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22:09:20

城墙上的长箭如飞蝗般密集,士兵大片大片的倒下,每当倒下一个人队伍立马出现了缺口,飞蝗般长箭从缺口疯狂的射了过去。

“快!快鸣金收兵!”郭元帅看着倒下的士兵一阵心疼。

“铛!铛!铛!”

士兵们一边抵挡着长箭,一边努力的后撤着。

才回来了三分之一不到,剩下的士兵已经埋骨于沙场了。

“大哥,怎么样!”城墙上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说道。

“不要轻敌,一旦轻敌,面对他,你我性命难保啊!”

“不用怕,有万箭穿心在,谁也攻不破咱们的防守!”

确实,万箭穿心万箭齐发,每一根箭重能达到十斤,箭头磨的锋利,瞬间射出去的力道,没有谁能挡住,所以这让守城的将士很是自傲。

郭元帅带领着队伍撤了回去。

回到营中后,郭元帅主位,其他将领按照级别一次排座开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他们看到郭元帅脸色铁青,谁都不敢说这第一句话。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郭元帅看着他们道。

环望四周,或许每个人都是战场上的一把好手,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谁都不敢说第一句话。

这时从外面走来了一个瘦弱的身影,彷佛一阵风都能吹倒。

“自从投身元帅帐下,一直没有效力,末将元立军令状,拿不下岭南城,末将提头来见!”白安走进来不卑不亢的说道。

众将沸腾了,他们你一眼我一眼的看着,他们觉得一个看起来不如不堪的人竟然要立军令状,他们实在想不出白安的用意,甚至有人有点瞧不起白安。

“白安,军中无戏言,你还是想清楚了再来吧!”

郭元帅道。

郭元帅有他自己的打算,他胸中早已有了一个计划,但是白安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甚至有点期待白安怎么破岭南城,但他毕竟是他老部下的儿子,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去送死。

白安向前走了一步道:“元帅,我已经想清楚了,下令吧!”

“你既然主动请令,那你心中一定是有了破敌之策,说来看看!”郭元帅道。

“岭南城号称天下第一城,无非是靠城墙上一排排的万箭穿心,而我只需防备万箭穿心即可,其他的不足挂齿!”

白安说道。

“果然是后生可畏,准!”郭元帅准字说的特别重,并且有意无意的看向了王顼。

王顼看到了郭元帅的目光,焦灼起来。

就这样,白安在领命之后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第二天,白安带领了一小队人马走上前去,身后大军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他们在为白安加油。

白安充耳不闻,仍然拿着那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走上前去叫阵,而他身后的几个人迅速散开在白安的周围,每一个人手中拿着巨大的藤牌,好像可以把整个人都能挡住。

岭南城里的人好像并不打算跟白安交手,等白安进入他们的射程范围后城墙上仍然射出一排排长箭,看着长箭射来,每一个人心中仍有余悸。

白安不慌不忙,挥了挥手中的剑道:“起阵!”

白安周围的几个人立马竖起手中巨大的藤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大地一阵剧烈抖动。

转眼间,以白安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藤牌包围,密不透风,长箭射在藤牌上藤牌丝毫未动,一根根长箭狠狠的扎在藤牌上,可是白安似乎并不担心被射穿,反而是原地坐了下来。

赵将军看到王顼一脸凝色便问他:“你觉得谁胜算大一些?”

王顼脸色仍然凝重。

“白安会惨败!”王顼说道。

赵将军欣慰的点点头,又问王顼如何看出白安会败,而且是惨败。

“城墙上的长箭看似一排射出其实并不是范围伤害!”

“继续说下去!”

“每当有一支长箭钉在藤牌之后,立马有更多的长箭赶过来,而且,被长箭钉中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痕。”

“所以白安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赵将军点点头,看来王顼已经学会了在战场上的观察,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头。

“砰!”

藤牌发出霹雳巴拉的声音,长箭一根根钉在藤牌上,地上藤牌被长箭的冲击后移了一段,可是白安仍然在坚持,并没有下令撤退,先不说能不能撤退。

藤牌已经成了一个刺猬了。

此时岭南城射出的长箭并没有见少,反而密集的许多。

“他们的箭怎么还有这么多?”王顼有点恼怒的说道。

“因为他们的万箭穿心,他们城主视为守城大杀器,所以闲时就一直做长箭,据说他们的长箭在城中有整整十万多支!”赵将军解释道。

“他们都是疯子。”王顼惊讶的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以白安为中心的藤牌包围被射开了一个口子,何叔麻连人带藤牌犹如炮弹一般寻思后飞了出去,连同另一面的何安也一起被撞飞了。

元帅暗自握拳叹息,他们不该折损在这里。

“何叔!”白安双眼欲裂,他看到一支长箭插再了何叔麻的胸口。

藤牌阵已破,白安已经没有任何对战的资本了,怀着悲痛的心情下令撤退,剩余三个人舞着藤牌掩护白安撤退,为了确保他们能够平安的回来,元帅命一支军队前去接应。

白安回来了,可是何叔麻跟何安却是永远回不来了,白安捶胸顿足,毕竟他们几个都是父亲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贴身侍卫,他怎能不悲伤。

一鼓作气再而衰,他们已经失去了先机,此时的将士们士气低落,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把握,随后大军撤退了。

考虑到大军的士气问题跟今日刚刚折损情况,大军回营后各自回去休息了。

很快到了晚上,正当准备休息的时候,王顼发现外面有人,连忙穿好衣服冲了出去。

“别说话,跟我来。”王顼刚冲出去就被人捂住了嘴,仔细一看是赵将军。

“你小子手痒了把!”赵将军说。

“嘿嘿,这都让你看出来了。”王顼最近确实手痒,不过他却没有把握破掉万箭穿心,所以只能等待时机。

实际上他的实际已经来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营房,里面零零星星几个人,不过这些人都不陌生,都是军中的精英强干,元帅也端坐其中。

“人到齐了,我也不啰嗦了……”元帅开腔说道。

外面秋风凉爽,一行十人的小队穿着漆黑的夜行服悄悄溜出了军营,目标直扑岭南城。

其中带头的是赵将军,其他人紧随其后,十二煞的老五老六也在其中。

“我先上去,等我示意你们在上去!”赵将军低声说道。

因为他们是偷偷入城,所以选了一处敌人不多的地方。

赵将军熟练的荡悠了几下飞爪,随后用力向上抛去,飞爪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仅仅的抓住了城墙,随后身影如燕几步就来到了城墙上。

一队巡逻士兵走了过来,赵将军赶紧一侧闪身躲了起来,等巡逻士兵走后确认没有情况,赵将军朝着城墙下面摆摆手,一时间好几个飞爪一齐抓住了城墙。

飞爪这东西,也是讲究技巧,用力大了容易仍过,用力不够就仍不到城墙上,王顼尝试了好几次终于成功来到了城墙上。

“注意隐蔽!”

这个十人小队隐秘着身形四下散开了。

按照元帅的计划,今晚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多的破坏掉万箭穿心,可是岭南城主岂会不知万箭穿心的重要性,早已派了重兵把守,没那么容易破坏。

“这下子麻烦了,这么多人!”王顼悄声说道。

赵将军回头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王顼赶紧乖乖闭嘴。

其实也能料到,万箭穿心肯定会有重兵把守,没有一点准备他们岂会这么做,随后老五老六主动站起来放弃隐秘身形抽出腰间的利刃冲了过去。

“啊!”王顼惊讶的叫出声来。

“谁!”一个人听到了声音。

随后众人齐刷刷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他们发现了老五跟老六,随后三五十人拥挤在一起冲向了他们,不过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上前结果掉几人之后迅速朝着城内跑了过去。

敌军好像也不是那么笨,他们只出动了一半的人追了过去,剩余的一半人继续看守着万箭穿心。

他们好像觉得吃定了老五跟老六,原地一个将领哈哈大笑起来,笑话他们两个不自量力。

躲在暗处剩余的人觉得时机已到,纷纷从腰间摸出两个小罐子,打开盖子之后扔了出去,随后浓烟滚滚。

剩余原地的敌军慌了,都大喊着求救,赵将军暗道不好,要是引来更多的人,怕是他们凶多吉少。

赵将军抽出腰间利刃冲了上去,剩余的人也纷纷冲了上去,趁着烟雾弥漫他们冲进去一通的打,敌军的士兵纷纷在惨叫声中一个个被结果掉了。

赵将军看到他们打的不亦乐乎出声说道:“速战速决,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

就在他们缓过神来的瞬间,周围亮堂了起来,不过赵将军凭借经验觉得他们彷佛置身在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中。

果不其然,周围全都是敌军,他们喊叫声声势浩大,是个傻子也能明白。

坏了,老五老六失败了!

第四十章 夜袭,深陷巨大包围

城墙上的长箭如飞蝗般密集,士兵大片大片的倒下,每当倒下一个人队伍立马出现了缺口,飞蝗般长箭从缺口疯狂的射了过去。

“快!快鸣金收兵!”郭元帅看着倒下的士兵一阵心疼。

“铛!铛!铛!”

士兵们一边抵挡着长箭,一边努力的后撤着。

才回来了三分之一不到,剩下的士兵已经埋骨于沙场了。

“大哥,怎么样!”城墙上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说道。

“不要轻敌,一旦轻敌,面对他,你我性命难保啊!”

“不用怕,有万箭穿心在,谁也攻不破咱们的防守!”

确实,万箭穿心万箭齐发,每一根箭重能达到十斤,箭头磨的锋利,瞬间射出去的力道,没有谁能挡住,所以这让守城的将士很是自傲。

郭元帅带领着队伍撤了回去。

回到营中后,郭元帅主位,其他将领按照级别一次排座开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他们看到郭元帅脸色铁青,谁都不敢说这第一句话。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郭元帅看着他们道。

环望四周,或许每个人都是战场上的一把好手,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谁都不敢说第一句话。

这时从外面走来了一个瘦弱的身影,彷佛一阵风都能吹倒。

“自从投身元帅帐下,一直没有效力,末将元立军令状,拿不下岭南城,末将提头来见!”白安走进来不卑不亢的说道。

众将沸腾了,他们你一眼我一眼的看着,他们觉得一个看起来不如不堪的人竟然要立军令状,他们实在想不出白安的用意,甚至有人有点瞧不起白安。

“白安,军中无戏言,你还是想清楚了再来吧!”

郭元帅道。

郭元帅有他自己的打算,他胸中早已有了一个计划,但是白安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他甚至有点期待白安怎么破岭南城,但他毕竟是他老部下的儿子,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去送死。

白安向前走了一步道:“元帅,我已经想清楚了,下令吧!”

“你既然主动请令,那你心中一定是有了破敌之策,说来看看!”郭元帅道。

“岭南城号称天下第一城,无非是靠城墙上一排排的万箭穿心,而我只需防备万箭穿心即可,其他的不足挂齿!”

白安说道。

“果然是后生可畏,准!”郭元帅准字说的特别重,并且有意无意的看向了王顼。

王顼看到了郭元帅的目光,焦灼起来。

就这样,白安在领命之后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第二天,白安带领了一小队人马走上前去,身后大军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他们在为白安加油。

白安充耳不闻,仍然拿着那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走上前去叫阵,而他身后的几个人迅速散开在白安的周围,每一个人手中拿着巨大的藤牌,好像可以把整个人都能挡住。

岭南城里的人好像并不打算跟白安交手,等白安进入他们的射程范围后城墙上仍然射出一排排长箭,看着长箭射来,每一个人心中仍有余悸。

白安不慌不忙,挥了挥手中的剑道:“起阵!”

白安周围的几个人立马竖起手中巨大的藤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大地一阵剧烈抖动。

转眼间,以白安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藤牌包围,密不透风,长箭射在藤牌上藤牌丝毫未动,一根根长箭狠狠的扎在藤牌上,可是白安似乎并不担心被射穿,反而是原地坐了下来。

赵将军看到王顼一脸凝色便问他:“你觉得谁胜算大一些?”

王顼脸色仍然凝重。

“白安会惨败!”王顼说道。

赵将军欣慰的点点头,又问王顼如何看出白安会败,而且是惨败。

“城墙上的长箭看似一排射出其实并不是范围伤害!”

“继续说下去!”

“每当有一支长箭钉在藤牌之后,立马有更多的长箭赶过来,而且,被长箭钉中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痕。”

“所以白安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赵将军点点头,看来王顼已经学会了在战场上的观察,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头。

“砰!”

藤牌发出霹雳巴拉的声音,长箭一根根钉在藤牌上,地上藤牌被长箭的冲击后移了一段,可是白安仍然在坚持,并没有下令撤退,先不说能不能撤退。

藤牌已经成了一个刺猬了。

此时岭南城射出的长箭并没有见少,反而密集的许多。

“他们的箭怎么还有这么多?”王顼有点恼怒的说道。

“因为他们的万箭穿心,他们城主视为守城大杀器,所以闲时就一直做长箭,据说他们的长箭在城中有整整十万多支!”赵将军解释道。

“他们都是疯子。”王顼惊讶的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以白安为中心的藤牌包围被射开了一个口子,何叔麻连人带藤牌犹如炮弹一般寻思后飞了出去,连同另一面的何安也一起被撞飞了。

元帅暗自握拳叹息,他们不该折损在这里。

“何叔!”白安双眼欲裂,他看到一支长箭插再了何叔麻的胸口。

藤牌阵已破,白安已经没有任何对战的资本了,怀着悲痛的心情下令撤退,剩余三个人舞着藤牌掩护白安撤退,为了确保他们能够平安的回来,元帅命一支军队前去接应。

白安回来了,可是何叔麻跟何安却是永远回不来了,白安捶胸顿足,毕竟他们几个都是父亲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贴身侍卫,他怎能不悲伤。

一鼓作气再而衰,他们已经失去了先机,此时的将士们士气低落,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把握,随后大军撤退了。

考虑到大军的士气问题跟今日刚刚折损情况,大军回营后各自回去休息了。

很快到了晚上,正当准备休息的时候,王顼发现外面有人,连忙穿好衣服冲了出去。

“别说话,跟我来。”王顼刚冲出去就被人捂住了嘴,仔细一看是赵将军。

“你小子手痒了把!”赵将军说。

“嘿嘿,这都让你看出来了。”王顼最近确实手痒,不过他却没有把握破掉万箭穿心,所以只能等待时机。

实际上他的实际已经来了。

他们来到了一个灯火通明的营房,里面零零星星几个人,不过这些人都不陌生,都是军中的精英强干,元帅也端坐其中。

“人到齐了,我也不啰嗦了……”元帅开腔说道。

外面秋风凉爽,一行十人的小队穿着漆黑的夜行服悄悄溜出了军营,目标直扑岭南城。

其中带头的是赵将军,其他人紧随其后,十二煞的老五老六也在其中。

“我先上去,等我示意你们在上去!”赵将军低声说道。

因为他们是偷偷入城,所以选了一处敌人不多的地方。

赵将军熟练的荡悠了几下飞爪,随后用力向上抛去,飞爪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仅仅的抓住了城墙,随后身影如燕几步就来到了城墙上。

一队巡逻士兵走了过来,赵将军赶紧一侧闪身躲了起来,等巡逻士兵走后确认没有情况,赵将军朝着城墙下面摆摆手,一时间好几个飞爪一齐抓住了城墙。

飞爪这东西,也是讲究技巧,用力大了容易仍过,用力不够就仍不到城墙上,王顼尝试了好几次终于成功来到了城墙上。

“注意隐蔽!”

这个十人小队隐秘着身形四下散开了。

按照元帅的计划,今晚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多的破坏掉万箭穿心,可是岭南城主岂会不知万箭穿心的重要性,早已派了重兵把守,没那么容易破坏。

“这下子麻烦了,这么多人!”王顼悄声说道。

赵将军回头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王顼赶紧乖乖闭嘴。

其实也能料到,万箭穿心肯定会有重兵把守,没有一点准备他们岂会这么做,随后老五老六主动站起来放弃隐秘身形抽出腰间的利刃冲了过去。

“啊!”王顼惊讶的叫出声来。

“谁!”一个人听到了声音。

随后众人齐刷刷的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他们发现了老五跟老六,随后三五十人拥挤在一起冲向了他们,不过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他们上前结果掉几人之后迅速朝着城内跑了过去。

敌军好像也不是那么笨,他们只出动了一半的人追了过去,剩余的一半人继续看守着万箭穿心。

他们好像觉得吃定了老五跟老六,原地一个将领哈哈大笑起来,笑话他们两个不自量力。

躲在暗处剩余的人觉得时机已到,纷纷从腰间摸出两个小罐子,打开盖子之后扔了出去,随后浓烟滚滚。

剩余原地的敌军慌了,都大喊着求救,赵将军暗道不好,要是引来更多的人,怕是他们凶多吉少。

赵将军抽出腰间利刃冲了上去,剩余的人也纷纷冲了上去,趁着烟雾弥漫他们冲进去一通的打,敌军的士兵纷纷在惨叫声中一个个被结果掉了。

赵将军看到他们打的不亦乐乎出声说道:“速战速决,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

就在他们缓过神来的瞬间,周围亮堂了起来,不过赵将军凭借经验觉得他们彷佛置身在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中。

果不其然,周围全都是敌军,他们喊叫声声势浩大,是个傻子也能明白。

坏了,老五老六失败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