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34:22

“彭!”

一声沉响,一头庞大的怪物被抛到部落的空地上。

“这就是虎龙兽?”叶枭新奇的看着地上怪物。

虎头,纤细的身子,后肢粗壮有力,前肢短小锋利,有一个占据身体一半的大肚子,圆滚滚的。

狩猎队战士们甩了甩酸软的胳膊,不住地擦汗。

今天狩猎队回来比平时晚了许多,很多身上都带着血迹,看样子像是被虎龙兽伤的。

有战士听到叶枭的话,抱怨道:“是啊,这玩意就是虎龙兽,我们队长今天不知发什么疯,铁了心非要猎杀这么个大家伙,今天一天就找它了,别的什么猎物都没打!”

“别看这家伙很大,但只吃一种酸酸的植物,所以一身肉质酸涩难吃,部落人宁愿啃果实,都不愿吃这家伙。”

叶枭没有搭腔,远处锋听到战士们抱怨,直接大嗓门呼喊,声如雷轰:“老子今天就想杀虎龙兽,怎么着,你有意见啊!”

显然锋生气了,他是狩猎队队长,实力也最强,是部落为数不多的几位二级战士,话语权还是很重了。

那战士很不服气,原本他们可以猎杀更多猎物的,可今天只猎杀个不能吃的虎龙兽,猎物不好吃不说,还有人受伤了,吃力不讨好。

圭龙部落一共两个狩猎队,一个锋带队,一个苍月带队。

看来队伍中有人不服气啊.......叶枭暗想。

看着埋头工作的锋,琢磨锋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是自己要打虎龙兽的呢?

难道是锋怕到时候不成功,影响自己在部落的地位和处境吗?

想到这点,叶枭看向锋的目光变的复杂起来:

“各位,虎龙兽是我请锋叔帮忙猎的。”

空地众人顿时都看过来,包括今天去狩猎的战士,人群中,锋朝着叶枭瞪眼,似乎在怪他说这个。

叶枭朝着锋笑了笑,对他有点信心好不好。

“为什么啊!”

“就算是巫弟子,也不能干涉狩猎队吧!”

“怪不得我们队长非要狩猎虎龙兽呢,原来是因为他啊。“

众人七嘴八舌,大发牢骚,知道叶枭怂恿锋去猎杀虎龙兽,顿时都有点迁怒叶枭了。

但因为他是巫弟子,倒也没有当面表示不满。

叶枭静静听着,表情不变,等他们说的差不多后,叶枭高声道:“我知道,各位应该都有疑问,疑问我为什么插手狩猎队,让狩猎队冒风险,让大家饿肚子。”

众人都看向他。

叶枭微微一笑:“因为部落......需要水,而虎龙兽就能解决部落缺水问题!“

叶枭话毕,众人顿时炸锅,议论纷纷,有人忍不住问道:“虎龙兽和部落缺水有什么关系啊!瞎扯淡!”

“就是,水和虎龙兽有关系?”

叶枭毋庸置疑的一笑:“耐心些,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说着,叶枭对锋炸了眨眼,后者无奈摇头,这下好了,如果不能顺利取水,叶枭在部落声望一定一落千丈。

第二天一早,叶枭就迫不及待去看被处理好的虎龙兽肠子了。

昨天叶枭让人把肠子处理干净,并且用柳杨树树脂匀抹在肠子上,然后放在阴凉地方阴干。

经过一天一夜过去,虎龙兽肠子已经变的坚硬,表面还附着一层透明的树胶,就跟水管似的,叶枭很满意。

站在一旁的苍月叹了口气对叶枭道:“这东西我来拿吧。”

取水的消息传到酋长耳中,酋长便安排苍月和锋跟叶枭走一趟,试试看能不能取到水。

为此,尽头狩猎都给让路,因为两个狩猎队队长都取水去了,所以两个狩猎队没去狩猎,而是跟着采果队采果子去了。

也由此可见酋长对取水的重视程度,那可是两个狩猎队队长啊,部落战力最强的人。

苍月不看好叶枭,用这个奇怪的东西就能取水?这也太荒诞了。

“行,你拿着,别忘了带两个木桶,等会要装水。”

苍月一言不发的又去拿木桶。

看到木桶后,叶枭嘴角一抽,两个大木通,足有一人高,是用整个树干挖空做成的,也就史前巨树很多,才能做出这么奢侈的木桶。

三人准备出发之前,酋长眼神复杂的看了叶枭一眼,然后对锋和苍月叮嘱道:

“苍月,锋,湖那边太危险,取不到水不要紧,一定要安全回来,注意保护好自己和保护好叶枭。”

叶枭心道:“看来酋长对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啊,认为我在胡闹吗?”

三人带着一条长达五十米捆在一起的虎龙兽肠子,和两个大木通便走了。

部落众人眼中没有多少期待,觉得他们此行能带一点水回来就不错了。

一路上有两名二星战士随行保护,倒也没发生什么意外。

穿过茂密丛林,又避开一群类龙和一群类似狗一样的小兽,远处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泊。

湖水呈湛蓝色,看上去水质无比纯净,湖面上水波不兴十分平静,如镜子一般的湖面映出蓝天白云,看的人心旷神怡!

湖面上偶尔几只翼龙盘旋,湖边有类龙生物喝水,风景优美而静谧。

真漂亮啊,叶枭想,没有污染过的史前果然处处美景,如果放在前世有这样的风景区,门票都能卖疯了。

距离湖泊还很远的时候,叶枭看了看周围,不禁眼前一亮,略带兴奋道:“真是天助我也!”

只见,地上有十多道不浅的沟壑,顺出几十米到湖边,看样子应该是去年雨季大雨覆盖冲开的沟壑。

苍月停下来问道:“等会要怎么做?”

“把管子顺着沟壑,放到湖泊里就行了。”

“管子?”

“就是虎龙兽肠子。”叶枭指了指处理好的虎龙兽肠子,和现代的工业水管倒是差不多了。

“好,我过去把水管放进水里,你不要靠近,锋你注意小心,保护好叶枭。”苍月吩咐一声,弓着靠近湖泊。

叶枭不明白,为何如此静谧美丽的湖泊,两人却如临大敌!

然而下一刻出现的异状,解开了叶枭心里的疑惑。

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从湖水中高高跃起,张嘴将天空盘旋的翼龙吞噬!

叶枭下一秒呆滞,这是什么鬼.......

湖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水怪?看起来比鲸鱼都大多了。

还没等叶枭看清水怪样子,原本平静的护面忽然涟漪起来,一条猩红的长舌骤然激射而出,卷住湖边喝水的类龙,把它往水里拖!

叶枭差点跳起来,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在湖边喝水和天空盘旋的生物顿时惊吓的跑开,刹那间,湖边几十米方圆,成了一个禁区!

叶枭顿时毛骨悚然,那长长猩红的舌头......如果攻击自己,自己能就躲开吗?答案是不能!

这湖泊看起来不大,竟然藏着这么多庞大恐怖的怪物,只能说,湖泊很深,深到能藏住比鲸鱼还要大的恐怖存在。

“苍月,你把管子一头扔进水里马上回来,千万不要停留!”见识到湖泊危险,叶枭担忧起苍月来,可别因为取水,让部落丧失一个二星战士,况且还是苍月这个可爱的汉子。

好在没出现什么意外,不一会苍月归来。

叶枭抓住管子这头:“好了,接下来在原地挖个坑,就可以等着接水了。”

锋:“就这里吗?”

“对,挖个坑,至少要比湖泊水平面低才行。”叶枭急速极快说道,实在是这里太过危险,他一刻都不想多待,现在他明白,为什么部落宁愿喝血,都不来这里取水,实在是太尼玛.......危险!

刚才那一幕,看的叶枭不要不要的。

战士有的是力气,更别提在叶枭催促下,苍月都运用战士手段,直接兽化两根半米长的獠牙,开合之下在地上挖坑。

这时叶枭才知道,锋是什么战士,只见锋挥手之间,两个大手上血管若隐若现,竟是兽化出一双指甲都有半寸长的狼爪!

经过解释,叶枭得知,锋炼化的是风狼魔核,一双狼爪出现后,挖坑速度大增,没过几分钟,地面上就出现一个三米深的大坑,很大,足以容纳他们三个人。

三人跳下去,叶枭将木桶放好。

坑里,苍月和锋两人面面相觑,见叶枭将水管子放入木桶里。

湖水会顺着‘管子’自己流到木桶里?叶枭又不会巫术,这怎么可能?!

叶枭看出来两人心情不佳,一副白忙活的无奈样子,叶枭没有说什么,他相信等一会两人会大吃一惊的。

接着叶枭轻轻拉了拉水管:“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好看了!”

叶枭拿过水管,朝着里面猛地一吹气,随后用准备好的一把树叶子将管子这头堵住,知道他感觉水管子微微颤抖,这才拔出树叶。

也正在这时,湖水从水管中喷射而出!

“哗啦啦~~”叶枭连忙将水管放进木桶里。

“真的是水!”苍月和锋瞪大了眼睛,这一刻两人的表情都呆滞了,显得木木的。

‘水涓涓不止从管子流出,不出几分钟,就装满了小半桶。

苍月看着越来越多的水,眼睛都直了:“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是巫术吗?”除了巫术,他想不出其他。

锋也一脸难以置信,张大嘴巴惊讶看着叶枭。

“不是巫术,只是虹吸原理罢了。”

看着两人一脸疑惑样子,叶枭道:“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你们只要记住以后用这个办法取水就行了。”

对啊,只要能取水就行了......部落缺水问题就这么被解决了?

苍月还是感觉有些梦幻,锋也一样,因为这一切都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从猎杀虎龙兽,制作管子,两人都参与其中,又到挖坑,出水,这么轻易就解决困扰他们部落好多年的问题。

呼啦啦水声惊醒二人,原来两个大木桶里的水已经溢出,叶枭趁机大喝几口。

还被说,这湖水纯净至极,竟然还带着一股甘甜,炎热夏天喝上一口,清爽至极。

两人也感觉到坑里的水汽弥漫,顿时感觉喉咙干涩,也灌了几大口,直到两人感觉喝不下去才罢休!

要知道,他们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奢侈’的灌水喝了,往常都是喝血喝的实在恶心了,才抿一口水喝。

三人不光喝水,还在叶枭的带领下,苍月把持罐子,让他好好洗了个澡,期间锋还蹭过来要给叶枭搓背,叶枭当然拒绝了。

“我感觉我浑身轻了五斤!”锋洗完澡说道,三人中,就属他搓下来的脏泥最多。

苍月洗完澡也抹了一把脸,舒舒服服叹了一口气:“是啊,好像在干季的时候我还从来没这么干净过!”

第十章 取水

“彭!”

一声沉响,一头庞大的怪物被抛到部落的空地上。

“这就是虎龙兽?”叶枭新奇的看着地上怪物。

虎头,纤细的身子,后肢粗壮有力,前肢短小锋利,有一个占据身体一半的大肚子,圆滚滚的。

狩猎队战士们甩了甩酸软的胳膊,不住地擦汗。

今天狩猎队回来比平时晚了许多,很多身上都带着血迹,看样子像是被虎龙兽伤的。

有战士听到叶枭的话,抱怨道:“是啊,这玩意就是虎龙兽,我们队长今天不知发什么疯,铁了心非要猎杀这么个大家伙,今天一天就找它了,别的什么猎物都没打!”

“别看这家伙很大,但只吃一种酸酸的植物,所以一身肉质酸涩难吃,部落人宁愿啃果实,都不愿吃这家伙。”

叶枭没有搭腔,远处锋听到战士们抱怨,直接大嗓门呼喊,声如雷轰:“老子今天就想杀虎龙兽,怎么着,你有意见啊!”

显然锋生气了,他是狩猎队队长,实力也最强,是部落为数不多的几位二级战士,话语权还是很重了。

那战士很不服气,原本他们可以猎杀更多猎物的,可今天只猎杀个不能吃的虎龙兽,猎物不好吃不说,还有人受伤了,吃力不讨好。

圭龙部落一共两个狩猎队,一个锋带队,一个苍月带队。

看来队伍中有人不服气啊.......叶枭暗想。

看着埋头工作的锋,琢磨锋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是自己要打虎龙兽的呢?

难道是锋怕到时候不成功,影响自己在部落的地位和处境吗?

想到这点,叶枭看向锋的目光变的复杂起来:

“各位,虎龙兽是我请锋叔帮忙猎的。”

空地众人顿时都看过来,包括今天去狩猎的战士,人群中,锋朝着叶枭瞪眼,似乎在怪他说这个。

叶枭朝着锋笑了笑,对他有点信心好不好。

“为什么啊!”

“就算是巫弟子,也不能干涉狩猎队吧!”

“怪不得我们队长非要狩猎虎龙兽呢,原来是因为他啊。“

众人七嘴八舌,大发牢骚,知道叶枭怂恿锋去猎杀虎龙兽,顿时都有点迁怒叶枭了。

但因为他是巫弟子,倒也没有当面表示不满。

叶枭静静听着,表情不变,等他们说的差不多后,叶枭高声道:“我知道,各位应该都有疑问,疑问我为什么插手狩猎队,让狩猎队冒风险,让大家饿肚子。”

众人都看向他。

叶枭微微一笑:“因为部落......需要水,而虎龙兽就能解决部落缺水问题!“

叶枭话毕,众人顿时炸锅,议论纷纷,有人忍不住问道:“虎龙兽和部落缺水有什么关系啊!瞎扯淡!”

“就是,水和虎龙兽有关系?”

叶枭毋庸置疑的一笑:“耐心些,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说着,叶枭对锋炸了眨眼,后者无奈摇头,这下好了,如果不能顺利取水,叶枭在部落声望一定一落千丈。

第二天一早,叶枭就迫不及待去看被处理好的虎龙兽肠子了。

昨天叶枭让人把肠子处理干净,并且用柳杨树树脂匀抹在肠子上,然后放在阴凉地方阴干。

经过一天一夜过去,虎龙兽肠子已经变的坚硬,表面还附着一层透明的树胶,就跟水管似的,叶枭很满意。

站在一旁的苍月叹了口气对叶枭道:“这东西我来拿吧。”

取水的消息传到酋长耳中,酋长便安排苍月和锋跟叶枭走一趟,试试看能不能取到水。

为此,尽头狩猎都给让路,因为两个狩猎队队长都取水去了,所以两个狩猎队没去狩猎,而是跟着采果队采果子去了。

也由此可见酋长对取水的重视程度,那可是两个狩猎队队长啊,部落战力最强的人。

苍月不看好叶枭,用这个奇怪的东西就能取水?这也太荒诞了。

“行,你拿着,别忘了带两个木桶,等会要装水。”

苍月一言不发的又去拿木桶。

看到木桶后,叶枭嘴角一抽,两个大木通,足有一人高,是用整个树干挖空做成的,也就史前巨树很多,才能做出这么奢侈的木桶。

三人准备出发之前,酋长眼神复杂的看了叶枭一眼,然后对锋和苍月叮嘱道:

“苍月,锋,湖那边太危险,取不到水不要紧,一定要安全回来,注意保护好自己和保护好叶枭。”

叶枭心道:“看来酋长对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啊,认为我在胡闹吗?”

三人带着一条长达五十米捆在一起的虎龙兽肠子,和两个大木通便走了。

部落众人眼中没有多少期待,觉得他们此行能带一点水回来就不错了。

一路上有两名二星战士随行保护,倒也没发生什么意外。

穿过茂密丛林,又避开一群类龙和一群类似狗一样的小兽,远处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泊。

湖水呈湛蓝色,看上去水质无比纯净,湖面上水波不兴十分平静,如镜子一般的湖面映出蓝天白云,看的人心旷神怡!

湖面上偶尔几只翼龙盘旋,湖边有类龙生物喝水,风景优美而静谧。

真漂亮啊,叶枭想,没有污染过的史前果然处处美景,如果放在前世有这样的风景区,门票都能卖疯了。

距离湖泊还很远的时候,叶枭看了看周围,不禁眼前一亮,略带兴奋道:“真是天助我也!”

只见,地上有十多道不浅的沟壑,顺出几十米到湖边,看样子应该是去年雨季大雨覆盖冲开的沟壑。

苍月停下来问道:“等会要怎么做?”

“把管子顺着沟壑,放到湖泊里就行了。”

“管子?”

“就是虎龙兽肠子。”叶枭指了指处理好的虎龙兽肠子,和现代的工业水管倒是差不多了。

“好,我过去把水管放进水里,你不要靠近,锋你注意小心,保护好叶枭。”苍月吩咐一声,弓着靠近湖泊。

叶枭不明白,为何如此静谧美丽的湖泊,两人却如临大敌!

然而下一刻出现的异状,解开了叶枭心里的疑惑。

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从湖水中高高跃起,张嘴将天空盘旋的翼龙吞噬!

叶枭下一秒呆滞,这是什么鬼.......

湖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水怪?看起来比鲸鱼都大多了。

还没等叶枭看清水怪样子,原本平静的护面忽然涟漪起来,一条猩红的长舌骤然激射而出,卷住湖边喝水的类龙,把它往水里拖!

叶枭差点跳起来,这又是什么玩意儿?

在湖边喝水和天空盘旋的生物顿时惊吓的跑开,刹那间,湖边几十米方圆,成了一个禁区!

叶枭顿时毛骨悚然,那长长猩红的舌头......如果攻击自己,自己能就躲开吗?答案是不能!

这湖泊看起来不大,竟然藏着这么多庞大恐怖的怪物,只能说,湖泊很深,深到能藏住比鲸鱼还要大的恐怖存在。

“苍月,你把管子一头扔进水里马上回来,千万不要停留!”见识到湖泊危险,叶枭担忧起苍月来,可别因为取水,让部落丧失一个二星战士,况且还是苍月这个可爱的汉子。

好在没出现什么意外,不一会苍月归来。

叶枭抓住管子这头:“好了,接下来在原地挖个坑,就可以等着接水了。”

锋:“就这里吗?”

“对,挖个坑,至少要比湖泊水平面低才行。”叶枭急速极快说道,实在是这里太过危险,他一刻都不想多待,现在他明白,为什么部落宁愿喝血,都不来这里取水,实在是太尼玛.......危险!

刚才那一幕,看的叶枭不要不要的。

战士有的是力气,更别提在叶枭催促下,苍月都运用战士手段,直接兽化两根半米长的獠牙,开合之下在地上挖坑。

这时叶枭才知道,锋是什么战士,只见锋挥手之间,两个大手上血管若隐若现,竟是兽化出一双指甲都有半寸长的狼爪!

经过解释,叶枭得知,锋炼化的是风狼魔核,一双狼爪出现后,挖坑速度大增,没过几分钟,地面上就出现一个三米深的大坑,很大,足以容纳他们三个人。

三人跳下去,叶枭将木桶放好。

坑里,苍月和锋两人面面相觑,见叶枭将水管子放入木桶里。

湖水会顺着‘管子’自己流到木桶里?叶枭又不会巫术,这怎么可能?!

叶枭看出来两人心情不佳,一副白忙活的无奈样子,叶枭没有说什么,他相信等一会两人会大吃一惊的。

接着叶枭轻轻拉了拉水管:“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好看了!”

叶枭拿过水管,朝着里面猛地一吹气,随后用准备好的一把树叶子将管子这头堵住,知道他感觉水管子微微颤抖,这才拔出树叶。

也正在这时,湖水从水管中喷射而出!

“哗啦啦~~”叶枭连忙将水管放进木桶里。

“真的是水!”苍月和锋瞪大了眼睛,这一刻两人的表情都呆滞了,显得木木的。

‘水涓涓不止从管子流出,不出几分钟,就装满了小半桶。

苍月看着越来越多的水,眼睛都直了:“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是巫术吗?”除了巫术,他想不出其他。

锋也一脸难以置信,张大嘴巴惊讶看着叶枭。

“不是巫术,只是虹吸原理罢了。”

看着两人一脸疑惑样子,叶枭道:“这个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你们只要记住以后用这个办法取水就行了。”

对啊,只要能取水就行了......部落缺水问题就这么被解决了?

苍月还是感觉有些梦幻,锋也一样,因为这一切都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从猎杀虎龙兽,制作管子,两人都参与其中,又到挖坑,出水,这么轻易就解决困扰他们部落好多年的问题。

呼啦啦水声惊醒二人,原来两个大木桶里的水已经溢出,叶枭趁机大喝几口。

还被说,这湖水纯净至极,竟然还带着一股甘甜,炎热夏天喝上一口,清爽至极。

两人也感觉到坑里的水汽弥漫,顿时感觉喉咙干涩,也灌了几大口,直到两人感觉喝不下去才罢休!

要知道,他们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奢侈’的灌水喝了,往常都是喝血喝的实在恶心了,才抿一口水喝。

三人不光喝水,还在叶枭的带领下,苍月把持罐子,让他好好洗了个澡,期间锋还蹭过来要给叶枭搓背,叶枭当然拒绝了。

“我感觉我浑身轻了五斤!”锋洗完澡说道,三人中,就属他搓下来的脏泥最多。

苍月洗完澡也抹了一把脸,舒舒服服叹了一口气:“是啊,好像在干季的时候我还从来没这么干净过!”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