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09:54:44

一股凉意袭来,萧张缓缓地睁开眼睛。

“啊,头好痛!”萧张觉得后脑传来隐隐的疼痛感,他甩了甩头,下意识的想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后脑。

只是下一瞬间,他傻眼了。

“我这是在哪?”萧张发现自己全身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挣扎几番,动弹不得,此刻的他全身湿透,还时不时有水滴顺着他的身体流到地板上。

很明显刚才那股凉意是被人拿水泼了他一身。

“呀呀呀,萧导,您醒了?”突然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从萧张身后传来。

萧张扭动自己仅能动弹的脑袋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肥胖男人搂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正走向自己。

而在两人身后的门口处,站着俩高大的黑衣大汉,俩黑衣大汉带着墨镜,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看这打扮,应该是这大肚男人的手下。

大肚男人和那个婀娜的女人来到了萧张面前,尽管女人低着头没有看向萧张,但萧张还是一眼将她认了出来。

女人叫韩璐,是萧张的前女友,半月前,因萧张买不起她心爱的LV包,狠心的将萧张给甩了,然后投进了一个有钱人的怀抱。

直到此刻,萧张似乎才想起些什么?

在自己昏迷前,正是韩璐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想再见萧张一面,好好给他道个歉。

萧张起初是拒绝的,但是在韩璐的极力央求下,萧张还是答应了她,毕竟曾经深爱过。

两人约在海城大学校门外的大榕树下,萧张如约而至。

只是萧张没等到韩璐,而是被人用麻袋套住了脑袋,紧接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后脑被人狠狠重击,之后的事情,他就一概不知了。

“韩璐,你她妈真是个贱人,你这样对我,良心就不会痛吗?快把我放开!”萧张咬牙切齿的怒视着依偎在大肚男人怀里的韩璐,不停挣扎着,试图挣脱掉绳索。

“萧导,别生气,别生气,这事儿不怪璐璐,怪只怪我手下那帮兄弟不会办事,我明明是叫他们把您请来,可他们,唉,真不好意思,我替他们向您说声抱歉!”肥胖大肚男人说道。

“你们是怎么办事儿的?我是叫你们把萧导请来,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大肚男人突然冲着门口的俩黑衣大汉怒斥道。

俩黑衣大汉闻言,一脸懵逼,但很快似乎反应了过来,齐声对着大肚男人说道:“南哥,对不起!”

“你们跟我说对不起干嘛?你们对不起的是萧导,不是我,快跟萧导道歉!”大肚男人依旧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萧导,对不起!”俩黑衣大汉得到大肚男人指令后,弓着身子,齐声说道。

“萧导,您看,兄弟们都跟您道歉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们吧!”大肚男人咧着脸对萧张说道。

“别他妈装了,说,你们把我绑到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快把我放开!”萧张怒道。

“萧导,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我这是请,请您来的!”

“我叫萧张,不是什么萧导!”

“萧张可是您的大名,我陈南区区一小辈,怎敢直呼您的名字呢?还是叫萧导好些!”

“说,你们把我绑到这里,到底想干嘛?”

“萧导,您看您把话说的,您是个大导演,我请您来,当然是找您拍戏的!”

“我她妈的就是一个穷的给女朋友买不起包的学生,不会拍什么戏,更不是什么导演!”

“不不,您很快就是个大导演了!”陈南笑道:“这不,我连设备都给您准备好了!”

顺着陈南的视线,萧张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台摄像机,而在摄像机的前方是一张大床。

“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我都说了,我是请您来拍电影的!”陈南继续说道:“咱们神州的电影行业,近些年来如井喷式发展着,各式各样的题材都有涉猎,都取得不错的成绩,票房也是一路飘红,可唯独在cheng,人影片这方面没人拍,也没人敢拍,要不咱们今天就拍一部cheng,人大片如何?”

陈南说着竟无耻的yin笑起来。

“拍电影嘛,自然是需要演员,我想了一下这男女主角就由我和璐璐担当!而您,就是这部电影的总导演!”陈南说道:“璐璐,你觉得如何?”

“都听南哥的!”靠在陈南怀里的韩璐小声的回道。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哈哈哈!”陈南低下头亲了一口韩璐,一脸得意的大笑起来。

看着眼前对这大肚男人百依百顺的韩璐,萧张气不打一处来。

他和韩璐交往接近一年,两人之间最大尺度莫过于亲亲小嘴,当他想再进一步之时,每次都被韩璐制止了,她说自己不同于一般的女人,要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

果不其然,她和一般的女人真不一样,为了钱,连这男人这般可耻的要求都能答应。

萧张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瞎了狗眼怎么看上韩璐这贱女人,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恶心至极。

“璐璐,你到床上去等我,我们先给萧导试个戏。”陈南吩咐道。

“嗯!”韩璐离开了陈南的怀抱,往那张大床走去,至始至终不敢抬头看萧张一眼。

“你们俩出去把门带上,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听到没有!”陈南对着门口俩黑衣大汉吩咐道。

“是,南哥!”俩黑衣大汉说着,带上门退了出去。

............

“萧导,我们也甭浪费时间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待那两个黑衣大汉出去后,陈南走到萧张面前的摄影设备前,将设备打开。

“你他妈快放开我,你们想怎么玩我管不着,快放开我,我艹尼玛!”萧张不停的挣扎着,冲着陈南吼道。

萧张虽然是个三无的穷学生,但是最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对于眼前这大肚男人与自己前女友的这番侮辱,他断然忍无可忍。

男人可以穷,但尊严绝不容忍任何人践踏。

“萧导,咱文明点行不?”陈南对于萧张的辱骂似乎一点的不生气,甚至脸上还带着嬉笑。“唉,萧导,您可是导演,您这离机器也太远了点,来来,靠近一点!”

陈南来到萧张身后,用手推捆住萧张的那张椅子,将他往前推了推。

也正是这时,萧张扭动他那仅能动的头部,一口咬在陈南搭在椅子上的左手。

因为此时的萧张极为愤怒,他这一嘴巴下去毫不留情。

“啊!你麻痹的,你敢咬老子?”陈南猛地抽回手,那被萧张咬住的部位留了一道深深牙印,牙印很深,甚至都流出血来。

陈南抽回手的那瞬间,冲到萧张面前,一个拳头就朝着萧张面部打来,尽管全身被人绑住,但是萧张的脑袋还是本能的闪躲了一下。

“艹,还敢躲?”陈南愤怒不已。紧接着又是一拳袭来。

萧张虽然尽力的躲闪,但是因为自己全身被绑住,还是无法躲开陈南这一拳。

“碰……”的一声,拳头与脑袋碰撞的声音。

萧张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两眼冒金光,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确实,陈南这一拳可是带着全身愤怒的一拳,力道自然大到可怕。

再加上陈南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金戒指,戒指可是利器,这一拳下去,萧张额头头开一个大口子,一道鲜红色的液体从伤口出喷射而出。

萧张痛苦的瘫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鲜血淋湿了他的左眼,沿着他的脸颊缓缓留下。

“南哥,你没事吧?”看到有冲突,韩璐赶紧奔了过来,双手捧着陈南那只被萧张咬伤的手,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被这煞笔咬了一口而已!”陈南捂着被萧张咬伤的左手,一脸愤怒的说道。

“萧张,你发什么疯啊?你属狗的吗?”韩璐黑着脸怒瞪着萧张说道。

“呵呵,是我疯了,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我要是没疯,我怎么这么轻易的又一次相信你的鬼话,我他妈的就一疯子,神经病,哈哈哈!”萧张说着竟大笑了起来,笑得那般撕心裂肺,那般狼狈不堪。

“孙子,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把我松开,咱们来个属于男人之间的对决,你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笑罢,萧张对着陈南说道。

“我是不是男人?呵呵,这个问题你应该问璐璐啊!她比谁都清楚,我陈南到底是不是男人!”陈南笑道:“倒是你,我听说你之前跟璐璐好了都将近一年了,可谁曾想到,璐璐在和我之前,竟还是个雏儿,啧啧,小子,一年呐,你到底是那方面不行,还是你他妈的根本就是个废物!亏你名字还取的这般嚣张,我看你丫的干脆改名窝囊废得了,哈哈!”

“你他妈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萧张骂道。

“老子就说你废物咋了,就算你不是废物,老子今天也要把你变成废物!”陈南说着,抬起右脚,直接朝萧张的胯下踹了下去。

由于萧张全身被牢牢捆在椅子上,只能眼看着陈南的脚踹向自己的下体。

“啊!卧槽尼玛!”萧张痛的全身颤抖起来,手臂青筋暴起,面部也因为疼痛变得有些扭曲,再加上此刻的他一脸是血,看起来格外的瘆人。

“哈哈哈,是不是很爽啊!”陈南看到萧张一脸痛苦不已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废物,你不是说老子不是男人吗?老子现在就给你看看什么才是男人,哈哈哈,看好了啊,千万别闭眼!”陈南说着,拉着韩璐往大床走去。

萧张不用想,都知道两人接下来要干嘛,陈南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自己的面前好好羞辱一番才肯甘心。

突然,萧张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疼痛感,像被什么滚烫的东西烫到一般。

萧张低头往自己的胸口看去,隔着衣服,只见他那条挂在胸口的龙形吊坠散发着猩红色的淡光。

紧接着,萧张觉得那龙形吊坠变得越发的滚烫,就像一个烧红的烙铁一般烙在自己的胸口。

“啊……”剧烈的疼痛感让萧张忍不住惨叫起来。

床上激战正酣的陈南以为是萧张受不了两人的刺激所以才发出的怒吼,于是乎更卖力的运动起来。

萧张没余力去关注陈南二人的破事,剧烈的疼痛感使他几乎要昏厥过去。

...........

“主人……”就在这时,萧张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萧张努力的睁开眼睛,向四周观望,可是房间里除了在床上激战正酣的韩璐两人和自己外,并无他人。

“主人!”就在萧张以为是自己因为脑部遭到重击而引起的幻听之时,那个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

“谁?”

“主人,是我!”甜美女声回道。

“你是谁?是人是鬼?”萧张问。

“主人,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一条沉睡了上千年的神鲤,是您把我唤醒的,所以您现在就是我的主人了!”

“沉睡了千年的神鲤?什么鬼?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我就在主人您胸前的吊坠里!”

“什么?你在吊坠里?”萧张闻言,一脸的惊呼。

对于这条龙形吊坠的由来,萧张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他十八岁生日之时,从他的养父母那里听说这条龙形吊坠是他的亲生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件。

至于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身处何方,他的养父母也没有和他多说,似乎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年那对夫妇姓萧,萧张养父姓张,十八岁之前,他叫张扬,萧张这名字,是在他十八岁之后才改的。

“主人,您不是说您看不见我吗?现在您把眼睛闭上,我的样子就会出现在您的脑海里。”闻言,萧张半信半疑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的瞬间,萧张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全身果体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萧张有些看不清少女的面庞,甚至少女的身体萧张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几个重要部位好像被打了马赛克般,若隐若现。

眼前的画面很梦幻,却似乎又有些真实,看着眼前几乎果体的美少女,萧张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惊慌的睁开了眼睛。

只是睁开眼睛后,一切又如初,还是原来的房间,还有那两个萧张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于是,萧张再次闭上了眼睛,那几乎果体的美少女又再次映入他眼帘。

“主人,您看到我了吗?”

“嗯!”萧张咽了咽口水,回道。

“主人,我叫小越,您怎么称呼?”

“我叫萧张!”

“谢谢主人把小越唤醒,从今以后,小越就是主人您的人了!”

“唤醒?什么鬼?我怎么把你唤醒了?”萧张一头雾水。

“因为您的血!”

“我的血?”萧张的心里疑惑更大了。

从小到大,自己流血的次数数不胜数,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情况?

难道说,是自己额头处伤口流出的血液沿着面部往下流,然后正好流到自己的胸口处的龙形吊坠上,才会发生这样的异样。

还是说是自己被陈南那一拳给打晕了过去,现在的一切是在做梦?

萧张确实分不清现在的状况是梦境还是现实,于是用力的掐了掐自己大腿,一股强烈的疼痛感随即传来。

“难道这不是梦?”萧张感叹道。

“当然不是梦啦!”少女的声音随即传来。

“你,你能听到我的心声?”萧张有些慌张的问道。

“主人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知道!”

“擦,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什么知道?”

“小越才不是蛔虫呢?蛔虫那么恶心,小越是一条神鲤!”

“我不管你是神鲤还是什么?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你能帮我吗?”

“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小越可以帮主人您做任何不违背自然规律,不违背道德人伦的事情,但是前提是您必须跟我签订生死契约!”

“什么是生死契约?”萧张不解的问道。

“这世界从不存在任何不劳而获的事情,天上也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有所得必有所失,我帮您做您想做的事儿,您必须用某样东西跟我交换!”

“什么东西?”

“您的寿命!”

“什么?要命?”萧张惊讶的回道。

“对,我可以帮您做任何事情,但是您必须用您的寿命与我交换,我会因事情的轻重不同程度的索取您的寿命!”

“那我怎么知道我能活多久?万一我命短只能活个三四十岁,你这要命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萧张又问。

“不会的,您是我的主人,自然是长命百岁!”

“行!我同意和你签订生死契约!”

“主人您确定不慎重考虑一下?当您的生命额度用完之时,您可真的会死的!”

“管他呢?反正我都长命百岁了,我还担心什么?签吧!”

“好的,主人,您现在只要在您看到的这张契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行!”

女声刚落,萧张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一张类似于合同的白皮书,尽管上面的文字萧张一个也看不懂,但是萧张还是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主人,生死契约签订成功,从今往后,小越将会时刻为您排忧解难,当然,小越再次强调一下,您每次有求于我,我都会索取您的寿命作为报酬,所以,主人,您要自己分事情的轻重缓急再来找我,生命可贵,请主人要珍爱生命!”

第1章:生死契约

一股凉意袭来,萧张缓缓地睁开眼睛。

“啊,头好痛!”萧张觉得后脑传来隐隐的疼痛感,他甩了甩头,下意识的想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后脑。

只是下一瞬间,他傻眼了。

“我这是在哪?”萧张发现自己全身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挣扎几番,动弹不得,此刻的他全身湿透,还时不时有水滴顺着他的身体流到地板上。

很明显刚才那股凉意是被人拿水泼了他一身。

“呀呀呀,萧导,您醒了?”突然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从萧张身后传来。

萧张扭动自己仅能动弹的脑袋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肥胖男人搂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正走向自己。

而在两人身后的门口处,站着俩高大的黑衣大汉,俩黑衣大汉带着墨镜,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看这打扮,应该是这大肚男人的手下。

大肚男人和那个婀娜的女人来到了萧张面前,尽管女人低着头没有看向萧张,但萧张还是一眼将她认了出来。

女人叫韩璐,是萧张的前女友,半月前,因萧张买不起她心爱的LV包,狠心的将萧张给甩了,然后投进了一个有钱人的怀抱。

直到此刻,萧张似乎才想起些什么?

在自己昏迷前,正是韩璐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想再见萧张一面,好好给他道个歉。

萧张起初是拒绝的,但是在韩璐的极力央求下,萧张还是答应了她,毕竟曾经深爱过。

两人约在海城大学校门外的大榕树下,萧张如约而至。

只是萧张没等到韩璐,而是被人用麻袋套住了脑袋,紧接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后脑被人狠狠重击,之后的事情,他就一概不知了。

“韩璐,你她妈真是个贱人,你这样对我,良心就不会痛吗?快把我放开!”萧张咬牙切齿的怒视着依偎在大肚男人怀里的韩璐,不停挣扎着,试图挣脱掉绳索。

“萧导,别生气,别生气,这事儿不怪璐璐,怪只怪我手下那帮兄弟不会办事,我明明是叫他们把您请来,可他们,唉,真不好意思,我替他们向您说声抱歉!”肥胖大肚男人说道。

“你们是怎么办事儿的?我是叫你们把萧导请来,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大肚男人突然冲着门口的俩黑衣大汉怒斥道。

俩黑衣大汉闻言,一脸懵逼,但很快似乎反应了过来,齐声对着大肚男人说道:“南哥,对不起!”

“你们跟我说对不起干嘛?你们对不起的是萧导,不是我,快跟萧导道歉!”大肚男人依旧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萧导,对不起!”俩黑衣大汉得到大肚男人指令后,弓着身子,齐声说道。

“萧导,您看,兄弟们都跟您道歉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们吧!”大肚男人咧着脸对萧张说道。

“别他妈装了,说,你们把我绑到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快把我放开!”萧张怒道。

“萧导,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我这是请,请您来的!”

“我叫萧张,不是什么萧导!”

“萧张可是您的大名,我陈南区区一小辈,怎敢直呼您的名字呢?还是叫萧导好些!”

“说,你们把我绑到这里,到底想干嘛?”

“萧导,您看您把话说的,您是个大导演,我请您来,当然是找您拍戏的!”

“我她妈的就是一个穷的给女朋友买不起包的学生,不会拍什么戏,更不是什么导演!”

“不不,您很快就是个大导演了!”陈南笑道:“这不,我连设备都给您准备好了!”

顺着陈南的视线,萧张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台摄像机,而在摄像机的前方是一张大床。

“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我都说了,我是请您来拍电影的!”陈南继续说道:“咱们神州的电影行业,近些年来如井喷式发展着,各式各样的题材都有涉猎,都取得不错的成绩,票房也是一路飘红,可唯独在cheng,人影片这方面没人拍,也没人敢拍,要不咱们今天就拍一部cheng,人大片如何?”

陈南说着竟无耻的yin笑起来。

“拍电影嘛,自然是需要演员,我想了一下这男女主角就由我和璐璐担当!而您,就是这部电影的总导演!”陈南说道:“璐璐,你觉得如何?”

“都听南哥的!”靠在陈南怀里的韩璐小声的回道。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哈哈哈!”陈南低下头亲了一口韩璐,一脸得意的大笑起来。

看着眼前对这大肚男人百依百顺的韩璐,萧张气不打一处来。

他和韩璐交往接近一年,两人之间最大尺度莫过于亲亲小嘴,当他想再进一步之时,每次都被韩璐制止了,她说自己不同于一般的女人,要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

果不其然,她和一般的女人真不一样,为了钱,连这男人这般可耻的要求都能答应。

萧张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瞎了狗眼怎么看上韩璐这贱女人,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恶心至极。

“璐璐,你到床上去等我,我们先给萧导试个戏。”陈南吩咐道。

“嗯!”韩璐离开了陈南的怀抱,往那张大床走去,至始至终不敢抬头看萧张一眼。

“你们俩出去把门带上,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进来,听到没有!”陈南对着门口俩黑衣大汉吩咐道。

“是,南哥!”俩黑衣大汉说着,带上门退了出去。

............

“萧导,我们也甭浪费时间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待那两个黑衣大汉出去后,陈南走到萧张面前的摄影设备前,将设备打开。

“你他妈快放开我,你们想怎么玩我管不着,快放开我,我艹尼玛!”萧张不停的挣扎着,冲着陈南吼道。

萧张虽然是个三无的穷学生,但是最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对于眼前这大肚男人与自己前女友的这番侮辱,他断然忍无可忍。

男人可以穷,但尊严绝不容忍任何人践踏。

“萧导,咱文明点行不?”陈南对于萧张的辱骂似乎一点的不生气,甚至脸上还带着嬉笑。“唉,萧导,您可是导演,您这离机器也太远了点,来来,靠近一点!”

陈南来到萧张身后,用手推捆住萧张的那张椅子,将他往前推了推。

也正是这时,萧张扭动他那仅能动的头部,一口咬在陈南搭在椅子上的左手。

因为此时的萧张极为愤怒,他这一嘴巴下去毫不留情。

“啊!你麻痹的,你敢咬老子?”陈南猛地抽回手,那被萧张咬住的部位留了一道深深牙印,牙印很深,甚至都流出血来。

陈南抽回手的那瞬间,冲到萧张面前,一个拳头就朝着萧张面部打来,尽管全身被人绑住,但是萧张的脑袋还是本能的闪躲了一下。

“艹,还敢躲?”陈南愤怒不已。紧接着又是一拳袭来。

萧张虽然尽力的躲闪,但是因为自己全身被绑住,还是无法躲开陈南这一拳。

“碰……”的一声,拳头与脑袋碰撞的声音。

萧张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两眼冒金光,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确实,陈南这一拳可是带着全身愤怒的一拳,力道自然大到可怕。

再加上陈南右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金戒指,戒指可是利器,这一拳下去,萧张额头头开一个大口子,一道鲜红色的液体从伤口出喷射而出。

萧张痛苦的瘫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鲜血淋湿了他的左眼,沿着他的脸颊缓缓留下。

“南哥,你没事吧?”看到有冲突,韩璐赶紧奔了过来,双手捧着陈南那只被萧张咬伤的手,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被这煞笔咬了一口而已!”陈南捂着被萧张咬伤的左手,一脸愤怒的说道。

“萧张,你发什么疯啊?你属狗的吗?”韩璐黑着脸怒瞪着萧张说道。

“呵呵,是我疯了,我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我要是没疯,我怎么这么轻易的又一次相信你的鬼话,我他妈的就一疯子,神经病,哈哈哈!”萧张说着竟大笑了起来,笑得那般撕心裂肺,那般狼狈不堪。

“孙子,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把我松开,咱们来个属于男人之间的对决,你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笑罢,萧张对着陈南说道。

“我是不是男人?呵呵,这个问题你应该问璐璐啊!她比谁都清楚,我陈南到底是不是男人!”陈南笑道:“倒是你,我听说你之前跟璐璐好了都将近一年了,可谁曾想到,璐璐在和我之前,竟还是个雏儿,啧啧,小子,一年呐,你到底是那方面不行,还是你他妈的根本就是个废物!亏你名字还取的这般嚣张,我看你丫的干脆改名窝囊废得了,哈哈!”

“你他妈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萧张骂道。

“老子就说你废物咋了,就算你不是废物,老子今天也要把你变成废物!”陈南说着,抬起右脚,直接朝萧张的胯下踹了下去。

由于萧张全身被牢牢捆在椅子上,只能眼看着陈南的脚踹向自己的下体。

“啊!卧槽尼玛!”萧张痛的全身颤抖起来,手臂青筋暴起,面部也因为疼痛变得有些扭曲,再加上此刻的他一脸是血,看起来格外的瘆人。

“哈哈哈,是不是很爽啊!”陈南看到萧张一脸痛苦不已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废物,你不是说老子不是男人吗?老子现在就给你看看什么才是男人,哈哈哈,看好了啊,千万别闭眼!”陈南说着,拉着韩璐往大床走去。

萧张不用想,都知道两人接下来要干嘛,陈南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在自己的面前好好羞辱一番才肯甘心。

突然,萧张感觉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疼痛感,像被什么滚烫的东西烫到一般。

萧张低头往自己的胸口看去,隔着衣服,只见他那条挂在胸口的龙形吊坠散发着猩红色的淡光。

紧接着,萧张觉得那龙形吊坠变得越发的滚烫,就像一个烧红的烙铁一般烙在自己的胸口。

“啊……”剧烈的疼痛感让萧张忍不住惨叫起来。

床上激战正酣的陈南以为是萧张受不了两人的刺激所以才发出的怒吼,于是乎更卖力的运动起来。

萧张没余力去关注陈南二人的破事,剧烈的疼痛感使他几乎要昏厥过去。

...........

“主人……”就在这时,萧张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萧张努力的睁开眼睛,向四周观望,可是房间里除了在床上激战正酣的韩璐两人和自己外,并无他人。

“主人!”就在萧张以为是自己因为脑部遭到重击而引起的幻听之时,那个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

“谁?”

“主人,是我!”甜美女声回道。

“你是谁?是人是鬼?”萧张问。

“主人,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我是一条沉睡了上千年的神鲤,是您把我唤醒的,所以您现在就是我的主人了!”

“沉睡了千年的神鲤?什么鬼?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你?”

“我就在主人您胸前的吊坠里!”

“什么?你在吊坠里?”萧张闻言,一脸的惊呼。

对于这条龙形吊坠的由来,萧张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他十八岁生日之时,从他的养父母那里听说这条龙形吊坠是他的亲生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物件。

至于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身处何方,他的养父母也没有和他多说,似乎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年那对夫妇姓萧,萧张养父姓张,十八岁之前,他叫张扬,萧张这名字,是在他十八岁之后才改的。

“主人,您不是说您看不见我吗?现在您把眼睛闭上,我的样子就会出现在您的脑海里。”闻言,萧张半信半疑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的瞬间,萧张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全身果体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萧张有些看不清少女的面庞,甚至少女的身体萧张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几个重要部位好像被打了马赛克般,若隐若现。

眼前的画面很梦幻,却似乎又有些真实,看着眼前几乎果体的美少女,萧张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惊慌的睁开了眼睛。

只是睁开眼睛后,一切又如初,还是原来的房间,还有那两个萧张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于是,萧张再次闭上了眼睛,那几乎果体的美少女又再次映入他眼帘。

“主人,您看到我了吗?”

“嗯!”萧张咽了咽口水,回道。

“主人,我叫小越,您怎么称呼?”

“我叫萧张!”

“谢谢主人把小越唤醒,从今以后,小越就是主人您的人了!”

“唤醒?什么鬼?我怎么把你唤醒了?”萧张一头雾水。

“因为您的血!”

“我的血?”萧张的心里疑惑更大了。

从小到大,自己流血的次数数不胜数,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情况?

难道说,是自己额头处伤口流出的血液沿着面部往下流,然后正好流到自己的胸口处的龙形吊坠上,才会发生这样的异样。

还是说是自己被陈南那一拳给打晕了过去,现在的一切是在做梦?

萧张确实分不清现在的状况是梦境还是现实,于是用力的掐了掐自己大腿,一股强烈的疼痛感随即传来。

“难道这不是梦?”萧张感叹道。

“当然不是梦啦!”少女的声音随即传来。

“你,你能听到我的心声?”萧张有些慌张的问道。

“主人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知道!”

“擦,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什么知道?”

“小越才不是蛔虫呢?蛔虫那么恶心,小越是一条神鲤!”

“我不管你是神鲤还是什么?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你能帮我吗?”

“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小越可以帮主人您做任何不违背自然规律,不违背道德人伦的事情,但是前提是您必须跟我签订生死契约!”

“什么是生死契约?”萧张不解的问道。

“这世界从不存在任何不劳而获的事情,天上也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有所得必有所失,我帮您做您想做的事儿,您必须用某样东西跟我交换!”

“什么东西?”

“您的寿命!”

“什么?要命?”萧张惊讶的回道。

“对,我可以帮您做任何事情,但是您必须用您的寿命与我交换,我会因事情的轻重不同程度的索取您的寿命!”

“那我怎么知道我能活多久?万一我命短只能活个三四十岁,你这要命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萧张又问。

“不会的,您是我的主人,自然是长命百岁!”

“行!我同意和你签订生死契约!”

“主人您确定不慎重考虑一下?当您的生命额度用完之时,您可真的会死的!”

“管他呢?反正我都长命百岁了,我还担心什么?签吧!”

“好的,主人,您现在只要在您看到的这张契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行!”

女声刚落,萧张的脑海里顿时出现一张类似于合同的白皮书,尽管上面的文字萧张一个也看不懂,但是萧张还是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主人,生死契约签订成功,从今往后,小越将会时刻为您排忧解难,当然,小越再次强调一下,您每次有求于我,我都会索取您的寿命作为报酬,所以,主人,您要自己分事情的轻重缓急再来找我,生命可贵,请主人要珍爱生命!”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