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00:00

我被他这么一出也给吓的不清,忙问他怎么了。

胖子用力咽了口唾沫说:“老...老陈,这土底下,有东西!”

我一下放松下来,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真是屌一样大的胆,这是野坟,有个尸骨啥的不是很正常吗?!”

胖子说话都哆嗦了:“去...去你娘的陈铭,土底下...底下有个新鲜的!”

新鲜的?

我脑袋“嗡”的一声,这最近没听说除了我表叔以为有人死啊,难不成......

我赶紧咬咬舌头,让自己别瞎想,表叔的遗体还安安静静的躺在村南头庙里呢,前几天我才去看过。

胖子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问我:“老陈,你们村儿这死人埋的够浅的啊,也不怕让野狗给啃了。”

他一边站起来拍拍屁股,一边重新收拾装备准备挖:“这底下肯定还有好东西,要不咱再挖挖看?”

我赶紧让他住手:“咱俩是做生意的,又他娘的不是挖坟的。”

“咱这怎么能叫挖坟呢!”胖子义正言辞的说:“你看咱脚底下这位同志,走的时候埋的浅,咱把他好好给埋了,再拿点幸苦钱,这怎么能叫挖坟呢?”

我让他别废话,赶紧把两个镯子都埋了,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能拿,以后再说。

胖子反倒是不干了,质问我:“老陈你真是躲清闲躲习惯了啊?老子在北京为了给你平事就差卖屁股了,你倒好,到嘴边的肥肉你还想让老子往外吐?!”

我不在北京的这些日子,胖子肯定被高利贷折腾的不轻,明里暗里不知道帮我抗了多少事儿,说起来也是我欠他的。

但今天晚上这事实在是太邪性了,肯定不能轻举妄动,我想了半天说:“这样胖子,咱先把尸体挖出来,给好好埋了,然后再看看这土底下到底埋了些啥玩意儿,你选好了,咱们过两天再来拿,成不?”

胖子看我态度坚决,也只得作罢,摆手说:“成,但咱说好了,到时候里面有好东西,你可是不能拦着我拿!”

“行行行,快干活吧!”我敷衍了几句,戴上手套拿起工具就和胖子一起干了起来。

土底下这人埋的的确不深,几铲子下去我就感觉到已经触碰到东西了,胖子对我做了个手势,意思让我接下来用小铲子,别用大铲子了,要不一铲子下去尸体缺胳膊少腿儿可就不好了。

我俩换上工具,刚挖了几下,胖子突然对我作了个手势,让我别出声儿。

他竖起耳朵晃着脑袋听了半天,小声对我说:“老陈,你听没听到啥奇怪的声音?”

我被他问的浑身不自在,就冲他摇头说:“你幻听了吧,这是坟地,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他“哦”了一声,又示意我继续挖,我俩挖了大概十五分钟以后,底下那人的手已经出来了。

看到那手,我的心里骤然“咯噔”一下,一只又老又褶皱的男人手。

胖子叹口气说:“估计又是个苦命老头,儿子不孝顺给随便埋了,今天就让胖爷给你做主吧!”

他说罢又挥舞起铲子,挖了没两下,又抬起头晃起了脑袋,对我说:“老陈,老子不是幻听,绝对有声音。”

我脑袋乱成一团,挖出来的这只手实在是太像表叔的了,根本没在意胖子说什么,只能“嗯嗯啊啊”的敷衍他。

胖子见我有心事,又听了一会,似乎是又没听到声音,便蹲下继续挖,结果铲子刚碰到土,他就突然“蹭”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把铲子拿在手里,左右张望。

他这把我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胖子紧张的说:“老陈,我感觉这坟地里有东西在盯着我们!你听!”

我学着他的样子听了半天,只听到了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而且断断续续的,似乎距离我们很远。

我安慰他说:“估计是老鼠,你别自己吓自己了。”

胖子摇着头说:“绝对不是老鼠,老鼠不会那样叫的,那声音就像...就像是...”胖子闹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从自己只有小学三年级词汇量的脑袋中凑了一句话出来:“就像是有人在啃棺材板子。”

我被他这话弄的浑身一哆嗦,让他赶紧闭嘴,快点干完活儿走了。

胖子又听了半天,那声音又消失了,这才蹲下身子,继续挖土。

因为刚才那莫名其妙声音的原因,我和胖子都想赶紧弄完回去,所以干的都很快,没一会儿,遗体的半个身子就出来了。

几乎是在同时,我半边身体就僵住了,因为土里那尸体,居然穿的是秀禾服!

胖子“咦”了一声,好奇的问:“老陈,这他娘的不是个老头儿吗?咋还穿着娘们儿的衣服呢?”

我没给胖子说过表叔走的时候具体什么样子,所以他不清楚,我发着抖让他别说了,结结巴巴说:“埋...埋...埋了!埋了!”

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尽管没有完全把尸体挖出来,但我已经肯定,这会躺在我们脚下黄土里的,绝对是表叔的尸体!

我立刻就拿着铲子开始把那些刚挖出来的土往回埋,胖子马上不乐意了,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说:“老陈,不带你这样玩儿的!刚答应我的事儿扭头就变脸,你他娘的还是不是个男人!还想不想挣钱了?”

“钱钱钱!你他娘的就知道钱!”

我一把推开胖子,他没防备,被我推的一个踉跄差点坐到地上,眼神中也冒出了杀气,立刻爬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刚要骂娘,周遭突然又响起了刚才那阵子“咯吱咯吱”的声音!

不同于前两次,这次的声音十分清晰,而且离我们很近!

我和胖子同时就把铲子给提了起来,那一瞬间我似乎又回到了五六年前,我刚到北京,和胖子被倒爷追的满大街跑,最后在死胡同里靠着两根木棍杀出一条血路的日子,恍惚间竟然有些热血澎湃起来。

胖子也来了感觉,这家伙就是属于事情快发生的时候胆小,可一旦事情发生,绝对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那种人,他“呸呸”往手掌里吐了两口唾沫星子,扛起铲子冲着空地大喊:“操你姥姥的!有种就出来弄死你胖爷!没种就给老子滚蛋!”

也不知怎么的,我看到他这样竟然还有些感动,想起和他在道儿上拼杀的日子,竟也跟着扯开嗓子吼道:“老子去你妈的,出来啊,王八蛋!”

胖子冲我咧嘴笑:“这他妈才是老子认识的陈铭。”

不知真是我们喊话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我俩这一顿骂娘以后,那咯吱咯吱的声音骤然就停止了!

“操!老子就说,这世道连鬼都欺负老实人!”胖子二话不说,挥舞起铲子就继续挖,没等我拦他,他就已经把土里的尸体完整的挖出来了,我看了一眼,心都凉了。

和我猜的一样,土里埋的,的确是表叔的尸体!

而且和他死的时候一样,脸上花着浓浓的出嫁妆,身着秀禾服,嘴带阴笑!

胖子看到表叔诡异的尸体,也跟着一哆嗦:“老陈,你们村子咋还有这种变态呢?”

我脑袋都木了,几乎是本能的回答他:“这是我表叔。”

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因为我告诉过他,就在前几天晚上,我还亲眼确认过,表叔的遗体已经收拾干净,安安静静的躺在村南头的破庙里,等着下葬!

胖子张大嘴,喝了半天凉风,刚准备说话,刚才消失的那阵咯吱咯吱声又响了起来!

我头皮一麻,那声音又靠近了!

几乎是同时,我和胖子都发现,在我们周围不到五米的地方,突然从黑暗中冒出了无数双黄色的眼睛!

第8章:新鲜的

我被他这么一出也给吓的不清,忙问他怎么了。

胖子用力咽了口唾沫说:“老...老陈,这土底下,有东西!”

我一下放松下来,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真是屌一样大的胆,这是野坟,有个尸骨啥的不是很正常吗?!”

胖子说话都哆嗦了:“去...去你娘的陈铭,土底下...底下有个新鲜的!”

新鲜的?

我脑袋“嗡”的一声,这最近没听说除了我表叔以为有人死啊,难不成......

我赶紧咬咬舌头,让自己别瞎想,表叔的遗体还安安静静的躺在村南头庙里呢,前几天我才去看过。

胖子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问我:“老陈,你们村儿这死人埋的够浅的啊,也不怕让野狗给啃了。”

他一边站起来拍拍屁股,一边重新收拾装备准备挖:“这底下肯定还有好东西,要不咱再挖挖看?”

我赶紧让他住手:“咱俩是做生意的,又他娘的不是挖坟的。”

“咱这怎么能叫挖坟呢!”胖子义正言辞的说:“你看咱脚底下这位同志,走的时候埋的浅,咱把他好好给埋了,再拿点幸苦钱,这怎么能叫挖坟呢?”

我让他别废话,赶紧把两个镯子都埋了,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能拿,以后再说。

胖子反倒是不干了,质问我:“老陈你真是躲清闲躲习惯了啊?老子在北京为了给你平事就差卖屁股了,你倒好,到嘴边的肥肉你还想让老子往外吐?!”

我不在北京的这些日子,胖子肯定被高利贷折腾的不轻,明里暗里不知道帮我抗了多少事儿,说起来也是我欠他的。

但今天晚上这事实在是太邪性了,肯定不能轻举妄动,我想了半天说:“这样胖子,咱先把尸体挖出来,给好好埋了,然后再看看这土底下到底埋了些啥玩意儿,你选好了,咱们过两天再来拿,成不?”

胖子看我态度坚决,也只得作罢,摆手说:“成,但咱说好了,到时候里面有好东西,你可是不能拦着我拿!”

“行行行,快干活吧!”我敷衍了几句,戴上手套拿起工具就和胖子一起干了起来。

土底下这人埋的的确不深,几铲子下去我就感觉到已经触碰到东西了,胖子对我做了个手势,意思让我接下来用小铲子,别用大铲子了,要不一铲子下去尸体缺胳膊少腿儿可就不好了。

我俩换上工具,刚挖了几下,胖子突然对我作了个手势,让我别出声儿。

他竖起耳朵晃着脑袋听了半天,小声对我说:“老陈,你听没听到啥奇怪的声音?”

我被他问的浑身不自在,就冲他摇头说:“你幻听了吧,这是坟地,你别自己吓唬自己。”

他“哦”了一声,又示意我继续挖,我俩挖了大概十五分钟以后,底下那人的手已经出来了。

看到那手,我的心里骤然“咯噔”一下,一只又老又褶皱的男人手。

胖子叹口气说:“估计又是个苦命老头,儿子不孝顺给随便埋了,今天就让胖爷给你做主吧!”

他说罢又挥舞起铲子,挖了没两下,又抬起头晃起了脑袋,对我说:“老陈,老子不是幻听,绝对有声音。”

我脑袋乱成一团,挖出来的这只手实在是太像表叔的了,根本没在意胖子说什么,只能“嗯嗯啊啊”的敷衍他。

胖子见我有心事,又听了一会,似乎是又没听到声音,便蹲下继续挖,结果铲子刚碰到土,他就突然“蹭”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把铲子拿在手里,左右张望。

他这把我吓了一跳,忙问他怎么了,胖子紧张的说:“老陈,我感觉这坟地里有东西在盯着我们!你听!”

我学着他的样子听了半天,只听到了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而且断断续续的,似乎距离我们很远。

我安慰他说:“估计是老鼠,你别自己吓自己了。”

胖子摇着头说:“绝对不是老鼠,老鼠不会那样叫的,那声音就像...就像是...”胖子闹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从自己只有小学三年级词汇量的脑袋中凑了一句话出来:“就像是有人在啃棺材板子。”

我被他这话弄的浑身一哆嗦,让他赶紧闭嘴,快点干完活儿走了。

胖子又听了半天,那声音又消失了,这才蹲下身子,继续挖土。

因为刚才那莫名其妙声音的原因,我和胖子都想赶紧弄完回去,所以干的都很快,没一会儿,遗体的半个身子就出来了。

几乎是在同时,我半边身体就僵住了,因为土里那尸体,居然穿的是秀禾服!

胖子“咦”了一声,好奇的问:“老陈,这他娘的不是个老头儿吗?咋还穿着娘们儿的衣服呢?”

我没给胖子说过表叔走的时候具体什么样子,所以他不清楚,我发着抖让他别说了,结结巴巴说:“埋...埋...埋了!埋了!”

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尽管没有完全把尸体挖出来,但我已经肯定,这会躺在我们脚下黄土里的,绝对是表叔的尸体!

我立刻就拿着铲子开始把那些刚挖出来的土往回埋,胖子马上不乐意了,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说:“老陈,不带你这样玩儿的!刚答应我的事儿扭头就变脸,你他娘的还是不是个男人!还想不想挣钱了?”

“钱钱钱!你他娘的就知道钱!”

我一把推开胖子,他没防备,被我推的一个踉跄差点坐到地上,眼神中也冒出了杀气,立刻爬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刚要骂娘,周遭突然又响起了刚才那阵子“咯吱咯吱”的声音!

不同于前两次,这次的声音十分清晰,而且离我们很近!

我和胖子同时就把铲子给提了起来,那一瞬间我似乎又回到了五六年前,我刚到北京,和胖子被倒爷追的满大街跑,最后在死胡同里靠着两根木棍杀出一条血路的日子,恍惚间竟然有些热血澎湃起来。

胖子也来了感觉,这家伙就是属于事情快发生的时候胆小,可一旦事情发生,绝对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那种人,他“呸呸”往手掌里吐了两口唾沫星子,扛起铲子冲着空地大喊:“操你姥姥的!有种就出来弄死你胖爷!没种就给老子滚蛋!”

也不知怎么的,我看到他这样竟然还有些感动,想起和他在道儿上拼杀的日子,竟也跟着扯开嗓子吼道:“老子去你妈的,出来啊,王八蛋!”

胖子冲我咧嘴笑:“这他妈才是老子认识的陈铭。”

不知真是我们喊话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我俩这一顿骂娘以后,那咯吱咯吱的声音骤然就停止了!

“操!老子就说,这世道连鬼都欺负老实人!”胖子二话不说,挥舞起铲子就继续挖,没等我拦他,他就已经把土里的尸体完整的挖出来了,我看了一眼,心都凉了。

和我猜的一样,土里埋的,的确是表叔的尸体!

而且和他死的时候一样,脸上花着浓浓的出嫁妆,身着秀禾服,嘴带阴笑!

胖子看到表叔诡异的尸体,也跟着一哆嗦:“老陈,你们村子咋还有这种变态呢?”

我脑袋都木了,几乎是本能的回答他:“这是我表叔。”

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因为我告诉过他,就在前几天晚上,我还亲眼确认过,表叔的遗体已经收拾干净,安安静静的躺在村南头的破庙里,等着下葬!

胖子张大嘴,喝了半天凉风,刚准备说话,刚才消失的那阵咯吱咯吱声又响了起来!

我头皮一麻,那声音又靠近了!

几乎是同时,我和胖子都发现,在我们周围不到五米的地方,突然从黑暗中冒出了无数双黄色的眼睛!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