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19:47:51

就在这时,一桩连蒋介石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从而也改变了姚阿巧的生活方式与命运。

一日日薄西山之际,蒋介石抱着孩子出现在姚阿巧的面前。

一时,姚阿巧被这自天而降的孩子弄得不知所措,蒋介石大言不惭地向阿巧说明,这孩子是他在日本时与一个日本女人生养的,并要求阿巧作为亲生骨肉予以抚养。

阿巧已是35~6岁的人了,虽说嫁过两个男人,可从未怀上身孕,她本来就为自己不会生养而感到焦虑不安呢。这下正好,总算身边有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孩子,且是她所期望中的男孩子!正中下怀,何况这孩子毕竟是自己男人亲身的骨血呢!

抱着这混血型的孩子,一种女性本能的母爱顿时洋溢在阿巧全身。

更深人静,蒋介石与姚阿巧坐在蚊帐里,望着熟睡中的孩子,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之情像潮水似的轻轻地拍打着他们的心房。

阿巧细细端详着孩子,又望望蒋介石的长方脸,笑道:“介石,看这孩子的鼻子和嘴巴,多像你呀!”

“唔。”蒋介石的心里在笑。

“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好。”蒋介石闭上眼睛,略微一思考,便张开了双眼:“就叫他‘建镐’吧。”

“建镐?”

“对,还是用我祖上房宅的号。至于他的官名嘛,我看,就定个纬国吧。”

“建镐、纬国……”姚阿巧轻轻拍着小建镐,幸福地低声喃喃道。

从此,姚阿巧身边有了一个相依为命的孩子,这个儿子一直陪伴着她走完人生的道路。

按理说,姚阿巧身边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总可以一门心思放在孩子的身上了。可是,她当时已经染上了麻将赌博的恶习,就像湿手沾上了干面粉,再也甩不掉了,最后,竟发展到一天不摸牌,手心就发痒的地步。

蒋介石是个很注意节约的人,尽管他混迹大上海多年,但始终没有去学抽烟打牌赌铜钿,连男人为之称雄的酒也一滴不沾。但是,姚阿巧却与他恰恰相反。

蒋介石一觉醒来,窗外已经发白。马路上那电车铃的“当当”声,送牛奶车的“铃铃”声,以及早起上街买菜的主妇们的嘈杂声,已混合成一支都市之晨的交响曲。

蒋介石信手往身边一摸,却摸了个空——阿巧又是赌了一整夜的麻将!

几缕昏黄的电灯光夹杂着一阵阵压抑了的说笑声透过筷子粗细的地板缝,刺眼而又扎耳地直射蒋介石。

“娘希匹!”一股怒火从蒋介石的心底油然升起,他狠狠地一蹬双脚,将被子踢开,然后一骨碌翻身下床,披上睡衣,几步来到房门口。

“阿巧,都啥辰光了,还不收场?玩了一夜到现在还不尽兴吗?”蒋介石俯身在楼栏杆上,露着个光光的花生米脑袋,冲着楼下客堂间就是一嗓子。

楼下的和牌声,说笑声戛然而止,接着,一桌牌友便伸头吐舌地悄然作了鸟兽散。

姚阿巧迷上了麻将,蒋介石先是忍着不吭声,再加上他整日在外奔忙,也无暇顾及,只好睁一眼、闭一眼,由她去。岂料阿巧得寸进尺,居然彻夜通宵地钻在了“方城”之中。尤其使蒋介石戳心的是那彻夜不熄的电灯,整整一夜的电灯费,虽说数目不大,但如此日积月累,那也数目可观呀!虽说与戴季陶、张静江他们一起合伙在交易所做股票生意,入了一个股东,但这可是个“干股”呀,所分得的利息少得可怜,再加上平时又亏空了张静江一大笔钱,每月所赚得的这点利息,就是与工资一起加起来,也不够还呀!如今阿巧又如此不会“做人家”,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眼见那几个牌友相继离去,蒋介石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冲着姚阿巧便横眉竖眼地呵斥道:“阿巧,你也太过分了吧?尽一尽兴也就可以了嘛,何必一弄就是一个通宵!这还成何体统?”

姚阿巧本来就因给蒋介石刹了牌兴而内心不悦,现在见男人还要唠叨,便也忍不住白了男人一眼,还嘴道:“不就是叉叉麻将吗?谈得上什么体统不体统的?”

“点一夜电灯,还要赔上开水茶叶,你倒好派头呢!”

姚阿巧一听更委屈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家月英家一晚上要开二、三桌呢,还吃夜宵。”

“月英是月英,你是你。”

“我比不上月英?”

“人家有铜钿。”

“铜钿再少,麻将还是叉得起的。”

“还要犟嘴?!”一向对他俯首贴耳的姚阿巧今天居然敢说一声回一声,气得他太阳穴上的青筋也暴绽起来,声音高了八度:“你可晓得点一夜电灯要花多少铜钿?照你这样下去,我在外头辛辛苦苦赚来的一点铜钿付电灯费倒差不多!”

“哼哼。”姚阿巧一声冷笑,“这又能怨谁?”下面的话没说出口,但言下之意很明显,只怨你这个当家人没花头,没本事发财。

蒋介石听出了阿巧的话外之音,顿时触痛了他的心境,不由得两眼瞪成了一双鸽蛋样,左右开弓捋起睡衣袖管,一步一步逼向姚阿巧:“你格个女人,莫非是皮肉发痒了是不是?”

姚阿巧见蒋介石真的动了肝火,并居然要动手动脚打人了,这才吓得不敢再吱声,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转身往楼下走了。

蒋介石在1920年元旦的日记中写道:

冶诚赌博不休,恶甚,恼甚。

早晨未起床时,瞟见楼下电灯尚明,甚恨冶诚不知治安法,痛骂一场。娶妾之为害实不胜言……

但是,姚阿巧并没有因蒋介石的反对而放弃她的嗜好,她只是变换了些手法,把麻将尽量放在白天搓,不通宵达旦罢了。她把小纬国与家务等一应尽悉推给雇来的小保姆料理,自己仍整天端坐在牌桌前,借百十张骨牌来消磨时光,打发无聊烦闷的日子。好在蒋介石白天基本上在外面,不回家,自也落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蒋介石与姚阿巧的矛盾达到尖锐化,是在1920年春。

那年春天,蒋介石得了伤寒症,死去活来,生命垂危,住进了医院。蒋母王采玉得悉后,魂飞魄散,不顾自己也已是重病在身,带上儿媳妇毛福梅从溪口赶到上海,探望儿子。

婆媳俩一路辗转来到法租界蒲石路新民里13号时,已是下午二时左右。婆媳俩急于赶路,一路上滴水未沾、粒米未进,蒋介石的病情使她们心焦如焚,早已顾不得干渴与饥饿了。

“志清——”

“阿巧——”

还没近亭子间,婆媳俩便在楼下大呼小喊了起来。

“你们上来呀。”楼窗里传来了姚阿巧的应答声。

只闻声音在,不见人下来,婆媳俩只得手足并用,摸着破旧的木梯拾级而上。

推开门,婆媳俩愣住了——

房间正中,端放着一张角牌桌子,姚阿巧与几个人正端坐在桌前搓麻将,嬉笑快乐着呢。见婆母与毛福梅俩人大包小裹地进得门来,姚阿巧这才不得不从牌桌前欠一欠身,说了声“姆妈你来了”,接过王采玉手中的包裹,而两眼却依然落在面前的“方城”上。

一股侥幸的喜悦之情涌上婆媳俩的心头:姚阿巧如此镇定地在叉麻将,想必志清的病没什么大问题。

“阿巧,志清他人呢?”王采玉问道。

“在医院里。”

“病怎么样?”

“大夫说,已经过了危险期。”姚阿巧来不及把手中的包裹放下,一屁股坐在牌桌前,兴奋地冲同桌的牌友们嚷道:“和了!和了!这一副我跌倒和了!”

在医院里?!

婆媳俩的心“呼”一下又沉到了底。

“那,你怎么……”婆母颓丧地坐在床沿上,面露不悦:既然人都还在医院里,那你如何还有这份心思在这里寻欢作乐?

毛福梅狠狠白了姚阿巧一眼,“呼”一下把手中的一把油纸伞往牌桌当中一放,一肚皮气不打一处来:“在哪个医院?病到底怎么样了?”

姚阿巧见到横放在面前的油纸伞,这才自知理亏,只好尴尬地把蒋介石因伤寒症住院急治的事情经过一一向婆媳和盘托出。

那几个牌友见势头不对,也知趣地离桌而去了。

婆媳俩听到蒋介石所住的医院及现在的病情后,即催着姚阿巧在前引路,婆媳三人直奔医院。

蒋介石的这场伤寒症来势很猛,他起先不以为然,再加上姚阿巧对他漠不关心,所以等到发觉,已是大病缠身,处于半昏迷状态了。幸亏张静江、戴季陶等几位结拜兄弟的鼎力相助,他才得以及时进入协和医院进行抢救与治疗,也才得以摆脱死神,转危为安。

毕竟是花烛夫妻,毕竟双双共同生下了蒋经国,尽管夫君在外寻花问柳,另娶小妾,但生性憨厚善良的毛福梅非但不计前嫌,反而自告奋勇地整日整夜陪护在蒋介石的病塌边,担当起了为夫君端汤送水的义务。而姚阿巧则因有婆母与毛福梅的到来,反而没了牵累,更是一门心思地钻在了她的牌桌前。只是因婆媳的到来使本来就不大的亭子间更加狭窄了,而且也不敢过分地在婆婆的面前放肆,才只好去邻家牌桌上尽兴了。

这一阵子,姚阿巧的手气不太妙,一上牌桌,连连败北,居然将身边仅有的几许积蓄输了个精光。为了扳本,她只得亲自去协和医院找蒋介石。

她知道蒋介石在交易所里弄了个股东,身边不会没有钱。

蒋介石已经大病初愈,人也日渐精神起来,体温也正常了。只是一场病魔纠缠后,使他浑身软弱无力。这天,他正倚在床头与毛福梅说话,忽然,姚阿巧走进了病房,来到了他的身边。

“介石,这几天好些了吗?”阿巧笑嘻嘻地把一锅婆母刚做好的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到蒋介石的面前。

“唔。好多了。”蒋介石点点头。一场重病,一场灾难,终于使他的头脑有所清醒。他望望阿巧,又看看身边的元配夫人,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尽管阿巧与福梅俩人在外貌上天差地别,一个小家碧玉,一个粗陋糟糠,但烈火见真金,疾风知劲草,事到如今,还是元配夫人来得实在,像一件贴肉布衫!

三人各怀心事,无声无息地坐了一会。最后,还是姚阿巧忍不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介石,这个,你身上有没有铜钿?”

“你要铜钿干什么?”

“姆妈与福梅姐来了,原来的一点点存货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家里总是要开销的……”阿巧把一路上已编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已把铜钿交给我姆妈用去了。”

“这个……”阿巧一怔,没料到蒋介石会出了这么一着棋。

“这……也不够的呀,房钱,电灯费,还有小纬国一天总要用掉几角钱……”

“鬼话!”蒋介石斜视着姚阿巧,冷笑道,“恐怕是赌资不够了吧?没有铜钿扳本了吧?”

“你……”姚阿巧被蒋介石一语中的,顿时语塞,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原来,尽管蒋介石人不在家里,尽管毛福梅惟恐蒋介石生气而只字没提家中的所见所闻,但蒋介石还是从母亲的嘴中探知了姚阿巧在他进医院后的情况。今天他见姚阿巧前来讨铜钿,便就一猜了个准。现在见姚阿巧这般神情,更断定自己的判断准确了。于是,他再也忍不住,鼓出双眼骂道:

“你个滥料货,像你这种样子,就是万贯家财也迟早要被你败光的!亏你还好意思开口。看来,你是存心要把我气煞了!”

姚阿巧自知理亏,但还想孤注一掷,便垂脸低声道:“其实,我这一阵也不在家里叉麻将,你出院后可以问姆妈嘛。一个人家,开出门来七件事,总不能看着断炊吧?”

“你放心,断不了炊的。”

“那么,你、你把铜钿都交给人家去了,不给我,你把我放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姚阿巧憋了一肚皮的气再也熬不住了,冲着蒋介石亮响了嗓门。

“娘希匹!”蒋介石见姚阿巧居然敢当着妻子的面向自己高声发火,感到失了脸面,顿时勃然大怒,“我进院前还交给你几十块大洋呢,你、你都用到哪里去了?才几天!都用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不要想在我手里再拿到一分铜钿,我一分也不会给你的!”

姚阿巧深深地失望了,她含着两汪眼泪气鼓鼓地站起身,跺了跺脚,赌气道:“那好,那好,这个人家也就不要再开下去了!”

“滚!你给我滚!”蒋介石怒不可遏,抓起床头一只玻璃杯就向姚阿巧劈头掷去。

姚阿巧把头一偏,“砰”一声,玻璃杯在墙上砸了个粉碎。

毛福梅见状,只得连忙上前护住姚阿巧,一边说着“你又不是不晓得他的脾气”,一边将姚阿巧连推带搡地推出了病房门。

“格个女人,气煞我哉!”姚阿巧走后,蒋介石仍是余怒未息,迭声骂道。

毛福梅送走姚阿巧回到病房,正好听到蒋介石的这句骂声。她也不接嘴说话,只是冲着夫君一声冷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意味深长,言下之意:自作自受,这就是你蒋介石要讨小老婆的好处!

蒋介石出院后,在日记中写道:

近日冶诚嗜赌而不侍我疾,且出言悖谬,行动乖张,心甚忿恨之……

姚阿巧的一系列明显的变化,终于使蒋介石对她失去了好感与兴趣,并促使他作出“出妻”之举。后来,蒋介石拼命追求陈洁如,并与陈洁如同居,这里面不能否认有姚阿巧嗜赌所造成的原因。

1921年6月14日,蒋母王采玉溘然长逝,蒋介石深感哀痛。母亲在临终之前,曾给蒋介卿、蒋介石立下遗嘱,表示她不愿与蒋父安葬在一起,因为蒋肇聪墓旁已葬有徐、孙两夫人。她再葬在丈夫身边,只能屈居第三。因此,她要求儿子把她葬在“甲子穴”里。王氏生前曾向风水先生请教过,认为“甲子穴”是最好最干净的坟地,其他鬼怪不能侵入,而亲人却可自由往来。

蒋介石遵照母嘱,请了两位方士在家乡四处寻找“甲子穴”,最后选中了白岩山鱼鳞岙中段北面的一块平地。蒋介石花了四个月的时间,为王氏建了坟堂。孙中山获得蒋介石如此忠孝的事情后,大受感动,特为王氏坟墓题写了“蒋母之墓”的碑文。此外,还有蒋介石撰、张人杰书的挽联:“祸及贤慈,当日梗顽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靡涯。”当时,胡汉民、汪精卫等许多国民党要人都作了挽联挽诗。所有这些祭文挽言,后来都由叶楚伧搜集成册编成《哀思录》发行。

蒋介石在葬母期间,广州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蒋介石将母装殓完毕后,应孙中山、陈炯明、胡汉民、许崇智等人的多次信、电邀请,于9月13日抵达广州。这时,陈炯明叛变的迹象已很明显,蒋介石采取回避的态度,在广州仅逗留了8天,又回到了溪口。

11月23日,蒋介石再为王氏举行安葬仪式,孙中山派许崇智代表他来灵前祭奠,戴季陶、林业明、居正等也从广州赶来送丧。

虽说王采玉的去世牵动了许多人的心,但最感到沉痛的还是毛福梅。蒋介石遗弃她后,每当蒋介石欺负她时,婆婆总是站在她一边训斥儿子。婆媳俩甘苦与共,休戚相关。如今,婆婆去世了,她的精神支柱倒下了,她能不恸哭、能不哀伤吗?她怀着沉痛的心情办丧事,多少个日日夜夜,没有好好地休息,她不知疲倦地操劳,里里外外,不知花了多少心计!她以为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亡灵,才能使自己悲痛的心情得到一点慰藉。

好容易把丧事办完了。11月23日,刚吃过晚饭,蒋介石把经国、纬国叫到跟前,并把毛福梅、姚冶诚也叫来。他沉思了一会,然后对两位夫人说:“以前,母亲在世,许多事情无法放开,现在她老人家去世了,我也没有这个牵挂了,我要外出闯一闯、干一番事业,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说到这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交给儿子经国:“经国,你念一念吧。我要说的话,都在上面写清楚了。”

蒋经国已读到小学五年级,认了不少字,他接过父亲手中的纸条,读了起来:

余葬母既毕,为人子者,生之大事已尽,此后乃可一心致力于革命,更无其他挂系。余今与尔等生母之离异,余以后成败生死,家庭自不致因我而再有波累。余十八岁立志革命以来,本已早置生死荣辱于度外,唯每念老母在堂,总不使以余不肖之罪戾,牵连家中之老少,故每于革命临难决死之前,必托友好代致留母遗禀,以冀余死后聊解亲心于万一。今后可无此念,而望尔兄弟两人,亲亲和爱,承志继先,以报尔祖母在生抚育之深恩,亦即所以代慰藉慈亲在天之灵也。余此去何日与尔等重叙天伦,实不可知。余所望尔等者,唯此而已,特此条示经纬两儿,谨志毋忘,并留为永久纪念。父泐

蒋经国刚把纸条念完,蒋介石还来不及把纸条中的内容向两位夫人作一解释,但见毛福梅与姚阿巧两人像各自挨了兜头一盆凉水似的,浑身发抖,面色红一阵、白一阵,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俩的文化水平不高,但信中的“离异”两字还是听得懂的,知道蒋介石现在高堂老母去世,更加无人管束他了,可以放心大胆地提出他久蓄于心头的离婚一事来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蒋介石欲与毛福梅、姚阿巧离异的心思由来已久。在他先前的几则日记中就有披露:

盖因弃去,一则纬儿无人抚养,恐其常起思母之心;一则藕断丝连,虑其终结不解之缘……处置冶诚事,离合两难,乃决定暂留而蛰居,以观其后……

对于毛福梅,蒋介石几次与她吵架,波及他与母亲的关系,使他非常苦恼,有一度,他甚至想以出家来解除“尘俗之累”。他说:“家事如沸,思之郁闷……环境难打破,只有出俗为僧而已。”

蒋介石今天此举,除了姚阿巧听来感到突然而不可思议外,对于毛福梅来说,这却是她预料之中的事。但是,这事毕竟太气人了,毛福梅首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指着蒋介石骂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到蒋家20年,家里家外,没日没夜地干,我有哪些地方对不起你们蒋家?你就这样报答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毛福梅越骂越气,蒋介石越听越火,他顺手拿起一根皮带,朝毛福梅身上打去。

毛福梅挨了一下抽打,气得浑身发颤,她好像失去了理智。扑上前,一把揪住蒋介石的衣领,嚎啕大哭道:

“你打吧,你打吧,我这条命今天就送给你了……”

蒋介石心头怒火更加旺盛,提起皮带,干脆冲着毛福梅没头没脑就是一顿抽打。周围人谁也劝阻不了,连上前都上不去。最后,还是亲友们强行上前,把毛福梅拉到楼上藏了起来。蒋介石还不罢休,又冲到楼上,攥起拳头,猛击毛氏的身子,直打得自己精疲力尽。最后,他一把揪住毛氏的头发,从楼上拖到楼下。

可怜毛福梅倒在地下,半死不活。

11岁的蒋经国看到母亲被打得死去活来,呜呜直哭。他泪流满面,跪在父亲面前苦苦哀求:

“不要打了,爹爹,不要打阿妈了……”

小经国的哭求声,使人听了,无不流下同情的眼泪。

最后,蒋介石才在亲友们的劝阻下走出了房屋。

姚冶诚听到蒋介石要与她脱离关系,也非常气愤,她看到家中吵得天翻地覆,就骂了一声“没心肝的赤佬”,拉上小纬国就走出了丰镐房。

蒋介石安葬完母亲,当即马不停蹄,直奔广州,紧紧跟着孙中山闹起了革命。以后又结识了青楼女陈洁如。自此之后,姚冶诚的失败婚姻生活愈加悲惨,她带着小纬国孤苦伶仃地过活,虽蒋介石为其提供生活费用,偶尔与之有联系,那也多数是关心纬国的学习和成长,喜新厌旧的蒋介石投身革命,再也无法对这个日渐黄昏不懂文化知识的粗女子倾注更多的“爱”了,而姚冶诚也只得认命,把过去的一切每日如数家珍般地独自回忆……

抛妻弃子求功名

就在这时,一桩连蒋介石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从而也改变了姚阿巧的生活方式与命运。

一日日薄西山之际,蒋介石抱着孩子出现在姚阿巧的面前。

一时,姚阿巧被这自天而降的孩子弄得不知所措,蒋介石大言不惭地向阿巧说明,这孩子是他在日本时与一个日本女人生养的,并要求阿巧作为亲生骨肉予以抚养。

阿巧已是35~6岁的人了,虽说嫁过两个男人,可从未怀上身孕,她本来就为自己不会生养而感到焦虑不安呢。这下正好,总算身边有了一个朝思暮想的孩子,且是她所期望中的男孩子!正中下怀,何况这孩子毕竟是自己男人亲身的骨血呢!

抱着这混血型的孩子,一种女性本能的母爱顿时洋溢在阿巧全身。

更深人静,蒋介石与姚阿巧坐在蚊帐里,望着熟睡中的孩子,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之情像潮水似的轻轻地拍打着他们的心房。

阿巧细细端详着孩子,又望望蒋介石的长方脸,笑道:“介石,看这孩子的鼻子和嘴巴,多像你呀!”

“唔。”蒋介石的心里在笑。

“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好。”蒋介石闭上眼睛,略微一思考,便张开了双眼:“就叫他‘建镐’吧。”

“建镐?”

“对,还是用我祖上房宅的号。至于他的官名嘛,我看,就定个纬国吧。”

“建镐、纬国……”姚阿巧轻轻拍着小建镐,幸福地低声喃喃道。

从此,姚阿巧身边有了一个相依为命的孩子,这个儿子一直陪伴着她走完人生的道路。

按理说,姚阿巧身边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总可以一门心思放在孩子的身上了。可是,她当时已经染上了麻将赌博的恶习,就像湿手沾上了干面粉,再也甩不掉了,最后,竟发展到一天不摸牌,手心就发痒的地步。

蒋介石是个很注意节约的人,尽管他混迹大上海多年,但始终没有去学抽烟打牌赌铜钿,连男人为之称雄的酒也一滴不沾。但是,姚阿巧却与他恰恰相反。

蒋介石一觉醒来,窗外已经发白。马路上那电车铃的“当当”声,送牛奶车的“铃铃”声,以及早起上街买菜的主妇们的嘈杂声,已混合成一支都市之晨的交响曲。

蒋介石信手往身边一摸,却摸了个空——阿巧又是赌了一整夜的麻将!

几缕昏黄的电灯光夹杂着一阵阵压抑了的说笑声透过筷子粗细的地板缝,刺眼而又扎耳地直射蒋介石。

“娘希匹!”一股怒火从蒋介石的心底油然升起,他狠狠地一蹬双脚,将被子踢开,然后一骨碌翻身下床,披上睡衣,几步来到房门口。

“阿巧,都啥辰光了,还不收场?玩了一夜到现在还不尽兴吗?”蒋介石俯身在楼栏杆上,露着个光光的花生米脑袋,冲着楼下客堂间就是一嗓子。

楼下的和牌声,说笑声戛然而止,接着,一桌牌友便伸头吐舌地悄然作了鸟兽散。

姚阿巧迷上了麻将,蒋介石先是忍着不吭声,再加上他整日在外奔忙,也无暇顾及,只好睁一眼、闭一眼,由她去。岂料阿巧得寸进尺,居然彻夜通宵地钻在了“方城”之中。尤其使蒋介石戳心的是那彻夜不熄的电灯,整整一夜的电灯费,虽说数目不大,但如此日积月累,那也数目可观呀!虽说与戴季陶、张静江他们一起合伙在交易所做股票生意,入了一个股东,但这可是个“干股”呀,所分得的利息少得可怜,再加上平时又亏空了张静江一大笔钱,每月所赚得的这点利息,就是与工资一起加起来,也不够还呀!如今阿巧又如此不会“做人家”,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眼见那几个牌友相继离去,蒋介石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冲着姚阿巧便横眉竖眼地呵斥道:“阿巧,你也太过分了吧?尽一尽兴也就可以了嘛,何必一弄就是一个通宵!这还成何体统?”

姚阿巧本来就因给蒋介石刹了牌兴而内心不悦,现在见男人还要唠叨,便也忍不住白了男人一眼,还嘴道:“不就是叉叉麻将吗?谈得上什么体统不体统的?”

“点一夜电灯,还要赔上开水茶叶,你倒好派头呢!”

姚阿巧一听更委屈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家月英家一晚上要开二、三桌呢,还吃夜宵。”

“月英是月英,你是你。”

“我比不上月英?”

“人家有铜钿。”

“铜钿再少,麻将还是叉得起的。”

“还要犟嘴?!”一向对他俯首贴耳的姚阿巧今天居然敢说一声回一声,气得他太阳穴上的青筋也暴绽起来,声音高了八度:“你可晓得点一夜电灯要花多少铜钿?照你这样下去,我在外头辛辛苦苦赚来的一点铜钿付电灯费倒差不多!”

“哼哼。”姚阿巧一声冷笑,“这又能怨谁?”下面的话没说出口,但言下之意很明显,只怨你这个当家人没花头,没本事发财。

蒋介石听出了阿巧的话外之音,顿时触痛了他的心境,不由得两眼瞪成了一双鸽蛋样,左右开弓捋起睡衣袖管,一步一步逼向姚阿巧:“你格个女人,莫非是皮肉发痒了是不是?”

姚阿巧见蒋介石真的动了肝火,并居然要动手动脚打人了,这才吓得不敢再吱声,嘴里不知嘟囔些什么,转身往楼下走了。

蒋介石在1920年元旦的日记中写道:

冶诚赌博不休,恶甚,恼甚。

早晨未起床时,瞟见楼下电灯尚明,甚恨冶诚不知治安法,痛骂一场。娶妾之为害实不胜言……

但是,姚阿巧并没有因蒋介石的反对而放弃她的嗜好,她只是变换了些手法,把麻将尽量放在白天搓,不通宵达旦罢了。她把小纬国与家务等一应尽悉推给雇来的小保姆料理,自己仍整天端坐在牌桌前,借百十张骨牌来消磨时光,打发无聊烦闷的日子。好在蒋介石白天基本上在外面,不回家,自也落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蒋介石与姚阿巧的矛盾达到尖锐化,是在1920年春。

那年春天,蒋介石得了伤寒症,死去活来,生命垂危,住进了医院。蒋母王采玉得悉后,魂飞魄散,不顾自己也已是重病在身,带上儿媳妇毛福梅从溪口赶到上海,探望儿子。

婆媳俩一路辗转来到法租界蒲石路新民里13号时,已是下午二时左右。婆媳俩急于赶路,一路上滴水未沾、粒米未进,蒋介石的病情使她们心焦如焚,早已顾不得干渴与饥饿了。

“志清——”

“阿巧——”

还没近亭子间,婆媳俩便在楼下大呼小喊了起来。

“你们上来呀。”楼窗里传来了姚阿巧的应答声。

只闻声音在,不见人下来,婆媳俩只得手足并用,摸着破旧的木梯拾级而上。

推开门,婆媳俩愣住了——

房间正中,端放着一张角牌桌子,姚阿巧与几个人正端坐在桌前搓麻将,嬉笑快乐着呢。见婆母与毛福梅俩人大包小裹地进得门来,姚阿巧这才不得不从牌桌前欠一欠身,说了声“姆妈你来了”,接过王采玉手中的包裹,而两眼却依然落在面前的“方城”上。

一股侥幸的喜悦之情涌上婆媳俩的心头:姚阿巧如此镇定地在叉麻将,想必志清的病没什么大问题。

“阿巧,志清他人呢?”王采玉问道。

“在医院里。”

“病怎么样?”

“大夫说,已经过了危险期。”姚阿巧来不及把手中的包裹放下,一屁股坐在牌桌前,兴奋地冲同桌的牌友们嚷道:“和了!和了!这一副我跌倒和了!”

在医院里?!

婆媳俩的心“呼”一下又沉到了底。

“那,你怎么……”婆母颓丧地坐在床沿上,面露不悦:既然人都还在医院里,那你如何还有这份心思在这里寻欢作乐?

毛福梅狠狠白了姚阿巧一眼,“呼”一下把手中的一把油纸伞往牌桌当中一放,一肚皮气不打一处来:“在哪个医院?病到底怎么样了?”

姚阿巧见到横放在面前的油纸伞,这才自知理亏,只好尴尬地把蒋介石因伤寒症住院急治的事情经过一一向婆媳和盘托出。

那几个牌友见势头不对,也知趣地离桌而去了。

婆媳俩听到蒋介石所住的医院及现在的病情后,即催着姚阿巧在前引路,婆媳三人直奔医院。

蒋介石的这场伤寒症来势很猛,他起先不以为然,再加上姚阿巧对他漠不关心,所以等到发觉,已是大病缠身,处于半昏迷状态了。幸亏张静江、戴季陶等几位结拜兄弟的鼎力相助,他才得以及时进入协和医院进行抢救与治疗,也才得以摆脱死神,转危为安。

毕竟是花烛夫妻,毕竟双双共同生下了蒋经国,尽管夫君在外寻花问柳,另娶小妾,但生性憨厚善良的毛福梅非但不计前嫌,反而自告奋勇地整日整夜陪护在蒋介石的病塌边,担当起了为夫君端汤送水的义务。而姚阿巧则因有婆母与毛福梅的到来,反而没了牵累,更是一门心思地钻在了她的牌桌前。只是因婆媳的到来使本来就不大的亭子间更加狭窄了,而且也不敢过分地在婆婆的面前放肆,才只好去邻家牌桌上尽兴了。

这一阵子,姚阿巧的手气不太妙,一上牌桌,连连败北,居然将身边仅有的几许积蓄输了个精光。为了扳本,她只得亲自去协和医院找蒋介石。

她知道蒋介石在交易所里弄了个股东,身边不会没有钱。

蒋介石已经大病初愈,人也日渐精神起来,体温也正常了。只是一场病魔纠缠后,使他浑身软弱无力。这天,他正倚在床头与毛福梅说话,忽然,姚阿巧走进了病房,来到了他的身边。

“介石,这几天好些了吗?”阿巧笑嘻嘻地把一锅婆母刚做好的热气腾腾的鸡汤放到蒋介石的面前。

“唔。好多了。”蒋介石点点头。一场重病,一场灾难,终于使他的头脑有所清醒。他望望阿巧,又看看身边的元配夫人,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尽管阿巧与福梅俩人在外貌上天差地别,一个小家碧玉,一个粗陋糟糠,但烈火见真金,疾风知劲草,事到如今,还是元配夫人来得实在,像一件贴肉布衫!

三人各怀心事,无声无息地坐了一会。最后,还是姚阿巧忍不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介石,这个,你身上有没有铜钿?”

“你要铜钿干什么?”

“姆妈与福梅姐来了,原来的一点点存货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家里总是要开销的……”阿巧把一路上已编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已把铜钿交给我姆妈用去了。”

“这个……”阿巧一怔,没料到蒋介石会出了这么一着棋。

“这……也不够的呀,房钱,电灯费,还有小纬国一天总要用掉几角钱……”

“鬼话!”蒋介石斜视着姚阿巧,冷笑道,“恐怕是赌资不够了吧?没有铜钿扳本了吧?”

“你……”姚阿巧被蒋介石一语中的,顿时语塞,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原来,尽管蒋介石人不在家里,尽管毛福梅惟恐蒋介石生气而只字没提家中的所见所闻,但蒋介石还是从母亲的嘴中探知了姚阿巧在他进医院后的情况。今天他见姚阿巧前来讨铜钿,便就一猜了个准。现在见姚阿巧这般神情,更断定自己的判断准确了。于是,他再也忍不住,鼓出双眼骂道:

“你个滥料货,像你这种样子,就是万贯家财也迟早要被你败光的!亏你还好意思开口。看来,你是存心要把我气煞了!”

姚阿巧自知理亏,但还想孤注一掷,便垂脸低声道:“其实,我这一阵也不在家里叉麻将,你出院后可以问姆妈嘛。一个人家,开出门来七件事,总不能看着断炊吧?”

“你放心,断不了炊的。”

“那么,你、你把铜钿都交给人家去了,不给我,你把我放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姚阿巧憋了一肚皮的气再也熬不住了,冲着蒋介石亮响了嗓门。

“娘希匹!”蒋介石见姚阿巧居然敢当着妻子的面向自己高声发火,感到失了脸面,顿时勃然大怒,“我进院前还交给你几十块大洋呢,你、你都用到哪里去了?才几天!都用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不要想在我手里再拿到一分铜钿,我一分也不会给你的!”

姚阿巧深深地失望了,她含着两汪眼泪气鼓鼓地站起身,跺了跺脚,赌气道:“那好,那好,这个人家也就不要再开下去了!”

“滚!你给我滚!”蒋介石怒不可遏,抓起床头一只玻璃杯就向姚阿巧劈头掷去。

姚阿巧把头一偏,“砰”一声,玻璃杯在墙上砸了个粉碎。

毛福梅见状,只得连忙上前护住姚阿巧,一边说着“你又不是不晓得他的脾气”,一边将姚阿巧连推带搡地推出了病房门。

“格个女人,气煞我哉!”姚阿巧走后,蒋介石仍是余怒未息,迭声骂道。

毛福梅送走姚阿巧回到病房,正好听到蒋介石的这句骂声。她也不接嘴说话,只是冲着夫君一声冷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意味深长,言下之意:自作自受,这就是你蒋介石要讨小老婆的好处!

蒋介石出院后,在日记中写道:

近日冶诚嗜赌而不侍我疾,且出言悖谬,行动乖张,心甚忿恨之……

姚阿巧的一系列明显的变化,终于使蒋介石对她失去了好感与兴趣,并促使他作出“出妻”之举。后来,蒋介石拼命追求陈洁如,并与陈洁如同居,这里面不能否认有姚阿巧嗜赌所造成的原因。

1921年6月14日,蒋母王采玉溘然长逝,蒋介石深感哀痛。母亲在临终之前,曾给蒋介卿、蒋介石立下遗嘱,表示她不愿与蒋父安葬在一起,因为蒋肇聪墓旁已葬有徐、孙两夫人。她再葬在丈夫身边,只能屈居第三。因此,她要求儿子把她葬在“甲子穴”里。王氏生前曾向风水先生请教过,认为“甲子穴”是最好最干净的坟地,其他鬼怪不能侵入,而亲人却可自由往来。

蒋介石遵照母嘱,请了两位方士在家乡四处寻找“甲子穴”,最后选中了白岩山鱼鳞岙中段北面的一块平地。蒋介石花了四个月的时间,为王氏建了坟堂。孙中山获得蒋介石如此忠孝的事情后,大受感动,特为王氏坟墓题写了“蒋母之墓”的碑文。此外,还有蒋介石撰、张人杰书的挽联:“祸及贤慈,当日梗顽悔已晚;愧为逆子,终身沉痛恨靡涯。”当时,胡汉民、汪精卫等许多国民党要人都作了挽联挽诗。所有这些祭文挽言,后来都由叶楚伧搜集成册编成《哀思录》发行。

蒋介石在葬母期间,广州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蒋介石将母装殓完毕后,应孙中山、陈炯明、胡汉民、许崇智等人的多次信、电邀请,于9月13日抵达广州。这时,陈炯明叛变的迹象已很明显,蒋介石采取回避的态度,在广州仅逗留了8天,又回到了溪口。

11月23日,蒋介石再为王氏举行安葬仪式,孙中山派许崇智代表他来灵前祭奠,戴季陶、林业明、居正等也从广州赶来送丧。

虽说王采玉的去世牵动了许多人的心,但最感到沉痛的还是毛福梅。蒋介石遗弃她后,每当蒋介石欺负她时,婆婆总是站在她一边训斥儿子。婆媳俩甘苦与共,休戚相关。如今,婆婆去世了,她的精神支柱倒下了,她能不恸哭、能不哀伤吗?她怀着沉痛的心情办丧事,多少个日日夜夜,没有好好地休息,她不知疲倦地操劳,里里外外,不知花了多少心计!她以为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亡灵,才能使自己悲痛的心情得到一点慰藉。

好容易把丧事办完了。11月23日,刚吃过晚饭,蒋介石把经国、纬国叫到跟前,并把毛福梅、姚冶诚也叫来。他沉思了一会,然后对两位夫人说:“以前,母亲在世,许多事情无法放开,现在她老人家去世了,我也没有这个牵挂了,我要外出闯一闯、干一番事业,也许永远不会回来了。”说到这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交给儿子经国:“经国,你念一念吧。我要说的话,都在上面写清楚了。”

蒋经国已读到小学五年级,认了不少字,他接过父亲手中的纸条,读了起来:

余葬母既毕,为人子者,生之大事已尽,此后乃可一心致力于革命,更无其他挂系。余今与尔等生母之离异,余以后成败生死,家庭自不致因我而再有波累。余十八岁立志革命以来,本已早置生死荣辱于度外,唯每念老母在堂,总不使以余不肖之罪戾,牵连家中之老少,故每于革命临难决死之前,必托友好代致留母遗禀,以冀余死后聊解亲心于万一。今后可无此念,而望尔兄弟两人,亲亲和爱,承志继先,以报尔祖母在生抚育之深恩,亦即所以代慰藉慈亲在天之灵也。余此去何日与尔等重叙天伦,实不可知。余所望尔等者,唯此而已,特此条示经纬两儿,谨志毋忘,并留为永久纪念。父泐

蒋经国刚把纸条念完,蒋介石还来不及把纸条中的内容向两位夫人作一解释,但见毛福梅与姚阿巧两人像各自挨了兜头一盆凉水似的,浑身发抖,面色红一阵、白一阵,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俩的文化水平不高,但信中的“离异”两字还是听得懂的,知道蒋介石现在高堂老母去世,更加无人管束他了,可以放心大胆地提出他久蓄于心头的离婚一事来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蒋介石欲与毛福梅、姚阿巧离异的心思由来已久。在他先前的几则日记中就有披露:

盖因弃去,一则纬儿无人抚养,恐其常起思母之心;一则藕断丝连,虑其终结不解之缘……处置冶诚事,离合两难,乃决定暂留而蛰居,以观其后……

对于毛福梅,蒋介石几次与她吵架,波及他与母亲的关系,使他非常苦恼,有一度,他甚至想以出家来解除“尘俗之累”。他说:“家事如沸,思之郁闷……环境难打破,只有出俗为僧而已。”

蒋介石今天此举,除了姚阿巧听来感到突然而不可思议外,对于毛福梅来说,这却是她预料之中的事。但是,这事毕竟太气人了,毛福梅首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指着蒋介石骂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到蒋家20年,家里家外,没日没夜地干,我有哪些地方对不起你们蒋家?你就这样报答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毛福梅越骂越气,蒋介石越听越火,他顺手拿起一根皮带,朝毛福梅身上打去。

毛福梅挨了一下抽打,气得浑身发颤,她好像失去了理智。扑上前,一把揪住蒋介石的衣领,嚎啕大哭道:

“你打吧,你打吧,我这条命今天就送给你了……”

蒋介石心头怒火更加旺盛,提起皮带,干脆冲着毛福梅没头没脑就是一顿抽打。周围人谁也劝阻不了,连上前都上不去。最后,还是亲友们强行上前,把毛福梅拉到楼上藏了起来。蒋介石还不罢休,又冲到楼上,攥起拳头,猛击毛氏的身子,直打得自己精疲力尽。最后,他一把揪住毛氏的头发,从楼上拖到楼下。

可怜毛福梅倒在地下,半死不活。

11岁的蒋经国看到母亲被打得死去活来,呜呜直哭。他泪流满面,跪在父亲面前苦苦哀求:

“不要打了,爹爹,不要打阿妈了……”

小经国的哭求声,使人听了,无不流下同情的眼泪。

最后,蒋介石才在亲友们的劝阻下走出了房屋。

姚冶诚听到蒋介石要与她脱离关系,也非常气愤,她看到家中吵得天翻地覆,就骂了一声“没心肝的赤佬”,拉上小纬国就走出了丰镐房。

蒋介石安葬完母亲,当即马不停蹄,直奔广州,紧紧跟着孙中山闹起了革命。以后又结识了青楼女陈洁如。自此之后,姚冶诚的失败婚姻生活愈加悲惨,她带着小纬国孤苦伶仃地过活,虽蒋介石为其提供生活费用,偶尔与之有联系,那也多数是关心纬国的学习和成长,喜新厌旧的蒋介石投身革命,再也无法对这个日渐黄昏不懂文化知识的粗女子倾注更多的“爱”了,而姚冶诚也只得认命,把过去的一切每日如数家珍般地独自回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