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1:27:16

我额头起了一层黑线,这出租车司机自来熟不说,说话还有点阴损,什么叫我还讲究效率。

我本来还想回击一下,可这偏僻的地方除了他还真没看到第二辆出租车,还是忍了下来。

“那可不是,高铁都提速了,我这速度可不得快点嘛!但是和你这提速多次的老司机还是比不上。”我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他哈哈一笑:“老弟这其实也没啥,没有经验走火的事情肯定会经常出现,以后慢慢的就好了!”

“扯什么呢!我可是夜八郎的明天能是白叫的?”我本不想理他,可最后还是忍不住。

“那我就知道了,肯定是人家老公回来了!啧啧,小伙子,玩的挺刺激啊!你不知道,树年前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你知道我咋弄的嘛?”

“咋弄的。”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嘿嘿,我就说我是来这里擦玻璃的。”他很自豪,但是还是带点无奈:“不过我这人运气不好,每次去都被撞见,后来我把她家都给收拾了一下。”

我却有点同情他了:“那你这可真的有点不巧。”

“那可不是,不过最后还是被我感动了,然后带她去了我家....”

我:“......”

他心情不错,哼起来了曲子,我坐在后排没有再和他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和一个煞笔说话,他总能先把你的智商拉到同一的水平线上,然后进行作战,无往而不利。

打开微信,王秀那边已经炸了锅,发了很多条关系我的话,我心里一暖,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关心我的。

“别担心,我没事的。”我回了一句。

她也很快的回了消息:“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就好。”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她,我看了一眼王悦的头像,那边却一条消息都发我,这让我十分的不舒服。

老刘说我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桃花劫一个接一个,我这在黑夜很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认出来,要是打比方的话,我应该就像是一个行走在夜里的大灯泡。

可是我也没办法分辨人鬼,这让我十分的无奈,明天还得问问老刘她们准备对我做什么。

本来是要去找老刘探讨我身上尸斑的问题,可是刚走了十来公里的路,他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不行了,走不了了,车忘记加气了!今晚就合着在这过夜吧!”

我很想对他一顿,可想想还是算了,时间也不早了,这地方也不好打车,老刘也要休息,算了自己也醒醒酒,在这将就一夜。

进了房间,房间里面的东西陈旧但是还挺干净,房间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像是什么腐臭味被什么东西遮盖住。

前台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见我进来头也不抬“住房一百,300,500,1000,房间除了203其他房间都随便挑。”

这说的很直白,可是我看她这样,别说我给她三百,她给我三百我也不乐意。

我直接付了一百的房费,而开车大叔则是直接付了四百,付完之后还笑着看了我一眼。

“你这应该不是车没有燃气了吧,你这是想做有氧呼吸了吧!”我冷笑道。

“都一样的,一样的。”他脸皮倒是可以,付了钱直奔了二楼。

不过看着老板娘这样子,我是对她推出增值服务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她从头到尾都没看我一眼,好像也不是多想接我的单,为此倒是气恼了一下。

她和司机一起去了三楼的房间,我随便在二楼找了一个开着的房间去住,也没管门牌,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房屋好像是很久都没有人来了,空气中带着一点干热的感情,房间倒是看起来经常被打扫,虽然不大但是挺干净,桌子上放着花,还有一个女孩子的照片,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瘦瘦的,看起来个子不低。

我想打开窗户,这才发现外面已经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的雨点大了起来,整个宾馆就像是一个孤坟,寂静荒凉。

开在这地方的宾馆能挣多少钱,可是转念一想老板娘是一个勤快人,这样倒是能多赚一些。

宾馆虽然陈旧,可是宾馆里的一些东西倒是都还能用,被子也像是换了新的,我洗了一个热水澡就早早的上了床。

刚躺被窝里,楼上就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紧接着有传来了几声痛苦的叫声,我一愣这家伙自己倒是玩嗨了,可惜苦了我。

手机提示微信发过来了消,我打开是一个漂亮妹子的头像,带着一个鸭舌帽,穿着黑色三分裤,十分时尚,比晚上的这个更加的吸引人:“你就这么怕我嘛?”

我一愣,然后看了一下这个人的头像正是我送到小区的那个女人。

我打开她的头像,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个人虽然打扮起来很像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女人,但我还是可以分辨的出这不是一个人,只是当时的天黑,根本没有机会细看,我有些懊恼,却不知道怎么回话。

可是玉佩的事情却是让我有点耿耿于怀,这个事情要是弄不清楚的话,我心里还是疙瘩的。

“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是,我是一个陪酒的,可是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出来做那种事情的,今天我之所以找你也是因为那个渣男前些天跟着一个富婆跑了,我就想找一个人说说话,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嘛?”

我这才赶忙回了信息:“不是我没这个意思,我就是不像欺骗你我感情,我也给你说了,我有女朋友。”

“我只想找一个人陪陪我,你来陪陪我好吗?就这一晚上。”她说的很柔很可怜。

我这个时候真想脑子一热过去,可是看着外面的大雨冲淡了我的心思,我这个时候让出租车司拉我回去肯定不现实,一时间一时间有点泄气。

“要不下次吧!”我对她说道。

“那下次是什么时候?”她问。

我思考了一会却没想出什么时间合适。

“我看你就是看不起我,找了这么多的理由,你就是看我是在酒吧工作的!”

“我真没有!”

“那你今天来陪我一晚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只要你来,我都可以给你展示一下。”

若是说不心动是假的,谁知道这么多年她积攒了多少的独门绝技,要是能体验一下肯定是愿意的,可是这天都这样了,这十几里黑夜,到头还是不行。

“我明天找你去好不好!”

“不行!”她回的很快,很果断。

我一愣,这变化有点快的离谱。

她很快又给我回了另外一条消息:“这几天经理肯定不会放我假的,下次的话也得是下周一了。,你能下周一来找我吗?”

好嘛,这一推就是七天。

“行!”虽然要多等几天,但是人家一个女孩子心情这么不好,安慰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明天还要去老刘那边,再加上本来这两天也没睡好,我做了打算今天一定是要睡一个好觉,一觉睡到自然醒。

感觉刚睡了三四个小时,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伴随这瓢泼大雨。

房间原本被钉死的窗户也伴随着雷鸣声咯吱作响,房间的们也被过堂风吹的了一个东倒西歪,凉风吹了进来,倒灌在房间里发出了一些呜呜的声音,让人感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哭一样。

风吹动门板,就好像是外面有人要把门给推开一样,力道越来越大,若不是这门的质量足够好的话,恐怕早已经被这狂风给吹倒了。

“轰隆!”

一声响亮的雷声传来,我被她紧紧的抱着,睁开眼睛没有说话。

“轰隆”

又是一声雷响,她把我抱的更紧了,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轰隆”

又是一声雷响,她把我攥的更紧了。

“我怕!”

声音很细很甜,说不出来的糯糯的感觉,我缩在一个角落里面,不敢多说话。

“大姐!应该我害怕才对吧。”哭丧着脸。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房间里应该就我一个人才对的!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第七章 我怕

我额头起了一层黑线,这出租车司机自来熟不说,说话还有点阴损,什么叫我还讲究效率。

我本来还想回击一下,可这偏僻的地方除了他还真没看到第二辆出租车,还是忍了下来。

“那可不是,高铁都提速了,我这速度可不得快点嘛!但是和你这提速多次的老司机还是比不上。”我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他哈哈一笑:“老弟这其实也没啥,没有经验走火的事情肯定会经常出现,以后慢慢的就好了!”

“扯什么呢!我可是夜八郎的明天能是白叫的?”我本不想理他,可最后还是忍不住。

“那我就知道了,肯定是人家老公回来了!啧啧,小伙子,玩的挺刺激啊!你不知道,树年前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你知道我咋弄的嘛?”

“咋弄的。”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嘿嘿,我就说我是来这里擦玻璃的。”他很自豪,但是还是带点无奈:“不过我这人运气不好,每次去都被撞见,后来我把她家都给收拾了一下。”

我却有点同情他了:“那你这可真的有点不巧。”

“那可不是,不过最后还是被我感动了,然后带她去了我家....”

我:“......”

他心情不错,哼起来了曲子,我坐在后排没有再和他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和一个煞笔说话,他总能先把你的智商拉到同一的水平线上,然后进行作战,无往而不利。

打开微信,王秀那边已经炸了锅,发了很多条关系我的话,我心里一暖,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关心我的。

“别担心,我没事的。”我回了一句。

她也很快的回了消息:“担心死我了,你没事就好。”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她,我看了一眼王悦的头像,那边却一条消息都发我,这让我十分的不舒服。

老刘说我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桃花劫一个接一个,我这在黑夜很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认出来,要是打比方的话,我应该就像是一个行走在夜里的大灯泡。

可是我也没办法分辨人鬼,这让我十分的无奈,明天还得问问老刘她们准备对我做什么。

本来是要去找老刘探讨我身上尸斑的问题,可是刚走了十来公里的路,他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不行了,走不了了,车忘记加气了!今晚就合着在这过夜吧!”

我很想对他一顿,可想想还是算了,时间也不早了,这地方也不好打车,老刘也要休息,算了自己也醒醒酒,在这将就一夜。

进了房间,房间里面的东西陈旧但是还挺干净,房间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像是什么腐臭味被什么东西遮盖住。

前台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见我进来头也不抬“住房一百,300,500,1000,房间除了203其他房间都随便挑。”

这说的很直白,可是我看她这样,别说我给她三百,她给我三百我也不乐意。

我直接付了一百的房费,而开车大叔则是直接付了四百,付完之后还笑着看了我一眼。

“你这应该不是车没有燃气了吧,你这是想做有氧呼吸了吧!”我冷笑道。

“都一样的,一样的。”他脸皮倒是可以,付了钱直奔了二楼。

不过看着老板娘这样子,我是对她推出增值服务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她从头到尾都没看我一眼,好像也不是多想接我的单,为此倒是气恼了一下。

她和司机一起去了三楼的房间,我随便在二楼找了一个开着的房间去住,也没管门牌,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房屋好像是很久都没有人来了,空气中带着一点干热的感情,房间倒是看起来经常被打扫,虽然不大但是挺干净,桌子上放着花,还有一个女孩子的照片,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瘦瘦的,看起来个子不低。

我想打开窗户,这才发现外面已经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的雨点大了起来,整个宾馆就像是一个孤坟,寂静荒凉。

开在这地方的宾馆能挣多少钱,可是转念一想老板娘是一个勤快人,这样倒是能多赚一些。

宾馆虽然陈旧,可是宾馆里的一些东西倒是都还能用,被子也像是换了新的,我洗了一个热水澡就早早的上了床。

刚躺被窝里,楼上就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紧接着有传来了几声痛苦的叫声,我一愣这家伙自己倒是玩嗨了,可惜苦了我。

手机提示微信发过来了消,我打开是一个漂亮妹子的头像,带着一个鸭舌帽,穿着黑色三分裤,十分时尚,比晚上的这个更加的吸引人:“你就这么怕我嘛?”

我一愣,然后看了一下这个人的头像正是我送到小区的那个女人。

我打开她的头像,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个人虽然打扮起来很像是今天早上的那个女人,但我还是可以分辨的出这不是一个人,只是当时的天黑,根本没有机会细看,我有些懊恼,却不知道怎么回话。

可是玉佩的事情却是让我有点耿耿于怀,这个事情要是弄不清楚的话,我心里还是疙瘩的。

“我就这么让你看不起吗?是,我是一个陪酒的,可是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出来做那种事情的,今天我之所以找你也是因为那个渣男前些天跟着一个富婆跑了,我就想找一个人说说话,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嘛?”

我这才赶忙回了信息:“不是我没这个意思,我就是不像欺骗你我感情,我也给你说了,我有女朋友。”

“我只想找一个人陪陪我,你来陪陪我好吗?就这一晚上。”她说的很柔很可怜。

我这个时候真想脑子一热过去,可是看着外面的大雨冲淡了我的心思,我这个时候让出租车司拉我回去肯定不现实,一时间一时间有点泄气。

“要不下次吧!”我对她说道。

“那下次是什么时候?”她问。

我思考了一会却没想出什么时间合适。

“我看你就是看不起我,找了这么多的理由,你就是看我是在酒吧工作的!”

“我真没有!”

“那你今天来陪我一晚上,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只要你来,我都可以给你展示一下。”

若是说不心动是假的,谁知道这么多年她积攒了多少的独门绝技,要是能体验一下肯定是愿意的,可是这天都这样了,这十几里黑夜,到头还是不行。

“我明天找你去好不好!”

“不行!”她回的很快,很果断。

我一愣,这变化有点快的离谱。

她很快又给我回了另外一条消息:“这几天经理肯定不会放我假的,下次的话也得是下周一了。,你能下周一来找我吗?”

好嘛,这一推就是七天。

“行!”虽然要多等几天,但是人家一个女孩子心情这么不好,安慰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明天还要去老刘那边,再加上本来这两天也没睡好,我做了打算今天一定是要睡一个好觉,一觉睡到自然醒。

感觉刚睡了三四个小时,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伴随这瓢泼大雨。

房间原本被钉死的窗户也伴随着雷鸣声咯吱作响,房间的们也被过堂风吹的了一个东倒西歪,凉风吹了进来,倒灌在房间里发出了一些呜呜的声音,让人感觉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哭一样。

风吹动门板,就好像是外面有人要把门给推开一样,力道越来越大,若不是这门的质量足够好的话,恐怕早已经被这狂风给吹倒了。

“轰隆!”

一声响亮的雷声传来,我被她紧紧的抱着,睁开眼睛没有说话。

“轰隆”

又是一声雷响,她把我抱的更紧了,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轰隆”

又是一声雷响,她把我攥的更紧了。

“我怕!”

声音很细很甜,说不出来的糯糯的感觉,我缩在一个角落里面,不敢多说话。

“大姐!应该我害怕才对吧。”哭丧着脸。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房间里应该就我一个人才对的!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