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23:20:57

吃过午饭,桃小花开始往回走。

走到小区门口,桃小花远远的就看见那只猫站在楼梯口,像是等待着桃小花的归来。它好像一直都没有回家,一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那只猫也看见了桃小花,转过身子跑进了楼梯道里。

那只猫让桃小花感到十分的恐惧,但是她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继续向前走。

万幸,那只猫没有躲在楼梯道的某个角落。

到了自己家门口,对面的那扇房门依旧敞开着。那只猫就站在门前,看着桃小花。

桃小花急忙推开自己家的房门,钻了进去。然后立刻就把门给反锁上了。她像是一个偷偷摸摸的杀人犯,正在被一只猫审判。

透过门板上的猫眼,桃小花看见那只猫依旧站在门板前,看着桃小花的房门。它的眼睛仿佛能够穿过门板,穿过猫眼,清清楚楚的看透躲在门后面的桃小花。

这个下午,桃小花没敢再踏出房门一步。一直到晚上,桃小花的肚子饿了,她不得不从网上订了一份外卖。

没过多久,房门被轻轻的敲了几下。桃小花吓得立刻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她的眼睛凑到猫眼前,看见门外站着一个外卖小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外卖小哥身后,对面那扇门依旧敞开着。那只猫依旧还站在门前,愣愣的看着桃小花的房门。

桃小花只把房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一把拽过外卖小哥手里的塑料袋。连声‘谢谢’都没说,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夜,像是一个跛子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来,每一秒钟都及其难熬。

电视机里的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没法让桃小花安静下来。于是,她走到卧室的书桌前,打开电脑,上网,找人聊天。

她微信里面的好友很多,足足有几百个,可是真正的好朋友不多。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几年,深谙其道。那些所谓的朋友都被利益所纠葛,面和心不和。这是一个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柳雨青算是一个真正的朋友,她们是在一个网络聊天室里偶然认识的。一来二去,她们也就熟悉了。她们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面,也没有在网络里视频,甚至连彼此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她们只是用文字来交流。

对桃小花来讲,这是最安全的交友方式。

桃小花:“在吗?”

柳雨青:“在!”

桃小花:“在干什么呢?”

柳雨青:“在敷面膜!”

…….

一来二去,她们把话题聊到了衣服上。

桃小花说:“前天晚上,在我的衣柜里突然多了一条裙子!”

柳雨青:“是不是你买的衣服太多,忘记了它的存在?”

桃小花说:“不会!那是一间闲置的衣柜,我从来都不会把衣服放在那间衣柜里!”

柳雨青:“哦!可能是上一个房客留下来的吧!”

桃小花:“不像!这条裙子很古怪,我重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款式!它是长袖的长裙,没有拉链和扣子,只有一条腰带。而且还是斜襟的!”

柳雨青:“这的确是一个古怪的设计!”

桃小花:“我摸了摸,面料很粗糙!”桃小花想了想,又打了一行字:“谁会穿这样的衣服呢?”

柳雨青那边是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柳雨青还是没有说话。桃小花估计她是去忙其他的事了。

桃小花正要去上床睡觉,柳雨青发来了一句话:“那是死人穿的寿衣!”

桃小花的心立刻‘咯噔’了一下。窗外的夜好像更黑了一点;屋子里的灯光好像闪了一下。它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心脏,听见了让它感到亢奋的话。

柳雨青又说:“裙子是女人穿的衣服。你的心里是不是非常的憎恨一个女人,恨不得去杀了她?”

桃小花说:“我有这个心,没这个胆!”

桃小花又接着发过去一句话:“不过昨天晚上,我差点烧死了一只猫!”

柳雨青又开始沉默了。

桃小花接着又发过去了一句话:“那只猫的主人是一个女孩,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柳雨青还是一阵沉默。

桃小花的心里开始一阵狂躁起来。她用质问的语气发过去一句话:“你在干嘛?怎么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柳雨青发来了几个字:“我在粘胡子!”

“我一直以为你是女人”桃小花说。

“女人会长胡子吗?”

桃小花不再说话了。她关掉了对话框,接着又在电脑上打开了浏览器,在上面输入了‘寿衣’这个词组。

很快,网页上蹦出来很多很多张图片。桃小花从上往下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突然,她手里的鼠标停留在一张照片上。

那张照片里的寿衣,和前天晚上出现在自己衣柜的白裙子一模一样。

桃小花又用鼠标点击了那张图片,很快在网页上又蹦出来一句话:新款复古寿衣,原价一千六百八十八,现价只需要八百八十元。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网络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杂货铺,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在里面找到。可是它竟然出现在夜明珠商场的高档服装专柜里。

桃小花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出门下楼的时候,对面新邻居的房门依旧敞开着。这次,她没有朝对面那扇房门里探进去半个脑袋,也知道那只让人恐惧的猫站在某个地方,直愣愣的等待着桃小花的眼睛。

桃小花在小区门口的一家早餐店简简单单的吃了一点早餐,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夜明珠商场奔去。

她又来到了那个服装专柜,那件白色的长裙,或者说是白色的寿衣不见了。

导购小姐依旧很殷勤,走到桃小花身边,说:“小姐,请问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桃小花说:“那件名字叫做‘复古’的长裙呢?”

导购小姐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桃小花,说:“昨天已经被你买走了呀!那件衣服我们专柜里只有一件!”

桃小花说:“怎么可能?我昨天一天都没有出门!”

导购小姐又一次打量了一番桃小花,说:“你是不是叫桃小花?”

桃小花很诧异,说:“对!”

导购小姐说:“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顾客,在购物账单上的签名就是‘桃小花’。”

桃小花愣了一下,又问:“那件长裙子多少钱?”

导购小姐回:“八百八十元!”

桃小花立刻用手机登录自己的银行账户。银行卡的账单上显示:昨天下午两点钟,自己的银行卡上的确有一笔八百八十元的消费记录。

桃小花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冲出夜明珠商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奔去。

她一口气爬到了五楼,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接着,她冲到那间闲置的卧室,打开那扇衣柜的木门。

桃小花立刻就愣在了那里:那间白色的长裙,穿在死人身上的寿衣,正稳稳当当的挂在衣柜的衣架上。

屋子里没有风,衣柜里也不可能有空气流动,那件裙子在衣架上竟然微微动了一下。它的两个长衣袖正好交叉在胸前,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透明人安详的把胳膊放在胸前。

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

那个从垃圾篓里自己蹦出来的碎手机!

那晚出现在衣柜里滴血的寿衣!

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陌生男人!

那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躲在自己衣柜里,而且还烧不死的猫!

还有不知道是谁盗刷了自己的银行卡,给自己买回来的这件寿衣!

桃小花的脑袋里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她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充满恐怖的屋子!

她几乎不需要收拾自己的行李,只把自己的身份证,银行卡和手机装进自己的小挎包,冲出了家门。

刚走出家门,她听见从那间闲置的卧室里传出来一阵‘哗啦~~~’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起风了。风从阳台上吹进屋子里,吹动了客厅的房门。‘哐当’一声,房门被锁上了。

桃小花站在门外愣了一会儿,默默的开始下楼。

走出小区门口,桃小花忽然想起来她的手机充电器没被装进小挎包里。她又在包里翻了翻,发现一个更加让人绝望的事情:她的钥匙落在家里了。

她回头看了看她的家,却看见邻居阳台上,那只猫正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己。

桃小花头也不回的走了。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东区的新安职业技术学校奔去。

第七章 逃

吃过午饭,桃小花开始往回走。

走到小区门口,桃小花远远的就看见那只猫站在楼梯口,像是等待着桃小花的归来。它好像一直都没有回家,一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那只猫也看见了桃小花,转过身子跑进了楼梯道里。

那只猫让桃小花感到十分的恐惧,但是她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继续向前走。

万幸,那只猫没有躲在楼梯道的某个角落。

到了自己家门口,对面的那扇房门依旧敞开着。那只猫就站在门前,看着桃小花。

桃小花急忙推开自己家的房门,钻了进去。然后立刻就把门给反锁上了。她像是一个偷偷摸摸的杀人犯,正在被一只猫审判。

透过门板上的猫眼,桃小花看见那只猫依旧站在门板前,看着桃小花的房门。它的眼睛仿佛能够穿过门板,穿过猫眼,清清楚楚的看透躲在门后面的桃小花。

这个下午,桃小花没敢再踏出房门一步。一直到晚上,桃小花的肚子饿了,她不得不从网上订了一份外卖。

没过多久,房门被轻轻的敲了几下。桃小花吓得立刻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她的眼睛凑到猫眼前,看见门外站着一个外卖小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外卖小哥身后,对面那扇门依旧敞开着。那只猫依旧还站在门前,愣愣的看着桃小花的房门。

桃小花只把房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一把拽过外卖小哥手里的塑料袋。连声‘谢谢’都没说,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夜,像是一个跛子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来,每一秒钟都及其难熬。

电视机里的频道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没法让桃小花安静下来。于是,她走到卧室的书桌前,打开电脑,上网,找人聊天。

她微信里面的好友很多,足足有几百个,可是真正的好朋友不多。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几年,深谙其道。那些所谓的朋友都被利益所纠葛,面和心不和。这是一个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柳雨青算是一个真正的朋友,她们是在一个网络聊天室里偶然认识的。一来二去,她们也就熟悉了。她们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面,也没有在网络里视频,甚至连彼此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她们只是用文字来交流。

对桃小花来讲,这是最安全的交友方式。

桃小花:“在吗?”

柳雨青:“在!”

桃小花:“在干什么呢?”

柳雨青:“在敷面膜!”

…….

一来二去,她们把话题聊到了衣服上。

桃小花说:“前天晚上,在我的衣柜里突然多了一条裙子!”

柳雨青:“是不是你买的衣服太多,忘记了它的存在?”

桃小花说:“不会!那是一间闲置的衣柜,我从来都不会把衣服放在那间衣柜里!”

柳雨青:“哦!可能是上一个房客留下来的吧!”

桃小花:“不像!这条裙子很古怪,我重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款式!它是长袖的长裙,没有拉链和扣子,只有一条腰带。而且还是斜襟的!”

柳雨青:“这的确是一个古怪的设计!”

桃小花:“我摸了摸,面料很粗糙!”桃小花想了想,又打了一行字:“谁会穿这样的衣服呢?”

柳雨青那边是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柳雨青还是没有说话。桃小花估计她是去忙其他的事了。

桃小花正要去上床睡觉,柳雨青发来了一句话:“那是死人穿的寿衣!”

桃小花的心立刻‘咯噔’了一下。窗外的夜好像更黑了一点;屋子里的灯光好像闪了一下。它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心脏,听见了让它感到亢奋的话。

柳雨青又说:“裙子是女人穿的衣服。你的心里是不是非常的憎恨一个女人,恨不得去杀了她?”

桃小花说:“我有这个心,没这个胆!”

桃小花又接着发过去一句话:“不过昨天晚上,我差点烧死了一只猫!”

柳雨青又开始沉默了。

桃小花接着又发过去了一句话:“那只猫的主人是一个女孩,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柳雨青还是一阵沉默。

桃小花的心里开始一阵狂躁起来。她用质问的语气发过去一句话:“你在干嘛?怎么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柳雨青发来了几个字:“我在粘胡子!”

“我一直以为你是女人”桃小花说。

“女人会长胡子吗?”

桃小花不再说话了。她关掉了对话框,接着又在电脑上打开了浏览器,在上面输入了‘寿衣’这个词组。

很快,网页上蹦出来很多很多张图片。桃小花从上往下一张一张的翻看着。突然,她手里的鼠标停留在一张照片上。

那张照片里的寿衣,和前天晚上出现在自己衣柜的白裙子一模一样。

桃小花又用鼠标点击了那张图片,很快在网页上又蹦出来一句话:新款复古寿衣,原价一千六百八十八,现价只需要八百八十元。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网络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杂货铺,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能在里面找到。可是它竟然出现在夜明珠商场的高档服装专柜里。

桃小花洗洗就睡了。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出门下楼的时候,对面新邻居的房门依旧敞开着。这次,她没有朝对面那扇房门里探进去半个脑袋,也知道那只让人恐惧的猫站在某个地方,直愣愣的等待着桃小花的眼睛。

桃小花在小区门口的一家早餐店简简单单的吃了一点早餐,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向夜明珠商场奔去。

她又来到了那个服装专柜,那件白色的长裙,或者说是白色的寿衣不见了。

导购小姐依旧很殷勤,走到桃小花身边,说:“小姐,请问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

桃小花说:“那件名字叫做‘复古’的长裙呢?”

导购小姐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桃小花,说:“昨天已经被你买走了呀!那件衣服我们专柜里只有一件!”

桃小花说:“怎么可能?我昨天一天都没有出门!”

导购小姐又一次打量了一番桃小花,说:“你是不是叫桃小花?”

桃小花很诧异,说:“对!”

导购小姐说:“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顾客,在购物账单上的签名就是‘桃小花’。”

桃小花愣了一下,又问:“那件长裙子多少钱?”

导购小姐回:“八百八十元!”

桃小花立刻用手机登录自己的银行账户。银行卡的账单上显示:昨天下午两点钟,自己的银行卡上的确有一笔八百八十元的消费记录。

桃小花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冲出夜明珠商场,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奔去。

她一口气爬到了五楼,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接着,她冲到那间闲置的卧室,打开那扇衣柜的木门。

桃小花立刻就愣在了那里:那间白色的长裙,穿在死人身上的寿衣,正稳稳当当的挂在衣柜的衣架上。

屋子里没有风,衣柜里也不可能有空气流动,那件裙子在衣架上竟然微微动了一下。它的两个长衣袖正好交叉在胸前,就像是一个看不见的透明人安详的把胳膊放在胸前。

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不安!

那个从垃圾篓里自己蹦出来的碎手机!

那晚出现在衣柜里滴血的寿衣!

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陌生男人!

那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躲在自己衣柜里,而且还烧不死的猫!

还有不知道是谁盗刷了自己的银行卡,给自己买回来的这件寿衣!

桃小花的脑袋里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她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充满恐怖的屋子!

她几乎不需要收拾自己的行李,只把自己的身份证,银行卡和手机装进自己的小挎包,冲出了家门。

刚走出家门,她听见从那间闲置的卧室里传出来一阵‘哗啦~~~’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从房顶上掉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起风了。风从阳台上吹进屋子里,吹动了客厅的房门。‘哐当’一声,房门被锁上了。

桃小花站在门外愣了一会儿,默默的开始下楼。

走出小区门口,桃小花忽然想起来她的手机充电器没被装进小挎包里。她又在包里翻了翻,发现一个更加让人绝望的事情:她的钥匙落在家里了。

她回头看了看她的家,却看见邻居阳台上,那只猫正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己。

桃小花头也不回的走了。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向东区的新安职业技术学校奔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