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7 00:00:22

当我将棺材内坐起的身影看清后,整个人瞬间就被惊呆了,眼睛瞪得老大,脸上更是写满了惊愕的神色。

而棺材内的身影似乎也被我吓了一跳,直接拿枪指向了我,在看到是我后才松了口气,随即一边揉脑袋,一边用有些痛苦的声音说道:“郑毅?你怎么会在这!”

这个从棺材内坐起的身影不是别人,竟然是县派出所来的李警官!

而且,该问的应该是我,我只是出现在灵棚里,而你却他妈直接钻棺材里去了。

“我说大姐,你,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忍不住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后问道:“你怎么就钻进棺材里了?还有,我之前听到了枪声,怎么回事?”

李警官的头似乎受伤了,额头上还有血迹,此刻就见她一边揉额头一边抬头看向了我,神色冷漠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些都属于案情,对于你我无可奉告!”

“我……”我一时语塞,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挠了挠头后便再次干笑着问道:“我家也是受害者,应该有权知道案情的进展吧?还有,你不是说可以保护我安全的吗?我之前在家可差点丢了小命!”

“怎么回事?”李警官闻言立马皱起了眉头,我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但直觉告诉我,那个血液不仅对那个黑影极其重要,对我家似乎也极其重要,不然的话三叔也不会那么珍重的装在盒子里,所以我将血液的事给刻意隐瞒了。

“你说那个人不仅偷偷潜入了你家袭击了你,还一路尾随你来到了灵棚?”李警官皱着眉头喃喃道:“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袭击你,却又不杀你,莫非,他是想在你家找什么东西?”

她说完后便看向了我,我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只能挠了挠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么?”她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道,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玩味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觉得她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为了掩饰尴尬和紧张我只能迅速转移话题:“对了,之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为什么会在棺材里,棺材里的尸体呢?”

李警官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尸体被偷了!”

“什么?”我大惊,之前那个去我家偷东西的人我倒是可以理解,但这个偷尸体的人我就他妈理解不了了。

两具尸体而已,偷回去还能当肉吃不成?

“今晚我一直在灵棚里守着,但昨晚一夜没睡,刚才实在困的厉害就打了个盹,等我醒来时就发现一个黑衣人正在搬运尸体,他戴着面具,我看不出他是谁,不过他的身手很好,我完全不是对手,最后……”说道这里她脸色微红,耸了耸肩说道:“最后的结果你也知道了,我被困在了棺材里,两具尸体都被那个人给带走了!”

听完她的话后我一把推开了另外一口棺材的盖子,果然,棺材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会是谁偷走了尸体呢?

那个偷走尸体的人目的又是什么呢?

还有,这个偷尸体的人,和去我家的那个人有没有什么联系?

或者,他俩干脆就是一伙的?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赵老蔫父子。

在刚刚发现尸体的时候,赵老蔫父子就想要带走尸体,我甚至还一度怀疑被烧死的人就是赵老蔫的大儿子赵龙和二儿子赵虎。

如果,那两具尸体真的是赵龙和赵虎的,那么,偷尸体的人会不会是赵老蔫父子?

我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李警官闻言皱了皱眉头,然后点头道:“你说那两具尸体可能不是三叔的,而是赵老蔫的两个儿子的?那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而是掩盖事情真相,并且撒谎说其中一具是刘寡妇的尸体?难道,他们真的在隐藏什么,而他们,就是这一切世间的幕后真凶?”

说到这里她猛的抬起了头,对我说道:“到底是不是赵老蔫父子偷的,我们去他家看看就知道,你带路,我们走!”

说罢,她便雷厉风行的走出了灵棚,我见状犹豫了一番,但还是跟了上去。

一路上,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我转头看着她的侧脸,心里开始对这个漂亮女人好奇了起来。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不仅敢单独呆在灵棚里,甚至还打了个盹,这得多大的心才能做到这一点?

而且,她之前还被困在了棺材里,若是旁人,肯定都要被吓傻了,哪怕是我,也绝对做不到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她真的只是JC么?

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的身份,绝对没有她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看够了么?”她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黑夜中她的眼神特别的明亮,一双眼炯炯有神的,完全不像一个刚刚受到攻击和惊吓的人。

“啊,没,没什么!”我干笑着挠了挠头,随即指着前方不远处的院子说道:“那就是村支书赵老蔫家!”

“嗯!”她点了点头,我见状忍不住问:“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会不会打草惊蛇啊?”

她闻言一脸不悦的撇了我一眼,说:“我办案还需要你来教?”

说罢,她竟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双丝袜,扔给了我一只说道:“套在脑袋上!”

“啊?”我一脸的惊愕,她见状白了我一眼,说:“放心,我没穿过,是新的。”说罢,她便将丝袜直接套在了头上,我见状咽了口吐沫,心说我倒是希望你穿过。

不过,我们这样真的好么?

怎么看着像两个蠢贼啊!

她没有理会我的迟疑,弯着腰小碎步来到了院墙下,双手一撑直接就翻到了院墙上,回头见我还愣在原地便压低声音说:“还愣着干什么呢,快点!”

说完后她忽然脚下一滑,竟然从院墙上摔了下来,就听‘砰’的一声,随即便是她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一幕看的我是目瞪口呆,而她却揉着屁股对我瓷牙咧嘴的说道:“还不过来扶老娘一把!”

我闻言才回过神来,将丝袜套好后急忙跑过去一把扶起了她,她先是瓷牙咧嘴的揉了揉屁股,然后压低声音对我说:“我腰好像闪了,你把我推上去!”

“推哪啊?”我呐呐的问,她白了我一眼,说:“当然是腰,你还想推哪,快点!”

说罢,她便往院墙上爬,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这娘们看着挺苗条,但却死沉死沉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推上了院墙,然后自己小心翼翼的先翻了进去,再把她给抱了下来。

赵老蔫家条件不错,家里足足盖了三间大瓦房,赵老蔫和小儿子赵豹住正房,其余两个儿子一人一间厢房,此刻,三间大瓦房全都黑漆漆的,赵老蔫一家似乎已经睡下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小声问,李警官闻言就说:“你知道赵老蔫住哪间吗?”

“他住正房!”我说。

“正房的窗户开着,走,我们翻窗进去看看!”

说罢,我们两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窗下,借着月光往屋子里张望了一番,就发现屋里竟然没人。

我们两人顺着窗户鱼贯而入,只是,当我俩进入屋内后,忽然就闻到了一股怪味。

那味道很是刺鼻,有点像什么东西被烧焦了散发出的油烟味,也怪不得大半夜的竟然不关窗。

我们两就好像两个小毛贼一般,蹑手蹑脚的查看了几间屋子,发现屋子内竟然都没人,不禁疑惑,这大半夜的,赵老蔫父子不在家睡觉去哪了?

“屋里没人,我们走吧?”那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不知为何我的一颗心突然慌了起来,而李警官却眉头一皱,然后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并小声说:“你听,这是什么声音?”

听到她的话后我一怔,仔细一听,立马就听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

那声音很低,就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一般,只是这屋子里根本就没人啊,哪里来的窃窃私语?

就在我们两人疑惑不解之际,忽然就听‘吱呀’一声,转头看去,就见厨房内的地窖盖子竟然被掀开了,随后赵老蔫和赵豹先后从地窖内爬了出来。

而当地窖盖子被打开后,那股刺鼻的油烟味顿时更浓烈了。

第九章:两个蠢贼

当我将棺材内坐起的身影看清后,整个人瞬间就被惊呆了,眼睛瞪得老大,脸上更是写满了惊愕的神色。

而棺材内的身影似乎也被我吓了一跳,直接拿枪指向了我,在看到是我后才松了口气,随即一边揉脑袋,一边用有些痛苦的声音说道:“郑毅?你怎么会在这!”

这个从棺材内坐起的身影不是别人,竟然是县派出所来的李警官!

而且,该问的应该是我,我只是出现在灵棚里,而你却他妈直接钻棺材里去了。

“我说大姐,你,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忍不住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后问道:“你怎么就钻进棺材里了?还有,我之前听到了枪声,怎么回事?”

李警官的头似乎受伤了,额头上还有血迹,此刻就见她一边揉额头一边抬头看向了我,神色冷漠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些都属于案情,对于你我无可奉告!”

“我……”我一时语塞,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挠了挠头后便再次干笑着问道:“我家也是受害者,应该有权知道案情的进展吧?还有,你不是说可以保护我安全的吗?我之前在家可差点丢了小命!”

“怎么回事?”李警官闻言立马皱起了眉头,我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但直觉告诉我,那个血液不仅对那个黑影极其重要,对我家似乎也极其重要,不然的话三叔也不会那么珍重的装在盒子里,所以我将血液的事给刻意隐瞒了。

“你说那个人不仅偷偷潜入了你家袭击了你,还一路尾随你来到了灵棚?”李警官皱着眉头喃喃道:“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袭击你,却又不杀你,莫非,他是想在你家找什么东西?”

她说完后便看向了我,我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只能挠了挠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

“真的不清楚么?”她忽然意味深长的说道,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玩味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都觉得她似乎知道一些什么。

为了掩饰尴尬和紧张我只能迅速转移话题:“对了,之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为什么会在棺材里,棺材里的尸体呢?”

李警官闻言叹了口气,说道:“尸体被偷了!”

“什么?”我大惊,之前那个去我家偷东西的人我倒是可以理解,但这个偷尸体的人我就他妈理解不了了。

两具尸体而已,偷回去还能当肉吃不成?

“今晚我一直在灵棚里守着,但昨晚一夜没睡,刚才实在困的厉害就打了个盹,等我醒来时就发现一个黑衣人正在搬运尸体,他戴着面具,我看不出他是谁,不过他的身手很好,我完全不是对手,最后……”说道这里她脸色微红,耸了耸肩说道:“最后的结果你也知道了,我被困在了棺材里,两具尸体都被那个人给带走了!”

听完她的话后我一把推开了另外一口棺材的盖子,果然,棺材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会是谁偷走了尸体呢?

那个偷走尸体的人目的又是什么呢?

还有,这个偷尸体的人,和去我家的那个人有没有什么联系?

或者,他俩干脆就是一伙的?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赵老蔫父子。

在刚刚发现尸体的时候,赵老蔫父子就想要带走尸体,我甚至还一度怀疑被烧死的人就是赵老蔫的大儿子赵龙和二儿子赵虎。

如果,那两具尸体真的是赵龙和赵虎的,那么,偷尸体的人会不会是赵老蔫父子?

我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李警官闻言皱了皱眉头,然后点头道:“你说那两具尸体可能不是三叔的,而是赵老蔫的两个儿子的?那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而是掩盖事情真相,并且撒谎说其中一具是刘寡妇的尸体?难道,他们真的在隐藏什么,而他们,就是这一切世间的幕后真凶?”

说到这里她猛的抬起了头,对我说道:“到底是不是赵老蔫父子偷的,我们去他家看看就知道,你带路,我们走!”

说罢,她便雷厉风行的走出了灵棚,我见状犹豫了一番,但还是跟了上去。

一路上,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我转头看着她的侧脸,心里开始对这个漂亮女人好奇了起来。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不仅敢单独呆在灵棚里,甚至还打了个盹,这得多大的心才能做到这一点?

而且,她之前还被困在了棺材里,若是旁人,肯定都要被吓傻了,哪怕是我,也绝对做不到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她真的只是JC么?

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的身份,绝对没有她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看够了么?”她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黑夜中她的眼神特别的明亮,一双眼炯炯有神的,完全不像一个刚刚受到攻击和惊吓的人。

“啊,没,没什么!”我干笑着挠了挠头,随即指着前方不远处的院子说道:“那就是村支书赵老蔫家!”

“嗯!”她点了点头,我见状忍不住问:“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会不会打草惊蛇啊?”

她闻言一脸不悦的撇了我一眼,说:“我办案还需要你来教?”

说罢,她竟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双丝袜,扔给了我一只说道:“套在脑袋上!”

“啊?”我一脸的惊愕,她见状白了我一眼,说:“放心,我没穿过,是新的。”说罢,她便将丝袜直接套在了头上,我见状咽了口吐沫,心说我倒是希望你穿过。

不过,我们这样真的好么?

怎么看着像两个蠢贼啊!

她没有理会我的迟疑,弯着腰小碎步来到了院墙下,双手一撑直接就翻到了院墙上,回头见我还愣在原地便压低声音说:“还愣着干什么呢,快点!”

说完后她忽然脚下一滑,竟然从院墙上摔了下来,就听‘砰’的一声,随即便是她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一幕看的我是目瞪口呆,而她却揉着屁股对我瓷牙咧嘴的说道:“还不过来扶老娘一把!”

我闻言才回过神来,将丝袜套好后急忙跑过去一把扶起了她,她先是瓷牙咧嘴的揉了揉屁股,然后压低声音对我说:“我腰好像闪了,你把我推上去!”

“推哪啊?”我呐呐的问,她白了我一眼,说:“当然是腰,你还想推哪,快点!”

说罢,她便往院墙上爬,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这娘们看着挺苗条,但却死沉死沉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推上了院墙,然后自己小心翼翼的先翻了进去,再把她给抱了下来。

赵老蔫家条件不错,家里足足盖了三间大瓦房,赵老蔫和小儿子赵豹住正房,其余两个儿子一人一间厢房,此刻,三间大瓦房全都黑漆漆的,赵老蔫一家似乎已经睡下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小声问,李警官闻言就说:“你知道赵老蔫住哪间吗?”

“他住正房!”我说。

“正房的窗户开着,走,我们翻窗进去看看!”

说罢,我们两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窗下,借着月光往屋子里张望了一番,就发现屋里竟然没人。

我们两人顺着窗户鱼贯而入,只是,当我俩进入屋内后,忽然就闻到了一股怪味。

那味道很是刺鼻,有点像什么东西被烧焦了散发出的油烟味,也怪不得大半夜的竟然不关窗。

我们两就好像两个小毛贼一般,蹑手蹑脚的查看了几间屋子,发现屋子内竟然都没人,不禁疑惑,这大半夜的,赵老蔫父子不在家睡觉去哪了?

“屋里没人,我们走吧?”那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不知为何我的一颗心突然慌了起来,而李警官却眉头一皱,然后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并小声说:“你听,这是什么声音?”

听到她的话后我一怔,仔细一听,立马就听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

那声音很低,就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一般,只是这屋子里根本就没人啊,哪里来的窃窃私语?

就在我们两人疑惑不解之际,忽然就听‘吱呀’一声,转头看去,就见厨房内的地窖盖子竟然被掀开了,随后赵老蔫和赵豹先后从地窖内爬了出来。

而当地窖盖子被打开后,那股刺鼻的油烟味顿时更浓烈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