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8:51:00

姜州看着皆是一脸阴沉的四个人,有些不解。

好端端的,气氛怎么这么沉重?

他放下刚买回来的青菜,坐了下来,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或许我可以试着解决。”

“你?”

张少芬一手指着姜州,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能力解决?靠装傻充愣吗?不知道自己得罪了怎样的大人物吗?青州中医堂,雷千钧,还有那最可怕的姜家,你这傻子,知不知道给刘家带来了多大的灾难?”

“没有吧?”

他有些无语,怎么就得罪这三方势力了?

拍卖会上,他是跟青州中医堂公平竞争,怎么就得罪人了?

至于姜家,他不过是说了一两句不好听的话,况且也都是事实,这就算得罪了?

如果是的话,那狗屁姜家是不是太过霸道了,不过是背后说两句坏话而已,谁给他们底气的?

“没有?你这傻叉,是不是脑残啊?”

张少芬大骂,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

这小子一口气得罪了三方大势力,便是以刘家的能力,不,哪怕这种事情放在李杰那等一两个亿资产的李家,也完全承受不住。

因为,这三方之中,随便拿出一家,都够人吃一壶的了。

张少芬道:“老王,你给这傻叉说道说道,他是怎么的得罪三方势力的。”

王友龙叹了一口气,道:“小伙子,原本,我今天是不应该出风头的,事后,我想了想,青州中医堂之人出现,绝对不是偶然,我怀疑是会长雷千钧故意设下此局,以拉拢青州中医堂。

所以,只是拍卖会上,你跟那栾泽勋竞价,得罪了青州中医堂,也等于间接得罪了雷千钧。

还有便是那姜家,你是不知道啊,姜家的存在,简直比大家想象还要恐怖一百倍,前两年,有一个黑白通吃的小混混,就因为背后说了姜家两句坏话,直接被挑断了手脚筋,你说可不可怕?”

“就这样?”

姜州笑了笑,不以为意。

得罪青州中医堂和雷千钧,还说得过去,毕竟他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什么事看不清楚?只是不想去计较而已。

“这样?这样还不够吗?”

张少芬道:“你看看,这个家,自从你入赘进来,哪有一件好事?你就是一颗灾星,谁碰到你都要倒霉,这三方势力,任何一个,只要随便动动手指,我们刘家就要彻底破产,你知道个屁啊!”

“破产?我看,还不至于。”

姜州老神在在,道:“首先,他们得有这个胆量才行。”

“胆量?”

张少芬气浑身颤抖,怒气冲冲:“你……你……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一个狗屁没有的穷光蛋装什么逼啊?真是无法无天了,有能力你就凭自己的能耐,把这三方势力都摆平啊。”

“没问题。”

姜州一口答应下来,既然是他自己惹的事,自然应该他自己来摆平。

而听到姜州这番话,张少芬更是呼哧带喘,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小王八蛋,以为是谁啊?

仅仅是那姜家,就无人敢招惹,你一个入赘女婿何德何能,竟然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行了,行了。”

刘敦一阵不耐烦,事情到这个地步了,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他思考了片刻,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刘家所有资产都变卖了,逃往其他省份,除此之外,根本无法逃脱这三大势力的怒火。

于是他直接道:“姜州,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现在,刘家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我希望你能够理解,能够稍微为刘家着想那么一下,请你和奕瑾离婚,好吗?”

这番话说的很客气,也通情达理。

可姜州却是摇了摇头,道:“叔叔,我说过了,暂时来看,我是不可能跟奕瑾离婚的,也请您理解。”

“你……”

刘敦也是一阵气急,他已经足够心平气和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不懂事,给刘家带来的厄运还不够多吗?非要让刘家家破人亡才罢休吗?

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呵斥教训姜州,旁边的王友龙却是摆了摆手。

王友龙道:“小伙子,你初入社会,根本不懂得这社会的可怕,刘家照顾了你两个月,特别是你犯傻的时候,几乎跑遍了青州所有的医院,不说功劳,可苦劳总有吧?

难道你要恩将仇报吗?

所以啊,你快点跟奕瑾离婚,如此,那三方势力才不会因此而迁就刘家,你懂吗?”

“我知道。”

姜州点了点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能跟刘奕瑾理会。

鬼知道刘家变卖资产跑路后,会不会遇到不测?

既然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他自然要好好见识一下,他不在这二十年中,青州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呵呵了。

王友龙见状,很是无奈,当即道:“老刘,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我让姜州去鉴宝大会,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你放心,你要变卖资产的话,我可以全盘接手,价格绝对公道,你思考一下吧,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刘敦自然也知道时间不多了。

本身,刘家的公司本就面临经济危机,被姜州这么一闹,离死也不远了,必须要尽快处理妥当才是。

王友龙离开后,刘家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张少芬忽然道:“事到如今,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姜州和奕瑾离婚,然后,马上让奕瑾和李杰少爷领证,以李家的势力,最起码可以缓和一下矛盾。”

姜州面无表情。

任何一个入赘女婿,被丈母娘当面说这种话,都不会好受。

让自己名义上的老婆嫁给另外一个人,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无异于奇耻大辱。

他当然也理解,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事,确实让刘家难做。

可事实上,关于青州中医堂还有雷千钧,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也有足够的能力解决问题,甚至还可以让刘家更上一层楼。

偏偏,刘家三人,根本不相信他。

刘奕瑾眉目一挑,没有反驳。

闹到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权发言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刘家变得更糟糕。

刘敦想了想,道:“如果有李家庇护的话,奕瑾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李家是什么态度,你打个电话问问吧。”

张少芬忙打起身,上了楼。

过了两三分钟,她走了下来,有些激动道:“李少说了,他和青州中医堂的栾泽勋是好兄弟,只要奕瑾愿意嫁给他,青州中医堂这边的事情,他就可以摆平,至于古玩会长那边,青州中医堂松口了,自然问题也不大。”

“嗯。”

刘敦深深的点头。

能够通过李家的关系,摆平青州中医堂还有雷千钧,已经很好了,最起码比他预想中变卖资产大逃亡好的很多。

至于姜家,一旦姜家责问起来,可以赔偿一些损失,然后,明确的跟姜州撇清关系,再把姜州交出去,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说到底,这些事,都是姜州惹出来的。

于是他开口道:“姜州,我给你一次机会,明天就跟奕瑾离婚,接下来,你是否能跑掉,就看你的命了……”

“啪!”

刘敦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忽然被撞开了,刘家三人猛然扭头看去,纷纷皱眉。

接着,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脚踩踏在茶几之上。

“你……你是谁?”张少芬忍不住后退两步。

尤其是这年轻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大汉,气势逼人,又是撞门进来,显然是来者不善。

“我?”

年轻人耸了耸肩膀,笑道:“好吧,看来你们还是太浅薄了,连本少爷都没有见过,不过没关系,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姜,名浩然。”

张少芬一脸不解,皱起眉头。

刘敦听了,则是豁然站了起来,满脸惊恐。

姜浩然。

这个名字,以前他连听都不曾听说过。

而最近一次听说,便是昨天晚上青州首黄润亲自过来拜访,这个名字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以刘家的地位,跟这个名字的距离,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原本,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跟这个名字有半点交集,却没想到,这个名字的主人,竟然亲自找来了。

而名字的主人,便是大名鼎鼎姜家的嫡系大少爷。

刘奕瑾也站了起来,小心的退到张少芬和刘敦身后,并且不断对姜州使眼色,示意姜州躲开。

姜州冲着刘奕瑾眨了眨眼,笑道:“那么,姜大少爷,您这么晚过来,有事吗?”

第八章 大祸将临

姜州看着皆是一脸阴沉的四个人,有些不解。

好端端的,气氛怎么这么沉重?

他放下刚买回来的青菜,坐了下来,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或许我可以试着解决。”

“你?”

张少芬一手指着姜州,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能力解决?靠装傻充愣吗?不知道自己得罪了怎样的大人物吗?青州中医堂,雷千钧,还有那最可怕的姜家,你这傻子,知不知道给刘家带来了多大的灾难?”

“没有吧?”

他有些无语,怎么就得罪这三方势力了?

拍卖会上,他是跟青州中医堂公平竞争,怎么就得罪人了?

至于姜家,他不过是说了一两句不好听的话,况且也都是事实,这就算得罪了?

如果是的话,那狗屁姜家是不是太过霸道了,不过是背后说两句坏话而已,谁给他们底气的?

“没有?你这傻叉,是不是脑残啊?”

张少芬大骂,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

这小子一口气得罪了三方大势力,便是以刘家的能力,不,哪怕这种事情放在李杰那等一两个亿资产的李家,也完全承受不住。

因为,这三方之中,随便拿出一家,都够人吃一壶的了。

张少芬道:“老王,你给这傻叉说道说道,他是怎么的得罪三方势力的。”

王友龙叹了一口气,道:“小伙子,原本,我今天是不应该出风头的,事后,我想了想,青州中医堂之人出现,绝对不是偶然,我怀疑是会长雷千钧故意设下此局,以拉拢青州中医堂。

所以,只是拍卖会上,你跟那栾泽勋竞价,得罪了青州中医堂,也等于间接得罪了雷千钧。

还有便是那姜家,你是不知道啊,姜家的存在,简直比大家想象还要恐怖一百倍,前两年,有一个黑白通吃的小混混,就因为背后说了姜家两句坏话,直接被挑断了手脚筋,你说可不可怕?”

“就这样?”

姜州笑了笑,不以为意。

得罪青州中医堂和雷千钧,还说得过去,毕竟他是活了万年的老怪物,什么事看不清楚?只是不想去计较而已。

“这样?这样还不够吗?”

张少芬道:“你看看,这个家,自从你入赘进来,哪有一件好事?你就是一颗灾星,谁碰到你都要倒霉,这三方势力,任何一个,只要随便动动手指,我们刘家就要彻底破产,你知道个屁啊!”

“破产?我看,还不至于。”

姜州老神在在,道:“首先,他们得有这个胆量才行。”

“胆量?”

张少芬气浑身颤抖,怒气冲冲:“你……你……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一个狗屁没有的穷光蛋装什么逼啊?真是无法无天了,有能力你就凭自己的能耐,把这三方势力都摆平啊。”

“没问题。”

姜州一口答应下来,既然是他自己惹的事,自然应该他自己来摆平。

而听到姜州这番话,张少芬更是呼哧带喘,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小王八蛋,以为是谁啊?

仅仅是那姜家,就无人敢招惹,你一个入赘女婿何德何能,竟然也敢如此大言不惭?

“行了,行了。”

刘敦一阵不耐烦,事情到这个地步了,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他思考了片刻,唯一的办法便是将刘家所有资产都变卖了,逃往其他省份,除此之外,根本无法逃脱这三大势力的怒火。

于是他直接道:“姜州,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现在,刘家面临着巨大的危机,我希望你能够理解,能够稍微为刘家着想那么一下,请你和奕瑾离婚,好吗?”

这番话说的很客气,也通情达理。

可姜州却是摇了摇头,道:“叔叔,我说过了,暂时来看,我是不可能跟奕瑾离婚的,也请您理解。”

“你……”

刘敦也是一阵气急,他已经足够心平气和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不懂事,给刘家带来的厄运还不够多吗?非要让刘家家破人亡才罢休吗?

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呵斥教训姜州,旁边的王友龙却是摆了摆手。

王友龙道:“小伙子,你初入社会,根本不懂得这社会的可怕,刘家照顾了你两个月,特别是你犯傻的时候,几乎跑遍了青州所有的医院,不说功劳,可苦劳总有吧?

难道你要恩将仇报吗?

所以啊,你快点跟奕瑾离婚,如此,那三方势力才不会因此而迁就刘家,你懂吗?”

“我知道。”

姜州点了点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能跟刘奕瑾理会。

鬼知道刘家变卖资产跑路后,会不会遇到不测?

既然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他自然要好好见识一下,他不在这二十年中,青州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呵呵了。

王友龙见状,很是无奈,当即道:“老刘,我知道,这次,如果不是我让姜州去鉴宝大会,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你放心,你要变卖资产的话,我可以全盘接手,价格绝对公道,你思考一下吧,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刘敦自然也知道时间不多了。

本身,刘家的公司本就面临经济危机,被姜州这么一闹,离死也不远了,必须要尽快处理妥当才是。

王友龙离开后,刘家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张少芬忽然道:“事到如今,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姜州和奕瑾离婚,然后,马上让奕瑾和李杰少爷领证,以李家的势力,最起码可以缓和一下矛盾。”

姜州面无表情。

任何一个入赘女婿,被丈母娘当面说这种话,都不会好受。

让自己名义上的老婆嫁给另外一个人,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无异于奇耻大辱。

他当然也理解,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事,确实让刘家难做。

可事实上,关于青州中医堂还有雷千钧,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也有足够的能力解决问题,甚至还可以让刘家更上一层楼。

偏偏,刘家三人,根本不相信他。

刘奕瑾眉目一挑,没有反驳。

闹到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权发言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刘家变得更糟糕。

刘敦想了想,道:“如果有李家庇护的话,奕瑾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李家是什么态度,你打个电话问问吧。”

张少芬忙打起身,上了楼。

过了两三分钟,她走了下来,有些激动道:“李少说了,他和青州中医堂的栾泽勋是好兄弟,只要奕瑾愿意嫁给他,青州中医堂这边的事情,他就可以摆平,至于古玩会长那边,青州中医堂松口了,自然问题也不大。”

“嗯。”

刘敦深深的点头。

能够通过李家的关系,摆平青州中医堂还有雷千钧,已经很好了,最起码比他预想中变卖资产大逃亡好的很多。

至于姜家,一旦姜家责问起来,可以赔偿一些损失,然后,明确的跟姜州撇清关系,再把姜州交出去,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说到底,这些事,都是姜州惹出来的。

于是他开口道:“姜州,我给你一次机会,明天就跟奕瑾离婚,接下来,你是否能跑掉,就看你的命了……”

“啪!”

刘敦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忽然被撞开了,刘家三人猛然扭头看去,纷纷皱眉。

接着,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脚踩踏在茶几之上。

“你……你是谁?”张少芬忍不住后退两步。

尤其是这年轻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高将近两米的大汉,气势逼人,又是撞门进来,显然是来者不善。

“我?”

年轻人耸了耸肩膀,笑道:“好吧,看来你们还是太浅薄了,连本少爷都没有见过,不过没关系,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姜,名浩然。”

张少芬一脸不解,皱起眉头。

刘敦听了,则是豁然站了起来,满脸惊恐。

姜浩然。

这个名字,以前他连听都不曾听说过。

而最近一次听说,便是昨天晚上青州首黄润亲自过来拜访,这个名字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以刘家的地位,跟这个名字的距离,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原本,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跟这个名字有半点交集,却没想到,这个名字的主人,竟然亲自找来了。

而名字的主人,便是大名鼎鼎姜家的嫡系大少爷。

刘奕瑾也站了起来,小心的退到张少芬和刘敦身后,并且不断对姜州使眼色,示意姜州躲开。

姜州冲着刘奕瑾眨了眨眼,笑道:“那么,姜大少爷,您这么晚过来,有事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