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9 10:51:12

新书地址:https://www.heiyan.com/book/127709

书名《最强炼气初期》黑岩搜索“最强炼气初期”即可

简介:仙尊归来,修为降到炼气初期,本来觉得很LOW,岂料一路碾压众修真高手,这是神马情况,好郁闷啊。都市纯爽文,一爽到底。

正文:

华夏江北市,是夜。

闪电撕裂天幕,雷声在耳边炸起。

狂风肆虐中,千万条雨线射向地面,开出无数朵水花。

全世界都是“哗哗”雨声。

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甚至有个网友在微博上发道:“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

林宇静静地躺在床上,虽然呼吸均匀,却面色苍白。

他面容清秀,棱角分明,也算是帅哥一枚。

可惜,他手脚筋尽断,已是残废之躯。

林宇已经睡了三年,医生判为“脑死亡”,也就是通常说的“植物人”。

床边,坐着一女子,长相酷似明星热巴,却又青出于蓝。

“小宇,姐姐对不起你,我倾尽所有,给你治病,可是就在今天,医院逼我接你出院,说你没救了,活不到明天!”

“而唐家,再也不承认有你这个女婿,你的未婚妻唐欣儿,一个月之后,便要跟苏家大少苏浩然成婚。”

“唐苏两家联姻,门当户对,轰动江北,被人津津乐道,传为佳话”。

沐清涵自语着,美丽的眸子里带着幽怨和不甘心。

林宇的遭遇,跟唐、苏、林三大家族有莫大的关系。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但沐清涵不傻,心里明镜似的。

林宇是豪门弃少,沐清涵并非他亲姐姐,跟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但沐清涵却是林母一手拉扯大的,为了报恩,林母惨死之后,长姐如母。

“咔嚓!”

一声惊雷乍起。

“砰”!

卧室门被人一脚踹开。

苏家大少苏浩然,带着一个黄毛,嚣张地闯了进来。

“你们想干什么?”

沐清涵见状,赶紧站起来,手指向门外,俏脸通红,外强中干地下了逐客令:“请你们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们来,当然是想要亲眼看着林宇那个废物断气喽,医生都说他活不到明天了,哈哈……”黄毛笑得很是猖狂。

苏浩然看见沐清涵,眼睛一亮,对于这个极品女神,他早已垂涎三尺,做梦都想占为己有。

“哎哟...沐大美女,好久不见,本少想死你了!”苏浩然闪着贪婪亵渎的眼神,恶狼一般扑向她。

沐清涵大惊,下意识地双手护胸,快速地退后一步,岂料黄毛闪到她身后,粗暴地抱住了她。

沐清涵挣扎,却无于济事。

“快把她给我!”

苏浩然一边邪恶地坏笑,一边迫不及待地命令黄毛。

黄毛用力一推!

沐清涵一下就倒向苏浩然。

“哇哦——!”苏浩然亢奋地叫了一声,紧紧抱住沐清涵,在她娇俏的玉容上就是一阵狂吻。

沐清涵手脚并用,竭尽全力地挣扎反抗。

苏浩然不耐烦了,推开沐清涵,冲黄毛叫道:“想个办法,别让她反抗!”

黄毛坏笑:“这还不简单?”伸手抓住沐清涵左臂,猛地推拉,只听“咔嚓”一声,沐清涵的左臂立刻脱臼。

沐清涵疼痛难忍,惨叫着,香汗淋淋。

然而,黄毛却又用同样残忍方法,脱臼了沐清涵的右臂。

一时间,沐清涵双臂耷拉下来,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苏浩然暂时不管沐清涵,走向床边,低头看着林宇。

“林宇,告诉你个好消息,下个月八号,本少要娶你的未婚妻唐欣儿过门,我早说过,你未婚妻总有一天是我的,而你,早晚会从这个世界上,以悲惨的结局消失,哈哈……看看,全都验证了。”

说着,苏浩然把弱不禁风的植物人林宇拽拉下床,弄到了地上,然后他亲自把沐清涵抱上床。

“哈哈,林宇,本少要当着你这个废物的面,要了你姐姐!有本事你打我呀?”苏浩然开始解沐清涵的衣扣。

“嘻嘻!”黄毛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戏。

“畜生,你这样做难道不怕遭到天谴吗?”沐清涵娇怒无比,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的清白当真要被毁了么?

“天谴?哈哈……”

苏浩然不怒反笑,他解开沐清涵的第一个衣扣,明目张胆地说道:

“实话告诉你,你弟弟林宇的手脚筋是我找人挑断的,将他头部撞伤也是我找人干的,那又如何?你没有证据。就算有,你又能把我怎样?我们苏家的实力,你不是不知道吧?”

“苏少找的那个人,就是我!”站在一旁“看戏”的黄毛倒也坦率,亲口承认了。

“你……你们……你们不是人,是魔鬼!”沐清涵眼睛都红了。

弟弟遭他人毒手,一睡就是三年。

她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弱女子,就算知道真相,那又怎样?

报警,也是需要证据的!

“哈哈……谢谢夸奖,我和苏少会再接再厉,今夜我们会守在林宇旁边,亲眼看着他断气。”黄毛笑得好不得意。

“医生都说了,他活不过今晚,那肯定就是活不过今晚!”苏浩然相信医生的话,他要亲眼看着林宇断气才罢休。

“如果过了今晚十二点,林宇还不断气,那我只好直接送他一程喽!”黄毛坏坏地补充道。

“沐大美女,你就认命吧!”苏浩然开始解沐清涵第二个衣扣。

“畜生,你们如此作恶,没有好下场的!”悲愤和无助交织在一起,沐清涵悲愤地大叫。

窗外的雷雨声,仿佛也在替她咆哮着。

苏浩然解开了沐清涵第二个衣扣,因为是夏天,沐清涵穿的是短袖衬衫,所以露出了修长白皙的脖颈和美人骨。

看到如此绝美的“画面”,苏浩然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解沐清涵衬衫上的第三个扣子。

“我弟弟林宇好歹也是林正天的儿子,林正天是谁,江北首富,黑白通吃,有钱有势,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所做所为告诉林正天吗?”沐清涵无奈之下,搬出了林宇的生父。

“美女,你是真傻啊。林宇活着,对林正天来说,是他最大的耻辱,林宇可是他的私生子”

“他林正天在社会上可以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以为他不想让林宇死吗?实话告诉你,林宇的遭遇,林正天的儿子,也就是林宇同父异母的哥哥林楠,他也有参加!并且林正天是知道的。”

苏浩然毫不避讳地实言相告。

在他眼里,沐清涵和林宇一样,都是蝼蚁,就算知道真相,那又如何?

“哈哈……哈哈……”

闻言,沐清涵绝望地笑了。

崩溃地笑了。

接着,她又哭了。

“小宇,对不起,姐姐无能,无法替你主持公道,只希望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别再窝窝囊囊地任人鱼肉,呜呜……而如今,姐姐的清誉也要被毁...呜呜...”

哭声和雷雨声交织在一起,撕心裂肺,寸断肝肠。

“小宇,你快点苏醒吧,我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呜呜……”沐清涵的哭声越来越惨烈和绝望!

“哈哈,苏醒?怎么可能,连医生都说林宇活不过今晚了!他要是能苏醒,本少从此不姓苏!”苏浩然狂笑不已。

“放开她!”

突然,屋子里响起了林宇那寒意森然的声音。

“苏少,这个废物还真苏醒了!”黄毛看着从地上坐起来的林宇,不可思议地叫道。

苏浩然微微一愣,他放开沐清涵,站直身体,转身便看见了坐在地面上的林宇。

“哎哟...你这个废物居然苏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苏浩然围着林宇转圈,四下里打量着他,觉得很是稀奇,医生都说他活不过今晚了.....

“苏醒又如何?你这个废物手脚筋尽断,本少难道还怕你不成?”苏浩然盯着林宇,轻描淡写地对黄毛道:“弄死他!”

黄毛得令,摸出一把明晃晃白森森的匕首,一步一步,缓步走向林宇。

“苏少,求求你,让他放过我弟弟吧,你对我做什么都成,我只要我弟弟活着,求求你!”刚才还不甘心的沐清涵,这下彻底认命了!

她躺在床上,因为双臂脱臼,无法站起来。

她急得眼泪汪汪,卑微到了骨子里。

如果自己失去清誉,能换来弟弟的性命,她义无反顾。

五岁那年,如果不是林母在冰天雪地里发现她,将她带回家,视如己出,她早冻死了。

为了报恩,她豁出去了!

与此同时,林宇坐在地上,开始连续不断地咳嗽。

他耗费真元,让仙魂重返地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修为降到最起点的炼气初期。

看着弱不禁风的林宇,黄毛看不起地狂笑。

“哈哈,废物宇,其实你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你四肢尽断,依然是个废人,让我送你一程吧!”

“三年前,你在苏浩然和林楠的指使下,挑断我手脚筋,让我生不如死,随后又开车撞伤我头部,让我成为植物人,一睡就是三年。如今,我醒了,便是你们倒霉的开始!”

林宇一边咳嗽,一边盯着眼前的黄毛。

“我们倒霉?哈哈,瞧你那弱不禁风的小样儿,我看是你倒霉吧,快点动手给我弄死他!”苏浩然一边嘲笑林宇,一边催促黄毛。

“废物宇,安心上路吧!”黄毛嘴角挂着自负般的坏笑,玩着匕首,朝林宇脖颈划去。

“不要——!”

沐清涵的心一下可悬在嗓子眼上,花容失色,悲伤绝望到了极点!

发新书了,大家进来看看

新书地址:https://www.heiyan.com/book/127709

书名《最强炼气初期》黑岩搜索“最强炼气初期”即可

简介:仙尊归来,修为降到炼气初期,本来觉得很LOW,岂料一路碾压众修真高手,这是神马情况,好郁闷啊。都市纯爽文,一爽到底。

正文:

华夏江北市,是夜。

闪电撕裂天幕,雷声在耳边炸起。

狂风肆虐中,千万条雨线射向地面,开出无数朵水花。

全世界都是“哗哗”雨声。

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甚至有个网友在微博上发道:“是哪位道友在此渡劫?”

林宇静静地躺在床上,虽然呼吸均匀,却面色苍白。

他面容清秀,棱角分明,也算是帅哥一枚。

可惜,他手脚筋尽断,已是残废之躯。

林宇已经睡了三年,医生判为“脑死亡”,也就是通常说的“植物人”。

床边,坐着一女子,长相酷似明星热巴,却又青出于蓝。

“小宇,姐姐对不起你,我倾尽所有,给你治病,可是就在今天,医院逼我接你出院,说你没救了,活不到明天!”

“而唐家,再也不承认有你这个女婿,你的未婚妻唐欣儿,一个月之后,便要跟苏家大少苏浩然成婚。”

“唐苏两家联姻,门当户对,轰动江北,被人津津乐道,传为佳话”。

沐清涵自语着,美丽的眸子里带着幽怨和不甘心。

林宇的遭遇,跟唐、苏、林三大家族有莫大的关系。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但沐清涵不傻,心里明镜似的。

林宇是豪门弃少,沐清涵并非他亲姐姐,跟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

但沐清涵却是林母一手拉扯大的,为了报恩,林母惨死之后,长姐如母。

“咔嚓!”

一声惊雷乍起。

“砰”!

卧室门被人一脚踹开。

苏家大少苏浩然,带着一个黄毛,嚣张地闯了进来。

“你们想干什么?”

沐清涵见状,赶紧站起来,手指向门外,俏脸通红,外强中干地下了逐客令:“请你们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我们来,当然是想要亲眼看着林宇那个废物断气喽,医生都说他活不到明天了,哈哈……”黄毛笑得很是猖狂。

苏浩然看见沐清涵,眼睛一亮,对于这个极品女神,他早已垂涎三尺,做梦都想占为己有。

“哎哟...沐大美女,好久不见,本少想死你了!”苏浩然闪着贪婪亵渎的眼神,恶狼一般扑向她。

沐清涵大惊,下意识地双手护胸,快速地退后一步,岂料黄毛闪到她身后,粗暴地抱住了她。

沐清涵挣扎,却无于济事。

“快把她给我!”

苏浩然一边邪恶地坏笑,一边迫不及待地命令黄毛。

黄毛用力一推!

沐清涵一下就倒向苏浩然。

“哇哦——!”苏浩然亢奋地叫了一声,紧紧抱住沐清涵,在她娇俏的玉容上就是一阵狂吻。

沐清涵手脚并用,竭尽全力地挣扎反抗。

苏浩然不耐烦了,推开沐清涵,冲黄毛叫道:“想个办法,别让她反抗!”

黄毛坏笑:“这还不简单?”伸手抓住沐清涵左臂,猛地推拉,只听“咔嚓”一声,沐清涵的左臂立刻脱臼。

沐清涵疼痛难忍,惨叫着,香汗淋淋。

然而,黄毛却又用同样残忍方法,脱臼了沐清涵的右臂。

一时间,沐清涵双臂耷拉下来,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苏浩然暂时不管沐清涵,走向床边,低头看着林宇。

“林宇,告诉你个好消息,下个月八号,本少要娶你的未婚妻唐欣儿过门,我早说过,你未婚妻总有一天是我的,而你,早晚会从这个世界上,以悲惨的结局消失,哈哈……看看,全都验证了。”

说着,苏浩然把弱不禁风的植物人林宇拽拉下床,弄到了地上,然后他亲自把沐清涵抱上床。

“哈哈,林宇,本少要当着你这个废物的面,要了你姐姐!有本事你打我呀?”苏浩然开始解沐清涵的衣扣。

“嘻嘻!”黄毛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戏。

“畜生,你这样做难道不怕遭到天谴吗?”沐清涵娇怒无比,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的清白当真要被毁了么?

“天谴?哈哈……”

苏浩然不怒反笑,他解开沐清涵的第一个衣扣,明目张胆地说道:

“实话告诉你,你弟弟林宇的手脚筋是我找人挑断的,将他头部撞伤也是我找人干的,那又如何?你没有证据。就算有,你又能把我怎样?我们苏家的实力,你不是不知道吧?”

“苏少找的那个人,就是我!”站在一旁“看戏”的黄毛倒也坦率,亲口承认了。

“你……你们……你们不是人,是魔鬼!”沐清涵眼睛都红了。

弟弟遭他人毒手,一睡就是三年。

她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弱女子,就算知道真相,那又怎样?

报警,也是需要证据的!

“哈哈……谢谢夸奖,我和苏少会再接再厉,今夜我们会守在林宇旁边,亲眼看着他断气。”黄毛笑得好不得意。

“医生都说了,他活不过今晚,那肯定就是活不过今晚!”苏浩然相信医生的话,他要亲眼看着林宇断气才罢休。

“如果过了今晚十二点,林宇还不断气,那我只好直接送他一程喽!”黄毛坏坏地补充道。

“沐大美女,你就认命吧!”苏浩然开始解沐清涵第二个衣扣。

“畜生,你们如此作恶,没有好下场的!”悲愤和无助交织在一起,沐清涵悲愤地大叫。

窗外的雷雨声,仿佛也在替她咆哮着。

苏浩然解开了沐清涵第二个衣扣,因为是夏天,沐清涵穿的是短袖衬衫,所以露出了修长白皙的脖颈和美人骨。

看到如此绝美的“画面”,苏浩然迫不及待地伸手去解沐清涵衬衫上的第三个扣子。

“我弟弟林宇好歹也是林正天的儿子,林正天是谁,江北首富,黑白通吃,有钱有势,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所做所为告诉林正天吗?”沐清涵无奈之下,搬出了林宇的生父。

“美女,你是真傻啊。林宇活着,对林正天来说,是他最大的耻辱,林宇可是他的私生子”

“他林正天在社会上可以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你以为他不想让林宇死吗?实话告诉你,林宇的遭遇,林正天的儿子,也就是林宇同父异母的哥哥林楠,他也有参加!并且林正天是知道的。”

苏浩然毫不避讳地实言相告。

在他眼里,沐清涵和林宇一样,都是蝼蚁,就算知道真相,那又如何?

“哈哈……哈哈……”

闻言,沐清涵绝望地笑了。

崩溃地笑了。

接着,她又哭了。

“小宇,对不起,姐姐无能,无法替你主持公道,只希望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别再窝窝囊囊地任人鱼肉,呜呜……而如今,姐姐的清誉也要被毁...呜呜...”

哭声和雷雨声交织在一起,撕心裂肺,寸断肝肠。

“小宇,你快点苏醒吧,我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呜呜……”沐清涵的哭声越来越惨烈和绝望!

“哈哈,苏醒?怎么可能,连医生都说林宇活不过今晚了!他要是能苏醒,本少从此不姓苏!”苏浩然狂笑不已。

“放开她!”

突然,屋子里响起了林宇那寒意森然的声音。

“苏少,这个废物还真苏醒了!”黄毛看着从地上坐起来的林宇,不可思议地叫道。

苏浩然微微一愣,他放开沐清涵,站直身体,转身便看见了坐在地面上的林宇。

“哎哟...你这个废物居然苏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苏浩然围着林宇转圈,四下里打量着他,觉得很是稀奇,医生都说他活不过今晚了.....

“苏醒又如何?你这个废物手脚筋尽断,本少难道还怕你不成?”苏浩然盯着林宇,轻描淡写地对黄毛道:“弄死他!”

黄毛得令,摸出一把明晃晃白森森的匕首,一步一步,缓步走向林宇。

“苏少,求求你,让他放过我弟弟吧,你对我做什么都成,我只要我弟弟活着,求求你!”刚才还不甘心的沐清涵,这下彻底认命了!

她躺在床上,因为双臂脱臼,无法站起来。

她急得眼泪汪汪,卑微到了骨子里。

如果自己失去清誉,能换来弟弟的性命,她义无反顾。

五岁那年,如果不是林母在冰天雪地里发现她,将她带回家,视如己出,她早冻死了。

为了报恩,她豁出去了!

与此同时,林宇坐在地上,开始连续不断地咳嗽。

他耗费真元,让仙魂重返地球,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修为降到最起点的炼气初期。

看着弱不禁风的林宇,黄毛看不起地狂笑。

“哈哈,废物宇,其实你活着比死了更痛苦,你四肢尽断,依然是个废人,让我送你一程吧!”

“三年前,你在苏浩然和林楠的指使下,挑断我手脚筋,让我生不如死,随后又开车撞伤我头部,让我成为植物人,一睡就是三年。如今,我醒了,便是你们倒霉的开始!”

林宇一边咳嗽,一边盯着眼前的黄毛。

“我们倒霉?哈哈,瞧你那弱不禁风的小样儿,我看是你倒霉吧,快点动手给我弄死他!”苏浩然一边嘲笑林宇,一边催促黄毛。

“废物宇,安心上路吧!”黄毛嘴角挂着自负般的坏笑,玩着匕首,朝林宇脖颈划去。

“不要——!”

沐清涵的心一下可悬在嗓子眼上,花容失色,悲伤绝望到了极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