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1 14:25:44

钟山凛声道:“好,你说的,你要是输了,给我当小弟,而且是随叫随到的那种。”

方远点点头。

钟山一喜,“在场的人都是证人,方远,有钱人不是吹出来的,满嘴跑火车的人我见得多了,你和他们一样,那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哼,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方远笑了笑,自己稳得一B,何惧之有?

方远掏出电话,拨通了海伦的号码,然后对着海伦说道:“海伦。有件事需要你帮我查一下。”

海伦正在美容,很突兀地接到方远的电话,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她没好气地说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方远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了许多,和自己想像得有点儿偏差啊。

这女人就算是不在自己面前,方远也能够从电话里面感觉到海伦对自己的轻蔑和鄙视,果然,自己在这女人面前一无是处。这女人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吧,那到时候自己这台戏可就真特么的唱不下去了。

方远赶紧说道:“一件小事,咱们和警方、消防支队之间有没有政企互动的定向协议?”方远缓缓地说道,他是学财务的,自然知道对于企业来说有捐赠支出这一事项,尤其是像自己继承遗产的大财阀,是必须维护好与政府部门之间良好关系的。

海伦淡淡地回道:“应该有,我们在平城的公司每年都有定向捐赠指标的!”

“那就好,警方的警车和消防支队的消防车都使用多年了,损耗特别严重,我们应该考虑到政府部门的困难,应该对这些保障社会治安和安全的设备进行不定期更换,这样吧,海伦,今年我们要加大对定向捐赠的投入,初期的话,警车我们捐赠五十台,消防车捐赔一百台。”方远平静地说道。

哐当!

下巴和碗掉了一地!

出乎方远意料之外的,海伦并没有反驳,而是赞同地说道:“可以,相关的捐赠程序,我会尽快安排。”

不对,很不对!

这个女人表现得实在是太过于反常了。不过,这个时候应该是自己好好享受一波惊讶、崇拜和羡慕的眼神的时候,方远必须要全身心地、每一根汗毛都要享受这种舒畅。

方远的样子很容易遭雷劈。

方远绝对不是在无地放矢,从他和尚海的闲聊中,方远知道了消防设施是最稀缺的,全城仅有五十台消防车,这个数量很显然是不够的。

而方远的眼见为实,让又方远很细致地观察到了那辆来接自己的警车,真还的是除了喇叭不响哪里都响,都是十几年的老爷车了。

更重要的是,方远手笔实在是太大了,就像是一千颗星球在他们心里撞过一样,撞得是满目疮痍,在场的所有人根本就没有缓过神来,怔怔的像是一座座精美绝伦、造型逼真的雕塑。

一台消防车要多少钱?

大型的云梯消防车要五十万,而方远一张口就是五十辆,就是两千五百万。而一台警车的话最普通的一款至少也在得十万左右,一百辆就是一千万,加起来就是近四千万。

就连最相信方远的楚卫东也忍不住地露出了疑惑之色。

“方远,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钟山恼了,这家伙是把这一屋子人当成什么了?是没见过世面的二傻子吗?

他愤愤地站了起来,对着楚卫东说道:“楚爷爷,这家伙一定是疯了,现在我就把他赶出去,别让他在这里说一些不着边际的疯言疯语!”

柳长河惊呆了。

如果说这句话是南江省的首富秦怀远的话,他们信,但是说这句话的只不过是一个白板身份的家伙,他们就不得不怀疑了。

“方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楚卫东迟疑了片刻,说句实话,虽然他见多识广,但还是被方远的大话给吓了一跳。

方远耸耸肩,没有说话。他相信海伦,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是绝对干练的。

屋子里太安静了,只有钟表的声音滴答滴答地走着。

很快地,柳长河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柳长河接了起来,然后里面传来了一阵雄厚的声音:“柳领导吗?您好,我是平城东湖商会的韩一信。”

“啊?韩、韩会长?”

韩一信虽然是个商会会长,但是韩一信拥有的人脉和经济力量却是就连他都不敢轻易招惹的,毫不夸张地说,他是平城的“财神爷”。

“对,我听说局里的警车年代都久远了,这怎么能行,警方力量可是守护我们平城百姓安居乐业的利刃厚盾啊,可不能让平城的英雄们失望啊,所以我决定了,以平城东湖商会的名义,给咱们警局捐赠一百辆警车!就当是尽我们东湖商会的一点儿微薄之力。”

电话里面的声音很慈善柔和,但是正如方远所说,一百辆警车,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搞定了。

柳长河看向方远的目光变得有些直了。

就算是不相信方远,但是韩一信,必须得信了。

咕咚吞了一口口水,柳长河这才回过神来感激道:“韩会长,谢谢你了,谢谢你能够支持我们警局的工作。”

“客气了,警民共建啊,和谐社会是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的。”韩一信淡淡地说道。

又和韩一信寒暄了几句,柳长河这才挂断了电话,他的心已经是嘣嘣嘣地跳个不停,一百辆警车啊,且不说别的,有了这一百辆警车,自己在警方的威信那可是全面上升啊!

柳长河很复杂地望向方远。

方远笑着点了点头,而是把目光落在了钟山的脸上,钟山喉咙微动,难不成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这家伙,还真的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