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3 19:48:10

1923年1月,中共北方区委开了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总结了北方铁路、矿山罢工的经验与教训,并决定今后的斗争方向。认为过去罢工多偏重于经济斗争,以后要求各条铁路多组织政治斗争,在斗争中应提出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争取组织工会的自由权利等,把政治斗争口号放在首位。原则既定,便开始规划具体方案。当前的主要工作就是积极成立铁路总工会,首先是成立各路总工会,其中以京汉路总工会最成熟。早在上年4月,首由长辛店俱乐部发起筹备京汉铁路总工会,并成立了总工会筹备会,当时,全线16个站已先后成立了分工会,连郑州原为交通系所辖的工人传习所的工人也都悉数加入工会,全路形成了统一局面。其它各路也分别筹组总工会。这一方案已向中央汇报,希望在适当时候,在全国范围内采取一致行动。这个决议随后提到在郑州举行的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议上,经决定2月1日在郑州公开举行京汉路总工会成立大会。

京汉路总工会的筹备工作是公开进行的。上海、北京、武汉、广州等大城市的大报都刊登大幅广告,通知并邀请各团体来郑州参加成立大会。

为使这次成立大会得以顺利召开,京汉路总工会筹备会将召开大会的时间、地点,事先通知了京汉路局局长赵继贤。赵继贤是个惯搞阴谋、诡计多端的政客。他表面同意成立总工会,假惺惺地允许工会代表可以免费乘坐火车去郑州开会,专为代表拨出头、二等车厢,还公告将1月28日星期例假移到2月1日,以便代表赴郑开会,并赠送锦旗,以此表示他支持工会成立。而暗地里他却于25日密电吴佩孚,加强反革命部署。

大会未开,已为隐忧所罩。

敌人对京汉路总工会召开成立大会非常恐慌,情势变化很快。据洛阳工会党团负责人报告:最近截获保定、北京致洛阳吴佩孚密电数起,其中曹锟与交通系赵继贤等认为京汉路总工会开会是有重大政治阴谋。电文称:“近来书记部工会声势日增,过激气焰嚣张,各路罢工影响铁路秩序极巨”,云云。同时又得悉交通系主脑曾偕京汉、京绥等路局长亲自到洛阳西宫向吴佩孚面陈北方铁路危机,请吴防止赤化,并且以危词激吴。说什么“赤党一声呼啸,全路为之震惊,此等声势,真要强过几师雄兵”。吴佩孚大为震惊。

1月27日,据报:吴佩孚派副官某来郑州活动,并率便衣军警到工会代表寓所窥探虚实。第二天,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来工会谈话,自称奉上级命令禁止工人在郑州召开大会。接着,总工会筹备处又接到吴佩孚电请工会派代表到洛阳谈话。看来形势已剑拔弩张,冲突之势在所难免。于是筹备会一方面大造社会舆论,在报纸上揭露敌人的破坏阴谋,并表示工会坚强决心,严阵以待;另一方面经党团会议讨论决定派史文彬等五位代表,于30日乘专车去洛阳见吴佩孚。吴佩孚非常狡猾,他在谈话中,对代表说:“你们工人的事,我没有不赞成的……不过,郑州是个军事区域,怎么能开会呢?你们不开会不行吗?……你们说开会没有什么,我也知道,不过……你们若是非开会不可,我也没有办法 ……”吴所称军事区域,并非真实原因,因为当时郑州并非戒严区域。实际上,吴已接到曹锟密令,和听到交通系危言耸听的话,如说“书记部狼子野心,目前集中郑州、开封一带的代表近千人,均系来自南方的革命党人……”,等等,所以吴遂决定采取强硬的办法来对付。

31日晚,赴洛阳代表回到郑州,在党团会议上报告与吴佩孚谈判经过,知道吴佩孚态度狂妄,情势十分紧迫,求实建议致函白坚武,晓以利害,要白向吴进言转圜。大家也都赞成以实力与吴周旋。讨论结果,决定必要时以举行京汉路全路政治罢工来争取工人自由权,不达目的誓不中止。当晚并决定总工会按原定计划举行成立大会。

2月1日早晨,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临时宣布戒严,军警出动戒备,如临大敌,禁止工人代表进入会场。但代表队伍及群众仍冲入会场,在军警的包围之中,宣布开会。首由主席史文彬宣布组织总工会宗旨,并痛斥此次强权无理压迫工会的行径,遂即郑重宣布京汉路总工会的正式成立,群众高呼:“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劳动阶级胜利万岁!”群情激奋,奏乐欢呼,声震屋宇。既而黄殿辰到来,百般恐吓,显然非欲造成血案不可。但是看到工人势盛,未敢动武。延至下午四时,代表始冲出重围宣布散会。

2月1日下午,军警强迫工会工作人员离境,代表驻地亦被军警监视总工会在万年春饭馆所定的饭菜,亦不准出售,代表一时完全丧失自由,饮食不得。各团体所赠匾额礼物等亦被毁弃在路旁,总工会会址也被军警霸占,不许工人进出,文件悉被捣毁。

当晚,京汉路总工会党团召集各处代表举行全体会议,谴责吴佩孚摧残工会,成立地遭到如此严重摧残,代表们忍无可忍,在党团同意下,决定进行政治罢工,并决定成立罢工委员会,统一指挥全路罢工行动,当即通过一项决议和罢工宣言。

罢工委员会的公开司令部是京汉铁路总工会,决策指挥机构是中共京汉铁路党团。由中共北方区委及劳动组合书记部负责人罗章龙、中共京汉铁路总工会支部负责人史文彬、中共北方区工委负责人王仲一3人组成领导小组。罢工委员会还建立了包括罢工组织、宣传鼓励、纠察、交通、秘书等机构。

为了迷惑敌人,不致引人注目,决定京汉铁路总工会迁至汉口,而实际指挥机构——中共京汉铁路党团则移往北京,驻守北段,通过全路电讯系统,调动机车,指挥全路统一行动。

2日,罢委会部分成员赴汉口,并南至长沙,会见湖南书记部负责人毛泽东、郭亮等,商讨声援罢工事宜,接着又赶回汉口。3日晚,罢工委员会委员6人、纠察队员10余人乘坐专车由汉口北开,沿途巡视罢工情况,在信阳、广水、郑州、新乡、安阳、石家庄、保定等站召集当地工会委员、纠察队长等负责人举行会议;要求他们加强团结,遵守罢工纪律,争取最后胜利。沿途所见,罢工准备就绪,秩序井然。

为了扩大声势,吁请全国支援,经京汉路总工会党团向中央负责人报告后,2月3日京汉路总工会罢工委员会向全路工人发出紧急通告,5日又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名义于北京发出通电,檄告全国各工会团体共同奋斗。

这样,京汉路大罢工就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引起了全国各地的注视。从3日开始准备罢工起至5、6日这段时间内,北段、南段统由工会派专人严格管制。沿站水泵、道辙、电报、电话、火车头、轧道车等,统归罢工委员会调度指挥,并预防破坏罢工行为。于是自4月12日7时后,全路各项客车、货车、军车、车站、桥梁、工厂、道棚一律遵令罢工,参加罢工的按路局册共计3万人,实际上则远远超过此数。

5日早晨,路局赵继贤已奉吴、曹两军阀密令,令他严厉处置,但同时北京总局茶役亦举行同情罢工,总局更是死寂的了。是日赵即发一布告,里面说的均是恐吓的话,并限工人12小时内恢复工作。嗣见工人不以为意,又派三宣慰员诱工会谈判,大意说先行开工,再论条件,经工会严辞拒绝,无结果而去。此时吴佩孚又来一电,说他有500工兵,可以担任恢复交通,令赵放手办理。接着下午1时起,先后有军队多起开来长辛店,均系全副武装,由员司开车运来的。计有游缉队张国庆1营,保定14混成旅,时全盛部2营,琉璃河第6连。军队到时,分布各要隘列营,全体工人遂亦前往示威并向他们散发传单,一时兵士均为之感动。

军队6营将长辛店包围定了,于是禁止工人在路上往来,偶语,开会,每数十步设岗放哨,并有许多密探出没工会附近,调查工会中主要人物的住址。娘娘宫也不准工人前往集会了。但是奸猾的赵继贤此时态度竟变和缓了些,曾数次派人向工会代表接洽,意在调查工会的主要领袖,安排摆布他们的最狠毒的阴谋。

6日晨工会调查队报告,军队行动极可疑虑,并闻涿洲方面尚有大军来到,一时全市空气益臻紧张。工人见长辛店形势已如此严重,均知此番必致演一出大悲剧,但为自由而死,死亦何憾!故工人态度仍不稍变。

在郑州

2月4日上午12时,即郑州遵总工会命令举行罢工之时,照例发一宣言向外界明白解释。又每一工人手中执有一种传单,其文如下:

“工友们!我们因受种种压迫摧残,逼得无法,出于全路一律停止工作,这是我们最痛心的事!我们要万众一心,坚持到底,要谨守秩序,静听总会解决,至要至要,切嘱切嘱。”

是日下午,第14师师长靳云鹗,召郑州分会委员长高彬、姜海士、刘文松3人至司令部。靳见面大骂,出语鄙恶,无复有人类理性,高等将总工会所发罢工通告与彼看。彼看毕,谓“你们是听总工会命令的,你们无权,不同你们说罢。”三人遂退出,5日无事,至晚上,一巡官至高彬、姜海士家言师长请彼等至第14师俱乐部讲话。2人至彼,郑州巡警局长黄殿辰亦在彼处,命将2人拘留,加上脚镣手铐,如同大盗一般。刘文松闻讯,谓分会事,3人共同负责,现在2人受苦,彼1人决不躲逃,以图苟且,即时驰至该俱乐部,请与2人一同受苦。工人闻讯,大愤军警之滥用职权,又感到刘文松之义气,敌忾之心,更为坚决。6日早又捕去2人,一名王宗培,1名钱能贵。王在家扫地,被便衣警察捕去,谓其时常出入,不是好人;钱从前因其子与警察小有嫌怨,警署挟恨,故借此报复,2人亦均上镣铐,钱双手被麻绳紧缚,两腕尽肿。是日上午5人同被驱至车站,意在借以示众,威胁工人,工人不惟不惧,反加愤激。是日下午,警署雇人鸣锣,招呼工人上工,工人置之不理。

在江岸

总罢工的第2日,萧耀南派其参谋长张厚生至江岸,先使该地警官某,以强硬态度,要挟工会交出杨德甫、朱兰田、张濂光、罗海臣、林祥谦5人,工会答以“如有对于曹吴及交通部正当负责人来,总工会当然有全权代表与之正式接洽,否则,恕不能接待。”延至午刻,忽探报厂内已被大批军队占领,大智门车站已开始卖票,张参谋长在工人家,拘去开车2人,用军警压迫,即行开车。分会委员会闻此,即派纠察团进挥,一时集于厂门者约2000人,冲破军警防线,将该二工友抢回。当日上午,军警忽拘去纠察团工友3人,工会特派代表张濂光、项德隆、罗海臣等4人,请军警释放无故被拘的3人,虽军警无法,始将3人释放。这是敌人方面用破坏不成,继之以威吓亦失败。

先是武汉各工团代表自郑州归来后,各以此次所身历的压迫与不自由,当众发表,有痛哭者,有愤詈者,其奋发激昂的态度,实可动天地而泣鬼神。所以全体议决,愿以死力与京汉铁路工人一致进行。遂于大罢工的第3日,由各工团各派代表数十百人,各持旗帜来江岸慰问,即在江岸举行慰问大会,当时全江岸工友到者约万余人。首由京汉铁路总工会执行委员长杨德甫同志报告招待慰问代表的盛意,并申述此次大罢工之意义及希望。继由各工团代表及真报馆记者数十人演说,无不激昂慷慨。最后由京汉总工会秘书李震瀛代表总工会向众致辞,略谓:“我们此次大罢工,为我们全劳动阶级命运之一大关键。我们不是争工资争时间,而是争自由争人权。我们是自由和中国人民权利的保卫者,工友们!我们京汉工人的责任是如何重大呀!麻木不仁的社会,早就需要我们的赤血来薰染了,工友们!在打倒军阀的火线上,应该我们去作前锋,前进啊!勿退却!”群众高呼“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武汉工团联合会万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啊!”群众于愤怒之余,遂举行游行大示威,由江岸经过汉口租界以抵华界,历2小时方散,此种闯入租界示威,实为创见。

由于双方斗争激烈,南北情况复杂,虽然当时大罢工的中心设在北段长辛店,我们对外宣称是把总工会移至南方。但军阀与交通系却很狡猾,他们知道京汉铁路工会主要力量仍在北段,认为只有破坏长辛店基地,才能根本解决罢工问题。所以敌人后来先从长辛店下手,于2月6日深夜,曹锟的直属军队率先发难,在长辛店把罢工主要领导人都逮捕了。然后推向南方,郑州、信阳、江岸十几个车站工人先后遭到屠杀。

从2月4日起,罗章龙和仲一、孟雄、君宇、梅羹等经常驻守前门车站,与长辛店、郑州及汉口各站联络。6日晚,长辛店消息紧急。印刷厂赵长润专程来京报告连日敌我斗争情况,传达史文彬等捎来口信,说有要事,让罗章龙速往长辛店商量。

7日拂晓,天气奇寒,滴水成冰。罗同书记部刘伯青乘交通专车赶到长辛店。下车后,遥见芦沟桥附近军队活动不停,心知情况有异。沿途急行,到达工会时,只见屋内外挤满了人,还有家属妇幼,人声鼎沸。原来是拂晓前,当地驻军闯入工人住宅区,挨家搜索,将史文彬、吴雨铭、陈励茂、武把、洪尹福、吴春溪、杨锡珍、王永泰、卜润舟、李柱、易顺等11位工会领袖捕去,所以群众愤怒非常,但一时不知所措。

工会干部杨诗田前来迎接罗等,告诉罗史文彬等11人现正关押在火神庙军营。进到院内后,群众中有高喊:“书记部老罗来了,”当时大家都处于忙乱中,极想书记部来人出主意,形势非常紧迫。罗向大家说,军队无理捕去我们工会委员十多人,咱们大伙应该一齐起来,去旅部把他们要回来。大家同意并应道:“好!咱们就去把老史他们要回来!”于是罗和工会秘书立即动手写了旗帜标语和“要求释放被捕工友”,“还我们的工友,还我们的自由”等大幅标语。葛树贵吹哨集合纠察队,整理群众队伍,高举标语旗帜,工人大队齐向火神庙进发,一路高呼口号,市民围观,夹道助威,声势极为浩大!

罗和葛树贵领人前进,杨诗田压队,工人群众队伍约3、4千人,由工会会址快速涌向火神庙,立即将警署包围。此时庙内有驻军和警察近两个营。先时,罗派代表韩连金持文告向前打话,说明来意,随后又派孙呈武、刘斌进内交涉。军队见群众队伍不断涌来,立即后退,举枪作射击状。不久,敌14旅4团3营又驰至,双方开始冲突。军队即向工人队伍开枪,工人纠察队副队长葛树贵、杨顺起率领工人高喊:“敌人向我们开枪,我们去夺枪”,于是双方搏斗,卷入混战状态,一时枪声如沸,弹雨纷飞,当时罗和葛树贵站在一起,敌人开枪后,均受伤倒地。这次工人惨遭屠杀,后经判明,抬往医院,重伤不治当即牺牲的有葛树贵、杨诗田、辛克洪、刘宝善、赵长润等五人,其余负伤人员29人。除死伤外,又被捕去王永福、刘炳波等20余人。许多工人同志伤治愈后,继续坚持参加罢工斗争。

罢工遭到曹吴军阀残酷镇压。京汉南北各站在全路斗争中牺牲40余人,入狱百人,负伤5百余人,失业兼流亡估计将达1千户,家属牵连被祸者不计其数。

二七惨案起风暴

1923年1月,中共北方区委开了一次重要会议。这次会议总结了北方铁路、矿山罢工的经验与教训,并决定今后的斗争方向。认为过去罢工多偏重于经济斗争,以后要求各条铁路多组织政治斗争,在斗争中应提出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争取组织工会的自由权利等,把政治斗争口号放在首位。原则既定,便开始规划具体方案。当前的主要工作就是积极成立铁路总工会,首先是成立各路总工会,其中以京汉路总工会最成熟。早在上年4月,首由长辛店俱乐部发起筹备京汉铁路总工会,并成立了总工会筹备会,当时,全线16个站已先后成立了分工会,连郑州原为交通系所辖的工人传习所的工人也都悉数加入工会,全路形成了统一局面。其它各路也分别筹组总工会。这一方案已向中央汇报,希望在适当时候,在全国范围内采取一致行动。这个决议随后提到在郑州举行的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备会议上,经决定2月1日在郑州公开举行京汉路总工会成立大会。

京汉路总工会的筹备工作是公开进行的。上海、北京、武汉、广州等大城市的大报都刊登大幅广告,通知并邀请各团体来郑州参加成立大会。

为使这次成立大会得以顺利召开,京汉路总工会筹备会将召开大会的时间、地点,事先通知了京汉路局局长赵继贤。赵继贤是个惯搞阴谋、诡计多端的政客。他表面同意成立总工会,假惺惺地允许工会代表可以免费乘坐火车去郑州开会,专为代表拨出头、二等车厢,还公告将1月28日星期例假移到2月1日,以便代表赴郑开会,并赠送锦旗,以此表示他支持工会成立。而暗地里他却于25日密电吴佩孚,加强反革命部署。

大会未开,已为隐忧所罩。

敌人对京汉路总工会召开成立大会非常恐慌,情势变化很快。据洛阳工会党团负责人报告:最近截获保定、北京致洛阳吴佩孚密电数起,其中曹锟与交通系赵继贤等认为京汉路总工会开会是有重大政治阴谋。电文称:“近来书记部工会声势日增,过激气焰嚣张,各路罢工影响铁路秩序极巨”,云云。同时又得悉交通系主脑曾偕京汉、京绥等路局长亲自到洛阳西宫向吴佩孚面陈北方铁路危机,请吴防止赤化,并且以危词激吴。说什么“赤党一声呼啸,全路为之震惊,此等声势,真要强过几师雄兵”。吴佩孚大为震惊。

1月27日,据报:吴佩孚派副官某来郑州活动,并率便衣军警到工会代表寓所窥探虚实。第二天,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来工会谈话,自称奉上级命令禁止工人在郑州召开大会。接着,总工会筹备处又接到吴佩孚电请工会派代表到洛阳谈话。看来形势已剑拔弩张,冲突之势在所难免。于是筹备会一方面大造社会舆论,在报纸上揭露敌人的破坏阴谋,并表示工会坚强决心,严阵以待;另一方面经党团会议讨论决定派史文彬等五位代表,于30日乘专车去洛阳见吴佩孚。吴佩孚非常狡猾,他在谈话中,对代表说:“你们工人的事,我没有不赞成的……不过,郑州是个军事区域,怎么能开会呢?你们不开会不行吗?……你们说开会没有什么,我也知道,不过……你们若是非开会不可,我也没有办法 ……”吴所称军事区域,并非真实原因,因为当时郑州并非戒严区域。实际上,吴已接到曹锟密令,和听到交通系危言耸听的话,如说“书记部狼子野心,目前集中郑州、开封一带的代表近千人,均系来自南方的革命党人……”,等等,所以吴遂决定采取强硬的办法来对付。

31日晚,赴洛阳代表回到郑州,在党团会议上报告与吴佩孚谈判经过,知道吴佩孚态度狂妄,情势十分紧迫,求实建议致函白坚武,晓以利害,要白向吴进言转圜。大家也都赞成以实力与吴周旋。讨论结果,决定必要时以举行京汉路全路政治罢工来争取工人自由权,不达目的誓不中止。当晚并决定总工会按原定计划举行成立大会。

2月1日早晨,郑州警察局长黄殿辰临时宣布戒严,军警出动戒备,如临大敌,禁止工人代表进入会场。但代表队伍及群众仍冲入会场,在军警的包围之中,宣布开会。首由主席史文彬宣布组织总工会宗旨,并痛斥此次强权无理压迫工会的行径,遂即郑重宣布京汉路总工会的正式成立,群众高呼:“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劳动阶级胜利万岁!”群情激奋,奏乐欢呼,声震屋宇。既而黄殿辰到来,百般恐吓,显然非欲造成血案不可。但是看到工人势盛,未敢动武。延至下午四时,代表始冲出重围宣布散会。

2月1日下午,军警强迫工会工作人员离境,代表驻地亦被军警监视总工会在万年春饭馆所定的饭菜,亦不准出售,代表一时完全丧失自由,饮食不得。各团体所赠匾额礼物等亦被毁弃在路旁,总工会会址也被军警霸占,不许工人进出,文件悉被捣毁。

当晚,京汉路总工会党团召集各处代表举行全体会议,谴责吴佩孚摧残工会,成立地遭到如此严重摧残,代表们忍无可忍,在党团同意下,决定进行政治罢工,并决定成立罢工委员会,统一指挥全路罢工行动,当即通过一项决议和罢工宣言。

罢工委员会的公开司令部是京汉铁路总工会,决策指挥机构是中共京汉铁路党团。由中共北方区委及劳动组合书记部负责人罗章龙、中共京汉铁路总工会支部负责人史文彬、中共北方区工委负责人王仲一3人组成领导小组。罢工委员会还建立了包括罢工组织、宣传鼓励、纠察、交通、秘书等机构。

为了迷惑敌人,不致引人注目,决定京汉铁路总工会迁至汉口,而实际指挥机构——中共京汉铁路党团则移往北京,驻守北段,通过全路电讯系统,调动机车,指挥全路统一行动。

2日,罢委会部分成员赴汉口,并南至长沙,会见湖南书记部负责人毛泽东、郭亮等,商讨声援罢工事宜,接着又赶回汉口。3日晚,罢工委员会委员6人、纠察队员10余人乘坐专车由汉口北开,沿途巡视罢工情况,在信阳、广水、郑州、新乡、安阳、石家庄、保定等站召集当地工会委员、纠察队长等负责人举行会议;要求他们加强团结,遵守罢工纪律,争取最后胜利。沿途所见,罢工准备就绪,秩序井然。

为了扩大声势,吁请全国支援,经京汉路总工会党团向中央负责人报告后,2月3日京汉路总工会罢工委员会向全路工人发出紧急通告,5日又以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名义于北京发出通电,檄告全国各工会团体共同奋斗。

这样,京汉路大罢工就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引起了全国各地的注视。从3日开始准备罢工起至5、6日这段时间内,北段、南段统由工会派专人严格管制。沿站水泵、道辙、电报、电话、火车头、轧道车等,统归罢工委员会调度指挥,并预防破坏罢工行为。于是自4月12日7时后,全路各项客车、货车、军车、车站、桥梁、工厂、道棚一律遵令罢工,参加罢工的按路局册共计3万人,实际上则远远超过此数。

5日早晨,路局赵继贤已奉吴、曹两军阀密令,令他严厉处置,但同时北京总局茶役亦举行同情罢工,总局更是死寂的了。是日赵即发一布告,里面说的均是恐吓的话,并限工人12小时内恢复工作。嗣见工人不以为意,又派三宣慰员诱工会谈判,大意说先行开工,再论条件,经工会严辞拒绝,无结果而去。此时吴佩孚又来一电,说他有500工兵,可以担任恢复交通,令赵放手办理。接着下午1时起,先后有军队多起开来长辛店,均系全副武装,由员司开车运来的。计有游缉队张国庆1营,保定14混成旅,时全盛部2营,琉璃河第6连。军队到时,分布各要隘列营,全体工人遂亦前往示威并向他们散发传单,一时兵士均为之感动。

军队6营将长辛店包围定了,于是禁止工人在路上往来,偶语,开会,每数十步设岗放哨,并有许多密探出没工会附近,调查工会中主要人物的住址。娘娘宫也不准工人前往集会了。但是奸猾的赵继贤此时态度竟变和缓了些,曾数次派人向工会代表接洽,意在调查工会的主要领袖,安排摆布他们的最狠毒的阴谋。

6日晨工会调查队报告,军队行动极可疑虑,并闻涿洲方面尚有大军来到,一时全市空气益臻紧张。工人见长辛店形势已如此严重,均知此番必致演一出大悲剧,但为自由而死,死亦何憾!故工人态度仍不稍变。

在郑州

2月4日上午12时,即郑州遵总工会命令举行罢工之时,照例发一宣言向外界明白解释。又每一工人手中执有一种传单,其文如下:

“工友们!我们因受种种压迫摧残,逼得无法,出于全路一律停止工作,这是我们最痛心的事!我们要万众一心,坚持到底,要谨守秩序,静听总会解决,至要至要,切嘱切嘱。”

是日下午,第14师师长靳云鹗,召郑州分会委员长高彬、姜海士、刘文松3人至司令部。靳见面大骂,出语鄙恶,无复有人类理性,高等将总工会所发罢工通告与彼看。彼看毕,谓“你们是听总工会命令的,你们无权,不同你们说罢。”三人遂退出,5日无事,至晚上,一巡官至高彬、姜海士家言师长请彼等至第14师俱乐部讲话。2人至彼,郑州巡警局长黄殿辰亦在彼处,命将2人拘留,加上脚镣手铐,如同大盗一般。刘文松闻讯,谓分会事,3人共同负责,现在2人受苦,彼1人决不躲逃,以图苟且,即时驰至该俱乐部,请与2人一同受苦。工人闻讯,大愤军警之滥用职权,又感到刘文松之义气,敌忾之心,更为坚决。6日早又捕去2人,一名王宗培,1名钱能贵。王在家扫地,被便衣警察捕去,谓其时常出入,不是好人;钱从前因其子与警察小有嫌怨,警署挟恨,故借此报复,2人亦均上镣铐,钱双手被麻绳紧缚,两腕尽肿。是日上午5人同被驱至车站,意在借以示众,威胁工人,工人不惟不惧,反加愤激。是日下午,警署雇人鸣锣,招呼工人上工,工人置之不理。

在江岸

总罢工的第2日,萧耀南派其参谋长张厚生至江岸,先使该地警官某,以强硬态度,要挟工会交出杨德甫、朱兰田、张濂光、罗海臣、林祥谦5人,工会答以“如有对于曹吴及交通部正当负责人来,总工会当然有全权代表与之正式接洽,否则,恕不能接待。”延至午刻,忽探报厂内已被大批军队占领,大智门车站已开始卖票,张参谋长在工人家,拘去开车2人,用军警压迫,即行开车。分会委员会闻此,即派纠察团进挥,一时集于厂门者约2000人,冲破军警防线,将该二工友抢回。当日上午,军警忽拘去纠察团工友3人,工会特派代表张濂光、项德隆、罗海臣等4人,请军警释放无故被拘的3人,虽军警无法,始将3人释放。这是敌人方面用破坏不成,继之以威吓亦失败。

先是武汉各工团代表自郑州归来后,各以此次所身历的压迫与不自由,当众发表,有痛哭者,有愤詈者,其奋发激昂的态度,实可动天地而泣鬼神。所以全体议决,愿以死力与京汉铁路工人一致进行。遂于大罢工的第3日,由各工团各派代表数十百人,各持旗帜来江岸慰问,即在江岸举行慰问大会,当时全江岸工友到者约万余人。首由京汉铁路总工会执行委员长杨德甫同志报告招待慰问代表的盛意,并申述此次大罢工之意义及希望。继由各工团代表及真报馆记者数十人演说,无不激昂慷慨。最后由京汉总工会秘书李震瀛代表总工会向众致辞,略谓:“我们此次大罢工,为我们全劳动阶级命运之一大关键。我们不是争工资争时间,而是争自由争人权。我们是自由和中国人民权利的保卫者,工友们!我们京汉工人的责任是如何重大呀!麻木不仁的社会,早就需要我们的赤血来薰染了,工友们!在打倒军阀的火线上,应该我们去作前锋,前进啊!勿退却!”群众高呼“京汉铁路总工会万岁!”“武汉工团联合会万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啊!”群众于愤怒之余,遂举行游行大示威,由江岸经过汉口租界以抵华界,历2小时方散,此种闯入租界示威,实为创见。

由于双方斗争激烈,南北情况复杂,虽然当时大罢工的中心设在北段长辛店,我们对外宣称是把总工会移至南方。但军阀与交通系却很狡猾,他们知道京汉铁路工会主要力量仍在北段,认为只有破坏长辛店基地,才能根本解决罢工问题。所以敌人后来先从长辛店下手,于2月6日深夜,曹锟的直属军队率先发难,在长辛店把罢工主要领导人都逮捕了。然后推向南方,郑州、信阳、江岸十几个车站工人先后遭到屠杀。

从2月4日起,罗章龙和仲一、孟雄、君宇、梅羹等经常驻守前门车站,与长辛店、郑州及汉口各站联络。6日晚,长辛店消息紧急。印刷厂赵长润专程来京报告连日敌我斗争情况,传达史文彬等捎来口信,说有要事,让罗章龙速往长辛店商量。

7日拂晓,天气奇寒,滴水成冰。罗同书记部刘伯青乘交通专车赶到长辛店。下车后,遥见芦沟桥附近军队活动不停,心知情况有异。沿途急行,到达工会时,只见屋内外挤满了人,还有家属妇幼,人声鼎沸。原来是拂晓前,当地驻军闯入工人住宅区,挨家搜索,将史文彬、吴雨铭、陈励茂、武把、洪尹福、吴春溪、杨锡珍、王永泰、卜润舟、李柱、易顺等11位工会领袖捕去,所以群众愤怒非常,但一时不知所措。

工会干部杨诗田前来迎接罗等,告诉罗史文彬等11人现正关押在火神庙军营。进到院内后,群众中有高喊:“书记部老罗来了,”当时大家都处于忙乱中,极想书记部来人出主意,形势非常紧迫。罗向大家说,军队无理捕去我们工会委员十多人,咱们大伙应该一齐起来,去旅部把他们要回来。大家同意并应道:“好!咱们就去把老史他们要回来!”于是罗和工会秘书立即动手写了旗帜标语和“要求释放被捕工友”,“还我们的工友,还我们的自由”等大幅标语。葛树贵吹哨集合纠察队,整理群众队伍,高举标语旗帜,工人大队齐向火神庙进发,一路高呼口号,市民围观,夹道助威,声势极为浩大!

罗和葛树贵领人前进,杨诗田压队,工人群众队伍约3、4千人,由工会会址快速涌向火神庙,立即将警署包围。此时庙内有驻军和警察近两个营。先时,罗派代表韩连金持文告向前打话,说明来意,随后又派孙呈武、刘斌进内交涉。军队见群众队伍不断涌来,立即后退,举枪作射击状。不久,敌14旅4团3营又驰至,双方开始冲突。军队即向工人队伍开枪,工人纠察队副队长葛树贵、杨顺起率领工人高喊:“敌人向我们开枪,我们去夺枪”,于是双方搏斗,卷入混战状态,一时枪声如沸,弹雨纷飞,当时罗和葛树贵站在一起,敌人开枪后,均受伤倒地。这次工人惨遭屠杀,后经判明,抬往医院,重伤不治当即牺牲的有葛树贵、杨诗田、辛克洪、刘宝善、赵长润等五人,其余负伤人员29人。除死伤外,又被捕去王永福、刘炳波等20余人。许多工人同志伤治愈后,继续坚持参加罢工斗争。

罢工遭到曹吴军阀残酷镇压。京汉南北各站在全路斗争中牺牲40余人,入狱百人,负伤5百余人,失业兼流亡估计将达1千户,家属牵连被祸者不计其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