声格外有力。

陈凡顿时一拍脑袋,这才记起,昨天回来光记着打麻将了,竟是忘了陪徐苗苗玩泥巴这事!

陈凡连忙起身开门,好说歹说,这才让徐苗苗相信,自己今天下午一定会补偿她,陪她玩泥巴。

……

洗漱后吃完早饭,陈凡来到学校。

本想先去操场上看夏沫练球的,但今天操场上却是没看到夏沫的人影,陈凡便进了教室。

“快看!为了校花秦嫣然,跟混混干架的陈凡来了!”

“废物陈凡为了校花秦嫣然,竟然吃下伟哥,大发神威,打得混混屁滚尿流!”

一阵阵嘲笑声在教室里响起。

夏沫坐在座位上,俏脸犹如寒冰。

第9章 内劲武者(求收藏)

收拾了几个混混之后,陈凡没多久便走到了家附近的路口。

路口处,一辆红色奥迪,外加一辆黑色商务车正停在路边,红色奥迪在前,黑色商务车在后。

红色奥迪旁边,站着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依旧是西服套裙加高跟鞋!

正是昨天来找过陈凡的何语冰!

陈凡停下了脚步。

“陈凡先生,我们家小姐想请你去做客,跟我上车吧。”何语冰的语气优雅,但却带着一丝居高临下。

若是平时,她是不会这么没有礼貌的,但昨天的时候,她已经看清了陈凡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一个混迹于老头老太太之中,靠着年轻人相对灵活的头脑,去赢取几毛钱的麻将钱的,没有半点自尊的男人!

对于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什么礼貌?

“不好意思,你挡着我的路了。”陈凡对何语冰摇了摇头。

“陈凡先生,虽然我不愿意这么做,但若是你执意拒绝的话,那我就只好不客气了。”何语冰眉头一皱,一只玉手抬了抬。

红色奥迪后面那辆黑色商务车顿时打开车门,几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下了车,将陈凡围了起来。

昨天何语冰没能把陈凡带回去,这让柳若烟有些不高兴,所以,何语冰也管不得什么手段不手段的,先把人带回去,让柳若烟消消气再说!

“你想让这些人把我绑回去?”

陈凡觉得有些好笑,一巴掌轻轻拍在红色奥迪车身上。

“其实说是‘请’更合适!当然,你也可以自己上车,那就不用他们来‘请’了。”何语冰优雅的一笑,双手抱胸,这个动作让她上半身的白衬衫崩得有些紧。

“是吗?那你可以让他们来‘请一请’试试。”陈凡收回手,双手插在裤兜里,淡淡道。

“‘请’陈凡先生上车!”

何语冰脸色变冷,轻轻一声,然后转过了头去。

只是,半晌,身后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从黑色商务车走出来的那几个黑衣男子,竟是一动不动!

“怎么?你们敢违背我的命令?”

何语冰顿时一怒,虽说这几个黑衣男子是柳家的保镖,但她身为柳若烟的贴身助理,平时可没人敢违背她的话!

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为柳若烟办事,又不是她假公济私!

“何助理,不能动手。”

几个黑衣男子中,领头的一个寸头男子,快步走到何语冰面前,小声道。

他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忌惮。

“为什么?”何语冰眉头一皱,看了寸头男子一眼。

寸头男子是军人退役,在几个保镖中,是身手最厉害的一个,为什么她竟然在寸头男子脸上看到一丝凝重?甚至是忌惮?

“何助理,你看那里。”

寸头男子示意何语冰朝那奥迪车的车身看去。

何语冰疑惑的转过头,顺着寸头男子的目光看去,却是瞬间脸色大变!

只见那红色奥迪车身上,刚刚被陈凡轻轻拍了一巴掌的地方,一个深达一寸的手掌印,清晰可见!

正是陈凡刚刚一巴掌拍出来的!

刚刚陈凡一巴掌拍在奥迪车身上,车身并没有明显的震动,却是拍出一个一寸深的手掌印!

这说明什么?

“何助理,这人,最少是个内劲武者!真要打起来,我们这些人一起上,都绝对不是对手!”寸头男子凑到何语冰耳边小声道。

“内劲武者?”何语冰顿时一惊。

虽然她并不是很懂这些,但却也知道一点皮毛。

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武者的!

按照实力,大致分为外劲武者,内劲武者,武师,武宗这几个等级!

而自己带来这几个黑衣人,就算是最厉害的那个寸头男子,也不过是摸到了外劲武者的边而已!

“看来你不打算‘请’我上车了,这样的话,我就走了。”

陈凡双手插在裤兜里,径直从何语冰几人中间穿过,走进了路口。

何语冰、寸头男子和那几个黑衣人,一动不敢动!

“小陈放学了?太好了,快点,三缺一,等你很久了!”

路口里,很快响起了张大爷的声音。

“今天咱们打大一点,两毛钱一炮!”

李大妈豪爽的道。

“看来昨天你们没输够啊?口袋里的钱又忍不住在往外蹦了?来来来,今天不打满20圈,谁都不许走!”

紧接着,是陈凡的声音。

寸头男子和那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一个内劲武者,竟然跟几个老头老太太,打两毛钱一炮的麻将?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内劲武者,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哪怕是在那些豪门世家之中,那也是必须好好款待的供奉!

怎么可能混迹于市井,跟人打两毛钱一炮的麻将?

而且,刚刚好像还听到那个老头说什么‘放学了’之类的话,难道说,这个高高在上的内劲武者,竟然是一个学生?

寸头男子等人顿时只觉得无比的荒谬!

“走……回去……”

半晌,何语冰艰难的咽了咽口水,钻进红色奥迪车中。

……

“你说他一巴掌打在车上,拍出一个一寸深的掌印?”

明珠大厦八十八层之上,顶楼天台,柳若烟从天台游泳池中探出头来,惊讶的道。

“是的,小黑说至少是内劲武者,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何语冰道。

小黑就是那几个黑衣人中,领头的寸头男子。

“内劲武者?有意思!”

柳若烟眼前一亮,似乎找到什么好玩之极的玩具一般。

哗啦!

柳若烟整个身体从游泳池中钻出,走上岸来。

“二小姐!快披上浴巾!”

何语冰连忙抓起一条浴巾,飞快的批到柳若烟湿漉漉的身上!

柳若烟身上,可是不着寸.缕,她这是在泳池中裸.泳!

“怕什么,这附近没有比这里更高的楼,没人能看见!”

柳若烟毫不介意的将浴巾拿开,让夕阳洒在自己傲人的身体上。

“二小姐,还是小心一些好……”何语冰又捡起浴巾,披在柳若烟身上,正要说无人机偷拍的事情。

“请又请不动,打又打不过,你想好办法了没?怎么把人给我带过来?”柳若烟打断道。

“这……”何语冰并没有想好怎么办。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柳若烟突然上下打量了何语冰一番,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什么?”何语冰突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柳若烟抬起一只玉手,轻轻伸到何语冰下巴底下,然后将何语冰的下巴微微一抬。

“啧啧!不错不错!我都有点动心呢!”柳若烟一边赞叹,手指一边顺着何语冰的下巴、脖颈、锁骨……一直往下!

“二小姐,你这是……”何语冰顿时一慌。

“美人计!”柳若烟收回手,微微一笑,朱唇轻启,“用美人计,把那个陈凡带过来!”

“啊?美人计?可是……”何语冰慌忙道。

“又没让你真的给他占便宜!只需要诱惑就好!其中分寸,你自己拿捏吧!”柳若烟得意的一笑,浴巾一裹,朝着楼下走去。

只留下何语冰一个人站在这八十八层的天台上,泳池边,愁眉苦脸!

……

晚上九点,石桌上的麻将大战在昏黄的路灯中拉下帷幕,陈凡照例是高开低走,上半场哗哗哗赢了十几块,下半场又全都输出去了。

回到家,陈凡又将那青铜长匣抓在手里,一边温养着青铜长匣,一边修炼。

笃笃笃!

十二点,敲门声准时响起。

这一次,门外却是没有魏长天的身影,只剩下了魏欣雅和魏浩。

魏欣雅的手里,还拿着一个不小的食盒。

“陈先生!”

魏欣雅和魏浩恭敬的打了招呼,进了屋。

对于陈凡让他们可以不称呼主人,而称呼陈先生这一点,两人还是心存感激的。

毕竟是新时代的年轻人,即便确实是主仆关系,称呼‘主人’,总是有些心理障碍。

“陈先生,按照您的习惯,我做了这五道菜,请您尝尝味道。”魏欣雅将食盒打开,取出五道菜,摆在了餐桌上。

依旧是鱼香肉丝、水煮肉片、宫保鸡丁、清炒白菜、麻婆豆腐这五道,只不过,这五道菜却不再是魏长天所做了,而是由魏欣雅做的!

“陈先生,爷爷说以后就由我们两来向您汇报。爷爷和我,还有魏浩我们三人现在的分工是这样的:爷爷负责收集那十二家的情报,我和魏浩将开始逐步整合瑜城的势力。具体的话,我将负责明面上瑜城的公司、企业的收购或入股、控制,而魏浩将从瑜城地下势力开始,逐步收编!”

陈凡品尝着魏欣雅带来的菜,魏欣雅则是在一旁恭敬的道。

“陈先生,因为之前魏家一直保持低调,所以不管是姐姐收购、控制瑜城那些公司和企业,或者是我收编瑜城的地下势力,一开始的进展都不会太快!希望陈先生您能谅解!”

魏浩也是恭敬的道。

“行,这些事情,你们看着办就可以,不需要事事都向我汇报。”陈凡点点头,放下了筷子,“这菜嘛,下次一道一道来,先做好一道再说,你要知道,贪多嚼不烂,多向你爷爷学学。”

“是,陈先生!”魏欣雅低头。

她知道,一定是自己这五道菜的味道做得不如爷爷,让陈凡不太满意。

……

魏欣雅和魏浩走后,陈凡温养着青铜长匣修炼,然后入睡。

清晨,陈凡再次被熊萝莉徐苗苗的踢门声和哭喊声吵醒。

“呜哇哇!陈凡哥哥你昨天说陪我玩泥巴的!你说话不算话!呜哇哇!”徐苗苗今天的哭喊声格外有力。

陈凡顿时一拍脑袋,这才记起,昨天回来光记着打麻将了,竟是忘了陪徐苗苗玩泥巴这事!

陈凡连忙起身开门,好说歹说,这才让徐苗苗相信,自己今天下午一定会补偿她,陪她玩泥巴。

……

洗漱后吃完早饭,陈凡来到学校。

本想先去操场上看夏沫练球的,但今天操场上却是没看到夏沫的人影,陈凡便进了教室。

“快看!为了校花秦嫣然,跟混混干架的陈凡来了!”

“废物陈凡为了校花秦嫣然,竟然吃下伟哥,大发神威,打得混混屁滚尿流!”

一阵阵嘲笑声在教室里响起。

夏沫坐在座位上,俏脸犹如寒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