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9 17:42:09

“三个月后,我会让整个林家信服,让曾长英信服。”

曾长英,自然也就是林国正的母亲,如今整个林家的女家主。

三个月后,苏铭不光要成为林家年轻一代第一人,更要震慑整个林家,给曾长英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苏铭沉寂三年,也是时候让整个林家重新认识认识我了。”苏铭背负在身后的拳头用力的紧了紧,口中喃喃自语。

一旁,林国正则是摇头暗叹道:“罢了罢了,苏铭,我便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吧。”

“但是你要记住,这次是你最后的机会,一旦你失败了,不光会和寒烟解除婚约,被逐出林家,恐怕你还会丢尽颜面,成为整个滨海市的笑话。”

林国正神色复杂的看了苏铭一眼,摇着头,转身回到了房间中。

“行了,出来吧。”林国正离开后,苏铭抬头看向别墅二楼的拐角处,轻声说了一句。

哒哒哒!

苏铭话音落下,林寒烟贝齿轻咬着下唇,从二楼拐角处顺着楼梯,走了下来。

其实,林寒烟上楼后,一直都躲在二楼的拐角处偷听苏铭和林国正的谈话。

刚才苏铭和林国正所说的一切,都被林寒烟听到了。

“苏铭,我们的婚姻是爷爷临终前定下的,即便林家所有人都反对,我也会完成我爷爷临终前的遗言。”林寒烟粉拳紧握,走到苏铭身前,无比认真的说了一句。

然而,苏铭则是微微皱眉,沉声道:“寒烟,我不希望你和我结婚,是为了一句遗言,是一种委曲求全。”

“我希望你是心甘情愿的认可我这个丈夫,以我这个丈夫为傲。”

苏铭深吸一口气,轻轻抬起右手,无比温柔的摩挲了一下林寒烟的长发,说道:“寒烟,你放心,三个月后,我会成为林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碾压整个林家,将你这三年来在林家中所受的委屈尽数讨要回来!”

苏铭松开大手,转身上楼,而他温柔的声音,依旧回荡在林寒烟的耳边:“寒烟,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拆散我们。”

闻言,林寒烟娇躯不由轻微一颤,以前,林寒烟对苏铭好,只是为了完成她爷爷临终前的遗愿,尽量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

可这几天相处下来,林寒烟却发现,苏铭身上仿佛有着一股魅力,吸引住了她。

甚至,刚才林寒烟听到林国正要拆散她和苏铭的时候,林寒烟心中竟是有着一丝伤心、难过。

“我到底怎么了?”林寒烟美眸轻抬,看着苏铭消失的背影,自语道:“我只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我和苏铭是不可能的!”

林寒烟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莲步轻抬,走上二楼,回到了房间中。

……

第二天一早,林国正就起床,准备赶往医院参加医院的PF病毒抗体研讨会。

不过,在出门之前,林国正却是找到了苏铭,说道:“苏铭,你和我一起去医院吧,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这次林国正回国,发现苏铭有了极大的变化,整个人似乎都不再痴傻了。

为了确定这个想法,林国正决定带苏铭去医院检查一下。

“苏铭,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吧。”这时,林寒烟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苏铭这几天发生的变化让得林寒烟心惊,林寒烟早就想要带苏铭去医院做一下检查了。

现在林国正提了出来,林寒烟自然也是双手赞成。

“好吧。”苏铭一阵头大,只能答应了下来。

随后,林寒烟收拾了一番,就开着她的玛莎拉蒂,带着苏铭、林国正二人直奔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坐落于滨海市市中心,是整个滨海市最好的私立医院之一。

林寒烟开着玛莎拉蒂一路疾驰,只用了十分钟左右,就开到了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林院长!”林国正刚一下车,一名身形瘦高,穿着白大褂,带着金丝边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便含笑走了上来。

“林院长,大家已经到会议室了,都在等您。”中年男子走上前来,说了一句。

林国正点了点头,说道:“世才,先不急,你帮我给苏铭做一下脑部检查。”

中年男子,原名崔世才,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医术了得,年纪轻轻就已经被林国正破格提拔为了内科主任,年薪百万。

崔世才眉头微皱,看了苏铭一眼,点头说道:“那好,林院长、寒烟,你们在医院大厅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带苏铭去做脑部检查。”

崔世才连上带着笑意,当他看向林寒烟时,目光中明显多了一丝贪婪、欲望。

不过,这一切却是一闪即逝,被崔世才掩饰得很好。

“苏铭,我们走吧。”崔世才目光阴冷的扫了苏铭一眼,带着苏铭,径直的走到了二楼的体检中心。

其实早在三年前,苏铭刚和林寒烟结婚的时候,崔世才就给苏铭做过脑部检查了。

不过,当时的检查结果并没有发现苏铭脑部有任何异样。

然而,奇怪的是,苏铭脑部功能齐全,但却就是痴痴傻傻,令人费解。

“苏铭,你这蠢货,你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成为林家赘婿,娶到林寒烟这种绝世大美女!”体检中心中,崔世才一边为苏铭做着检查,一边龇牙咧嘴的冲着苏铭辱骂了起来。

“苏铭,你特么就一傻缺,一脑残,你凭什么就能娶到林寒烟!”崔世才堂堂的哈扶大学毕业生,之所以愿意委身来到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林寒烟。

当初,崔世才在朋友聚会上,认识了林寒烟,便对林寒烟一见钟情。

而后,崔世才暗地里调查了许多关于林寒烟的信息,得知了林国正是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后,崔世才为了拉近双方关系,这才和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同,委身进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成为了一名医生。

然而,让得崔世才绝望的是,他进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月后,就传来了林寒烟和傻子苏铭结婚的消息。

“苏铭!你特么一个废物,凭什么抢走老子的女神!”崔世才一边为苏铭坐着核磁共振、同位素扫描等多项检查,一边不停的辱骂着苏铭。

在做完所有的检查后,崔世才拿着结果看了一眼,又冲着苏铭骂了起来:“苏铭,你特么就是一个天生的傻子,你脑子和身体完全正常,甚至还非常健康,但是你特么就是一个傻子,就连医学都无法解释你为什么会是一个傻子。”

崔世才撇了撇嘴,目光冰冷的撇了苏铭一眼,这才骂骂咧咧的带着苏铭,回到了林寒烟、林国正二人身旁。

当崔世才将检查结果交给林国正后,林国正的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

三年前,林国正带苏铭来做检查的时候,也是这个结果,三年过去了,林国正再带苏铭过来,依旧是这个结果。

“苏铭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真傻还是假傻?”林国正看着身前的苏铭,一头雾水。

半晌后,林国正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苏铭的事情先放一边吧,现在最要紧的还是PF病毒抗体的事情。”

林国正放下苏铭的检查结果,看向崔世才,说道:“世才,带我去会议室吧。”

崔世才点了点头,看向林寒烟,微笑道:“寒烟,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寒烟,既然你来了,那就和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林国正看向林寒烟同样是说了一句。

林寒烟黛眉微蹙,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我就和苏铭一起去看看吧。”

闻言,崔世才面色微变,拳头微微握紧,崔世才只邀请了林寒烟,但他却没想到,林寒烟竟然要将苏铭那傻子也带进会议室。

崔世才心中虽然不快,但脸上却始终带着笑意。他看向林寒烟,笑道:“那好,就让苏铭一起去看看吧。”

说完,崔世才转过身去,冷哼一声,率先进入了一楼会议室中。

……

一楼会议室的大长桌四周,已经坐满了穿着白大褂的人群。

咔嚓!

这时,会议室紧闭的大门推开,苏铭、崔世才、林国正、林寒烟四人缓步走了进来。

“林院长!”

“林院长您可算是回来了!”

“林院长,大家都在等您啊!”

……

林国正等人刚一走入会议室,人群立马激动的喊叫了起来。

林国正眉头微皱,神色严肃,坐在了正上方的位置,目光扫视人群,最终落在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瘦高中年男子身上。

“张明,我让你准备的资料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林国正看着中年男子,问了一句。

张明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站起身来,说道:“林院长,您要的资料我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说着,张明从身上取出一个U盘,插入了会议室的投影中。

第十一章 检查

“三个月后,我会让整个林家信服,让曾长英信服。”

曾长英,自然也就是林国正的母亲,如今整个林家的女家主。

三个月后,苏铭不光要成为林家年轻一代第一人,更要震慑整个林家,给曾长英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苏铭沉寂三年,也是时候让整个林家重新认识认识我了。”苏铭背负在身后的拳头用力的紧了紧,口中喃喃自语。

一旁,林国正则是摇头暗叹道:“罢了罢了,苏铭,我便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吧。”

“但是你要记住,这次是你最后的机会,一旦你失败了,不光会和寒烟解除婚约,被逐出林家,恐怕你还会丢尽颜面,成为整个滨海市的笑话。”

林国正神色复杂的看了苏铭一眼,摇着头,转身回到了房间中。

“行了,出来吧。”林国正离开后,苏铭抬头看向别墅二楼的拐角处,轻声说了一句。

哒哒哒!

苏铭话音落下,林寒烟贝齿轻咬着下唇,从二楼拐角处顺着楼梯,走了下来。

其实,林寒烟上楼后,一直都躲在二楼的拐角处偷听苏铭和林国正的谈话。

刚才苏铭和林国正所说的一切,都被林寒烟听到了。

“苏铭,我们的婚姻是爷爷临终前定下的,即便林家所有人都反对,我也会完成我爷爷临终前的遗言。”林寒烟粉拳紧握,走到苏铭身前,无比认真的说了一句。

然而,苏铭则是微微皱眉,沉声道:“寒烟,我不希望你和我结婚,是为了一句遗言,是一种委曲求全。”

“我希望你是心甘情愿的认可我这个丈夫,以我这个丈夫为傲。”

苏铭深吸一口气,轻轻抬起右手,无比温柔的摩挲了一下林寒烟的长发,说道:“寒烟,你放心,三个月后,我会成为林家年轻一代第一人,碾压整个林家,将你这三年来在林家中所受的委屈尽数讨要回来!”

苏铭松开大手,转身上楼,而他温柔的声音,依旧回荡在林寒烟的耳边:“寒烟,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拆散我们。”

闻言,林寒烟娇躯不由轻微一颤,以前,林寒烟对苏铭好,只是为了完成她爷爷临终前的遗愿,尽量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

可这几天相处下来,林寒烟却发现,苏铭身上仿佛有着一股魅力,吸引住了她。

甚至,刚才林寒烟听到林国正要拆散她和苏铭的时候,林寒烟心中竟是有着一丝伤心、难过。

“我到底怎么了?”林寒烟美眸轻抬,看着苏铭消失的背影,自语道:“我只是为了完成爷爷的遗愿,我和苏铭是不可能的!”

林寒烟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莲步轻抬,走上二楼,回到了房间中。

……

第二天一早,林国正就起床,准备赶往医院参加医院的PF病毒抗体研讨会。

不过,在出门之前,林国正却是找到了苏铭,说道:“苏铭,你和我一起去医院吧,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这次林国正回国,发现苏铭有了极大的变化,整个人似乎都不再痴傻了。

为了确定这个想法,林国正决定带苏铭去医院检查一下。

“苏铭,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吧。”这时,林寒烟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苏铭这几天发生的变化让得林寒烟心惊,林寒烟早就想要带苏铭去医院做一下检查了。

现在林国正提了出来,林寒烟自然也是双手赞成。

“好吧。”苏铭一阵头大,只能答应了下来。

随后,林寒烟收拾了一番,就开着她的玛莎拉蒂,带着苏铭、林国正二人直奔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坐落于滨海市市中心,是整个滨海市最好的私立医院之一。

林寒烟开着玛莎拉蒂一路疾驰,只用了十分钟左右,就开到了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林院长!”林国正刚一下车,一名身形瘦高,穿着白大褂,带着金丝边框眼镜的中年男子便含笑走了上来。

“林院长,大家已经到会议室了,都在等您。”中年男子走上前来,说了一句。

林国正点了点头,说道:“世才,先不急,你帮我给苏铭做一下脑部检查。”

中年男子,原名崔世才,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医术了得,年纪轻轻就已经被林国正破格提拔为了内科主任,年薪百万。

崔世才眉头微皱,看了苏铭一眼,点头说道:“那好,林院长、寒烟,你们在医院大厅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带苏铭去做脑部检查。”

崔世才连上带着笑意,当他看向林寒烟时,目光中明显多了一丝贪婪、欲望。

不过,这一切却是一闪即逝,被崔世才掩饰得很好。

“苏铭,我们走吧。”崔世才目光阴冷的扫了苏铭一眼,带着苏铭,径直的走到了二楼的体检中心。

其实早在三年前,苏铭刚和林寒烟结婚的时候,崔世才就给苏铭做过脑部检查了。

不过,当时的检查结果并没有发现苏铭脑部有任何异样。

然而,奇怪的是,苏铭脑部功能齐全,但却就是痴痴傻傻,令人费解。

“苏铭,你这蠢货,你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成为林家赘婿,娶到林寒烟这种绝世大美女!”体检中心中,崔世才一边为苏铭做着检查,一边龇牙咧嘴的冲着苏铭辱骂了起来。

“苏铭,你特么就一傻缺,一脑残,你凭什么就能娶到林寒烟!”崔世才堂堂的哈扶大学毕业生,之所以愿意委身来到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林寒烟。

当初,崔世才在朋友聚会上,认识了林寒烟,便对林寒烟一见钟情。

而后,崔世才暗地里调查了许多关于林寒烟的信息,得知了林国正是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后,崔世才为了拉近双方关系,这才和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同,委身进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成为了一名医生。

然而,让得崔世才绝望的是,他进入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月后,就传来了林寒烟和傻子苏铭结婚的消息。

“苏铭!你特么一个废物,凭什么抢走老子的女神!”崔世才一边为苏铭坐着核磁共振、同位素扫描等多项检查,一边不停的辱骂着苏铭。

在做完所有的检查后,崔世才拿着结果看了一眼,又冲着苏铭骂了起来:“苏铭,你特么就是一个天生的傻子,你脑子和身体完全正常,甚至还非常健康,但是你特么就是一个傻子,就连医学都无法解释你为什么会是一个傻子。”

崔世才撇了撇嘴,目光冰冷的撇了苏铭一眼,这才骂骂咧咧的带着苏铭,回到了林寒烟、林国正二人身旁。

当崔世才将检查结果交给林国正后,林国正的眉头瞬间紧皱了起来。

三年前,林国正带苏铭来做检查的时候,也是这个结果,三年过去了,林国正再带苏铭过来,依旧是这个结果。

“苏铭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真傻还是假傻?”林国正看着身前的苏铭,一头雾水。

半晌后,林国正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苏铭的事情先放一边吧,现在最要紧的还是PF病毒抗体的事情。”

林国正放下苏铭的检查结果,看向崔世才,说道:“世才,带我去会议室吧。”

崔世才点了点头,看向林寒烟,微笑道:“寒烟,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寒烟,既然你来了,那就和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林国正看向林寒烟同样是说了一句。

林寒烟黛眉微蹙,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我就和苏铭一起去看看吧。”

闻言,崔世才面色微变,拳头微微握紧,崔世才只邀请了林寒烟,但他却没想到,林寒烟竟然要将苏铭那傻子也带进会议室。

崔世才心中虽然不快,但脸上却始终带着笑意。他看向林寒烟,笑道:“那好,就让苏铭一起去看看吧。”

说完,崔世才转过身去,冷哼一声,率先进入了一楼会议室中。

……

一楼会议室的大长桌四周,已经坐满了穿着白大褂的人群。

咔嚓!

这时,会议室紧闭的大门推开,苏铭、崔世才、林国正、林寒烟四人缓步走了进来。

“林院长!”

“林院长您可算是回来了!”

“林院长,大家都在等您啊!”

……

林国正等人刚一走入会议室,人群立马激动的喊叫了起来。

林国正眉头微皱,神色严肃,坐在了正上方的位置,目光扫视人群,最终落在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瘦高中年男子身上。

“张明,我让你准备的资料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林国正看着中年男子,问了一句。

张明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站起身来,说道:“林院长,您要的资料我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说着,张明从身上取出一个U盘,插入了会议室的投影中。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