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6 16:01:23

医者父母心,不能有杂念!

我深吸口气端着药臼来到她身边,在双手上抹了些药臼里的汤汤水水再次深吸了口气看向她:“我……来了。”

“嗯。”她的脸一红闭上了眼。

我屏除了一切杂念再次把手放往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伸去。

“兹拉……”我的手刚一接触到她的肚子,她忽然发出了一道痛苦的轻哼,我抬起手就看到她小腹上已经出现了两只漆黑的手印,就仿佛被烧焦了一般。

好家伙,这是死气入体了呀!这玩意儿还真厉害!

“有点疼,你忍不住了告诉我。”我安慰道。

“嗯。”她微微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做声。

我再次深吸口气重新开始推拿。

起初那玩意儿反抗有些剧烈,在我用银针摆了七星阵之后挣扎了一阵儿就不再闹腾了,没多久之后我便听到她说“要出来了”,于是赶紧掏咬破手指时刻准备着。

“当啷!”

一道轻响过后,她猛然长出了口气,贴在医疗床低下的那几道锁灵符就“哗啦啦”的抖动了起来。

“好厉害的玩意儿!”我冷哼一声赶紧扑到床下用手指上的血在铜瓮上画了一对阴阳鱼便快速的将铜瓮取下来,用刚刚的那几道符封了翁口,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玩意儿能困住它?”她坐起来看了一眼铜瓮有些不相信的道。

“放心,绝对没问题。”我不在意的笑了笑,这可是我师父用活了一甲子的黑狗血亲自开光过的,别说是这玩意儿,就是鬼王也镇得住!

“嗯,很晚了,你还不睡?”她忽然呵呵笑着看向了我。

笑颜如花,那一瞬间让我有些沉醉。

“我……”我本想说等她走了就睡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忽然感觉困的厉害,两眼一黑就趴在了桌子上。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看了看桌子上码放整齐的五万块钱和老老实实呆在桌子上的铜瓮,虽然不知道我昨晚是怎么了,但毕竟没丢东西,诊金也没少收,我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将钱收进抽屉转身去工具箱里找法器将铜瓮镇压了起来。

用师父的话说,我是一个狗窝里留不住剩馍的人,有了钱自然要出去胡吃海喝一番,在外面浪荡了两三天之后我才想起回去看看这两天有生意没有。

然而,我刚一回去就发现我家里被人翻得像是垃圾场一样,二楼药柜中的药撒的到处都是。

遭贼了!我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我这里因为经常有鬼光顾阴气很重,但凡是正常点的人都不愿意来,怎么会有小偷光顾的?我这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兴许是他脑子被驴踢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就打算收拾房间,一弯腰忽然在墙角看到了我之前放在药柜顶上镇压起来的铜瓮,心里不由一沉赶紧过去捡了起来,爬到柜顶上一看,四象阵已经被破了!

不对,来这里的不是一般的小偷,这人懂点行,要不然四象阵一旦成了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又怎么能破掉?

我立刻就打算低头查看铜瓮,忽然一下子愣住了,药柜顶上竟写着一排血色的小字:还我东西!

我用手擦了擦那排字,发现擦不掉之后脑子瞬间嗡嗡作响:这是鬼道的术法,这代表不死不休!

我没拿过别人的东西,每次给人看病也都收了不菲的诊金,理论上来说我只是一个拿钱看病的,在天道眼中我只是一个工具,根本不会莫名其妙的招惹别人的因果,可是,为什么却有人向我要东西?

我分明是卷入了别人的因果中!

妈蛋,是谁想害我?

我心里一怒就扬起了手,正想把手里的东西摔下去,我忽然想起这瓮里可装着那晚那个厉害玩意儿的,这要是损坏了事情就大条了!

我赶紧仔细查看起这个铜瓮,发现翁口的锁灵符还在,我刚刚微微松了口气心里便忽然一冷:我摸到瓮底被钻了个洞!

这还得了?我赶紧打开翁口就向里面看去,吓得我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瓮里空无一物!

那东西不见了!那么重的死气,这可是要出大事儿的呀!如果它害死了人,这罪过可是要算在我头上的!

不行,我得去找!

我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就打算出去。

“庄重,你要干吗去?”就在这时,一道嘿嘿的笑声响起,一道瘦巴巴的黑影就出现在我面前。

“别来惹老子,老子心情正不好呢!”我嘟囔了一声就开始收拾家伙。

这家伙是我这里的常客,是一只饿死鬼,名叫苏荣。

“这是要干仗?”他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

“关你什么事儿?”我白了他一眼随手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里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就一脸陶醉的跑过去闻香烟儿了,我知道,他来我这儿就是为了这口吃的。

苏荣不来烦我,我也落得清静,背起家伙式就出门,满五龙口溜达了起来。

直溜达到了后半夜,鬼我倒是见了几个,可是都是没什么威胁的孤魂野鬼,至于像那晚那个拥有那么强悍的死气的东西我却没碰到一个,我不由有些后悔那晚没仔细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勤快的人,相反,还有些懒,见到没出事,我索性就回到了医馆里。

“哈哈!你终于也要死了!你终于也要死了!”我刚一进门就听到苏荣带着哭腔的笑声,不由好奇了起来,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看起来五十来岁,满脸黑气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看着苏荣。

“医生,我……”那个男人一见我进来赶紧一脸紧张的站了起来。

“庄重,不要救他,让他去死!”苏荣不等他说话就连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张的道。

“滚蛋!”我白了苏荣一眼甩开了他:“不救他你养着我?再说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凡事总会留一线生机,他既然进了我的医馆就说明他抓住了这一线生机,你要我逆天而行?这报应算谁的?”

“多谢医生,多谢医生。”那中年人连忙点头哈腰的道。

“先别说这么多,说说你什么症状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那男人和脸色难看的苏荣一起跟着我上楼。

“我最近身体虚,走路都觉得好像背着一座山一样,还总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话,这两天还总看到一些陌生人在我家走来走去,但这些人我的家人都看不到……”

“你这是亏心事做多了,被鬼缠身了。”我瞥了他一眼:“这个不归我管。”

“啊?”他差点要哭出来:“那……那……”

“活该!”苏荣哈哈笑了起来。

“不过你也别急,虽然鬼缠身不归我管,可是你背上的山却归我管,你的命还能保住。”我呵呵笑了起来。

单纯的鬼缠身只会让他意识混乱心力交瘁,顶多疯掉却不会出现他所说的背上像是背了一座山的感觉,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被这些缠他的小鬼下了泰山咒,他们缠着他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折磨他,而是在用自己身上的阴力加持泰山咒。

这情况如果放任不管,时间久了他就会被一座无形的山压得全身爆裂而死。不过好在中了泰山咒就像是中毒一样,这个归我管,只要他出得起诊金,他的命就算暂时保住了。

“庄重,你不知道,这家伙是新密的一个丧尽天良的煤老板,当年我就是在他矿上打工,那次塌方我被困在井下,这家伙不但不救我反而为了瞒天过海推卸责任让人把井口封死导致我活活饿死在井下,他……他就是个混蛋,你不能救他!”苏荣一下子急了起来。

煤老板?有钱人啊!

我心里一笑淡淡的道:“诊金二十万,愿治我就动手,不愿治就走。”

“你怎么……好坏不分啊?”苏荣差点急哭了。

“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好坏,我作为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至于考量好坏不该我来。”我瞥了一眼苏荣:“你吃饱没?吃饱了就滚蛋,我还有正事。”

“你……你会后悔的!”苏荣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转身跑了出去。

“你治不治?”我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男人,至于苏荣的威胁,我收了钱切断了因果,他根本就不会产生报复我的想法,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治!治!”他赶紧点了点头。

“先付钱吧,是刷卡还是转账?”

“转账吧。”他拿出手机对着支付宝二维码扫了一下。

收到转账之后我便用金针在他身上摆了回龙阵,烧了洗魂符,叮嘱他回家之后找个童男穿过的红色内裤在头上套三天之后就让他离开了。

他离开后我就坐下来开始想那东西到底是自己跑了还是丢了,又仔细研究了一下铜瓮上的孔之后我去楼下打开了电脑,查看了最近几天临城以及周边城市的新闻,没发现有任何古怪之处之后终于确定那东西应该是被那小偷带走了而不是逃掉了。

只是我搞不明白的是,你要我还东西就还东西呗,干吗还顺手牵羊的偷东西?

不过,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反正不管他是什么东西我都不怕,谁还没有两手镇场子的绝活啊?

想不死不休?放马过来就是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夜里,我没等来要来找我要东西的人,反而等来了一群来者不善的普通人!

第2章 来者不善

医者父母心,不能有杂念!

我深吸口气端着药臼来到她身边,在双手上抹了些药臼里的汤汤水水再次深吸了口气看向她:“我……来了。”

“嗯。”她的脸一红闭上了眼。

我屏除了一切杂念再次把手放往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伸去。

“兹拉……”我的手刚一接触到她的肚子,她忽然发出了一道痛苦的轻哼,我抬起手就看到她小腹上已经出现了两只漆黑的手印,就仿佛被烧焦了一般。

好家伙,这是死气入体了呀!这玩意儿还真厉害!

“有点疼,你忍不住了告诉我。”我安慰道。

“嗯。”她微微轻嗯了一声便不再做声。

我再次深吸口气重新开始推拿。

起初那玩意儿反抗有些剧烈,在我用银针摆了七星阵之后挣扎了一阵儿就不再闹腾了,没多久之后我便听到她说“要出来了”,于是赶紧掏咬破手指时刻准备着。

“当啷!”

一道轻响过后,她猛然长出了口气,贴在医疗床低下的那几道锁灵符就“哗啦啦”的抖动了起来。

“好厉害的玩意儿!”我冷哼一声赶紧扑到床下用手指上的血在铜瓮上画了一对阴阳鱼便快速的将铜瓮取下来,用刚刚的那几道符封了翁口,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玩意儿能困住它?”她坐起来看了一眼铜瓮有些不相信的道。

“放心,绝对没问题。”我不在意的笑了笑,这可是我师父用活了一甲子的黑狗血亲自开光过的,别说是这玩意儿,就是鬼王也镇得住!

“嗯,很晚了,你还不睡?”她忽然呵呵笑着看向了我。

笑颜如花,那一瞬间让我有些沉醉。

“我……”我本想说等她走了就睡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忽然感觉困的厉害,两眼一黑就趴在了桌子上。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看了看桌子上码放整齐的五万块钱和老老实实呆在桌子上的铜瓮,虽然不知道我昨晚是怎么了,但毕竟没丢东西,诊金也没少收,我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将钱收进抽屉转身去工具箱里找法器将铜瓮镇压了起来。

用师父的话说,我是一个狗窝里留不住剩馍的人,有了钱自然要出去胡吃海喝一番,在外面浪荡了两三天之后我才想起回去看看这两天有生意没有。

然而,我刚一回去就发现我家里被人翻得像是垃圾场一样,二楼药柜中的药撒的到处都是。

遭贼了!我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现实,。

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我这里因为经常有鬼光顾阴气很重,但凡是正常点的人都不愿意来,怎么会有小偷光顾的?我这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兴许是他脑子被驴踢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就打算收拾房间,一弯腰忽然在墙角看到了我之前放在药柜顶上镇压起来的铜瓮,心里不由一沉赶紧过去捡了起来,爬到柜顶上一看,四象阵已经被破了!

不对,来这里的不是一般的小偷,这人懂点行,要不然四象阵一旦成了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又怎么能破掉?

我立刻就打算低头查看铜瓮,忽然一下子愣住了,药柜顶上竟写着一排血色的小字:还我东西!

我用手擦了擦那排字,发现擦不掉之后脑子瞬间嗡嗡作响:这是鬼道的术法,这代表不死不休!

我没拿过别人的东西,每次给人看病也都收了不菲的诊金,理论上来说我只是一个拿钱看病的,在天道眼中我只是一个工具,根本不会莫名其妙的招惹别人的因果,可是,为什么却有人向我要东西?

我分明是卷入了别人的因果中!

妈蛋,是谁想害我?

我心里一怒就扬起了手,正想把手里的东西摔下去,我忽然想起这瓮里可装着那晚那个厉害玩意儿的,这要是损坏了事情就大条了!

我赶紧仔细查看起这个铜瓮,发现翁口的锁灵符还在,我刚刚微微松了口气心里便忽然一冷:我摸到瓮底被钻了个洞!

这还得了?我赶紧打开翁口就向里面看去,吓得我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瓮里空无一物!

那东西不见了!那么重的死气,这可是要出大事儿的呀!如果它害死了人,这罪过可是要算在我头上的!

不行,我得去找!

我看了看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就打算出去。

“庄重,你要干吗去?”就在这时,一道嘿嘿的笑声响起,一道瘦巴巴的黑影就出现在我面前。

“别来惹老子,老子心情正不好呢!”我嘟囔了一声就开始收拾家伙。

这家伙是我这里的常客,是一只饿死鬼,名叫苏荣。

“这是要干仗?”他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

“关你什么事儿?”我白了他一眼随手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里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他就一脸陶醉的跑过去闻香烟儿了,我知道,他来我这儿就是为了这口吃的。

苏荣不来烦我,我也落得清静,背起家伙式就出门,满五龙口溜达了起来。

直溜达到了后半夜,鬼我倒是见了几个,可是都是没什么威胁的孤魂野鬼,至于像那晚那个拥有那么强悍的死气的东西我却没碰到一个,我不由有些后悔那晚没仔细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勤快的人,相反,还有些懒,见到没出事,我索性就回到了医馆里。

“哈哈!你终于也要死了!你终于也要死了!”我刚一进门就听到苏荣带着哭腔的笑声,不由好奇了起来,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看起来五十来岁,满脸黑气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看着苏荣。

“医生,我……”那个男人一见我进来赶紧一脸紧张的站了起来。

“庄重,不要救他,让他去死!”苏荣不等他说话就连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张的道。

“滚蛋!”我白了苏荣一眼甩开了他:“不救他你养着我?再说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凡事总会留一线生机,他既然进了我的医馆就说明他抓住了这一线生机,你要我逆天而行?这报应算谁的?”

“多谢医生,多谢医生。”那中年人连忙点头哈腰的道。

“先别说这么多,说说你什么症状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那男人和脸色难看的苏荣一起跟着我上楼。

“我最近身体虚,走路都觉得好像背着一座山一样,还总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话,这两天还总看到一些陌生人在我家走来走去,但这些人我的家人都看不到……”

“你这是亏心事做多了,被鬼缠身了。”我瞥了他一眼:“这个不归我管。”

“啊?”他差点要哭出来:“那……那……”

“活该!”苏荣哈哈笑了起来。

“不过你也别急,虽然鬼缠身不归我管,可是你背上的山却归我管,你的命还能保住。”我呵呵笑了起来。

单纯的鬼缠身只会让他意识混乱心力交瘁,顶多疯掉却不会出现他所说的背上像是背了一座山的感觉,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被这些缠他的小鬼下了泰山咒,他们缠着他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折磨他,而是在用自己身上的阴力加持泰山咒。

这情况如果放任不管,时间久了他就会被一座无形的山压得全身爆裂而死。不过好在中了泰山咒就像是中毒一样,这个归我管,只要他出得起诊金,他的命就算暂时保住了。

“庄重,你不知道,这家伙是新密的一个丧尽天良的煤老板,当年我就是在他矿上打工,那次塌方我被困在井下,这家伙不但不救我反而为了瞒天过海推卸责任让人把井口封死导致我活活饿死在井下,他……他就是个混蛋,你不能救他!”苏荣一下子急了起来。

煤老板?有钱人啊!

我心里一笑淡淡的道:“诊金二十万,愿治我就动手,不愿治就走。”

“你怎么……好坏不分啊?”苏荣差点急哭了。

“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好坏,我作为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至于考量好坏不该我来。”我瞥了一眼苏荣:“你吃饱没?吃饱了就滚蛋,我还有正事。”

“你……你会后悔的!”苏荣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转身跑了出去。

“你治不治?”我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男人,至于苏荣的威胁,我收了钱切断了因果,他根本就不会产生报复我的想法,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治!治!”他赶紧点了点头。

“先付钱吧,是刷卡还是转账?”

“转账吧。”他拿出手机对着支付宝二维码扫了一下。

收到转账之后我便用金针在他身上摆了回龙阵,烧了洗魂符,叮嘱他回家之后找个童男穿过的红色内裤在头上套三天之后就让他离开了。

他离开后我就坐下来开始想那东西到底是自己跑了还是丢了,又仔细研究了一下铜瓮上的孔之后我去楼下打开了电脑,查看了最近几天临城以及周边城市的新闻,没发现有任何古怪之处之后终于确定那东西应该是被那小偷带走了而不是逃掉了。

只是我搞不明白的是,你要我还东西就还东西呗,干吗还顺手牵羊的偷东西?

不过,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反正不管他是什么东西我都不怕,谁还没有两手镇场子的绝活啊?

想不死不休?放马过来就是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夜里,我没等来要来找我要东西的人,反而等来了一群来者不善的普通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