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23:57:45

肖童看得出来晋桓对他的戒备。

但是这是晋韵的哥哥,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管管管,你跟老妈子一样管了我二十多年了,还当我是小时候呢?大晚上的你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碍着我们回学校了,我谢谢您!”

肖童有些意外晋韵会这么说,但很显然晋韵不过是随口一说。

然而晋桓却将目光停留在肖童的身上。

“你同学这伤势看着有些严重啊,你们去了医院一趟该不会是没钱打车回学校了吧?走,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肖童有些意外,如果是一般人,听到晋韵的话肯定已经生气了,没想到这个晋桓倒是有些不同,妹妹都这么说了,他竟然还打算送他们回学校。

真不知道这个哥哥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有车坐不用走路,晋韵自然不会拒绝,她蹦蹦跳跳的走到了肖童面前,伸手替肖童拉开车门:“肖童,你小心点,别磕到了伤口。”

如果没有晋桓在,肖童还觉得没什么,这只是同学之间的互相关心。

可晋桓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肖童觉得浑身不自在。

“谢……谢谢你,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谢谢晋先生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晋韵回过头去,见晋桓正看着萧童,晋韵二话不说的在肖童身边坐了下来。

晋桓一怔,平时晋韵这丫头坐他的车都是坐副驾驶的,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去做后排!

看样子后排这个小子还真是个麻烦!

当着肖童的面,晋桓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发动车子,往海城大学方向走。

从海城第一人民医院回学校的路程并不远,大约十分钟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海城大学门口。

肖童和晋韵都下车后,肖童正准备开口请晋桓吃个宵夜的时候,晋韵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好了,我们已经到了,我先回宿舍了,哥你开车回去注意安全,到了告诉我一声哦!”

晋桓点点头,目光掠过肖童的时候,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不知道你是我们家韵儿什么人,如果只是普通同学或者朋友的话就算了,如果你有其他的心思,我劝你最好提前打消那些不该有的念头,你跟我们家韵儿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肖童一愣,他没表现出什么来吧?

为什么晋桓会这么说?

“晋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晋韵只是同学而已,甚至我们今天才认识,你是不是想多了?”

晋韵也没想到晋桓会对肖童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的脸色一冷,随后伸手拉了肖童转身就走。

肖童被晋韵的动作吓了一跳,她这是什么意思?

才刚刚走出几步开外,晋韵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了晋桓一眼,冷声开口。

“我是成年人了,你能不能不要像小时候那么烦,什么事都想管着我?我有交朋友的权利,也有自由恋爱的权利,你要是不想将我推的越来越远,最好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再管东管西了!”

说完这话,晋韵继续拉着肖童往前走,压根不管还在身后的晋桓。

晋韵气鼓鼓的往前走着,二人一口气走到了学校的音乐喷泉。

这个时间点正是学校的情侣们齐聚音乐喷泉一享浪漫的时间。

晋韵和肖童的站在音乐喷泉边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肖童看着终于停下脚步的晋韵,鼓起勇气开口:“你是生气了吗?”

晋韵听到肖童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有意思啊,我生气的还不够明显吗?你竟然到这会儿才发现!”

肖童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他没有跟女孩子接触过多少,唯一接触的就是宁樱,可宁樱的性格跟晋韵不同。

宁樱的生气从来都会直接说出来,并且她生气向来都是大小姐脾气,跟晋韵有着天壤之别。

“你们女孩子生气不是都会第一时间说出来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生气?”

晋韵听到这话的时候一头黑线,那个视频里不是说他有个前女友的嘛,谈过恋爱的人难道情商这么低的吗?

“你该不会告诉我说,你前女友以前生气就是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吧?”

肖童从善如流的点头:“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晋韵被肖童这副呆萌的样子逗乐了:“情侣之间吵架的乐趣就在于不断培养感情和感情升温,你不觉得两个人如果吵架的话,对方能一击即中的猜中你生气的原因,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吗?”

肖童惊恐的看着晋韵,她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居然会觉得吵架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你看,假如我因为一件事情跟男朋友生气,而对方很快就get到了我生气的点,那作为一个女孩子,我会觉得我特别幸福,因为我跟我男朋友双方彼此心有灵犀,所以他能一秒get到我为什么不开心。”

“哈”的一声,背后传来一声夸张的笑声,这笑声肖童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的声音。

“我说这位同学,我看你长得也不差啊,你为什么想不通要看上这种穷吊丝?还跟他讲这么多,你不会没发现吧,你说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对牛弹琴,他这种人,已经无救了!”

宁樱一手挽着张翔,一脸高高在上的睨了肖童和晋韵一眼,那眼里的轻蔑,让晋韵恨不得伸手去挠花她那张脸。

“嗯,这位同学你说的没错,对,确实是有人在对牛弹琴,他掏心掏肺的对人好,偏偏人不知足,这山望着那山高,总想着一门心思的往有钱人堆儿里扎,是吧,童童?”

童童?!

肖童一脸惊讶和受宠若惊,除了他妈,其他人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

而宁樱和张翔此刻满脸的扭曲,脸上的神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肖童惊的回不过神来,晋韵伸手扯了肖童一把。

真是个老实人,连恶心那对狗男女都不会!

晋韵侧过头去,对肖童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眨了眨眼问道:“我说的对吗?”

肖童懵懂的点点头:“对……对……你说的对……”

得到了肖童的答案,晋韵脸上的笑容更加绚烂,她朝宁樱的方向昂了昂头,脸上的神色尽显优越。

“听说你是肖童的前女友?我真要替咱们学校的女生感谢你的放手之恩,要不是你放手,我们不知道要多遗憾,有道是‘易得千金宝,难得有情郎’,这么体贴的男朋友,你肯让出来,我先谢为敬!”

肖童觉得自己这会儿跟不上晋韵了,她到底在干嘛?

看着宁樱气的脸色发青,晋韵再度笑眯眯的开口:“要不是你放手,我都没机会追童童了,好在现在童童单身,我有的是机会!”

肖童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晋韵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肖童还没从这个重磅炸弹里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宁樱嘲笑的声音。

“我看你长得也不差,怎么这么奇葩?他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吊丝,你居然还想着倒贴追他?你确定你不要去挂个脑科去看看脑子?”

被宁樱当众点破穷吊丝,肖童心里的火腾的燃烧起来。

那是从前的肖童,而不是现在的他。

现在的他,还真没几个人敢嘲笑他一穷二白!

“宁樱是吧?我看你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拜金女,我晋韵又不缺钱,我只需要爱情,钱我自己有的是,轮得到你来我面前指手画脚?”

晋韵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霸气,这样的晋韵让肖童恨不得为之鼓掌。

尤其是刚刚她说她不缺钱,只要爱情。

这一刻,肖童觉得是不是之前自己一直倒霉,所以才会在现在遇到晋韵的?

不过肖童腼腆的看了晋韵一眼,开口说道:“你说的对,两个人在一起一定是因为爱情,如果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肖童这话虽然是对着晋韵说的,但是却是在打宁樱的脸。

谁都知道宁樱跟张翔在一起,图的不过是他的钱,是他富二代的身份。

“你踏马一个穷吊丝,也配谈爱情?你还是想一想你明天早上的咸菜馒头去哪里买吧!”

张翔站在这里做了半天的背景板,眼看着肖童跟晋韵唱双簧,却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开口,张翔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肖童。

“一个靠女人的软蛋,你特么有什么资格来谈爱情?简直是玷污了‘爱情’两个字!”

宁樱一听张翔开口,她也来劲了。

“人家不缺钱,所以你才费尽心思的贴上去吧?真是个心机男,不想着自己努力上进,居然想着靠一个女人上位,我们班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肖童被眼前两个人的奇葩逻辑气笑了。

“所以是我为了攀上富二代分手的吗?还是我为了接近富二代跪舔了?”

肖童的质问让宁樱脸色一白,她的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个度。

“哪又如何?翔哥比你好一万倍,你这种穷逼吊丝连给翔哥提鞋都不配,你踏马还有脸提!”

第18章 连恶心那对狗男女都不会!

肖童看得出来晋桓对他的戒备。

但是这是晋韵的哥哥,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管管管,你跟老妈子一样管了我二十多年了,还当我是小时候呢?大晚上的你赶紧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碍着我们回学校了,我谢谢您!”

肖童有些意外晋韵会这么说,但很显然晋韵不过是随口一说。

然而晋桓却将目光停留在肖童的身上。

“你同学这伤势看着有些严重啊,你们去了医院一趟该不会是没钱打车回学校了吧?走,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肖童有些意外,如果是一般人,听到晋韵的话肯定已经生气了,没想到这个晋桓倒是有些不同,妹妹都这么说了,他竟然还打算送他们回学校。

真不知道这个哥哥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有车坐不用走路,晋韵自然不会拒绝,她蹦蹦跳跳的走到了肖童面前,伸手替肖童拉开车门:“肖童,你小心点,别磕到了伤口。”

如果没有晋桓在,肖童还觉得没什么,这只是同学之间的互相关心。

可晋桓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肖童觉得浑身不自在。

“谢……谢谢你,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谢谢晋先生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晋韵回过头去,见晋桓正看着萧童,晋韵二话不说的在肖童身边坐了下来。

晋桓一怔,平时晋韵这丫头坐他的车都是坐副驾驶的,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去做后排!

看样子后排这个小子还真是个麻烦!

当着肖童的面,晋桓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发动车子,往海城大学方向走。

从海城第一人民医院回学校的路程并不远,大约十分钟后,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海城大学门口。

肖童和晋韵都下车后,肖童正准备开口请晋桓吃个宵夜的时候,晋韵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好了,我们已经到了,我先回宿舍了,哥你开车回去注意安全,到了告诉我一声哦!”

晋桓点点头,目光掠过肖童的时候,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不知道你是我们家韵儿什么人,如果只是普通同学或者朋友的话就算了,如果你有其他的心思,我劝你最好提前打消那些不该有的念头,你跟我们家韵儿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在一起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肖童一愣,他没表现出什么来吧?

为什么晋桓会这么说?

“晋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和晋韵只是同学而已,甚至我们今天才认识,你是不是想多了?”

晋韵也没想到晋桓会对肖童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她的脸色一冷,随后伸手拉了肖童转身就走。

肖童被晋韵的动作吓了一跳,她这是什么意思?

才刚刚走出几步开外,晋韵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了晋桓一眼,冷声开口。

“我是成年人了,你能不能不要像小时候那么烦,什么事都想管着我?我有交朋友的权利,也有自由恋爱的权利,你要是不想将我推的越来越远,最好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再管东管西了!”

说完这话,晋韵继续拉着肖童往前走,压根不管还在身后的晋桓。

晋韵气鼓鼓的往前走着,二人一口气走到了学校的音乐喷泉。

这个时间点正是学校的情侣们齐聚音乐喷泉一享浪漫的时间。

晋韵和肖童的站在音乐喷泉边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肖童看着终于停下脚步的晋韵,鼓起勇气开口:“你是生气了吗?”

晋韵听到肖童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有意思啊,我生气的还不够明显吗?你竟然到这会儿才发现!”

肖童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他没有跟女孩子接触过多少,唯一接触的就是宁樱,可宁樱的性格跟晋韵不同。

宁樱的生气从来都会直接说出来,并且她生气向来都是大小姐脾气,跟晋韵有着天壤之别。

“你们女孩子生气不是都会第一时间说出来吗?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生气?”

晋韵听到这话的时候一头黑线,那个视频里不是说他有个前女友的嘛,谈过恋爱的人难道情商这么低的吗?

“你该不会告诉我说,你前女友以前生气就是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吧?”

肖童从善如流的点头:“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晋韵被肖童这副呆萌的样子逗乐了:“情侣之间吵架的乐趣就在于不断培养感情和感情升温,你不觉得两个人如果吵架的话,对方能一击即中的猜中你生气的原因,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吗?”

肖童惊恐的看着晋韵,她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居然会觉得吵架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你看,假如我因为一件事情跟男朋友生气,而对方很快就get到了我生气的点,那作为一个女孩子,我会觉得我特别幸福,因为我跟我男朋友双方彼此心有灵犀,所以他能一秒get到我为什么不开心。”

“哈”的一声,背后传来一声夸张的笑声,这笑声肖童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的声音。

“我说这位同学,我看你长得也不差啊,你为什么想不通要看上这种穷吊丝?还跟他讲这么多,你不会没发现吧,你说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对牛弹琴,他这种人,已经无救了!”

宁樱一手挽着张翔,一脸高高在上的睨了肖童和晋韵一眼,那眼里的轻蔑,让晋韵恨不得伸手去挠花她那张脸。

“嗯,这位同学你说的没错,对,确实是有人在对牛弹琴,他掏心掏肺的对人好,偏偏人不知足,这山望着那山高,总想着一门心思的往有钱人堆儿里扎,是吧,童童?”

童童?!

肖童一脸惊讶和受宠若惊,除了他妈,其他人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

而宁樱和张翔此刻满脸的扭曲,脸上的神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肖童惊的回不过神来,晋韵伸手扯了肖童一把。

真是个老实人,连恶心那对狗男女都不会!

晋韵侧过头去,对肖童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眨了眨眼问道:“我说的对吗?”

肖童懵懂的点点头:“对……对……你说的对……”

得到了肖童的答案,晋韵脸上的笑容更加绚烂,她朝宁樱的方向昂了昂头,脸上的神色尽显优越。

“听说你是肖童的前女友?我真要替咱们学校的女生感谢你的放手之恩,要不是你放手,我们不知道要多遗憾,有道是‘易得千金宝,难得有情郎’,这么体贴的男朋友,你肯让出来,我先谢为敬!”

肖童觉得自己这会儿跟不上晋韵了,她到底在干嘛?

看着宁樱气的脸色发青,晋韵再度笑眯眯的开口:“要不是你放手,我都没机会追童童了,好在现在童童单身,我有的是机会!”

肖童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晋韵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肖童还没从这个重磅炸弹里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宁樱嘲笑的声音。

“我看你长得也不差,怎么这么奇葩?他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吊丝,你居然还想着倒贴追他?你确定你不要去挂个脑科去看看脑子?”

被宁樱当众点破穷吊丝,肖童心里的火腾的燃烧起来。

那是从前的肖童,而不是现在的他。

现在的他,还真没几个人敢嘲笑他一穷二白!

“宁樱是吧?我看你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拜金女,我晋韵又不缺钱,我只需要爱情,钱我自己有的是,轮得到你来我面前指手画脚?”

晋韵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霸气,这样的晋韵让肖童恨不得为之鼓掌。

尤其是刚刚她说她不缺钱,只要爱情。

这一刻,肖童觉得是不是之前自己一直倒霉,所以才会在现在遇到晋韵的?

不过肖童腼腆的看了晋韵一眼,开口说道:“你说的对,两个人在一起一定是因为爱情,如果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肖童这话虽然是对着晋韵说的,但是却是在打宁樱的脸。

谁都知道宁樱跟张翔在一起,图的不过是他的钱,是他富二代的身份。

“你踏马一个穷吊丝,也配谈爱情?你还是想一想你明天早上的咸菜馒头去哪里买吧!”

张翔站在这里做了半天的背景板,眼看着肖童跟晋韵唱双簧,却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开口,张翔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肖童。

“一个靠女人的软蛋,你特么有什么资格来谈爱情?简直是玷污了‘爱情’两个字!”

宁樱一听张翔开口,她也来劲了。

“人家不缺钱,所以你才费尽心思的贴上去吧?真是个心机男,不想着自己努力上进,居然想着靠一个女人上位,我们班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肖童被眼前两个人的奇葩逻辑气笑了。

“所以是我为了攀上富二代分手的吗?还是我为了接近富二代跪舔了?”

肖童的质问让宁樱脸色一白,她的声音不由得拔高了几个度。

“哪又如何?翔哥比你好一万倍,你这种穷逼吊丝连给翔哥提鞋都不配,你踏马还有脸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