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6 13:36:14

裁判长老宣布胜利后,大蛋就一脸鼻青脸肿高高兴兴的跳了下来,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见还以为他给别人揍了一顿脑袋给打坏了才会如此高兴呢!

“哈哈哈!小伊我爱死你了,来抱一个”大蛋大笑着和林伊来了个熊抱。

看着他那鼻青脸肿的面,以及那让人看着就很别扭的笑脸,林伊一把推开他说道“大蛋你都被揍得鼻青脸肿了,还这么高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打傻了呢!”

大蛋毫不在意,说道“我才没傻呢!而且小伊我那招猴子偷桃用的怎么样,厉不厉害?牛不哈哈哈哈!”

林伊嘻嘻一笑,说道“要不是我告诉你用那招,你肯定输了!说吧,怎么回报我!”

大蛋尴尬的挠挠头,想了片刻说道“用蜜糖吧!平时我也不怎么吃,等我回去我就拿一袋子给你,好不小伊!”

林伊点点头,“正好,我家小依胃口是越来越大了,就连我珍藏的那几块蜜糖都被他给偷翻出来吃了,害得我自己都没有吃的了,”

两人正说话之间,父亲和毛叔他们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脸上的笑容很是欣慰。

两人就这样说了一会话,林伊就提议去二蛋到那边看看,那边的比斗情况,父亲很快就同意,跟着就去了二蛋那边。

可到了那边时,林伊他们就看到,二蛋正和强子,黑子说看话,而且身上还有一些伤痕,从他脸上的开心表情可以看得出这是很开心的,而在他们三个旁边还有胡叔,强叔以及乌叔,他们的表情也是很开心。

父亲和毛叔他们对视了一眼,显然已经猜到了二蛋这是比赢了,林伊和大蛋对视一眼同样也猜到了,林伊他们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他们身边,打起了招呼。

林伊先是和几个叔叔打过招呼后,问道“二蛋,这是比赢了吗?这么高兴,还要强子,黑子你们俩怎么在这里呀!”

“当然是比赢了,而且我把对方给对方揍了一顿,哈哈哈,不信小伊你可以问强子和黑子,对方差点还被我打哭了呢!嘿嘿嘿!”二蛋大咧咧的说道。

“还真别说!小伊二蛋平时脑瓜子不机灵,倒是一声蛮力气挺大,差点就把那个嚣张的家伙给打出屎来,哈哈哈”黑子哈哈大笑的说道。

“可不是嘛!那家伙一上场就说着要几招干翻二蛋,还说二蛋要是不投降,就把他屎给打出来,结果差点被二蛋给打出屎来,要不是他哭着喊投降,估计还真得给二蛋打出屎来不可,哈哈哈哈!真的笑死我了”强子也是大笑着说道。

“唉,对了,小伊你旁边这个是谁呀!怎么被打的跟个猪头似的,而且还有点眼熟,”这时黑子看见了林伊旁边肿的跟猪头似的大蛋,说完又有点不确认的继续说道“该……不会……是……大……大蛋吧!”

强子这时也发现了,他很是认真的瞅了一会一脸猪头样的大蛋摇摇头说道“不太像呀!就除了身材上有点像,其他地方一点都不像,你们看他这猪头样,怎么可能是大蛋呢?对不对二蛋,一点都不像你哥!”强子说完还捅了捅二蛋,

二蛋抓了抓头,也仔细的瞅了一会大蛋,还真点点头说道“就是除了身材上,以及这身破衣服,还真不像我哥!小伊他们是谁呀?”

林伊早已是抿着嘴憋住不笑,虽然难受了一点,但还是憋得住的,他看向旁边的大蛋,而这个时的大蛋早就是脸黑的如锅底,他愤怒的看着这三个人,尤其是他的弟弟。

看着他弟弟那一脸不认识自己的表情,大蛋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他,很显然强子和黑子他们早就认出了大蛋故意装着不认识而已,而林伊也早已经看了出来。

而旁边的父亲他们,却也是看得有意思,忍住不笑,但眼中的笑意却也怎么也掩藏不住。

“你们三个绝对故意的!是不是想找揍!”大蛋怒气冲冲的说道。

可谁知他说完,黑子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道“不知道这位猪……猪头兄弟是谁呀!怎么说我们三个是故意的呢?而且还说要揍我们,难道你是觉得你长相凶恶一点,就可以乱说话乱打人吗!还是你觉得我们三个好欺负呀!是不是呀二蛋,强子,”黑子说完,还看向二蛋和强子。

强子捏了捏拳头,点点头说道“我觉得他就是觉得我们好欺负!故意来找茬欠揍!对吧!二蛋”

二蛋点点头,嘿嘿一笑“嘿嘿…没错!我估计他就是皮痒了,想找揍!”

“二蛋!我看你才是皮痒了,欠揍欠收拾!居然敢睁眼说瞎话,看我不打哭你!”已经到了忍耐极限边缘的大蛋终于爆发了,冲上去就要和二蛋强子黑子,他们硬干。

可谁知他刚冲上去,强子和黑子他俩就迅速的躲到了,毛叔和马叔的身后,就只剩下二蛋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直到他哥大蛋冲到他跟前,他这才反应过来要跑,可已经是来不及了,直接一把就被大蛋逮住了脖子,紧接着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而且他边打还边骂道“居然连你大哥我都不认识!还敢在我面前装傻,看我不打哭你!”

“唉呀!啊!娘呀!爹呀,哥他打我!啊!哥……哥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啊~啊!哥啊你打就打别掐我大腿里子呀!痛!呜呜呜!”站在另一旁的胡叔原本还笑呵呵的脸见大蛋他还真的打,而且还把二蛋给揍哭了,连忙上去拉住,

“臭小子,你还真打!还怎么用力,快松手!啊!你个傻小子,敢咬我!看我不打死你!”原本上去帮忙拉住的胡叔,拉没拉住,反倒被大蛋给咬了一口,紧接着就上演了一幕弟弟捉弄哥哥,被哥哥打了一顿,而父亲上去劝架,反而会咬了一口,紧接着又把哥哥给打了一顿,就是不知道,等回到了家大蛋他娘知道后,会不会又把大蛋他爹给打一顿。

林伊这样想这时,父亲他们早已经上去劝架了,只剩下黑子和强子在那里偷笑。

傍晚回到家中,林伊想起这件事仍忍不住哈哈大笑,正在洗衣服的姐姐,听到林伊的笑声,转过身来给了他个白眼,笑着说道“想到什么了?这么好笑!跟隔壁山头的那个傻子一样,嘻嘻!”

林伊看到姐姐丢过来的白眼,于是就把在中央广场发生的事情事如巨细的告诉了姐姐以及坐在大树旁边抱着小依的奶奶。

他俩听完整件事后也是忍不住发笑,尤其是姐姐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如果按小伊你这么说,大蛋二蛋他们回家后,说不定大蛋二蛋他娘亲还真会把,大蛋二蛋他爹给揍一顿!哈哈哈!”

奶奶也是微笑点头,就连小依也是咧着嘴呜呜直叫,正从屋子内走出来的父亲,也是呵呵一笑,不过他却是很快就说道,“别笑了小伊,小雪待会收拾一下,带点东西去老胡那吃饭,”林伊哦了一声就进屋收拾去了,

接着父亲又看向奶奶问道“母亲你说带点什么好,要不把那块大腊肉带去吧!”

奶奶想了下说道,“在带两坛子好酒吧!毕竟他那两个娃的都比赛胜了,你又是我们这一脉首领,多带一些好一些!”

父亲的点点头,说了句好的,就进屋收拾去了。

很快一家人,就去了大蛋二蛋那里吃饭,吃饭的时候果不其然被林伊给猜中了,大蛋二蛋他爹还真被他娘亲给揍打了一顿。

而且还是当着大家吃饭时打的,虽然这是他们家事,但还是惹的父亲毛叔他们上前纷纷劝架。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强子和黑子,却也是被他们父亲狠狠教训一下,而这次来大蛋二蛋这吃饭的还有大牛,阳子,华勇,以及小胖墩他们,也是惹了不少笑话,但吃到最后,大家都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很是开心热闹。

林伊和姐姐以及白玉灵姐姐他们坐在一起,早早的就吃完了晚饭,但也听到了个不好的消息,因为就是小南瓜又病了,不过好的是病的并不是很严重,吴奶奶开了一副药,让他躺几天,怪不得林伊没有看见前小南瓜。

回到家中,林伊想着小南瓜这个病就觉得他太可怜了,因为就连吴奶奶都说这个病没法子治,那这个病就真没法子治好了,林伊叹了口气,准备明天下午去看看小南瓜,因为上午第五场比赛要去看小胖墩比,只能是下午了。

夜晚时分,天鹰峡谷中最高的那座山峰,天鹰峰顶峰的一块石头上,忽然一个黑色人影闪现而出,站在那块石头上。

他一身黑衣,只有一对明亮的眼睛露在外面,因为那身黑衣过于黑的原因,远远看去就跟一个黑色影子一样,不能想象他要是站在树林草丛中,绝对没有任何人能看见他。

他宛如星辰般的眼睛,慢慢扫过下方的天鹰峡谷,随后他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宛如他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第112章,双双胜利

裁判长老宣布胜利后,大蛋就一脸鼻青脸肿高高兴兴的跳了下来,要是不知道的人看见还以为他给别人揍了一顿脑袋给打坏了才会如此高兴呢!

“哈哈哈!小伊我爱死你了,来抱一个”大蛋大笑着和林伊来了个熊抱。

看着他那鼻青脸肿的面,以及那让人看着就很别扭的笑脸,林伊一把推开他说道“大蛋你都被揍得鼻青脸肿了,还这么高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打傻了呢!”

大蛋毫不在意,说道“我才没傻呢!而且小伊我那招猴子偷桃用的怎么样,厉不厉害?牛不哈哈哈哈!”

林伊嘻嘻一笑,说道“要不是我告诉你用那招,你肯定输了!说吧,怎么回报我!”

大蛋尴尬的挠挠头,想了片刻说道“用蜜糖吧!平时我也不怎么吃,等我回去我就拿一袋子给你,好不小伊!”

林伊点点头,“正好,我家小依胃口是越来越大了,就连我珍藏的那几块蜜糖都被他给偷翻出来吃了,害得我自己都没有吃的了,”

两人正说话之间,父亲和毛叔他们就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脸上的笑容很是欣慰。

两人就这样说了一会话,林伊就提议去二蛋到那边看看,那边的比斗情况,父亲很快就同意,跟着就去了二蛋那边。

可到了那边时,林伊他们就看到,二蛋正和强子,黑子说看话,而且身上还有一些伤痕,从他脸上的开心表情可以看得出这是很开心的,而在他们三个旁边还有胡叔,强叔以及乌叔,他们的表情也是很开心。

父亲和毛叔他们对视了一眼,显然已经猜到了二蛋这是比赢了,林伊和大蛋对视一眼同样也猜到了,林伊他们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了他们身边,打起了招呼。

林伊先是和几个叔叔打过招呼后,问道“二蛋,这是比赢了吗?这么高兴,还要强子,黑子你们俩怎么在这里呀!”

“当然是比赢了,而且我把对方给对方揍了一顿,哈哈哈,不信小伊你可以问强子和黑子,对方差点还被我打哭了呢!嘿嘿嘿!”二蛋大咧咧的说道。

“还真别说!小伊二蛋平时脑瓜子不机灵,倒是一声蛮力气挺大,差点就把那个嚣张的家伙给打出屎来,哈哈哈”黑子哈哈大笑的说道。

“可不是嘛!那家伙一上场就说着要几招干翻二蛋,还说二蛋要是不投降,就把他屎给打出来,结果差点被二蛋给打出屎来,要不是他哭着喊投降,估计还真得给二蛋打出屎来不可,哈哈哈哈!真的笑死我了”强子也是大笑着说道。

“唉,对了,小伊你旁边这个是谁呀!怎么被打的跟个猪头似的,而且还有点眼熟,”这时黑子看见了林伊旁边肿的跟猪头似的大蛋,说完又有点不确认的继续说道“该……不会……是……大……大蛋吧!”

强子这时也发现了,他很是认真的瞅了一会一脸猪头样的大蛋摇摇头说道“不太像呀!就除了身材上有点像,其他地方一点都不像,你们看他这猪头样,怎么可能是大蛋呢?对不对二蛋,一点都不像你哥!”强子说完还捅了捅二蛋,

二蛋抓了抓头,也仔细的瞅了一会大蛋,还真点点头说道“就是除了身材上,以及这身破衣服,还真不像我哥!小伊他们是谁呀?”

林伊早已是抿着嘴憋住不笑,虽然难受了一点,但还是憋得住的,他看向旁边的大蛋,而这个时的大蛋早就是脸黑的如锅底,他愤怒的看着这三个人,尤其是他的弟弟。

看着他弟弟那一脸不认识自己的表情,大蛋恨不得冲上去掐死他,很显然强子和黑子他们早就认出了大蛋故意装着不认识而已,而林伊也早已经看了出来。

而旁边的父亲他们,却也是看得有意思,忍住不笑,但眼中的笑意却也怎么也掩藏不住。

“你们三个绝对故意的!是不是想找揍!”大蛋怒气冲冲的说道。

可谁知他说完,黑子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道“不知道这位猪……猪头兄弟是谁呀!怎么说我们三个是故意的呢?而且还说要揍我们,难道你是觉得你长相凶恶一点,就可以乱说话乱打人吗!还是你觉得我们三个好欺负呀!是不是呀二蛋,强子,”黑子说完,还看向二蛋和强子。

强子捏了捏拳头,点点头说道“我觉得他就是觉得我们好欺负!故意来找茬欠揍!对吧!二蛋”

二蛋点点头,嘿嘿一笑“嘿嘿…没错!我估计他就是皮痒了,想找揍!”

“二蛋!我看你才是皮痒了,欠揍欠收拾!居然敢睁眼说瞎话,看我不打哭你!”已经到了忍耐极限边缘的大蛋终于爆发了,冲上去就要和二蛋强子黑子,他们硬干。

可谁知他刚冲上去,强子和黑子他俩就迅速的躲到了,毛叔和马叔的身后,就只剩下二蛋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直到他哥大蛋冲到他跟前,他这才反应过来要跑,可已经是来不及了,直接一把就被大蛋逮住了脖子,紧接着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而且他边打还边骂道“居然连你大哥我都不认识!还敢在我面前装傻,看我不打哭你!”

“唉呀!啊!娘呀!爹呀,哥他打我!啊!哥……哥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啊~啊!哥啊你打就打别掐我大腿里子呀!痛!呜呜呜!”站在另一旁的胡叔原本还笑呵呵的脸见大蛋他还真的打,而且还把二蛋给揍哭了,连忙上去拉住,

“臭小子,你还真打!还怎么用力,快松手!啊!你个傻小子,敢咬我!看我不打死你!”原本上去帮忙拉住的胡叔,拉没拉住,反倒被大蛋给咬了一口,紧接着就上演了一幕弟弟捉弄哥哥,被哥哥打了一顿,而父亲上去劝架,反而会咬了一口,紧接着又把哥哥给打了一顿,就是不知道,等回到了家大蛋他娘知道后,会不会又把大蛋他爹给打一顿。

林伊这样想这时,父亲他们早已经上去劝架了,只剩下黑子和强子在那里偷笑。

傍晚回到家中,林伊想起这件事仍忍不住哈哈大笑,正在洗衣服的姐姐,听到林伊的笑声,转过身来给了他个白眼,笑着说道“想到什么了?这么好笑!跟隔壁山头的那个傻子一样,嘻嘻!”

林伊看到姐姐丢过来的白眼,于是就把在中央广场发生的事情事如巨细的告诉了姐姐以及坐在大树旁边抱着小依的奶奶。

他俩听完整件事后也是忍不住发笑,尤其是姐姐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如果按小伊你这么说,大蛋二蛋他们回家后,说不定大蛋二蛋他娘亲还真会把,大蛋二蛋他爹给揍一顿!哈哈哈!”

奶奶也是微笑点头,就连小依也是咧着嘴呜呜直叫,正从屋子内走出来的父亲,也是呵呵一笑,不过他却是很快就说道,“别笑了小伊,小雪待会收拾一下,带点东西去老胡那吃饭,”林伊哦了一声就进屋收拾去了,

接着父亲又看向奶奶问道“母亲你说带点什么好,要不把那块大腊肉带去吧!”

奶奶想了下说道,“在带两坛子好酒吧!毕竟他那两个娃的都比赛胜了,你又是我们这一脉首领,多带一些好一些!”

父亲的点点头,说了句好的,就进屋收拾去了。

很快一家人,就去了大蛋二蛋那里吃饭,吃饭的时候果不其然被林伊给猜中了,大蛋二蛋他爹还真被他娘亲给揍打了一顿。

而且还是当着大家吃饭时打的,虽然这是他们家事,但还是惹的父亲毛叔他们上前纷纷劝架。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强子和黑子,却也是被他们父亲狠狠教训一下,而这次来大蛋二蛋这吃饭的还有大牛,阳子,华勇,以及小胖墩他们,也是惹了不少笑话,但吃到最后,大家都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很是开心热闹。

林伊和姐姐以及白玉灵姐姐他们坐在一起,早早的就吃完了晚饭,但也听到了个不好的消息,因为就是小南瓜又病了,不过好的是病的并不是很严重,吴奶奶开了一副药,让他躺几天,怪不得林伊没有看见前小南瓜。

回到家中,林伊想着小南瓜这个病就觉得他太可怜了,因为就连吴奶奶都说这个病没法子治,那这个病就真没法子治好了,林伊叹了口气,准备明天下午去看看小南瓜,因为上午第五场比赛要去看小胖墩比,只能是下午了。

夜晚时分,天鹰峡谷中最高的那座山峰,天鹰峰顶峰的一块石头上,忽然一个黑色人影闪现而出,站在那块石头上。

他一身黑衣,只有一对明亮的眼睛露在外面,因为那身黑衣过于黑的原因,远远看去就跟一个黑色影子一样,不能想象他要是站在树林草丛中,绝对没有任何人能看见他。

他宛如星辰般的眼睛,慢慢扫过下方的天鹰峡谷,随后他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宛如他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