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3:13:28

会不会是刘梁昨晚有些禁忌没交代清楚,冒犯了里面的小鬼?我仔细回想了一遍和刘梁说的每一句话,以及后面的所有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想了半天,我得出一个结论,刘梁就是在坑我,没想到天理循环玩砸了。

我慢慢理出了一条思路,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可能,佛牌应该是有转运的作用,而且帮了刘梁大忙,只不过这小鬼受阴风洗涤,怨念加深,刘梁拖不住了,就将它送了出去。

昨晚回家后我专门上网了查了佛牌尤其阴牌的一些资料。

阴牌以古曼童为主,正牌也有古曼童,不过那些常年受香火熏陶,心神纯洁,阴牌的古曼童本就横死早夭,又被黑巫师控制炼化,封存到阴牌之中,集怨恨、愤怒、贪婪等负面情绪于一身,稍微让他不顺心就有反噬危险。刘梁送给我的佛牌估计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和刘梁算不上亲近,相信他也没把我当朋友,已经反噬的阴牌他肯定不会给相熟的人。

此时回想才觉察到其中的蹊跷,之前我跟他顶多算认识,作为物业我按部就班的帮他处理了一些事,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平时见面也就打个招呼的交情,就在前两周突然对我热情了不少。

见他这样,我开始还挺受宠若惊,他不仅是小区业主,还是个有钱的老板,和他攀上关系对我是有益无害,以后想干点事说不准得找他帮忙,这种富豪的人脉随便划一道就会让我受益匪浅,现在看来,这孙子根本就没安好心。

我想得出神,突然见押我进来的警察回了监所,然后对我说:“有人保我。”

我顿时惊讶无比,今天这事我没告诉我任何亲戚朋友,唯一能想到就是我们经理,但他也不可能啊,他会有这好心?我摇摇头感到莫名其妙。

房里其他几个人都定定的看着我,尤其是那两个小混混,一脸的敬畏羡慕,他们想什么我都猜得到,我牵扯了命案关进来不到两个小时就被保释了出去,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

我扫了一眼监室,还有些舍不得,网上不是说吗,警察长期跟罪犯打交道,尤其刑警,身上煞气特重,一般小鬼都不敢靠近,想到刘梁的死和可怕的灰雾小孩,还是派出所待着安心。

我不情愿的跟着那个警察出了监室,在门口的大厅见到了保释我的人,是个瘦削的中年男子,一身整洁的康奈利西服,金丝边眼睛,即使是地中海了,余下的头发也被打理得油光水滑。我审视了他一圈,无比确定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刚好办完手续,见我出来了,伸着手说道:“您好,我是文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范进,受康达酒业有限公司徐得伟徐总的委托来保释您。”

说完拿出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我,转头对我旁边的警察说道:“警官,我手续已经办好了,委托人可以跟我走了吧。”

“请便。”警察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看样子对我这么快就被保释出去很不爽。

我还在想着他刚说的信息,康达酒业,徐总?寻了一阵还是没找出记忆里面关于这两个关键词的线索。

“你保释错人了吧?”我心虚的问道,要真弄错了那就有意思了。

“楚先生说笑了,徐总已经在蓝色水岸安排了酒席,我现在就带您过去。”

见他说得确信无疑,我心中的疑惑不降反增,范进笑了笑,“等您过去了,徐总自会给您解释。”

“那成,带我过去吧。”

一天之中发生这么多事,我脑袋都快挤得爆炸了,这会儿又冒出个徐总,我实在感到有心无力,本想拒绝,最后还是应承了下来,忍不住想看看这个徐总又是何方神圣。

正要出门,一道靓丽的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有钱人,但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我都会盯着你,你最好小心一点。”黄橙冷冷的注视着我。

范进将我拉到他身后,微笑着说:“黄警官,我得提醒你,你已经涉嫌对我的委托人进行威胁,在警方没有确定证据之前,我的委托人不是你们的犯人。”

黄橙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甘心的让开了路,我嘴上不住苦笑,刘梁又不是我杀的,你盯着我弄个什么劲。

出了门,灰暗的天空好像罩了一层厚实的纱布,而且颜色越来越深,要拉着大地一起进入黑夜,轻柔的微风吹拂下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范进带我上了一辆奔驰G级SUV,路上我问他徐总的情况,范进始终只有一句话,等到了就知道了。

我没了脾气,也对这个徐总的身份更加狐疑,我朋友里面有开公司的,但姓氏和公司名称都对不上,我没告诉别人进了局子,连身边最亲近的几个都没说,徐总上哪知道的?

猛然间,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刘梁的亲戚朋友?想来十有八九是了。

徐总肯定是想找我打听刘梁的情况,只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蓝色水岸在东城清源路,离警局并不远,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门口,范进带我上了2楼的包厢,里面的餐桌旁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灰色夹克和格子衬衣的中年人,身材壮实,啤酒肚凸显,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巨大的蒜头鼻,刷上红漆就是肥胖版的超级马里奥;另一个是年轻人,长相俊美,很像影视剧中的奶油小生,就是看上去人太阴柔,少了些男人气。

“范律师来了!这位就是楚老弟了吧。”见我们进来,中年人热情的和我们打着招呼。而范进把我送到包厢后就准备离开。

“范律师,一起吃点吧。”

“不了,我还有事。”

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徐总了,但我的注意力放到了那个年轻人身上,从我们进来他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带着一股强烈的倨傲之感。这边厢打着招呼,他那边则慢条斯理的喝着红酒,好似没看到我们一样。

范进走后,徐总热情的让我落座,边倒酒边介绍道:“我姓徐,在东城这边开着一家小公司,老弟要是愿意喊我一声徐老哥就行。”随后指着那个年轻人,“这位是来自江城的李浩李总。”

我心中一惊,这么年轻就是公司老总了,看徐得伟的态度,李浩在实力上还在他身上,江城又是省会中心,估摸着是个超级富二代。

这时李浩才抬头看向我,刚和他的眼神对视,我不禁打了个寒噤,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神,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冷”,不是冷漠或冷酷,是丝毫看到人的情感,如同一片没有生灵的荒漠,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并不像自己本身的,仿佛眼中住着另一个人。

他晃动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嘴角勾抹起一丝微笑,散发出一种诡异的妖艳之感,我连忙转移了视线。

“徐总,恕我冒昧,我对您确实不太了解,您找我过来是为了刘梁的事吧。”李浩让我心慌,索性开门见山。

“来,先喝酒,这可是我珍藏了好多年的红酒。”徐得伟偏偏不接我茬。

我只好陪他喝点,心里七上八下没个实秤地,挺好的酒喝到嘴里也味同嚼蜡。

“听说楚老弟是干物业的,我不了解那个行业,主要工作是干嘛呢?”

“物业都那样,主要跟那些业主打交道,管管小区水电,催个物业费什么的。”我心不在焉的答道。

见徐得伟又要开口,我直接说道:“徐总,您有话还是直说吧。”

徐得伟愣了愣,笑道:“老弟是个爽快人,那就直说了,刘梁刘总和我算是生意上的朋友,平时往来比较多,突然出这样的事,我心里也不少受,所以找老弟来就想问问一些具体的情况。”

我松了口气,果然如我想的那样。

“徐总怕是要失望了,刘总的事我还真不清楚,不信您可以去派出所打听,我就昨晚和他喝点酒聊了会天,要说交情,您也知道我一个做物业的,和他那样的老板能有多深的交情。”

徐得伟沉吟了一阵,看向李浩,见他没反应,突然从里层口袋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我。

“那老弟,你有没有见过这东西?”

我狐疑的拿过照片,只看了一眼便怔住了,脑中如同台风下的海面翻着滔天巨浪。

第五章 照片

会不会是刘梁昨晚有些禁忌没交代清楚,冒犯了里面的小鬼?我仔细回想了一遍和刘梁说的每一句话,以及后面的所有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想了半天,我得出一个结论,刘梁就是在坑我,没想到天理循环玩砸了。

我慢慢理出了一条思路,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可能,佛牌应该是有转运的作用,而且帮了刘梁大忙,只不过这小鬼受阴风洗涤,怨念加深,刘梁拖不住了,就将它送了出去。

昨晚回家后我专门上网了查了佛牌尤其阴牌的一些资料。

阴牌以古曼童为主,正牌也有古曼童,不过那些常年受香火熏陶,心神纯洁,阴牌的古曼童本就横死早夭,又被黑巫师控制炼化,封存到阴牌之中,集怨恨、愤怒、贪婪等负面情绪于一身,稍微让他不顺心就有反噬危险。刘梁送给我的佛牌估计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和刘梁算不上亲近,相信他也没把我当朋友,已经反噬的阴牌他肯定不会给相熟的人。

此时回想才觉察到其中的蹊跷,之前我跟他顶多算认识,作为物业我按部就班的帮他处理了一些事,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平时见面也就打个招呼的交情,就在前两周突然对我热情了不少。

见他这样,我开始还挺受宠若惊,他不仅是小区业主,还是个有钱的老板,和他攀上关系对我是有益无害,以后想干点事说不准得找他帮忙,这种富豪的人脉随便划一道就会让我受益匪浅,现在看来,这孙子根本就没安好心。

我想得出神,突然见押我进来的警察回了监所,然后对我说:“有人保我。”

我顿时惊讶无比,今天这事我没告诉我任何亲戚朋友,唯一能想到就是我们经理,但他也不可能啊,他会有这好心?我摇摇头感到莫名其妙。

房里其他几个人都定定的看着我,尤其是那两个小混混,一脸的敬畏羡慕,他们想什么我都猜得到,我牵扯了命案关进来不到两个小时就被保释了出去,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

我扫了一眼监室,还有些舍不得,网上不是说吗,警察长期跟罪犯打交道,尤其刑警,身上煞气特重,一般小鬼都不敢靠近,想到刘梁的死和可怕的灰雾小孩,还是派出所待着安心。

我不情愿的跟着那个警察出了监室,在门口的大厅见到了保释我的人,是个瘦削的中年男子,一身整洁的康奈利西服,金丝边眼睛,即使是地中海了,余下的头发也被打理得油光水滑。我审视了他一圈,无比确定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刚好办完手续,见我出来了,伸着手说道:“您好,我是文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范进,受康达酒业有限公司徐得伟徐总的委托来保释您。”

说完拿出一张黑色的名片递给我,转头对我旁边的警察说道:“警官,我手续已经办好了,委托人可以跟我走了吧。”

“请便。”警察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看样子对我这么快就被保释出去很不爽。

我还在想着他刚说的信息,康达酒业,徐总?寻了一阵还是没找出记忆里面关于这两个关键词的线索。

“你保释错人了吧?”我心虚的问道,要真弄错了那就有意思了。

“楚先生说笑了,徐总已经在蓝色水岸安排了酒席,我现在就带您过去。”

见他说得确信无疑,我心中的疑惑不降反增,范进笑了笑,“等您过去了,徐总自会给您解释。”

“那成,带我过去吧。”

一天之中发生这么多事,我脑袋都快挤得爆炸了,这会儿又冒出个徐总,我实在感到有心无力,本想拒绝,最后还是应承了下来,忍不住想看看这个徐总又是何方神圣。

正要出门,一道靓丽的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有钱人,但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我都会盯着你,你最好小心一点。”黄橙冷冷的注视着我。

范进将我拉到他身后,微笑着说:“黄警官,我得提醒你,你已经涉嫌对我的委托人进行威胁,在警方没有确定证据之前,我的委托人不是你们的犯人。”

黄橙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甘心的让开了路,我嘴上不住苦笑,刘梁又不是我杀的,你盯着我弄个什么劲。

出了门,灰暗的天空好像罩了一层厚实的纱布,而且颜色越来越深,要拉着大地一起进入黑夜,轻柔的微风吹拂下让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范进带我上了一辆奔驰G级SUV,路上我问他徐总的情况,范进始终只有一句话,等到了就知道了。

我没了脾气,也对这个徐总的身份更加狐疑,我朋友里面有开公司的,但姓氏和公司名称都对不上,我没告诉别人进了局子,连身边最亲近的几个都没说,徐总上哪知道的?

猛然间,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刘梁的亲戚朋友?想来十有八九是了。

徐总肯定是想找我打听刘梁的情况,只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蓝色水岸在东城清源路,离警局并不远,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门口,范进带我上了2楼的包厢,里面的餐桌旁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灰色夹克和格子衬衣的中年人,身材壮实,啤酒肚凸显,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巨大的蒜头鼻,刷上红漆就是肥胖版的超级马里奥;另一个是年轻人,长相俊美,很像影视剧中的奶油小生,就是看上去人太阴柔,少了些男人气。

“范律师来了!这位就是楚老弟了吧。”见我们进来,中年人热情的和我们打着招呼。而范进把我送到包厢后就准备离开。

“范律师,一起吃点吧。”

“不了,我还有事。”

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徐总了,但我的注意力放到了那个年轻人身上,从我们进来他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带着一股强烈的倨傲之感。这边厢打着招呼,他那边则慢条斯理的喝着红酒,好似没看到我们一样。

范进走后,徐总热情的让我落座,边倒酒边介绍道:“我姓徐,在东城这边开着一家小公司,老弟要是愿意喊我一声徐老哥就行。”随后指着那个年轻人,“这位是来自江城的李浩李总。”

我心中一惊,这么年轻就是公司老总了,看徐得伟的态度,李浩在实力上还在他身上,江城又是省会中心,估摸着是个超级富二代。

这时李浩才抬头看向我,刚和他的眼神对视,我不禁打了个寒噤,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神,给我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冷”,不是冷漠或冷酷,是丝毫看到人的情感,如同一片没有生灵的荒漠,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并不像自己本身的,仿佛眼中住着另一个人。

他晃动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嘴角勾抹起一丝微笑,散发出一种诡异的妖艳之感,我连忙转移了视线。

“徐总,恕我冒昧,我对您确实不太了解,您找我过来是为了刘梁的事吧。”李浩让我心慌,索性开门见山。

“来,先喝酒,这可是我珍藏了好多年的红酒。”徐得伟偏偏不接我茬。

我只好陪他喝点,心里七上八下没个实秤地,挺好的酒喝到嘴里也味同嚼蜡。

“听说楚老弟是干物业的,我不了解那个行业,主要工作是干嘛呢?”

“物业都那样,主要跟那些业主打交道,管管小区水电,催个物业费什么的。”我心不在焉的答道。

见徐得伟又要开口,我直接说道:“徐总,您有话还是直说吧。”

徐得伟愣了愣,笑道:“老弟是个爽快人,那就直说了,刘梁刘总和我算是生意上的朋友,平时往来比较多,突然出这样的事,我心里也不少受,所以找老弟来就想问问一些具体的情况。”

我松了口气,果然如我想的那样。

“徐总怕是要失望了,刘总的事我还真不清楚,不信您可以去派出所打听,我就昨晚和他喝点酒聊了会天,要说交情,您也知道我一个做物业的,和他那样的老板能有多深的交情。”

徐得伟沉吟了一阵,看向李浩,见他没反应,突然从里层口袋掏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我。

“那老弟,你有没有见过这东西?”

我狐疑的拿过照片,只看了一眼便怔住了,脑中如同台风下的海面翻着滔天巨浪。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