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5 10:04:00

江鱼只是淡淡看着刘兆新,身上依然没有半点气势。

“你这么做,龙仟知道么?”

“这是我们的地盘,一切我们说了算,江鱼,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刘少,你那小姨子能被刘少看上,是她的福气,你瞎搅和什么?”

刘兆新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冷声道:“既然你不愿意跪下,那我就打断你双脚,让你永远无法站立。”

包厢之中,刘强拍案而起:“胡闹,刘森,你这是要害死刘兆新么?”

刘森哈哈笑道:“你们做事畏首畏尾,一点都不果断,一个废物女婿而已,用得着顾忌这么多么?”

“你……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气死我了。”刘强脸都气得变色了。

九段高手陈昆都被秒杀了,你现在派个八段高手去收拾对方,这他妈是搞笑么?

“龙少,请你出手,救下刘兆新,他可是我刘家为数不多的高手了。”

刘强只好求助龙仟。

龙仟叹息了一声:“晚了。”

晚了?

刘强一怔,什么意思?

说话间,便看到刘兆新一个纵步,疾如闪电一般冲向了江鱼,一拳轰击而出。

一股清晰可见的劲风,将酒瓶都卷了起来,撞击在墙壁上,碎片纷飞,很是吓人。

江鱼坐在沙发上,头发飞扬,露出俊朗五官,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不屑的冷笑,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刘兆新眼皮狂跳,呼吸骤然急促。

他死死看着江鱼,眼中的不屑和自信,逐渐化为了惊恐和绝望。

“你……你是先天大师?”

20多岁的先天,刘兆新简直闻所未闻。

他八段修为,可开山裂石,一拳击出,小牛倒毙。

但此刻,他的拳头,却被一只看起来很普通的手给抓住了。

所有力量,如泥牛入海,半点波澜也没有溅起便消失。

而一股神秘的力量,就像是囚笼一般,将他笼罩,牢牢压制在原地,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只有先天真气,才有这样的威力!

江鱼看着他,并没有回答。

“江鱼,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放我一马吧!我们的老婆可是同学,你要是先天高手早点说,打死我们也不敢冒犯你啊!”

刘兆新边说,额头的汗珠就像是瀑布一样流淌下来。

他用尽了全力,却连动一下都办不到。

先天,简直是神一般的境界,让凡人绝望。

江鱼淡淡一笑:“我这个年纪,才先天修为,传出去也太丢人了,难不成还要到处宣扬?对于要杀我的人,我一向不选择原谅。”

江鱼眼神一冷:“你该庆幸,我还在斋戒期,所以,你就永远躺在病床上吧!”

“不!”

刘兆新发出了惊恐的大叫,感觉身体就像是被无形的绳子勒紧,让人窒息。

那股力量,摧枯拉朽一般,将他丹田摧毁,数年内力修为全废。

随后,力量作用在他的四肢百骸。

咔嚓,咔嚓!

刘兆新似乎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

他眼中的神采逐渐消失,最后变成了一片茫然。

刘强和刘森等人,屏息静气,满脸疑惑。

什么情况?

这两人闹着玩吗?

就算是小孩子打架,也应该你来我往动几下吧!

这两人倒好,摆了个姿势就一动不动,像两具雕塑。

刘森叫道:“什么玩意?这刘兆新平时吹牛都吹上天了,还说自己一个可以打几十个,这尼玛连个病痨鬼都打不过,也太丢人了吧!”

刘森满头黑线,喝道:“闭嘴,你懂个P。”

他也是疑惑的看向龙仟。

“龙少,这是怎么回事?”

龙仟淡淡道:“我早说过,他死定了。”

刘森叫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帮忙啊!”

一众高手面面向觎。

“看尼玛看,没看到老刘顶不住了么?大家一起上,把这个病痨鬼给我弄死。”

刘森冲屋子里刘家高手大喊。

众人都是脸色发黑。

刘强太宠溺孩子,完全将这家伙培养成了纨绔子弟。

刘强皱眉道:“都不许动,听龙少的。”

说话间,只见做出攻击姿势的刘兆新,突然身子如同木桩一样,向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毯上。

什么情况?

这就完了?

大家感觉荒谬之时,又是一股寒意升起。

这太诡异,太可怕了。

刘兆新是刘家隐藏的一颗暗器,绝对的高手。

八段修为,傲视群雄。

可是,他在江鱼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去。

这个著名的窝囊废,竟然恐怖如斯!

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佩服的看向了龙仟。

他们这群六段七段高手,什么端倪都没有看出来,龙少却已经知道刘兆新完了。

光是这份眼力,就让人佩服。

刘强傻傻看着画面之中的江鱼,禁不住嘴唇哆嗦。

“他……他刚才好像看了摄像头一眼,是不是知道我们在这里?龙少,怎么办?”

亲眼目睹,刘强才理解为何陈昆要连夜逃走,寻求突破了。

这人太可怕了!

看起来像个老实人很好欺负。

可实力却深不可测。

龙仟嘴角扬起:“有意思,原本以为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很平淡,没想到还有惊喜。”

刘强焦急的道:“龙少,赶紧出手将他灭了吧。”

龙仟却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邪魅狂狷的冷笑。

这些人,真是无知啊!

真以为江鱼还是九段高手么?

同为先天,在江鱼动手的瞬间,他便已经看出端倪。

是个劲敌!

先天高手并不稀奇,稀奇的是,20岁左右便已经是先天!

许多大家族,倾全族之力,也未能培养出一名九段高手来,更别说先天。

年仅20多岁的先天高手,只有那些大家族才能培养出来。

比如,三门四庄一阁这样的超级大势力。

一个小小S城,倾全城资源,也不可能培养出二十岁的先天!

这个江鱼,如果不是自己猜想的那种人,那么他身后,绝对有个强有力的组织。

这对于执掌天下的四大山庄来说,绝对是个劲爆的大消息。

或许,凭借此人,自己就能扭转局面,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了。

龙仟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心中泛起一股难言的激动。

金龙山庄,雄霸魔都!

那个地方,对别人来说,只是一个地名,一个旅游景点,但对自己来说,却是荣誉的起点和真正的舞台。

龙仟眼神深邃,死死看着江鱼。

但无论他怎么观察,也无法看出江鱼的底细。

刚才那一闪而逝的真气波动,像是幻觉。

“此人对真气的掌握,简直达到了恐怖的地步,我一时还看不穿。”龙仟沉吟了一下,道:“让他走!”

刘森虽然万般不甘,但这里已经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刘强咬牙,万般不甘:“机会难得啊龙少。”

龙仟淡淡道:“刘总不相信我?”

“没有,没有,我对龙少是绝对信任的,只不过,任由他们来去,感觉有些憋屈罢了。”

“让你的人都撤回来吧!你们不明白先天高手的可怕,巨大的实力差距,绝非数量能弥补的。”

“先天高手?龙少,你的意思是,江鱼不是九段,而是先天?”

刘强脸色煞白,感觉后背都在冒凉气。

二十多岁的九段高手,尚且勉强能接受。

20岁的先天,简直已经是妖孽般的人物了。

这样强大的人物,就算是自己背后的家族,也要掂量掂量,更何况自己了。

刘强叹息了一声,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不甘心的道:“所有人,撤,不许阻拦江鱼。”

江鱼坐了一阵,嘴角慢慢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来。

“这么沉得住气,真是个稳重的人,算了,给你一次机会,暂时饶你一命。”

感知到外面的高手离去,江鱼也是松了口气。

虽然他并不畏惧,但过早暴露实力,绝对不明智。

尤其在还没弄明白龙仟真正来历和目的的时候。

江鱼信步来到周思彤面前,蹲下来静静看着她,脸色有些怪异。

他突然发现,周思彤的五官,给自己一丝熟悉之感,居然有三分神似小凤儿。

不是吧?

小凤儿难道真的和人类结合,还传承了血脉?

江鱼心中升起一阵怪异感觉。

小凤儿,可是最讨厌人类的。

周思彤虽然有四段修为,但也顶不住醉龙香的药力。

此刻她背靠着沙发,脸色绯红,小嘴嘟起,还在不断蠕动。

不知道是在梦中吃着什么美食,还是在跟人撒娇。

刘森瞪大眼睛,叫道:“窝巢,这个色胚,不会是想对周思彤直接下手吧?”

众人惊异间,却见江鱼伸手,在周思彤身上拍打抚摸起来。

刘森气得不行:“尼玛,这混蛋,吃着碗里的,看着桌上的,还霸占着锅里的,简直是个畜生。”

刘强阴笑:“他要是敢乱来,我们将影片送给周安飞,让他们窝里反。”

龙仟翻了个白眼。

这父子两,不会都是白痴吧。

周安飞巴不得自己的女儿攀上这颗大树。

两人能发生点什么,他求之不得。

周思彤幽幽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江鱼的双手正放在自己身上。

她顿时发出一声尖叫:“流氓,你在做什么?”

第032章 刘强的震惊

江鱼只是淡淡看着刘兆新,身上依然没有半点气势。

“你这么做,龙仟知道么?”

“这是我们的地盘,一切我们说了算,江鱼,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刘少,你那小姨子能被刘少看上,是她的福气,你瞎搅和什么?”

刘兆新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冷声道:“既然你不愿意跪下,那我就打断你双脚,让你永远无法站立。”

包厢之中,刘强拍案而起:“胡闹,刘森,你这是要害死刘兆新么?”

刘森哈哈笑道:“你们做事畏首畏尾,一点都不果断,一个废物女婿而已,用得着顾忌这么多么?”

“你……你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气死我了。”刘强脸都气得变色了。

九段高手陈昆都被秒杀了,你现在派个八段高手去收拾对方,这他妈是搞笑么?

“龙少,请你出手,救下刘兆新,他可是我刘家为数不多的高手了。”

刘强只好求助龙仟。

龙仟叹息了一声:“晚了。”

晚了?

刘强一怔,什么意思?

说话间,便看到刘兆新一个纵步,疾如闪电一般冲向了江鱼,一拳轰击而出。

一股清晰可见的劲风,将酒瓶都卷了起来,撞击在墙壁上,碎片纷飞,很是吓人。

江鱼坐在沙发上,头发飞扬,露出俊朗五官,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不屑的冷笑,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刘兆新眼皮狂跳,呼吸骤然急促。

他死死看着江鱼,眼中的不屑和自信,逐渐化为了惊恐和绝望。

“你……你是先天大师?”

20多岁的先天,刘兆新简直闻所未闻。

他八段修为,可开山裂石,一拳击出,小牛倒毙。

但此刻,他的拳头,却被一只看起来很普通的手给抓住了。

所有力量,如泥牛入海,半点波澜也没有溅起便消失。

而一股神秘的力量,就像是囚笼一般,将他笼罩,牢牢压制在原地,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只有先天真气,才有这样的威力!

江鱼看着他,并没有回答。

“江鱼,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放我一马吧!我们的老婆可是同学,你要是先天高手早点说,打死我们也不敢冒犯你啊!”

刘兆新边说,额头的汗珠就像是瀑布一样流淌下来。

他用尽了全力,却连动一下都办不到。

先天,简直是神一般的境界,让凡人绝望。

江鱼淡淡一笑:“我这个年纪,才先天修为,传出去也太丢人了,难不成还要到处宣扬?对于要杀我的人,我一向不选择原谅。”

江鱼眼神一冷:“你该庆幸,我还在斋戒期,所以,你就永远躺在病床上吧!”

“不!”

刘兆新发出了惊恐的大叫,感觉身体就像是被无形的绳子勒紧,让人窒息。

那股力量,摧枯拉朽一般,将他丹田摧毁,数年内力修为全废。

随后,力量作用在他的四肢百骸。

咔嚓,咔嚓!

刘兆新似乎听到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

他眼中的神采逐渐消失,最后变成了一片茫然。

刘强和刘森等人,屏息静气,满脸疑惑。

什么情况?

这两人闹着玩吗?

就算是小孩子打架,也应该你来我往动几下吧!

这两人倒好,摆了个姿势就一动不动,像两具雕塑。

刘森叫道:“什么玩意?这刘兆新平时吹牛都吹上天了,还说自己一个可以打几十个,这尼玛连个病痨鬼都打不过,也太丢人了吧!”

刘森满头黑线,喝道:“闭嘴,你懂个P。”

他也是疑惑的看向龙仟。

“龙少,这是怎么回事?”

龙仟淡淡道:“我早说过,他死定了。”

刘森叫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帮忙啊!”

一众高手面面向觎。

“看尼玛看,没看到老刘顶不住了么?大家一起上,把这个病痨鬼给我弄死。”

刘森冲屋子里刘家高手大喊。

众人都是脸色发黑。

刘强太宠溺孩子,完全将这家伙培养成了纨绔子弟。

刘强皱眉道:“都不许动,听龙少的。”

说话间,只见做出攻击姿势的刘兆新,突然身子如同木桩一样,向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毯上。

什么情况?

这就完了?

大家感觉荒谬之时,又是一股寒意升起。

这太诡异,太可怕了。

刘兆新是刘家隐藏的一颗暗器,绝对的高手。

八段修为,傲视群雄。

可是,他在江鱼面前,居然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去。

这个著名的窝囊废,竟然恐怖如斯!

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佩服的看向了龙仟。

他们这群六段七段高手,什么端倪都没有看出来,龙少却已经知道刘兆新完了。

光是这份眼力,就让人佩服。

刘强傻傻看着画面之中的江鱼,禁不住嘴唇哆嗦。

“他……他刚才好像看了摄像头一眼,是不是知道我们在这里?龙少,怎么办?”

亲眼目睹,刘强才理解为何陈昆要连夜逃走,寻求突破了。

这人太可怕了!

看起来像个老实人很好欺负。

可实力却深不可测。

龙仟嘴角扬起:“有意思,原本以为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很平淡,没想到还有惊喜。”

刘强焦急的道:“龙少,赶紧出手将他灭了吧。”

龙仟却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邪魅狂狷的冷笑。

这些人,真是无知啊!

真以为江鱼还是九段高手么?

同为先天,在江鱼动手的瞬间,他便已经看出端倪。

是个劲敌!

先天高手并不稀奇,稀奇的是,20岁左右便已经是先天!

许多大家族,倾全族之力,也未能培养出一名九段高手来,更别说先天。

年仅20多岁的先天高手,只有那些大家族才能培养出来。

比如,三门四庄一阁这样的超级大势力。

一个小小S城,倾全城资源,也不可能培养出二十岁的先天!

这个江鱼,如果不是自己猜想的那种人,那么他身后,绝对有个强有力的组织。

这对于执掌天下的四大山庄来说,绝对是个劲爆的大消息。

或许,凭借此人,自己就能扭转局面,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心愿了。

龙仟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心中泛起一股难言的激动。

金龙山庄,雄霸魔都!

那个地方,对别人来说,只是一个地名,一个旅游景点,但对自己来说,却是荣誉的起点和真正的舞台。

龙仟眼神深邃,死死看着江鱼。

但无论他怎么观察,也无法看出江鱼的底细。

刚才那一闪而逝的真气波动,像是幻觉。

“此人对真气的掌握,简直达到了恐怖的地步,我一时还看不穿。”龙仟沉吟了一下,道:“让他走!”

刘森虽然万般不甘,但这里已经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刘强咬牙,万般不甘:“机会难得啊龙少。”

龙仟淡淡道:“刘总不相信我?”

“没有,没有,我对龙少是绝对信任的,只不过,任由他们来去,感觉有些憋屈罢了。”

“让你的人都撤回来吧!你们不明白先天高手的可怕,巨大的实力差距,绝非数量能弥补的。”

“先天高手?龙少,你的意思是,江鱼不是九段,而是先天?”

刘强脸色煞白,感觉后背都在冒凉气。

二十多岁的九段高手,尚且勉强能接受。

20岁的先天,简直已经是妖孽般的人物了。

这样强大的人物,就算是自己背后的家族,也要掂量掂量,更何况自己了。

刘强叹息了一声,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不甘心的道:“所有人,撤,不许阻拦江鱼。”

江鱼坐了一阵,嘴角慢慢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来。

“这么沉得住气,真是个稳重的人,算了,给你一次机会,暂时饶你一命。”

感知到外面的高手离去,江鱼也是松了口气。

虽然他并不畏惧,但过早暴露实力,绝对不明智。

尤其在还没弄明白龙仟真正来历和目的的时候。

江鱼信步来到周思彤面前,蹲下来静静看着她,脸色有些怪异。

他突然发现,周思彤的五官,给自己一丝熟悉之感,居然有三分神似小凤儿。

不是吧?

小凤儿难道真的和人类结合,还传承了血脉?

江鱼心中升起一阵怪异感觉。

小凤儿,可是最讨厌人类的。

周思彤虽然有四段修为,但也顶不住醉龙香的药力。

此刻她背靠着沙发,脸色绯红,小嘴嘟起,还在不断蠕动。

不知道是在梦中吃着什么美食,还是在跟人撒娇。

刘森瞪大眼睛,叫道:“窝巢,这个色胚,不会是想对周思彤直接下手吧?”

众人惊异间,却见江鱼伸手,在周思彤身上拍打抚摸起来。

刘森气得不行:“尼玛,这混蛋,吃着碗里的,看着桌上的,还霸占着锅里的,简直是个畜生。”

刘强阴笑:“他要是敢乱来,我们将影片送给周安飞,让他们窝里反。”

龙仟翻了个白眼。

这父子两,不会都是白痴吧。

周安飞巴不得自己的女儿攀上这颗大树。

两人能发生点什么,他求之不得。

周思彤幽幽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江鱼的双手正放在自己身上。

她顿时发出一声尖叫:“流氓,你在做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