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1:27:26

“秦小姐,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是真心想当秦家的上门女婿!”

那丑男捧着所谓的花,快步走到秦慕霜跟前,单膝跪下,就像在求婚似的,但说话就像背台词般,眼神也在不停闪烁,暗中盯着秦慕霜的身材不停打量。

秦慕霜根本视若无睹,只是如同一朵风中的雪莲,静伫在那里。

而这时,秦哲彦肥嘟的嘴唇一撇,“又来了一个!”

什么意思?什么叫又来了一个?

方泽虽然很疑惑,但此时,时隔三年再次见到秦慕霜后,他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

秦哲彦却向那边走去。

“喂,你们这些人有完没完?”

那丑男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秦哲彦,然后惊呼道:“你应该就是我未来的小舅子吧?”

说着,一脸热情的要去跟秦哲彦握手。

秦哲彦把手一摆,冷笑道:“少来,我可是有姐夫的人,你们这些人烦不烦啊,总是骚扰我姐姐干嘛?”

“我这不叫骚扰,叫追求,我是在追求秦小姐,别人能做得了秦家的上门女婿,我为什么就做不得!”

那丑男并没有在意秦哲彦的态度,还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

秦哲彦看了看那丑男,摇着头,“哟,不说我已经有姐夫了,就你这样的歪瓜裂枣还想追求我姐姐,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就不怕我姐夫揍你!”

“追求爱情人人自由,是不论长相的,我知道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丑男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况且谁都知道,你们秦家那个上门女婿在三年前跑了,我为什么不能追求秦小姐!”

“我操,还有你这样的人,谁说我姐夫跑了……”

那丑男却不等秦哲彦把话说完,再次跪到秦慕霜跟前。

“我真的很惨的,母亲得了尿毒症,父亲得了肺癌,还有一个妹妹是白血病,没有人比我惨了,秦小姐,你就行行好,让我入赘秦家吧,我做牛做马都行!”

“靠,还真够狠,有这样诅咒自己全家吗?”秦哲彦倒吸一口凉气。

“当上门女婿不都是应该有一个凄惨的故事吗?”丑男还一脸得意的回了一句。

“滚!”这时,秦慕霜才冷冷吐了一个字。

“秦小姐,我是诚心诚意的,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赖在你们家门口不走了!”那丑男似乎把心一横,开始耍赖起来。

“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这时,方泽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你又是谁?”

秦哲彦冷冷一笑,“我姐夫,他回来了!”

那丑男一惊,犹如见了鬼般,把手中的“花”一扔,撒起腿就跑了。

方泽微微挑了一下眉,跑得还真快。

秦哲彦一张胖脸一愣一愣的,最后笑了,还是姐夫回来管用!

“我回来了!”

方泽面对着秦慕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只想到这几个字。

“好!”秦慕霜面无表情吐出这个字后,就留下一个背影给方泽,进了屋里。

方泽暗暗叹了口气,不过他觉得三年不见,秦慕霜看他的眼神似乎没有像以前那般厌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接着,他对秦哲彦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秦哲彦把手搭在方泽肩上,“哎,姐夫,你不知道,你失踪的这三年,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冒出些歪瓜裂枣来骚扰姐姐,目的竟全是想做我们秦家的上门女婿,你说奇不奇怪?”

“不过,你现在回来了,我就放心了,看那些人还敢不敢再来!”

方泽眉头微挑,照这么说,恐怕这是有人想借这些奇葩丑男来羞辱秦慕霜。

还真是无聊透顶,这样奇葩的招数都想得出来。

不过这么做不止在羞辱秦慕霜,也是在羞辱他。

还真当他已经是死人了吗?

回到别墅他曾经住过的那间小房,一切东西似乎跟三年前并无变化,而且也不见有什么灰尘,似乎经常有人在打扫,这不由不让他心中泛起一丝暖意。

“其实你失踪的这三年,姐姐经常一个人跑到你房间里来,应该是在想你!”秦哲彦手搭在方泽肩膀上,说道。

姐夫回来了,他现在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小外甥让他欺负欺负。

到时,他就是当长辈的人了,在家里说话肯定就有了份量。

所以想捡些好听话,让姐夫能朝着这方面去努力。

他却不知道,这个愿望非同一般的难以实现。

“哦。”方泽轻轻点了点头,房间一尘不染,或许真的是秦慕霜时常在打扫,但想他,是真的吗?

也在这时,秦慕霜出现了。

秦哲彦很识趣的退了出去,还嘿嘿笑着替他们把门关上了。

对此,秦慕霜微微挑了一下眉,但并没有说什么。

方泽有些苦笑,单独面对这位冷妻,哪怕是在青城山修道三年,都有些不自然。

“这里面有十万块,去买几身好点的衣服,回来就该有回来的样子,不要弄得像个乞丐似的。”

秦慕霜突然甩了一张银行卡给方泽,语气依然十分冷淡。

方泽看了一下自己身上,衣服还真的很脏,这不都拜小舅子所赐吗。

其实他对穿什么样的衣服无所谓,而且三年前的衣物都还在,也都能穿。

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婆现在开始关心他了,与三年前的一脸厌恶相比,好多了,看来自己失踪的这三年,她的心态似乎有了些许变化。

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冷,但已经让他觉得很欣慰了。

“我不管你这三年去了哪,既然回来了,就需要明白一件事,从你当年进了秦家的这扇门,就注定一生是秦家的赘婿,也是我一生的丈夫!我自己虽然并不需要一个丈夫,但为了这个家,我可以允许你的存在!所以,你要对得起这个身份,也要有做这个丈夫的觉悟!还有,这次回来,我希望你好好珍惜这个身份,千万不要再像三年前那样,一句话没留,就不见人影!”

这是有史以来,方泽听秦慕霜讲话最多的一次,冷淡中透着一丝别样的情绪。

方泽不知,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这三年来,她一直在派人寻找方泽,始终无果而已。

“要是我说,三年前我突然失踪,是因为有人不想让我呆在秦家,甚至想让我死,你信吗?”方泽看着秦慕霜突然正色道。

秦慕霜脸上微微有些变化,但很快,恢复如常,“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肯定跟秦家的人无关!”

“我明白了。”

沉默片刻后,方泽平静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之前就觉得这件事不可能跟秦家的人有关,因为秦家一直把他当成透明人,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只不过他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想确认一下。

他隐隐觉得这件事似乎出在秦慕霜身上,她除了有那个天生缺陷外,各方面条件绝对是超一流的,一直就有不少爱慕者,说不定是其中哪个当年忌妒他能娶到这位冷美人,愤怒之余产生的歹意。

当然,这些也只是他的猜测,但不管如何,他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秦慕霜看了一眼这个消失了三年的“丈夫”,发现似乎与三年前有了一些莫名的变化,但仅此而已。

“你是我丈夫,如果真有人要对你不利,我是绝不会允许的,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秦慕霜拉开门,正要踏出房门,突然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如果你想解决生理上的一些问题,我可以允许你去外面解决,但一定不能让人发现!”

方泽一愣,怪不得买几身衣服要给他这么多钱,这也算是一种关心吗?

第4章 我回来了!

“秦小姐,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是真心想当秦家的上门女婿!”

那丑男捧着所谓的花,快步走到秦慕霜跟前,单膝跪下,就像在求婚似的,但说话就像背台词般,眼神也在不停闪烁,暗中盯着秦慕霜的身材不停打量。

秦慕霜根本视若无睹,只是如同一朵风中的雪莲,静伫在那里。

而这时,秦哲彦肥嘟的嘴唇一撇,“又来了一个!”

什么意思?什么叫又来了一个?

方泽虽然很疑惑,但此时,时隔三年再次见到秦慕霜后,他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

秦哲彦却向那边走去。

“喂,你们这些人有完没完?”

那丑男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秦哲彦,然后惊呼道:“你应该就是我未来的小舅子吧?”

说着,一脸热情的要去跟秦哲彦握手。

秦哲彦把手一摆,冷笑道:“少来,我可是有姐夫的人,你们这些人烦不烦啊,总是骚扰我姐姐干嘛?”

“我这不叫骚扰,叫追求,我是在追求秦小姐,别人能做得了秦家的上门女婿,我为什么就做不得!”

那丑男并没有在意秦哲彦的态度,还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

秦哲彦看了看那丑男,摇着头,“哟,不说我已经有姐夫了,就你这样的歪瓜裂枣还想追求我姐姐,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就不怕我姐夫揍你!”

“追求爱情人人自由,是不论长相的,我知道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丑男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况且谁都知道,你们秦家那个上门女婿在三年前跑了,我为什么不能追求秦小姐!”

“我操,还有你这样的人,谁说我姐夫跑了……”

那丑男却不等秦哲彦把话说完,再次跪到秦慕霜跟前。

“我真的很惨的,母亲得了尿毒症,父亲得了肺癌,还有一个妹妹是白血病,没有人比我惨了,秦小姐,你就行行好,让我入赘秦家吧,我做牛做马都行!”

“靠,还真够狠,有这样诅咒自己全家吗?”秦哲彦倒吸一口凉气。

“当上门女婿不都是应该有一个凄惨的故事吗?”丑男还一脸得意的回了一句。

“滚!”这时,秦慕霜才冷冷吐了一个字。

“秦小姐,我是诚心诚意的,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赖在你们家门口不走了!”那丑男似乎把心一横,开始耍赖起来。

“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这时,方泽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你又是谁?”

秦哲彦冷冷一笑,“我姐夫,他回来了!”

那丑男一惊,犹如见了鬼般,把手中的“花”一扔,撒起腿就跑了。

方泽微微挑了一下眉,跑得还真快。

秦哲彦一张胖脸一愣一愣的,最后笑了,还是姐夫回来管用!

“我回来了!”

方泽面对着秦慕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只想到这几个字。

“好!”秦慕霜面无表情吐出这个字后,就留下一个背影给方泽,进了屋里。

方泽暗暗叹了口气,不过他觉得三年不见,秦慕霜看他的眼神似乎没有像以前那般厌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接着,他对秦哲彦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秦哲彦把手搭在方泽肩上,“哎,姐夫,你不知道,你失踪的这三年,经常会莫名其妙的冒出些歪瓜裂枣来骚扰姐姐,目的竟全是想做我们秦家的上门女婿,你说奇不奇怪?”

“不过,你现在回来了,我就放心了,看那些人还敢不敢再来!”

方泽眉头微挑,照这么说,恐怕这是有人想借这些奇葩丑男来羞辱秦慕霜。

还真是无聊透顶,这样奇葩的招数都想得出来。

不过这么做不止在羞辱秦慕霜,也是在羞辱他。

还真当他已经是死人了吗?

回到别墅他曾经住过的那间小房,一切东西似乎跟三年前并无变化,而且也不见有什么灰尘,似乎经常有人在打扫,这不由不让他心中泛起一丝暖意。

“其实你失踪的这三年,姐姐经常一个人跑到你房间里来,应该是在想你!”秦哲彦手搭在方泽肩膀上,说道。

姐夫回来了,他现在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有一个小外甥让他欺负欺负。

到时,他就是当长辈的人了,在家里说话肯定就有了份量。

所以想捡些好听话,让姐夫能朝着这方面去努力。

他却不知道,这个愿望非同一般的难以实现。

“哦。”方泽轻轻点了点头,房间一尘不染,或许真的是秦慕霜时常在打扫,但想他,是真的吗?

也在这时,秦慕霜出现了。

秦哲彦很识趣的退了出去,还嘿嘿笑着替他们把门关上了。

对此,秦慕霜微微挑了一下眉,但并没有说什么。

方泽有些苦笑,单独面对这位冷妻,哪怕是在青城山修道三年,都有些不自然。

“这里面有十万块,去买几身好点的衣服,回来就该有回来的样子,不要弄得像个乞丐似的。”

秦慕霜突然甩了一张银行卡给方泽,语气依然十分冷淡。

方泽看了一下自己身上,衣服还真的很脏,这不都拜小舅子所赐吗。

其实他对穿什么样的衣服无所谓,而且三年前的衣物都还在,也都能穿。

只是没想到这个老婆现在开始关心他了,与三年前的一脸厌恶相比,好多了,看来自己失踪的这三年,她的心态似乎有了些许变化。

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冷,但已经让他觉得很欣慰了。

“我不管你这三年去了哪,既然回来了,就需要明白一件事,从你当年进了秦家的这扇门,就注定一生是秦家的赘婿,也是我一生的丈夫!我自己虽然并不需要一个丈夫,但为了这个家,我可以允许你的存在!所以,你要对得起这个身份,也要有做这个丈夫的觉悟!还有,这次回来,我希望你好好珍惜这个身份,千万不要再像三年前那样,一句话没留,就不见人影!”

这是有史以来,方泽听秦慕霜讲话最多的一次,冷淡中透着一丝别样的情绪。

方泽不知,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这三年来,她一直在派人寻找方泽,始终无果而已。

“要是我说,三年前我突然失踪,是因为有人不想让我呆在秦家,甚至想让我死,你信吗?”方泽看着秦慕霜突然正色道。

秦慕霜脸上微微有些变化,但很快,恢复如常,“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肯定跟秦家的人无关!”

“我明白了。”

沉默片刻后,方泽平静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之前就觉得这件事不可能跟秦家的人有关,因为秦家一直把他当成透明人,根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只不过他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想确认一下。

他隐隐觉得这件事似乎出在秦慕霜身上,她除了有那个天生缺陷外,各方面条件绝对是超一流的,一直就有不少爱慕者,说不定是其中哪个当年忌妒他能娶到这位冷美人,愤怒之余产生的歹意。

当然,这些也只是他的猜测,但不管如何,他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秦慕霜看了一眼这个消失了三年的“丈夫”,发现似乎与三年前有了一些莫名的变化,但仅此而已。

“你是我丈夫,如果真有人要对你不利,我是绝不会允许的,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秦慕霜拉开门,正要踏出房门,突然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如果你想解决生理上的一些问题,我可以允许你去外面解决,但一定不能让人发现!”

方泽一愣,怪不得买几身衣服要给他这么多钱,这也算是一种关心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