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0:49:03

“宋离,你他妈少给我放屁,爷爷,这是我花钱托朋友买回来的,发票齐全,还有专业的鉴定证书,不可能是假货。”

周通又急又气,一张脸涨的通红。

他花大价钱买血灵芝,就是想在亲戚面前显摆,这要真是假货,颜面扫地事小,祸害爷爷的罪名可担不起。

“宋离,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就凭你也懂这种名贵的中医药材,你别想诬蔑我。”

周通故作镇定,转移话题。

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周家众人,他们刚才还对周通有所怀疑,但是一想到宋离的身份,顿时反应过来。

“就是,就是,宋离,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周通怎么可能祸害爷爷。”

“文凭都没有,装什么专家,中药博大精深,你一个无业游民也配懂。”

众人七嘴八舌,很快把矛头对准宋离。

周沐雪有些诧异,平时家里聚会,宋离都是逆来顺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硬反击过。

他好像真的变了,

不在是那个只会吃软饭的宋离。

“行吧,就当是真的吧,反正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老爷子,回头棺材板盖不住,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宋离口无遮拦,毫不忌讳。

在场的亲戚一个个气不过,全都开始指责他的不是,说他无端端的诅咒爷爷。

“宋离,你别想就这么算了,你必须跟我道歉。”有了亲戚的支持,周通顿时挺直了腰杆。

周沐雪刚想替宋离说句话,却被沈琴抢先一步。

她现在正在火头上,巴不得宋离丢人现眼,回头也好在老爷子面前哭诉,顺便提离婚的事。

“宋离,你自己没钱就算了,还想诬蔑周通,你必须向他道歉,否则,从今往后你别想进我们家的门。”

周通看到连沈琴都帮自己,顿觉神清气爽。

这个废物翻了天了,竟然妄图挑事,自己得让他知道,谁才是周家真正的继承人。

“宋离,我也不为难你,当着全家的面,你喊一声,堂哥,我错了,今儿这事就算是翻篇了。”

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还想挑衅自己在周家的地位。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配吗?

周沐雪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小声道:“宋离,别闹了,要不,你道个歉吧,自家亲戚,没什么大不了的。”

“沐雪,是你让我为你改变的,从今天起,我绝不退让。”

宋离的表情很认真,没有半分嬉笑的意思。

周沐雪惊讶的看着宋离,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不认识宋离了。

“老爷子,这事你怎么看!”宋离又问道。

“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解决,老头子我谁也不帮,你说血灵芝是假的,那就拿出证据来。”

周老爷子此话一出,表面上没什么问题,但周家众人却是一个个暗自吃惊。

周通什么身份,长子长孙,尊贵无比。

宋离什么身份,落魄吊丝,和周大海一样,没用的废物。

老爷子嘴上说两不相帮,但一个亲孙子,一个孙女婿,很明显,有偏向宋离的意思。

“通哥,敢不敢把血灵芝给我,如果是假的,我也不为难你,当着亲戚的面,承认自己是蠢货就行。”宋离笑道。

周通有些郁闷,这个废物吃错药了吧。

平时说他几句,笑眯眯的就过去了,今天竟然逮着不放。

“通哥,怎么,蔫了?”宋离挑衅道。

“谁蔫了,拿去,我就不信你真懂分辨真假,拿不出证据,你给我磕头认错,承认自己是傻比。”

宋离笑而不语,接过血灵芝,又开了一瓶茅台。

他把白酒倒在礼盒中,浸泡血灵芝。

片刻之后,血灵芝表皮不断脱落,散发出一股酸臭味,就连白酒也全被染成红色。

周通看到这一幕,惊的张大嘴巴,脸色惨白。

五十五万,还真就买回来一个假货。

“三年前,米国拍出一朵血灵芝,才45g,成交价就高达200万,通哥,愿赌服输,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宋离回到座位,翘起二郎腿。

周通很不服气,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假货就是假货。

他很不情愿的低下头,小声道:“我错了,行了吧。”

“什么,听不见,沐雪,你听见没有,通哥是不是哑巴了,怎么话都说不清楚。”宋离摇头道。

“堂哥,你声音太小了,我也没听见。”周沐雪附和道。

周通老脸涨的通红,双手握成拳头。

“宋离,我错了,是我误会你了,我是蠢货,我不该轻信别人,上当受骗,差点害了爷爷。”

周通当众认错,包间里顿时鸦雀无声。

周老爷子不想孙子太过难堪,便转移话题道:“行了,就这样吧,上菜,好久没这么热闹,一家子聚在一起了。”

这段插曲过去,包厢里再次热闹起来。

周家人难得聚在一起,老爷子乐开了花。

唯独周通一脸不爽的表情,盘算着如何找回场子。

就在这时,酒店经理突然跑进来。

“周老爷子,有人给您送礼来了。”经理说。

周老爷子出院的事,仅限于周家人内部知道,况且他们周家也不算什么豪门世家,怎么会突然有人送礼。

“是谁送的礼?”老爷子问道。

“不清楚,送礼的人说是什么洛城丁家,他还让我带话,让老爷子您明天派人去谈华西广场的事。”

“礼金六十六万六!”

“百年人参一株!”

“陈年普洱一饼!”

“祝周老爷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另祝周小姐万事如意,幸福长久,开心每一天。”

全场震惊!

好大的手笔,这几样东西加起来,价值上百万。

周家人议论纷纷,讨论起丁家为什么要送大礼。

周通看了一眼祝词,顿时一扫晦气,喜出望外。

“爷爷,我明白了,丁家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着给您送礼的机会,跟我妹妹芸熙下聘礼来了。”

众人听到周通的解释,茅塞顿开。

周老爷子只有二个孙女,周沐雪早早嫁人,只剩下周芸熙待字闺中,丁家看上的必然是她。

“芸熙,你真是好福气,不知道是丁家那位少爷看上你。”

“管他那个少爷,那可是丁家,洛城首富,真正的豪门,芸熙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

“芸熙,你可要好好珍惜,别学某些人,嫁个没出息的男人,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蹲家里吃软饭。”

沈琴听到这些话,气的火冒三丈。

要不是老爷子偏心,沐雪怎么会嫁给宋离那个废物。

她心中一阵烦躁,恨不得把宋离给生吞活剥。

众人七嘴八舌,好不热闹,宋离却收到一条短信。

“宋离,我查到你的身份了,怎么样,这份大礼有没有给你长脸,不用谢我,回头我们兄弟好好合作,大赚一笔。”

搞了半天,原来是丁亮搞的鬼。

周通自作聪明,搞了一个大乌龙,宋离忍不住笑出声。

“既然如此,芸熙,明天你去一躺华西广场,亲自感谢一下丁家,顺便谈一谈华西广场项目的事。”周老爷子说道。

此话一出,周沐雪面如死灰。

华西广场一直都是她们家负责的,如果真让芸熙拿下,周通必定不会把建材部分交给她们。

如果拿不到项目,智强建材只剩下破产一条路。

“爷爷,华西广场一直是我负责的,明天还是我去谈吧,芸熙直接上门,不太合适。”周沐雪急道。

“沐雪,你都嫁人了,要不要脸,还和芸熙抢?”

“是啊,就算你去了,人家不和你谈怎么办,到时候项目拿不下来,谁负责。”

“周大海,听说你等了一天一夜都没见到主管,丁家摆明不想和你们谈,有点自知之明吧。”

周家人指指点点,全都在数落周沐雪。

周通看到时机差不多,喊道:“爷爷,让沐雪和芸熙一起去,如果沐雪签下合同,我们补上她缺的资金,如果芸熙签下合同,沐雪就交出智强建材。”

周沐雪犹豫了,她没有信心。

丁家摆明对芸熙有意思,如果一起去的话,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签合同。

就在这时,周沐雪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她回头看了一眼宋离,咬了咬牙。

“好,我同意。”

第八章 丁家送礼

“宋离,你他妈少给我放屁,爷爷,这是我花钱托朋友买回来的,发票齐全,还有专业的鉴定证书,不可能是假货。”

周通又急又气,一张脸涨的通红。

他花大价钱买血灵芝,就是想在亲戚面前显摆,这要真是假货,颜面扫地事小,祸害爷爷的罪名可担不起。

“宋离,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就凭你也懂这种名贵的中医药材,你别想诬蔑我。”

周通故作镇定,转移话题。

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周家众人,他们刚才还对周通有所怀疑,但是一想到宋离的身份,顿时反应过来。

“就是,就是,宋离,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周通怎么可能祸害爷爷。”

“文凭都没有,装什么专家,中药博大精深,你一个无业游民也配懂。”

众人七嘴八舌,很快把矛头对准宋离。

周沐雪有些诧异,平时家里聚会,宋离都是逆来顺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硬反击过。

他好像真的变了,

不在是那个只会吃软饭的宋离。

“行吧,就当是真的吧,反正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老爷子,回头棺材板盖不住,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

宋离口无遮拦,毫不忌讳。

在场的亲戚一个个气不过,全都开始指责他的不是,说他无端端的诅咒爷爷。

“宋离,你别想就这么算了,你必须跟我道歉。”有了亲戚的支持,周通顿时挺直了腰杆。

周沐雪刚想替宋离说句话,却被沈琴抢先一步。

她现在正在火头上,巴不得宋离丢人现眼,回头也好在老爷子面前哭诉,顺便提离婚的事。

“宋离,你自己没钱就算了,还想诬蔑周通,你必须向他道歉,否则,从今往后你别想进我们家的门。”

周通看到连沈琴都帮自己,顿觉神清气爽。

这个废物翻了天了,竟然妄图挑事,自己得让他知道,谁才是周家真正的继承人。

“宋离,我也不为难你,当着全家的面,你喊一声,堂哥,我错了,今儿这事就算是翻篇了。”

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还想挑衅自己在周家的地位。

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配吗?

周沐雪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小声道:“宋离,别闹了,要不,你道个歉吧,自家亲戚,没什么大不了的。”

“沐雪,是你让我为你改变的,从今天起,我绝不退让。”

宋离的表情很认真,没有半分嬉笑的意思。

周沐雪惊讶的看着宋离,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不认识宋离了。

“老爷子,这事你怎么看!”宋离又问道。

“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解决,老头子我谁也不帮,你说血灵芝是假的,那就拿出证据来。”

周老爷子此话一出,表面上没什么问题,但周家众人却是一个个暗自吃惊。

周通什么身份,长子长孙,尊贵无比。

宋离什么身份,落魄吊丝,和周大海一样,没用的废物。

老爷子嘴上说两不相帮,但一个亲孙子,一个孙女婿,很明显,有偏向宋离的意思。

“通哥,敢不敢把血灵芝给我,如果是假的,我也不为难你,当着亲戚的面,承认自己是蠢货就行。”宋离笑道。

周通有些郁闷,这个废物吃错药了吧。

平时说他几句,笑眯眯的就过去了,今天竟然逮着不放。

“通哥,怎么,蔫了?”宋离挑衅道。

“谁蔫了,拿去,我就不信你真懂分辨真假,拿不出证据,你给我磕头认错,承认自己是傻比。”

宋离笑而不语,接过血灵芝,又开了一瓶茅台。

他把白酒倒在礼盒中,浸泡血灵芝。

片刻之后,血灵芝表皮不断脱落,散发出一股酸臭味,就连白酒也全被染成红色。

周通看到这一幕,惊的张大嘴巴,脸色惨白。

五十五万,还真就买回来一个假货。

“三年前,米国拍出一朵血灵芝,才45g,成交价就高达200万,通哥,愿赌服输,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宋离回到座位,翘起二郎腿。

周通很不服气,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假货就是假货。

他很不情愿的低下头,小声道:“我错了,行了吧。”

“什么,听不见,沐雪,你听见没有,通哥是不是哑巴了,怎么话都说不清楚。”宋离摇头道。

“堂哥,你声音太小了,我也没听见。”周沐雪附和道。

周通老脸涨的通红,双手握成拳头。

“宋离,我错了,是我误会你了,我是蠢货,我不该轻信别人,上当受骗,差点害了爷爷。”

周通当众认错,包间里顿时鸦雀无声。

周老爷子不想孙子太过难堪,便转移话题道:“行了,就这样吧,上菜,好久没这么热闹,一家子聚在一起了。”

这段插曲过去,包厢里再次热闹起来。

周家人难得聚在一起,老爷子乐开了花。

唯独周通一脸不爽的表情,盘算着如何找回场子。

就在这时,酒店经理突然跑进来。

“周老爷子,有人给您送礼来了。”经理说。

周老爷子出院的事,仅限于周家人内部知道,况且他们周家也不算什么豪门世家,怎么会突然有人送礼。

“是谁送的礼?”老爷子问道。

“不清楚,送礼的人说是什么洛城丁家,他还让我带话,让老爷子您明天派人去谈华西广场的事。”

“礼金六十六万六!”

“百年人参一株!”

“陈年普洱一饼!”

“祝周老爷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另祝周小姐万事如意,幸福长久,开心每一天。”

全场震惊!

好大的手笔,这几样东西加起来,价值上百万。

周家人议论纷纷,讨论起丁家为什么要送大礼。

周通看了一眼祝词,顿时一扫晦气,喜出望外。

“爷爷,我明白了,丁家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着给您送礼的机会,跟我妹妹芸熙下聘礼来了。”

众人听到周通的解释,茅塞顿开。

周老爷子只有二个孙女,周沐雪早早嫁人,只剩下周芸熙待字闺中,丁家看上的必然是她。

“芸熙,你真是好福气,不知道是丁家那位少爷看上你。”

“管他那个少爷,那可是丁家,洛城首富,真正的豪门,芸熙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

“芸熙,你可要好好珍惜,别学某些人,嫁个没出息的男人,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蹲家里吃软饭。”

沈琴听到这些话,气的火冒三丈。

要不是老爷子偏心,沐雪怎么会嫁给宋离那个废物。

她心中一阵烦躁,恨不得把宋离给生吞活剥。

众人七嘴八舌,好不热闹,宋离却收到一条短信。

“宋离,我查到你的身份了,怎么样,这份大礼有没有给你长脸,不用谢我,回头我们兄弟好好合作,大赚一笔。”

搞了半天,原来是丁亮搞的鬼。

周通自作聪明,搞了一个大乌龙,宋离忍不住笑出声。

“既然如此,芸熙,明天你去一躺华西广场,亲自感谢一下丁家,顺便谈一谈华西广场项目的事。”周老爷子说道。

此话一出,周沐雪面如死灰。

华西广场一直都是她们家负责的,如果真让芸熙拿下,周通必定不会把建材部分交给她们。

如果拿不到项目,智强建材只剩下破产一条路。

“爷爷,华西广场一直是我负责的,明天还是我去谈吧,芸熙直接上门,不太合适。”周沐雪急道。

“沐雪,你都嫁人了,要不要脸,还和芸熙抢?”

“是啊,就算你去了,人家不和你谈怎么办,到时候项目拿不下来,谁负责。”

“周大海,听说你等了一天一夜都没见到主管,丁家摆明不想和你们谈,有点自知之明吧。”

周家人指指点点,全都在数落周沐雪。

周通看到时机差不多,喊道:“爷爷,让沐雪和芸熙一起去,如果沐雪签下合同,我们补上她缺的资金,如果芸熙签下合同,沐雪就交出智强建材。”

周沐雪犹豫了,她没有信心。

丁家摆明对芸熙有意思,如果一起去的话,根本不可能和自己签合同。

就在这时,周沐雪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她回头看了一眼宋离,咬了咬牙。

“好,我同意。”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