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8 21:02:56

看着遍地狼藉的尸体,一徐家亲兵啐了一口,骂道:“召虎大哥,这帮虎人真难打,十几只让我们打这么半天!”

另一个徐家亲兵在一旁讲到:“的确难啃,不过好在我们都打赢了,死了十一个弟兄,伤了差不多有三十多号人,以后遇到这鬼东西要小心着点了!”

而徐召虎,却并未理会这两人,目光看着北方,他刚才派了二百亲兵去北边断这十几只虎人的后路,防止这群虎人北边逃走,如今战事已了,可为何现在了,这二百人还没动静?

隐隐约约,徐召虎感觉不太对,下令道:“伤弱留下,其余所有人整队!”

徐家子弟兵看到徐召虎一脸严肃,听了令后几乎瞬间列出方队,徐召虎拍了拍胯下负甲熊,示意北方,负甲熊心领神会,向北边吼叫三两声。

北边高地却没有丝毫动静,徐召虎下令:“向北移动!”

方队向北挺进,渐渐地展现出包围之势,等到了北边高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弥漫而来,徐召虎一拳打在胯下负甲熊头顶,暗道:“不好!”

示意旁边的亲兵,带人过去看看。

一个十人小队潜伏而入,没一会儿,十人慌忙而出,来到徐召虎面前,面色恐惧,对徐召虎说道:“报将军,那边······”

徐召虎问道:“发生了什么?”

“全死了,二百个弟兄都死了!”

徐召虎听后,圆睁怒目,驱熊前去,来到这片高山之上,遍地都是人和熊的尸体,身首异地,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表情,徐召虎怒喝一声,下令道:“给我去南边!”

六百多徐家子弟兵,看着面前这二百尸体,悲怆痛惜感充满胸腔,虽说战场无情,可这都是自己同族的兄弟,并且死像如此残忍,怎能不想报仇雪恨。

所有徐家子弟兵,留下了刚才围剿时受伤的弟兄,其余五百多人,迅速整装,徐召虎面色肃杀,带着五百多人,向南边疾驰,他现在反应了过来,这十几个虎人只是这支虎人部队的先头单位,一来这十多虎人屠杀全村绰绰有余,二来万一有伏兵,其余的虎人部队也可迅速逃离,二百负甲熊和自己徐家的子弟兵,被悄无声息的屠杀,对方至少有五十多人,并非是负甲熊和徐家兵战力孱弱,负甲熊即使是和商国的黑熊兵相斗,战力也不相上下,虎人在兽人之中本就数量极少,战力极强,并且虎人高傲,不愿与其余兽人协作,所以被派到了这里来用来突袭破坏,虎人作战极其善于隐蔽,并且讲究一击毙命,这二百徐家兵,可谓是白白送到了人家口中。

东边这个村子被徐召虎的伏兵截杀了虎人,那剩余的虎人定会去南边,他们不知道那里也有伏兵,所以以为南边毫无防守,只要吴羽能够缠住这些虎人,徐召虎赶到一定会报仇。

五百负甲熊兵赶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路,来到了南边村庄,面前吴羽正带领着八百青鸾飞骑同二十多名虎人作战,徐召虎看到后,大骂道:“娘的,又想套弄老子!”

连忙驱熊上前,找到吴羽,此时吴羽真在天上指挥,看到徐召虎怒气冲冲前来,以为是虎人并未去东边,而是来到了他的南边,徐召虎苦心经营扑了个空才动怒,大有得意之感,指挥的动作也加大了幅度,似是故意展示给徐召虎看。

徐召虎看着吴羽坐在青鸾上手舞足蹈,大声喝道:“小崽子你再不下来信不信我发兵干你!”看着徐召虎忍到乐出了声极致,吴羽骑着青鸾飞下,趾高气昂道:“怎么?眼红来和我抢功劳了?”

徐召虎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吴羽,心中大骂你个什么都不清楚的傻子,强忍怒气问道:“我问你,这就是所有的虎人?”

吴羽笑道:“对啊,二十多只,天大的功劳啊!”

徐召虎绝不相信悄无声息的屠杀自己二百徐家兵的只有二十多虎人,只能是这帮畜生想故技重施,对吴羽说道:“这里交给我,你的青鸾快,赶紧带着人去北边的两个村子!”

吴羽听后,从鼻子中嗤了一声,不搭理徐召虎,想要飞起继续指挥,吴羽不傻,二十多黑虎骑,这功劳不小,他怎会白白让出。

刚要起飞,徐召虎一把拉住吴羽,喝到:“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吗?”

吴羽恼怒,说道:“你想要抢功劳吃相也太难看了吧?这谋略虽然是你想到的,可你没打到东西,总不能别人也不吃饭吧?你的兵是兵,我的兵也是兵,凭什么把功劳白白让给你!”

徐召虎听后,实在忍不了,大骂道:“放你娘的屁,这几只虎人就是老子赶过来的,功劳我都不要全给你,你再不去北边,北边的村子就要被屠杀了!”

吴羽听到徐召虎谩骂,觉得其中有事,问道:“怎么回事?”

徐召虎三言两语将自己袭杀的事情讲明白,随后说道:“赶紧去北边,要是放了这群畜生,老子饶不了你!”

吴羽知道大事不好,怒骂一声:“这帮畜生比猴子还难抓!”驾驭青鸾起飞,就在吴羽起飞之时,徐召虎喊道:“给我留下几个人!”说罢徐召虎回去让五百负甲熊兵进入战场,吴羽领了青鸾飞骑给徐召虎留下一支五十人的队伍,然后向北而去。

徐召虎此时没有了刚才的沉稳玩味,想在包围网外轻松指挥,亲自带头上阵,手中长枪飞舞,领着五百怒气满腔的徐家子弟兵将这二十多虎人活生生憋在包围网中,这群虎人适才同飞鸾作战,本就疲惫不堪,此时又遇到五百负甲熊兵,攻势猛烈像是不怕死一样,悍勇异常,苦苦支撑依旧无果,斗了将近半个时辰,二十多虎人被袭杀在地。

杀了二十多虎人,徐召虎并未放松警惕,闭目推演,用力盘算着虎人突袭路线,看到了二百家族子弟兵因为自己命令惨死,他现在有些不相信自己判断,肯定还会有虎人,这些虎人万一不去北边,他们会去哪儿里?如果去了北边,吴羽没有阻击到,他们又会去哪儿里?如果到了北边,他们还故技重施,这空余的黑虎部队,又会去哪儿?

第一只虎人部队实在东边村庄的北面突袭而来,为什么会是北边?脑海中回忆着此地地图,突然一个地方在他脑海之中无限放大,徐召虎下令到:“整军,回北边!”

此时的徐家军历经两战,长途奔袭了一个时辰,人困熊乏,动作难免迟缓,徐召虎喝到:“大仇未报,你们累,这帮畜生也累,他们不死绝了,怎么对得起那二百位自家弟兄?”

徐家军听后,仇恨加持了几分力量,连忙整顿,在徐家军整顿之时,徐召虎给那五十人青鸾小队说道:“你们现在快去北边,十万火急,一定要尽快联系到你们将军,告诉他,袭杀完了眼前虎人,赶紧来到东边的密云涧!”

五十人青鸾小队领了命令,驾驭飞鸾向北疾驰而去,徐召虎带着五百劳兵,匆匆向东边密云涧赶去。

楚山密林之中,一支三十多人的黑虎队伍同样匆匆向北赶,领头的虎人头顶一撮白毛,带着这群虎人慌不择路,这次突袭,连突三个村子,村子里面各个有伏兵,一支一百虎人的队伍,被袭杀到了还剩三十多只,回去铁定会让部曲责罚。

虎人怒喝一声,尽然口吐人话,说道:“抓紧赶路,破晓之时回到军营!”

一群虎人听后加紧了步伐,一个多时辰,密云涧出现在虎目之前,领头的虎人像是看到了回家的大门,领着这三十多虎人冲过密云涧。

突然,两边冲出了整整齐齐的两支负甲熊兵,面容展露肃杀之气,恶狠狠的看着面前三十多人的黑虎部队。

领头的白额黑虎大骂道:“今天狩猎见了鬼了,怎么哪儿里都有人?杀!”

密云涧正中间,徐召虎看到虎人袭杀而来,啐出嘴中杂草,下令道:“杀!别放过一个!”

两边负甲熊兵冲杀而上,同黑虎战做一团,虎人本就善于夜间厮杀,白额黑虎明锐的察觉到这支部队力不从心,而他的三十多只黑虎一直都隐在暗处,并未参战,两相比较,他的虎人精力充沛,大喝道:“向北轮番冲锋!冲过密云涧!”

三十多只虎人不在自顾自的厮杀,组织起了冲锋队伍,向北冲杀,黑虎一心想要冲过密云涧,徐召虎领人死守,双方僵持,一边攻势凶猛,另一边固守不退,虎人被围,做好了必死决心,悍然厮杀,徐家军死伤惨重。

就在这时,虎人身后,阵阵青鸾声响起,天空之上一支青色部队赶来,徐召虎看到后,大声骂道:“小崽子骑个鸟都这么慢!”

随后下令,所有负甲熊兵不再包围黑虎,全体向南镇守密云涧,吴羽率领的青鸾迅速杀入战场,半个时辰过后,此地无一只虎人!

第五十七章 围剿虎人

看着遍地狼藉的尸体,一徐家亲兵啐了一口,骂道:“召虎大哥,这帮虎人真难打,十几只让我们打这么半天!”

另一个徐家亲兵在一旁讲到:“的确难啃,不过好在我们都打赢了,死了十一个弟兄,伤了差不多有三十多号人,以后遇到这鬼东西要小心着点了!”

而徐召虎,却并未理会这两人,目光看着北方,他刚才派了二百亲兵去北边断这十几只虎人的后路,防止这群虎人北边逃走,如今战事已了,可为何现在了,这二百人还没动静?

隐隐约约,徐召虎感觉不太对,下令道:“伤弱留下,其余所有人整队!”

徐家子弟兵看到徐召虎一脸严肃,听了令后几乎瞬间列出方队,徐召虎拍了拍胯下负甲熊,示意北方,负甲熊心领神会,向北边吼叫三两声。

北边高地却没有丝毫动静,徐召虎下令:“向北移动!”

方队向北挺进,渐渐地展现出包围之势,等到了北边高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弥漫而来,徐召虎一拳打在胯下负甲熊头顶,暗道:“不好!”

示意旁边的亲兵,带人过去看看。

一个十人小队潜伏而入,没一会儿,十人慌忙而出,来到徐召虎面前,面色恐惧,对徐召虎说道:“报将军,那边······”

徐召虎问道:“发生了什么?”

“全死了,二百个弟兄都死了!”

徐召虎听后,圆睁怒目,驱熊前去,来到这片高山之上,遍地都是人和熊的尸体,身首异地,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表情,徐召虎怒喝一声,下令道:“给我去南边!”

六百多徐家子弟兵,看着面前这二百尸体,悲怆痛惜感充满胸腔,虽说战场无情,可这都是自己同族的兄弟,并且死像如此残忍,怎能不想报仇雪恨。

所有徐家子弟兵,留下了刚才围剿时受伤的弟兄,其余五百多人,迅速整装,徐召虎面色肃杀,带着五百多人,向南边疾驰,他现在反应了过来,这十几个虎人只是这支虎人部队的先头单位,一来这十多虎人屠杀全村绰绰有余,二来万一有伏兵,其余的虎人部队也可迅速逃离,二百负甲熊和自己徐家的子弟兵,被悄无声息的屠杀,对方至少有五十多人,并非是负甲熊和徐家兵战力孱弱,负甲熊即使是和商国的黑熊兵相斗,战力也不相上下,虎人在兽人之中本就数量极少,战力极强,并且虎人高傲,不愿与其余兽人协作,所以被派到了这里来用来突袭破坏,虎人作战极其善于隐蔽,并且讲究一击毙命,这二百徐家兵,可谓是白白送到了人家口中。

东边这个村子被徐召虎的伏兵截杀了虎人,那剩余的虎人定会去南边,他们不知道那里也有伏兵,所以以为南边毫无防守,只要吴羽能够缠住这些虎人,徐召虎赶到一定会报仇。

五百负甲熊兵赶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路,来到了南边村庄,面前吴羽正带领着八百青鸾飞骑同二十多名虎人作战,徐召虎看到后,大骂道:“娘的,又想套弄老子!”

连忙驱熊上前,找到吴羽,此时吴羽真在天上指挥,看到徐召虎怒气冲冲前来,以为是虎人并未去东边,而是来到了他的南边,徐召虎苦心经营扑了个空才动怒,大有得意之感,指挥的动作也加大了幅度,似是故意展示给徐召虎看。

徐召虎看着吴羽坐在青鸾上手舞足蹈,大声喝道:“小崽子你再不下来信不信我发兵干你!”看着徐召虎忍到乐出了声极致,吴羽骑着青鸾飞下,趾高气昂道:“怎么?眼红来和我抢功劳了?”

徐召虎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吴羽,心中大骂你个什么都不清楚的傻子,强忍怒气问道:“我问你,这就是所有的虎人?”

吴羽笑道:“对啊,二十多只,天大的功劳啊!”

徐召虎绝不相信悄无声息的屠杀自己二百徐家兵的只有二十多虎人,只能是这帮畜生想故技重施,对吴羽说道:“这里交给我,你的青鸾快,赶紧带着人去北边的两个村子!”

吴羽听后,从鼻子中嗤了一声,不搭理徐召虎,想要飞起继续指挥,吴羽不傻,二十多黑虎骑,这功劳不小,他怎会白白让出。

刚要起飞,徐召虎一把拉住吴羽,喝到:“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吗?”

吴羽恼怒,说道:“你想要抢功劳吃相也太难看了吧?这谋略虽然是你想到的,可你没打到东西,总不能别人也不吃饭吧?你的兵是兵,我的兵也是兵,凭什么把功劳白白让给你!”

徐召虎听后,实在忍不了,大骂道:“放你娘的屁,这几只虎人就是老子赶过来的,功劳我都不要全给你,你再不去北边,北边的村子就要被屠杀了!”

吴羽听到徐召虎谩骂,觉得其中有事,问道:“怎么回事?”

徐召虎三言两语将自己袭杀的事情讲明白,随后说道:“赶紧去北边,要是放了这群畜生,老子饶不了你!”

吴羽知道大事不好,怒骂一声:“这帮畜生比猴子还难抓!”驾驭青鸾起飞,就在吴羽起飞之时,徐召虎喊道:“给我留下几个人!”说罢徐召虎回去让五百负甲熊兵进入战场,吴羽领了青鸾飞骑给徐召虎留下一支五十人的队伍,然后向北而去。

徐召虎此时没有了刚才的沉稳玩味,想在包围网外轻松指挥,亲自带头上阵,手中长枪飞舞,领着五百怒气满腔的徐家子弟兵将这二十多虎人活生生憋在包围网中,这群虎人适才同飞鸾作战,本就疲惫不堪,此时又遇到五百负甲熊兵,攻势猛烈像是不怕死一样,悍勇异常,苦苦支撑依旧无果,斗了将近半个时辰,二十多虎人被袭杀在地。

杀了二十多虎人,徐召虎并未放松警惕,闭目推演,用力盘算着虎人突袭路线,看到了二百家族子弟兵因为自己命令惨死,他现在有些不相信自己判断,肯定还会有虎人,这些虎人万一不去北边,他们会去哪儿里?如果去了北边,吴羽没有阻击到,他们又会去哪儿里?如果到了北边,他们还故技重施,这空余的黑虎部队,又会去哪儿?

第一只虎人部队实在东边村庄的北面突袭而来,为什么会是北边?脑海中回忆着此地地图,突然一个地方在他脑海之中无限放大,徐召虎下令到:“整军,回北边!”

此时的徐家军历经两战,长途奔袭了一个时辰,人困熊乏,动作难免迟缓,徐召虎喝到:“大仇未报,你们累,这帮畜生也累,他们不死绝了,怎么对得起那二百位自家弟兄?”

徐家军听后,仇恨加持了几分力量,连忙整顿,在徐家军整顿之时,徐召虎给那五十人青鸾小队说道:“你们现在快去北边,十万火急,一定要尽快联系到你们将军,告诉他,袭杀完了眼前虎人,赶紧来到东边的密云涧!”

五十人青鸾小队领了命令,驾驭飞鸾向北疾驰而去,徐召虎带着五百劳兵,匆匆向东边密云涧赶去。

楚山密林之中,一支三十多人的黑虎队伍同样匆匆向北赶,领头的虎人头顶一撮白毛,带着这群虎人慌不择路,这次突袭,连突三个村子,村子里面各个有伏兵,一支一百虎人的队伍,被袭杀到了还剩三十多只,回去铁定会让部曲责罚。

虎人怒喝一声,尽然口吐人话,说道:“抓紧赶路,破晓之时回到军营!”

一群虎人听后加紧了步伐,一个多时辰,密云涧出现在虎目之前,领头的虎人像是看到了回家的大门,领着这三十多虎人冲过密云涧。

突然,两边冲出了整整齐齐的两支负甲熊兵,面容展露肃杀之气,恶狠狠的看着面前三十多人的黑虎部队。

领头的白额黑虎大骂道:“今天狩猎见了鬼了,怎么哪儿里都有人?杀!”

密云涧正中间,徐召虎看到虎人袭杀而来,啐出嘴中杂草,下令道:“杀!别放过一个!”

两边负甲熊兵冲杀而上,同黑虎战做一团,虎人本就善于夜间厮杀,白额黑虎明锐的察觉到这支部队力不从心,而他的三十多只黑虎一直都隐在暗处,并未参战,两相比较,他的虎人精力充沛,大喝道:“向北轮番冲锋!冲过密云涧!”

三十多只虎人不在自顾自的厮杀,组织起了冲锋队伍,向北冲杀,黑虎一心想要冲过密云涧,徐召虎领人死守,双方僵持,一边攻势凶猛,另一边固守不退,虎人被围,做好了必死决心,悍然厮杀,徐家军死伤惨重。

就在这时,虎人身后,阵阵青鸾声响起,天空之上一支青色部队赶来,徐召虎看到后,大声骂道:“小崽子骑个鸟都这么慢!”

随后下令,所有负甲熊兵不再包围黑虎,全体向南镇守密云涧,吴羽率领的青鸾迅速杀入战场,半个时辰过后,此地无一只虎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