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0:18:02

“糟老头!你给我站住!”郝建喘着大气,面红耳赤的朝白胡子老头追去。

眼看白胡子老头就要消失在拐弯处,郝建急了。这可是移动的宝物,不能就这么跑了。他不假思索的把鞋子脱了,使劲朝白胡子老头丢去。

说时迟那时快,白胡子老头感觉到身后有东西朝自己飞来,他头也不回的朝边上一侧,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子,这这也想砸到我,还嫩了点!”

砰~~

白胡子老头被身后飞来的鞋子砸中后脑勺,重重的摔倒在地。郝建看得手后,便加快速度跑了过去。

“你个混小子!看我不收拾你!”白胡子老头摸着被后脑勺被砸起的大包,感觉不科学呀,应该是随便都能躲开才对,怎么还被砸中了?难道真的是自己老了?

砰~~

白胡子老头被郝建重重的嘣了一个脑袋瓜子,又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小子!懂不懂得什么叫尊老爱幼!”白胡子老头气急败坏的爬起来指着郝建破口大骂,口水一阵一阵的喷到了郝建的脸上。

可是郝建却没有一点生气,反而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他深情的抓着白胡子老头的手说道:“前辈!我知道您是高人,可以帮我解开金箍吗?换一个其他的法宝可以吗?”

“死开!你买的那个破玩意,是不能退货的!你就别想了!”白胡子老头说着就想甩开郝建的手逃离,可郝建却死死的拽着他。

“两百!”郝建咬咬牙说道!

白胡子老头脸色马上挂着笑容,转身朝郝建伸出了手。

......

尼玛!这个死财迷!郝建依依不舍的给他转了200元。

“小子!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你戴的那个金箍它脑残了,认你当主人,我是不会帮你取下来的,等你有实力自己取!”老头一脸奸笑的看着郝建。

“一百!”郝建此时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今天可真是大出血。

白胡子老头很娴熟的把钱收下,慢悠悠的道:“你只要帮它完成它的夙愿,就能取下它!其他的无可奉告!”

......

等于没说!看着手机余额一下又少了几百,却没任何帮助!郝建欲哭无泪!

“前辈!那我拜你为师!或你把金箍棒卖我!”郝建不假思索的说出了金箍棒,金箍得配金箍棒才是绝配。

“金箍棒?我手上没这东西!你如果想要,需要拿我需要的东西和我换!”白胡子老头摸着胡须,思索继续道:“我需要的东西在那!”

他指着远处的天空,郝建顺着白胡子老头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万里无云的天空,啥也没有。他正回头打算问下白胡子老头,可他凭空消失了!真的!真的不见了!

“神仙!”郝建首先在脑海里就闪过这个词语。他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平复激动的心情。没想到世界上还真有神仙!难道是那个老神仙要送给自己一番造化吗?想到这,郝建心里不禁邪笑起来。

而此刻,拿到钱的白胡子老头想赶紧脱离郝建,便转移郝建注意力,让他看其他地方,可是他哪里知道,自己消无声息的逃走,居然会掉落在前面不远处的下水道!哪个没公德心的也不知道把井盖盖一下!他破口大骂着,对着上面呼喊着!可是,郝建早已经怀着激动的心情离去。

“靠!我差点忘记找小丽了!浮生!你快开车过来和我一起接她!”郝建拍着大腿,恍然大悟道。

接到电话的陈浮生他们满头黑线,他已经习惯了郝建因为女朋友太多,经常忘记这个那个女朋友的约会。

半小时过后。

陈浮生开着他的奔驰C级载郝建到了闽市的理工大学门口。再过十几分钟后小丽就会出来,而在等候的这段时间里,郝建也没闲着。

只见他的手指快速的在手机屏幕上点击着,时不时的切换着聊天对象。在一旁的陈浮生看到郝建同时和六个姑娘聊得不亦乐乎,看傻了!这操作!太牛了!好歹自己也是有奔驰的人,只不过嘴笨了点,形象也还行,怎么就没有姑娘看上?

陈浮生认为,男人嘛!在网络上聊聊骚啥的也没什么!很快,小丽放学了。

小丽看到远处的郝建,兴高采烈的往这边走。郝建这时很娴熟的把在用的微信关掉,并删除。在一旁的陈浮生不理解他为什么删微信,只是他发现手机屏幕上居然还有一个微信!感情这家伙,下载了两个微信,一个是大号,一个是小号!背地里还不知道还有几个!靠!这难道就是差距吗?

很快,郝建搂着小丽就往车里装。陈浮生也是第一次见小丽,之前只是经常听郝建说。仔细一看,小丽长得还不错,身材也好。

“小建建!你朋友蛮有钱的吗?改天把我舍友介绍给他!”

“漂亮吗?”郝建习惯性的问了句。

“漂亮也和你没关系!”小丽脸色一变用手使劲的拧着郝建手上的肉。

“停停停!好疼!我的眼里只有我家丽丽,我只是帮我朋友浮生把把关!”郝建说准备往小丽的脸上亲上一口。

只是郝建快靠近她的脸时,金箍一紧,他头痛欲裂的。他知道又是金箍作怪!

陈浮生和小丽被这一幕惊吓住了,郝建抱着头,不时的冒着大汗,表情十分狰狞。他们俩手无足措。十分钟后,郝建终于不疼了,渐渐的恢复正常。

“小丽,你回去吧,我今天不舒服!”郝建此时很失落,原本以为当时乔欣抱自己的疼只有一次而已,现在看来,西游记里说的戴上金箍后不能有情欲是真的!只要自己动情或欲,就会和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痛的死去活来,那种疼,真的是刻骨铭心!

小丽被之前的那一幕吓得,似乎丢了魂一样。她下意识的点点头,便下车了。

“走!那我们去A8酒吧!我老爸今天给我零花钱了,我请你!”听到陈浮生说请客,郝建是肯定不会错过免费吃喝的机会,顺便发泄一下自己不能有情欲的怒火。

很快抵达酒吧,他们发现角落的卡座,坐着四位性感的大姐姐。郝建看到那几位大姐姐那高耸的资本,恨不得吃干抹净。

郝建二话不说,便习惯性的向前走去,并和几个大姐姐玩骰子喝起酒来,陈浮生坐在一旁干瞪着。

在陈浮生去上厕所的那一刻,郝建很快把几个大姐姐的微信都加好了。他很满意的露出了笑容。凭他的撩妹技术,用不了多久,手到擒来,只是自己真的要这么做吗?反正现在头没疼,先加了再说!

郝建无意中的瞟到了舞池的一位小姐姐,她穿着黑色的丝袜,胸很大!灰色的小卷发,精致的五官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好迷人!”郝建下意识的擦了擦口水。自己不能动感情!那玩玩总可以吧?他马上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一身正气的朝那位小姐姐走去。

没过多久,他就带着这位小姐姐往卡座上走去。一路上,他不停的对陈浮生示意眼神。当然,陈浮生看明白了!于是义不容辞的买完单后带着那几位大姐姐出去吃夜宵。

剩下小姐姐和郝建两人在卡座喝酒。当小姐姐喝的有点微微醉的时候,便到了酒吧附近的一家宾馆,郝建看着小姐姐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口水止不住下流。郝建每次忍不住都会把头往一边撇,强忍着,要克制!

只是,小姐姐一个翻身动作,顺手抱住了坐在床边的郝建。

噗~~郝建就差那么一点鼻血就喷出来了。被小姐姐如此细嫩的手触碰着,郝建的双手颤抖起来:“不管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郝建已经做好慷慨赴义的决心!他就差那么一件衣物就和小姐姐坦诚相见,只是他刚转身,准备扑倒身边小姐姐的时候,头上戴着的金箍突然出现一道虚影,然后紧紧的往里收缩,而这突然疼到灵魂的刺痛,让准备解救小姐姐的郝建整个人变得无比扭曲,面部十分狰狞。

“好疼!我要死了!”郝建的额头,汗珠大滴大滴的掉落,眼睛血红血红的,他抱着头不停的在地上打滚。

十分钟后,郝建疼的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那一刻,仿佛得到了解脱,如果上天再给郝建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对任何女人有想法!

就这样,郝建疼晕过去了。

而郝建昏死过去后,房间出现一道亮光,一道全身金光的老头,凭空出现在郝建的身旁,他半蹲着看着地上躺着的郝建,脸色竟多了些怒色。

“你这混小子!戴上金箍居然还想动情欲,不要命了这是!只要动了情欲,金箍12小时内就无法给你带来能力!这次再帮你一把!”老头说完,便用食指点了一下郝建的额头,一道金箍射进他的脑袋。随后,老头消失了。

“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宾馆吗?我不会就这么疼死了吧?”郝建发现自己在黑漆漆的小房子里,里面十分简陋,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坐在古代的木床上闭目养神。无论郝建怎么叫,白胡子老头似乎都没听到。当他想去触碰老头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是透明似的,手直接穿过白胡子老头的身体。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郝建很失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白胡子老头开口说话了。

“是悟空吗?”白胡子老头眼睛闭着对着一个正开着门,全身长满毛发的猴子说道。

“师傅!”猴子,小心关好门后,便迅速跪倒白胡子老头面前。

“弟子等候多时了。”猴子双手作揖,说道。

白胡子老头很满意的摸摸胡须道:“你这个泼猴,深夜不去睡觉,到为师房间干嘛?”

猴子却很开心的笑道:“师傅,你白天打我三下,关闭中门,明明是提醒我三更时候进后门,前来学道。师傅!师傅!您就教我些真本事吧!”

白胡子老头很开心的笑着。

“念你虔诚好学,为师就教你些真本事!今天就学读心术!”

......

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啊!郝建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觉得熟悉无比!

啊!这个不是西游记,孙悟空找菩提老祖拜师吗?难道是我最近西游记看多了?现在连死了都穿越到西游记里?

郝建摸着脑袋愣了半天。

很快,郝建脑袋天旋地转,当脑袋不再晕乎乎的时候,睁开眼,发现菩提老祖正在山中的空地上教孙悟空一些技能。

“什么情况?怎么还会场景切换?难道自己只是在做梦?”郝建恍然大悟嘀咕着。

郝建发现,菩提老祖和孙悟空的动作很慢,很慢,仿佛故意的做给郝建看的。郝建觉得反正现在也不知道啥情况,不如跟着学着玩,于是便跟着学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天亮了。

白胡子老头这时转过身,面向郝建,对着他微笑着。

“你学会了吗?”

第三章 慷慨赴义

“糟老头!你给我站住!”郝建喘着大气,面红耳赤的朝白胡子老头追去。

眼看白胡子老头就要消失在拐弯处,郝建急了。这可是移动的宝物,不能就这么跑了。他不假思索的把鞋子脱了,使劲朝白胡子老头丢去。

说时迟那时快,白胡子老头感觉到身后有东西朝自己飞来,他头也不回的朝边上一侧,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子,这这也想砸到我,还嫩了点!”

砰~~

白胡子老头被身后飞来的鞋子砸中后脑勺,重重的摔倒在地。郝建看得手后,便加快速度跑了过去。

“你个混小子!看我不收拾你!”白胡子老头摸着被后脑勺被砸起的大包,感觉不科学呀,应该是随便都能躲开才对,怎么还被砸中了?难道真的是自己老了?

砰~~

白胡子老头被郝建重重的嘣了一个脑袋瓜子,又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小子!懂不懂得什么叫尊老爱幼!”白胡子老头气急败坏的爬起来指着郝建破口大骂,口水一阵一阵的喷到了郝建的脸上。

可是郝建却没有一点生气,反而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他深情的抓着白胡子老头的手说道:“前辈!我知道您是高人,可以帮我解开金箍吗?换一个其他的法宝可以吗?”

“死开!你买的那个破玩意,是不能退货的!你就别想了!”白胡子老头说着就想甩开郝建的手逃离,可郝建却死死的拽着他。

“两百!”郝建咬咬牙说道!

白胡子老头脸色马上挂着笑容,转身朝郝建伸出了手。

......

尼玛!这个死财迷!郝建依依不舍的给他转了200元。

“小子!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你戴的那个金箍它脑残了,认你当主人,我是不会帮你取下来的,等你有实力自己取!”老头一脸奸笑的看着郝建。

“一百!”郝建此时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今天可真是大出血。

白胡子老头很娴熟的把钱收下,慢悠悠的道:“你只要帮它完成它的夙愿,就能取下它!其他的无可奉告!”

......

等于没说!看着手机余额一下又少了几百,却没任何帮助!郝建欲哭无泪!

“前辈!那我拜你为师!或你把金箍棒卖我!”郝建不假思索的说出了金箍棒,金箍得配金箍棒才是绝配。

“金箍棒?我手上没这东西!你如果想要,需要拿我需要的东西和我换!”白胡子老头摸着胡须,思索继续道:“我需要的东西在那!”

他指着远处的天空,郝建顺着白胡子老头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万里无云的天空,啥也没有。他正回头打算问下白胡子老头,可他凭空消失了!真的!真的不见了!

“神仙!”郝建首先在脑海里就闪过这个词语。他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平复激动的心情。没想到世界上还真有神仙!难道是那个老神仙要送给自己一番造化吗?想到这,郝建心里不禁邪笑起来。

而此刻,拿到钱的白胡子老头想赶紧脱离郝建,便转移郝建注意力,让他看其他地方,可是他哪里知道,自己消无声息的逃走,居然会掉落在前面不远处的下水道!哪个没公德心的也不知道把井盖盖一下!他破口大骂着,对着上面呼喊着!可是,郝建早已经怀着激动的心情离去。

“靠!我差点忘记找小丽了!浮生!你快开车过来和我一起接她!”郝建拍着大腿,恍然大悟道。

接到电话的陈浮生他们满头黑线,他已经习惯了郝建因为女朋友太多,经常忘记这个那个女朋友的约会。

半小时过后。

陈浮生开着他的奔驰C级载郝建到了闽市的理工大学门口。再过十几分钟后小丽就会出来,而在等候的这段时间里,郝建也没闲着。

只见他的手指快速的在手机屏幕上点击着,时不时的切换着聊天对象。在一旁的陈浮生看到郝建同时和六个姑娘聊得不亦乐乎,看傻了!这操作!太牛了!好歹自己也是有奔驰的人,只不过嘴笨了点,形象也还行,怎么就没有姑娘看上?

陈浮生认为,男人嘛!在网络上聊聊骚啥的也没什么!很快,小丽放学了。

小丽看到远处的郝建,兴高采烈的往这边走。郝建这时很娴熟的把在用的微信关掉,并删除。在一旁的陈浮生不理解他为什么删微信,只是他发现手机屏幕上居然还有一个微信!感情这家伙,下载了两个微信,一个是大号,一个是小号!背地里还不知道还有几个!靠!这难道就是差距吗?

很快,郝建搂着小丽就往车里装。陈浮生也是第一次见小丽,之前只是经常听郝建说。仔细一看,小丽长得还不错,身材也好。

“小建建!你朋友蛮有钱的吗?改天把我舍友介绍给他!”

“漂亮吗?”郝建习惯性的问了句。

“漂亮也和你没关系!”小丽脸色一变用手使劲的拧着郝建手上的肉。

“停停停!好疼!我的眼里只有我家丽丽,我只是帮我朋友浮生把把关!”郝建说准备往小丽的脸上亲上一口。

只是郝建快靠近她的脸时,金箍一紧,他头痛欲裂的。他知道又是金箍作怪!

陈浮生和小丽被这一幕惊吓住了,郝建抱着头,不时的冒着大汗,表情十分狰狞。他们俩手无足措。十分钟后,郝建终于不疼了,渐渐的恢复正常。

“小丽,你回去吧,我今天不舒服!”郝建此时很失落,原本以为当时乔欣抱自己的疼只有一次而已,现在看来,西游记里说的戴上金箍后不能有情欲是真的!只要自己动情或欲,就会和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痛的死去活来,那种疼,真的是刻骨铭心!

小丽被之前的那一幕吓得,似乎丢了魂一样。她下意识的点点头,便下车了。

“走!那我们去A8酒吧!我老爸今天给我零花钱了,我请你!”听到陈浮生说请客,郝建是肯定不会错过免费吃喝的机会,顺便发泄一下自己不能有情欲的怒火。

很快抵达酒吧,他们发现角落的卡座,坐着四位性感的大姐姐。郝建看到那几位大姐姐那高耸的资本,恨不得吃干抹净。

郝建二话不说,便习惯性的向前走去,并和几个大姐姐玩骰子喝起酒来,陈浮生坐在一旁干瞪着。

在陈浮生去上厕所的那一刻,郝建很快把几个大姐姐的微信都加好了。他很满意的露出了笑容。凭他的撩妹技术,用不了多久,手到擒来,只是自己真的要这么做吗?反正现在头没疼,先加了再说!

郝建无意中的瞟到了舞池的一位小姐姐,她穿着黑色的丝袜,胸很大!灰色的小卷发,精致的五官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好迷人!”郝建下意识的擦了擦口水。自己不能动感情!那玩玩总可以吧?他马上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一身正气的朝那位小姐姐走去。

没过多久,他就带着这位小姐姐往卡座上走去。一路上,他不停的对陈浮生示意眼神。当然,陈浮生看明白了!于是义不容辞的买完单后带着那几位大姐姐出去吃夜宵。

剩下小姐姐和郝建两人在卡座喝酒。当小姐姐喝的有点微微醉的时候,便到了酒吧附近的一家宾馆,郝建看着小姐姐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口水止不住下流。郝建每次忍不住都会把头往一边撇,强忍着,要克制!

只是,小姐姐一个翻身动作,顺手抱住了坐在床边的郝建。

噗~~郝建就差那么一点鼻血就喷出来了。被小姐姐如此细嫩的手触碰着,郝建的双手颤抖起来:“不管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郝建已经做好慷慨赴义的决心!他就差那么一件衣物就和小姐姐坦诚相见,只是他刚转身,准备扑倒身边小姐姐的时候,头上戴着的金箍突然出现一道虚影,然后紧紧的往里收缩,而这突然疼到灵魂的刺痛,让准备解救小姐姐的郝建整个人变得无比扭曲,面部十分狰狞。

“好疼!我要死了!”郝建的额头,汗珠大滴大滴的掉落,眼睛血红血红的,他抱着头不停的在地上打滚。

十分钟后,郝建疼的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那一刻,仿佛得到了解脱,如果上天再给郝建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再对任何女人有想法!

就这样,郝建疼晕过去了。

而郝建昏死过去后,房间出现一道亮光,一道全身金光的老头,凭空出现在郝建的身旁,他半蹲着看着地上躺着的郝建,脸色竟多了些怒色。

“你这混小子!戴上金箍居然还想动情欲,不要命了这是!只要动了情欲,金箍12小时内就无法给你带来能力!这次再帮你一把!”老头说完,便用食指点了一下郝建的额头,一道金箍射进他的脑袋。随后,老头消失了。

“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宾馆吗?我不会就这么疼死了吧?”郝建发现自己在黑漆漆的小房子里,里面十分简陋,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坐在古代的木床上闭目养神。无论郝建怎么叫,白胡子老头似乎都没听到。当他想去触碰老头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是透明似的,手直接穿过白胡子老头的身体。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郝建很失落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白胡子老头开口说话了。

“是悟空吗?”白胡子老头眼睛闭着对着一个正开着门,全身长满毛发的猴子说道。

“师傅!”猴子,小心关好门后,便迅速跪倒白胡子老头面前。

“弟子等候多时了。”猴子双手作揖,说道。

白胡子老头很满意的摸摸胡须道:“你这个泼猴,深夜不去睡觉,到为师房间干嘛?”

猴子却很开心的笑道:“师傅,你白天打我三下,关闭中门,明明是提醒我三更时候进后门,前来学道。师傅!师傅!您就教我些真本事吧!”

白胡子老头很开心的笑着。

“念你虔诚好学,为师就教你些真本事!今天就学读心术!”

......

这一幕怎么这么熟悉啊!郝建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觉得熟悉无比!

啊!这个不是西游记,孙悟空找菩提老祖拜师吗?难道是我最近西游记看多了?现在连死了都穿越到西游记里?

郝建摸着脑袋愣了半天。

很快,郝建脑袋天旋地转,当脑袋不再晕乎乎的时候,睁开眼,发现菩提老祖正在山中的空地上教孙悟空一些技能。

“什么情况?怎么还会场景切换?难道自己只是在做梦?”郝建恍然大悟嘀咕着。

郝建发现,菩提老祖和孙悟空的动作很慢,很慢,仿佛故意的做给郝建看的。郝建觉得反正现在也不知道啥情况,不如跟着学着玩,于是便跟着学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天亮了。

白胡子老头这时转过身,面向郝建,对着他微笑着。

“你学会了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