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19:47:53

早在1912年,在一次晚宴上蒋介石与一位姑娘眉来眼去。这也难怪,人都有七情六欲,蒋元配夫人毛氏早就被蒋看不上眼了,何况蒋的好色本性和喜新厌旧的秉性又是早已有之的,所以姚冶诚和蒋介石的野恋也是情理之中的了。那姚冶诚,原名姚阿巧,1881年出生在苏州城北30里外的吴县北桥乡的南桥镇。这可是一个具有优秀传统文化的千年古镇,那条穿镇而过的冶长泾河,便是因当年孔子的学生公冶长落葬于此而得名。

阿巧从小便是爹娘的掌上明珠,真个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揉痛了的千金小姐。可惜好景不长,在姚阿巧3岁那年,她爹娘不幸先后去世,抛下了这个孤苦伶仃的娇小姐。幸亏有她的叔父姚小宝收养了她。

姚小宝膝下无子,便视阿巧为亲生女。

春去秋来,暑来寒往。一晃10多年过去了,姚阿巧出落成一朵水灵灵的荷花似的大姑娘。

虽说没有好粥好饭吃,没有好衣好裙穿,但是,草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18岁的姚阿巧,虽称不上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色佳人,但也长得眉清目秀、明眸皓齿,哪怕再破再旧的衣衫,穿在她身上,却也是见腰见胯。她名叫阿巧手也巧,整个南桥镇上的大姑娘大嫂子里,要数她最玲珑、最能干,一手出色的女红,方圆十里有名声。

前几年,姚小宝在南桥镇上开了一家小小的烟酒糖果店,后来因生意不景气,关门了事。姚小宝不得不改做运输生意,摇着小木船往返于苏州、上海之间,靠着艰苦的劳动换取一点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阿巧则在家与娘亲一起,靠为人家做“女红”“缝穷”赚一点小钱,贴补家用。

她早已有了她的心上人,那是与阿巧一个村的同龄小伙子荣阿明,他俩是从小一块儿你看我、我看你的跌打滚爬着长大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果儿熟了要摘,女儿大了要嫁。眼见女儿已长成一朵花,老两口该为女儿也更为自己打算了。姚小宝夫妻不会生育,膝下就这么一个既是侄女又是女儿的宝贝疙瘩,他们要靠她养老送终呢。姚小宝夫妻决定依照当地农村的习俗,招婿入赘,领一个倒插门的女婿充儿子。

老夫妻俩早就看好了,临村漕湖畔上方港村沈家子女6~7个,其中老二沈天生,虽说人长得瘦弱了一点,但文静,像个城里书生样。况且他也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了,就因为家境贫困吃口重,所以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老两口估计沈家会同意让他们的老二上姚家做倒插门的女婿的。

于是,在姚阿巧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时候,沈天生就腼腼腆腆地上门相亲来了。起先,阿巧还以为沈天生有事才上她家的门的呢,没往心里去,直到养母令她将一碗糖水鸡蛋端给沈天生的时候,她才如梦方醒,明白过来。按当地风俗,凡初次上门并被女方认可的新女婿,才有资格享用这一碗糖水鸡蛋,阿巧懂得这规矩。当下,一碗热气腾腾刚起锅的糖水鸡蛋从阿巧手中木然落地,摔了个粉碎。

半年时间过去,她再也经不住养父母没日没夜的攻势,只得委曲求全地接受了父母的安排。

当年阳历年底,姚阿巧与沈天生结为夫妻。

根据苏吴一带的习俗,沈天生一过门,便依照规矩改了姓,叫做姚天生了。

待到阴历年底,去苏州打短工的荣阿明归来时,一切都已是生米做成熟饭,姚阿巧与姚天生早已同床共枕做了鸳鸯了。

但是,姚阿巧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她心中毕竟装的是荣阿明。所以尽管她与姚天生做了夫妻,但还是同床异梦。阿巧悄悄地保留着阿明当年送给她的那个手绢,并珍藏在箱底。她把自己那片纯真而又热烈的初恋之情,深深地掩埋在自己的心底。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转眼,姚阿巧与姚天生做夫妻已近3个年头了。小夫妻俩自打婚后,慢慢地有了感情,所以也从来没有拌过一句嘴舌。但不知为什么,近3年了,却从没见阿巧的小肚皮鼓起来。他俩嘴上不说,心里总不是滋味。

这时,由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再加上当地连续两年水灾,田地欠收,所以,当时村上的年轻人大都外出谋生去了:男的去苏州或上海打短工、跑单帮,女的则去城里大户人家做女佣或做奶妈,更有一些命运悲惨的则沦落烟尘,被恶人拐骗卖进妓院堂子……

自从姚小宝的小店关门后,家里唯一的谋生之路也没有了,光靠姚小宝摇航船赚来的一点微薄的钞票,一家四口四张嘴,实在糊不住。这日子越过越艰难了。

姚阿巧再也熬不下去了,丈夫吸鸦片不顾家,还对她大打出手,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跟着男人一起饿死。她决定自立谋生,出去挣钱养家糊口。

迫于生计阿巧沦入妓院,但她性烈坚强反抗,被常去青楼的陈其美相救,来到陈公馆做女仆,得以遇见蒋介石。

有一天,陈其美不在,姚阿巧听到敲门声认为是主人归来,便低头打开了门。谁知来人是常到陈公馆的蒋介石,大门一开当即呆住。只见姚阿巧穿一身士林布的旗袍,外罩一件栗色的毛绒开衫,体态丰盈,浑身饱满鼓隆。她低垂眼睑,小巧的鼻子下,是张秀色可餐的小嘴。她总微微笑着,以致两颊上各有一个浅显的酒窝。

蒋介石看得入了神。

阿巧见对方没有反应,不由得抬头一看,刚巧与蒋介石那双如饥似渴的目光碰在一起,阿巧一阵莫名的心慌,急急地转开了视线。

蒋介石自知失态,也很尴尬,但他很快地摆脱了这难堪的局面,望着姚阿巧自然地问道:“哦,相处这么久了,还不知你是阿姐还是妹妹呢。阿巧,今年你芳龄有20出头了吧?”

“噗哧”一声,阿巧吹了个大鼻泡:“20出头?我都30岁了呀!”

“呀呀,看不出,看不出。我还一直以为你只有20岁左右呢。你们苏州人杰地灵,人也生得嫩相。那么,你比我大好几岁,我得叫你阿姐的。”

“叫阿巧。我一个佣人,可担待不起。”

“昨日你领了工资,说送去家里。由此可见,阿巧姐已是名花有主了?”

“唔。”姚阿巧点了点头。

“那么,姐夫在哪里高升?”

“他……”不提男人倒罢,一提,姚阿巧的面色就立即暗淡了下来,连眼圈也红了。

蒋介石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文章,便打破砂锅——来了个问(纹)到底:“阿姐真小气,连姐夫在哪里高升也不肯告诉小弟。”

“我……”姚阿巧只吐了个“我”字,眼泪便再也忍不住,扑簌簌滚落了下来。

于是,姚阿巧向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6岁的小阿弟,吐出了自己内心的痛苦史。

不待说完,她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儿,呜咽不能成声。

蒋介石慢慢走到姚阿巧的面前,伸出两只手,温柔地搭在她浑圆的肩头上,不无同情地劝慰道:

“阿巧姐,别为那种男人伤心了,不值得。”

姚阿巧抽动着的肩膀慢慢平息了下来。

“那么,阿巧姐你何不勇敢些,与那个无能的男人一刀两断呢?你还年轻,又这样漂亮,何不趁这好时光再重新寻找一个好好的男人,也好一世人生有个依靠呀?”

姚阿巧两眼“刷”一下亮了,她抬起明亮的双眼,望着蒋介石,红着脸道:

“志清,我怕呀!怕他打我杀我。再说,像我这样的人,还会有哪个好男人要我呢?”

“打、杀,都不要怕。可以向政府提出法律申诉,请国家的法律保护你。至于哪个好男人嘛,我看,你的救命恩人陈都督……”

“哎呀呀,你可不要瞎说八道,人家陈都督可是个本分人,再说人家陈师母多好呀!”姚阿巧说到这里,把张圆脸涨了个通红。

蒋介石心里那块搁了几个月的石头悄悄地落了地。说实话,按他的秉性,放着这么一个美丽妩媚的美娇娘在身边,他早就象猫儿见到鱼似的扑上去了,日里不偷吃,晚上也迟早要偷吃了她!但是,他就是担心姚阿巧是陈都督的人,陈都督与姚阿巧早就有了那么一腿。所以,他至今不敢贸然下手。现在听阿巧这么说,不禁心花怒放,那轻佻的话儿就更进了一步。

“其实,阿巧姐,你若真想与那个无能坯脱离,我看你现成的未来的夫君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呢!”

“他是谁?”姚阿巧不敢正视蒋介石那双火辣辣的眼睛,她也早已从这个年轻的小兄弟那炽烈的双眸中悟出了什么,现在却偏偏压下因喜悦而狂跳不止的心儿,明知故问。

“就是我呀!”蒋介石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欲火的升腾,猛一下抱住姚阿巧,出其不意地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

姚阿巧一阵幸福的昏晕,顿时浑身无力,像面条似的瘫倒在蒋介石的怀中。

蒋介石见状,干脆疯也似的紧紧抱住姚阿巧,一阵狂吻乱亲。

正当蒋、姚两人陶醉在突然袭来的巨大的幸福之中时,门外传来轻轻的咳嗽声。

陈其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蒋介石与姚阿巧如梦方醒,慌忙松了开来。

陈其美推开房门,含蓄地走进房内。

姚阿巧满面绯红,云鬓散乱,头也不敢抬,端起桌上的莲芯碗,匆匆逃出门去。

“都督,你回来了。”蒋介石的嗓门因刚才太激动了,有点沙哑。

“唔。”陈其美今天的脸色特别难看,走进门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蒋介石心头撞鹿,以为陈都督看见了刚才的一幕,不高兴了,一时间不知怎么解释才好,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直搓双手。

“志清弟,你看阿巧这个人怎么样?”陈其美忽然堆上一脸微笑问道。

“蛮好的,蛮好的。人聪明,又漂亮。所以刚才小弟一时……”

“我不问你这个。”陈其美摇摇手,打断了蒋介石的话头,“我是问你喜欢不喜欢她?”

“这个……”蒋介石想了想,不好意思地道,“恩兄手边的人,小弟岂敢有非分之想。”

“不,只要志清弟当真喜欢,我愿成人之美。”

“真的?”蒋介石感到吃惊,同时心头涌起一阵说不出来的高兴。他知道陈其美不是说着玩的。

“唉!”陈其美说到这里,话锋陡地一转,叹了口气,“只是为兄我现在还没这个心思为志清弟的终身大事着想。有个人始终搅得我不太平呀!”

蒋介石何等角色,当下听出了陈都督的言下之音,便一个立正,神情严肃而又忠诚地说道:“恩兄有什么为难的事,只要小弟我力所能及,理当相助,万死不辞!”

“志清弟,这事说来话长了。”陈其美站起身来,在房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对蒋介石说,“还不是为了那个陶成章!”

“陶成章?”蒋介石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自从陈其美称王上海滩以来,陶成章一直是他的眼中钉,明明是自己觊觎浙督职位,反说是陶成章插足上海。陶成章是浙江绍兴人,1904年即与蔡元培等发起成立光复会,在革命党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浙江都督汤寿潜调任交通总长后,浙人举陶成章继任都督。恰在此时,陶成章身染小恙住进了上海的广慈医院治疗。陈其美为了取得浙督大权,就造谣惑众,说陶要加害于自己,并攻击陶成章分裂革命阵营、诬蔑孙中山先生。

“现在,陶成章到了上海。”陈其美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蒋介石说道,“浙江都督他都要当,现在他又插足上海。据密报,此人直接威胁到我陈其美的生命安全。你我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今天我特意与你商量,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蒋介石心里更明白了,立时现出一副忠诚不渝的样子,愤怒地拍了拍腰带上的手枪,义愤填膺地说道:“恩兄放心,陶成章竟敢谋害恩兄,真是天地不容,这事交我来处理就是了!我倒要看一看姓陶的有几颗脑袋!”

陈其美要的就是这句话,当下笑逐颜开,拍了拍蒋介石的肩头,道:“志清弟为革命扫清障碍,我陈其美心里有数呢!”

果然有效!没几天,在蒋介石的亲自参与下,他手下的青红帮潜入广慈医院,残酷地杀害了正卧床治病的革命元勋陶成章。

陶成章的被刺,震惊了中外。革命党人纷纷要求缉拿杀人凶犯。蒋介石为了躲避风头,只得藏了起来。为此,他的第5团团长一职,也不得不被张群接替了。

当然,蒋介石的赤胆忠心还是得到了报答,他终于取得了陈其美的同意,可以堂堂正正地与姚阿巧结合了。

蒋介石当即花了一笔钱,在上海法租界浦石路新民里13号找了一间房子。

蒋介石关上窗户,把如水的夜色关在外面,然后,迈着标准的队列步伐,走到姚阿巧的面前。

他毫不犹豫地抱住姚阿巧,吻了她。

已有好几年了,姚阿巧没有给男人碰过了。自从姚天生自暴自弃染上瘾癖便像一盏渐渐干涸的油灯,变得憔悴又苍老,对于娇妻姚阿巧,他也只有看看的份,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只恨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天当蒋介石怀着激动的心情抱住她时,她情不自禁地颤栗了起来。

姚阿巧很快接受了这个比她小6岁的男人的亲热,她瘫倒在蒋介石的怀抱里,一种久违了的信赖感和依托感、幸福感充溢了她的全身。

“阿巧,嫁给我吧……”

姚阿巧深情地望着面前这张清瘦英俊的脸,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她的胸脯像两座高高的山峰,耸立在那里,并随着她的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

蒋介石饿虎擒羊似的扑了上去……

就在这时,姚阿巧想起了什么,猛地挡住了蒋介石。“志清,你先慢一慢。”

“什么事?”蒋介石急不可耐地问道。

“志清,我问你,你是不是要和我做一世长久夫妻?”

“啊呀呀,什么时候了,你还问得出这种话来?我不和你做长久夫妻再去和谁做长久夫妻?”

“你有没有想到,我家里那个无能坯他会同意吗?他要晓得,一定不会同意的。再说,我爹爹就我一个女儿,他是招女婿上门的。我爹爹他也不会同意的。”

蒋介石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毫不迟疑地说道:“阿巧,不管以后的事情怎么样,反正,这辈子我是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其他什么事情,我也都要去想尽办法解决的。你要相信我堂堂一个团长,就解决不了这种儿女情长的鸡毛蒜皮小事?”

“可是……”

“阿巧……”蒋介石再也按捺不住了,不等姚阿巧把话说完,再一次用他那热辣辣的嘴唇,堵住了阿巧那小巧的嘴巴……

一阵巫山云雨过后,蒋介石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床上欠起身问道:“阿巧,听说你还有一个怡琴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

姚阿巧微微笑着用手抚摸着蒋介石的胸脯,道:“那是我被骗卖进群玉芳时,老鸨给我起的名字,说是叫艺名。”

“唔。这名字不好,改了它。”蒋介石摇了摇头。

“改什么好呢?还叫姚阿巧?”

“姚阿巧太土气了,现在场面上当官的,哪一个的家眷有这样土的名字?”

“那改什么呢?”

“姚冶诚。冶炼的冶,诚心的诚,与姚怡琴音同字不同,既不影响了你原来的那个大名,又带得出去。”

“咯咯……”姚阿巧忍不住风摇银铃似的笑了起来,用手指点着蒋介石的额角头说,“你们读书人的花头就是多,一个名字还有什么带得出去带不出去?好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把人都交给你了,一切都听你的就是。”

“对对,过上一阵,我总要了却这桩事情的。一定要把你公开地放到我的身边来。”蒋介石信誓旦旦地说道。

一个孤男,本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一个独女,近三年的独守空房。就这样,干柴烈火,熊熊地燃烧起来。

夜幕悄悄地降落了下来,亭子间里又只剩下蒋介石与姚阿巧两个人了。

姚阿巧深情地凝视着夫君,想到久久搁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今天终于落了地,不由得心花怒放。她站起身,轻轻走到夫君身边,一头扎向蒋介石的怀里。

蒋介石却轻轻地把她推开了。

“志清你……”

蒋介石抬起两个手指,轻轻抬起姚阿巧的下颚,严肃地说道:“冶诚,你看,我们俩之间是不是也该立张凭证呢?”

这个建议,说到了姚阿巧的心坎里。她顿时激动得脸都红了。

“好的。只是我写不来,我认不得多少字。”

“这没关系,我先给你起个草,你依样画葫芦就是。”说着,蒋介石当即提笔铺纸,刷刷写下几行字:

约言:

冶诚自愿终身许主君为侍者,此后永不变心,倘背此约,任主君处罚。此证

主君惠存

姚冶诚自书于

民国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这可是一份非同寻常的约定呀!粗看它是一份婚约,但实际上个中却暗藏杀机,隐含着蒋介石的别有用心!其他不说,单说那个“侍”字,一字之间,就大有文章。日后必有好戏!

可怜斗大的字识不了几箩的姚阿巧没文化,根本没能看出个中致命的地方,她只是十分激动地提起笔,当真依样画葫芦,一笔一划地全文照抄了下来。

那个“民国”的“民”字,蒋介石写得太潦草了些,姚阿巧看不清,便问夫君:

“这个啥字呀?”

蒋介石心不在焉,只瞟了一眼:“民。”

姚阿巧不好意思再问了,便依声像形地写了个“明”字。

这份“婚约”虽写得字体纤弱,但笔划清晰,端端正正,这恐怕得归功于姚阿巧幼年跟随生父学过半年文化之故。

虽说蒋介石现在金屋藏娇,整天拥香偎玉,生活中有了调味素,但他怎能甘心就这样闷在一隅做那缩头乌龟呢?他的胸中充满着雄心勃勃的抱负,他要趁年富力强、风华正茂之时,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然而,客观事实无情地把他逼在十里洋场的一角,使他浑身有劲用不上,就像一头囚禁在牢笼中的猛虎。

倒是思乡思亲之情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在他心中一天比一天浓烈了。

无情未必真豪杰呀!蒋介石毕竟是个拥有七情六欲的男子,他怎能不思念自己远在浙江溪口的七旬高堂与才两岁多的亲儿子小经国呢?自从小经国问世,他还是前年从日本赶回家参加儿子的剃头酒时才见过儿子一面。如今一晃两年过去了,小经国长得什么样?老母亲的身体又怎样了?这一切,都时时在暗中噬咬着蒋介石的感情世界。

蒋介石叹了口气,又重重翻了个身。

已是半夜了,他还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满腹的心事搅得他合不上眼睛。

姚阿巧被他惊醒了,她百般温情地伸出藕节似的双手,轻轻抱住了这个比自己小了6岁的小阿弟,柔声问道:“介石,你又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唔。”蒋介石没有掩饰,点了点头。

“为什么?还是为那姓陶的事?”

“唔。”蒋介石又点了点头,瓮声瓮气地道:“再这样下去,非闷出毛病来不可。”

“那我们一起去你老家宁波住上一阵,散散心。”

“……”蒋介石没吭声。

“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婆母的面呢。”姚阿巧略带羞涩地轻轻说道。

“……”蒋介石还是没吭声。

一种不祥之兆向姚阿巧迎面扑来,她警觉地从床上支起身,用力望着黑暗中的蒋介石:“介石,你怎么不说话?”

蒋介石烦躁地推开姚阿巧,粗声粗气地说道:“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姚阿巧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她心里清楚,蒋介石带不带她回宁波事小,承认不承认她这个夫人的地位事大!既然是夫妻了,总不能就这样默默无声吧!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要是蒋介石内心里当真不想把自己带回老家去见婆母,那么,至少说明了蒋介石与她仅仅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关系,在他的心里也许根本没有这回事,没把她阿巧真正当做白头偕老的夫人。

姚阿巧再也忍不住了,委屈地呜咽了起来:“我晓得的,你是不想带我回家的。你心里想的与嘴上说的并不是一回事。呜……早晓得你会这么待我,我当初……”

阿巧一流泪,蒋介石就慌了手脚,他忙俯在阿巧耳边说道:“看你看你,我啥时候说不带你回家了?你瞎多啥个心呀!只是……”

“只是个啥?想当初我为了跟你,把所有的亲眷朋友都得罪光了,现在成了一个孤零零无家可归的人。你倒好,我没家了,你又不带我回家,不让我去见见婆妈,你叫我心里怎么好过?……”

“好了好了,勿要哭了。”蒋介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帕替阿巧擦眼泪,“我带你回家就是了。怎么样?满意了吧?”

“不骗人?”姚阿巧不哭了,睁大两眼望定蒋介石。

“不骗你的。”蒋介石用力咽了一口口水,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对姚阿巧说道:“不过,冶诚,有桩事情,我说出来,你要答应不生我的气……”

“啥事情?你说。”姚阿巧警觉地停止了呼吸。

“当年,我出外去日本读书,家母在老家帮我找了一个……”

“啥?你是说你是有家主婆的?”姚阿巧“呼”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错。”蒋介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豁出去了,“我与她结婚已有10年了……”

“啊?!”姚阿巧这一惊非同小可,眼泪又忍不住扑簌簌滚了下来,“那你上次还对我说,你从来勿曾攀过亲,至今是光棍一个人呢!你这不是明明在骗我吗?”

“阿巧,当时我实在是因为喜欢你,不得不骗你的呀!”蒋介石嬉皮笑脸地欠起身,一把将姚阿巧揽到怀里,“不过,这不是我要找的,都是我母亲为我作的主,结婚那年,我才只有15岁呢。”

“现在你家主婆呢?”

“她在浙江溪口老家,伺候我老母亲。前年,我与她生下一个小囝,儿子名叫蒋经国。唉,其实,虽有小孩,我与她总是合不来。说实话,我与她毫无感情可言,结婚后,我就去了日本,后来,我们也一直勿曾一道生活过。”蒋介石干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压藏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都向姚阿巧倒了出来。

姚冶诚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蒋介石本以为姚阿巧会大哭大闹,不料她如此镇静,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我不敢带你回家的原因,就在这里。现在你都晓得了,你自己想一想,回去后见到我母亲与我那个家主婆,可能会有一场风波,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算了算了,勿说了。”姚阿巧听蒋介石说出真相,气反倒平息了不少,“算我命苦。反正,我总是你的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反正一世人生都交托在你的身上了。”

“你也勿要难过,家里这个女人,又丑又粗,我迟早要与她一刀两断的。”

“这个我就不管了。回到你老家后,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省得我像钻进风箱里的老鼠到处受人家的白眼。”

“这个当然,这个当然。”蒋介石如释重负,把姚阿巧抱得更紧了,“我怎么能离开你呢?”

“慢点讲。”姚阿巧又警觉了起来,她伸出尖尖的食指,在蒋介石的鼻头上狠狠点了一下,“你格个人呀,心眼活得像门轴里的弹珠,啥人晓得你今后会不会对我也变心呢……”

姚阿巧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的嘴唇已被蒋介石紧紧地吻住了……

野恋阿巧成侧室

早在1912年,在一次晚宴上蒋介石与一位姑娘眉来眼去。这也难怪,人都有七情六欲,蒋元配夫人毛氏早就被蒋看不上眼了,何况蒋的好色本性和喜新厌旧的秉性又是早已有之的,所以姚冶诚和蒋介石的野恋也是情理之中的了。那姚冶诚,原名姚阿巧,1881年出生在苏州城北30里外的吴县北桥乡的南桥镇。这可是一个具有优秀传统文化的千年古镇,那条穿镇而过的冶长泾河,便是因当年孔子的学生公冶长落葬于此而得名。

阿巧从小便是爹娘的掌上明珠,真个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揉痛了的千金小姐。可惜好景不长,在姚阿巧3岁那年,她爹娘不幸先后去世,抛下了这个孤苦伶仃的娇小姐。幸亏有她的叔父姚小宝收养了她。

姚小宝膝下无子,便视阿巧为亲生女。

春去秋来,暑来寒往。一晃10多年过去了,姚阿巧出落成一朵水灵灵的荷花似的大姑娘。

虽说没有好粥好饭吃,没有好衣好裙穿,但是,草窝里也能飞出金凤凰。18岁的姚阿巧,虽称不上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色佳人,但也长得眉清目秀、明眸皓齿,哪怕再破再旧的衣衫,穿在她身上,却也是见腰见胯。她名叫阿巧手也巧,整个南桥镇上的大姑娘大嫂子里,要数她最玲珑、最能干,一手出色的女红,方圆十里有名声。

前几年,姚小宝在南桥镇上开了一家小小的烟酒糖果店,后来因生意不景气,关门了事。姚小宝不得不改做运输生意,摇着小木船往返于苏州、上海之间,靠着艰苦的劳动换取一点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阿巧则在家与娘亲一起,靠为人家做“女红”“缝穷”赚一点小钱,贴补家用。

她早已有了她的心上人,那是与阿巧一个村的同龄小伙子荣阿明,他俩是从小一块儿你看我、我看你的跌打滚爬着长大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果儿熟了要摘,女儿大了要嫁。眼见女儿已长成一朵花,老两口该为女儿也更为自己打算了。姚小宝夫妻不会生育,膝下就这么一个既是侄女又是女儿的宝贝疙瘩,他们要靠她养老送终呢。姚小宝夫妻决定依照当地农村的习俗,招婿入赘,领一个倒插门的女婿充儿子。

老夫妻俩早就看好了,临村漕湖畔上方港村沈家子女6~7个,其中老二沈天生,虽说人长得瘦弱了一点,但文静,像个城里书生样。况且他也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了,就因为家境贫困吃口重,所以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老两口估计沈家会同意让他们的老二上姚家做倒插门的女婿的。

于是,在姚阿巧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时候,沈天生就腼腼腆腆地上门相亲来了。起先,阿巧还以为沈天生有事才上她家的门的呢,没往心里去,直到养母令她将一碗糖水鸡蛋端给沈天生的时候,她才如梦方醒,明白过来。按当地风俗,凡初次上门并被女方认可的新女婿,才有资格享用这一碗糖水鸡蛋,阿巧懂得这规矩。当下,一碗热气腾腾刚起锅的糖水鸡蛋从阿巧手中木然落地,摔了个粉碎。

半年时间过去,她再也经不住养父母没日没夜的攻势,只得委曲求全地接受了父母的安排。

当年阳历年底,姚阿巧与沈天生结为夫妻。

根据苏吴一带的习俗,沈天生一过门,便依照规矩改了姓,叫做姚天生了。

待到阴历年底,去苏州打短工的荣阿明归来时,一切都已是生米做成熟饭,姚阿巧与姚天生早已同床共枕做了鸳鸯了。

但是,姚阿巧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她心中毕竟装的是荣阿明。所以尽管她与姚天生做了夫妻,但还是同床异梦。阿巧悄悄地保留着阿明当年送给她的那个手绢,并珍藏在箱底。她把自己那片纯真而又热烈的初恋之情,深深地掩埋在自己的心底。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转眼,姚阿巧与姚天生做夫妻已近3个年头了。小夫妻俩自打婚后,慢慢地有了感情,所以也从来没有拌过一句嘴舌。但不知为什么,近3年了,却从没见阿巧的小肚皮鼓起来。他俩嘴上不说,心里总不是滋味。

这时,由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再加上当地连续两年水灾,田地欠收,所以,当时村上的年轻人大都外出谋生去了:男的去苏州或上海打短工、跑单帮,女的则去城里大户人家做女佣或做奶妈,更有一些命运悲惨的则沦落烟尘,被恶人拐骗卖进妓院堂子……

自从姚小宝的小店关门后,家里唯一的谋生之路也没有了,光靠姚小宝摇航船赚来的一点微薄的钞票,一家四口四张嘴,实在糊不住。这日子越过越艰难了。

姚阿巧再也熬不下去了,丈夫吸鸦片不顾家,还对她大打出手,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跟着男人一起饿死。她决定自立谋生,出去挣钱养家糊口。

迫于生计阿巧沦入妓院,但她性烈坚强反抗,被常去青楼的陈其美相救,来到陈公馆做女仆,得以遇见蒋介石。

有一天,陈其美不在,姚阿巧听到敲门声认为是主人归来,便低头打开了门。谁知来人是常到陈公馆的蒋介石,大门一开当即呆住。只见姚阿巧穿一身士林布的旗袍,外罩一件栗色的毛绒开衫,体态丰盈,浑身饱满鼓隆。她低垂眼睑,小巧的鼻子下,是张秀色可餐的小嘴。她总微微笑着,以致两颊上各有一个浅显的酒窝。

蒋介石看得入了神。

阿巧见对方没有反应,不由得抬头一看,刚巧与蒋介石那双如饥似渴的目光碰在一起,阿巧一阵莫名的心慌,急急地转开了视线。

蒋介石自知失态,也很尴尬,但他很快地摆脱了这难堪的局面,望着姚阿巧自然地问道:“哦,相处这么久了,还不知你是阿姐还是妹妹呢。阿巧,今年你芳龄有20出头了吧?”

“噗哧”一声,阿巧吹了个大鼻泡:“20出头?我都30岁了呀!”

“呀呀,看不出,看不出。我还一直以为你只有20岁左右呢。你们苏州人杰地灵,人也生得嫩相。那么,你比我大好几岁,我得叫你阿姐的。”

“叫阿巧。我一个佣人,可担待不起。”

“昨日你领了工资,说送去家里。由此可见,阿巧姐已是名花有主了?”

“唔。”姚阿巧点了点头。

“那么,姐夫在哪里高升?”

“他……”不提男人倒罢,一提,姚阿巧的面色就立即暗淡了下来,连眼圈也红了。

蒋介石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文章,便打破砂锅——来了个问(纹)到底:“阿姐真小气,连姐夫在哪里高升也不肯告诉小弟。”

“我……”姚阿巧只吐了个“我”字,眼泪便再也忍不住,扑簌簌滚落了下来。

于是,姚阿巧向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了整整6岁的小阿弟,吐出了自己内心的痛苦史。

不待说完,她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儿,呜咽不能成声。

蒋介石慢慢走到姚阿巧的面前,伸出两只手,温柔地搭在她浑圆的肩头上,不无同情地劝慰道:

“阿巧姐,别为那种男人伤心了,不值得。”

姚阿巧抽动着的肩膀慢慢平息了下来。

“那么,阿巧姐你何不勇敢些,与那个无能的男人一刀两断呢?你还年轻,又这样漂亮,何不趁这好时光再重新寻找一个好好的男人,也好一世人生有个依靠呀?”

姚阿巧两眼“刷”一下亮了,她抬起明亮的双眼,望着蒋介石,红着脸道:

“志清,我怕呀!怕他打我杀我。再说,像我这样的人,还会有哪个好男人要我呢?”

“打、杀,都不要怕。可以向政府提出法律申诉,请国家的法律保护你。至于哪个好男人嘛,我看,你的救命恩人陈都督……”

“哎呀呀,你可不要瞎说八道,人家陈都督可是个本分人,再说人家陈师母多好呀!”姚阿巧说到这里,把张圆脸涨了个通红。

蒋介石心里那块搁了几个月的石头悄悄地落了地。说实话,按他的秉性,放着这么一个美丽妩媚的美娇娘在身边,他早就象猫儿见到鱼似的扑上去了,日里不偷吃,晚上也迟早要偷吃了她!但是,他就是担心姚阿巧是陈都督的人,陈都督与姚阿巧早就有了那么一腿。所以,他至今不敢贸然下手。现在听阿巧这么说,不禁心花怒放,那轻佻的话儿就更进了一步。

“其实,阿巧姐,你若真想与那个无能坯脱离,我看你现成的未来的夫君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呢!”

“他是谁?”姚阿巧不敢正视蒋介石那双火辣辣的眼睛,她也早已从这个年轻的小兄弟那炽烈的双眸中悟出了什么,现在却偏偏压下因喜悦而狂跳不止的心儿,明知故问。

“就是我呀!”蒋介石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欲火的升腾,猛一下抱住姚阿巧,出其不意地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

姚阿巧一阵幸福的昏晕,顿时浑身无力,像面条似的瘫倒在蒋介石的怀中。

蒋介石见状,干脆疯也似的紧紧抱住姚阿巧,一阵狂吻乱亲。

正当蒋、姚两人陶醉在突然袭来的巨大的幸福之中时,门外传来轻轻的咳嗽声。

陈其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蒋介石与姚阿巧如梦方醒,慌忙松了开来。

陈其美推开房门,含蓄地走进房内。

姚阿巧满面绯红,云鬓散乱,头也不敢抬,端起桌上的莲芯碗,匆匆逃出门去。

“都督,你回来了。”蒋介石的嗓门因刚才太激动了,有点沙哑。

“唔。”陈其美今天的脸色特别难看,走进门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蒋介石心头撞鹿,以为陈都督看见了刚才的一幕,不高兴了,一时间不知怎么解释才好,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直搓双手。

“志清弟,你看阿巧这个人怎么样?”陈其美忽然堆上一脸微笑问道。

“蛮好的,蛮好的。人聪明,又漂亮。所以刚才小弟一时……”

“我不问你这个。”陈其美摇摇手,打断了蒋介石的话头,“我是问你喜欢不喜欢她?”

“这个……”蒋介石想了想,不好意思地道,“恩兄手边的人,小弟岂敢有非分之想。”

“不,只要志清弟当真喜欢,我愿成人之美。”

“真的?”蒋介石感到吃惊,同时心头涌起一阵说不出来的高兴。他知道陈其美不是说着玩的。

“唉!”陈其美说到这里,话锋陡地一转,叹了口气,“只是为兄我现在还没这个心思为志清弟的终身大事着想。有个人始终搅得我不太平呀!”

蒋介石何等角色,当下听出了陈都督的言下之音,便一个立正,神情严肃而又忠诚地说道:“恩兄有什么为难的事,只要小弟我力所能及,理当相助,万死不辞!”

“志清弟,这事说来话长了。”陈其美站起身来,在房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对蒋介石说,“还不是为了那个陶成章!”

“陶成章?”蒋介石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自从陈其美称王上海滩以来,陶成章一直是他的眼中钉,明明是自己觊觎浙督职位,反说是陶成章插足上海。陶成章是浙江绍兴人,1904年即与蔡元培等发起成立光复会,在革命党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浙江都督汤寿潜调任交通总长后,浙人举陶成章继任都督。恰在此时,陶成章身染小恙住进了上海的广慈医院治疗。陈其美为了取得浙督大权,就造谣惑众,说陶要加害于自己,并攻击陶成章分裂革命阵营、诬蔑孙中山先生。

“现在,陶成章到了上海。”陈其美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蒋介石说道,“浙江都督他都要当,现在他又插足上海。据密报,此人直接威胁到我陈其美的生命安全。你我关系非同一般,所以今天我特意与你商量,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蒋介石心里更明白了,立时现出一副忠诚不渝的样子,愤怒地拍了拍腰带上的手枪,义愤填膺地说道:“恩兄放心,陶成章竟敢谋害恩兄,真是天地不容,这事交我来处理就是了!我倒要看一看姓陶的有几颗脑袋!”

陈其美要的就是这句话,当下笑逐颜开,拍了拍蒋介石的肩头,道:“志清弟为革命扫清障碍,我陈其美心里有数呢!”

果然有效!没几天,在蒋介石的亲自参与下,他手下的青红帮潜入广慈医院,残酷地杀害了正卧床治病的革命元勋陶成章。

陶成章的被刺,震惊了中外。革命党人纷纷要求缉拿杀人凶犯。蒋介石为了躲避风头,只得藏了起来。为此,他的第5团团长一职,也不得不被张群接替了。

当然,蒋介石的赤胆忠心还是得到了报答,他终于取得了陈其美的同意,可以堂堂正正地与姚阿巧结合了。

蒋介石当即花了一笔钱,在上海法租界浦石路新民里13号找了一间房子。

蒋介石关上窗户,把如水的夜色关在外面,然后,迈着标准的队列步伐,走到姚阿巧的面前。

他毫不犹豫地抱住姚阿巧,吻了她。

已有好几年了,姚阿巧没有给男人碰过了。自从姚天生自暴自弃染上瘾癖便像一盏渐渐干涸的油灯,变得憔悴又苍老,对于娇妻姚阿巧,他也只有看看的份,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只恨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天当蒋介石怀着激动的心情抱住她时,她情不自禁地颤栗了起来。

姚阿巧很快接受了这个比她小6岁的男人的亲热,她瘫倒在蒋介石的怀抱里,一种久违了的信赖感和依托感、幸福感充溢了她的全身。

“阿巧,嫁给我吧……”

姚阿巧深情地望着面前这张清瘦英俊的脸,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她的胸脯像两座高高的山峰,耸立在那里,并随着她的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

蒋介石饿虎擒羊似的扑了上去……

就在这时,姚阿巧想起了什么,猛地挡住了蒋介石。“志清,你先慢一慢。”

“什么事?”蒋介石急不可耐地问道。

“志清,我问你,你是不是要和我做一世长久夫妻?”

“啊呀呀,什么时候了,你还问得出这种话来?我不和你做长久夫妻再去和谁做长久夫妻?”

“你有没有想到,我家里那个无能坯他会同意吗?他要晓得,一定不会同意的。再说,我爹爹就我一个女儿,他是招女婿上门的。我爹爹他也不会同意的。”

蒋介石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毫不迟疑地说道:“阿巧,不管以后的事情怎么样,反正,这辈子我是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其他什么事情,我也都要去想尽办法解决的。你要相信我堂堂一个团长,就解决不了这种儿女情长的鸡毛蒜皮小事?”

“可是……”

“阿巧……”蒋介石再也按捺不住了,不等姚阿巧把话说完,再一次用他那热辣辣的嘴唇,堵住了阿巧那小巧的嘴巴……

一阵巫山云雨过后,蒋介石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床上欠起身问道:“阿巧,听说你还有一个怡琴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

姚阿巧微微笑着用手抚摸着蒋介石的胸脯,道:“那是我被骗卖进群玉芳时,老鸨给我起的名字,说是叫艺名。”

“唔。这名字不好,改了它。”蒋介石摇了摇头。

“改什么好呢?还叫姚阿巧?”

“姚阿巧太土气了,现在场面上当官的,哪一个的家眷有这样土的名字?”

“那改什么呢?”

“姚冶诚。冶炼的冶,诚心的诚,与姚怡琴音同字不同,既不影响了你原来的那个大名,又带得出去。”

“咯咯……”姚阿巧忍不住风摇银铃似的笑了起来,用手指点着蒋介石的额角头说,“你们读书人的花头就是多,一个名字还有什么带得出去带不出去?好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把人都交给你了,一切都听你的就是。”

“对对,过上一阵,我总要了却这桩事情的。一定要把你公开地放到我的身边来。”蒋介石信誓旦旦地说道。

一个孤男,本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一个独女,近三年的独守空房。就这样,干柴烈火,熊熊地燃烧起来。

夜幕悄悄地降落了下来,亭子间里又只剩下蒋介石与姚阿巧两个人了。

姚阿巧深情地凝视着夫君,想到久久搁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今天终于落了地,不由得心花怒放。她站起身,轻轻走到夫君身边,一头扎向蒋介石的怀里。

蒋介石却轻轻地把她推开了。

“志清你……”

蒋介石抬起两个手指,轻轻抬起姚阿巧的下颚,严肃地说道:“冶诚,你看,我们俩之间是不是也该立张凭证呢?”

这个建议,说到了姚阿巧的心坎里。她顿时激动得脸都红了。

“好的。只是我写不来,我认不得多少字。”

“这没关系,我先给你起个草,你依样画葫芦就是。”说着,蒋介石当即提笔铺纸,刷刷写下几行字:

约言:

冶诚自愿终身许主君为侍者,此后永不变心,倘背此约,任主君处罚。此证

主君惠存

姚冶诚自书于

民国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这可是一份非同寻常的约定呀!粗看它是一份婚约,但实际上个中却暗藏杀机,隐含着蒋介石的别有用心!其他不说,单说那个“侍”字,一字之间,就大有文章。日后必有好戏!

可怜斗大的字识不了几箩的姚阿巧没文化,根本没能看出个中致命的地方,她只是十分激动地提起笔,当真依样画葫芦,一笔一划地全文照抄了下来。

那个“民国”的“民”字,蒋介石写得太潦草了些,姚阿巧看不清,便问夫君:

“这个啥字呀?”

蒋介石心不在焉,只瞟了一眼:“民。”

姚阿巧不好意思再问了,便依声像形地写了个“明”字。

这份“婚约”虽写得字体纤弱,但笔划清晰,端端正正,这恐怕得归功于姚阿巧幼年跟随生父学过半年文化之故。

虽说蒋介石现在金屋藏娇,整天拥香偎玉,生活中有了调味素,但他怎能甘心就这样闷在一隅做那缩头乌龟呢?他的胸中充满着雄心勃勃的抱负,他要趁年富力强、风华正茂之时,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然而,客观事实无情地把他逼在十里洋场的一角,使他浑身有劲用不上,就像一头囚禁在牢笼中的猛虎。

倒是思乡思亲之情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在他心中一天比一天浓烈了。

无情未必真豪杰呀!蒋介石毕竟是个拥有七情六欲的男子,他怎能不思念自己远在浙江溪口的七旬高堂与才两岁多的亲儿子小经国呢?自从小经国问世,他还是前年从日本赶回家参加儿子的剃头酒时才见过儿子一面。如今一晃两年过去了,小经国长得什么样?老母亲的身体又怎样了?这一切,都时时在暗中噬咬着蒋介石的感情世界。

蒋介石叹了口气,又重重翻了个身。

已是半夜了,他还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满腹的心事搅得他合不上眼睛。

姚阿巧被他惊醒了,她百般温情地伸出藕节似的双手,轻轻抱住了这个比自己小了6岁的小阿弟,柔声问道:“介石,你又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唔。”蒋介石没有掩饰,点了点头。

“为什么?还是为那姓陶的事?”

“唔。”蒋介石又点了点头,瓮声瓮气地道:“再这样下去,非闷出毛病来不可。”

“那我们一起去你老家宁波住上一阵,散散心。”

“……”蒋介石没吭声。

“我到现在还没见过婆母的面呢。”姚阿巧略带羞涩地轻轻说道。

“……”蒋介石还是没吭声。

一种不祥之兆向姚阿巧迎面扑来,她警觉地从床上支起身,用力望着黑暗中的蒋介石:“介石,你怎么不说话?”

蒋介石烦躁地推开姚阿巧,粗声粗气地说道:“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姚阿巧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她心里清楚,蒋介石带不带她回宁波事小,承认不承认她这个夫人的地位事大!既然是夫妻了,总不能就这样默默无声吧!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要是蒋介石内心里当真不想把自己带回老家去见婆母,那么,至少说明了蒋介石与她仅仅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关系,在他的心里也许根本没有这回事,没把她阿巧真正当做白头偕老的夫人。

姚阿巧再也忍不住了,委屈地呜咽了起来:“我晓得的,你是不想带我回家的。你心里想的与嘴上说的并不是一回事。呜……早晓得你会这么待我,我当初……”

阿巧一流泪,蒋介石就慌了手脚,他忙俯在阿巧耳边说道:“看你看你,我啥时候说不带你回家了?你瞎多啥个心呀!只是……”

“只是个啥?想当初我为了跟你,把所有的亲眷朋友都得罪光了,现在成了一个孤零零无家可归的人。你倒好,我没家了,你又不带我回家,不让我去见见婆妈,你叫我心里怎么好过?……”

“好了好了,勿要哭了。”蒋介石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帕替阿巧擦眼泪,“我带你回家就是了。怎么样?满意了吧?”

“不骗人?”姚阿巧不哭了,睁大两眼望定蒋介石。

“不骗你的。”蒋介石用力咽了一口口水,想了想,终于鼓足勇气对姚阿巧说道:“不过,冶诚,有桩事情,我说出来,你要答应不生我的气……”

“啥事情?你说。”姚阿巧警觉地停止了呼吸。

“当年,我出外去日本读书,家母在老家帮我找了一个……”

“啥?你是说你是有家主婆的?”姚阿巧“呼”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错。”蒋介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豁出去了,“我与她结婚已有10年了……”

“啊?!”姚阿巧这一惊非同小可,眼泪又忍不住扑簌簌滚了下来,“那你上次还对我说,你从来勿曾攀过亲,至今是光棍一个人呢!你这不是明明在骗我吗?”

“阿巧,当时我实在是因为喜欢你,不得不骗你的呀!”蒋介石嬉皮笑脸地欠起身,一把将姚阿巧揽到怀里,“不过,这不是我要找的,都是我母亲为我作的主,结婚那年,我才只有15岁呢。”

“现在你家主婆呢?”

“她在浙江溪口老家,伺候我老母亲。前年,我与她生下一个小囝,儿子名叫蒋经国。唉,其实,虽有小孩,我与她总是合不来。说实话,我与她毫无感情可言,结婚后,我就去了日本,后来,我们也一直勿曾一道生活过。”蒋介石干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压藏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儿都向姚阿巧倒了出来。

姚冶诚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蒋介石本以为姚阿巧会大哭大闹,不料她如此镇静,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我不敢带你回家的原因,就在这里。现在你都晓得了,你自己想一想,回去后见到我母亲与我那个家主婆,可能会有一场风波,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算了算了,勿说了。”姚阿巧听蒋介石说出真相,气反倒平息了不少,“算我命苦。反正,我总是你的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反正一世人生都交托在你的身上了。”

“你也勿要难过,家里这个女人,又丑又粗,我迟早要与她一刀两断的。”

“这个我就不管了。回到你老家后,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省得我像钻进风箱里的老鼠到处受人家的白眼。”

“这个当然,这个当然。”蒋介石如释重负,把姚阿巧抱得更紧了,“我怎么能离开你呢?”

“慢点讲。”姚阿巧又警觉了起来,她伸出尖尖的食指,在蒋介石的鼻头上狠狠点了一下,“你格个人呀,心眼活得像门轴里的弹珠,啥人晓得你今后会不会对我也变心呢……”

姚阿巧说到这里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的嘴唇已被蒋介石紧紧地吻住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