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4 21:39:30

“查了,因为宿舍楼中没有摄像头,离宿舍最近的摄像头在宿舍侧面的小商店外面,可以看见宿舍楼下山的路口,还有前门后门的摄像头也都调了出来……”李沐雪滔滔不绝的说着。

“嗯嗯。”我点了点头,随即开始泼冷水“查了也白查。”

“还有……啊?为啥?”

“先回去,再告诉你。”

我乐呵呵的卖了个关子,拎着行李跟在李沐雪的后面。

楼道很破,就连楼道的灯大多都是坏的。

“李警官,你住这不害怕吗?”我看着墙上不不知道都是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感觉背后总有阴风吹过。

李沐雪看起来倒是习以为常,走到三楼,拿出钥匙开了门“怕什么?小偷?劫匪?”

说着拍了拍门口的电铃“喏,电池的,要是撬门什么的会报警的,上个月有个人关我电闸,想骗我下去,让我拽住一顿打,扭头就送警局去了。”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我担心她干啥啊。

“那次过了两天还有人送锦旗过来。”李沐雪往客厅电视墙上指了一下,墙上一面锦旗,上面四个大字“罪恶克星”。

李沐雪家是个简单的一室一厅,窗户的光照不太好,不过家里的灯都还挺亮,客厅里有个老式的大沙发,我们宿舍的楼顶也有个差不多大的,我有预感,我应该会睡在这个大沙发上。

沙发对面是个老式的电视柜,上面放着一个大屁股电视。

房间还是挺干净整洁的,李沐雪又收拾了一下,倒是干净了不少。

“我去换个衣服,你等我一下。”

李沐雪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姑娘倒是真放心我,我向她们看了看,将电脑拿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过了五分钟左右,李沐雪的门开了,她抱着一个好像是白板的东西跑了出来。

“行了,杨队同意了,你答应的我的事……”

李沐雪换了身宽松的便装,从外面看起来还没班里的女生大。

“你看什么呢。”李沐雪看我有点愣神,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先跟我说为什么查摄像头没用!”

“走半天口渴,这夏天不及时补水很容易中暑的啊。”我瘫在沙发上,用余光瞥着她。

李沐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站起身走到冰箱前面,从冰箱里抽出两瓶可乐,把其中一瓶扔到我的怀里。

我嘿嘿笑着,拧开了可乐,一口气喝了小半瓶,长舒了一口气。

“首先,作案时间应该在深夜,是大多数人不会再出宿舍的时候,凶手在杀人以后没有立即逃离宿舍,而是等血迹干涸之后才进了宿舍。”

我漫不经心的站起身,把小白板立在电视机前,然后拿过茶几上的马克笔。

“案发后也没有在凶案现场或者周边找到凶器或者指纹等有用的线索,说明凶手并非是激情杀人,并且携带着象征着高智商罪犯的工具箱。”

李沐雪拿着个小本子在做笔记,然后还时不时翻开我的书查一下和哪个地方对应。

我上前把书和笔记本合上,放到一边“用不着,记本子上是本子的,明白了才是自己的。”

李沐雪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所以,你觉得这样一个凶手,会把自己暴露在学校这种并不严密的摄像头下吗?”我用笔画了一个十分简化的学校地图。

我首先指了一下三个摄像头的位置,并且把其他的摄像头标了出来“我的学校两扇门在山脚,而E字楼在接近山顶的位置,摄像头不是十分好安装。”

我用笔画出了一条路“例如,从这里翻墙进去,按照这条路线山上,摄像头是拍不到的。”

“那如果凶手行凶之后,再从这条路线出去呢?”李沐雪摸了摸鼻子,问了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这个问题问得不错。”

“E字楼住的都是我们传媒学院的,而传媒学院本地学生占全部的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我用笔指了指E字楼“E字楼住的人大概在一千八百人,现在你们警方应该已经开始排查了,大概明天就能排查完。”

“不过就算排查完了,得到的结果恐怕也不会理想。”我把地图擦去,然后写了几个字“心理安全区。”

“心理安全区?”李沐雪眨了眨眼睛“这个我知道。”

我点点头“没错,这算是一个比较普遍的词汇了,但它是有用的。”

“如果是本地人,没有理由在人多眼杂的宿舍楼内动手,他既然敢在宿舍楼里动手,说明他十分了解宿舍的情况,试想,如果你杀人,你会选择在一个来往人多,不确定性极大的地方,还是在这种你已经熟悉了的幽静,大多数是老年人的院子里?”

“我是警察,不杀人……”

“……”

我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学生如果要离校,是需要在宿管阿姨那里签离寝的,但是也不排除先离校,随后返回学校作案。”

“那范围也就太大了吧?这跟大海捞针没啥区别啊。”李沐雪皱着眉头,手里拿起可乐又放下,来回了几次。

我知道李沐雪现在可能是脑子不太够用了,我也没继续说,就是在旁边看着她。

“你忘了那个和媒体透露我是董绣的人了吗?”我开口提醒了她一句。

李沐雪眨了眨眼睛,如梦初醒一般,一拍大腿“对啊,这么说他应该还在学校!”

我点了点头“没错,作案时间多半在深夜,他在杀完人之后是没有办法离开宿舍的,加上他十分清楚死者的情况和宿舍的环境,他极有可能就是E字楼里的人。”

“我这就通知杨队!”李沐雪有点兴奋,这就要起身。

我走到沙发上坐下,摇了摇头“不用那么急,现在的杨队应该忙着梳理死者关系,等明早你们开会的时候再说。”

“哦……”

“行,那是不是可以休息了,我能洗个……”

我伸了个懒腰,刚才说了半天,头又有点疼了,好在信息比较少,不用太深入的去思考。

“你休息个鬼,答应我讲书上的东西还没讲呢。”

我猛地坐了起来“不是,旧社会的地主都没你这么使唤人的。”

“等价交换,快点的吧。”

这姑娘,真是没有一点求人的意识。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她,大概是隐藏在大大咧咧下的害羞吧。

一直到了十点多,我讲的嗓子都有点哑了,才好不容易说服李沐雪明天继续。

李沐雪打了个哈欠,去卫生间洗漱,我坐在沙发上,看了看李沐雪仔细记下的笔记,有点好笑。

说实话,李沐雪并不是十分聪明,嗯……不,是,应该说是不是很适合刑侦,就像是一道数学题,给了她公式,但是她还是解不出来一样。

但是她很执着的样子,可能是有什么心结在里面吧。

我瘫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去翻一下学校的贴吧。

现在学校的贴吧正在疯狂的讨论一个名叫董绣的人,更有人发了个贴:

“[扒皮贴]真相!原来杀人犯一直在我们身边!”

我感觉有点好笑,点了进去,里面第一张图片就是媒体已经用烂了的,那张我12岁时的照片。

里面逐条列出了我平常的不正常之处,并且把我之前发在贴吧的那个剧本扒了出来,指出我写的和案发现场完全一样,并声称我一定会接受法律的制裁。

其他的帖子更是多种多样,什么看我面相就不是个好人,更甚者还有个自称是被我始乱终弃的大一学妹。

好在我是贴吧的小吧主,我乐呵呵的把几个人关进了小黑屋。

正翻看着,我手中动作一顿,我突然想起来,一年前我发出剧本的时候,有几个人和我争论过剧情,甚至还有一个人对我私信。

他说……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我想到这翻身坐起,开始在我的帖子和回复中浏览,把和那几个人的对话都截图下来,还有私信中那个名叫“qqq”的人。

我翻看了他的主页,可是他除了进了我的那个帖子,并且私信过我这样一句话,没有别的任何记录……

当时我并不在意,我不觉得他的意思会是将剧本中的东西完全的复刻出来。

这个人多半是内心十分缺乏认同感,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向我和其他人证明,所以平日在生活中并不会……

不……不行,头又开始痛了,

李沐雪洗漱完出来,见我又揉着太阳穴,有点紧张的走了过来“你怎么了?刚才用脑过度了吗……”

我摇了摇头“不是,我又想到了些线索。”

“晚上我睡这吗?”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不然李沐雪又得问个不停。

“不然你睡哪?”

我下意识往里屋的门看了一眼,还没等说话就感觉脑袋让敲了一下,一抬头看见李沐雪恶狠狠的说道“你少瞎看,咱们丑话说在前面,第一,晚上我不给你上手铐,你别想着跑,晚上我把门上的电铃打开,没我的遥控器你关不上电铃的,门把手只要一碰就响,要是我听见你想跑……哼哼。”

“哎,你少干这种过河拆桥的事啊。”我咽了口吐沫。

“第二,晚上你在外面好好睡觉,你要是有……”

她话语一顿,我抬头看去,她有点脸红。

第四章 梳理信息

“查了,因为宿舍楼中没有摄像头,离宿舍最近的摄像头在宿舍侧面的小商店外面,可以看见宿舍楼下山的路口,还有前门后门的摄像头也都调了出来……”李沐雪滔滔不绝的说着。

“嗯嗯。”我点了点头,随即开始泼冷水“查了也白查。”

“还有……啊?为啥?”

“先回去,再告诉你。”

我乐呵呵的卖了个关子,拎着行李跟在李沐雪的后面。

楼道很破,就连楼道的灯大多都是坏的。

“李警官,你住这不害怕吗?”我看着墙上不不知道都是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感觉背后总有阴风吹过。

李沐雪看起来倒是习以为常,走到三楼,拿出钥匙开了门“怕什么?小偷?劫匪?”

说着拍了拍门口的电铃“喏,电池的,要是撬门什么的会报警的,上个月有个人关我电闸,想骗我下去,让我拽住一顿打,扭头就送警局去了。”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我担心她干啥啊。

“那次过了两天还有人送锦旗过来。”李沐雪往客厅电视墙上指了一下,墙上一面锦旗,上面四个大字“罪恶克星”。

李沐雪家是个简单的一室一厅,窗户的光照不太好,不过家里的灯都还挺亮,客厅里有个老式的大沙发,我们宿舍的楼顶也有个差不多大的,我有预感,我应该会睡在这个大沙发上。

沙发对面是个老式的电视柜,上面放着一个大屁股电视。

房间还是挺干净整洁的,李沐雪又收拾了一下,倒是干净了不少。

“我去换个衣服,你等我一下。”

李沐雪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姑娘倒是真放心我,我向她们看了看,将电脑拿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过了五分钟左右,李沐雪的门开了,她抱着一个好像是白板的东西跑了出来。

“行了,杨队同意了,你答应的我的事……”

李沐雪换了身宽松的便装,从外面看起来还没班里的女生大。

“你看什么呢。”李沐雪看我有点愣神,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先跟我说为什么查摄像头没用!”

“走半天口渴,这夏天不及时补水很容易中暑的啊。”我瘫在沙发上,用余光瞥着她。

李沐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站起身走到冰箱前面,从冰箱里抽出两瓶可乐,把其中一瓶扔到我的怀里。

我嘿嘿笑着,拧开了可乐,一口气喝了小半瓶,长舒了一口气。

“首先,作案时间应该在深夜,是大多数人不会再出宿舍的时候,凶手在杀人以后没有立即逃离宿舍,而是等血迹干涸之后才进了宿舍。”

我漫不经心的站起身,把小白板立在电视机前,然后拿过茶几上的马克笔。

“案发后也没有在凶案现场或者周边找到凶器或者指纹等有用的线索,说明凶手并非是激情杀人,并且携带着象征着高智商罪犯的工具箱。”

李沐雪拿着个小本子在做笔记,然后还时不时翻开我的书查一下和哪个地方对应。

我上前把书和笔记本合上,放到一边“用不着,记本子上是本子的,明白了才是自己的。”

李沐雪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所以,你觉得这样一个凶手,会把自己暴露在学校这种并不严密的摄像头下吗?”我用笔画了一个十分简化的学校地图。

我首先指了一下三个摄像头的位置,并且把其他的摄像头标了出来“我的学校两扇门在山脚,而E字楼在接近山顶的位置,摄像头不是十分好安装。”

我用笔画出了一条路“例如,从这里翻墙进去,按照这条路线山上,摄像头是拍不到的。”

“那如果凶手行凶之后,再从这条路线出去呢?”李沐雪摸了摸鼻子,问了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这个问题问得不错。”

“E字楼住的都是我们传媒学院的,而传媒学院本地学生占全部的大概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我用笔指了指E字楼“E字楼住的人大概在一千八百人,现在你们警方应该已经开始排查了,大概明天就能排查完。”

“不过就算排查完了,得到的结果恐怕也不会理想。”我把地图擦去,然后写了几个字“心理安全区。”

“心理安全区?”李沐雪眨了眨眼睛“这个我知道。”

我点点头“没错,这算是一个比较普遍的词汇了,但它是有用的。”

“如果是本地人,没有理由在人多眼杂的宿舍楼内动手,他既然敢在宿舍楼里动手,说明他十分了解宿舍的情况,试想,如果你杀人,你会选择在一个来往人多,不确定性极大的地方,还是在这种你已经熟悉了的幽静,大多数是老年人的院子里?”

“我是警察,不杀人……”

“……”

我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学生如果要离校,是需要在宿管阿姨那里签离寝的,但是也不排除先离校,随后返回学校作案。”

“那范围也就太大了吧?这跟大海捞针没啥区别啊。”李沐雪皱着眉头,手里拿起可乐又放下,来回了几次。

我知道李沐雪现在可能是脑子不太够用了,我也没继续说,就是在旁边看着她。

“你忘了那个和媒体透露我是董绣的人了吗?”我开口提醒了她一句。

李沐雪眨了眨眼睛,如梦初醒一般,一拍大腿“对啊,这么说他应该还在学校!”

我点了点头“没错,作案时间多半在深夜,他在杀完人之后是没有办法离开宿舍的,加上他十分清楚死者的情况和宿舍的环境,他极有可能就是E字楼里的人。”

“我这就通知杨队!”李沐雪有点兴奋,这就要起身。

我走到沙发上坐下,摇了摇头“不用那么急,现在的杨队应该忙着梳理死者关系,等明早你们开会的时候再说。”

“哦……”

“行,那是不是可以休息了,我能洗个……”

我伸了个懒腰,刚才说了半天,头又有点疼了,好在信息比较少,不用太深入的去思考。

“你休息个鬼,答应我讲书上的东西还没讲呢。”

我猛地坐了起来“不是,旧社会的地主都没你这么使唤人的。”

“等价交换,快点的吧。”

这姑娘,真是没有一点求人的意识。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她,大概是隐藏在大大咧咧下的害羞吧。

一直到了十点多,我讲的嗓子都有点哑了,才好不容易说服李沐雪明天继续。

李沐雪打了个哈欠,去卫生间洗漱,我坐在沙发上,看了看李沐雪仔细记下的笔记,有点好笑。

说实话,李沐雪并不是十分聪明,嗯……不,是,应该说是不是很适合刑侦,就像是一道数学题,给了她公式,但是她还是解不出来一样。

但是她很执着的样子,可能是有什么心结在里面吧。

我瘫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去翻一下学校的贴吧。

现在学校的贴吧正在疯狂的讨论一个名叫董绣的人,更有人发了个贴:

“[扒皮贴]真相!原来杀人犯一直在我们身边!”

我感觉有点好笑,点了进去,里面第一张图片就是媒体已经用烂了的,那张我12岁时的照片。

里面逐条列出了我平常的不正常之处,并且把我之前发在贴吧的那个剧本扒了出来,指出我写的和案发现场完全一样,并声称我一定会接受法律的制裁。

其他的帖子更是多种多样,什么看我面相就不是个好人,更甚者还有个自称是被我始乱终弃的大一学妹。

好在我是贴吧的小吧主,我乐呵呵的把几个人关进了小黑屋。

正翻看着,我手中动作一顿,我突然想起来,一年前我发出剧本的时候,有几个人和我争论过剧情,甚至还有一个人对我私信。

他说……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我想到这翻身坐起,开始在我的帖子和回复中浏览,把和那几个人的对话都截图下来,还有私信中那个名叫“qqq”的人。

我翻看了他的主页,可是他除了进了我的那个帖子,并且私信过我这样一句话,没有别的任何记录……

当时我并不在意,我不觉得他的意思会是将剧本中的东西完全的复刻出来。

这个人多半是内心十分缺乏认同感,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向我和其他人证明,所以平日在生活中并不会……

不……不行,头又开始痛了,

李沐雪洗漱完出来,见我又揉着太阳穴,有点紧张的走了过来“你怎么了?刚才用脑过度了吗……”

我摇了摇头“不是,我又想到了些线索。”

“晚上我睡这吗?”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不然李沐雪又得问个不停。

“不然你睡哪?”

我下意识往里屋的门看了一眼,还没等说话就感觉脑袋让敲了一下,一抬头看见李沐雪恶狠狠的说道“你少瞎看,咱们丑话说在前面,第一,晚上我不给你上手铐,你别想着跑,晚上我把门上的电铃打开,没我的遥控器你关不上电铃的,门把手只要一碰就响,要是我听见你想跑……哼哼。”

“哎,你少干这种过河拆桥的事啊。”我咽了口吐沫。

“第二,晚上你在外面好好睡觉,你要是有……”

她话语一顿,我抬头看去,她有点脸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